《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3章 创世记43章内义(4)

5652.“他们就挨进管约瑟家的那人”表教会的教义。这从“管约瑟家的那人”的含义清楚可知,“管约瑟家的那人”是指属于外在教会的东西,如前所述(5640节),因而是指教义,因为这教义属于教会。此外,“人”表示真理,因而表示教义(3134节),而“家”表示教会(参看1795节);由于“约瑟”是指内在(5469节),所以“约瑟家”是指内在教会。取自圣言的教义就是管这家,并进行服侍和事奉的。

5653.“屋门口和他说话”表它们关于引入的请教。这从“和他说话”和“屋门口”的含义清楚可知:“和他说话”,就是和管约瑟家的那人说话,是指它们,即教义的请教;“屋门口”是指引入(参看2356, 2385节),在此是指从属世人或外在人引入属灵人或内在人,这是此处论述的主题。由于这就是含义,故原文没有说“在屋门口”,只说“屋门口”。

5654.“说,我主阿,我用名誉担保”表一个证明。这从此处所采用说话形式清楚可知,这种说话形式就是作证,即:他们会说出有关在各人袋口内所发现银子的真相。

5655.“我们当初下来实在是要买粮”表为真理获得良善的一种意向。这从“下来”的含义清楚可知,“下来”是指一种意向或一种意图;因为凡下来或去往某个地方的人都是出于既定目的去的,此处的目的就是为真理获得良善,由“买粮”来表示;因为“买”表示获得并变成人自己的(5374, 5397, 5406, 5414, 5426节),而“粮”表示真理之良善(5340, 5342节),在此表示为此处指着自己说这话的雅各的儿子们所代表的真理所获得的良善。

5656.“后来到了客栈,我们打开口袋”表对外层属世层的检查。这从“客栈”、“打开”和“口袋”的含义清楚可知:“客栈”是指总体的外层属世层(参看5495节);“打开”是指检查,因为当有人打开某种东西时,他是为了检查它才打开;“口袋”尤指外层属世层(5497节)。

5657.“看哪,各人的银子,仍在各人的口袋内”表清楚发现真理可以说是白白赐予的。这从“各人的银子,仍在各人的口袋内”的含义清楚可知,“各人的银子,仍在各人的口袋内”是指白白赐予的真理(参看5530, 5624节)。“各人的银子在各人的袋口内”意思差不多也一样,不同之处在于:这句话表示已经白白赐予,并被存储在外层属世层的门槛处的真理;因为“袋口”表示外层属世层的门槛处(5497节)。此处之所以表示可以说白白赐予,是因为他们处于怀疑或不确定的状态,即怀疑或不确定他们愿不愿意与内在联结,因为害怕他们会变得一文不值,或如同无有。当有人处于怀疑或不确定的状态时,他就会对用来证实的真理产生怀疑,或感到不确定。

5658.“我们分量足数的银子”表与各人的状态相称的真理。这从“银子”和“分量”的含义清楚可知:“银子”是指真理(参看1551, 2954节);“分量”是指事物在良善方面的状态(3104节);因此,“与各人的状态相称的真理”就是与他们所能接受的良善相称。圣言的许多地方都提到分量和尺寸;然而,就内义而言,它们不是指分量和尺寸。相反,分量表示事物在良善方面的状态,尺寸表示事物在真理方面的状态。这同样适用于重量和空间;自然界的重量对应于灵界的良善,空间对应于真理。原因在于,天堂,即对应关系的源头既没有重量,也没有空间,因为空间在那里并不存在。诚然,拥有这些属性的事物似乎存在于灵人中间;但这些事物是由这些灵人之上的天堂中的良善与真理的状态所产生的表象。

“银子”表示真理,这在古时是众所周知的。因此,古人将这个世界的几个时代从初至末划分为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和黑铁时代;在此之上,他们又加了一个泥土时代。当纯真和完美存在时,并且当人人都出于良善行良善,出于公义行公义时,他们就称这些时代为“黄金时代”。当纯真不复存在,但仍有某种完美,这种完美不在于出于良善行良善,而在于出于真理行真理时,他们就称这些时代为“白银时代”。他们给比白银时代更为低劣的时代起名为“青铜时代”和“黑铁时代”。

他们如此命名这些时代不是出于比较,而是出于对应。因为古人知道“银子”对应于真理,“黄金”对应于良善;他们通过与灵人并天使交流而得知这一点。因为当高层天堂讨论良善时,该讨论在他们之下那些处于第一层或最低层天堂的天使当中就显为黄金;当讨论真理时,该讨论在那里就显为白银。有时,不仅他们所住房间的墙壁,就连里面的空气都因金银而闪闪发光。在出于良善而处于良善的第一层或最低层天堂天使的家中,可以看见金桌子,金灯台和许多其它物件;而在出于真理而处于真理的天使家中,则可以看见银制的类似物件。然而,如今,有谁知道古人正是出于它们的对应关系而称这些时代为黄金和白银时代?事实上,如今有谁知道关于对应的任何事?不知道这一切的人,尤其认为快乐和智慧在于争论这种观念是真是假的人,无法开始知道属于对应关系的无数方面。

5659.“现在我们手里又带回来了”表白白赐予的东西会尽可能地顺服。这从“带回来”和“在我们手里”的含义清楚可知:“带回来”在此是指顺服;“在我们手里”是指尽可能,如前所述(5624节)。“在袋口内的银子,他们又带回来了”表示它已白白赐予(5657节)。

5660.“又带下另外的银子在我们手里来买粮”表通过来自另一个源头的真理获得良善的意向。这从“银子”和“带下”的含义清楚可知。“银子”是指真理,如前所述(5657节);由于“银子”表示真理,故“另外的银子”表示另外的真理,因而表示来自另一个源头的真理;由于从主而来的,只有纯正的真理,祂将这真理白白赐下,所以真理本身并非来自其它源头。“带下”表示获得的意向,即获得他们要买的谷子所表示的真理之良善的意向。字面上的历史意义暗示,另外的银子也到了约瑟这里,以便从他那里买粮;因此,这银子并非来自其它任何源头。但内义不受字面上的历史意义限制,因为内义不关注字义,只关注正在论述的主题;这主题就是,他们若因外层属世层中的某些真理已白白赐下而要如同奴隶那样顺服,就会通过来自某个其它源头的真理获得良善。这种观念也形成了内义上的思路,因为紧接着经上说“不知道谁把银子放在我们的口袋里”,以此表示他们缺乏信仰,因为他们不知道存在于外层属世层中的真理来自何处。

类似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来世那些正通过真理被引入良善的灵人中间,他们尤其被引入这一事实:一切良善与真理皆从主流入。当他们获知他们所思想或意愿的一切皆流入他们,以致他们凭自己并没有思想和意愿的能力时,就会尽可能地抵制这种观念。因为他们以为,如果这种观念是真的,他们就不可能有自己的生命,一切快乐由此被毁;事实上,他们将这快乐置于他们自己的东西,或说认为独立自我的存在对快乐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此外,这些灵人认为,他们若凭自己完全没有能力行良善、信真理,必会撒手,不去主动做或思考任何事,而是等候流注。他们被允许如此思考,直到他们几乎决定他们不想从这种流注那里获得良善与真理,而是从某个不会使他们以这种方式丧失其自我的其它源头来获得。有时他们甚至被允许探究他们能在哪里找到这种良善与真理。然后,等到后来他们处处找不到这种良善与真理时,那些正在重生的人就会回来;在自由中选择让主来引导他们的意愿和思维。同时,他们还被告知,他们要接受诸如天使所拥有的天堂自我,以及伴随这自我的永恒祝福和幸福的恩赐。

至于这天堂的自我,这自我是主所赋予的新意愿的产物,不同于适合 人自己的自我,因为那些获得天堂自我的人不再在他们所行的每一件事上,或他们所学习或传授给其他人的每一件事上只看见、关注自己;而是看见、关注邻舍、大众、教会、主的国度,由此看见、关注主自己。经历改变的,是生活的目的。关注低级事物,也就是自我和世界的目的被除去;关注高级事物的目的则被引入以取代它们。生活的目的无非是人的生命本身,因为人的目的就是他的意愿和渴望。它们也是人的爱,因为人所爱的就是他的意愿所渴望,并构成其目的的。

被赋予天堂自我的人也会享有宁静和平安的状态,因为他信靠主,相信邪恶不会触及他,也知道强烈的恶欲不能侵扰他。此外,那些获得天堂自我的人享有真正的自由;事实上,被主引导就是自由,因为那时,他们在良善的气场里面被良善引导,并被引向良善。由此明显可知,他们享有祝福和幸福,因为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包括爱自己,因而敌意、仇恨或报复,以及爱世界,因而欺诈、害怕或不安能干扰他们。

5661.“不知道谁把银子放在我们的口袋里”表由于不知道存在于外层属世层中的真理来自何处而缺乏信仰。这从“不知道”、“谁放”、“银子”和“口袋”的含义清楚可知:“不知道”在灵义上是指不相信,或缺乏信仰;“谁放”是指不知道它来自何处;“银子”是指真理(参看5658节);“口袋”是指外层属世层(5497节)。

5662.“他说,你们平安,不要害怕”表一切安好,让他们不要绝望。这从“平安”和“不要害怕”的含义清楚可知:“平安”是指一切安好,如下文所述;“不要害怕”是指让他们不要绝望。因为内义论述的主题是状态的变化,即:他们不再凭自己的能力获得真理,并通过真理获得良善;但主仍赐予他们真理。他们因以为如此他们就会丧失其自我,因而丧失自由,进而丧失生活的全部快乐,故陷入绝望;这从之前发生的事明显看出来。正因如此,“不要害怕”在此表示让他们不要绝望;因为害怕是由种种原因造成的(参看5647节),因而具有各种不同的含义。

“平安”之所以表示一切安好,是因为平安是至内在的核心,因而是在天上每一个事物中占主导地位的东西。事实上,在天上占主导地位的平安就像地上的春天,或黎明。当春天或黎明来临时,打动人感觉的,不是那时所发生的可感知的变化,而是普遍盛行的愉悦;它流入所感知的一切事物,不仅使感知本身充满这种愉悦,还使每一个物体也充满愉悦。如今,几乎没有人知道圣言中所提到的“平安”是什么意思,如在祝福时:

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民数记6:26)

以及其它地方。几乎人人都以为平安就在于避开敌人的安全,以及家里和同伴之间的安宁。然而,此处所指的,并不是这种平安,乃是无限超越它的另一种平安,即刚才所描述的那种天上的平安。没有人能被赐予这种平安,除非他被主引导,住在主里面,也就是住在天堂里,主是天堂全部中的全部。因为当源于爱自己爱世界的欲望被除去时,天上的平安就会流入。这些欲望会夺走平安,因为它们侵扰人的内层,最终使他认为安息就在于不安,平安就在于烦恼,因为他的快乐在于恶欲。只要人受制于这些欲望,他绝无可能知道何为平安;事实上,在此其间,他以为这种平安一文不值,什么也不是。若有人说,当源于爱自己爱世界的快乐被除去时,这种平安是可以感觉到的,他就会嘲笑这种观念,因为他认为平安在于邪恶的快乐,而这种快乐是平安的对立面。

由于这就是平安的性质,即它是一切幸福和祝福至内在的核心,因而是在每一个事物中普遍占主导地位的,所以古人常说“愿你平安”,意思是愿一切安好;或问人们是否“有平安”,意思是他们一切还好吗?关于平安,可参看前面的阐述和说明,即:在天堂,平安就像地上的春天和黎明(1726, 2780节)。平安在至高意义上就是主,在代表意义上则是主的国,以及从至内在感染良善的主之神性(3780, 4681节)。一切不安都是由于邪恶与虚假,而平安则是由于良善与真理(3170节)。

5663.“是你们的神和你们父亲的神”表主的神性人身。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在圣言中,凡提到“神”或“耶和华”的地方,所指的是主,而非其他任何人(参看1343, 1736, 2921, 3035节);当经上说“你们的神和你们父亲的神”,也就是以色列,雅各和他儿子们的神时,它表示主的神性人身,尤表祂的神性属世层(3305, 4286, 4570节);因为“以色列”代表主的内层属世层,“雅各”代表主的外层属世层,“他的儿子们”代表存在于这属世层中的真理。

在圣言中,“神”和“耶和华”是指主;这一真理犹太教会不知道,当今的基督教会也不知道。基督教会之所以表示不知道,是因为它将神性分成了三个独立位格。但大洪水后的古教会,尤其大洪水前的上古教会,并不将“耶和华”和“神”理解为其他任何人,只理解为主,尤其理解为祂的神性人身。他们也知道住在主里面、主称之为祂的父的神性本身;然而,他们无法思想住在主里面的神性本身,只能思想祂的神性人身,因而无法与任何其他神性联结。因为这种联结通过思维,即理解力的活动,和情感,即意愿的活动,因而通过信和爱实现。当人思想神性本身时,他的思维可以说会迷失于无边无际的空间,从而消散。因此,联结不会产生。但是,当人思想作为神性人身的神性本身时,情况就不同了。古人还知道,他们若不与神性联结,就无法得救。

因此,古代的教会敬拜神性人身;耶和华也以神性人身向他们显现。神性人身就是天堂里的神性本身;因为天堂构成一个人,被称为大人,如此前各章末尾所示。在天堂,这神性本质上就是神性本身;但祂作为一个神性人存在于天堂中。这“人”就是主所取,使之在自己里面变成神性并与神性本身合而为一,正如祂自永恒就使之与祂合而为一的;因为祂自永恒就是一。祂之所以如此行,是因为舍此途人类无法得救。事实上,通过天堂,因而通过那里的神性人身本身,神性本身已不足以流入人类的心智;所以神性本身愿意通过祂在世上实际所取的人身,将神性人身与祂自己合而为一。这神性人身和神性本身就是主。

5664.“赐给你们隐藏的礼物在你们的口袋里”表它来自祂,无需他们的任何计谋。这从“隐藏的礼物”和“在口袋里归还的银子”的含义清楚可知:“隐藏的礼物”是指主在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所赐予的真理与良善;“在口袋里归还的银子”是指无需他们自己的任何能力(参看5488, 5496, 5499节)。由此明显可知,“赐给你们隐藏的礼物在你们的口袋里”表示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来自祂,也就是说,来自主的神性人身,无需他们自己的任何能力。礼物的到来既然无需他们自己的任何能力,那么也无需他们的任何计谋。之所以用“计谋”这个词,是因为计谋对应于神的旨意;属于神旨意的,就不属于人的计谋。

5664a.“你们的银子早已到我这里来了”表真理看似已被他们获得。这从“银子”的含义清楚可知,“银子”是指真理(1551, 2954节)。“他们的银子早已到他这里来了”暗示他们买了,因而他们已经为自己获得了;因为“买”表示获得表示真理(5655节)。这解释了为何“你们的银子到我这里来了”表示真理已被他们获得。然而,由于构成信的真理从来不会被任何人获得,而是由主逐渐灌输和赐予,尽管它看似是由人获得的,故我们说真理看似已被他们获得。

在教会,众所周知,主逐渐灌输并赐予真理;因为教会教导说,信并非源于人,而是来自神;因此,不仅信心,而且构成信的真理都来自主。然而,信之真理看似由人自己获得;事实上,他完全不知道它们是流入的,因为他对此没有任何觉知。他之所以没有这种觉知,是因为他的内层已经封闭,以致他无法拥有与灵人并天使的任何可察觉的交流;当人的内层封闭时,他不可能知道关于流注的任何事。

但是,要认识到,知道信之真理是一回事,相信它们完全是另一回事。那些只是知道信之真理的人把它们交付自己的记忆知识,就像他们处理其它任何知识分支的事务一样。没有这种流注,人也能为自己获得这些真理;但它们没有任何生命,这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恶人,甚至最坏的人所知道的信之真理,和敬畏神的义人一样多。但如前所述,对恶人来说,这些真理没有生命;因为当恶人将它们带出来时,他在每一个真理中要么看见自己的荣耀,要么看见个人利益。因此,正是对自我和世界的爱充满它们,给予它们似乎像生命那样的东西。但这生命类似地狱里的生命,被称为属灵的死亡。正因如此,当他将它们带出来时,是从记忆,而非内心把它们带出来的;而相信信之真理的人则是从内心,同时从口唇把它们带出来;因为对他来说,信之真理已深深扎根在他里面,以致它们将根扎在外部记忆,然后像结果子的树那样朝心智的内层或高层生长;在那里它们像树那样用会叶子装饰自己,最终开花,目的是为了能结果子。

有信仰的人也是这样。当应用信之真理时,他脑子里没有别的东西,只想着提供有用的服务,或实践仁爱,这对他来说就是“果实”。这些就是任何人都无法为自己所获得的那类真理;甚至就连最小的真理都无法被他如此获得;相反,它们都是由主白白赐予他的,并且在他生命的每时每刻都赐下。事实上,若他相信,不计其数的礼物每时每刻都在被赐下。但由于人具有这样的性质:他对流入他的事物没有觉知,因为如前所述,他若有这种觉知,就会抵制;事实上,他会认为那时他将丧失自己的自我,以及与这自我同在的自由,与这自由同在的快乐,从而一无所有,故没有这种觉知,人只知道这类事物源于他自己,或说他凭自己获得真理。这就是说“真理看似已被他们获得”这句话的意思。此外,人若要拥有赋予他的天堂自我和天堂自由,就必须貌似凭自己行良善,貌似凭自己思考真理;但当他反思时,必须承认这些良善与真理皆源于主(参看2882, 2883, 2891节)。

5665.“他就把西缅带出来给他们”表他将这些真理与实践它们的意愿相联结。这从“西缅”和雅各的儿子们的代表清楚可知:“西缅”是指意愿中的信,或将信之真理付诸实践的意愿(参看3869-3872, 4497, 4502, 4503, 5482节);雅各的儿子们,即他将西缅所带给的他们,是指存在于属世层中的教会真理(5403, 5419, 5427, 5458, 5512节)。由此明显可知,“他就把西缅带出来给他们”表示他将这些真理与实践它们的意愿相联结。

5666.创世记43:24-28.那人就领这些人进约瑟的屋里,给他们水洗脚,又给他们的驴饲料。他们就预备那礼物,等候约瑟晌午来,因为他们听见他们要在那里吃饭。约瑟来到家里,他们就把手中的礼物拿进屋去给他,又俯伏在地,向他下拜。约瑟问他们安,又说,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他还活着吗?他们说,你仆人我们的父亲平安。他还活着。于是他们俯伏下拜。

“那人就领这些人进约瑟的屋里”表与内在联结的引入阶段。“给水”表来自内在的真理的总体流注。“他们洗脚”表随之属世层的洁净。“又给他们的驴饲料”表关于良善的教导。“他们就预备那礼物”表灌输。“等候约瑟晌午来”表直等内在与光明一同出现。“因为他们听见他们要在那里吃饭”表对良善要与真理联结的洞察。”约瑟来到家里”表内在的出现。“他们就把手中的礼物拿进屋去给他”表尽可能地灌输。“又俯伏在地,向他下拜”表谦卑。“约瑟问他们安”表对一切安好的觉知。“又说,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表也同属灵良善一道。“他还活着吗”表这良善有生命。“他们说,你仆人我们的父亲平安”表属世层从那里所获得的对于它所源于的良善一切安好的觉知。“他还活着”表它有生命。“于是他们俯伏下拜”表外在和内在的谦卑。

5667.“那人就领这些人进约瑟的屋里”表与内在联结的引入阶段。这从“领这些人进约瑟的屋里”的含义清楚可知,“领这些人进约瑟的屋里”是指将属于属世层的真理与内在联结起来,如前所述(5648节)。联结的引入阶段,这从接下来的细节清楚看出来,即:他们在那里吃饭,约瑟向他们揭示自己其实是谁,这些细节表示现在所描述的总体

5668.“给水”表来自内在的真理的总体流注。这从“水”的含义清楚可知,“水”是指真理(参看2702, 3058, 3424, 4976节),在此是指总体上的真理。这就是为何“给水”表示真理的总体流注。它之所以来自内在,是因为这流注发生在约瑟的屋里(5667节)。真理的总体流注就是给予领悟和理解真理能力的启示。这种启示来自从主流出的天堂之光,天堂之光无非是神性真理(参看2776, 3138, 3167, 3195, 3223, 3339, 3485, 3636, 3643, 3993, 4302, 4413, 4415, 5400节)。

5669.“他们洗脚”表随之属世层的洁净。这从“洗脚”的含义清楚可知,“洗脚”是指属世层的洁净(参看3147节)。

5670.“又给他们的驴饲料”表关于良善的教导。这从“给饲料”的含义清楚可知,“给饲料”是指在良善上给予教导;因为“饲料”表示记忆知识的真理之良善(参看3114节);“给饲料”,即“喂”,表示在这良善上给予教导,因为“喂”表示给予教导(参看5201节),而“驴”表示记忆知识(参看5492节)。由此明显可知,“给驴饲料”表示关于记忆知识的良善的教导。记忆知识的良善就是从这些知识的真理那里所获得的快乐。记忆知识的真理是最总体或最笼统、一般的真理,它们在从尘世之光所得的属世之光中是可见的。但是,为叫它们作为真理被看到,必须有一个来自内在的总体流注(5668节)。这就是从天堂之光所得的启示。

5671.“他们就预备那礼物”表灌输。这从“礼物”的含义清楚可知,“礼物”是指获得青睐(参看5619节);因此,“预备那礼物”是指一种灌输。

5672.“等候约瑟晌午来”表直等内在与光明一同出现。这从这从“等到约瑟来”和“晌午”的含义,以及“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等到约瑟来”是指直等它出现;“约瑟”是指内在(参看5648节);“晌午”是指光明的状态(1458, 3195, 3708节)。“晌午”之所以表示光明的状态,是因为一天的时辰,如早晨、中午、晚上对应于来世的光明状态;那里的光明状态是指聪明和智慧的状态,因为天堂之光含有聪明和智慧在里面。光明的这些状态变化就像世上一天的这些时辰,即早晨、中午、晚上。阴暗的状态则像晚上,但不是由于那里的太阳,也就是始终发光的主造成的,乃由天使自己的自我造成的。因为这种自我越是掌管他们的生活,他们就越进入阴暗或晚上的状态;相反,这种自我越是让位于天堂的自我,他们就越进入光明的状态。由此可见为何中午对应于光明的状态。

5673.“因为他们听见他们要在那里吃饭”表对良善要与真理联结的洞察。这从“听见”、“吃”和“饭”的含义清楚可知:“听见”是指洞察(参看5017节);“吃”是指变成人自己的,并被联结起来(参看2187, 3168, 3513, 3596, 3832, 5643节);“饭”是指爱之良善(参看2165, 2177, 2187, 3464, 3478, 3735, 3813, 4211, 4217, 4735, 4976节)。

5674.”约瑟来到家里”表内在的出现。这从“来到家里”的含义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来到家里”是指即将出现,或出现,如前所述(5672节);“约瑟”是指内在(5648节)。

5675.“他们就把手中的礼物拿进屋去给他”表尽可能地灌输。这从“礼物”和“他们手中”的含义清楚可知:送给君王和祭司的“礼物”是指获得青睐,因而是指一种灌输,如刚才所述(5671节);“他们手中”是指尽可能,如前所述(5624, 5659节)。

5676.“又俯伏在地,向他下拜”表谦卑。这从“俯伏在地下拜”的含义清楚可知,“俯伏在地下拜”是指谦卑,或使人的自我谦卑,如前所述(2153节),也要参看下文(5682节)。

5677.“约瑟问他们安”表对一切安好的觉知。这从“问”和“(平)安”的含义清楚可知:“问”是指察觉别人的思维(5597节);“(平)安”是指一切安好(参看5662节)。

5678.“又说,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表也同属灵良善一道。这从“平安”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平安”是指一切安好,如前所述(5677节);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属灵良善(3654, 4286, 4598节)。

5679.“他还活着吗”表这良善有生命。这从“活着”的含义清楚可知,“活着”是指属灵生命(参看5407节)。

5680.“他们说,你仆人我们的父亲平安”表属世层从那里所获得的对于它所源于的良善一切安好的觉知。这从“说”和“平安”的含义,以及“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说”是指察觉(参看1898, 1919, 2080, 2619, 2862, 3395, 3509节);“平安”是指一切安好(参看5662, 5677节);“以色列”是指属灵的良善,如刚才所述(5678节)。该良善之所以被称为“父”,是因为以色列十个儿子所代表的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源于它,如同源于它们的父亲。由于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由这些儿子代表,所以他们也表示属世层;因为属世层是盛纳的容器,而其中的真理与良善则是与它构成一体的所盛纳之物。由此明显可知,“他们说,你仆人我们的父亲平安”表示属世层从那里所获得的对于它所源于的良善一切安好的觉知。

之所以说从那里,即从“约瑟”所代表的内在(5648节)那里所获得的觉知,是因为属世层所获得的一切觉知皆来自属灵层,并且它因来自属灵层,故来自内在,也就是从主经由内在而来。除了来自属灵层的东西外,属世层绝无可能拥有任何觉知,甚至没有思维和情感的任何生命。因为属世层里面本质上属于它自己的一切事物都是死的;但它们通过从灵界,也就是经由灵界从主而来的流注而接受生命。在灵界,一切事物皆从主所流出的光那里接受生命,或说靠来自主的光存活;因为这光含有智慧和聪明在里面。此处所指的是在属世层中,从那里,即从内在所获得的觉知,这一点从前面所述(5677节)也可推知。

5681.“他还活着”表它有生命。这从刚才的引证(参看5679;也可与5407节对比一下)清楚可知。

5682.“于是他们俯伏下拜”表外在和内在的谦卑。这从“俯伏”和“下拜”的含义清楚可知:“俯伏”是指外在的谦卑;“下拜”是指内在的谦卑;因为俯伏是程度轻一点的下拜,故它表示外在谦卑;而下拜程度更大一点,故它表示内在谦卑。此外,“俯伏”是指真理的谦卑,或说真理所表现的谦卑,也就是那些处于真理之人的谦卑,因而是那些属灵之人的谦卑;而“下拜”是指良善的谦卑,或说良善所表现的谦卑,也就是那些处于良善之人的谦卑,因而是那些属天之人的谦卑。在这种情况下,“俯伏”也表示外在的谦卑,而“下拜”表示内在的谦卑;因为那些处于良善的人是比那些处于真理的人更内在的人。这些事就包含在本节的内义中;其中绝大多数仅仅解释了这些话的含义,因为它们是诸如此前没有解释过的那些事。

5683.创世记43:29-34.约瑟举目看见他的兄弟便雅悯,他母亲的儿子,就说,你们向我所说那最小的兄弟就是这位吗?又说,我儿阿,愿神赐恩给你。约瑟的悲悯向他的兄弟发动,他就急忙寻找可哭之地,进入自己的卧房,在那里哭了一场。他洗了脸出来,克制自己说,摆饭。他们就为约瑟单摆了一席,为他们单摆了一席,也为和约瑟同吃饭的埃及人单摆了一席,因为埃及人不可和希伯来人一同吃饭。那原是埃及人所憎恶的。他们坐在约瑟面前,头生的照着长子的名分,最小的照着他的年幼,这些人就彼此对望,惊奇不已。约瑟把他面前的那份给了他们,但给便雅悯的那份比他们所有人的份都多五倍。他们就饮酒,和约瑟一同畅饮。

“约瑟举目”表反思。“看见便雅悯”表对居间层的洞察。“他的兄弟,他母亲的儿子”表从属世层,如同从它的母亲所生的内在。“就说”表察觉。“你们向我所说那最小的兄弟就是这位吗”表在他们所有人之后出生的,这也是他们所十分清楚的。“又说,我儿阿,愿神赐恩给你”表神性也与属天层的属灵层,就是居间层同在,因为它从属灵层的属天层,即源于神性的真理发出。“他就急忙”表来自至内层。“约瑟的悲悯发动”表出于爱的怜悯。“向他的兄弟”表向从他自己发出的内在。“寻找可哭之地”表出于爱的怜悯之情。“进入自己的卧房,在那里哭了一场”表在自己里面,以一种看不见的方式。“他洗了脸”表它采取措施确保这一点,或它如此安排。“出来”表通过移走。“克制自己”表隐藏。“说,摆饭”表对通过居间层与属世层中的真理联结的觉知。“他们就为约瑟单摆了一席,为他们单摆了一席”表内在似乎与它们分离的外在表象。“也为和约瑟同吃饭的埃及人单摆了一席”表处于颠倒次序的记忆知识的分离。“因为埃及人不可和希伯来人一同吃饭”表这些知识绝无可能与教会的真理并良善联结。“那原是埃及人所憎恶的”表他们处于对立面。“他们坐在约瑟面前”表他们按次序排列,这取决于他的在场。“头生的照着长子的名分,最小的照着他的年幼”表符合真理在良善之下所取的次序。“这些人就彼此对望,惊奇不已”表在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里面所发生的状态变化。“约瑟把他面前的那份给了他们”表出于怜悯被应用于每一个人的良善。“但给便雅悯的那份比他们所有人的份都多”表赋予居间层的良善超过赋予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良善。“五倍”表大量增多。“他们就饮酒”表在良善之下对真理的应用。”和约瑟一同畅饮”表大量。

5684.“约瑟举目”表反思。这从“举目”的含义清楚可知,“举目”是指思考和注意(参看2789, 2829, 4339节),以及观察(4086节),因而是指反思;因为反思就是将某人的注意力,即人的理解力的视觉转向观察某事是不是真的,然后发现它的确是真的。

5685.“看见便雅悯”表对居间层的洞察。这从“看见”的含义和“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看见”是指理解并洞察(参看2150, 2325, 3764, 3863, 4403-4421, 4567, 4723, 5400节);“便雅悯”是指居间层(参看5411, 5413, 5443, 5639节)。

5686.“他的兄弟,他母亲的儿子”表从属世层,如同从它的母亲所生的内在。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的“兄弟”和“母亲的儿子”,是指内在(参看5469节)。他因是居间层,故是从属灵层的属天层,即“约瑟”,如同从一个父亲,并从属世层,如同从一个母亲那里产生的;因为他必须兼具这二者,以便充当一个居间层。因此,这就是从属世层,如同从它的母亲所生的内在所表示的。还因为属灵层的属天层,即“约瑟”,以同样的方式从如同一个母亲的属世层,但从如同一个父亲的神性那里产生,所以“便雅悯”被称为他的“兄弟,他母亲的儿子”,事实上他的确是如此出生的;接着他又被称为他的“儿子”。此处“约瑟”所表示的主在至高意义上称每一个但凡拥有从主而得的仁之良善的人为“兄弟”。祂还被称为“祂母亲的儿子”,但在这种情况下,“母亲”是指教会。

5687.“就说”表察觉。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察觉,如前面频繁所述。“说”之所以表示察觉,是因为在天堂,与尘世迥然不同的是,产生言语的实际思维是能被察觉的。正因如此,灵义上的“察觉”就是字义上,或也可说属世意义上的“讲”或“说”。

5688.“你们向我所说那最小的兄弟就是这位吗”表在他们所有人之后出生的,这也是他们所十分清楚的。这从“最小的兄弟”和“你们向我所说的”的含义清楚可知:“最小的兄弟”是指在他们所有人之后出生的那位,如下文所述;“你们向我所说的”是指他们所察觉到的。因为“说”表示所察觉到的事,因而表示已十分清楚的事,如刚才所述(5687节)。便雅悯在此之所以被称为他们的“最小的兄弟”(事实上,他的确是),也就是在他们所有人之后出生的那位,或论出生最小的那位,是因为就灵义而言,“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同样是最后到来的。居间层在人里面是最后生的,因为当人在经历属灵的出生,也就是正在重生时,他的理性层,即内在人,首先被主重生,然后他的属世层重生,理性层是主用来使属世层重生的手段(参看3286, 3288, 3321, 3493, 4612节)。由于居间层源于这二者,也就是说,既源于已经变得属灵或变新的理性层,也源于属世层,还由于居间层无法源于属世层,除非这属世层也变新,所以居间层只能在以后的阶段出生,并且仅在属世层重生的程度内出生。

在圣言中,关于雅各的儿子们所记载的一切事都是按着神的旨意发生的,以便能写下关于他们及其后代的圣言。这圣言要包含天上的事物在里面,并在至高意义上包含神性事物,这些儿子在实际生活中就代表这些事物。便雅悯也是这种情况,他是最后出生的,故代表内在与外在之间,也就是主在世时所拥有的属灵层的属天层,与也是主所拥有,并要使之变成神性的属世层之间的居间层。

关于约瑟和他兄弟所记载的一切在至高意义上代表主之人身的荣耀,也就是主如何在自己里面将这人身变成神性。这一切就是至内在意义上所代表的,因为就其至内在的意义而言,圣言是最为神圣的,还因为圣言的每一个细节都包含能进入天使智慧的东西在里面;因为众所周知,天使的智慧远远超越人的智慧,以致人几乎无法理解其丝毫。天使的幸福本身就在于圣言的一切细节皆与主有关,或说指向主;因为他们住在主里面。此外,主之人身的荣耀就是人重生的模式;这就是为何人的重生与主的荣耀同时呈现在圣言的内义中。人的重生及其相关的无数奥秘还进入天使的智慧,并照着天使将这些奥秘投入其功用,也就是关注人的改造而给他们带来幸福。

5689.“又说,我儿阿,愿神赐恩给你”表神性也与属天层的属灵层,就是居间层同在,因为它从属灵层的属天层,即源于神性的真理发出。这从“神赐恩”的含义清楚可知。当属灵层的属天层,即“约瑟”向属天层的属灵层,即“便雅悯”说这句话时,并且当后者也被前者称为“儿子”时,“神赐恩”表示神性也与属天层的属灵层,即居间层同在,因为居间层是从属灵层的属天层,即源于神性的真理发出的。“便雅悯”是指属天层的属灵层(参看3969, 4592节);他也是居间层(5411, 5413, 5443, 5639节)。

由于如前所述,就至高意义而言,主的内在人是属灵层的属天层,该层就是源于神性的真理,或主里面神性本身的第一层衣服,并且由于属天层的属灵层,即居间层由此发出,故可知,神性也与这居间层同在。从某个事物发出之物皆从发出它之物获得其本质;但它会披上诸如服务于交流,因而服务于低层领域中的功用的那类遮盖物。包裹它的遮盖物部分源于诸如存在于这低层领域中的那类事物,以便发出它之物能通过诸如存在于那里的那类事物在低层领域进行运作。

提供其本质存在的,可以说它的父亲,因为本质存在是它的灵魂;提供其衣服的,是它的母亲,因为这衣服就是该灵魂的身体。这就是为何如前所述,居间层必须源于这二者,以便成为居间层;即必须源于如同其父亲的内在,和如同其母亲的外在;或也可说,它从内在所获得的东西如同它的父亲,从外在所获得的东西如同它的母亲。

5690.“他就急忙”表来自至内层。这从“急忙”的含义清楚可知,“急忙”在此是指从至内层爆发出来的东西;因为接下来经上说“约瑟的悲悯发动”,以此表示出于爱的怜悯。当怜悯爆发出来时,它是从至内层爆发出来的;并且是在眨眼之间,或一闪念之间爆发出来的。这就是为何“急忙”在此无非表示来自至内层。

5691.“约瑟的悲悯发动”表出于爱的怜悯。这从“悲悯发动”的含义清楚可知,“悲悯发动”是指出于爱的怜悯。之所以说“怜悯”,是因为便雅悯尚未认出约瑟究竟是谁,之所以说“出于爱”,是因为作为居间层的便雅悯是他发出的。在原文,“悲悯”是用一个描述至内在或最温柔的爱的词来表达的。

5692.“向他的兄弟”表向从他自己发出的内在。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的“兄弟”,是指居间层,因而是指内在(参看5649节);由于居间层和内在这二者皆从属灵层的属天层,即“约瑟”发出,故解释起来就是“向从他自己发出的内在”。凡从此处“约瑟”在至高意义上所代表的主那里接受神性之物的人,如从祂接受仁之良善的人,都被主称为“兄弟”,以及“儿子”。

5693.“寻找可哭之地”表出于爱的怜悯之情。这从“哭”的含义清楚可知,“哭”是指出于爱的怜悯的表现(参看3801, 5480节)。

5694.“进入自己的卧房,在那里哭了一场”表在自己里面,以一种看不见的方式。这从“进入卧房”的含义清楚可知,“进入卧房”是指在自己里面,以一种看不见的方式。当古人表示一种不可看见的行为时,他们习惯说某人“进入卧房或内室”,然后“关上门”。这种说话形式源于存在于古教会中的有意义的符号;因为在灵义上他们将“室或屋”理解为人(参看3128节),将“内室”和“卧房”理解为人的内层。因此,“进入卧房或内室”表示在人自己里面,以至于看不见。“进入卧房或内室”因具有这种特定含义,故常常在圣言中被提及;如以赛亚书:

我的百姓啊,你们要来进入内室,关上你身后的门,隐藏片时,等到忿怒过去。(以赛亚书26:20)

显而易见,“进入内室”在此并非表示进入内室或卧室,而是表示避开视线,在自己里面。

以西结书:

他对我说,人子啊,以色列家的长老各在自己的画像内室里暗中所行的,你看见了吗?因为他们说,耶和华看不见我们。(以西结书8:12)

“各在自己的画像内室里暗中所行的”表示在自己内心深处,在他们的思维里。其思维和情感的内层事物通过“内室”呈现给先知,被称为“画像内室”。

摩西五经:

外头有刀剑,内室有惊恐,使少男与童女、吃奶的与老人,尽都灭绝。(申命记32:25)

“刀剑”表示真理的消磨和虚假的惩罚(参看2799节);“内室有惊恐”表示出于人的内层。“内室”在此不是指内室,这是显而易见的。

诗篇:

谁从自己的内室中浇灌群山。(诗篇104:13)

“浇灌群山”在灵义上是指赐福那些处于对主之爱和对邻之爱的人。因为“山”表示爱的属天元素(参看795, 1430, 4210节);因此,“从自己的内室”表示从天堂的内层。路加福音:

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顶上被人宣扬。(路加福音12:3)

此处“内室”表示人的内层,即他所思想、所打算并努力去做的。马太福音:

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室,关上门,在暗中祷告。(马太福音6:6)

“进内室祷告”表示以看不见的方式行动;因为这些话来源于具有代表性质的事物。

5695.“他洗了脸”表它采取措施确保这一点,或它如此安排。这从“洗脸”的含义清楚可知,“洗脸”在此是指采取措施确保叫人看不出来;因为约瑟的脸洗过后,他便采取了措施确保他的泪痕叫人看不出来。至于这些事是何情形,蒙主的神性怜悯,我们将在下文予以阐述。在此必须说一说脸与内层的对应关系。脸是内层的外在代表,因为脸是以这种方式来设计的:内层可显现在脸上,如同显现在一面以代表性的方式反映事物的镜子里;并且别人能从脸上知道此人对自己持哪种心态;以致他在说话时,不仅通过自己的言语,还通过自己的脸展示自己的情绪。属于属天教会的绝大多数古人都有这样的脸;所有天使也有这样的脸,他们不愿向别人隐瞒他们所想的,因为他们只想着他们邻舍的幸福。他们也不会为了自己的缘故而隐藏渴望邻舍幸福的任何想法。

但地狱里的人当在天堂之光中被观之时,却没有对应于他们内层的脸,而是另有一张脸。原因在于,活在肉身期间,他们的脸向邻舍显示仁爱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地位和名利;然而,他们从不渴望邻舍的幸福,除非这幸福与他们自己的一致。结果,他们脸上的表情与他们的内层不一致;有时这种不一致如此之大,以致敌意、仇恨、报复和杀人的欲望在里面,而他们脸上却仍流露出对邻舍的爱。由此可见现在人们的内层与外层之间的差异何等之大,他们采取这种做法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5696.“出来”表通过移走。这从“出来”的含义清楚可知,“出来”在此是指移走;因为将自己移走的人就出去,或离开别人。包含在内义中的情形是这样:“约瑟”在至高意义上代表主;对正在重生的人来说,“以色列的十个儿子”代表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而“便雅悯”代表居间层。之所以向居间层显示出于爱的怜悯,是因为这就是在下面,即在属世层里面的事物藉以重生的手段。不过,在联结通过居间层实现之前,主的爱与怜悯不会显现或看不见。采取措施也是为了防止它们显现或被看见;因为如果它们显现,或被看见,重生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些措施包括离开和隐藏;不是说主会移走或隐藏祂的怜悯;而是说当正在重生的人被引入他的邪恶时,在他看来好像是主远离并隐藏起来;正是这些邪恶挡在中间,是造成这种表象的原因,就像乌云挡在我们和太阳之间,使这太阳看似远离他,向他隐藏。这就是此处所指的隐藏和移走。

5697.“克制自己”表隐藏。这从“克制自己”的含义清楚可知,“克制自己”是指隐藏;因为凡克制自己的人都是在隐藏他内心的意愿。至于此处隐藏是什么意思,可参看刚才所述(5696节)。

5698.“说,摆饭”表对通过居间层与属世层中的真理联结的觉知。这从“说”和“摆饭”的含义清楚可知:“说”是指觉知或察觉,如前面频繁所述;“摆饭”是指通过居间层与属世层中的真理联结。摆饭表示实际的一顿饭,饭和筵席表示联结,尤表联结的引入阶段(3596, 3832, 5161节)。从整个思路可知,它是指通过居间层与属世层中的真理联结,因为“便雅悯”是指居间层,雅各的十个儿子是指属世层中的真理,如前所示。由于联结通过居间层实现,所以一看到便雅悯,约瑟就吩咐他们同他吃饭。当约瑟看见便雅悯与他们同来时,“就对管家的说,将这些人领到屋里,要宰杀牲畜,预备筵席,因为晌午这些人同我吃饭”(创世记43:16)。

5699.“他们就为约瑟单摆了一席,为他们单摆了一席”表内在似乎与它们分离的外在表象。这从“为约瑟单摆了一席,为他们单摆了一席”的含义清楚可知,“为约瑟单摆了一席,为他们单摆了一席”是指分离;由于约瑟代表内在,以色列的十个儿子代表外在(参看5469节),所以这些话表示内在与外在的分离;不过,这只是一种表面分离,因为他把自己桌子上的食物给了他们,分给他们各人。

5700.“也为和约瑟同吃饭的埃及人单摆了一席”表处于颠倒次序的记忆知识的分离。这从“埃及人”的代表和“和约瑟同吃饭的单摆”的含义清楚可知:“埃及人”是指处于颠倒次序的记忆知识,如下文所述;“和约瑟同吃饭的单摆”是指分离,如刚才所述(5699节)。“和约瑟同吃饭的埃及人”是指在约瑟家里吃饭的埃及人;显然,他们并未和约瑟同吃饭,因为他们是单独吃的。“埃及”或“埃及人”在正面意义上表示教会的记忆知识(参看1462, 4749, 4964, 4966节);但在反面意义上则表示处于颠倒次序的记忆知识,因而表示违背教会真理的观念(1164, 1165, 1186节)。反面意义上的“埃及”在圣言的许多地方被提及。“埃及”之所以表示这些记忆知识,是因为古教会的记忆知识都是属天和属灵事物的代表和有意义的符号,在埃及人中间的发展胜过在其他人当中的,但这些记忆知识却被他们转变为巫术。因此,他们完全颠倒了代表性教会的记忆知识。

当人们滥用天上的次序行恶时,就说记忆知识处于颠倒的次序;因为天上的次序是向所有人行善。因此,这样做的结果是,人们一旦以这种方式颠倒天上的次序,最终会弃绝神性事物,天堂的事物,进而弃绝仁与信的事物。变成这样的人知道如何利用记忆知识去敏锐和娴熟地进行推理,因为他们出于感官经验进行推理,出于感官经验进行推理,就是出于外在事物,即诸如属于身体和世界的那类事物进行推理,这些事物会直接抓住人的思维和感觉。除非这类事物或这类事实知识被天堂之光光照,由此被带入完全相反的次序,或说以完全相反的次序被排列,否则它们就会使此人在天堂的事上陷入如此大的模糊,以致他不仅不理解它们,甚至完全不肯接受它们,最终抛弃它们,然后尽可能地亵渎它们。当记忆知识处于适当次序时,它们就会被主排列为天堂的形式。但是,当它们处于颠倒次序时,它们就会被排列为地狱的次序,然后最虚假的事物在中心,支持它们的事物在周边,而真理却在外面。这些真理因在外面,故无法与以真理为主导的天堂进行任何交流。于是,内层事物向这种人关闭,因为通往天堂的道路通过内层事物敞开。

5701.“因为埃及人不可和希伯来人一同吃饭”表这些知识绝无可能与教会的真理并良善联结。这从“埃及人”和“希伯来人”的代表,以及“吃饭”的含义清楚可知:“埃及人”是指那些处于颠倒次序,因而陷入邪恶与虚假的人,如刚才所述(5700节);“吃饭”是指联结,如前所述(5698节);“希伯来人”是指那些处于真正次序,因而处于教会的真理与良善的人。“希伯来人之地”表示教会(参看5136, 5236节),因为希伯来教会是第二代古教会(1238, 1241, 1343节)。此处提到“吃饭”,而刚才却提到吩咐“摆饭”,这是因为“饭”表示总体上的一切食物(2165节),因而表示一顿饭。“饭”之所以表示一切食物和实际的一顿饭,是因为“饭”在灵义上是指天堂之爱,天堂之爱包含良善与真理的一切,因而包含构成属灵食物的一切在里面。“饭”是指天上的食物(参看276, 680, 2165, 2177, 2187, 3464, 3478, 3735, 4211, 4217, 4735, 4976节)。

5702.“那原是埃及人所憎恶的”表他们处于对立面。这从“埃及人”和“希伯来人”的代表清楚可知:“埃及人”是指那些处于颠倒次序的人(参看5700节);与“希伯来人”吃饭原是埃及人所憎恶的,其中“希伯来人”是指那些处于真正次序的人(5701节)。因此,这二者是彼此对立的,这种对立产生强烈的厌恶,最终成了可憎恶的。关于这种憎恶,要知道,那些处于颠倒次序,也就是陷入邪恶和随之的虚假之人最终会变得如此厌恶教会的良善与真理,以致当听见它们,尤其听见它们的内层事物时,他们发现这些东西如此可憎,以致他们觉得恶心,想要呕吐。当我想知道为何基督教界不接受圣言的这些内层事物时,便被告知并指示这一点。基督教界的灵人出现了,并被迫听见圣言的内层;然后他们因这些东西而如此恶心,以致他们说,他们觉得自己很想呕吐。我也被告知,这就是当今基督教界的样子,几乎处处都是这样。基督教界之所以成了这样子,是因为他们没有为了真理的缘故而对真理的情感,更没有出于良善而对良善的任何情感。他们基于圣言或其教义所思、所说的任何东西,都是出于自童年早期所习得的习惯,出于宗教习俗,因而是一种没有内在的外在。

后来在雅各的后代当中所建立的希伯来教会的一切都是埃及人所憎恶的,这一事实不仅从他们不愿与希伯来人一同吃饭,而且还从他们憎恶希伯来教会视之为敬拜的主要部分的祭祀明显看出来,这一点清楚可见于摩西五经:

法老说,你们去,在这地祭祀你们的神吧!摩西说,这样行本不相宜,因为我们要把埃及人所憎恶的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看哪,若把埃及人所憎恶的,在他们眼前献为祭,他们岂不拿石头打死我们吗?(出埃及记8:25, 26)

牧养牲畜,作牧人,也是他们所憎恶的,这一点也体现在摩西五经中:

凡牧羊的,都被埃及人所憎恶。(创世记46:34)

因此,埃及人憎恶属于该教会的一切。原因在于,起初埃及甚至也在那些构成代表性古教会的人之列(1238, 2385节);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却弃绝古教会的神,也就是耶和华或主,去事奉偶像,尤其事奉牛犊。他们还将他们尚属古教会时所获知的古教会的属天和属灵事物的实际代表和有意义的符号变为巫术。正因如此,他们当中的次序被颠倒了;结果,构成那教会的一切成了他们所憎恶的。

5703.“他们坐在约瑟面前”表他们按次序排列,这取决于他的在场。这从“坐”和“在约瑟面前”的含义清楚可知:“坐”是指按次序排列,因为他们被约瑟按次序安置,这从接下来的经文明显看出来,即:他们因头生的照着长子的名分,最小的照着他的年幼就坐而惊奇不已;“在约瑟面前”是指这取决于他的在场。

此中情形是这样:就至高意义而言,“约瑟”代表主,“以色列的儿子”代表属世层中的良善与真理。当主在场时,正是祂的在场将一切事物安排得井然有序。主就是次序本身;因此,祂在那里,哪里就有次序,哪里有次序,祂就在哪里。接下来的经文描述了这种次序本身,这个次序的目的就是要看到真理在良善之下按次序正确排列。

5704.“头生的照着长子的名分,最小的照着他的年幼”表符合真理在良善之下所取的次序。这从“头生的照着长子的名分,最小的照着他的年幼(就)坐”的含义清楚可知,“头生的照着长子的名分,最小的照着他的年幼(就)坐”是指符合真理在良善之下所取的次序。以色列的儿子们代表以自己的适当次序存在的教会真理(参看创世记29至30章的解读);因此,按他们的出生次序就坐表示符合真理所取的次序。但是,以色列的儿子们所代表的教会真理若不通过基督教徒的良善,也就是通过对邻之仁和对主之爱的良善,就不会进入任何次序。因为良善有主在里面,因而有天堂在里面。因此,良善有生命,因而有活跃的积极力量在里面。但没有良善的真理绝无可能拥有任何生命在里面。良善照自己的样式按次序排列真理,这从每一种爱,甚至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因而从对报复、仇恨和类似邪恶的爱那里很明显地看出来。陷入这些邪恶的人称邪恶为良善,因为他们以邪恶为快乐。他们的这所谓良善按次序排列在他们看来是真理的虚假,好叫这些虚假支持它,直到最后他们称之为真理的所有这些虚假被排列成一种次序,该次序就变成一系列的虚假信仰。但这种次序是诸如存在于地狱中的那种次序;而天堂之爱之下真理的次序则是诸如存在于天堂中的那种次序。这也解释了为何拥有后一种次序在里面的人,也就是已经重生的人被称为小天堂,而且是最小形式的天堂;因为他的内层对应于天堂。

正是良善给真理带来次序,这一事实从存在于天堂中的次序明显看出来。在那里,所有社群都是照着在来自主的良善之下的真理所在的次序被排列。因为就主自己的存在而言,祂无非是神性良善;而神性真理并不在主里面,只是从主发出;天堂的所有社群都是照着神性良善之下的神性真理按次序被排列,或说被排列成次序。至于主无非是神性良善,神性真理并不在祂里面,只是从祂发出,这一点可通过对比这个世界的太阳来说明。这太阳无非是火,光并不在它里面,只是从它发出。而且,依赖于光的这个世界的事物,如植物,是被从太阳之火发出,并存在于阳光里面的热按次序排列的,这从春夏时节明显看出来。由于整个自然界是代表主国度的一个舞台,所以涉及太阳的整个情形也具有如此的代表性。太阳代表主;它的火代表主的神性之爱;它的热代表从这爱流出的良善,它的光代表构成信的真理。由于它们是这些代表,故在圣言中,就灵义而言,“太阳”表示主(参看1053, 1521, 1529-1531, 3636, 3643, 4321, 5097, 5377节),“火”表示爱(934, 4906, 5071, 5215节);因此,太阳的火在代表意义上是指神性之爱,而从这火发出的热是指从神性之爱流出的良善。“光”表示真理(参看2776, 3138, 3190, 3195, 3222, 3339, 3636, 3643, 3862, 3993, 4302, 4409, 4413, 4415, 4526, 5219, 5400节)。

5705.“这些人就彼此对望,惊奇不已”表在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里面所发生的状态变化。这从“惊奇”和“彼此对望”的含义清楚可知:“惊奇”是指其思维状态上的始料不及的突然变化,由于这种变化造成惊奇,故在内义上所表相同;“彼此对望”是指在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里面。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在良善之下真理的次序,这取决于内在的在场(参看5703, 5704节),这次序因是新的,故带来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里面的状态变化,这由“这些人就彼此对望,惊奇不已”来表示。

5706.“约瑟把他面前的那份给了他们”表出于怜悯被应用于每一个人的良善。这从“份”和“面”的含义清楚可知:“份”,即食物的份是指良善,因为各种食物表示良善,各种喝的表示真理,这些被应用于每一个人,这一点从下文明显看出来,并由“约瑟给了他们”来表示;“面(即脸)”当论及“约瑟”所代表的主时,是指怜悯(222, 223, 5585节)。

5707.“但给便雅悯的那份比他们所有人的份都多”表赋予居间层的良善超过赋予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良善。这从“份”的含义,以及“便雅悯”和雅各的十个儿子的代表清楚可知:“份”是指良善,如刚才所述(5706节);“便雅悯”是指居间层(5411, 5413, 5427, 5428, 5443, 5586, 5612节);约瑟给便雅悯的份比雅各的十个儿子的份都多,其中雅各的十个儿子是指属世层中的真理(5403, 5419, 5427, 5458, 5512节)。由此明显可知,“约瑟给便雅悯的那份比他们所有人的份都多”表示赋予居间层的良善超过赋予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良善。

赋予居间层的良善之所以超过赋予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良善,是因为居间层是内层,内层所拥有的良善比外层的更丰盛。很少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即内层所拥有的良善与真理比外层的更丰盛。原因在于,迄今为止,很少有人,即便有,知道内层不同于外层,事实上如此不同以致这二者能彼此分离;一旦分离,内层仍存活,外层却死亡。不过,只要它们联结在一起,外层就凭内层存活。人们若首先知道这一点,就能知道与外层相比,内层是什么样,即:内层所拥有的成千上万的事物在外层里面仅显为一个整体。因为内层处在更纯粹的领域,外层则处在更粗糙的领域;比起处在更粗糙领域中的事物,处在更纯粹领域中的事物更能分别接受成千上万的事物。正因如此,过着良善生活的人死后进入天堂时,能得到比在世时多得多的成千上万构成聪明和智慧,以及幸福的事物。因为在天堂,他活在更纯粹的领域,就在他的内层中,脱去了肉体的粗糙事物。由此可见约瑟“给便雅悯的那份比他们所有人的份都多”所表示的,赋予居间层的良善超过赋予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良善是什么意思。

5708.“五倍”表大量增多。这从“五”和“倍”的含义清楚可知:“五”是指大量,如下文所述;“倍”(measures,即度)是指从良善所得的真理的状态(参看3104节)。关于“五”,这个数字既能表示少量,也能表示一些,甚至能表示大量。它的具体含义取决于它与它成为其因子的那个数字的关系(5291节)。如当它是十的因子时,它的意思和十差不多,只是程度更小一些,因为它是数字十的一半。事实上,正如相乘所得的数字与得出它们的简单数意思一样(参看5291, 5335节),相除所得的数字与它们的倍数意思也一样;如“五”和“十”、以及“二十”意思一样,也与“一百”、“一千”等数字的意思一样。“十”表示完满和完整之物(参看3107, 4638节)。给便雅悯的比给他的其他兄弟“多五倍”是由于这事在灵义或内义上的含义;十倍无法被给予,因为这个量太多了。古人从上古教会的传统知道某些数字所具有的含义;因此,每当某种事物突然出现时,他们就会利用这些数字;这些数字能传达这种事物的含义,如此处的数字“五”。在其它时候,他们也会用到许多其它数字,如“三”表示从开始直到结束的完整之物;“七”表示神圣之物;“十二”表示整体上的一切事物。

5709.“他们就饮酒”表在良善之下对真理的应用。这从“饮”的含义清楚可知,“饮”是指真理的交流,并将其变成人自己的(参看3168, 3772, 4017, 4018节),因此也指对真理的应用。之所以“在良善之下”,是因为对真理的一切应用都是在良善之下进行的(参看5704节)。

5710.”和约瑟一同畅饮”表大量。这从“饮”的含义清楚可知,“饮”是指在良善之下应用真理,如刚才所述(5709节);因此,“畅饮”是指大量,即对真理的大量应用。从本章所解释的事明显可知,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层与属灵层的属天层联结的引入阶段。但接下来的一章所论述的主题是当它们实际联结起来时的第一个阶段,这第一个阶段或说第一次联结由约瑟向他的兄弟显明自己来代表;第二个阶段或第二次联结由约瑟迎接他的父亲和兄弟,把他们带下埃及来代表。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