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基督教(下)》第十章 改造与重生(587-610节)

第5节 新生的第一步就是所谓的改造,这一过程涉及觉知;第二步则是所谓的重生,这一过程涉及意愿,并由此涉及觉知

587.由于此处和下文论述改造和重生,改造被认为属觉知,重生被认为属意愿,而知道觉知和意愿之间的区别非常必要,这些区别在397节已说明,所以,建议读者先阅读那一节,再阅读本节。在397节,还说明了人与生俱来的邪恶在属世人的意愿里生成,这意愿支配觉知作与其一致的思考。由于这个缘故,为了人可以重生,重生藉着为间接原因的觉知来完成是有必要的。这一切通过觉知接受的各种教导完成,这些教导首先来自父母和老师,然后来自阅读圣言、布道、书籍和交谈。觉知从这些来源接受的一切被称为真理,因此,无论说改造通过觉知进行,还是说通过觉知接受的真理进行,意思都一样。因为真理指教人当信靠谁,当相信什么,以及当做什么,因而当如何意愿。无论人做什么,都是出于意愿按着觉知去做。既然人的意愿本身生来邪恶,并且觉知教导何为善与恶,人既能意愿善也能意愿恶,那么可知,人必须经由觉知被改造。只要人看到和从心理上承认恶就是恶,善就是善,并认识到当选择善,那么他就处于所谓改造的状态。但当其意愿引导他避恶行善时,重生的状态就开始了。

588.为达到这一目的,人还被赋予将其觉知几乎提升至天堂天人所处之光的能力,以便他能明白,人必须意愿什么,必须由此做什么,明白他在世的幸福是短暂的,死后的祝福是永恒的。若他获得智慧,并使其意愿顺从它,就会幸福快乐。但若他使其觉知顺从意愿,就会倒霉悲惨。这是因为意愿生来倾向邪恶,甚至倾向穷凶极恶,所以,除非通过觉知加以控制,否则,任其意愿放纵之人会奔向大恶,他天生的野性会致使他因自私而掠夺、杀戮所有不迎合他、不迁就他贪欲之人。

此外,如果觉知不能被单独完善,意愿也无法藉此被完善,那么他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动物。因为若不单独完善觉知,将它提升至意愿之上,那么他将不能思考,也不能出于思维言谈,而只能发出噪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也不能出于理智、而只能凭本能行动,更不可能认识与神有关的事,从而认识神自己,因而与祂联结,活到永远。人貌似凭自己运用思维和意愿,这一表象就是联结的互动元素,若没有互动,联结是不可能的,如同没有适应和运用就不可能有主动与被动的结合。神独自作用,人允许自己被作用,表面上看,人貌似凭自己配合,实际上是通过神这样做。对这些事实的正确认知会使人明白,若人的意愿之爱通过觉知被提升,它将是什么样,若未被提升,则又是什么样,因而人会是什么样。

589.必须知道,将觉知几乎提升至天堂天人所享有的聪明才智的能力,是每个人通过受造所固有的,恶人、善人都有,甚至地狱的每个魔鬼也有,因为所有在地狱者都曾是人。我已通过大量活生生的经历清楚明白这一点。但在属灵的事上,地狱之人并不聪明,反而很疯狂,因为他们不意愿善,而意愿恶,结果他们厌恶认识和觉知真理,因为真理支持良善,反对邪恶。这一切也清楚表明,新生的第一步就是接受所觉知的真理,第二步就是愿意照着真理行动,最后践行真理。尽管如此,仅仅通过认识真理,还称不上被改造,因为凭借提升觉知至意之爱以上的能力,人皆能认识真理,也能谈论、教导并传讲它们。但只有由于真理的缘故而对真理拥有情感之人才能被改造,因为这情感会和意愿结合起来,若发展下去,它还会将意愿联结于觉知,然后重生就开始了。下文将告知有关重生的后续推进和发展。

590.但关于觉知被提升,而意之爱没有藉着它被提升之人的性质,要通过对比来说明。他就象飞在高空的老鹰,一看见下面的猎物,如鸡、小天鹅、甚至小羔羊,就立即俯冲下来吞吃它们。他还象一个奸夫,把妓女藏在楼下的地下室里,却时而来到楼上房间,在他妻子及其访客面前明智地谈论贞洁,时而偷偷离开他的同伴,在楼下的妓女那里满足自己的淫欲。他还象沼泽的苍蝇,在飞驰的骏马头上盘旋,而一旦马停下,就落下来,沉浸于沼泽。这就是觉知被提升,而意之爱仍停留在脚下,并沉溺于尘世污秽和感官欲望之人。但因为这种人的觉知还有一缕看似智慧的光明,尽管其意愿反对它,所以他们还好比有闪光鳞片的毒蛇,闪耀如金的西班牙苍蝇,或沼泽地里的鬼火,或发光的朽木与含磷的物质。他们当中有些人能伪装成光明天人,混在世人和死后天堂天人中间。但经短暂检查之后,这些人就被剥去衣服,赤裸裸地被丢了下去。然而,尘世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因为此时他们的灵没有被打开,而是被类似舞台演员所戴的面具掩盖。他们在言谈举止上伪装光明天人的能力,就是他们能提升觉知(如前所述)至意之爱以上,几乎到达天人智慧的果效和证明。既然人的内在与外在就这样彼此背道而驰,既然身体会被抛弃,而灵依旧存留,那么显而易见,笑脸背后可能住着一个黑暗的灵,温言细语里可能藏着一个暴躁的人。所以,我的朋友,要认识一个人,不要凭他的嘴,而要看他的心,也就是说,不要听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因为主说:

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7:15-16)。

第6节 内在人必须先被改造,然后外在人通过它被改造,人就是这样重生的

591.当今教会普遍承认,内在人必须先被改造,然后外在人通过它被改造。但当他们提到内在人时,所想到的无非是信,这信就是父神将祂儿子的功和义归于人,并派出圣灵。他们认为这信构成内在人,外在人源自内在人,这外在人就是属世层面的道德之人。他们视外在人为内在人的附属,比较象马、牛的尾巴,或孔雀、极乐鸟的尾巴,这尾巴延伸到脚底,却没有和它们连结起来,因为他们说,仁紧随信来,但若出于人意的仁爱进入,这信就会消失。事实上,由于当今教会只承认这样的内在人,所以不存在任何内在人,因为没人知道这信是否被赐下。另外,如前所述,这样的信是不可能的,因而纯粹是想象。由此可知,如今执着这信的人没有内在人,只有与生俱来、充满罪恶的外在人。当今教会还补充说,重生与成圣自动随那信而来,人的配合(它是实现重生的唯一途径)必须被排除在外。因此,对当今教会来说,要认识到重生是不可能的,尽管主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592.但在新教会,内在人和外在人则迥然不同。内在人属于意愿,当他独自一人,如在家时,主导他的思考;而外在人则是他的言与行,诸如他跟别人在一起或在外时源自内在的行为。故,内在人既是属意愿的仁,也是属思维的信。重生前这二者构成属世人,这属世人因此被分为内在与外在。通过以下事实,这一点显而易见,一个人跟别人在一起或在外时的言行可能和他独自一人或在家时不一致。导致这种分离的原因在于,民法为作恶者规定了处罚,为行为良好者制定了奖赏,所以人们会强使外在从内在分离,因为没人愿意受罚,都想得到名和利的奖赏,而除非人依法生活,否则这二者一样也得不到。由此带来的结果是,道德仁义可见于外在,哪怕内在没有任何道德仁义之人的外在。所有虚伪、奉承和伪装皆出自这同一个源头。

593.至于导致属世人变成两种形式的分离,实际上它既是意愿的分离,也是其中思维的分离。因为人的每个行为皆始于其意愿,每句话皆始于其思维,所以,人在第一意愿下面形成了第二意愿,同样形成第二思维,但这二者仍构成属世人。人自己形成的这个意愿,可称作身体的意愿,因为它迫使身体行为道德,而第二思维可称作肺的思维,因为它迫使口舌说觉知里的话。这第二思维和意愿合在一起,好比紧贴树之外皮的内皮,或紧贴蛋壳的那层膜。内在属世人就在这些东西里,若他是恶,就好比烂树的木头,但刚才提及的木头周围的外皮与内皮看似完好,或好比白壳里的臭鸡蛋。然而,关于这天生的内在属世人,我还要说明几点。其意愿倾向于各种邪恶,由此而来的思维则倾向于各种虚假。这就是那必须重生的内在人,因为除非它重生,否则,它只会仇恨属仁爱的一切,因而向属信的一切发怒。由此可知,这属世的内在人必须先重生,外在人再藉着它重生,因为这符合次序。相反,藉着外在使内在重生有违次序,因为内在不但总体,而且每一细节上都类似于外在的灵魂,所以它就在于一个人所说的每个字里面,而它在这些东西里的存在超越人类所知。由于这个原因,天人从人的一个行动就能觉察他的意愿,从他的一句话就能觉察他的思维,无论是地狱的还是天堂的。他们就这样了解整个人,他们通过声调能判断他的思之情,通过一个手势或行为举止能判断他的意之爱。他们能觉察这一切,不管他如何模仿基督徒或道德公民。

594.以西结书这样描述人的重生:

我必给你们加上筋,使你们长肉,又将皮遮蔽你们,使气息进入你们里面,你们就又活了。(37:1-14)

这些事象征重生,这一点通过主的这些话明显可知:

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以西结37:11)

还用坟墓作比喻,因为经上记着:

主耶和华必开他们的坟墓,使骸骨从坟墓中出来,将灵放在他们里面,领他们到以色列地。(以西结37:12-14)

“以色列地”在此处及别处都表教会。骸骨与坟墓表重生,因为未重生者被称为死的,重生者被称为活的,后者有属灵的生命,而前者则是属灵的死亡。

595.世上的一切受造物,无论活的还是死的,都有一个内在和一个外在,一个离开另一个无法存在,正如没有原因就没有结果。一切受造物皆因其内在良善而高贵,因其内在恶性而低贱,外善内恶也是一样。世上的所有智者和天堂的所有天人都如此判断。但未重生者和重生者各自的性质要通过比喻来说明。伪装道德公民或基督徒的非重生者,好比裹着香料的死尸,所散发的腐臭味污染香料,并慢慢渗入鼻孔,损伤大脑。他还好比镀金或放在银棺中的木乃伊,当打开覆盖物往里看时,一具丑陋的黑尸赫然入目。

他好比坟墓里饰以青金石及其它宝石的骸骨;还好比外穿紫袍和细麻衣、内里却是地狱的财主(路加16:19)。再者,他好比甜蜜的毒药,开花的剧毒铁杉,果皮光滑、内瓤被虫蛀空的水果;也好比先涂了一层膏药、然后覆上一层薄皮、里面却积满脓臭的溃疡。在尘世,只有那些内在没有良善,因此凭表象判断的人才会根据外在评价内在。但在天堂则不然,因为身体在灵周围活动,能轻易将恶指为善,当死亡将身体分离出去后,就只剩下内在,它构成人的灵,然后从远处看,他就象蜕皮的毒蛇,或被剥去使之看似完好的内皮或表皮的烂木头。

但重生者的情况则不同。其内在是良善,其外在类似未重生者的外在,但又不同于它,如同天堂不同于地狱,因为善之灵魂在其中,至于他是否是伟人,是住在宫殿,外出时有随从簇拥,还是住在陋室,只有一个仆人伺候,甚至无论他是着紫袍、戴主教冠的大主教,还是衣着松散朴素、头戴小帽、在树林里放羊的羊馆,则无关紧要。

金子就是金子,无论它在火里闪耀,还是表面被烟熏黑,或无论它被铸成美丽如婴儿的样子,还是丑陋如老鼠的形状。放在约柜中的金老鼠就是可接受并被献为赎罪祭的(撒母尔上 6:3-5),因为金子象征内在良善。从母岩、石灰或粘土中获得的钻石或红宝石,同样是因其内在良善而被认为珍贵,女王项链上的钻石和宝石也是一样,诸如此类。这些例子清楚表明,外在是根据内在被评价的,而不是相反。

第7节 当这一切进行时,内在人和外在人之间的冲突会随之而来,获胜者会控制对方

596.产生冲突是因为内在人通过真理被改造,真理能使人明白何为恶与假,这恶与假尚在他的外在或属世人里面。所以,首先,在上的新意愿和在下的旧意愿之间会出现分歧。既然分歧在两个意愿之间,那么它也在二者的快乐之间,因为众所周知,肉体反对灵,灵反对肉体。在灵起作用,人变成新人之前,肉体及其欲望必须被制服。冲突紧随意愿的分歧而来,这就是所谓的属灵诱惑。这诱惑或冲突并非发生在善与恶之间,而是发生在善之真与恶之假之间。因为善无法凭自己战斗,而是通过真理斗争,恶也无法凭自己战斗,而是通过虚假斗争,就象意愿无法凭自己战斗,而是通过真理居于其中的觉知战斗一样。

人感觉不到这种冲突,除非它在自己里面,并且他感觉为良心的自责。然而,在人里面作战的,正是主和魔鬼(即地狱),他们为获得对他的控制权,或决定谁会拥有他而斗争。魔鬼或地狱攻击人,激发他里面的邪恶,而主保护人,激发他里面的良善。尽管冲突发生在灵界,但它同时在人内的善之真与恶之假之间进行,所以,人必须完全貌似凭自己斗争,因为他既有站在主这一边行动的自由意志,也有站在魔鬼一边行动的自由意志。他若持守善之真,就是站在主这一边,若坚持恶之假,则站在魔鬼那一边。由此可知,内在人和外在人,无论哪一方获胜,一方都会控制另一方,恰似两支敌对力量进行战斗,以决定谁来控制对方的王国,胜者会占领它,并使其中的一切顺从自己。然后,在这种情况下,若内在人获胜,他就会获得控制权,并制服外在人的一切邪恶,继续重生,但若外在人获胜,他也会获得控制权,并驱散内在人的一切良善,重生就结束了。

597.现在人们都知道诱惑的存在,但几乎没人知道它们的来源、性质以及它们会带来什么样的良善。它们的来源及性质如刚才所述,它们也带来良善,这善就是,当内在人获胜后,外在人就受到控制,这种控制会驱散欲望,植入对善与真的情感以取代之。这些情感会得到整理,使得人能行出他所意愿和思考的善与真,也能发自内心宣讲它们。此外,通过战胜外在人,人变成属灵的,然后主会将他与天堂天人联结起来,天人全是属灵的。迄今为止,诱惑几乎不为人所知,也鲜有人知道它们的来源、性质,以及它们所带来的良善,因为教会至今尚未掌握真理。除非人直接靠近主,抛弃以前的信,接受新的信,否则没人拥有真理。这就是为何自尼西亚会议引入三位神的信仰后,几个世纪以来没人被允许触及属灵诱惑的原因,因为一旦人遇到诱惑,就会马上屈服,从而旋即沉入更深的地狱。据称先于当今之信出现的悔罪并不是诱惑。我曾就这个话题询问过很多人,他们都说,它无非是一句话而已,没什么特别的,除了头脑简单者或许对地狱之火还有那么一点恐惧思想。

598.人经历诱惑后,就其内在人而言,便处于天堂,而他也藉外在人处于尘世。所以,正是经由诱惑在人内产生天堂和尘世的结合,然后他里面的主按照次序通过天堂主导他的尘世。若人依然属世,就会出现相反的情况,他会渴望通过尘世主导天堂。这就是喜欢出于我爱控制之人的样子。若从内检查,会发现这种人不信任何神,只信他自己;死后他相信自己就是统治他人的神。这种疯狂在地狱非常盛行,它甚至发展到这种地步:有的自称父神,有的自称圣子,有的自称圣灵,在犹太人当中,有的自称弥赛亚。这一切清楚表明,若属世人不重生,人死后会变成什么样,因而若主没有建立教导真正真理的新教会,他的疯狂会将他带往何处。这就是主说这些话的意思:

因为那时(即教会末期)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马太24:21, 22)

599.人在经受冲突或诱惑时,主会实施个体救赎,就象祂在世时实施总体救赎一样。主通过尘世的冲突和诱惑荣耀了祂的人性,即使其成圣,现在,在一个个人身上也是一样。当他处于诱惑时,主会为他争战,征服攻击他的地狱恶灵,经受诱惑后,祂会荣耀他,即使他成为属灵的。在主普遍的救赎后,祂将天堂和地狱的一切带入次序,祂在经受诱惑后的人身上也是这样做的,即祂将人内天堂和尘世的一切带入次序。救赎过后,主会建立一个新教会,同样,祂也会在人内建立属于那教会的一切,使他成为个体教会。救赎过后,主会将平安赐给那些信靠祂的人,因为祂说: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约翰14:27)

祂同样赐给经受诱惑后的人平安的感觉,即快乐的心态和安慰。这些事实表明,主永远是救世主。

600.若内在人重生,外在人却没有和它一起重生,就好比天上的飞鸟找不到可以停歇的干地,只发现会受到毒蛇和青蛙攻击的一片沼泽地,以致它飞走并死亡。也好比在大海中央游泳的天鹅,无法靠岸筑巢,导致她产的蛋沉入水中,被鱼吞吃。还好比士兵站在一面墙上,当这墙被推倒时,他便一头栽倒下来,死于废墟当中。又好比一棵美丽的树被移植到污泥中,泥中成群的虫子啃光了它的根,致使它枯萎死亡。同样好比没有地基的房子,没有基座的柱子。若唯独内在人重生,外在人没有和它一起重生,这就是内在人的样子,因为他缺乏行善的所有决心。

第8节 重生者会获得一个新的意愿和一个新的觉知

601.当今教会通过圣言和理智都知道,重生者是一个新生的人或新人。以下圣言经文证明了这一点:

你们要自做一个新心和新灵。以色列家啊,你们何必死亡呢?(以西结18:31)

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以西结36:26, 27)

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原文作肉体本节同)认人了。因此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哥林多后书 5:16, 17)

在这些经文中,“新心”表新的意愿,“新灵”表新的觉知。因为在圣言中,“心”代表意愿,而“灵”,当与心连在一起时,代表觉知。教会凭理智也知道,重生者会获得一个新的意愿和一个新的觉知,因为这两种官能构成人,要重生的正是它们。故,每个人的性质皆取决于这两种官能的性质,即若其意愿是恶,那他就是恶,若其觉知支持这恶,更加如此,善的情况与之相反。唯有宗教才能更新并重生人。宗教在人类心智中占据最高位置,能看清它下面属尘世的社会事务。宗教还通过这些事务攀升,如同纯净的树液通过树升到顶端,然后它从那个高度俯视尘世,如同人从塔顶或山顶俯视下面的平原。

602.但必须知道,人的觉知能上升,几乎到达天堂天人所在的光明,但除非他的意愿也上升,否则他仍是旧人,而非新人。我之前说明了,觉知如何将意愿提升到更高层,直到与它自己相匹配。因此,重生主要取决于意愿,其次取决于觉知。因为人的觉知类似世上的光,而意愿类似世上的热。众所周知,没有热的光不会使万物存活并生长,唯有与热结合的光才行。此外,在心智的较低区域,觉知实际上处于尘世之光,而在较高区域,则处于天堂之光。故,除非意愿从较低区域被提升至较高区域,并在那里与觉知结合,否则它仍停留在尘世,然后觉知上下翻飞,但每晚都沉到下面的意愿,并在那里安歇,它们就象男人和妓女一样交合,然后生出双头的后代。这些事实也清楚表明,除非人获得一个新的意愿和一个新的觉知,否则他并未重生。

603.人类心智被分为三个区域,最低层就是所谓的属世区域,中间层是所谓的属灵区域,最高层则是所谓的属天区域。通过重生,人从属世的最低层或属世区域被提升至更高或属灵区域,又通过该层被提升至属天区域。下面几节(607-610)将证明,心智存在三个区域。这就是为何未重生者被称为属世,重生者被称为属灵的原因。这清楚表明,重生者的心智被提升至属灵区域,从这更高层看见发生在较低层或属世心智中的一切。人类心智里面存在一个较低区域和一个较高区域,只要稍稍关注一下自己的思维,人人都能明白并承认这一点。因为他能明白他所思的一切,所以他会说,他过去是这样想的,现在是那样想的,除非存在一个被称为洞察力的内在思维,它能俯视被称为思维的较低层,否则这是不可能的。当法官听到或读到辩护律师提出的一长串证据时,他会在其心智的较高区域将它们全部归纳为一个观点,因而将它们形成一个总的概念,然后他从这较高区域俯视较低区域,即属世思维的区域,在此按顺序整理这些证据,并根据较高区域发表自己的意见,宣布判决。谁不知道,一个人一时片刻间形成的想法和结论,比他用较低思维花半小时所表达的还要多?引用这些实例是为了是让人们知道,人类心智被分成了较低和较高区域。

604.至于这新的意愿:它在旧意愿之上的属灵区域,新觉知也是一样,它和意愿同在,意愿也和它同在。它们在属灵区域联结,共同俯视旧的或属世的意愿和觉知,因此安排那里的一切以节制它们。谁不明白,如果人类心智真的只有一个区域,恶、善、真、假都被放在一起,相互混合,那里必会有冲突,就好象把狼和羔羊、老虎和牛犊以及老鹰和鸽子关到一个笼子里一样?其结果必是野蛮的屠杀,凶猛的动物会将温顺的动物撕成碎片。由于这个缘故才作出规定,善及其真应被收聚在较高区域,以便它们能安全生存下去,抵御攻击,还能通过约束及其它手段制服、然后驱散恶及其假。这和前面章节所说的一样,即重生者里面的主通过天堂主导属尘世的一切。人类心智的较高或属灵区域就是一个微型天堂,而较低或属世区域则是一个微型世界,因此古人把人叫作小宇宙,还叫作小天堂。

605.重生者,即意愿与觉知被更新者,享有天堂之热,这热就是它的爱,同时享有天堂之光,这光就是它的智慧,而另一方面,未重生者则经受地狱之热,这热就是它的爱,同时经受地狱黑暗,这黑暗就是它的疯狂,这一点现在的人既知道,也不知道。原因在于,今天的教会使得重生成为其信的附属物,并且决不允许理智进入信,结果也决不允许理智进入这包含修复与再生(如前所述)的附属物。这些事物,连同那信本身对于当今教会信徒而言,就象一座门窗紧闭的房子,以致于没人知道它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它是空的,抑或满是地狱魔鬼,还是天堂天人。谬论带来这种混乱的第二个原因在于,人能通过其觉知上升,几乎到达天堂之光,从而能明智地思考和谈论属灵的事物,不管他的意之爱如何。对该真理的无知,还使得人们对性格修复和再生也一无所知。

606.从这些事实可以得出结论,未重生者就象一个人晚上看见幽灵,却以为他们是人,后来重生时,同样是他,则如同在黎明中看清他晚上看到的东西原来是一个错觉,再后来,当他重生并充满光明时,就认清它们是谵妄的后代。未重生者就象一个做梦的人,重生者则象梦醒之人。在圣言中,属世的生命也被比作睡眠,属灵的生命则被比作梦醒的状态。未重生者指的是有灯无油的愚蠢童女,重生者指的是既有灯又有油的聪明童女,“灯”表涉及觉知的事物,“油”表涉及爱的事物。重生者就象会幕烛台里的灯,还象那里的陈设饼和焚香,他们就是那些“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的人(如但以理书所描述的那样12:3)。未重生者就象在伊甸园里吃善恶知识树,因此被赶出那园子的人,实际上他正是那树。但重生者则象在那园子里吃生命树的人。这类人被赐予吃那生命树,这一点从以下启示录经文明显可知:

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启示录2:7)

“伊甸园”表在属灵事上、源自对真理之爱的聪明才智(见《破解启示录》n.90)。总之,未重生者就是“恶者之子”,重生者就是“天国之子”(马太13:38)。此处“恶者之子”就是魔鬼的儿子,“天国之子”则是主的儿子。

第9节 重生者和天堂天人交往,未重生者则和地狱灵交往

607.每个世人要么和天堂天人联系或交往,要么和地狱灵联系或交往,因为他生来就有变成属灵的能力。除非他生来就和那些属灵者有某种联系,否则这是不可能的。我在《天堂与地狱》一书已说明,就其心智而言,人既在尘世,也在灵界。但人、天人和灵都不知道这种联系,原因在于,世人处于属世状态,而天人与灵处于属灵状态,由于属世和属灵之间的不同,所以一个不为另一个所见。《婚姻之爱》(n.326-329)所载的记事描述了这种不同的性质。由此清楚可知,不是思维,而是情感将他们联系起来。几乎没人反思自己的情感,因为它们并不在觉知、因而其思维所在的光明中,而仅在意愿、因而其爱之情所在的热中。爱之情所带来的人、天人和灵之间的这种联系如此紧密,以致于若它被切断,他们因此分离,人会即刻昏迷,若不修复这种联系,重建他们的结合,人就会死亡。

我说过,人经由重生变得属灵,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变成如天人本身那样的属灵,而是变成属灵-属世,也就是说,他的属世含有某种属灵成分在其中。这就象思维在言谈中的存在,或意愿在行为中的存在,因为当一个停止时,另一个也会停止。同样,人的灵存在于发生在身体上的一切细节里,正是人的灵促使属世去做它所做的一切。就其本身而言,属世是被动的,死的力量,而属灵是主动的,活的力量。被动的或死的力量无法凭自己行动,而必须被主动的或活的力量驱动。

因为人通过与灵界居民的不断交往而存活,所以当他离世后,会立刻被带到他在世时所联系的那类人当中。因此,死后,每个人都感觉自己仍在尘世,因为此时他来到其意之情类似他的同伴中间,他能认出他们,就象在世时亲人家属认出他们自己一样。这就是圣言所说那些人被召集在一起,并被聚集到自己同类中的意思。所有这些考虑都能证实,重生者和天堂天人交往,未重生者和地狱灵交往。

608.当知道,存在三层天堂,它们按照爱与智的三个等级而彼此有别,随着人重生,他通过这三层天堂和天人保持联系,由于这个原因,人类心智根据三层天堂被分成三个等级或区域。但关于这三层天堂,以及它们如何按照爱与智的三个等级而各有不同,可查看《天堂与地狱》(n.29),还可查看小册子《灵魂与身体的互动》(n. 16, 17)。在此仅通过一个比喻,就足以说明区分天堂的这三个等级的性质。它们就象人的头、躯体与脚,最高天堂构成头,中间天堂构成躯体,最低天堂构成脚。因为整个天堂在主眼里如同一个人。这一事实已通过我的亲自观察透露给我,因为我蒙允许看到由成千上万人构成的单个天堂社群完全就象单个人。那么为何整个天堂在主面前就不能看似这样呢?有关这活生生的经历,可查看《天堂与地狱》(n.59)。

这也使得我们该如何理解基督教界众所周知的这一事实清楚明了,即教会是基督的肢体,基督是那肢体的生命。还阐明了这一事实,即主是天堂万物的全部,因为祂是那肢体的生命。同样,主就是与那些唯独承认祂为天地之神,并信靠祂的人同在的教会。主亲自教导,祂就是天地之神(马太28:18),人当信靠祂(约翰3:15, 16, 36; 6:40; 11:25, 26)。

609.天堂、随之人类心智被分成的这三个等级,在某种程度上可通过尘世物质的对比来说明。这三个等级就象区分金、银、铜的贵重等级,它们好比尼布甲尼撒雕像上的那几种金属(但以理 2:31-35)。这三个等级彼此有别,好比红宝石、蓝宝石和玛瑙在纯度和品质上的区别,也好比橄榄树、葡萄树和无花果树的区别,等等。此外,在圣言中,“金”、“红宝石”、“橄榄树”代表属天的良善,这善属最高天堂;“银”、“蓝宝石”、“葡萄树”代表属灵的良善,这善属中间天堂;而“铜”、“玛瑙”、“无花果树”则代表属世的良善,这善属最低天堂。以上说明了,存在三个等级,即属天、属灵、属世。

610.对于上述内容,需要补充两点:世人的重生不是瞬间发生的,而是从开始直到临终逐渐进行的,之后不断继续和完善。因为人是通过战胜肉体邪恶的冲突而被改造的,人子对七个教会的每个人说,他会将得胜的果子赐给他,对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

得胜的,我必将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启示录2:7)

对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

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启示录2:11)

对别迦摩教会的使者说:

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启示录2:17)

对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

那得胜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启示录2:26)

对撒狄教会的使者说:

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启示录3:5)

对非拉铁非教会的使者说:

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启示录3:12)

对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

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启示录3:21)

最后一点:人重生到什么程度,也就是说,他的重生向着完美推进到什么程度,他就不再将善与真,即仁与信归于自己到什么程度,而是将这些东西归于主。因为他逐渐吸收的真理会清楚地教导这一点。

上一页 下册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