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6卷)》第35章 创世记35章内义(2)

4556.“于是雅各到了迦南地的路斯”表处于之前状态的属世层,“就是伯特利”表神性属世层。这从“路斯”的含义清楚可知,“路斯”是指处于之前状态的属世层,也就是人的实际属世层。但该属世层变成了神性,这就是“就是伯特利”的含义;因为“伯特利”是指神性属世层(参看4089, 4539节)。这也解释了为何圣言中其它地方提到“伯特利”的名时,经上就说“路斯,就是伯特利”,或“伯特利,起先叫路斯”。如约书亚记:

便雅悯的子孙拈阄所得的边界,是在犹大子孙与约瑟子孙之间,往南接连到路斯,贴近路斯一侧,就是伯特利。(约书亚记18:11,13节)

士师记:

约瑟家也上到伯特利去,窥探伯特利;那城起先名叫路斯。(士师记1:22-23节)

4557.“他和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表与那里的一切事物,也就是说,属世层里面的一切事物。这从“雅各”的代表和“人”的含义清楚可知:“雅各”,就是此处的“他”,是指那里的良善(参看4538节);“人”是指真理(1259, 1260, 2928, 3295, 3581节),因此“与他同在的人”表示伴随这良善的真理。由于属世层里面的一切事物都与良善并真理有关,故此处这些话表示那里的一切事物。

4558.“他在那里筑了一座坛”表通过成圣。这从“坛”的含义清楚可知,“坛”是指主的主要代表,因而是指敬拜的圣洁(参看4541节);当论及主时,是指祂的神性人身,和从这人身发出的圣洁(2811节)。因为在教会中为主的主要代表之物在至高意义上也表示在其神性人身方面的主自己;因为代表神性人身之物在至高意义上就表示这人身本身。“他在那里(即在伯特利)筑了一座坛”表示属世层成圣;因为“伯特利”表示神性属世层(参看4556节)。

4559. “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表一个神圣属世层。这从“伯特利”的含义清楚可知,“伯特利”是指神性属世层(参看4089, 4539, 4556节)。但当被称为“伊勒伯特利”时,它不是指神性属世层,而是指一个神圣属世层;因为当主使祂的人身变成神性时,祂首先使它变成神圣。使它变成神性和使它变成神圣之间的区别在于,神性之物是耶和华自己,而神圣之物来自耶和华。前者是神性存在或神性本质,而后者是由此产生之物。当主荣耀祂自己时,祂使祂的人身也变成神性存在,或耶和华(2156, 2329, 2921, 3023, 3035节);但祂在使祂的人身变成神性之前,使这人身变成神圣。这就是主的人身荣耀的过程。这也是为何在本节,伯特利被称为“伊勒伯特利”,经上还在这个词后面加了一句“因为神在那里向他显现”,以解释“伊勒”的意思。在原文,“伊勒”表示“神”(God),但此处用的是复数形式的“神”(gods),因为就内义而言,复数形式的“神”(gods)表示神圣真理(4402节)。然而,在下文,它被简单地称为“伯特利”,因为经上说“雅各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35:15);然后经上又补充说“就是神和他说话的地方”,这一次“神”用的是单数。原文,“伯特利”是指“神的家或殿”;而“伊勒伯特利”是指“神的家或殿之神”。正因如此,“伊勒伯特利”表示神圣属世层,“伯特利”表示神性属世层。

4560.“因为神在那里向他显现”表神圣真理。这从“神”的含义清楚可知,“神”(gods)是指神圣真理(参看4402节)。“神在那里向他显现”表示这些与雅各所代表的良善联结。雅各给这个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而在前面(创世记28:19),以及后面(创世记35:15)则起名叫“伯特利”;同样,当它叫“伊勒伯特利”时,经上说“因为神(gods)在那里向他显现”(即神用的是复数形式),后来(35:15)说“就是神(God)和他说话的地方”(即神用的是单数形式);这是一个奥秘。这个奥秘只能凭内义得知。此外,这些细节里面还隐藏了更多秘密,但它们不可能被透露。

4561.“他从他哥哥面前逃离的时候”表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后。这从前面给出的解释(4542节)清楚可知,那里有相同的话。

4562.创世记35:8.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

“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表遗传的邪恶被逐出。“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表永远弃绝。“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表被逐出的属世层的性质。

4563.“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表遗传的邪恶被逐出。这从“死”的含义和“底波拉”的代表清楚可知:“死”是指结束,或不再是原样的某种事物(参看494, 3253, 3259, 3276节),因而在此是指被逐出,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遗传的邪恶;“底波拉”,就是利百加的奶母,是指遗传的邪恶。严格来说,“奶母或乳母”因哺育和乳养婴儿,故表示纯真藉由属天-属灵之物的注入,因为“奶或乳”表示属天-属灵之物(2184节),她所乳养的婴儿表示纯真(430, 1616, 2126, 2305, 2306节)。但此处“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表示从母亲得来并自婴儿时就被养育之物。这就是主与之争战的来自母亲的遗传邪恶,这一点从关于这种遗传的说明(1414, 1444, 1573节),以及祂逐出这遗传,以致最后祂不是马利亚的儿子可以看出来(参看2159, 2574, 2649, 3036节)。

众所周知,人从其父母那里得来邪恶,这种邪恶被称为遗传的邪恶。因此,他生来就进入其中,但这恶一直未显明自己,直到此人成年,出于自己的理解和基于理解的意愿行事。在此期间,尤其在童年早期,它隐藏起来。由于主的怜悯,没有人因遗传的邪恶受指责,只为自己所行的实际邪恶负责任(966,2308节);并且在此人出于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意愿行事之前,遗传的邪恶不可能变成他所行的邪恶,所以主藉由来自祂的小孩子和天使来引导小孩子。正因如此,他们看似处于纯真的状态,然而,遗传的邪恶仍潜藏在他们所行的一切事里面(2300, 2307, 2308节)。这遗传的邪恶甚至给他们提供滋养,也就是表现得像个乳母或保姆,直到他们到了自主判断的年龄(4063节)。这时,他们若正在重生,就会被主引入一个新婴儿期的状态,最后被引入天上的智慧,进而被引入纯正的婴儿期,也就是纯真;因为纯正的婴儿期或纯真居于智慧之中(2305, 3183节)。不同之处在于,婴儿期的纯真在外,遗传邪恶在内;而智慧的纯真在内,邪恶,无论实际的还是遗传的,则在外。从这些事,和前面提到的其它许多事明显可知,从婴儿初期到新婴儿期的年龄,遗传的邪恶一直表现得像个乳母或保姆。这解释了为何“奶母”(或乳母)表示遗传的邪恶,还表示纯真藉由属天-属灵之物的注入。

由于就本章的内义而言,所论述的主题是良善在主的属世层里面对真理的排列或排序,和由此而来的朝内层事物发展(4536节),故遗传邪恶的逐出也被论述。这就是为何本节提及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并且她被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的原因,这些细节若不包含此类事物,就太过微不足道,不足以打断此处所描述事件的顺序。

“利百加的奶母”具体所指的真正奥秘还不能透露,因为在此之前,人必须首先了解理性层进入属世层的流注的性质,也就是说,它是一种从理性层的良善直接进入属世层的良善的流注,以及从理性层的良善经由那里的真理间接进入属世真理的流注。“利百加”是指理性层的真理(3012, 3013, 3077节);“以撒”是指理性层的良善(3012, 3194, 3210节);“以扫”是指由来自“以撒”所表示的理性层良善的直接流注所产生的属世层良善;“雅各”是指良善,也就是由通过“利百加”所表示的理性层真理而来的间接流注所产生的属世层真理之良善。关于这种间接流注和直接流注,可参看前文(3314,3573节)。人必须首先了解这一切,才能对这个奥秘获得某种具体知识,也就是为何“利百加的奶母”在此表示并描述遗传的邪恶。正是凭着关于流注的这种知识,人才能看清遗传邪恶的性质。

4564.“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表永远弃绝。这从“(被)葬”和“橡树底下”的含义清楚可知:“(被)葬”是指被弃绝和,因为被葬之物被弃绝;“橡树底下”是指永远(参看4552节)。“橡树底下”表示在属世层之外,因为被说成在底下或下边之物在内义上是指在……之外(参看2148节)。“伯特利”是指神性属世层(4089, 4539节)。

此中情形乃是这样:在正重生的人里面,无论遗传邪恶还是人所行的实际邪恶,都不会被根除到消失或清除的程度,只是被分离出去,并通过主的重新安排而被丢到最外边(4551, 4552节)。因此,它依旧留在这个人身上,甚至直到永远;但他会被主从邪恶当中拦阻,并被保守在良善中。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邪恶看似被丢弃,此人从它们当中得以洁净,或如人们所说的,“称义”了。天上的所有天使都承认,就他们而言,越是源于他们自己的事物,就越完全是邪恶及其衍生的虚假;相反,越是源于主的事物,就越是良善及其衍生的真理。

人若在这个问题上吸收了任何其它观点,并且活在世上时出于自己的教义确认这一观念:他们已经称义,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罪的,因而是神圣的,就被带回他们的邪恶状态,既有他们自己所行的邪恶,也有通过遗传所得来的邪恶。那时,他们被保持在这种状态,直到他们通过活生生地经历知道,凭他们自己,他们无非是邪恶,在他们看来似乎是他们自己的良善其实出自主,因而不是他们的,而是主的。这就是天使的情况,也是世人当中重生之人的情况。

但主的情况则不然。祂将来自母亲的一切遗传邪恶完全从自己那里清理、逐出并丢了出去。事实上,祂因从耶和华成孕,故没有通过遗传来自祂父亲的邪恶,只有来自母亲的邪恶。这就是区别;这就是主变成公义,神圣本身和神性的意思。

4565.“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表被逐出的属世层的性质。这从“名叫”的含义清楚可知,“名叫”是指性质(参看144, 145, 1754, 1896, 2009, 2724, 3006, 3421节)。在原文,“亚伦巴古”表示“哭泣的橡树”,这个地方之所以被如此称呼,是因为“橡树”表示属世层的最低层,遗传的邪恶就被丢进这一层,最后从这一层被丢出去。“橡树”表示属世层的最低层,以及持续到永远之物(参看4552节)。但“哭泣”表示最后的告别;因此,当死人埋葬时,为他们哭泣成为习俗,尽管人们知道,通过埋葬被抛弃的,只是尸体;就其内在而言,那些曾活在其尸体中的人仍旧活着。由此可见“亚伦巴古”或“哭泣的橡树”所表之物是何性质。

4566.创世记35:9-13.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被他看见,赐福与他。神对他说,你的名原是雅各,今后你的名不再叫雅各,以色列才是你的名;就给他起名叫以色列。神又对他说,我是神沙代,你要繁殖增多,必有一个民族和一群民族从你而来,又有君王从你两腰而出。我所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赐给你,我也要把这地赐给你以后你的种。神就在和雅各说话的地方,从他上面升上去了。

“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被他看见,赐福与他”表内在属世觉知。“神对他说,你的名原是雅各”表主的外在神性属世层的性质。“今后你的名不再叫雅各”表它将不再仅仅是外在的。“以色列才是你的名”表内在属世层的性质,或“以色列”所代表该属世层的属灵层的性质。“就给他起名叫以色列”表内在属世层,或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神又对他说”表出于神性的觉知。“我是神沙代”表试探的状态已经过去,现在有了神性安慰。“你要繁殖增多”表良善和由此产生的神性真理。“必有一个民族和一群民族从你而来”表良善和良善的神性形式。“又有君王从你两腰而出”表出自神性婚姻的真理。“我所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赐给你”表归给祂的神性属世良善。“我也要把这地赐给你以后你的种”表归给祂的神性属世真理。“神就在和雅各说话的地方,从他上面升上去了”表处于这种状态的神性。

4567.“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被他看见,赐福与他”表内在属世觉知。这从“神被看见”的含义清楚可知,“神被看见”是指内在觉知。“看见”表示理解并觉知(参看2150, 2807, 3764, 3863, 4403-4421节)。因此,“神被看见”在论及主时,表示出于神性的觉知,也就是内在觉知。神被雅各看见表示属世层拥有这种觉知,因为雅各代表主的属世层,如前面频繁所示。“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表示祂吸收了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之后,这些认知由“巴旦亚兰”来表示(参看3664, 3680, 4112节)。“赐福与他”表示朝属世层的更内在事物的发展,以及良善与真理在那里的联结。因为“赐福”论及凡任何人因主的恩赐所拥有的一切良善(1420, 1422, 2846, 3017, 3406节);尤其论及良善与真理的联结(3504, 3514, 3530, 3565, 3584节)。

4568.“神对他说,你的名原是雅各”表主的外在神性属世层的性质。这从“名”的含义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名”是指性质(参看144, 145, 1754, 1896, 2009, 2724, 3006, 3421节);“雅各”是指主的神性属世层,如前面频繁所述。之所以称它为外在的,是因为“以色列”是主的内在神性属世层,如接下来所论述的。

4569.“今后你的名不再叫雅各”表它将不再仅仅是外在的。这从刚才所述和接下来关于“以色列”的说明清楚可知。

4570.“以色列才是你的名”表内在属世层的性质,或“以色列”所代表该属世层的属灵层的性质;“就给他起名叫以色列”表内在属世层,或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这从“名”和“以色列”的含义清楚可知:“名”是指性质(参看4568节);“以色列”是指主的属世层的内在,以及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若不知道何为内在属世层,何为外在属世层,进而知道何为属世层的属天-属灵层,没有人能知道为何雅各叫以色列。诚然,前面已经解释了这些事,那时使者给他起名叫以色列(32章);但由于它们都是那种人们所知甚少的事,故有必要再次解释它们。

人里面有两样事物彼此区别最为显著,即理性层和属世层。理性层构成内在人,属世层构成外在人;但属世层和理性层一样,也有自己的外在和内在。属世层的外在由肉体感觉和直接通过这些感觉从尘世所流入之物或所接受的印象构成。人藉由这些感官印象或所流入之物与世俗和肉体事物相接触。唯独局限于该属世层的人被称为感官人,因为他们的思维几乎没有超越感官经验。但属世层的内在则由通过分析和类比从外在中的这些事物所推断出来的观念构成;然而,它是从感官印象汲取并获得其观念的。因此,属世层通过感官与世俗和肉体事物相接触,通过利用分析、类比所得来的观念与理性层相接触,进而与灵界事物相接触。这就是属世层的构成。还有一个中间在外在与内在之间,并与这二者相联结,因而通过外在与自然界的事物相接触,通过内在与灵界的事物相接触。这外在属世层由“雅各”专门来代表,而内在属世层则由“以色列”来代表。理性层也是这种情形,也就是说,它也有外在、内在和中间。但蒙主的神性怜悯,该主题等到论述约瑟时再予以讨论,因为“约瑟”代表理性层的外在。

至于何为属天-属灵层,这在前面早已说明,即:从本质上说,属天层是良善,属灵层是真理;因此属天-属灵层是指由真理所产生的良善。由于主的教会既是外在的,又是内在的,并且雅各的后代必须藉着外在来代表教会的内在,故雅各不能再叫雅各,而要叫以色列(参看有关这些问题的说明,4286, 4292节)。此外,要知道,理性层和属世层被称为属天的和属灵的,当它们从主接受良善时,被称为属天的,当它们从主接受真理时,被称为属灵的;因为从主流入天堂的良善被称为属天的,真理被称为属灵的。雅各叫“以色列”在至高意义上表示向内层事物发展的主使自己里面的属世层变成神性,无论在它的内在方面还是在它的外在方面。因为就至高意义而言,所代表的是属世层本身。

4571.“神又对他说”表出于神性的觉知。这从“说”在圣言历史中的含义清楚可知,“说”是指发觉(参看1791, 1815, 1819, 1822, 1898, 1919, 2080, 2619, 2862, 3395, 3509节)。“神说”表示神性是觉知的源头,因为神性自主成孕时就存在于祂里面。自主从耶和华成孕时,神性就是祂的实际存在。因此,祂的觉知来自神性,但觉知的程度取决于祂的人身接受的程度,因为祂是按着连续阶段将自己里面的人身变成神性的。由此明显可知,由于神性或神在祂里面,故“神对他说”这句话表示出于神性的觉知。

4572.“我是神沙代”表试探的状态已经过去,现在有了神性安慰。这从“神沙代”的含义清楚可知,“神沙代”是指试探和随后的安慰。古人在提及试探和试探后的安慰时,就称耶和华或主为“神沙代”(参看1992, 3667节)。因此,“神沙代”表示已经过去的试探状态,现在有了神性安慰。之所以试探的状态“已经过去”,是因为之前,尤其当雅各与天使摔跤(创世记32:25-32),和遇到以扫时(创世记33章),“雅各”代表试探;之所以现在有了神性安慰,是因为属世层里面的良善与真理的联结藉着这些试探实现了。这种联结本身就带来安慰,因为这种联结就是试探的目的。事实上,凡达到这个目的的人都会照着他在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中所遭受的艰难得到安慰。

一般来说,要知道,良善与真理的一切联结都是藉着试探实现的。其原因在于,邪恶与虚假会进行抵抗,可以说进行反抗,千方百计地试图阻止良善与真理,并真理与良善的联结。这种争战就发生在与人同在的灵人,也就是说,陷入邪恶与虚假的灵人,与处于良善与真理的灵人之间。人感觉这种争战如同他自己里面的试探。因此,当陷入邪恶与虚假的灵人被处于良善与真理的灵人征服,并被迫离开时,后者就会经由天堂从主那里获得喜乐,这种喜乐也被此人感觉为安慰;并且他在自己里面感受到这种安慰。然而,喜乐和安慰并不是由于胜利,而是由于良善与真理的联结。喜乐就存在于良善与真理的一切联结里面,因为这种联结就是天上的婚姻,而神性就存在于这婚姻中。

4573.“你要繁殖增多”表良善和由此产生的神性真理。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繁殖”论及良善,“增多”论及真理(参看43, 55, 913, 983, 2846, 2847节)。

4574.“必有一个民族和一群民族从你而来”表良善和良善的神性形式。这从“民族”和“一群民族”的含义清楚可知:“民族”是指教会的良善(参看1259, 1260, 1362, 1416, 1849节);“一群民族”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或也可说,良善的形式;就论述主的至高意义而言,是指源于神性良善的神性真理,也就是良善的神性形式。

我首先要说明何为良善的形式,然后说明“一群民族”表示这类形式。之所以说源于良善的真理是良善的形式,是因为它们无非是被赋予表面形式的良善。凡以其它方式设想真理的人,尤其将它们与良善分离的人,都不知道何为真理。真理的确看似与良善分离,因而似乎是独自的形式。然而,它们只是在那些没有处于良善的人,或那些不按自己的意愿思考和说话,并由此行事的人看来是这样。因为人是如此被造的,他的理解和意愿可以构成一个心智;当理解与意愿行如一体,也就是此人按自己的意愿思考和说话,并由此行事时,它们就构成一个心智;在这种情况下,其理解中的思维就是其意愿的形式。理解中的思维被称为真理,因为真理其实属于理解;而意愿中的渴望则被称为良善,因为良善其实属于意愿。由此可知,就本身而言,理解无非是被赋予表面形式的意愿。

不过,由于“形式”这个术语带有人类哲学的意味,所以举一个例子有助于说明真理就是良善所到的形式。日常生活(无论公众的还是私人的)的两种美德,是正直和得体。正直是指在日常生活中衷心渴望别人好,而得体是指在言谈举止中表明这种正直。因此,就本身而言,得体无非是正直所取的形式,因为这是得体的起源。既如此,那么当正直通过得体,也就是通过言谈举止以得体的方式来表现自己时,正直可见于得体行为的每一个细节,以致凡通过言谈所说的,或通过举止所展现的,都被看作正直,因为一切都是形式或形像,正直便通过这些形式或形像来显现。正直和得救以这种方式如同本质及其形式,或本质之物与形式之物那样构成一体。但是,如果有人把正直与得体割裂开来,也就是向同伴意愿邪恶,却又在言谈举止上向其示好,那么他的言谈举止中就不再有任何正直了,无论他如何试图通过得体来表现正直的形式。这是缺乏正直,凡有洞察力的人都如此称呼它,因为这种正直要么是伪装的,要么是虚夸的,要么是诡诈或骗人的

由此可见,真理与良善是何情形。因为属灵生活中的真理好比日常生活中的得体,属灵生活中的良善好比日常生活中的正直。由此明显可知,真理是良善的形式时是何性质,与良善分离时又是何性质。它们若不来自良善,就是来自某种邪恶,是邪恶的形式,无论它们如何伪装成良善的形式。至于“一群民族”表示良善的形式,这从“民族”的含义可以看出来,“民族”是指良善,如刚才所述。因此,“一群民族”或民族的会众,表示它们的一种集合,这种集合无非是一种形式;这就是真理,如前所示。由于所表示的是真理,而“民族”表示良善,故经上不仅说“一个民族”从他而来,还说“一群民族”从他而来。否则,只采用一种说法就足够了。此外,在圣言中,“一群”、“会众”和“增多”论及真理。关于“增多”或“繁多”,可参看前文(参看43, 55, 913, 983, 2846, 2847节)。

4575.“又有君王从你两腰而出”表出自神性婚姻的真理。这从“君王”和“两腰”的含义清楚可知:“君王”是指真理(参看1672, 1728, 2015, 2069, 3009, 3670节);“两腰”是指婚姻之爱的事物(3021, 4277, 4280节),因而是指天上婚姻的事物,在至高意义上是指神性婚姻的事物。出自神性婚姻的真理从主的神性人身发出,被称为神圣;因为主的神性人身就是神性婚姻本身,从该婚姻发出的事物都是神圣的。这些事物被称为属天和属灵的,它们构成天上的婚姻,也就是与良善联结的真理和与真理联结的良善的婚姻。该婚姻存在于天堂和凡拥有天堂在里面的人中。它还存在于教会中的每个人中,只要他处于良善,同时处于真理。

4576.“我所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赐给你”表归给(属世层)当作它自己的神性良善。这从“地”和(把这地)“赐给你”的含义,以及“亚伯拉罕和以撒”的代表清楚可知。“地”是指良善。因为迦南地,就是此处的“地”所指的,在内义上表示主的国度,因而表示教会,也就是主在地上的国(参看1607, 3481, 3705, 4447, 4517节)。它因表示这些,故也表示良善,因为良善就是主国度和教会的本质元素。但就至高意义而言,“迦南地”表示主的神性良善,因为存在于主在天上和地上国度中的良善源于主。“亚伯拉罕和以撒”是指主的神性,“亚伯拉罕”是指神性本身,“以撒”是指神性人身,尤指主的神性理性(关于亚伯拉罕,参看1989, 2011, 3245, 3251, 3439, 3703, 4206, 4207节; 关于以撒,参看1893, 2066, 2072, 2083, 2630, 2774, 3012, 3194, 3210, 4180节);(把这地)“赐给你”是指归给属世层当作它自己的,因为此处的“你”所指的“雅各”代表主的神性属世层,如前面频繁所示。综上所述,明显可知,“我所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赐给你”表示归给(属世层)当作它自己的神性良善。

4577.“我也要把这地赐给你以后你的种”表归给(属世层)当作它自己的神性真理。这从“种”和“把这地赐给”的含义清楚可知:“种”是指信之真理(参看1025, 1447, 1610, 1940节),在至高意义上是指神性真理(3038节);“把这地赐给”是指归给良善,如刚才所述(4576节),因此“把这地赐给你的种”在至高意义上是指将神性良善归给神性真理。之所以归给神性真理,是因为主的人身在得荣耀之前,是神性真理,这就是为何主论到自己说,祂是“真理”(约翰福音14:6),因而还自称为“女人的种”(创世记3:15)。但主的人身得荣耀后,就变成神性良善;这时,神性真理从作为神性良善的祂发出,并仍在发出。这神性真理就是主所要差的“真理的灵”,如约翰福音(14:16, 17; 15:26, 27; 16:13-15;参看3704节)中所说。由此可见,“你以后你的种”在至高意义上表示归给祂当作祂自己的神性真理,以及神性真理从神性良善,也就是祂自己发出,并被归给那些处于良善,因而处于真理的人。

4578.“神就在和雅各说话的地方,从他上面升上去了”表处于这种状态的神性。这从“神就从他上面升上去了”和“和雅各说话的地方”的含义清楚可知,“神就从他上面升上去了”是指神性;因为“升上去”含有向内层事物提升的意思,当论及主,就是此处的“神”时,它表示向神性提升(参看4539节)。“和雅各说话的地方”是指这种状态。“地方”表示状态(参看2625, 2837, 3356, 3387, 4321节)。因此,“和雅各说话的地方”表示祂所处的状态。

4579.创世记35:14,15.雅各便在神和说话的地方立了一根柱子,一根石柱,在那上头奠酒,浇油。雅各给那地方,就是神和他说话的地方起名叫伯特利。

“雅各便在神和说话的地方立了一根柱子,一根石柱”表处于那神性状态的真理的神圣。“在那上头奠酒”表真理的神性良善。“(在那上头)浇油”表爱的神性良善。“雅各给那地方,就是神和他说话的地方起名叫伯特利”表神性属世层及其状态。

4580.“雅各便在神和说话的地方立了一根柱子,一根石柱”表处于那神性状态的真理的神圣。这从“柱子”和“在神和说话的地方”的含义清楚可知:“柱子”是指真理的神圣,如下文所述;“在神和说话的地方”表示处于那种状态,如刚才所述(4578节)。有必要先说一说立柱子,并在上头奠酒、浇油的起源。

古时,所立的柱子要么是为了作符号,要么是为了作见证,要么是为他敬拜而立的。为敬拜所立的柱子要用油膏抹,由此变得神圣;敬拜也在那里,因而在神殿、果园、森林中的树底下,以及其它地方举行。立柱这种仪式因以下事实而具有代表性:在上古时代,各民族的家族之间的边界上会立上石头,以防止他们越过边界给彼此造成伤害,如拉班和雅各所立的柱子(创世记31:51)。不可越界造成伤害是那些人当中各民族的一条律法。由于石头立在边界,所以每当上古之人看到这些作为边界的石头时,他们就会想到作为次序终端的真理,因为这些人在地上的每个物体中看到它所对应的属灵或属天事物。但他们的后代在这些物体中不怎么看到属灵和属天之物,更多地看到世俗之物,故开始仅仅因为它们自古时就是被崇敬的物体而视之为神圣。最终,大洪水之前,紧邻大洪水的上古之人的后代,在作为物体的地上和世俗事物中不再看到任何属灵和属天之物,于是开始视这些石头为神圣,并在上头奠酒、膏油;此时,这些石头被称为“柱子”,用来敬拜。这种情形持续到大洪水后的古教会(该教会是一个代表性教会),不同之处在于:这些柱子作为能使这些人献上内在敬拜的一种手段而服务于他们。因为父母教导婴幼儿这些柱子代表什么,以这种方式引导他们认识神圣物体,并对这些柱子所代表的事物产生一种情感。正因如此,古人的神殿、果园、森林和大山小山上都有用来敬拜的柱子。

但当敬拜的内在在古教会完全灭亡,人们开始视外在为神圣和神性,从而以偶像崇拜的方式来敬拜它们时,他们就为某些神明立柱。由于雅各的后代最倾向于偶像崇拜,所以他们被禁止立柱或有亚舍拉神木(groves),甚至不可在大山小山举行任何敬拜,而是被吩咐在一个特定地方(就是约柜所在的地方,后来是圣殿所在的地方,因而在耶路撒冷)聚会。否则,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己的外在物体和偶像,并会敬拜它们;因而教会的代表无法建在这个民族当中(关于柱子的说明,可参看3727节)。由此可见立柱的起源是什么,以及它们表示什么,并且当用于敬拜时,它们代表神圣址,因此经上在此说“一根石柱”,因为“石”表示次序终端中的真理(1298, 3720, 3769, 3771, 3773, 3789, 3798节)。另外,要知道,神圣之物尤其论及神性真理,因为神性良善在主里面,神性真理从祂发出(3704, 4577节),被称为神圣。

4581.“在那上头奠酒”表真理的神性良善。这从“奠酒”的含义清楚可知,“奠酒”是指真理的神性良善,如下文所述。不过,我必须首先说一说何为真理的良善。真理之良善在别处被称为信之良善,也就是对邻之爱,或仁爱。有两种普遍的良善,其中一种被称为信之良善,另一种被称为爱之良善。“奠酒”表示信之良善,“油”表示爱之良善。那些被主经由内在途径带入良善的人处于爱之良善,而那些被主经由外在途径带入良善的人处于信之良善。属天教会成员,以及至内在或第三层天的天使处于爱之良善;而属灵教会成员,以及中间或第二层天的天使则处于信之良善。因此,前一种良善被称为属天良善,后一种良善被称为属灵良善。这二者之间的区别就是出于良善的意愿而意愿良善与出于对良善的理解而意愿良善之间的区别。因此,后一种,也就是属灵良善,或信之良善,或真理之良善就是“奠酒”所表示的;而前一种,也就是属天良善,或爱之良善则是“油”在内义上所表示的。

诚然,若不凭借内义,没有人能看出“油”和“奠酒”表示这类事物;然而,谁都能看出,它们代表神圣事物,因为若非它们代表这些神圣事物,那么在一根柱子上奠酒或浇油不就是某种可笑的偶像崇拜行为吗?这就像国王的加冕礼。在这种场合所举行的仪式,如:把王冠戴在他头上;把油从角中倒在他前额、手腕上膏抹他;把权杖、剑和钥匙递到他手上;给他穿上紫袍,然后让他坐到银色宝座上,之后他穿着这些服饰骑在马上,再后来在席上被显贵人侍奉,以及其它许多仪式,若非表示并意味着神圣事物,又会是什么呢?这一切仪式若非代表神圣事物,凭它们与天堂、因而教会的事物相对应而神圣庄严,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只是规模大点而已,或像舞台上的表演。

但所有这些仪式都能追溯到上古时代,那时,仪式凭它们代表神圣事物,以及与天堂、因而教会中的神圣事物对应而神圣。即便如今,它们被视为神圣,也不是因为人们知道它们代表什么,或对应什么,而是通过可以说对所使用符号的解释。然而,倘若人们知道王冠、油、角、权杖、剑、钥匙、紫袍、银王座、骑在白马上、吃饭的时候由显贵人侍候,这一切都代表什么,各自又对应什么样的神圣事物,他们就会以一种更神圣的方式来思想这些事物。可他们不知道,说来奇怪,他们竟然不想知道;事实上,这种知识已经匮乏到包含在这类仪式和圣言每一部分中的代表和有意义的符号已经从当今之人的脑海中抹去的地步。

“奠酒”表示真理之良善,或属灵良善,这一点从奠酒所用的祭物可以看出来。献祭的时候,祭物来自牛群,要么来自羊群,代表对主的内在敬拜(922,923,1823,2180,2805,2807,2830,3519节)。在这些祭物上再添加素祭和奠祭。素祭由细面粉调油制成,表示属天的良善,或也可说,爱之良善,“油”表示对主之爱,“细面粉”表示对邻之仁。但奠祭由酒构成,表示属灵的良善,或也可说,信之良善。因此,这二者,即素祭和奠祭,一起与圣餐中的饼和酒所表相同。

素祭和奠祭添加到燔祭和祭物上,这一事实清楚可见于摩西五经:

你每天常献上两只一岁的羊羔;早晨要献这一只,黄昏的时候要献那一只。和这一只羊羔同献的,要用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与捣成的油一欣四分之一调和,又用酒一欣四分之一作为奠祭;那一只羊羔也是这样。(出埃及记29:38-41)

又:

摇这捆初熟谷物的日子,你们要把一岁、没有残疾的公绵羊羔献给耶和华为燔祭。同献的素祭,就是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二;同献的奠祭,要酒一欣四分之一。(利未记23:12,13,18)

又:

离俗人离俗的日子足满的那一天,他要将供物(祭物)奉给耶和华,一筐子无酵调油的细面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并同献的素祭和奠祭。(民数记6:13-15, 17)

又:

那献燔祭的,就要将细面伊法十分之一,并油一欣四分之一,调和作素祭;一同预备奠祭的酒一欣四分之一,为公绵羊的燔祭以一种方式,为公牛的燔祭以另一种方式。(民数记15:3-5,11)

要与每天例常献的燔祭一同献上奠祭,为这一只羊羔,要同献酒一欣四分之一;在圣所中,你要将醇酒奉给耶和华为奠祭。(民数记28:6,7)

此外,关于各种祭物中的素祭和奠祭,可参看民数记(28:7-31; 29:1-40)。

素祭和奠祭就具有这样的含义,这一点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爱与信构成敬拜的一切事物;在圣餐中,“饼”(就是前面所描述的细面调和油制成的饼)和酒表示爱与信,因而表示敬拜的一切事物,如前所述(1798, 2165, 2177, 2187, 2343, 2359, 3464, 3735, 3813, 4211, 4217节)。

但当人们逐渐远离对主之敬拜的纯正代表,转向别神,并向他们奠酒时,奠酒或奠祭就表示与仁和信对立的事物,也就是尘世之爱的邪恶与虚假;如以赛亚书:

你们在各青翠树下的诸神当中欲火焚烧。你也向他们浇了奠祭、献了素祭。(以赛亚书57:5-6)

“在诸神当中欲火焚烧”表示对虚假的贪恋,“诸神”表示虚假(4402, 4544e节)。“各青翠树下”表示对一切虚假的信靠(2722, 4552节)。“向他们浇了奠祭、献了素祭”表示对这些虚假的敬拜。又:

你们这些离弃耶和华、忘记我的圣山、给迦得(即:外国人的神)摆桌子、给弥尼盛满调和酒的。(以赛亚书65:11)

耶利米书:

儿子捡柴,父亲烧火,妇女抟面做饼,献给天后,又向别神浇奠祭。(耶利米书7:18)

上一页 第6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