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0章 创世记40章内义(9)

5150.“约瑟回答说”表从凭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所获得的觉知而来的启示。这从“回答说”的含义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回答说”是指出于觉知的启示,如前所述(5121节);“约瑟”是指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5086,5087,5106节)。“约瑟”在此之所以表示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是因为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层。至于属天层和属灵层,情况是这样:从主的神性流入天堂的属天层本身和属灵层本身主要居于内层理性层;因为那里的形式更完美,适合去接受。尽管如此,属天层和属灵层也从主的神性流入外层理性层,同样流入属世层,并且既间接流入,也直接流入。它们经由内层理性层间接流入,直接从主的神性本身流入。直接流入的,是带来次序的;间接流入的,是被带入次序的。这就是发生在外层理性层,以及属世层中的情形。由此明显可知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是什么意思。

属天层源于神性良善,属灵层源于神性真理,二者皆源于主。当它们存在于理性层中时,就被称为理性层里面的属天层和属灵层;当它们存在于属世层中时,就被称为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和属灵层。“理性层”和“属世层”就表示这个人自己,只要他已被形成以接受属天层和属灵层。但“理性层”是指他的内在,“属世层”是指他的外在。人凭流入他的事物和对它的接受而被称为属天人或属灵人:若在其心智的意愿部分接受主的神性良善,就是属天人;若在理解力部分接受主的神性良善,就是属灵人。

5151.“你的梦是这样解”表它(即梦)里面所包含的东西。这从“解”的含义清楚可知,“解”是指某物里面所包含的东西,也就是在里面的东西,如前所述(5093,5105,5107节)。

5152.“三个筐子”表意愿的连续层级。这从“三个筐子”的含义清楚可知,“三个筐子”是指意愿的连续层级,如前所述(5144节)。

5153.“就是三天”表甚至直到最后阶段。这从“三”的含义清楚可知,“三”是指一个周期及其从开始到结束,因而甚至直到最后阶段的持续过程(2788,4495,5122节)。

5154.“三天之内”表在最后阶段里面。这从刚才关于“三”的含义的阐述清楚可知(5152节)。

5155.“法老必将你的头提起离开你身上”表基于预见的决定。这从“将头提起离开”的含义清楚可知:“将头提起离开”是指已经提供并因此决定的事,或基于提供的决定,如前所述(5124节);但此处是指基于预见的决定,是因为接下来就预言了膳长要被挂在木头上,以此表示抛弃和定罪。之所以表示基于预见,而非基于提供的决定,是因为提供论及良善,而预见论及邪恶。事实上,一切良善皆从主流入,因而是主所提供的;而一切邪恶皆从地狱流入,也就是从与地狱构成一体的人的自我流入,因而是主所预见的。对于邪恶,神意无非是将邪恶导向相对温和的邪恶,并尽可能地导向良善;而邪恶本身是可预见的。由于此处的主题是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以及由于邪恶而对它的抛弃,所以所指的是预见。

5156.“把你挂在木头上”表抛弃和定罪。这从“挂在木头上”的含义清楚可知,“挂在木头上”是指抛弃和定罪;因为把某人挂在木头上是一种诅咒,一种诅咒正从神性那里被抛弃,因而是定罪。把某人挂在木头上是一种诅咒,这一点明显可见于摩西五经:

人若犯该处死的罪,被治死了,你将他挂在木头上。他的尸首不可留在木头上过夜,必要当日将他葬埋。因为被挂的人是在神所咒诅的。你不可玷污耶和华你神所赐你为业之地。(申命记21:22-23)

“不可留他在木头上过夜”表示永远抛弃;因为到了晚上,新的一天就开始了;因此,如果被挂的人到了晚上还没有被抛弃,就代表邪恶没有被抛弃,因而那地没有摆脱邪恶,反而被玷污了;故经上补充说:“你不可玷污耶和华你神所赐你为业之地”。被挂的人挂到晚上,不能过长(参看约书亚记8:29;10:26)。在犹太民族当中有两种主要的惩罚方式,即用石头砸死和挂起来。用石头砸死是由于虚假,挂在木头上是由于邪恶;因为“石头”表示真理(参看643,1298,3720节),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虚假;而“木头”表示良善(2784,2812,3720节),在反面意义上表示邪恶。因此,在圣言的预言部分,经上常常提到“与石头、木头行淫”,以此表示对真理的歪曲(这是虚假),以及对良善的玷污(这是邪恶)。

5157.“必有飞鸟来吃你身上的肉”表源于邪恶的虚假将毁灭这些感官印象的每一个。这从“吃”、“飞鸟”、“肉”和“你身上”的含义清楚可知:“吃”是指毁灭,如前所述(5149节);“飞鸟”是指虚假,也如前所述(5149节);“肉”是指良善(参看3812,3813节),因而在反面意义上是指邪恶(因为在圣言中,绝大多数事物也具有一个反面意义,这从它们在正面意义上的含义可知);“你身上”是指从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印象那里,因为这些感官印象由“膳长”来代表(5078,5082节)。这些是邪恶,故被抛弃,这一事实从前文明显看出来。

这一切的含义,即:“酒政”所代表的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印象被保留下来,而“膳长”所代表的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印象却被抛弃,是一个若无光照就完全无法理解的奥秘。不过,接下来的内容有助于阐明这个奥秘。感官印象是指那些通过五种外在或身体感官被引入人的记忆和欲望的记忆知识和快乐,它们一起构成外层属世层,人凭这外层属世层而被称为感官人。这些记忆知识受其心智的理解力部分支配,而快乐受意愿部分支配。而且,记忆知识与属于理解力的真理有关,快乐与属于意愿的良善有关。前者由“酒政”来代表,被保留下来;后者由“膳长”来代表,被抛弃了。

这些记忆知识之所以被保留下来,是因为它们有一段时间能与理解力中的观念一致;而快乐之所以被抛弃,是因为它们绝无可能与意愿里的东西一致。因为主里面的意愿部分(就至高意义而言,此处论述的主题就是主)是成孕而来的神性,是神性良善本身;而祂通过出生从母亲那里所得来的意愿部分是邪恶,因而必须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意愿必须通过神性理解力从神性意愿那里获得,也就是说,通过神性真理从神性良善那里获得,因而凭祂自己的能力获得。这就是此处在内义上所描述的奥秘。

5158.创世记40:20-23.于是到了第三天,是法老的生日,他为众臣仆设摆筵席,使酒政长的头和膳长的头在众臣仆当中抬起来,使酒政长官复原职,他仍旧递杯在法老手掌中。但把膳长挂起来,正如约瑟向他们所解的。酒政长却不记念约瑟,竟忘了他。

“于是到了第三天”表在最后阶段。“是法老的生日”表当属世层要重生时。“他为众臣仆设摆筵席”表引入并联结于外层属世层。“使头抬起来”表照着所提供和预见的。“酒政长和膳长的头”表涉及受这两部分,即理解力部分和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在众臣仆当中”表在那些存在于外层属世层里面的事物当中之物。“使酒政长官复原职”表属于理解力部分的感官印象被接受,变得顺服。“他仍旧递杯在法老手掌中”表并有助于内层属世层。“但把膳长挂起来”表属于意愿部分的感官印象被抛弃了。“正如约瑟向他们所解的”表正如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所预言的。“酒政长却不记念约瑟”表与属世层的属天层完全没有联结。“竟忘了他”表移除。

5159.“于是到了第三天”表在最后阶段。这从“第三天”的含义清楚可知,“第三天”是指状态的最后阶段,因为“天”表示状态(参看23,487,488,493,893,2788,3462,3785,4850节),“第三”是指完整,因而最后到来之物(1825,2788,4495节)。状态的最后阶段是指当先前的状态走向终结,新的状态开始之时。对正在重生的人来说,当次序翻转过来时,一个新状态就开始了。当内层事物获得统治外层事物的权力,外层事物开始服侍内层事物,无论在理解力的事物上还是在意愿的事物上时,就会发生这种变化。那些正在重生的人从以下事实能意识到这种变化:一种内心的敦促劝阻他们,不让他们允许感官快乐和肉体或世俗的乐趣掌权或控制,并将存在于理解力中的观念引向它们自己这一边以支持它们。当这种变化发生时,先前的状态就抵达它的最后阶段,新的状态则进入它的最初阶段。这就是“第三天”的含义。

在每个人里面,无论他是否重生,状态的变化会发生,次序也被翻转。然而,这类变化对那些正经历重生的人来说,以一种方式发生,对那些未经历重生的人来说,则以另一种方式发生。对那些未经历重生的人来说,这些状态的变化和次序的翻转是由于身体因素和社会生活因素。身体因素是那些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出现,在另一个阶段消退的冲动,以及对身体健康和世间生命长寿的思虑。社会生活因素是人给自己的真实欲望所施加的外在、可见的牵制,好叫他能赚得一个智慧、热爱正义和良善的好名声;而事实上,获得地位和物质利益才是他追求这些的真正目的。但对那些正经历重生的人来说,这些状态的变化和次序的翻转可归因于属灵因素;这些因素源于良善和正义本身;当此人开始对这些拥有一种情感时,他就在前一个状态的末尾和一个新状态的起始处。

不过,很少有人能明白这一切的真相,所以我们举例说明这个问题。凡不让自己重生的人都热爱身体事物,但只是为了身体的缘故,并没有其它目的;他也热爱世界,但只是为了世界的缘故。他的爱没有升到高处,因为他发自内心拒绝接受更高或更内在的任何事物。而另一方面,正经历重生的人同样热爱身体事物和世俗事物,但却是为了更高或更内在的目的。他热爱身体事物,是因为他想拥有一个在健康身体中的健康头脑。而且,他热爱自己的头脑及其健康,是为了还要内在的目的,即:他可以对何为良善拥有智慧的洞察力,对何为真理拥有聪明的理解力。他也和其他人一样热爱世俗事物,然而是为了这一目的:世界、世俗财富、产业和重要地位可以作为将良善与真理、公义与公平付诸实践的手段而服务于他。

这个例子说明那些未经历重生的人和那些正经历重生的人各是何性质;就外在形式而言,这二者看似相同;但就内在形式而言,他们完全不同。综上所述,明显可知给这两类人,即那些未经历重生的人和那些正经历重生的人带来状态变化和次序翻转的因素是什么,各是何性质。由此也可以看出,对重生的人来说,内层事物拥有统治外层事物的权力;而对未重生的人来说,外层事物拥有统治内层事物的权力。拥有统治权的,正是人所关注的目的,因为这些目的将人里面的其它一切事物置于次要地位,使它们服务自己。这个人的整个生命完全取决于他所关注的目的,因为他的目的始终是他的爱,或说这目的就是他始终所爱的。

5160.“是法老的生日”表当属世层要重生时。这从“生”的含义和“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生”是指重生,如下文所述;“法老”是指内层属世层(参看5080,5095节),在此是指总体上的属世层,因为在重生之人当中,内层属世层与外层属世层通过它们的相互对应而行如一体。“生”之所以指重生,是因为所指的是属灵事物,属灵的出生就是重生,也就是所谓的再生。因此,当圣言提到“生”时,在天堂只是理解为通过“水和灵”,也就是通过信和仁所实现的出生,而非其它出生。因为正是再生或重生使人成为真正的人,完全不同于动物。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他变成主国度的儿子和继承人。圣言中所提到的“生”表示属灵的出生(参看1145,1255,3860,3868,4070,4668节)。

5161.“他为众臣仆设摆筵席”表引入并联结于外层属世层。这从“筵席”和“臣仆”的含义清楚可知:“筵席”是指引入联结(参看3832节),以及经由爱的联结并变成自己的(3596节);“臣仆”,即仆人是指属于外层属世层的事物。因为当人正在重生时,低级事物就被置于次要地位,并服从高级事物,或外层事物服从内层事物。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外层事物就变成仆人,内层事物则成了主人。这就是圣言中“仆人”的含义(参看2541,3019,3020节)。成为“仆人”的那种人就是主所爱的人,因为正是相爱将他们联结起来,使他们看到他们对主的服侍不是束缚,而是全心全意的忠诚,因为良善从内在流入,并在那里产生这种快乐。古时,人们因种种原因设摆筵席;它们表示引入相爱,因而表示一种联结。他们也举办生日筵席;这些筵席代表新生或重生,就是通过爱,内层与外层在人里面的联结,因而天堂与世界在他里面的联结。因为这时,人里面的世俗或属世之物与属灵和属天之物联结起来。

5162.“使头抬起来”表照着所提供和预见的。这从“使头抬起来”的含义清楚可知,“使头抬起来”是指可归因于提供,以及预见的决定,如前所述(5124,5155节)。提供对受理解力支配的感官觉知能力起作用,并作为某种良善之物被保留下来,这由“酒政”来代表;但预见对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觉知能力起作用,并作为某种邪恶之物被抛弃,这由“膳长”来代表。良善被提供,而邪恶则被预见,因为一切良善皆源于主,而一切邪恶皆源于地狱或人的自我。人的自我无非是邪恶(参看210,215,694,874-876,987,1023,1044,1047,1581,3812e,4328节)。

5163.“酒政长和膳长的头”表涉及受这两部分,即理解力部分和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这从“酒政”和“膳长”的代表清楚可知:“酒政”是指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参看5077,5082节);“膳长”是指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5078,5082节)。

5164.“在众臣仆当中”表在那些存在于外层属世层里面的事物当中之物。这从“在当中”和“臣仆”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当中”是指在这些事物当中;“臣仆”,即仆人是指在外层属世层里面的事物,如刚才所述(5161节)。在圣言中,凡在下面,因而处于次要地位并服从高级事物之物都被称为“仆人”。存在于外层属世层里面的事物,或那里的感官印象相对于内层属世层,就是这种情况;而存在于这内层属世层里面的事物相对于理性层也被称为“仆人”。因此,人里面的一切事物,无论总体还是细节,同样无论是至内在的还是至外在的,相对于神性都被称为“仆人”,因为神性是至高无上的。

此处“臣仆”是指宫里的王公贵族,法老王在他们当中审判酒政和膳长。相对于王,这些人之所以和其它各阶层的臣民一样被称为仆人(这也如今每个国家的情形),是因为王权代表神性真理方面的主(参看2015,2069,3009,3670,4581,4966,5068节)。相对于主,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仆人,无论他们属于哪个社会阶层。事实上,在主的国度,也就是在天堂,那些最大,也就是至内在的人比其他人更是仆人,因为他们的顺服是最大的,他们的谦卑比其他人的更大。他们就是最大的最小之人和首先的末后之人所指的人:

首先的必成了末后的,末后的必成了首先的!(马太福音19:30;20:16;马可福音10:31;路加福音13:30)

你们中间最小的,他便为大。(路加福音9:48)

他们也是“作用人的大人”和“作仆人的为首之人”所指的人:

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马可福音10:44;马太福音20:26-27)

相对于源于主的神性真理,他们被称为“仆人”;相对于源于主的神性良善,他们被称为“用人”。“为首的末后之人”之所以比其他人更是仆人,是因为他们知道、承认并发觉他们的全部生命,因而他们所拥有的全部能力皆源于主,丝毫不源于他们自己;而那些因没有如此大的承认而没有发觉这一点的人也是仆人,然而更多地是因为这承认是他们口头上的承认,而非发自他们内心的承认。但是,那些态度完全相反的人相对于神性也自称仆人,然他们的真实愿望是要作主人。事实上,如果神性不支持他们,可以说顺从他们,他们就会生气发怒,最终反对神性,将一切能力从神性那里夺走,将一切事物归于自己。像这样的人在教会里比比皆是;他们不接受主,尽管他们声称自己承认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

5165.“使酒政长官复原职”表属于理解力部分的感官印象被接受,变得顺服。这从“酒政长”的代表和“官复原职”的含义清楚可知:“酒政长”是指总体上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印象,如前所述;“官复原职”是指恢复在理解力部分之下的次序。“恢复原位”是指处于末位或占据最低位置(参看5125节)。此处之所以说“官复原职”(即酒政的职位),是因为酒政及其相关事物,如酒、新酒、烈酒、水都与理解力的事物有关,“给喝”和“喝”也是(参看3069,3168,3772,4017节)。由此明显可知,“使酒政长官复原职”表示恢复属于理解力的感官印象的次序,因而接受它们,使它们变得顺服。

当这些感官印象作为将内层事物带入行为并获得对它们的洞察的手段而事奉并服务于内层事物时,它们就被接受并变得顺服。因为人能在外层属世层的感官印象里面看见内层事物,就跟他在人们脸上看见他们的情感,甚至在他们的眼睛里看见更内在的情感差不多。没有这样一个层面,或说没有一张内在的脸,或诸如此类的镜子,人活在肉身期间根本无法思维在感官之上的事物;因为他在感官印象里面看见上面的东西,就好比某人在别人脸上看见他的情感和思维,却没有注意这张脸本身;或好比某人在听别人说话,却没有注意说话者所说的话,只注意他所说那些话的含义。实际所说的话语是一个层面,在其中能看见内在含义。外层属世层也是如此;如果外层属世层不能作为内层事物在其中如在一面镜中那样看见自己的一个层面而服务于内层事物,人根本无法思考。正因如此,该层面首先形成,甚至自童年早期就形成。不过,这些事不为人知,因为发生在人里面的事并不明显,除非人停下来反思内在所发生的事。

外层属世层的性质在来世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灵人与天使的脸就是通过并照着它形成的。在天堂之光中,内层事物,尤其意图或目的便透过这些脸闪耀出来。如果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形成内层,那么这些就会使脸光辉四射,而这张脸本身就是爱与仁的可见形式。相反,如果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以及由此衍生的仇恨、报复、残忍等等形成内层,这些就会使脸呈现出恶魔般的表情,而这张脸本身就是仇恨、报复和残忍的可见形式。由此可见何为外层属世层及其功用,以及它受内层事物支配时是什么样;当内层事物受它支配时,它又是什么样。

5166.“他仍旧递杯在法老手掌中”表并有助于内层属世层。这从前面所述(5126节)清楚可知,那里有相同的话。

5167.“但把膳长挂起来”表属于意愿部分的感官印象被抛弃了。这从前面的解释(5156节)也清楚可知,那里有相同的话。

5168.“正如约瑟向他们所解的”表正如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所预言的。这从“解”的含义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解”是指阐明梦里面所包含的东西,或它里面的东西,以及将要发生的事(参看5093,5105,5107,5141节),因而是指预言;“约瑟”是指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5086,5087,5106节)。至于此处这句话里面所包含的,即属于理解力部分的感官印象被保留下来,而属于意愿部分的感官印象被抛弃,可参看前文(5157节)。

就本章的内义而言,所论述的主题是外层属世层的顺服,它必须变得顺服,以便它能作为一个层面服务于内层属世层(5165节)。事实上,除非它变得顺服,否则内层真理与良善,因而拥有属灵和属天之物在里面的内层思维,就没有任何能使它们在那里被表现出来的地方;它们显现在外层属世层中,如同显现在自己的脸上,或一面镜子中。因此,若这种顺服不存在,人就无法拥有任何内层思维,甚至没有任何信仰,因为理解这类事物的能力,无论强弱,并不存在,因而对它们的洞察力也不存在。只有一样东西能使属世层变得顺服,并将它带入对应的状态,那就是拥有纯真在里面的良善;在圣言中,这良善被称为“仁爱”。感官印象和记忆知识只是良善能流入其中,在里面以可见形式呈现自身,并为了一切功用而使自己变得可获得的手段。但是,如果这良善不在记忆知识中,那么这些记忆知识即便由真正的信之真理构成,也不过是脱落的污垢当中的鳞屑。

至于外层事物如何凭借记忆知识和信之真理通过良善被恢复次序,并被带入与内层事物的对应关系中,这在如今不像以前一样能被人理解。不能被人理解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原因是:如今,仁爱在教会中已不复存在。因为教会的末期已经到了,因此对认识这类事物的情感并不存在。正因如此,当提及在里面或在感官事物之上的东西时,因而当阐述具有天使智慧的东西时,一种厌恶就会立刻出现。然而,由于这类事物就包含在内义中(因为包含在内义中的事物完全适合天使的智慧),并且圣言的内义现已得到解释,所以它们必须被阐明,无论它们看似离感官事物何等遥远。

5169.“酒政长却不记念约瑟”表与属世层的属天层完全没有联结。这从“记念约瑟”的含义,以及“酒政长”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记念约瑟”是指对信仰的接受,如前所述(5130节),因而是指一种联结,这种联结通过信仰实现,故此处“不记念”表示完全没有联结;“酒政长”是指属于理解力部分的感官觉知;“约瑟”是指属世层的属天层,如前所述。

5170.“竟忘了他”表移除。这从“忘”的含义清楚可知,当“不记念”表示没有任何联结时,“忘”是指移除;因为只要联结不存在,移除就会发生。凡被遗忘的东西也被移除了;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印象也是如此。它们虽被保留下来,却没有与属世层的属天层联结起来,因为它们还没有完全摆脱错觉或谬论。不过,它们一旦从这些东西中解脱出来,就会与属世层的属天层联结。不过,我们会在下一章论述这些事,在那里,经上说酒政想起了约瑟。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