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0章 关于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续)

关于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续)

此处关于内脏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5171.在来世,天使社群所属的具体区域从它们相对于人体的位置,以及它们运作和流入的方式可以得知。因为天使社群流入并作用于它们所在的那个器皿或部位。不过,它们的流注和运作只能被来世之人察觉,无法被世人察觉,除非世人的内层被打开,直到通过来世;并且此时若主不赋予他能力去反思他所感受到的感觉,并以觉知如此行,甚至这样也无法察觉。

5172.有些正直灵人无需深入思考,因而能迅速,可以说不假思索地说出自己的任何想法。他们有一种内在觉知,这种内在觉知不像其他灵人的那样通过冥想和思考显现。因为他们一生当中都在教导自己有关良善的事,却不怎么教导它们的真理。我被告知,这类灵人属于胸腺的区域;因为胸腺是一种专门服务于幼儿的腺体;在这个年龄,这种腺体是柔软的。属该区域的灵人就保留了孩子般的柔软,对良善的觉知能流入其中;对真理的总体印象则从这种觉知闪耀出来。这些灵人能处在巨大的骚乱中却不受干扰,就像这种腺体一样。

5173.来世有很多搅动的方法,以及很多引入螺旋运动的方法。这种搅动在身体中就表现为血液、血清或淋巴,以及乳糜的提纯或净化,这也是通过各种提炼过程来实现的;而引入螺旋运动则表现为随后将这些提炼出来的流体引入功用。灵人被搅动后就被带入宁静和快乐的状态,然后被带入他们将被引入并加入的社群,这种事在来世很常见。血液、血清和乳糜,以及胃中食物的提炼和净化过程就对应于灵界中的这类过程;这一观念在那些以为属世事物里面除了属世的东西外什么也没有的人看来显得很奇怪,在那些坚信这一点,因而否认属世事物里面有或可能有任何起作用并主导的属灵事物之人看来甚至显得更奇怪。而事实上,自然界及其三个王国中的每一个事物都有一个来自灵界的内在作用力;若非如此,自然界中的任何事物都无法充当原因和结果,因而无物被产生。在属世事物里面来自灵界的东西被描述为自创世时就被植入的一种力量;而真相是,它只是一种努力;当这种努力停止时,行为或动作也就停止了。这一切表明,整个可见世界就是代表灵界的一个舞台。

其中的情形就像肌肉运动和随之产生的动作。除非肌肉运动含有源于人的思维和意愿的一种努力在自己里面,否则它会立刻停止;因为学术界众所周知的法则表明,当努力停止时,动作也就停止了;心智的整个决定就存在于努力里面;动作里面除了努力外,没有任何真实事物。显然,行为或动作里面的这种力量或努力是属世事物里面的属灵事物;因为思维和意愿是属灵的,而行为和动作是属世的。那些思维没有超越自然界的人根本不理解这一点;然而,他们却无法否认它。不过,存在于意愿中,并由此存在于思维中的东西却是那产生行者;虽然它在形式上与它所产生的行为不同。因为行为只是代表心智所意愿并思考的东西。

5174.众所周知,食物在胃里以多种方式被搅动,以便它的内在元素能被提取出来,服务于功用,也就是进入循环,然后进入血液;食物在肠内会进一步被搅动。这种搅动由灵人所经历的最初搅动来代表,各自所受的搅动取决于他们在世上所过的生活,以便邪恶能被分离出去,良善被收集起来以服务于功用。因此,就灵魂或灵而言,可以说在死后或从身体被释放出来后不久,他们首先可以说进入胃部区域,在那里被搅动和净化。那些经毫无成效的搅动后,邪恶在里面占据主导地位的人就通过胃被输送到肠道,一直到肠道末端,即结肠和直肠。他们从那里被排泄出去,落入茅厕,也就是地狱。但那些良善在里面占据主导地位的人经过一些搅动和净化后,便转化为乳糜,被输送至血液;有的经历很长的途径,有的经历很短的途径;有的经历强烈的搅动,有的经历轻微的搅动,有的几乎不经历任何搅动。那些几乎不经历任何搅动的人表现为食物的汁液,这些汁液立刻被吸收,通过静脉被输送至体内的血液循环,甚至进入脑部,等等。

5175.当一个人死亡进入来世时,他的生命就像食物那样经历循环,先是被唇温柔接受,然后通过嘴,喉咙,食道进入胃,整个过程取决于他活在肉身时通过各种活动所形成的品性。一开始,绝大多数灵人被温柔以待,因为他们有天使和善灵的陪伴。这一过程以食物先是被唇温柔碰触,然后由舌来品尝以辩明它的品质来代表。含有甜蜜、油质和酒精成分之物的软食物立刻通过静脉被吸收,并被输送至体内血液循环;而发苦、难吃、又没有多少营养价值的硬食物则很难被分解,于是就通过食道被送入胃,在那里通过各种方式和强力行为被搅动和提炼。更硬、更难吃、更没有营养价值的食物被强力送至肠道,然后进入第一个地狱所在的直肠,最终被排泄出去,成为粪便。人死后的生命与此类似。一开始,他被保守于外在;因为他以这些外在过着文明、道德的生活,与天使并正直灵人同在;但外在事物从他那里被拿走后,就他的思维和情感而言,最终就他所关注的目的而言,他内在所具有的品质就显露出来;这些目的决定了等待他的生命,或说他的生命取决于这些目的。

5176.只要灵人依旧处于类似食物在胃里的那种状态,他们就不在大人里面,而是处在正被引入大人的阶段;不过,用代表性的话说,一旦他们在血液里面,便在大人里面。

5177.那些对未来忧心忡忡的人,尤其那些由此一味攫取、变得贪婪的人,出现在胃所在的区域。有许多人在那里向我显现。他们的生命气场好比胃里发出的令人作呕的气味,还好比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像这样的人会在这个区域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当对未来的忧虑通过这类人的行为而加重时,会大大削弱并减缓属灵生命的流注。因为他们将属于圣治的事归给了自己;凡这样做的人就阻止了这种流注,从而与良善和真理的生命隔绝。

5178.由于对未来的担忧会在人里面产生焦虑,并且这类灵人出现在胃部区域,所以焦虑对胃的影响大过其它内脏。我还被允许觉察这些焦虑如何随着上述灵人的出现或移除而增强或减弱。我发现,有些焦虑存在得更内在,有些则更外在,有些更高,有些更低,皆取决于这类担忧在起源、由来和所取方向上的不同。也正因如此,当这类焦虑占据头脑时,胃周围的区域就会紧缩,有时会感到疼痛,焦虑的感觉也似乎从那里涌上来。这同样解释了为何当人不再担忧未来,或他一切转好,以致他不再害怕任何不幸时,胃周围的区域就会放松、舒展开来,他也有了快乐的感觉。

5179.有一次,我觉得胃低部有一种焦虑感,这告诉我有这类灵人在场。我与他们交谈,要求他们离开,因为他们的气场引起焦虑,与同我在一起的灵人的气场不相容。那时,我与他们谈论了气场,大意是说,人周转有许多属灵的气场,但世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它们的存在,因为他们否认凡被称为属灵之物的存在,有些人则否认看不见、摸不着的任何东西。因此,我继续说,灵界的一些气场包围着人,这些气场与他所过的生活保持一致,他通过它们与具有相似情感的灵人在一起。我补充说,这些气场也是那产生许多事物的,但它们的存在被将一切归于自然力量的人否认,要么就被他归因于某种隐藏更深的自然因素,比如偶然性。因为有些人凭自己的经验坚信有某种他们称之为机遇的隐藏力量在起作用,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这种力量的来源。它的来源其实就存在于属灵气场,它就是神旨意的最后和最低层级;蒙主的神性怜悯,我将在别处描述这一事实,届时我会引用经历来证明它。

5180.有些魔鬼和灵人会在头部引起一种吸出或抽出,他们以在发生吸出或抽出的点上感到疼痛的方式如此行。我曾体验过这种明显的吸出感,就好像有一层膜正在被吸出。我怀疑其他人能否承受这种痛苦;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体验,最终也就能承受而感觉不到疼痛了。遭受吸出的主要地方是我的头顶,从那里扩散到左耳区域,还扩散到左眼区域。朝眼睛扩散是由灵人造成的,朝耳朵扩散是由魔鬼造成的。这些魔鬼和灵人属于乳糜池和乳糜导管的区域,乳糜从周围各个地方被吸入此处,尽管同时有其它乳糜从这里被输送出去。还有些魔鬼和灵人以几乎相同的方式在我脑袋里面行动,只是没有如此大的吸出力。我被告知,他们就是对应大锅饭微细乳糜的人;这种微细乳糜被输送至大脑,在那里与新的动物本性混合,以便被送至心脏。一开始,我看见那些在外边行动的人在前面稍向左一点,但后来又看见他们更高的位置处;这使我意识到他们的区域从鼻隔膜那个层面向上延伸到左耳那个层面。

构成这个区域的人有两种,有的相当谦逊,而有的却厚颜无耻。最谦逊的,是那些渴望知道人们的想法,目的是吸引他们,并与他们结缘的人;因为人若知道别人的想法,也就知道了他的秘密和内心感受,而这些会将二者联结起来;最终目的是交往和友谊。这些谦逊的灵人只想知道人里面好的东西,并探究它们,了解更多信息,对其它的一切则给出一个好的解释。那些厚颜无耻的灵人也渴望知道别人的想法,并千方百计查明,但他们的目的是利用或伤害这些人。他们因存有这种渴望和努力,所以会将别人的心思牢牢锁定在他们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上,从不让步,并在如此行时向他表示爱意和赞许。他们利用这种方式甚至能引出他的秘密想法。在来世,他们在社群里仍以同样的方式行事,只是更巧妙了。在那里,他们也不允许别人偏离自己心中的任何想法;事实上,他们还会助长这种想法,由此将这种想法从他身上引诱出来。结果,利用这种方式,他们以后可以说便抓住了别人的把柄,将他们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让他们服从自己的意志;因为他们知道其他人的邪恶是什么。然而,这些灵人却在游荡的灵人中间,时常受到惩罚。

5181.从上述螺旋运动可对灵人和天使在大人中、相应地在身体中所属的特定区域获得某种概念。那些属于淋巴系统区域之人的螺旋运动很轻快,就像缓缓流动的水,几乎察觉不到任何螺旋运动。那些属于淋巴系统区域的人最终被转到他们说与肠系膜相对应的地方。我被告知,此处可以说有迷宫;后来他们就像身体里的乳糜那样被带到大人中的各个地方,以服务于某种功用。

5182.有些螺旋运动是新来的灵人必须被引入其中的,好叫他们能与其他灵人同住,与他们和谐一致地交谈和思考。在来世,所有人都必须彼此和谐一致地共存,好叫他们能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就像人里面的所有个体部位一样;这些个体部位虽处处不同,却彼此和谐一致,从而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这同样适用于大人;为达到这一目的,一个人的思维和言语必须与其他人的相一致。在一个社群中,每个成员的思维和言语都要与其他人和谐一致,这是绝对必要的,或说是基本要求;否则,就会出现不和谐,这种不和谐在其他人心里听上去就像一种尖锐的刺耳声。此外,凡不和谐的东西都会破坏统一,是一种必须被剔除的瑕疵。与血液共存并在血液中、必须被清除的杂质就代表由不和谐所造成的这种瑕疵。这种杂质的清除通过搅动实现,搅动无非是各种试探;后来这种清除则通过引入螺旋运动实现。第一次引入螺旋运动的目的是叫灵人们互相适应;第二次引入的目的是叫他们的思维与言语能够一致;第三次引入的目的是叫他们在思维和情感上都能彼此一致;第四次引入的目的是叫他们能在真理与良善上达成一致。

5183.我蒙允许观察那些属于肝脏区域之人的螺旋运动,并且整整观察了一个小时。这些螺旋运动很柔和,照着肝脏的运作以各种方式四处流动;它们给予我极大的快乐。这些灵人的运作多种多样,但总的来说,都是循环行进。他们运作的这种多样性也表现在肝脏功能上,因为肝脏功能也是多种多样。事实上,肝脏吸入血液,将其分开。它将最好的血引入静脉,将中等品质的输送到肝导管,将最劣质的留给胆囊。这是成人的情况;但在胚胎中,肝脏从母亲的子宫那里接受血液并加以净化,将更纯净的血输送到静脉,以便它能通过较短的途径流入心脏,并在心脏前面起到保护作用。

5184.那些属于胰腺的人以一种更尖锐的方式行动,可以说以一种拉据的方式,并且带有拉据一样的滋滋声。灵人的耳朵的确听见他们所发出的声音,但世人的耳朵听不见,除非他在身体里的同时也在灵里。他们的区域在脾区和肝区之间,偏左。那些在脾区的人几乎在头顶正上方;但他们在运作时会降到这个器官。

5185.有些灵人与胰管、肝管和胆囊管有关,因而也与它们里面肠所排出的胆汁有关。这些灵人具有不同种类,并且是分开的;然而,他们都照着他们的运作所指向之人的状态一起行动。他们主要出现在他们所渴望负责的惩戒和处罚的时候。他们当中最坏的人如此顽固,以致他们若不是被恐惧和威胁吓跑,根本就不想停下来;因为他们害怕自己受到惩罚,所以会答应做任何事。他们就是那些活在肉身时固守己见的灵人,与其说是因为他们过着邪恶的生活,倒不如说是因为他们天生邪恶、执拗。当处于自己的属世状态时,他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想法(当一个人同时对许多事物有模糊的想法,却对任何一个具体事物没有清晰的想法时,他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想法)。他们的快乐在于惩罚和以这种方式行善;但他们却不克制污秽的行为。

5186.那些构成胆囊区域的人在后面。他们就是那些活在肉身时藐视正直,并以某种方式藐视敬虔的灵人,也是那些讥笑这些美德的灵人。

5187.有一个灵人曾来到我这里,问我是否知道他能待在哪里。我原以为他是一个正直灵人,当我告诉他,他或许可以待在我所在的地方时,属于这个区域的搅动灵人来了,悲惨地折磨他。我对此感到很伤心,徒劳地想要阻止他们。就在这时,我发现我在胆囊区域。这些搅动的灵人就是那些藐视正直和敬虔的灵人当中的。我蒙允许在那里见证了一种搅动,就是强迫一个灵人快速说话,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快。他们通过将该灵人的言语与思维割裂开来,然后强迫他说他们所说的话而做到这一点,这样做是很痛苦的。通过这种搅动形式,慢人被引入更快速的思考和说话中。

5188.有些世人在行动时,其恶行是通过诡诈和谎言得逞的。其品质和行动方式向我指明,即他们如何利用没有恶意的人当工具来说服其他人,以及如何引诱其他人以某种方式说话,而他们自己对这个问题却保持沉默。简言之,他们利用邪恶的手段达到他们所要的任何目的;这些手段涉及欺骗、谎言和诡诈。这类灵人在被称为假性结节的恶性肿瘤中有自己的对应物,这些假性结节通常长在肺和其它细胞膜上。当这些溃疡牢牢扎根下来时,其恶性肿瘤就会扩散,最终使整个细胞膜溃烂。

这类灵人会受到严厉惩罚;不过,对他们的惩罚不同于对其他灵人的惩罚;对他们的惩罚通过旋转完成。他们从左向右旋转,就像一个物体一开始是平的,但随着旋转却肿胀起来。然后,这种结节状的肿胀似乎被压进去,变成空心;这时,速度提升;说来神奇,他们的这种肿胀,其形状和样式就像结节性的肿块或脓肿。我发现,正当这些灵人旋转的时候,他们试图把其他人(大多是无辜之人)拖进他们旋转的轨道,从而拖上毁灭之路。因此,他们根本不关心把谁拖上那条毁灭之路,只要他们觉得被拖进来的人正在被毁灭就行了。

我还发现,这些灵人有极其敏锐的视力。他们刹那间就将一切事物扫描个遍,从而抓住凡能作为支持他们自己目的的手段而服务于他们的任何东西。因此,他们比其他所有人都更机敏。他们还可称作致命性溃疡,无论这些溃疡是在胸腔、胸膜,还是在心包膜、纵隔或肺部。我被指示,惩罚过后,这类灵人就被扔进后面一个很深的地方,脸和肚子朝下趴在那里。他们只剩下一点点人类生命,并且丧失了像野兽一样生活时所具有的那种敏锐视力。他们的地狱在一个很深的地方,稍微靠前一点。

5189.曾有一些灵人来到我面前;只是在他们到来之前,我没有察觉出恶灵发出的气场。这个气场使我以为恶灵正在靠近,而事实上,他们是恶灵的仇敌。我从他们向恶灵所显示出的对抗和敌意的感觉推断他们是恶灵的仇敌。随着他们到来,他们将自己置于我的头上,与我交谈,说他们是人。我回答说,他们不是具有世人所拥有的那种肉体的人;世人习惯因他们的肉体形式而自称人;然而,他们仍是人,因为人的灵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对此,我没有察觉到异议,因为他们支持我所说的。他们继续说,他们是彼此完全不同的人。我觉得由完全不同的人组成的社群在来世不可能存在,于是便与他们讨论这个问题。我说,如果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使他们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他们就能形成一个社群,因为他们由此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他们接着说,他们的确具有这样的性质,即:每个人说话都与众不同,但他们想的都一样。他们还举例说明了这一点,由此可见所有人的看法都是一样的,只是说法不一样。

此后,他们对着我的左耳说话,说他们是善灵,这是他们平常说话的方式。我被告知,这些灵人到场时为数众多;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我发觉恶灵的气场对他们极为敌视,因为恶灵是他们搅动的对象。他们的社群漂泊不定,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间屋子里,身穿亮蓝色衣服来代表。

我发觉他们与脑峡部有关,脑峡部在大脑与小脑之间,纤维通过它朝各个方向发散,所到之处都以不同的方式在外在部分进行运作。我还发觉,他们与人体内的神经节有关;神经汇入神经节,从那里分成大量纤维;其中有些纤维走这条路,有些走那条路;它们在最外在部分的行为各不相同;然而,它们都有同一个起始点。因此,它们在最外在部分看上去彼此不同;但就目的而言,它们都是一样的。此外,众所周知,作用于四肢的一个力能以各种方式发生变化,这取决于四肢所取的形式。纤维的起始点,如脑中的起始点(纤维就源于它们),也代表目的。从这些起始点引出的纤维代表由这些目的所产生的思维;由这些纤维所构成的神经代表随之产生的行为。

5190.下一章末尾将继续论述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