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3章 关于对应关系(续)

关于对应关系(续)

此处关于疾病与灵界的对应关系

5711.由于此处论述的是疾病的对应关系,所以要知道,人的所有疾病都与灵界有对应关系。事实上,在整个自然界,凡与灵界没有对应关系之物都无法存在,因为它没有原因使得它能凭这原因存在,进而凭这原因持续存在。自然界中的事物无非是结果;它们的原因在灵界,这些原因的原因,即目的,则在内层天堂。结果无法持续存在,除非原因不断在它里面;因为当原因不复存在时,结果也不复存在。就其本身而言,结果无非是原因;只是原因表面上给自己披上一个结果,以便它能作为一个原因在一个较低的领域起作用。原因和目的之间的关系类似于结果和原因之间的关系;除非一个原因也凭它的原因,即一个目的存在,否则,它就不是一个原因;因为一个没有目的的原因缺乏次序,而哪里没有次序,哪里就无物产生。由此明显可知,就其本身而言,一个结果就是一个原因;就其本身而言,一个原因就是一个目的;良善的目的在天堂,从主发出。因此,一个结果并不是一个结果,除非有一个原因在它里面,并不断在它里面;一个原因并不是一个原因,除非有一个目的在它里面,并不断在它里面;一个目的并不是一个良善的目的,除非从主发出的神性在它里面。由此也明显可知,正如世界上的每一个事物都从神性产生,它也从神性继续产生。

5712.说这些事是叫人们知道,就连疾病也与灵界有对应关系。只是它们与天堂,即大人没有对应关系,而是与处在对立面的人,因而与地狱里的人有对应关系。从普遍意义上说,灵界既指天堂,也指地狱;因为当人死亡时,他便离开自然界进入灵界。疾病之所以与地狱里的人有对应关系,是因为它们对应于低层心智的恶欲和激情,这些欲望和激情就是那些疾病的根源;一般来说,疾病的根源就是各种各样的放纵、自身享受或奢侈享受,纯粹的肉体快感,以及嫉妒、仇恨、报复、淫荡等等的感觉,它们会摧毁人的内层。一旦这些内层被摧毁,外层就会受苦,并将人拖入疾病,从而置他于死地。在教会,众所周知,人的死亡是邪恶的后果,或是由于罪;疾病也一样,因为这些是带来死亡者。由此可见,就连疾病也与灵界有对应关系,不过是与灵界的不洁之物有对应关系;因为疾病本身是不洁的。如前所述,它们来源于不洁之物。

5713.凡在地狱里的人都是诱发疾病的原因,尽管各不相同。因为所有地狱都沉浸在对邪恶的欲望和贪求中,因而与天堂的事物对立;因此,它们对人施加反面影响。天堂,即大人,维持一切事物的相互联系,使它们免受伤害;而地狱因处在对立面,故摧毁并割断一切事物,使它们彼此矛盾。正因如此,地狱里的人若与世人接触,就会带来疾病,最终带来死亡。然而,他们不允许流入人体的实体部位,也不允许流入构成人的内脏,或其它器官和肢体的部位;只流入他的恶欲和虚假观念。只有当他患病时,他们才流入诸如属于疾病的那类不洁之物。因为如前所述,若没有灵界的一个原因,没有什么东西能在人里面产生。人的属世部分若脱离属灵部分,就会与整个原因(它从这原因拥有其存在)分离,因而与带给它生命的一切分离。然而,这并不妨碍人以属世的方式得医治。因为主的旨意赞同这类方法。我通过大量经历得知这一事实,并且这类经历如此之多,时间如此之长,以致我根本没有怀疑的余地。来自这些地方的恶灵曾经常且长时间地与我接触,他们照其出现而引发疼痛,也引发疾病。我被指示这些灵人在哪里,是什么样,还被告知他们来自哪里。

5714.有一个灵人活在肉身期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夫。他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和很多女人通奸,并且奸淫之后立刻抛弃并憎恶她们;甚至到了老年他还继续这种勾当。此外,他沉溺在感官欲乐中,不愿善待任何人,或提供任何服务,除非为了他自己,尤其为了达到通奸的目的。这个灵人好几天都与我在一起,我看见他在我脚下。当他生命的气场传到我这里时,凡他所到的部位,他都在我的骨膜和神经处造成疼痛,例如在我的左脚趾。当他被允许离开他所在的那些部位时,便造成疼痛的感觉,尤其在臀部骨膜、横隔膜下面的胸部骨膜,以及牙齿内部造成疼痛。当他的气场运作时,它还造成剧烈的胃痛。

5715.有一个巨大的四方形开口出现了,它斜斜地向下延伸到一个相当深的深渊。在深渊的底部,我看见一个圆形开口,那时这个开口是敞开的,但很快就关上了。一股危险的令人恼火的热气从那里冒上来,是各种地狱发出的集合物。它是由各种恶欲产生的,如傲慢、淫乱、通奸、仇恨、报复、争吵和打斗。存在于这些地狱中的这些欲望就是正在往上冒的那股热气的来源。当它作用于我的身体时,立刻带来一种像发烧那样的疾病;但是,一旦这股热气不再流入我,该疾病的症状便立刻消失。当人患上诸如从他的生活中所染上的那种疾病时,那么对他来说,对应于该疾病的一种不洁气场就粘附上去,作为发病的原因出现。为叫我确切地知道,事实的确如此,来自众多地狱的灵人与我在一起。由他们的散发物所产生的气场通过他们传给了我;随着该气场被允许作用于我身体的实体部位,我被一种压迫、疼痛,甚至相对应的疾病控制住。但是,就在这些灵人被赶走的那一刻,这些感觉就消失了。为叫我没有怀疑的余地,这样的经历重复了上千次。

5716.离刚才所描述的灵人不远处,还有些灵人带来诸如伴随发烧颤抖的那种污秽的寒冷;我再次被允许通过亲身经历了解这一点。这些灵人还会造成诸如扰乱心智的那种影响;他们也会导致昏厥。来自这个地方的灵人都极其恶毒。

5717.有些灵人不仅与大脑中极其黏稠的物质,也就是大脑中的废物有关,而且还知道如何用类似毒药的东西污染这些物质。这类灵人一到来,就冲进颅骨里面,甚至由此继续一刻不停地直入脊髓。那些内层还没有打开的人感觉不到这一点;但我蒙允许清楚感觉到他们的侵入,以及毁灭我的努力;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主正在保护我。他们企图夺走我的全部理解力;我明显感觉到他们的活动,以及由此而来的痛苦;然而,这痛苦很快就停止了。后来,我与这些灵人交谈,他们被迫坦白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说,他们住在黑暗的森林里;在那里,他们根本不敢对他们的同伴做任何事,因为如果他们胆敢做任何事,他们的同伴就被允许残忍地对待他们。他们就这样被关了起来;他们都很丑陋,脸就像野兽,并且浑身是毛。

我被告知,他们就像从前杀戮整个军队的人,如我们在圣言中所读到的。他们冲进每个人的脑细胞,在那里制造恐惧,连同叫人彼此杀戮的那种疯狂。如今,这类灵人被关在他们自己的地狱里,没有被放出来。这些灵人还与颅骨里面的头部恶性肿瘤有关。我在前面说过,他们冲进颅骨里面,由此继续一刻不停地直入脊髓;但要知道,这些灵人自己冲进来只是一种表象。事实上,他们是沿着身体之外对应于身体里面的这些区域的路径而来的;但感觉好像他们的力量在里面。这种感觉是由对应造成的,因为对应使得他们的运作能集中于它所针对的人。

5718.有某种类型的灵人想要掌权,成为统治其他所有人的独裁者;为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在其他灵人中间挑起各种敌意、仇恨和争斗。我曾看见他们所挑起的争斗,并为之震惊。我打听这些灵人是谁,被告知,他们就是煽动这类激情的那类灵人,因为他们企图按分而治之的原则独揽大权。我也被允许与他们交谈,他们马上说他们统治所有人。但我被引导回答说,他们若试图通过制造这种骚乱来获得统治权,建立自己的统治,就是疯子。这些灵人从我前额正中间上方相当高的位置与我交谈。他们说话很流利,因为活在肉身时,他们就擅长演讲,口才出众。我被指教,他们是与脑中分泌的粗杂粘液有关的灵人,他们通过自己的出现使脑器官丧失活力,造成大脑迟钝,由此导致堵塞,产生大量疾病,以及思维迟钝。

我发现他们没有任何良心,并且认为人类的谋略和智慧就在于为了掌权而挑起各种敌意、仇恨和内部斗争。我被引导问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现身在来世,在这里要活到永远,并且这里的属灵律法完全禁止这类行为。我还告诉他们说,在世时他们在愚蠢人中间可能被敬重并视为智慧人,但在智慧人中间却是疯子。这话让他们很不高兴。我继续说,他们应该知道,天堂在于相爱,或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这爱带来天堂的次序,并掌管数百万人如同掌管一人。而他们恰恰相反,因为他们使别人充满对同伴的仇恨、报复和残忍。他们回答说,他们只能是他们本来的样子,不可能是别的什么;对此,我回答说,他们由此可以知道,死后每个人的生活仍与他同在。

5719.有些灵人鄙视和嘲笑文字上的圣言,尤其鄙视和嘲笑包含在圣言更深层意义,或更高意义中的事物,进而鄙视和嘲笑取自圣言的宗教教义。这些灵人若同时没有任何对邻之爱,只有自我之爱,就与进入所有静脉和动脉,并污染全部血液的血液腐败物有关。为防止因他们的出现而将类似这样的任何事物引入人里面,这些灵人与其他人保持分离,呆在自己的地狱里,在那里只与像他们那样的人交流;因为这些灵人把自己投入从那个地狱发出的整个气场。

5720.有些时候伪君子与我在一起,也就是那些以神圣的口吻谈论神性事物,还带着对公众和邻舍的情感和爱,声称自己信仰公义、公平的灵人。然而,他们心里却厌弃并嗤笑这些事。当他们被允许流入他们通过反面所对应的身体部位时,便给我的牙齿带来疼痛;当离得非常近时,他们带来的疼痛如此剧烈,以致我无法忍受。不过,随着他们被移走,疼痛就消失了。这一情形反复向我演示,好叫我毫不怀疑。他们中间有一个人活在肉身时我就认识他,于是我和他说话。由于他的同在,我又感觉牙齿和牙龈的疼痛。当他被提向左侧时,疼痛转到我的下颌骨,侵袭左太阳穴的骨头,并由此进入我的颧骨。

5721.最顽固、最不服管教的灵人就是那些活在肉身时显得比别人更公义,同时又身居高位的人;他们因这两个原因而拥有权威和巨大的影响力。然而,他们什么也不信,没有任何真正的信仰,过着完全自私的生活,内心深处对所有对他们没有好感,不敬重他们的人,尤其那些以任何方式反对他们的人充满仇恨和报复。他们若发现后者的任何瑕疵,就会从中制造大恶,毁谤他们,即便他们可能是一些最好的公民。

在来世,像这样的灵人说话和在世时一样,也就是说仍带有权威和巨大的影响力,貌似出于公义;结果,许多人以为人们应相信他们的话,而不是相信别人的。然而,他们却是极其恶毒的灵人。当他们与人接触时,便通过一种疲劳感引发巨痛;他们不断注入这种疲劳感,并一直增加,直到完全无法忍受;这种疲劳会使精神,进而使身体变得如此虚弱,以致此人几乎无法下床。这一点通过经历向我证明了,当这些灵人在场时,像这样的虚弱便将我控制住;然而,随着他们被移走,这种虚弱便离开了我。

他们利用许多手段注入疲劳感,进而注入虚弱,尤其引入共同的气场;该气场是他们猛烈抨击彼此,以及家人和朋友的辱骂和毁谤的产物。当这些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推理神性敬拜、信仰和永生时,他们完全把这些抛到一边,并且似乎以一种超越其他任何人的伟大智慧如此行。在来世,他们愿意被称为魔鬼,只要他们被允许统治地狱,因而出于他们所以为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与神性作对。他们内心深处是污秽的,因为他们在自我之爱,由此在仇恨和报复,在残忍对待所有不向他们献殷勤的人方面胜过其他所有人。

如我所听说的,他们受到严厉惩罚,直到他们不再通过伪装公义而误导、迷惑别人。当这种伪装从他们那里被夺去时,他们就用另一种腔调说话。后来,他们被扔出灵人界,然后被带到左侧,在那里被送入一个极深的地狱。他们的地狱在相当远的左侧。

5722.还有些灵人活在肉身时是最为污秽的,他们的污秽简直难以启齿。他们通过自己的在场并流入身体的实体部位而引入一种生活的疲倦感,并使得身体部位和四肢如此懒散,以致此人无法下床。他们极其顽固,最难管教,不像其他魔鬼那样能通过惩罚被吓阻。他们出现在人的头部旁边,好像躺在那里。当驱赶他们时,不是突然,而是慢慢地驱赶;那时,他们逐渐向更低的地方滚下去;当抵达深渊时,他们在那里所受的折磨如此严厉,以致他们不得不停止缠磨别人。他们作恶的快乐甚大,再没有比这更令他们快乐的了。

5723.与我同在的灵人引发严重的胃压迫,使我觉得自己几乎活不下去了。这种压迫如此之大,以致它会使其他人昏厥。不过,这些灵人被移走了,然后疼痛立刻消失。我被告知,他们就是活在肉身时对什么也不感兴趣,甚至对自己的家也不感兴趣,唯独专注于感官欲乐的那类灵人。他们过着可耻地懒散、无所作为的生活,对别人毫不关心。此外,他们还蔑视一切信仰。简言之,他们只是动物,不是人类。在病人当中,这些灵人发出的气场会在他们患病的肢体和关节处造成疲弱、麻木。

5724.脑里面有些粘性物质混杂了某种灵性或赋予生命的东西。一旦这些物质从脑血液中排出,它们首先进入脑膜中间,然后进入纤维中间;其中一部分进入大的脑室,依此类推。通过对应与这些有某种灵性或赋予生命的东西在里面的粘性物质有关的灵人出现在头部中间几乎正上方相当远的距离处。这些灵人具有这样的性质:他们出于在肉身生活期间所获得的习惯激起良心的愧疚,在良心不起作用的地方引入这种愧疚,造成扰乱,以这种方式使简单人的良心负担过重。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事应该成为良心的事,而是把所发生的一切都当成良心的事。这些灵人在横膈膜下面的腹部引发一种焦虑感。他们也出现在试探中,注入有时难以忍受的焦虑。他们当中那些对应于不怎么赋予生命的粘痰的灵人将人的思维固定在这些焦虑上。此外,当我与他们交谈,好叫我知道这些灵人的品质时,他们试图以种种方式使人的良心负担过重。这样做是他们生活的快乐;我被引导发现他们无法注意情理,也不能更全面地看待事情,以使他们能从中审视细节。

5725.我被恩准通过经历获知,洪水或水的泛滥在灵义上是什么意思。按灵义来理解,洪水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恶欲的洪水,另一方面是虚假的洪水。恶欲的洪水影响心智的意愿部分和右脑;而虚假的洪水则影响与左脑相连的理解力部分。当过着良善生活的人被带回自己的自我,因而被带回他自己的生命气场时,就看似有洪水出现。当陷入这种洪水时,他就会生气、发怒,有不安的想法和野蛮的恶欲。当虚假所在的左脑被洪水淹没时,这一切以一种方式发生;当邪恶所在的右脑被洪水淹没时,这一切以另一种方式发生。

但当此人被保守在他通过重生从主那里得来的生命气场中时,他就完全从这种洪水中走出来,可以说处于平静安详、阳光明媚、快乐幸福的状态,从而远离生气、发怒、不安、恶欲等等。对灵人来说,这后一种状态就是早晨或春天;而前一种状态则是他们的晚上或秋天。我被引导发觉我在这种洪水之外;这洪水持续了很长时间,在此期间,我看见其他灵人被卷入其中。然而,后来我自己也被淹没了;那时我经历了感觉像洪水那样的东西。正经历试探的人就在这种洪水中。我由此获知在圣言中,“洪水”表示什么,即表示属于主的属天教会的上古之人的最后一代被完全淹没在邪恶和虚假的洪水之中,以致他们灭亡了。

5726.由于死亡完全是由于罪,而非来自其它源头,而罪就在于违反神性次序的一切,所以邪恶会关闭最细小、完全看不见的血管;而紧接着也看不见的更大一点的血管是由这最细小的血管构成的。因为最细小、完全看不见的血管会延伸到人的内层。这就是最初和至内在的堵塞发展的地方,也是最初和至内在的损伤进入血液的地方。当这种损伤增长时,它会造成疾病,最终造成死亡。然而,如果人过着良善的生活,那么他的内层就会向天堂打开,并通过天堂向主打开;最细节、完全看不见的小血管也是如此(第一缕脉络的痕迹凭对应可称作小血管)。若是这样的话,人就不会有病,只是在他接近极为老迈的年纪时才会变得衰弱,直到他再次变成小孩子,不过现在是充满智慧的小孩子。当他的身体无法再服侍他的内在人或灵时,他就会在没有疾病的情况下从他的尘世身体进入天使所拥有的那种身体,因而直接从世界进入天堂。

5727.关于对应的主题到此就结束了。蒙主的神性怜悯,在下面的各章末尾,我所谈论的主题是与人同在的灵人和天使;然后是流注,灵魂与身体的相互作用;之后是其它星球的居民。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