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基督教(下)》第十章 改造与重生(611-625节)

第10节 人只有重生,他的罪才能被移走,这移走就是罪的赦免

611.人只有重生,他的罪才能被移走,原因在于,重生在于抑制肉欲,使它不再掌控,在于制服旧人及其欲望,使它不会死而复生,并毁灭觉知官能,因为若这官能被毁,人就不再可能被改造。除非肉欲以上的人之灵接受教导并逐步完善,否则这种改造不可能发生。尚保持正常觉知者,谁不能由此推论出,这种事不可能瞬间成就,而只能逐步进行,就象前文所说人的受孕、被带入子宫,出生和养育?因为属肉欲或旧人的那些特性是人与生俱来的,它们建造了其心智的最初居所,欲望在其中有其住所,就象野兽住在它们的洞穴一样。它们先是住在前院,然后渐渐进入房子的地下室,后来爬上楼梯,为自己构造居室。这一切随着孩子成长,变成少年,之后长成青年而逐步进行;然后他开始用自己的觉知思考,用自己的意愿行动。谁不明白,到目前为止,建在心智里的这所房子里面,各种欲望象豺狼(ochim)、鸮鸟(Tziim)和萨梯(注:希腊及罗马神话中半人半兽的森林之神,好色之徒)一样携手共舞,这房子不可能瞬间被毁掉,并在其址上建造新房子?那些手牵手、自娱自乐的欲望不是必须先被驱逐,属于善与真的新渴望才能被引入以取代属恶与假的欲望吗?聪明人仅从这一考虑就能明白,这些事不可能瞬间完成,即每种恶都是由不计其数的欲望组成,它就象表皮下面布满黑头白身蛆虫的水果,众多邪恶还紧紧联结起来,如同蜘蛛刚刚孵化出来的后代。因此,除非邪恶一个个地被揭露出来,直到它们的联结被破坏,否则人不可能被作成新的。引用这些事是为了清楚表明,人只有重生,他的罪才能被移走。

612.人生来就倾向于各种邪恶,来自这倾向的欲望紧随其后,并且只要他在自由中,还是会作恶。因为他生来就渴望控制别人,占有他人财物,这两种欲望粉碎了对邻之爱,然后他仇恨反对自己的每个人,其仇恨又呼出内心怀有杀机的报复。由于同样的原因,他毫不在乎通奸,也不在乎如盗窃之类的抢劫,以及包含假见证的亵渎。若不把这些事放在眼里,他内心里就是一个无神论者。这就是人生来的模样,由此清楚可知,人天生就是一个微型地狱。既然人就其内在心智而言是属灵的,和动物不同,因而他是为天堂而生的,然而,如前所述,其属世或外在人就是一个微型地狱,那么可知,天堂不可能被植入地狱,除非这地狱被移走。

613.如果人知道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关系,以及一个如何从另一个被移走,那么他就能知道人如何重生,也能知道重生者的性质。为理解这一点,我必须先作个简要介绍,即凡在天堂者皆面向主,而凡在地狱者皆背离主。所以,若人从天堂俯视地狱,只能看见后脑勺和背部,实际上,他们甚至看似倒挂,就象地球上处于正对面的人,脚朝上而头向下,尽管他们用脚走路,脸能四处转动。正是他们心智内在的相反方向造成这种表象。我公布的这些惊人事实来自我自己的观察。它们清楚向我表明重生是如何进行的,恰似地狱被移走,因而从天堂被分离。因为如上所述,就其天生的最初性质而言,人是一个微型地狱,就其经由再生获得的第二性质而言,人是一个微型天堂。由此可知,人的邪恶被移走和分离的方式,正如大型天堂和地狱被分离的方式。由于邪恶被移走,所以它们远离主,逐渐倒挂。这一切一直进行到天堂被植入人内,即他变成一个新人为止。出于说明的缘故,我要补充一点,即人的每种邪恶都和有类似邪恶的地狱灵相联,另一方面,人的每种良善都和有类似良善的天堂天人相联。

614.刚才所说的一切可以证实,罪的赦免并非把它们根除或冼去,而是移走它们,从而将其分离出去。还可证实,人实际归给自己的一切邪恶依然存留。既然罪的赦免就是将它们移走并分离出去,那么可知,人被主从邪恶那里扣留,并被保守在善中,这就是他经由重生接受的礼物。我曾听最低层天堂的某个人说,他被免除罪恶,因为它们已被洗去,并补充说,“通过基督的宝血”。但因为他在天堂,并且是出于无知犯这样的错,所以他被投入自己的罪中,当这些罪返回时,他承认它们,从而获得新的信仰,即每个人,包括每名天人都被主从邪恶那里扣留,并被保守在善中。

这清楚说明了何为罪的赦免,它不是一瞬间的事,而是重生的结果,与重生同步推进。移走罪就是所谓罪的赦免,这好比将秽物从以色列人的营地扔到他们四围的沙漠,因为他们的营地代表天堂,沙漠代表地狱。它也好比从以色列人那里移走迦南地的众民族,从耶路撒冷那里移走耶布斯人,这些人并没有被逐出,而是被分离出去。它还好比非利士人的神、大衮的命运,当约柜被抬进来时,它先是脸伏于地,然后头和双手在门槛上折断,所以它没有被逐出,而是被移走。

它同样好比被主赶到随后投到海里的猪群上的魔鬼,在圣言中,“海”在此以及别处皆代表地狱。它还好比追随龙的人群,当他们从天堂被分离出来后,先是侵扰大地,后被投入地狱。它又好比众多野兽出没的森林,当森林被砍伐后,这些野兽便逃到邻近的灌木丛中,然后中间的地面被平整,经过耕作变成良田。

第11节 在属灵的事上若没有选择自由,重生是不可能的

615.除非是蠢人,否则谁不明白,在属灵的事上若没有选择自由,没人能重生?若没有这选择自由,他能靠近主,承认祂是救世主和救主、天地之神,如祂自己所教导的那样(马太28:18)吗?若没有选择自由,谁能信靠主,即出于信注目于祂、敬拜祂,专心从祂接受拯救的方法和恩惠,并在接受的过程中通过祂配合?

若没有选择自由,谁能对邻行善,践行仁爱,更别提将信与仁的很多其它特征吸收到思维和意愿中,把它们显明出来,化成行动?否则,重生无非是从主口里(约翰3章)传下来的一个毫无意义的单词而已,它要么仍在耳边,要么由于离言语最近的思维而落到嘴唇上,因而只不过是由十一字母组成的清晰声音。这声音决无可能被提升至心智的更高区域,而是会落到空中并消失。

616.如果可以,请告诉我,对于重生的盲目愚蠢,还有比执着于当今之信者更甚的吗?这是一个信念,即信被注入人内,而他就象一块木头或石头,随后被注入的就是称义,即罪的赦免,以及重生和很多其它礼物,而且人的努力必须被完全排除在外,以免损害基督功德。为牢固确立这一信条,他们剥夺了人在属灵事上的一切选择自由,声称人在其中无能为力,然后似乎唯独神这一方运作,人那一方没有被赋予配合、从而与神结合的力量。若是这样,那么在重生方面,人不就成了束手束脚如船上戴锁链的奴隶吗?如果他挣脱手铐脚镣,即如果他出于选择自由对邻行善,并为了救恩凭自己信靠神,就会像奴隶一样被惩罚,判为死刑。如果一个人真的确信这种观点,然而又虔诚渴望天堂,那么,他不就成了一个幽灵,站在那里思索,那信及其恩惠究竟注入到他里面没有,或若没有,它是否会被注入,因而父神是否施怜悯于他,或圣子究竟有没有为他说情,或是不是圣灵在其它地方忙碌以至于没来得及顾上他?最后,他由于对此毫不知情,可能会离去,并用下面的话安慰自己:“或许那恩典就在我生活的道德行为中,这种道德行为我一贯拥有,并会如从前那样继续下去,因此,在我里面的恩典是神圣的,而在那些没有获得信的人里面,是污秽的。所以,为了确保这种神圣存留在我的道德行为中,我今后必小心谨慎,不去行那出于自己的仁或信”,等等。凡认为通过属灵事上的选择自由无法实现重生之人,就会变成这样一个幽灵,或若你喜欢的话,这样一个盐的雕像。

617.凡相信没有属灵事上的选择自由,因而没有配合才有可能重生之人,对于教会的所有真理,变得如石头一样冷漠,即便他是热的,也因为这热来自欲望,所以就象火灾之地着火的木头,由于其中的易燃物而猛烈燃烧。他好比一座宫殿沉入地下,直到房顶,又被淤泥掩埋,之后他就住在那光秃秃的房顶上,在沼泽里为自己搭了间小棚屋,最后房顶也沉下去了,他就被淹死了。他还象一艘货船,满载各种取自圣言宝库的珍贵货物,但它们却被老鼠咬坏,被虫蛀蚀,或被水手扔到海里,致使商人损失货物。那些在这信的奥秘上学富五车的人,就象小商店里兜售偶像、水果、腊花、贝壳、瓶装蛇,以及此类物品的小贩。那些由于缺乏被主调和并赐下的属灵力量之人,不愿抬头仰望,事实上,他们就象动物,头朝下看,只顾在森林里吃草。若他们进入果园,就会象虫子一样吃光树叶,若他们看见果实,就会塞满虫子,若用手触摸,更是如此,最终他们变得象有鳞的蛇,其谬论就象蛇的鳞片一样闪光,并发出沙沙声,等等。

第12节 没有形成信并与仁结合的真理,重生是不可能的

618.人借以重生的途径有三种:主、信、仁。如果不通过圣言的神圣真理揭示它们,这三种途径就会深藏起来,就象埋在地下的最珍贵的宝石。事实上,它们对那些否认人的合作之人隐藏,哪怕他们读圣言上百遍,甚至上千遍,尽管他们就站在明光之中。关于主,凡执着于当今之信者,谁会睁开双眼看到其中以下教义:主与父为一,祂是天地之神,人当信子就是父的意愿,以及新旧约中关于主的不计其数的其它类似陈述?他们看不到,因为他们不在真理中,因而不在看到这类事物的光明中,即使真的赐予他们光明,其虚假也会熄灭它,然后这些真理无人理会,就象被彻底抹除的东西,或人们踩过的地下排水沟。谈及这些事是为了让人们知道,若没有真理,朝向重生的这第一步就无法被看到。

关于信,没有真理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信与真理构成一个实体。善就象信的灵魂,真理构成它的身体。所以,说信仰或有信却对其真理一无所知,就象将灵魂从身体中拉出来,然后与那看不见的物体进行对话一样。此外,构成信之身体的所有真理都发光,这光照亮信,并使信的特征显为可见。仁也一样,它发出与真之光相结合的热,就象世上春天的热和光结合,这结合使得地上的动植物重新繁育。

属灵的热与光同样如此,当人拥有信之真,同时拥有构成仁的各种善时,它们以同样的方式在人内结合。因为如前面有关信的章节所说的那样,每一个信之真都会发出启示之光,每一个仁之善都会发出点燃之热。该章还阐明了,属灵之光本质上是智慧,属灵之热本质上是爱,当主使人重生时,唯独祂将这二者在人内结合。因为主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6:63)。你们应当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我到世上来,乃是光(约翰12:36,46)。主是灵界太阳,这太阳就是所有属灵的光和热之源头,光启示,热点燃,主藉二者的结合使人复活和重生。

619.这些事实能证实,没有真理就不会认识主,没有真理就没有信,因而没有仁,故,没有真理就没有神学,没有神学的地方也不会有教会。这就是自称基督徒的人们所组成的肢体的现状,他们声称自己处于福音的光明中,事实上却在十足的黑暗里,因为他们身上的真理深藏在虚假之下,如同埋在欣嫩谷的骨头中的金、银和宝石。这一切通过灵界气流向我显明,这气流从当今基督徒那里流出并辐射。

一股气流是涉及主的,它从南部地区呼出并散布出去,此处住着博学的神职人员和有学问的信徒。无论这气流到哪里,都会巧妙潜入人们的思想观念中,从许多人那里取走他们对主人性之神圣性的信仰,在许多人身上弱化它,也在许多人身上将它转为愚蠢,原因在于,它同时引入了三位神的信仰,从而造成混乱。

第二股气流则拿走信,它就象冬天的乌云,带来黑暗,化雨为雪,使树木光秃秃,使水结冰,使绵羊丧失所有牧草。该气流与前者结合起来,在有关一位神、重生以及救赎方面注入一种倦怠。

第三股气流涉及信与仁的结合,它如此强烈以至于无法抗拒,但如今却令人厌恶,它就象一场瘟疫,传染凡它所波及的每个人,将这两种救赎方法之间的每条纽带撕成碎片,这些纽带自创世时就已建立,被主重新恢复。这气流也侵袭世人,熄灭真与善之间的婚姻火炬。我感受过它,在此期间,当我思及信与仁的结合时,它就介入到它们之间,极其卖力地尝试把它们分开。

天人报怨这些气流,向主祷告驱散它们,但得到的答复是,只要大龙还在地上,它们就无法被驱散,因为它们来自大龙的追随者。启示录说这大龙下到地上去了,经文如下:

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有祸了。(启示录12:12.)

这三股气流就象从大龙鼻孔喷发出来、能驱动暴风雨的大气,并且由于它们是属灵的,所以会侵袭心智并控制它。属灵真理的气流到现在为止极其稀少,仅在新天堂,以及天堂下面那些从大龙的追随者那里分离出来的人身上。这就是为何当今世人几乎不明白那些真理的原因,就象东方海洋里的船只不为航行在西方的船主和航海者所见一样。

620.若没有形成信的真理,重生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可通过下面的对比来说明:这跟没有觉知的人类心智一样,是不可能的,因为觉知通过真理形成,因此能教导我们当信什么、做什么,何为重生以及如何实现它。没有真理的重生就象没有阳光却让动物存活,植物生长一样,是不可能的,因为若太阳不发光,同时却给予热,那它会变得“象毛布”(如启示录6:12描述的),它也变暗(约珥书2:10,31),因而地上只有黑暗(约珥书3:15)。若没有发光的真理,同样的情形会发生在人身上,因为发出真理之光的太阳就是灵界的主。如果来自这源头的属灵之光不流入人类心智,那么教会将处于完全的黑暗,或永久的日蚀阴影中。必须经由信和仁进行的重生,若没有真理的教导和引领,就象没有方向舵,或指南针和航海图而在大海中航行,还如同夜里在漆黑的森林里骑行。那些拥有的不是真理,而是他们以之为真理的虚假之人,其心智的内在视觉好比那些视神经受阻,而眼睛仍看似正常(尽管它什么也看不见)之人的视觉,医生把这种失明叫做黑朦症。他们的理性或智力向上受阻,仅向下打开,结果,理性之光变得象眼睛的光,以至于他们所有的观念都只是想像,由纯粹的谬论构成。在这种情况下,人就象拿着长筒望远镜的占星家站在街市上,说一些毫无意义的预言。除非主揭示圣言的真正真理,否则所有神学的学生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621.对此,补充如下记事。记事一:

我看见一群灵的集会,他们都跪在那里祈祷神派天人来,以便可以与他们面对面交谈,并向他们敞开心扉。他们站起时,就看见有三个白衣天人站在他们面前。他们说:“主耶稣基督聆听了你们的祷告,因此打发我们到这里来,向我们敞开心扉吧。”

这些灵说:“我们的牧师告诉我们,在神学问题上,有用的不是觉知而是信,理智的信在这类事上没有任何帮助,因为它源自人,带有人的意味,而不是来自神。我们是英国人,从我们所信赖的宗教部门那里听到很多信息,但当我们和也自称改革宗信徒,以及天主教徒和其它教派的人交谈时,他们都显得很有学问,然而在很多问题上意见不一。尽管如此,他们全都说‘相信我们’,有的说:‘我们是神的仆人,我们知道。’但我们清楚,圣真,就是教会掌握的所谓信之真理,并非天生或遗传给某个人的,而是出于神从天堂而来,并且它们指出通往天堂的路,连同仁之善一起进入人的生活,从而引向永生。所以我们很焦虑,就跪下来向神祷告。”

对此,天人回答说:“你们要阅读圣言并信靠主,就会看见指引你们信和生活的真理。所有基督徒都从圣言提取他们的教义作为唯一的源泉。”但会众中有两个说:“我们读过,但不懂。”天人说:“你们没有靠近主,祂就是圣言,你们也曾确信虚假。”天人继续说,“没有光的信是什么?没有觉知的思考又是什么?这不是人类该有的行为。没有觉知,乌鸦和喜鹊也能学会说话。我们可以向你们保证,凡灵魂渴望真理的人,都能在清晰的光明中明白圣言的真理。没有哪个动物不知道自己赖以生存的粮。而人是理性和属灵的动物,所以他不但知道自己身体的粮,同样也知道灵魂赖以存活的粮,只要他渴望它,并向主乞求,就会明白这粮是信之真理。

此外,任何实质若不在觉知中被接受,就无法存在记忆里,而只停留在口头上。所以,当从天堂俯视尘世时,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声音,并且这些声音绝大部分不和谐。但是,我们将列举一些事,这些事表明,博学的神职人员已没有觉知,因为他们不知道通向它的两条途径,一条通过尘世,一条通过天堂。当主启示觉知时,祂会使觉知从尘世退出。但如果宗教规定要关闭觉知,那么从天堂通向它的路就被关闭,然后人就和瞎子一样,在圣言中看不到任何东西。我们已看到太多这样的人跌落深坑,再也爬不出来。

举例说明这一点。你们确定知道什么是仁和信吗?也就是说,你们确定知道仁就是对邻行善,信就是对神和教会的本质有正确的观念吗?因此,凡行善且有正确观念者,即生活良善、有正确信仰者皆得救?”对此,这些灵回应说他们明白。

天人继续说:“人必须悔改自己的罪才能得救,除非他悔改,否则仍在与生俱来的罪中。悔改在于停止意愿邪恶,因为它们是悖逆神的罪,每年仔细检查自己一两次,找出自己的罪,在主面前忏悔它们,并祈求帮助,停止这些罪恶,开始新的生活。人这样做,并信靠主到什么程度,他的罪就被赦免到什么程度。”会众中有的说:“我们明白这一点,所以知道什么是罪的赦免。”

然后他们请求天人告知他们更多信息,这次是关于神,灵魂不朽,重生和洗礼的。对此天人回复:“我们不会说你们不理解的东西;否则,我们的话就象雨水落到沙漠里,其中的种子会枯萎、死亡,不管从天堂如何浇灌它们。”关于神,他们说:“凡来到天堂者,皆根据他们对神的观念被分配地方,从而拥有永恒的喜乐,因为该观念总体上主导敬拜的一切细节。如果以为灵就象以太或风,那么神是一个灵的观念毫无意义。但神是一个人(Man)的观念是正确的,因为神是神爱和神智,连同它们的所有属性,这些事物的主体并不是以太或风,而是人。在天堂,关于神的观念就是,祂是主,救主,是天地之神,如祂自己教导的那样。把你们的观念调整成象我们这样的,我们必结合在一起。”当说这些话时,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容。

关于灵魂不朽,他们说:“人永远活着,因为他能藉爱和信与神结合,人人都具备这种能力。如果你对此再深入思考一下,就会明白,这种能力构成灵魂的不朽。”

关于重生,他们说:“谁不知道,人人都有思想神,或不思想神的自由,只要他被教导存在一位神?所以就象每个人在社会或属世的事上都有自由一样,他在属灵的事上也拥有同样的自由。主不断将这一切赐给所有人,因此,如果人不思想神,那是他的过错。人之所以为人正是由于这种能力,而动物之所以是动物,正是由于缺乏这种能力。人因此有能力貌似凭自己改造和重生自己,只要他发自内心承认这能力出自主。凡悔改并信靠主者正被改造和重生。人当貌似凭自己做这两件事,但这貌似凭自己的能力出自主。真相就是,人凭自己对此毫无贡献,一顶点也没有。然而,你们并非被造为雕像,而是人类,以便你们能通过主貌似凭自己这样做。正是这一点,并唯有这一点,才是爱和信的互惠,这也是主最希望人对祂做的事。总之,凭你们自己行动,并相信这出自主,这就是貌似凭你们自己行动。”

然后他们问,貌似凭自己行动是否通过创造被植入到人内。天人回答说:“不是,因为凭自己行动唯独属于神,但祂不断赐下它,也就是说,不断将它联结于人;然后只要人貌似凭自己行善,信仰真理,他就是天堂天人;但只要他作恶,因而相信由此而来的虚假(他这样做也貌似凭他自己),他就是地狱灵。你们可能会疑惑,为何他这样做也貌似凭他自己,但当你们祷告受到保护,以免魔鬼引诱你们,进入你们里面就象进入犹大那样,使你们充满罪恶,并摧毁灵魂与肉体时,就会明白这一点,的确是这样。但是,当人相信他凭自己行动(无论行善还是作恶)时,就有了过犯,而当他相信他貌似凭自己行动时,就没有过犯。因为若他相信凭自己行善,就是在将属神的东西声称为自己的,而若他相信凭自己行恶,就是在将属魔鬼的东西归给自己。”

关于洗礼,他们说:“洗礼是属灵的洗涤,就是改造与重生;小孩子长大成人后,就被改造与重生,他要履行其监护人代表他所承诺的事,即这两项承诺:悔改和信靠神。因为他们首先承诺,他弃绝魔鬼及其一切恶行,其次要信靠神。天堂的所有婴孩都被教导这两项承诺;但对他们来说,魔鬼是地狱,神是主。再者,在天人眼里,洗礼是人属于教会的标志。”听到这番话,会众中有些人说:“我们明白了。”

但与此同时,一旁有声音叫嚷说:“我们不明白”,又有声音说:“我们不想明白。”他们调查这些声音的来源,发现它们出自那些执着于信之虚假、想要被视为先知、因而受到敬拜之人。天人说:“不要惊讶;如今有很多这样的人;我们从天上看,他们就象设计如此精巧的雕像,以至于能驱动嘴唇,象发声器官一样制造噪音。但他们却不清楚使他们发声的呼吸来自地狱还是天堂,因为他们不知道它是假是真。他们推理来推理去,验证了又验证,然后还是不明白事情是不是这样。但你们应当知道,人类大脑能证实它想要的任何事,甚至直到它看似真实。所以,异教徒和无宗教信仰者也能这样做;事实上,无神论者就能证明不存在神,只有大自然。”

此后,这群英国人被点燃了对智慧的渴望,于是对天人说:“关于圣餐,他们说法不一,请告知我们真相。”天人回答:“真相就是,凡注目于主并悔改者,都通过最神圣的仪式与主结合,并被引入天堂。”但人群中有人说:“这是一个秘密。”天人回答:“这的确是个秘密,然而可以这样理解,面包和酒并不成就这一切,这些东西没有任何神圣可言;但物质的面包与属灵的面包彼此对应,物质的酒与属灵的酒也是。属灵的面包是爱的神圣性,属灵的酒是信的神圣性,这二者均来自主,并且就是主。由此产生主与人以及人与主的结合,不是面包与酒的结合,而是已悔改者的爱与信的结合;与主结合也就是被引入天堂。”天人指教他们有关对应的事后,会众说:“我们直到今天才明白这一点。”他们一说完这话,看哪,一道明亮的火焰从天上落下来,把他们与天人连结起来,他们彼此相爱。

622.记事二:

所有为天堂做好准备者(这一过程在精灵界完成,精灵界在天堂和地狱的中间),当这一刻来临时,都极度渴望天堂;很快,他们的眼睛被打开,然后他们看见一条通往天堂某个社群的小路,他们踏上这条路并上升,在上升时会有一个大门和守卫在那里。守卫打开大门,他们就进去。

然后一位检查员来迎接他们,从总督(the governor)那里带给他们消息说,继续往里走,到处找找,看有没有他们认为是自己的房子,因为每个新天人都有一座新房。如果他们找到了,就报告并留在那里。但如果没找到,就返回说没看到。然后那里的某个智者就检查他们,看他们里面的光是否与该社群的光协调一致,尤其热是否协调一致。因为天堂之光本质上是圣真,天堂之热本质上是圣善,二者皆从为太阳的主那里发出。如果他们里面的光和热不同于该社群的光和热,即是不同的善和真,他们就不被接收。

因此他们会离开,沿着天堂社群之间打开的路继续走,如此反复,直到他们找到与其情感相匹配的社群,该社群就是他们永远的居所。在那里,他们就在自己人中间,好象在他们发自内心热爱的亲朋好友中间,因为他们拥有相似的情感。他们在那里享受其生活的全部极乐,以及出自灵魂宁静、溢满于胸的快乐。因为天堂的光与热蕴含着妙不可言的共享快乐。这就是成为天人者的命运。

然而,那些顺从恶与假者获得允许升入天堂,但一进去,他们就开始喘不上气来。紧接着视线模糊,觉知变暗,思维停顿,色若死灰,因此就象木桩一样站在那里。然后心脏开始隐隐作痛,胸口发闷,头痛欲裂,并且这疼痛逐渐加剧;在这种状态下,他们象靠近火的蛇一样扭动,以至于从这地滚了出去,然后沿着出现的陡坡坠下去,一刻不停,直到来到地狱的同类当中,他们在此能自由呼吸,心脏也重新跳动。此后,他们憎恨天堂,弃绝真理,并在心里亵渎主,以为他们在天堂的痛苦与折磨来自祂。

从这几件事可以看出,那些漠视信之真理(然而正是信之真理构成天堂天人所在的光),和构成仁与爱的良善者(然而正是仁之良善构成天堂天人所在的热),其命运如何。由此还可看出,那些以为人只要被允许进入天堂,就可以享受天堂幸福的人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因为当今的信仰是,确保进入天堂仅仅是怜悯的事,这就象某个世人进入婚房,因此会立刻加入到那里的喜悦和快乐。他们应该知道,在灵界,他们产生的爱之情和由此而来的思维会与他人共享,因为那时人是一个灵,而灵的生命就是爱之情和由此产生的思维。还当知道,同质的情感结合,而异质的情感分离。正是情感的不同使得魔鬼在天堂遭受折磨,或天人在地狱遭受折磨。由于这个缘故,人们根据爱之情的多样性,以及各种变化和不同而各自分开。

623.记事三:

我曾被允许看到三百个神职人员,连同平信徒,全都学识渊博,因为他们知道如何证明唯信足以称义,有些人推演得更深入。由于他们相信天堂只是出于恩典准许进入的问题,所以就蒙允许升入天堂社群,该社群算不上高层社群。上升时,他们远远看上去就象牛犊。一踏进天堂,他们就受到天人友好接待,但开始交谈后,他们先是突然颤栗,然后恐惧,最后痛苦地要死。之后他们急速坠落,坠落时,他们看上去就象死马。之所以上升时看似牛犊,是因为他们对知与见的强烈属世情感由于对应就象牛犊;而坠落时看似死马,则因为对真理的觉知由于对应就象马,缺乏对教会真理的觉知则象死马。

下面有些男孩看见他们掉下来,且掉落时看似死马,就别过脸来,问同在的老师:“这种可怕的事是什么意思?我们原先看见的是人,现在他们却变成了死马;我们不忍直视,所以别过脸来。老师啊,我们不要呆在这地方,让我们走吧。”于是,他们就离开了。在路上,老师教导他们死马的含义,他说:“马象征对圣言真理的觉知。你们看见的所有马都是这个意思。当人持续沉思圣言时,其沉思从远处看就象一匹马,若他的沉思是属灵的,则马儿显得高贵、活泼,但另一方面,若他的沉思是物质的,则显得低劣、没有生气。”

然后孩子们问:“什么是对圣言的属灵沉思和物质沉思?”老师回答说:“我举例说明这一点。当虔诚阅读圣言时,谁不从内心思考神、邻舍和天堂?若人仅通过人(Person),不通过本质思考神,就是作物质地思考;若人仅通过外在形式,而不通过品性思考邻舍,就是作物质地思考;若人若仅通过地方,而不通过构成天堂的爱与智慧思考天堂,也是作物质地思考。”

但孩子们说:“我们通过人(Person)思考神,通过一个人的形式思考邻舍,通过地方思考上面的天堂。那么当阅读圣言时,我们在别人看来就象死马吗?”老师说:“不,你们还是孩子,只能那样思考。但我觉察你们拥有对知与觉的情感,由于这是属灵的,所以你们的思考也是属灵的。因为有某种属灵的思维潜藏在你们的物质思维中,尽管你们没有意识到它。但我想回到原先的话题,若人在阅读圣言或沉思它时作物质地思考,那么从远处看他就象一匹死马,而若他作属灵地思考,则象一匹活马。我也说过,若人仅通过人(Person),不通过本质思考神,就是物质地思考祂。神的本质有很多属性,如全能、全知、全在、永恒、爱、智慧、怜悯、恩典等等。还有些属性是从神的本质发出的,如创造,维护,救赎和拯救,启示和教导。人若根据人(Person)思考神,就会制造出三位神,并声称‘创造与维护者是一位神,救赎与拯救者是另一位神,启示与教导者则是第三位神’。但若人根据本质思考神,则视神为一位,并声明‘神创造我们,同样是这位神救赎并拯救我们,祂还启示和教导我们’。这就是为何那些根据人(Person),因而物质地思考三位一体神的人,必然会出于物质的思想观念从一位神中制造出三位神的原因。然而,由于与他们的思想相反,所以他们只好被迫说,这三位通过本质成为一体,因为他们也根据本质思考神,尽管好似通过一个格子。

所以,我的学生们,要根据本质思考神,也由此思考人。因为根据人思考本质就是物质地思考本质;而根据本质思考人就是属灵地思考人。由于古代的异教徒物质地思考神,并因此也物质地思考祂的属性,所以他们不但制造了三位神,甚至还制造多达上百个神;因为他们将每个单独的属性都视为一个神。你们必须明白,物质不能进入灵性,但灵性能进入物质。根据外在形式而非其品性思考邻舍,根据地方而非构成天堂的爱与智慧思考天堂,也是一样。圣言的每一个事物皆如此。故,人若对神,以及邻舍和天堂怀有物质观念,就不可能理解圣言;对他来说,圣言是一纸空文,当阅读或沉思它时,从远处看,他就象一匹死马。

你们看到的那些从天堂掉下来,在你们面前变得象死马一样的人,就是这样,在神学或有关教会的灵性方面,他们已关闭了自己的理性视觉,通过他们那特有的教义,即觉知必须服从其信,不但关闭了自己的,还关闭了其他人的。若觉知被宗教关闭,他们就再也不思考,变得象鼹鼠一样盲目,充满幽暗。这种拒绝所有属灵之光的黑暗,会阻止来自主和天堂的光之流入,并在信的问题上,在远低于理性层面之下的肉体感官层面设置一个障碍,也就是说,在鼻子附近设置障碍,把它固定在软骨中,以至于以后甚至不可能闻到属灵的东西。结果,有的人已变得极其敏感,一旦捕捉到属灵物的气味,就会陷入昏迷。我说气味的意思是指感知。这些人就是制造三位神的人。诚然,他们也根据本质发言说,神是一位,然而,当他们根据自己的信祷告时—这信就是父神因为圣子的缘故而施怜悯并派出圣灵,就清楚地制造出三位神;如果他们向一位祷告说由于第二位的缘故而施怜悯,并派出第三位,就不得不这样。”然后关于主,老师教导他们说,主是一位神,三位一体在祂里面。

624.记事四:

半夜醒来,我清楚地看见东方高处有一位天人,右手拿着一张纸,这纸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纸的中间有一行金字,我见写的是:善与真的婚姻。字迹放射的光芒扩散成围绕纸张的圆环;这光芒或光晕看似春天的黎明。后来,我见天人连同他手里的纸落下来,降落时,这纸越来越不明亮,那行字,即“善与真的婚姻”,从金色变成银色,又变成铜色,再变成铁色,最终变成铜与铁的锈色。最后,天人似乎没入乌云,又穿过乌云落到地面。在此,那纸尽管还在他手上,却看不见了。这事发生在灵界,就是所有人死后首先聚集的地方。

然后天人对我说:“去问问那些即将到这来的人,他们是否看见我或我手里的东西。”一大群人来了,分别是来自东、西、南、北的四个团体。我问来自东南方的人—他们在世时致力于学问,是否看见有人和我同在,或他手里有什么东西。他们全都说什么也没看见。然后,我又问来自西北方的人—他们在世时相信学者说的话,他们也说看不见任何东西。然而,这组人中的最后一批人,在世时一直处于简单的仁之信,换句话说,拥有某个善之真,在前面的人走后,说他们看见一个人和一张纸,这人穿着优雅,纸上写着字。当靠近看时,他们说上面写的是“善与真的婚姻”。

这些人和天人打过招呼后,就请求他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天人说:“整个天堂万物和整个尘世万物,经由创造无非都是善与真的婚姻,因为每一个事物,不管活得、有呼吸的,还是死的、没有呼吸的,皆出自善与真的婚姻,并为了该婚姻而被造。没有任何事物被单单被造为真,或单单被造为善;这样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它们皆通过这婚姻存在,并根据该婚姻而具备某种性质。主神,创造者里面的圣善与圣真就存在于它们的实体中。祂的实体存在就是圣善,该实体的彰显就是圣真,它们处于完全结合的状态,因为在祂里面,它们构成无限的一体。由于这二者在神、创造者自己里面为一体,所以它们在由祂创造的每一个事物里面也是一体。通过这一体,创造者和祂所创造的万物结合在一个如婚姻一样的永恒契约里。”

天人继续说:“由主口授的圣经,无论整体还是部分,都有善与真的婚姻(见248-253)。既然教会通过教义的真理形成,宗教通过依照教义真理生活的善行形成,它们与基督徒同在,唯独源自圣经,那么显而易见,无论总体还是部分,教会也是善与真的婚姻。关于善与真的婚姻所说的一切也适用于仁与信的婚姻,因为善属于仁,真属于信。”说完这番话,天人离开地面,穿过乌云升入天堂。随着他上升,那纸开始象先前那样发光,并在上升的每个阶段都发生变化。看哪,之前看似黎明的那个圆环落下来,驱散了笼罩大地的乌云,太阳又照射出来。

625.记事五:

有一次,当我沉思主的再来时,突然出现一道闪电,猛然击中我的眼睛;因此我抬头观看,看哪,我头上的整个天堂充满明亮的光,我听见从东方到西方连续不断地颂赞神的声音。旁边的天人说:“那是由于主的来临而对祂的颂赞。它出自东西方的天堂。”从南或北方的天堂只能听见轻柔的低语。因为天人能听到所有这些,所以他先对我说,对主的这些颂扬和赞美取自圣言。马上他又说:“现在他们特别用先知但以理所说的这些话颂扬和赞美主”:

你既见铁与泥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但在那些日子里,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2:43, 44)

此后,我听见似唱歌的声音,我朝更远的东方望去,又看见一道光芒,比之前那道还要明亮。我问天人,那里的颂赞是什么。他说,是但以理书中的这些话:

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得了权柄、国度,使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但以理 7:13, 14)

除此之外,他们用启示录中的这些话颂赞主:

愿荣耀、权能归给耶稣基督;看哪,祂驾云降临。祂是阿拉法,祂是俄梅戛,祂是初,是终,是首先的,是末后的,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我约翰从七个灯台中间出来的人子那里听到这一切。(启示录1:5-13; 22:8, 13; 以及马太24:30, 32)

我又向东方天堂望去,光从右侧发出,光照一直扩散到南方苍穹,我听见甜美的声音,就问天人,他们对主的颂赞是什么,他说它就是启示录中的这些话:

我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天堂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有一位天人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就带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启示录 21:1, 2,3, 9, 10)

我耶稣是明亮的晨星;圣灵和新妇都说:“来!”祂说:“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示录 22:16, 17, 20)

此后,我又听见更多的声音,我听见从东方天堂到西方天堂,以及从南方到北方,全是一片颂赞声。我问天人:“现在这颂赞是什么?”他说:“是先知的话”:

凡有血气的,必都知道我耶和华是你的救主,是你的救赎主。(以赛亚 49:26)

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以赛亚 44:6)

到那日,人必说:“看哪,这是我们的神,我们素来等候他,他必拯救我们。这是耶和华,我们素来等候他。”(以赛亚25:9)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当预备耶和华的路”。看哪,主耶和华必像大能者临到,他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以赛亚 40:3, 5, 10, 11)

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以赛亚9:6)

看哪,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他必掌王权,这是祂的名,耶和华我们的义。(耶利米23:5, 6; 33:15, 16)

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救赎你的是以色列的圣者,他必称为全地之神。(以赛亚 54:5)

那日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撒迦利亚书14:9)

听到并理解这一切后,我的心欢呼雀跃,我就高高兴兴地回家了,然后从属灵的状态回到肉体的状态,将我耳闻目睹的这些事记录下来。

上一页 下册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