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6卷)》第35章 创世记35章内义(3)

又:

我们定要成就我们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向天后烧香,向她浇奠祭,按着我们与我们列祖、君王在犹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样。(耶利米书44:17-19)

“天后”表示一切虚假,因为“天上的众军”在正面意义上表示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虚假;因此“国王”和“王后”也是如此;因此“王后”表示一切(虚假),“向她浇奠祭”表示敬拜它们。

又:

迦勒底人必来焚烧这城和其中的房屋。在这房顶上,人曾向巴力烧香,向别神浇奠。(耶利米书32:29)

“迦勒底人”表示其敬拜涉及虚假的人;“焚烧这城”表示摧毁并荒废那些其教义教导虚假的人。“在这房顶上,人曾向巴力烧香”表示对邪恶的敬拜;“向别神浇奠”表示对虚假的敬拜。

何西阿书:

他们必不得住耶和华的地;以法莲却要归回埃及,他们必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他们必不得向耶和华奠酒。(何西阿书9:3,4)

“不得住耶和华的地”表示不居于爱之良善;“以法莲却要归回埃及”表示教会的理解力将变成事实和感官知识;“他们必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表示出于推理的不洁和亵渎的欲望;“他们必不得向耶和华奠酒”表示没有基于真理的敬拜。

摩西五经:

他必说,他们的神,他们所投靠的磐石,就是向来吃他们祭牲的脂油,喝他们奠祭之酒的,在哪里呢?让他们兴起来帮助你们吧!(申命记32:37-38)

“神”和前面一样,表示虚假;“就是向来吃他们祭牲的脂油”表示他们摧毁敬拜的良善;“喝他们奠祭之酒的”表示他们摧毁敬拜的真理;经上还提到“浇奠的血”,诗篇:

追求别神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他们所浇奠的血我不献上;我嘴唇也不提他们的名。(诗篇16:4)

这些“浇奠”表示对真理的亵渎,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血”表示向仁所施的暴行(374, 1005节),以及亵渎(1003节)。

4582.“(在那上头)浇油”表爱的神性良善。这从“油”的含义清楚可知,“油”是指爱的神性良善(参看886, 3728节)。“立了一根石柱,在那上头奠酒,浇油”在内义上描述了从处于终端的真理发展到内层真理与良善,最终发展到爱之良善。因为“石柱”表示处于次序终端的真理(4580节);“奠酒”表示内层真理与良善(4581节);“油”表示爱之良善。这就是主使祂的人身变成神性时的发展过程,这也是当主通过重生人使他变得属天时人所经历的过程。

4583.“雅各给那地方,就是神和他说话的地方起名叫伯特利”表神性属世层及其状态。这从“起名”和“伯特利”的含义清楚可知:“起名”是指性质(参看144, 145, 1754, 2009, 2724, 3006, 3421节);“伯特利”是指神性属世层(4559, 4560节)。该属世层的状态就是“神和他说话的地方”所表示的,如前所述(4578节)。

4584.创世记35:16-20.他们从伯特利起行,这里要到以法他,还有几里地;拉结生产,生得甚是艰难。正生得艰难的时候,收生婆对她说,不要怕,这又要给你个儿子了。她将近于死,灵魂要走的时候,就给他起名叫便俄尼;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拉结死了,葬在往以法他,就是伯利恒的路上。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根柱子;这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

“他们从伯特利起行,这里要到以法他,还有几里地”表现在是属天层的属灵层,“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拉结生产,生得甚是艰难”表内层真理所受的试探。“正生得艰难的时候”表试探之后。“收生婆对她说,不要怕”表从属世层所得的觉知。“这又要给你个儿子了”表属灵真理。“她将近于死,灵魂要走的时候”表试探的状态。“就给他起名叫便俄尼”表该状态的性质。“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表属天层的属灵层的性质。“拉结死了,葬在往以法他的路上”表之前对内层真理的情感的结束。“就是伯利恒”表一个新的属天层的属灵层兴起,以取而代之。“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根柱子”表将要在那里再次兴起的属灵真理的神圣。“这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表示直到永远的神圣状态。

4585.“他们从伯特利起行,这里要到以法他,还有几里地”表现在是属天层的属灵层。这从“从伯特利起行”、“还有几里地”和“以法他”的含义清楚可知:“从伯特利起行”是指神性自神性属世层发展的继续,“起行”(journeying)表示继续(参看4554节),此处在至高意义上表示神性发展的继续,“伯特利”是指神性属世层(4559, 4560节);“还有几里地”是指居间物,下文所述;“以法他”是指处于前一个状态,也就是初始状态的属天层的属灵层,如下面论述伯特利的地方所述。“伯特利”表示处于一个新状态的属天层的属灵层,这就是为何经上说“以法他,就是伯利恒”(35:19)。

这几节论述的主题是主的神性朝向内层事物的前进或发展,因为当主将祂的人身变成神性时,祂的前进或发展就涉及祂通过(人的)重生使他变新时所遵循的类似次序。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从外在事物向着内层事物,因而从存在于次序终端的真理向着更为内层、被称为属灵良善的良善,再由此向着属天良善前进或发展的过程。不过,对这些事的观念不在任何人的理解范畴内,除非他知道何为外在人,何为内在人,并且前者与后者区别显著,彼此分离,尽管人活在肉身期间,这二者看似是同一个;以及除非他知道属世层构成外在人,理性层构成内在人;尤其知道何为属灵层,何为属天层。

诚然,这些事早就解释过数次;然而,那些之前因不想知道关于永生的事而对它们没有任何概念的人,却觉得不可能拥有任何概念。这些人会说:“什么是内在人,它能与外在人有什么区别?”他们还会说:“什么属世层和理性层?它们难道不是一回事吗?”然后,他们会问:“什么是属灵层和属天层?这不是某种新的区别吗?我们听说过属灵层,但没有听说过属天层是某种不同的事物。”而真相却是:这些人都是以前对这些问题没有任何概念的人。他们之所以没有获得任何概念,要么是因为对世界和身体的关注占据了他们全部的思维,夺走了知道其它任何事的一切渴望;要么是因为他们以为,只知道他们通常所知道的教义就足够了,进一步思想这些问题是没有用的。事实上,这些人会说:“世界是我们看到的,但来世我们并没有看到。它或许存在,或许不存在。”像这样的人就把这些观念从自己那里推开了,因为这些人一看到它们,就发自内心拒绝。

尽管如此,由于这类观念就包含在圣言的内义中;只是若没有适合描述它们的术语,就无法解释它们,并且由于除了用“属世”这个术语来表达外层事物,用“理性”这个术语来表达内层事物,用“属灵”这个术语来表达那些属于真理的事物,用“属天”这个术语来表达那些属于良善的事物外,我们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故使用这些术语是绝对有必要的。因为若没有合适的术语或词语,就无法描述任何事物。因此,为叫那些渴望知道何为“便雅悯”所代表、“伯利恒”所表示的属天层的属灵层之人能形成对它的某种概念,有必要在此对它作以简要解释。就至高意义而言,所论述的主题一直是主的属世层的荣耀;但就相对意义而言,则是人的属世层的重生。前面(4286节)说明,“雅各”代表教会之人的外在人,“以色列”代表他的内在人,因而“雅各”代表属世层的外层,“以色列”代表属世层的内层,因为属灵人是从属世人发展而来的,属天人是从理性人发展而来的。前面还说明,主的荣耀甚至照着人的重生发展的方式从外在事物发展到更为内层的事物,并且为了这种代表的缘故,雅各得了“以色列”这个名字。

但现在论述的主题是,朝向还要内层的事物,也就是理性层的进一步发展,因为如刚才所述,理性层构成内在人。属世层的内在与理性层的外在之间的居间部分就是所谓的“属天层的属灵层”,这“属天层的属灵层”由“以法他”和“伯利恒”来表示,由“便雅悯”来代表。该居间部分在某种程度上源于“以色列”所表示的属世层的内在;在某种程度上又源于“约瑟”所表示的理性层的外在;因为居间部分从每个极端,或两边获得某种事物,否则,它就无法充当一个居间物。早已变得属灵之人若要变得属天,就必须通过这居间部分前进或发展。因为没有这居间部分,要攀升到更高事物是不可能的。

故此处雅各到以法他,并且拉结在那里生下便雅悯在内义就描述了通过这居间部分前进或发展的性质。由此明显可知“他们从伯特利起行,这里要到以法他,还有几里地”表示主的神性从神性属世层向着由“以法他”和“伯特利”所表示、“便雅悯”所代表的属天层的属灵层前进或发展的继续。属天层的属灵层就是前面所说的居间部分;在源于属灵人这一点上,它是属灵的,属灵人就本身而言,是属世人的内层;在源于属天人这一点上,它又是属天的,属天人就本身而言,是理性人。“约瑟”就是外层理性人,故源于理性层的属灵层的属天层论及他。

4586.“拉结生产,生得甚是艰难”表内层真理所受的试探。这从“生产”和“甚是艰难”的含义,以及“拉结”的代表清楚可知:“生产”是指属于真理的属灵事物和属于良善的属天事物的产生,因为就内义而言,“生产”表示与属灵生产有关的事物(参看1145, 1255, 2584, 3860, 3868, 3905, 3915, 3919, 4070节);“拉结”是指对内层真理的情感(参看3758, 3782, 3793, 3819节);“甚是艰难”是指经历试探。事实上,当论及真理与良善,或属灵事物和属天事物时,“甚是艰难”并非表示别的什么,因为若通过试探,没有人能获得这些事物。事实上,在试探期间,内层良善和真理与邪恶和虚假相冲突,这些邪恶和虚假既来自遗传,也来自实际行为。也就是说,在这种时候,主从内起作用,以便将良善和真理保持在他里面;而发起攻击的,正是从遗传喷出,并由于实际行为而存在的邪恶和虚假,也就是存在于这些邪恶和虚假里面,并与此人同居的灵人和魔鬼。试探由此而来,它们不仅带来被征服的邪恶与虚假的抛弃和去除,还带来良善与真理的强化。这些就是“拉结生产,生得甚是艰难”所表示的事。

4587.“正生得艰难的时候”表示试探之后。这从刚才所述(4586节)清楚可知,故无需进一步解释。

4588.“收生婆对她说,不要怕”表示从属世层所得的觉知。这从“说”和“收生婆”的含义清楚可知:“说”在圣言的历史中是指觉知(参看1791, 1815, 1819, 1822, 1898, 1919, 2080, 2619, 2862, 3395, 3509节);“收生婆”是指属世层。“收生婆”在此之所以表示属世层,是因为当有人经历内层试探,也就是内层人经历试探时,属世层就像收生婆。因为除非属世层提供帮助,否则,内层真理的出生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当内层真理出生时,正是属世层把它们接入怀中,因为属世层能给它们提供走出来的机会。属灵生产的情形也一样,因为接受必须完全在属世层里面发生。这就是为何当一个人正在重生时,属世层首先预备好去接受的原因;它能接受的程度,就是内层真理与良善能显现并繁殖增多的程度。这也是为何若在肉身生活期间,属世人没有预备好接受信之真理与良善,此人就无法在来世接受它们,因而无法得救的原因。这就是“树倒必躺”这句俗语所表示的,意思是说,人死的时候什么样,将来还是什么样。因为在来世,人拥有其全部的属世记忆,也就是属于其外在人的记忆,尽管不可以使用它(2469-2494节)。因此,在来世,这记忆就充当内层真理与良善止于其上的一个基础层面;但是,如果这个基础层面不能支撑从内流入它的良善与真理,换句话说,不是它们的一个容器,那么这些内层真理与良善要么被窒息,要么被败坏,要么被抛弃。由此可见,属世层就像收生婆。

属世层就像收生婆,因为当内层人分娩时,它就是一个接受者。这一点也可从违反法老命令,使得希伯来妇女所生的男孩存活的收生婆所记载细节的内义清楚看出来。对此,我们在摩西五经中读到:

埃及王向希伯来妇人的两个收生婆说话,他说,你们给希伯来妇人接生的时候,要看着她们临盆;若是男孩,你们要杀死他;若是女孩,她就可以活着。但是收生婆敬畏神,不照埃及王的吩咐行,竟让男孩活着。埃及王召了收生婆来,对她们说,你们为什么作这事,让男孩活着呢?收生婆对法老说,因为希伯来妇人与埃及妇人不同,她们很有活力,接生妇还没有来到,她们已经生产了。神厚待收生婆,那民多起来,极其强盛。收生婆因为敬畏神,神就为她们建立家室。(出埃及记1:15-21)

希伯来妇人所生的女孩和男孩代表一个新教会的良善与真理;收生婆代表属世层,因为这属世层是良善与真理的接受者;埃及王代表一般的记忆知识或事实知识(参看1164, 1165, 1186节),这种知识除灭真理,如当记忆知识或事实知识进入以颠倒的方式或经由错误的路径进入信仰事物时所发生的情形;这时,除了感官和记忆知识或事实知识所决定的事物外,人什么也不信。在这段经文中,“收生婆”是指对属世层里面的真理的接受,蒙主的神性怜悯,这一点等到解释出埃及时就会得以证实。

4589.“这又要给你个儿子了”表示属灵真理。这从“儿子”的含义清楚可知,“儿子”是指真理(参看489, 491, 533, 1147, 2623, 3373节),在此是指属灵真理,因为此处的“儿子”是便雅悯,他代表属天层的属灵层。

4590.“她将近于死,灵魂要走的时候”表示试探的状态。这从“将近于死,灵魂要走”的含义清楚可知,“将近于死,灵魂要走”是指试探的最后阶段;当旧人正在死去,新人正在接受生命时,就到达这个阶段了。这种含义从前后经文明显看出来,即:“拉结生产,生得甚是艰难”,这句话表示内层真理所受的试探(4586, 4587节),以及19节经文:“拉结死了”。

4591.“就给他起名叫便俄尼”表示该状态的性质。这从“起名”的含义清楚可知,“起名”是指性质,如前面频繁所示。就内义而言,此处所描述的状态是试探的状态,该状态的性质由“便俄尼”来表示;因为在原文,“便俄尼”表示“我悲伤(或痛苦)的儿子”。在古时,从属灵的角度来说,给婴儿所取的名字表示状态(参看1946, 2643, 3422, 4298节)。

4592.“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表示属天层的属灵层的性质。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是指属天层的属灵层。这在前面(参看4585节)已经解释过了,也就是说,它是存在于属灵层与属天层,或属灵人与属天人之间的居间部分。在原文,“便雅悯”表示“右手之子”;而“右手之子”表示源于属天良善的属灵真理,因而表示能力,因为良善通过真理拥有能力(3563节)。“儿子”表示真理(参看489, 491, 533, 1147, 2623, 3373节),“手”表示能力(878, 3091, 3563节);因此,“右手”表示至高能力。由此可见“坐在神的右手边”表示什么,即从源于良善的真理那里所得来能力状态(3387节);当论及主时,这句话表示全能,以及从主的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如诗篇110:1;马太福音22:44; 26:63, 64;马可福音14:61, 62; 16:19;路加福音22:69)。由于它表示神性能力,故经上说“神能力(或美德)的右手边”,是指全能。

由此明显可知,“便雅悯”在真正意义上表示什么,即表示源于“约瑟”所表属天良善的属灵真理。因此,这二者一起构成属灵人和属天人之间的居间部分,如前所述(4585节)。但这良善与这真理不同于“犹大”所代表的属天层,和“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层;前者更高或更内在,而后者更低或更外在,因为如前所述,它们是一个居间物,或构成居间物。不过,除了被天堂之光启示的人外,没有人能对“约瑟”所代表的良善和“便雅悯”所代表的真理拥有任何概念。天使对它们拥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因为形成其思维的一切观念都是出自主的天堂之光的产物,他们在这光中看到觉察到无穷无尽的人所不能理解,更不能说出的事物。

以下列内容为例。所有人生来都是属世的,无一例外,却都具有要么变得属天、要么变得属灵的能力;而唯独主生来属灵-属天。正因如此,主出生在伯利恒,就是便雅悯地的边界所在之地,因为“伯利恒”表示属天层的属灵层,“便雅悯”代表属天层的属灵层。之所以唯独主生来是属灵-属天的,是因为神性在祂里面。凡未居于天堂之光的人绝无可能理解这些事,因为居于尘世之光,由此拥有觉知的人几乎不知道何为真理,何为良善,更不知道什么叫逐层上升到真理与良善的更内层,因而完全不知道每个层级中真理与良善的无数事物,这些无数事物如在正午之光中那样显现在天使面前。由此明显可知,与世人的智慧相比,天使的智慧是何性质。

有六个名字经常出现在论述教会的先知书中,即:“犹大”,“约瑟”,“便雅悯”,“以法莲”,“以色列”和“雅各”。凡不知道这些名字在内义上各自表示教会良善与真理的哪个方面之人,绝无可能知道那里圣言的一个神性奥秘。他也不可能知道所指的是教会的哪个方面,除非他知道何为“犹大”所表示的属天层;何为“约瑟”所表示的属灵层的属天层;何为“便雅悯”所表示的属天层的属灵层;何为“以法莲”所表示的教会聪慧的那一面;何为“以色列”所表示的内在属灵层;何为“雅各”所表示的外在属灵层。

尤其是“便雅悯”,他代表属天层的属灵层,“约瑟”代表属灵层的属天层,因此这二者一起代表属天人与属灵人之间的居间部分。正因如此,他们联结得极其紧密,由于这个原因,他们之间的紧密联结在关于约瑟的历史中以下列细节来描述:

约瑟吩咐他的兄弟,叫他们必须把他们最小的弟弟带来,免得他们死。(创世记42:20)

当他们带着便雅悯回来,约瑟看见他的弟弟便雅悯时,他说,这就是你们最小的弟弟吗?又说,我儿啊,愿神赐恩给你。约瑟爱弟之情发动,就急忙寻找可哭之地,进入自己的屋里,在那里哭了一场。(创世记43:29-30)

他分给便雅悯的那份食物,比所有人的份都多五倍。(创世记43:34)

后来,他与他的弟兄们相认,伏在他弟弟便雅悯的颈项上,哭起来了;便雅悯也伏在约瑟的颈项上哭。(创世记45:14)

约瑟又给他们各人一套衣服,惟独给便雅悯三百锭银子和五套衣服。(创世记45:22)

由此明显可知,约瑟和便雅悯联结得最紧密,非因他们同出一母,乃因他们代表存在于“约瑟”所表良善与“便雅悯”所表真理之间的属灵联结;还因这二者是属天人与属灵人之间的居间物,或构成居间物。因此,约瑟无法与他的哥哥们联结起来,也无法与他的父亲联结起来,除非通过便雅悯;因为没有一个居间物,联结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何约瑟没有过早地透露自己真实身份的原因。

此外,在圣言的其它地方,尤其先知部分,“便雅悯”表示属于教会的属灵真理,如摩西关于以色列儿子的预言:

论便雅悯说,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间。(申命记33:12)

“耶和华所亲爱的”表示源于属天良善的属灵真理。经上论到这良善说,它与那真理“安然居住”,“终日遮蔽它”,“也住在他两肩之间”,因为就内义而言,“肩”表示一切能力(1085节),良善凭真理而拥有其一切能力(3563节)。

耶利米书:

便雅悯人哪!你们要从耶路撒冷中间逃出,用号角发声,在葡萄园的房子上发预言;因为有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张望。(耶利米书6:1)

“便雅悯人”表示源于属天之物的属灵真理;“耶路撒冷”表示属灵教会;“葡萄园的房子”或“伯哈基琳”所表相同;“灾祸从北方”表示人的感官觉知和他的由此获得的记忆知识。又:

你们只以安息日为圣日,他们必从犹大城邑和耶路撒冷四围的各处,从便雅悯地、高原、山地,并南地而来,都带燔祭、平安祭、素祭和乳香,并感谢祭,到耶和华的殿去。(耶利米书17:24, 26)

别处:

在山地的城邑,高原的城邑,南地的城邑,便雅悯地,耶路撒冷四围的各处和犹大的城邑,必再有羊群从数点它们的人手下经过。(耶利米书33:13)

此处“便雅悯地”也表示教会的属灵真理,因为构成教会的一切事物,从第一级到最后一级,由“犹大的城邑”、“耶路撒冷四围的各处”、“便雅悯地”、“高原”、“山地”和“南地”来表示。

何西阿书:

你们当在基比亚吹角,在拉玛吹号,在伯亚文吹出大声;便雅悯哪,在责罚的日子,在你之后,以法莲必变为荒场。(何西阿书5:8,9)

“基比亚”、“拉玛”和“伯亚文”表示“便雅悯”所表源于属天层的属灵真理的事物,因为“基比亚”是便雅悯的一部分(士师记19:14),拉玛(约书亚记18:25)和伯亚文(约书亚记18:12)也是;“吹角和吹号”,以及“大声”表示宣告“以法莲”所表示的教会聪慧的那一面已经被摧毁。

俄巴底亚书:

雅各家必成为大火,约瑟家必为火焰,以扫家必如碎秸;南地的人,必得以扫山为业;高原的人,必得非利士人之地;也得以法莲的田野和撒玛利亚的田野;便雅悯人必得基列。(俄巴底亚书1:18-19)

显而易见,此处和别处一样,名字表示属灵实物,因为若不知道“雅各家”、“约瑟家”、“以扫家”、“以扫山”、“非利士人”、“以法莲的田野”、“撒玛利亚的田野”、“便雅悯”、“基列”,以及“家”、“高原”、“山”、“田野”分别表示什么,永远不可能理解此处的任何事物。此处所描述的细节也不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但是,凡知道每句话的意思之人都会发现天上的奥秘就在其中。此处“便雅悯”也是指源于属天之物的属灵之物。

撒迦利亚书中的这些话也一样:

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祂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全地,从迦巴直到临门,都要变成平原;她仍居本位,就是从便雅悯门到第一门之处,又到角门;并从哈楠业塔楼,直到王的酒醡。(撒迦利亚书14:9,10)

诗篇:

领约瑟如领羊群之以色列的牧者啊!坐在二基路伯上的啊!侧耳听哦!在以法莲、便雅悯、玛拿西前面施展你的大能,来救我们。(诗篇80:1, 2)

在关于底波拉和巴拉的预言也是如此:

耶和华必为我在能干中间掌权;他们出自以法莲,他们的根在亚玛力人之地;便雅悯在民中跟随你;有掌权的从玛吉下来。有持杖检点民数的从西布伦出来。(士师记5:13, 14)

启示录:

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西布伦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约瑟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便雅悯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启示录7:4, 8)

此处“以色列支派”表示那些处于良善与真理,因而在主国度中的人;因为“支派”和“十二”,或也可说,“一万二千”表示爱与信的全部事物,或良善与真理的全部事物(577, 2089, 2129, 2130, 3272, 3858, 3913, 3926, 3939, 4060节)。在《启示录》的这一章,各支派被分成四组,最后一组由西布伦支派中受印的一万二千、约瑟支派中受印的一万二千;便雅悯支派中受印的一万二千组成,因为“西布伦支派”表示天上的婚姻(3960, 3961节),天堂,因而全部事物都在于该婚姻;“约瑟”在此表示属灵层的属天层,或真理之良善;“便雅悯”表示该良善的真理,或属天层的属灵层。这些都出自天堂所在的婚姻,故这三个支派最后被提及。

由于“便雅悯”代表教会中属天层的属灵层,或良善之真理,也就是属天良善和属灵真理之间的居间部分,故耶路撒冷可以成为便雅悯人的产业;因为在锡安在那里建立之前,“耶路撒冷”表示总体上的教会。至于耶路撒冷归于便雅悯,可参看相关经文(约书亚记18:28;以及士师记1:21)。

4593.“拉结死了,葬在往以法他的路上”表之前对内层真理的情感的结束。这从“死”、“葬”和“以法他”的含义,以及“拉结”的代表清楚可知:“死”是指不再和以前一样(参看494节),因而是指结束;“拉结”是指对内层真理的情感(3758, 3782, 3793, 3819节);“葬”是指抛弃之前的状态,以及一个新状态的兴起(2916, 2917, 3256节);“以法他”是指在之前状态下的属天层的属灵层(4585节)。由此明显可知,“拉结死了,葬在往以法他的路上”表示之前对内层真理的情感的结束,以及“伯利恒”所表示的一个新状态的兴起,如下面所解释的。

“拉结死了,葬在往以法他的路上”在真正意义上表示遗传特性通过试探被永远逐出或抛弃,该特性因是人对内层真理的情感,故被神性情感所逐出或抛弃。这也解释了为何这个儿子被他的母亲起名为“便俄尼”,或“悲伤之子”,但被他的父亲起名为“便雅悯”或“右手之子”。源于母亲的人之情感中有一种含有邪恶在里面的遗传特性,而神性情感中只有良善;因为人的情感中有一个以自我和世界的荣耀为目的的自我关注,而神性情感中有一个以拯救人类为目的的自我关注,正如主在约翰福音中所说的:

我为你所赐给我的人祈求;因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并且我因他们得了荣耀;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为一。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约翰福音17:9-10, 21-23)

上一页 第6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