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6卷)》第35章 创世记35章内义(4)

4594.“就是伯利恒”表示一个新的属天层的属灵层兴起,以取而代之。这从“伯利恒”的含义清楚可知,“伯利恒”是指处于一个新状态的属天层的属灵层;因为“以法他”是指处于前一个状态的属天层的属灵层(4585节),而她在那里被葬表示一个新状态的兴起(4593节)。拉结在伯利恒生下她的第二个儿子,或便雅悯,并在生他的时候死去;以及大卫也生在伯利恒,在那里被膏为王;最后主也在那里出生;这个事实是一个奥秘,至今尚未解开。它无法被揭示给不知道“以法他”和“伯利恒”表示什么,便雅悯,以及大卫代表什么的任何人;尤其不知道何为属天层的属灵层之人,因为这一切就是这些地方所表示的属灵含义,以及这些人物所代表的。

主之所以生在那里,而不是别的地方,是因为唯独祂生来是一个属灵-属天的人。其他每个人生来都是一个属世人,具有通过被主重生而要么变得属天,要么变得属灵的能力或本能。主之所以生来是一个属灵-属天之人,是因为祂能使祂的人身变得神性,并且照着从最低级到最高级的次序而如此行,因而能给众天堂中的一切事物和众地狱中的一切事物带来次序。事实上,属天层的属灵层是在属世人或外在人和理性人或内在人之间的居间物(参看4585, 4592节),因此它下面是属世层或外在,它上面是理性层或内在。

无法理解这些事的人绝无可能理解在任何启示之光下理解为何主生在伯利恒。自上古时代起,“以法他”就表示属天层的属灵层,因此后来“伯利恒”具有同样的含义。这解释了为何这些话会出现在诗篇中:

他怎样向耶和华起誓,向雅各的大能者许愿,说,我必不进我家的帐棚,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找着一个地方,为雅各的大能者找到居所。看哪,我们听说祂在以法他,我们在森林的田野中找到祂。我们要进祂的居所,在祂脚凳前下拜。(诗篇132:2-7)

显而易见,这些话论及主;“我们听说祂”和“我们找到祂”在原文中,以一个加到动词末尾的字母来表述,就是取自耶和华之名的字母“H”。

弥迦书: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千万人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祂的根源出于亘古,出于往古之日。(弥迦书5:2;马太福音2:6)

从这些预言清楚可知,弥赛亚或基督要在伯利恒为犹太人而生,这一点明显可见于马太福音:

希律就召齐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问他们说,基督(即弥赛亚)当生在何处?他们对他说,在犹太的伯利恒。(马太福音2:4, 5)

约翰福音:

犹太人说,经上岂不是说,基督(即弥赛亚)出于大卫的种,从大卫所在的城市伯利恒出来的吗?(约翰福音7:42)

祂也的确在那里出生(参看马太福音2:1;路加福音2:4-7)。也因此缘故,又因祂出身大卫,故主被称为“耶西树墩子的一根枝条”和“耶西的根” (以赛亚书11:1,10);因为耶西,就是大卫的父亲,是一个伯利恒人;大卫出生在伯利恒,又在那里受膏为王(撒母耳记上16:1-14; 17:12)。因此,伯利恒被称为“大卫的城”(路加福音2:4, 11;约翰福音7:42)。大卫尤其代表主的王权或神性真理(1888节)。

4595.“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根柱子”表示将要在那里再次兴起的属灵真理的神圣。这从“柱子”和“坟”的含义清楚可知:“柱子”是指真理的神圣(参看4580节),在此是指源于属天层的属灵真理的神圣,因为这真理就是所论述的主题;“坟”是指复活(2916, 2917, 3256节)。

4596.“这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表示直到永远的神圣状态。这从“碑(即柱子)”、“墓”和“到今日”的含义清楚可知:“碑(即柱子)”是指真理的神圣;“墓”(即坟)是指复活,如刚才所述;“到今日”是指永远(参看2838, 3998节)。

4597.创世记35:21,22.以色列起行前往,在以得塔那边支搭帐棚。以色列留在那地的时候,流便去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以色列也听见这事。

“以色列起行前往”表这时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在以得塔那边支搭帐棚”表其内层事物。“以色列留在那地的时候”表当处于这种状态时。“流便去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表通过与仁分离之信而对良善的亵渎。“以色列也听见这事”表这信被弃绝。

4598.“以色列起行前往”表这时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这从“起行”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起行”是指一个进一步的阶段,或一个延续物(参看4375, 4554节),在此是指朝向更内层的事物;“以色列”在此是指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4286节)。前面已经解释了何为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即:它是真理之良善,或通过信之真理所获得的仁之良善。在世上,很少有人知道何为向着内层事物的发展。它不是一种进入记忆知识或事实知识的发展,因为无需任何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就经常取得这种发展(即朝向记忆知识的发展);并且这种发展更是经常伴随着与这些内层事物的一种远离。它也不是一种在判断力成熟上的发展,因为这种发展有时也伴随与内层事物的一种远离。它亦不是进入对内层真理的认知的一种发展;因为如果一个人对这些认知没有任何情感,它们一文不值。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是一种通过被植入对其情感的真理认知,因而通过情感靠近天堂和主的发展。

至于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的性质是什么,这对世上的任何人来说都不明显;但在来世,这种发展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在那里,它是一种从一种迷雾进入光明的发展;事实上,与其他人相比,那些唯独处于外在事物的人便生活在一种迷雾中,并且在天使看来的确在迷雾中;而那些处于内在事物的人则居于光中,因而居于智慧中,因为那里的光就是智慧。说来奇妙,那些居于迷雾中的人看不见那些居于光中的人就在光中;而那些居于光中的人则能看到那些居于迷雾中的人就在迷雾中。由于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主的神性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故雅各在此被称为“以色列”;但在主题不是这种发展的地方,他叫“雅各”,如在本章20和29节经文。

4599.“在以得塔那边支搭帐棚”表其内层事物。这从“支搭帐棚”、“塔那边”和“以得”的含义清楚可知:“支搭帐棚”是指在神圣之物上的发展,在此是指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帐棚”表示神圣之物(参看414, 1102, 2145, 2152, 3312, 4391节);“塔那边”是指进入内层事物,如下文所述;“以得”是指状态的性质,也就是说,在神圣之物上朝向内层事物发展的性质。自古时起,这塔就具有这种含义,但由于除了约书亚记(15:21)外,在圣言中,它没有在别的地方被提及,所以这一点无法像其它名字那样从相关经文得以证实。“塔那边”之所以表示朝向内层事物,是因为更内层的事物由巍峨和高耸的物体来表示,如大山、小山、塔、屋顶等等。原因在于,从通过外在感官所感知到的尘世属世物体形成其观念的心智将内层事物看为比其它东西更高的物体(2148节)。

“塔”表示内层事物,这一点也可从圣言的其它经文看出来,如以赛亚书:

我所亲爱的有葡萄园,在肥美的山冈上。他把它围起来,清除石头,栽种上等的葡萄树,在园子当中建了一座塔。(以赛亚书5:1-2)

“葡萄园”表示属灵教会;“上等的葡萄树”表示属灵良善;“在园子当中所建的塔”表示真理的内层事物。主在马太福音中的比喻也一样:

有一个做家主的人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建了一座塔,把它租给佃户,就出外去了。(马太福音21:33;马可福音12:1)

以西结书:

亚发人和你的军队都在你四围的墙上,歌玛底人(或译勇士)在你的塔楼中,他们把自己的盾,挂在四周的城墙上,成全你的美丽。(以西结书27:11)

这论及推罗,推罗表示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或那些拥有这些认知的人。“在其塔楼中的歌玛底人(或译勇士)”表示对内层真理的认知。

弥迦书:

耶和华要在锡安山作王治理他们,从今直到永远;你这羊群的塔楼,锡安女子的山冈啊,都必归于你了,从前的王国,就是耶路撒冷女子的王国必将归回。(弥迦书4:7-8)

这描述了主的属天国度。“锡安山”描述了它的至内在部分,也就是对主之爱;“锡安女子的山冈”表示它的直接衍生物,也就是相爱,这爱在灵义上被称为对邻之仁;“羊群的塔楼”描述了其良善的内层真理;“耶路撒冷女子的王国”表示一个属灵-属天国度由此而存在。诗篇:

因你的判断,锡安山应当欢喜,犹大的女子应当快乐。你们要绕着锡安山走,数点她的塔楼。(诗篇48:11,12)

此处“塔楼”表示保卫构成爱与仁之物的内层真理。

路加福音:

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你们哪一个想盖一座塔,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或哪一个王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会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14:27-28,31,33)

凡不知道圣言内义的人必以为主在此通过打比方说话,“盖一座塔”和“打仗”并没有别的意思。殊不知,在圣言中,一切比方都具有属灵含义,都是代表;“盖一座塔”表示获得为人的自我获取内层真理;“打仗”表示凭这些真理争战。因为此处论述的主题是那些属于教会的人所经历的试探,他们在此被称为主的“门徒”。他们必须背的“十字架”表示这些试探;“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表示若不靠着主,他们凭自己,或自己的东西绝不会得胜。所有这些事就是这样连贯起来的;但是,若没有内层意义,仅仅将涉及塔和打仗的事理解为简单的比方,那它们就连贯不起来了。由此可见,是什么样的光从内义流出。

那些陷入爱自己、爱世界之人的内层,因而他们用来争战并巩固他们那种宗教信仰的虚假,也以反面意义上的“塔”来表达,如以赛亚书:

到那日,人的高傲必降为卑,惟独耶和华被尊崇;因为万军之耶和华必有一日,要攻击一切骄矜高傲的,和一切自高的,他必降为卑;要攻击黎巴嫩所有高而昂的香柏树,和巴珊所有的橡树,又攻击所有的高山,和所有耸峙的山冈,攻击每一个高塔,和每一道坚固的城墙。(以赛亚书2:11-15)

此处以“香柏树”、“橡树”、“高山”、“山冈”、“塔”和“城墙”来描述这些爱的内层和外层:“塔”描述了内层虚假;因而又以高耸的事物来描述内层事物。然而,区别在于:那些陷入邪恶与虚假的人自以为高,在他人之上;而那些处于良善与真理的人则自以为小,在他人之下(马太福音20:26,27;马可福音10:44)。尽管如此,良善与真理仍被描述为高耸之物,因为在天上,它们更接近至高者,也就是主。在圣言中,“塔”论及真理,而“山”论及良善。

4600.“以色列留在那地的时候”表当处于这种状态,也就是处于由真理所生良善的状态时。这从“留”和“地”的含义清楚可知:“留”是指生活,因为“留”(abide)与“住”(dwell)所表相似,不同之处在于:“留”论及真理,“住”论及良善,“住”表示存在与生活,因而表示状态(参看3384节);“地”是指教会的良善 (566, 662, 1066, 1067, 1262, 1413, 1607, 1733, 1850, 2117, 2118, 2571, 2928, 3355, 4447, 4535节),在此是指教会的真理之良善。以色列现已达到的这种良善的状态就是此处所指的状态。

4601.“流便去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表通过与仁分离之信而对良善的亵渎;“以色列也听见这事”表这信被弃绝。这从“流便”的代表,以及“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和“以色列听见”的含义清楚可知:“流便”是指存在于教义和理解中的信,也就是教会头生之物或属性(参看3861, 3866节),在此是指与仁分离之信,如下文所述;“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是指对良善的亵渎,因为“犯奸淫”表示败坏或玷污良善(2466,2729,3399节),但“与父亲的妾同寝”是指亵渎它们;“以色列听见”是指这信被弃绝。“以色列听见”在本来意义上表示属灵教会知道这信,并同意它;因为“听见”表示倾听,而 “以色列”表示属灵教会。但真正的教会并不同意它,这一点从将要论及流便的话明显可知。但就内义而言,意思是说,这信被弃绝,因为经上虽然没有说雅各对这种难以启齿的恶行的感受和想法,但他对流便的极度反感和憎恶从他关于流便的预言明显看出来:

流便哪,你是我的长子,是我的力量、我能力的开始,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但你如水变化无常,必不得超越,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上了我的榻,污秽了它。(创世记49:3-4)

这种反感和憎恶从流便因此失去长子的名分(历代志上5:1)也明显看出来。由此明显可知,“以色列听见”表示这信被弃绝。“长子名分”表示教会的信仰(参看352,2435,3325节)。

当人们承认并相信教会的真理及其良善,却过着违背它们的生活时,因与仁分离之信而对良善的亵渎就会发生。因为对那些在理解和由此而来的生活中将信之物与仁之物分离的人来说,邪恶与真理联结,虚假与良善联结;这种联结本身就是那被称为亵渎的。而那些尽管知道何为信之真理与良善,却仍不发自内心相信的人则不然。可参看前面有关亵渎的阐述和说明(301-303, 571, 582, 593, 1001, 1003, 1008, 1010, 1059, 1327, 1328, 2051, 2426, 3398, 3399, 3402, 3489, 3898, 4050, 4289节);以及因与仁分离之信而对良善的亵渎由该隐杀死亚伯、含被父亲诅咒、埃及人被红海吞没(3325节)和此处的流便(3325, 3870节)来代表。

为了属灵教会的成员能得救,主奇迹般地将其心智的理解力部分从意愿部分分离出来,并将接受一个新意愿的能力赋予理解力(863, 875, 895, 927, 928, 1023, 1043, 1044, 2256, 4328, 4493节)。因此,当理解力掌握并领悟信之真理与良善,并将这些变成自己的,而此人的意愿,也就是他对行恶的意愿,仍掌权统治时,真理就来与邪恶联结,良善则来与虚假联结。真理与邪恶并良善与虚假的这种联结就是亵渎,由圣餐中不配吃喝来表示。圣体所表示的良善与宝血所表示的真理无法从这样的人那里被分离出去;因为当这些事物以这种方式与虚假并邪恶联结时,它们永远不可能被分离出去;故最深的地狱在等着这些人。但那些知道何为信之真理与良善,却并未发自内心相信的人,如今当今大多数人的情形,不可能亵渎它们,因为理解力没有接受它们,并将其吸收到自己里面。

此处论述的主题就是这种分离之信,因为接下来论述的是处于其纯正次序的真理与良善,之后紧接着是它们与理性或理解力部分的联结。再紧接着以名字所提及的“雅各的儿子”是指处于其纯正次序的真理与良善,“以色列”是指理性或理解力部分。雅各及其儿子来到以撒那里在内义上是指与理解力部分的这种联结。

4602.创世记35:22-26.雅各的儿子共有十二个。利亚的儿子:雅各的长子流便,还有西缅,利未,犹大,以萨迦,西布伦。拉结的儿子:约瑟,便雅悯。拉结的使女辟拉的儿子:但,拿弗他利。利亚的使女悉帕的儿子:迦得,亚设。这些是雅各的儿子,他是在巴旦亚兰给他生的。

“雅各的儿子共有十二个”表现存在于神性属世层中的一切事物的状态。“利亚的儿子”表在其次序中的外在神性良善与真理。“雅各的长子流便”表信之良善。“还有西缅,利未,犹大,以萨迦,西布伦”表这些的本质特征。“拉结的儿子:约瑟,便雅悯”表内层良善与真理。“拉结的使女辟拉的儿子:但,拿弗他利”表服务于内层良善与真理的辅助良善与真理。“利亚的使女悉帕的儿子:迦得,亚设”表服务于外层良善与真理的良善与真理。“这些是雅各的儿子,他是在巴旦亚兰给他生的”表它们的起源和它们此时的状态。

4603.“雅各的儿子共有十二个”表现存在于神性属世层中的一切事物的状态。从“雅各”的代表和“十二”的含义清楚可知:“雅各”是指神性属世层,如前面频繁所述;“十二”是指全部,当论及雅各的儿子,或以他们命名的各支派时,是指真理与良善的全部事物(参看2089, 2129, 2130, 3272, 3858, 3913, 3939节)。关于主的属世层,前面已说明,祂将自己里面的属世层变成神性,因为“雅各”一直代表这属世层。但此处论述的主题是神性属世层与神性理性层的联结,这种联结由雅各来到以撒那里来代表,因为“以撒”代表主的神性理性层。正因如此,雅各的所有儿子被重新列举了一遍,因为在这属世层与理性层充分联结之前,真理与良善的全部事物必须存在于属世层里面。特别列举他们的原因是,属世层作为接受理性层的容器而服务于理性层。不过,要知道,现在提及雅各儿子的顺序不同于以前;因为辟拉和悉帕的儿子,即但、拿弗他利、迦得和亚设最后被提及,尽管他们在以萨迦、西布伦、约瑟、便雅悯之前出生。这种不同的原因是,此处论述的是当这属世层变成神性时,真理与良善在属世层里面的次序;因为正在论述的主题的状态决定了提及他们的顺序(3862, 3926, 3939节)。

4604.“利亚的儿子”表在其次序中的外在神性良善与真理。这从“利亚”的代表清楚可知,“利亚”是指对外在真理的情感(参看3793, 3819节)。因此,她的“儿子”是指下文所论述的由流便、西缅、利未、犹大、以萨迦和西布伦所代表的良善与真理。

4605.“雅各的长子流便”表信之良善。这从“长子”的含义,以及“雅各”和“流便”的代表清楚可知:“长子”(或头生的)是指信(参看352, 367, 2435, 3325节);“雅各”是指属世真理的良善(参看4538节);“流便”是指信的性质。因为“流便”在正面意义上表示信之真理(3861, 3866节),但信之真理变成良善后,他表示信之良善。此外,就本身而言,信就是仁,因而就本身而言,信之真理就是信之良善,因为信若非源于仁,就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说,真理若非源于良善,就不可能存在。既然如此,那么当人重生后,良善就处在第一位,或是长子或头生的(3325, 3494节)。这就是为何“雅各的长子流便”在此表示信之良善的原因。这种含义的类似例子可见于摩西五经:

愿流便存活不至死亡,愿他人数不至稀少。(申命记33:6)

在这句经文中,“流便”之所以表示信之良善,是因为他被摆在了第一位,犹大则被摆在第二位,因而摩西关于以色列儿子的这个预言中的顺序不同于雅各预言(创世记49章)中的。因为如前所述(4603节),他们的名字出现的顺序取决于正在论述的主题的状态。

同样可见于启示录:

我听见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犹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流便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迦得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启示录7:4,5)

此处犹大首先被提及,流便其次,迦得第三。这三个在此构成第一类;因为此处论述的主题是主的国度,“犹大”表示诸如存在于至内在或第三层天堂里的属天良善,“流便”表示诸如存在于第二层或中间天堂里的属灵良善,这属灵良善与信之良善是一样的,“迦得”表示诸如存在于第一层天堂里的属世层的良善。但在底波拉和巴拉的预言中含义就不同了:

以萨迦的首领与底波拉同来,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他步行进入山谷,流便支派有心中定大志的。你为何坐在两个重担之间,去听人群的嘶声?心中有大追求的,归到流便支派。(士师记5:15-16)

若不知道“以萨迦”、“底波拉”、“巴拉”、“流便”代表什么,以及“首领”、“山谷”、“支派”、“心中大志”、“两个重担”、“人群的嘶声”表示什么,就不可能知道这些话的意思。但显然,“流便”在此表示信。

4606.“还有西缅,利未,犹大,以萨迦,西布伦”表这些的本质特征,也就是说,外在神性良善与真理的本质特征。这从这些儿子各自的代表清楚可知,即:“西缅”在至高意义上是指天意或主的旨意(Providence,暂译),在内在意义上是指意愿中的信,在外在意义上是指顺从(参看3869-3872节);“利未”在至高意义上是指爱与怜悯,在内在意义上是指仁爱或属灵之爱,在外在意义上是指联结(3875, 3877节);“犹大”在至高意义上是指主之爱的神性,在内在意义上是指主的属天国度,在外在意义上是指属天教会所拥有的出自圣言的教义(3881节);“以萨迦”在至高意义上是指与真理结合的神性良善和与良善结合的真理,在内在意义上是指天上的婚姻之爱,在外在意义上是指相爱(3956, 3957节);“西布伦”在至高意义上是指主的神性本身和祂的神性人身,在内在意义上是指天上的婚姻,在外在意义上是指婚姻之爱(3960, 3961节)。这些就是在主的外在神性良善与真理里面的本质特征;但除了居于天堂之光的人外,没有人能解释得了这些各自如何存在于他们里面。因为这些事物在这光里面看似在乌陵与土明中通过光与火的闪烁所给出的答复,并从主所给出的答复中被觉察到。事实上,乌陵与土明含有与以色列十二支派相应的十二样宝石。

4607.“拉结的儿子:约瑟,便雅悯”表内层良善与真理。这从“拉结”的代表清楚可知,“拉结”是指对内层真理的情感(参看3758, 3782, 3793, 3819节),因而“拉结的儿子”是指内层良善与真理。它们的本质特征由“约瑟和便雅悯”来代表;“约瑟”在至高意义上表示神性属世层,在内在意义上表示属灵国度,在外在意义上表示该国度的良善(参看3969节);“便雅悯”表示属天层的神性属灵层(3969, 4592节)。这些本质特征就存在于内层良善与真理里面。

4608.“拉结的使女辟拉的儿子:但,拿弗他利”表服务于内层良善与真理的辅助良善与真理。这从“拉结的使女辟拉”的代表清楚可知,“拉结的使女辟拉”是指一种辅助情感,这种情感作为一种手段服务于对内层真理的情感(参看3849节)。此外,“使女”表示服务产生联结的一种手段(3913, 3917, 3931节),她的“儿子”表示这种手段。所谓辅助良善与真理是指那些并未直接进入,而是源于这些,并像使女那样与它们联系在一起,作为中间物和促进物起作用的良善与真理。它们的本质特征由“但和拿弗他利”来代表;“但”在至高意义上表示公义和怜悯,在内在意义上表示信之神圣,在外在意义上表示生活的良善(3921, 3923节);“拿弗他利”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自己的能力,在内在意义上表示人所战胜的试探,在外在意义上表示来自属世人的抵抗(3927, 3928节)。这些就是服务于内层良善与真理的手段的本质特征。

4609.“利亚的使女悉帕的儿子:迦得,亚设”表服务于外层良善与真理的良善与真理。这从“利亚的使女悉帕”的代表清楚可知,“利亚的使女悉帕”是指辅助的情感,这种情感作为一种手段服务于对外层真理的情感(参看3835节)。“使女”表示服务产生联结的一种手段,如刚才所述(4608节)。她的“儿子”表示这种手段,其本质特征由“迦得和亚设”来代表;“迦得”在至高意义上表示全能和全知,在内在意义上表示信之良善,在外在意义上表示行为(3934节);而“亚设”在至高意义上表示永恒,在内在意义上表示永生的幸福,在外在意义上表示情感的快乐(3938, 3939节)。这些就是对雅各儿子的这次列举所包含的事物。至于它们如何连贯在一起,一个跟随另一个,一个包含在另一个里面,这在尘世之光中是无法看到的,除非这光被天堂之光照亮。然而,即便能被看到的事物仍具有这样的性质,任何话语都不足以表达它们。这是因为人类话语出于由存在于尘世之光中的事物所形成的观念。从天堂之光所形成的观念远远比这些世俗观念优越得多,以致任何话语都无法表达它们,它们仅在很小程度上在那些能将其心智从感官事物所形成的观念中抽离出来之人的思维中找到一席之地。

4610.“这些是雅各的儿子,他是在巴旦亚兰给他生的”表它们的起源和它们此时的状态。这从关于雅各儿子们总体和具体的阐述清楚可知,即:他们表示总体上主的神性属世层里面的全部事物(4603节),以致所有这些事物合在一起由现在的“雅各”来表示。它们的起源由他们生在巴旦亚兰,也就是生在对真理与良善的认知来表示,因为这些认知由“巴旦亚兰”来表示(3664, 3680节)。由于所有这些合在一起由现在的“雅各”来表示,故在原文,经上在说“他是在巴旦亚兰给他生的”时,用的是单数形式。接下来所论述的主题是神性属世层与神性理性层的联结。这种联结由雅各来到他父亲那里来表示。

4611.创世记35:27-29.雅各来到他父亲以撒那里,到了基列亚巴的幔利,就是希伯仑,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以撒的日子是一百八十岁。以撒年纪老迈,日子满足,气绝而死,归到他本民那里。他两个儿子以扫、雅各把他埋葬了。

“雅各来到他父亲以撒那里”表此时神性理性层被联结到神性属世层。“到了基列亚巴的幔利”表它的状态。“就是希伯仑”表当它们被联结起来时的状态。“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表与它在一起的神性生命。“以撒的日子是”表此时神性理性层的状态。“一百八十岁”表该状态的性质。“以撒气绝而死”表在神性属世层里面的复活。“归到他本民那里”表它现在属于神性属世层的事物当中。“年纪老迈,日子满足”表生命的新样。“他两个儿子以扫、雅各把他埋葬了”表它在属世层的良善和属世层中的真理之良善里面复活了。

4612.“雅各来到他父亲以撒那里”表此时神性理性层被联结到神性属世层。这从“雅各”和“以撒”的代表清楚可知:“雅各”是指在刚才(参看4604-4610节)所论述的这种状态期间的神性属世层;“以撒”是指神性理性层(参看1893, 2066, 2072, 2083, 2630, 3012, 3194, 3210节)。联结由雅各到以撒那里来表示。在下文,直到本章末尾,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层与理性层的联结;因此,前面紧邻的内容描述了这属世层的性质。也就是说,描述了它如何良善与真理的全部事物在里面,属世层的这种性质由雅各的十二个儿子表示,因为如前所示,他的每个儿子都代表真理与良善的某个一般方面。

至于下文所论述的属世层与理性层的这种联结,要知道,理性层接受真理与良善比属世层更快一、更容易(3286, 3288, 3321, 3368, 3498, 3513节)。事实上,理性层比属世层更纯粹、更完美,因为它更内在或更高,就其本身而言,居于它所适合的天堂之光。这就是为何理性层接受属于这光的事物,也就是真理与良善,或也可说,构成聪明和智慧的事物,比属世层更快、更容易,也更完美。另一方面,属世层之所以更粗糙、更不完美,是因为它更外在,或更低,就其本身而言,居于尘世之光;这光没有丝毫聪明和智慧在里面,除非它从透过理性层闪耀出来的天堂之光那里获得聪明和智慧。当今学者所谈论的流注并非别的。

至于属世层,情况是这样:属世层自婴幼儿早期就从经由外在感官自尘世所流入的印象那里接受它的性质,人利用并凭借这些印象来发展自己的理解力。但由于那时他陷入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快乐,因而陷入私欲,这二者是他的遗传和自己行为的产物,所以如此发展的理解力充满这些欲望。凡赞成其快乐的,他都视之为良善与真理。因此,属世层中的良善与真理的次序是颠倒的,或与天堂次序对立。当人处于这种状态时,天堂之光虽通过理性层流入,因为正是这光赋予他思考、推理、说话,以及外在形式上表现得体和礼貌的能力;但属于天堂之光、有助于他的永恒幸福的事物并不在属世层里面,因为在那里占据主导地位的快乐与它们对抗;事实上,自我之爱与尘世之爱的快乐本身就和对邻之爱的快乐,因而和对主之爱的快乐完全对立。诚然,此人能知道属于光或天堂的事物,但他无法产生对它们的任何情感,除非它们有助于他获得重要地位和物质利益,因而除非它们赞成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快乐。

由此可见,属世层里面的次序完全颠倒,或与天堂的次序对立。正因如此,当天堂之光通过理性层流入属世层时,它要么被反转,要么被窒息,要么被扭曲。这就是为何必属世层在能与理性层联结之前,必须重生。一旦属世层重生,从主经由天堂,因而经由理性层流入属世层的事物就被接受,因为它们与它一致。属世层是指外在人,也就是所谓的属世人;理性层是指内在人。预先说这些是为了叫人能明白下面的内容是什么意思,因为下文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层与理性层的联结。

4613.“到了基列亚巴的幔利”表它的状态。这从“幔利”和“基列亚巴”的含义清楚可知:“幔利”是指与它联结之物的质和量(参看2970节);“基列亚巴”是指真理方面的教会(2909节),因而是指真理。因此,“基列亚巴的幔利”表示真理方面的属世层的状态,“希伯伦”表示良善方面的属世层的状态,如下文所述。

4614.“就是希伯仑”表当它们被联结起来时的状态。这从“希伯仑”的含义清楚可知,“希伯仑”是指教会的良善(参看2909节),在此是指主的神性属世层的忍着;因为那些在内义上表示教会的某种事物的事物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之神性的某种事物,原因在于,构成教会一切事物皆来源于主。“希伯仑”表示当它们,即理性层与属世层联结起来时的状态;这是因为以撒在这个地方,而以撒代表主的神性理性层;并且雅各也到这个地方,而雅各代表主的神性属世层,他到那里表示这二者联结起来(4612节)。经上之所以用“基列亚巴的幔利,就是希伯仑”这些名字,是因为神性属世层通过它的良善被联结到理性层的良善,“以撒”代表良善方面的主的神性理性层(3012, 3194, 3210节),而“利百加”代表真理方面的主的神性理性层(参看3012, 3013, 3077节),此处并未提及利百加。

4615.“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表与它在一起的神性生命。这从“寄居”的含义,以及“亚伯拉罕”和“以撒”的代表清楚可知:“寄居”是指生活(参看1463, 2025节);“亚伯拉罕”是指主的神性本身(1989, 2011, 3245, 3251, 3439, 3703, 4206, 4207节);“以撒”是指主的神性理性层(1893, 2066, 2072, 2083, 2630, 2774, 3012, 3194, 3210, 4180节)。正因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神性属世层与神性理性层的联结,所以此处提到亚伯拉罕和以撒,并说他们“寄居”在那里,也就是希伯伦,这是为了他们能表示与它,也就是“雅各”所表神性属世层在一起的神性生命。由于神性本身,神性理性层和神性属世层在主里面为一,故“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这句话中的动词用的是单数形式,而非复数形式。

4616.“以撒的日子是”表此时神性理性层的状态。这从“日子”的含义和“以撒”的代表清楚可知:“日子”是指状态(参看23, 487, 488, 493, 893, 2788, 3462, 3785节);“以撒”是指神性理性层,如刚才所述(4615节)。

4617.“一百八十岁”表该状态的性质。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在圣言中,一切数字都表示事物或属灵实体(参看482, 487, 575, 647, 648, 755, 813, 1963, 1988, 2075, 2252, 3252, 4264, 4495节);因此,“一百八十岁”表示该事物或实体的性质,也就是正在论述的这个状态的性质。“一百”表示一个完整的状态(参看2636节),“八十”表示试探(参看1963节),在此表示藉着试探;此外还有其它无法得知的事物。数字从更简单的数字那里获得自己的含义,因为它们是更简单的数字合在一起或相乘的结果,如此处的数字就是十二和十五的乘积;也从比这些还要简单的数字那里获得自己的含义。

4618.“以撒气绝而死”表在神性属世层里面的复活。这从“气绝而死”的含义清楚可知,“气绝而死”是指复活(参看3326, 3498, 3505节)。因为在圣言中,当提到某人“死”了时,内义上的含义是,那人(的代表)的最后结束,和在另一个人里面的一个新开始,因而是指继续。例如,当提到犹大和以色列的王,或至高祭司死了时,内义上的含义是,藉由他们的代表的结束,和它在另一个人里面的继续,因而是指它的复活。更重要的是,当读到这些事时,那些在来世并与人同在的人并没有死亡的任何概念,因为在那里,他们完全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因此,取代死亡的是,他们觉察到代表在另一个人里面继续。此外,当人死亡时,仅就其为了在地上发挥用处而服务于他的肉体而言,他死了;就其灵而言,他在一个肉体事物对他不再有任何用处的世界继续他的生活。

“以撒气绝而死”之所以表示在神性属世层里面的复活,是因为在属世层对应于理性层(3493, 3620, 3623节)之前,理性层没有任何生命。这就像眼睛的视觉,除非这视觉拥有在它之外、它所看见的物体,否则,视觉就会消失;每种感官都是这样。如果物体与它完全不相容,它同样会消失,因为这些物体给它带来死亡。这也像流不出泉水的泉脉,致使源泉被堵塞。理性层也一样;除非它的光在属世层里面被接受,否则,它的视觉就会消失;因为存在于属世层里面的事实或知识对理性层来说,就是视觉的物体。或者,如果这些物体与这光不相容,也就是与真理的聪明和良善的智慧不相容,理性视觉也会消失,因为它无法流入与它自己不相容的事物。正因如此,对那些陷入邪恶与虚假的人来说,理性层是关闭的,以致与天堂的交流无法通过它打开,可以说只能透过缝隙进来,以使他们能思考、推理和说话。因此,为了属世层能与理性层联结,它必须预备好接受理性层;这种预备由主通过重生实现。当它被如此联结时,理性层就活在属世层里面,因为理性层在属世层中看到适合它的物体,如前所述,正如眼睛在世界中看到适合它的物体。

诚然,理性层拥有生命在自己里面,这生命不同于属世层的生命,并与之分离;但理性层仍在属世层里面,就像一个人在自己的房子里面,或灵魂在它的身体里面。天堂的情形也是这样。至内在或第三层天堂的确活得与它下面的天堂不同,且与之分离;然而,如果第二层或中间天堂里面没有对它的接受,它的智慧就会消散。同样,如果最低或第一层里面没有对这中间天堂的光和聪明的接受,以及最终世人的属世层里面没有对最低天堂的接受,那么这些天堂的聪明也会消散,除非主规定应在别的地方有对它的接受。因此,众天堂由主以这样的方式形成,一个充当另一个的接受者;最后,世人就其属世和感官层而言,充当全部的最低层接受者;因为神性在他里面就处于次序的终端,并进入世界。因此,如果最终层级与在它之先的层级相一致或对应,那么这些在先层级就同时存在于这终端里面;因为构成终端的事物是在它们之先的那些事物的容器,彼此相连的事物则在那里一起存在于它们里面。由此明显可知,在神性属世层里面的复活是什么意思。

4619.“归到他本民那里”表它现在属于神性属世层的事物当中。这从“归到他本民那里”的含义清楚可知,就代表而言,“归到他本民那里”是指它不再是所论述的主题(参看3255, 3276节);因而在此是指它现在属于神性属世层的事物当中,这一点从刚才所述(4618节)也可推知。当有人死去时,古人就说“他归到他本民那里”;他们说这句话的时候,在最接近的意义上是指他到了来世,在他自己事物当中。因为就其灵而言,每个人活在肉身期间都与灵人并天使相伴,死后也会来到他们中间(1277, 2379节)。这就是他所归之“本民”的意思。但就论述教会或主国度的良善与真理的圣言内义而言,“归到某人的本民那里”表示在一致或对应的真理与良善当中。天上的一切社群都处于真理与良善,但由于那里的真理与良善如世上的血亲和姻亲关系那样相互关联,并且千差万别(685, 917, 3815, 4121节),所以“他的本民”表示掌管和谐社群的真理,或居于这些真理的社群。“民”表示真理(参看1259, 1260, 2928, 3295, 3581节)。

4620.“年纪老迈,日子满足”表生命的新样。这从“老迈”和“日子满足”的含义清楚可知:“老迈”是指脱去之前的状态,披上新的状态(参看2198, 3016, 3254, 3492节);“日子满足”是指一个完整的状态。

4621.“他两个儿子以扫、雅各把他埋葬了”表它在属世层的良善和属世层中的真理之良善里面复活了。这从“埋葬”的含义,以及“以扫”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埋葬”是指复活(参看2916, 2917节),以及已在另一个人里面复活的代表的状态(3256节);“以扫”是指良善方面的主之神性属世层(3302, 3576, 4241节);“雅各”是指真理之良善方面的主之神性属世层(4273, 4337, 4538节)。从这些考虑和前面所述(4618节)明显可知,“他两个儿子以扫、雅各把他埋葬了”表示它在属世层的良善和属世层中的真理之良善里面复活了。“埋葬”在内义上之所以表示复活,是因为当肉体死亡时,灵魂就会复活。因此,在圣言中,当经上提到“埋葬”时,天使不会想到脱去的肉体,而是想到复活的灵魂;因为天使拥有属灵的观念,因而拥有属于生命的观念。因此,凡与自然界的死亡有关的任何事物都表示与灵界的生命有关的某种事物。

上一页 第6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