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经历摘录》第626-650节

626.当他们自己没有发现这一点时,我能通过我的嘴巴,或嘴唇和脸颊区域的张大发现他们与我同在,因为他们就具有这种效果(569节)。由于他们以为我也像他们一样,而且根据他们的想象,我在这样一种形式中,所以我的脸部区域变了形。因此很明显,内层天堂的天使由于他们的属世性情而分开,如前所述;而更内层和至内层天堂的天使在整个宇宙都是在一起的(552节),因为不和谐不可能存在于那些真正属灵和属天的天使之间,只存在于那些属世的天使之间。(1748年2月2日)

627.他们的内层天使也被教导:主从来不惩罚任何人,更不会向任何人行恶。一开始他们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坚定地以为主会责备和惩罚。但当一个活生生的声音向他们证明,他们的天使既不责备也不惩罚,同样不严厉地向他们星球上的人说话,只允许惩罚和责备的灵人去做和说这种事,以便他们可以缓和并判断惩罚和威胁的种类和数量。他们由此推断出:既然连他们的天使都不惩罚任何人,向他说严厉的话,主就更不用说了,祂是最好的,是一切良善的源头,并掌管天使。因此,他们由于自己的行为方式不得不承认,而且还以公开声明肯定:主不惩罚任何人,不向任何人说严厉的话,更不向任何人行恶。(1748年2月2日)

628.关于木星居民的灵人续。从他们惩罚其人民的方式明显看出,他们的天使拥有对一个人的一种审判权,或说他们审判他们的人民,他们的灵人也是。因为如前所述(622节),他们在场掌控实施惩罚者,缓和或允许;所以一种惩罚可归因于他们。然而,他们被明确告知,他们以为自己在进行审判,但唯独主是审判者,祂如此缓和他们的生命,好叫他们只知道是他们自己在审判。

629.此外,他们的寒冷灵人(534, 549, 575节)也大举靠近我,我不确定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是从那些与我同在的人那里来的,还是从其他人那里来的。我突然想到,那些与我同在的人本身就是寒冷的;他们像一阵寒气那样爬上来。(1748年2月2日)

630.天使一直在变得完美,但永远不可能是完美或神圣的。无论有多少灵魂被允许进入更内层和至内层的天堂,他们仍是不完美的,而是总有某种世俗的元素需要纠正。当他们被送回到灵人当中时,这事就完成了。那时,他们仍旧保留的来自属世之根的残余物立刻显现出来,然后得到纠正。这种改善通过他们被多次送回而持续进行,因此这是一条规则:一位天使永远不可能被完美到他能被称为完美和神圣的那个点。唯一完美和神圣的人是主,祂是完美和神圣本身。(1748年2月2日)

631.关于木星居民。在有助于他们悔改的惩罚中,还有一种惩罚被施加给他们,即:除了面包以外,他们不可吃其它食物;而同时,一种吃其它东西的食欲被激起。除了灌木、蔬菜、水果,以及被他们磨成面粉的种子之外,他们是否还以其它东西为食物,我没有被恩准得知。

632.至于他们的马,它们是森林动物(560节),非常高,比我们最大的马还要大,几乎和骆驼一样高。因此,这些马让他们非常害怕,如他们所告诉我的。当一匹很高的马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却向我描绘得很小,并在谈到这些马时坚称就是这样。

633.此外,他们喜欢长时间地用餐,倒不是讲究食物的奢侈享受,而是因为当他们坐下来一起吃饭时,更能享受甜蜜的陪伴。他们不坐椅子或长凳,不坐高高的草堤,也不坐草地;他们避开这些地方,仿佛它们下面有某种不洁之物;他们把叶子铺在自己下面。当我想知道它们是什么叶子,并且提到无花果树的叶子,就是亚当和夏娃在被提供羊皮外衣之前给自己束腰的那种(创世记3:7)时,他们给予了肯定。(1748年2月2日)

634.关于龙的诡诈。龙在这几个方面可称作双头龙。因为他能作出口头忏悔,说得好像他已经悔改了似的;然而,他却心怀诡诈,并且这一切在片刻之间,几乎就像骗子以面部表情和举止伪装友情,同时心里却怀有敌意一样。这种能力很少存在于灵人当中,却可见于龙身上。因为他能在甜言蜜语的同时密谋作恶,如今天当他召集恶灵企图偷袭善人,并摧毁他们的信仰时所做的那样。此外,他还插手最近的灵人正在做和思考的每一件事,以致他拥有比其他任何恶灵都更专注的耳朵,伺机做坏事。他几乎没有做善事的能力。(1748年2月2日)

635.关于以下事实,人被灵人和天使掌管;以及关于信,人里面的主动和被动原则。由于这是真理,所以要相信,主掌管天堂和大地,除了主以外,没有人活着。当这信被赐予时,从它可以推知:人不可能犯罪;因为他知道,认为凭自己活着并掌管自己的灵人在人里面激起这些东西;尽管它们在人里面,却不是被他激发的,因为那时,他被动活着,并让自己被掌管。当一个人处于这种状态时,他也能被主赐予平安,因为那时他唯独信靠主,根本不担心其它事。一个人若要生活在平安之中,就必须处于一种被动状态,决不能处于一种主动状态(参看620节),除非通过回应和反应行为,这二者也来自主;因此,这仍是一种被动状态,即抵制或跟从。这就是活在平安之中的天使的状态;而其他人因认为他们掌管自己,故不断感到不安;因为他们把自己引入各种欲望,从而引入焦虑之中;即便他们真的被其他人,事实上被许多人唤醒,但每一个人仍认为在他里面所激起的恶是他自己的,或来自他自己。这就是为何这恶仍留在他身上,并作为属于他自己的某种东西,或作为他的自我而扎根下来;所以,这恶也被归于他。由于这是真理,即:主掌管天堂和大地,所以主将这信赐予信徒和天使;它无法被赐予那些没有得救之信的人,尽管这些人以为自己愿意如此思想,因为他们知道它。但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拥有得救之信,从而被主掌管。事实就是这样,我能通过长期且每日的经历证实这一点;关于这个主题,我经常与灵人交谈,所以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熟悉的了。(1748年2月3日)

636.灵人是谁,是什么样子,这从他们所在的方位也能知道。当灵人和天使行动时,无论是从远处还是从近处,都能知道他们在哪里,或相对于我的脸来说,处在什么位置,无论我的脸如何转动,因为方向是由脸来确定的。那些坐在右手边,斜向前方的人是良善的;那些斜向左侧的人是邪恶的。因此,在远处左侧的下方是火坑,或欣嫩子谷。朝前稍向右一点是一个沼泽;脚下面是低级事物的大地。朝左是地狱。在头顶上的,是那些骄傲的人,他们在幻想中把自己举到高处;他们越高,就越傲慢。他们在那里也按方位排列。

637.那些上到世人那里的人也是这样排列的。在后面的,是那些想发号施令的人;他们粘附于后背。左边下面是那些想要惩罚的人,如前所述(445, 541, 545节);在头顶上的,是那些节制惩罚者的人。在右边的,是天使;他们同样在人里面从内在排列,尤其在他们充满整个人的时候;那时,他们保护这个人免受以其它方式威胁的伤害。此外,还有些人来自头部区域,其中一些人在大脑;一些人则在小脑。我多次观察到这些事,但还没有明白它们表示什么。(1748年2月3日)

638.想要掌管自己的灵魂或灵人以为被主如此掌管意味着丧失一切快乐,以及快乐所在的整个意愿,因而丧失一切自由,随之丧失一切生命及其甜蜜,如他们现在向我宣称的那样。但由于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生命,什么是真正的快乐和自由,所以要知道,当人唯独被主掌管,并且只是被动的时,他才首次拥有真正的生命和构成生命幸福的事物。那时,仿佛凭自己行动被赋予他,他分享到天堂的喜乐。但这种情况之所以似乎并未发生在这些灵魂或灵人身上,是因为他们凭自己的主动状态进行判断;在这种状态下,除了不安,以及最后他们利用自己的想象自由之后的不幸之外,没有什么东西能被赐下。而这种想象的自由是放纵,或情欲和激发它们的恶灵的法则。当他们在恶灵或自己情欲的控制之下时,就会以为他们正在被自己掌管,而事实恰恰相反。(1748年2月3日)

的确,一个人无法从外表上与另一个人区分开来;正是内在使得他成为他所是的样子,他的幸福也居于这内在。事实上,当我以这种方式说话时,有些人认为我疯了;然而,无数经历向我证实了这一点,并且每天都在我身上证实。

639.关于天上高高在上的灵人。我还意识到有些灵人在至高之处,在那龙所在之地上面。我想知道他们是谁,我猜测他们是这类或那类的灵人,知道他们通过自己的幻觉将自己提升到越高的地方,他们就越恶毒,因为他们越傲慢;我被告知,他们是魔鬼,不是通过言语流入的,而是通过恶欲的流注以最具欺骗性的恶意流入的。我也经历过这种情况,因为他们通过这种隐藏的恶意流入,以致我几乎无法抵挡他们。我被告知,他们没有被释放,或自由行动,因为他们将毒蛇的毒液深深隐藏在自己里面。相反,他们在那里受到捆绑,尽管他们不在那里,而是在地狱,因为他们在欣嫩子谷或火坑里,他们在那里的高处仅仅是他们的幻觉,这一点也向他们说明并展示了。此外,当他们想要被释放时,其他灵人就依附于他们,缓和他们,使他们无法倒出他们的毒液。他们对此牢骚满腹,还抱怨说,他们被迫说他们不愿说的话,因为他们想在某个隐藏的地方行动或秘密行动。(1748年2月3日)

640.人们以为,他们当中最糟糕的,是那些活在肉身期间努力凭自己的力量占有我们救世主的天堂,从而误导无辜者的人。他们可以说有一种流注,不过,是一种以各种方式得到缓和的流注。在他们的欺骗或毒药到达我这里之前,它被中间灵人一路上吸收了,从而得以缓和。他们似乎是那些将欺骗注入追求天堂,或拥有天上地上一切权柄者的人。他们就在龙的群星当中,被称为“巴比伦的兽”更贴切(关于这兽,可参看启示录17:3等)。

641.关于隐藏的灵人。也有些灵人是隐藏的,没有显明自己,或公开行动,以便他们的幻觉、骗术和诡计不像其他灵人的那样明显。他们在天顶或头顶上,比没有如此秘密行动的那龙更高。这些灵人以为没有人能发现他们的破坏性诡计。因此,他们还以为他们是安全的,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伤害或惩罚,因为如他们所以为的,那时他们会撤回到更微妙的性质。因此,如他们所说的,他们什么都不怕。然而,每当主允许时,他们的欺骗就公开显明,结果发现他们的欺骗是最邪恶的诡计;他们利用这种诡计模仿善灵的性质,好轻柔或温柔地流入,以便他们的毒液不被发现。若非主保护善人,他们就能以这种方式迷惑这些人。他们秘密地将自己安插在其他灵人的公开欺骗中。

642.此外,他们以为他们会免于其他人所受的那种惩罚,因为如他们所相信的,他们能躲进更微妙的性质里,从而秘密藏起来;但他们很失望。他们不仅被发送到面纱之下(435节),还像乞丐一样被粘在一起(431节),从而丧失一切自由。他们越想释放自己,或彼此挣脱,就绑得越紧。对他们的这种惩罚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折磨,因为这是对他们的秘密毒液的一种回应。

643.他们就是那些在世上以天使的伪装逼迫主的人,并且如此逼迫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利益;而且他们的诡计也得逞了。这就是他们的暴力和极其恶劣行为的根源,这些东西因如此可憎而不能向我透露。

644.他们承认,他们不能做别的。那些不断制造骗局,如此专注于它们,以至于几乎停不下来的灵人被其他人警告停止。但他们承认,他们不能,即便他们就要死去。其他人有时也承认这种事,也就是说,他们决不能停下来。每次他们都被告知,这是决不允许的,因为这样所有魔鬼都会为自己开脱。但他们被告知,他们应该走开,否则就会被赶走,直到最终通过适当的惩罚,他们开始对做这种事感到厌恶。因此,如通常所发生的,通过不同的惩罚方法,他们脱去了邪恶。因此,由此可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在肉身生活中所获得的属世秉性是这样,他们不仅在这类邪恶中感受到最大乐趣,还具有对它们的一种渴望,以至于无法停止,就像野兽无法停止撕碎猎物一样。(1748年2月5日)

645.灵人也改变口味。有时,事实上经常发生这种情况:我觉得味道很好的某种东西尝起来似乎有点恶心,或有了一种不同的味道。有两次,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我甚至觉得糖的味道几乎和盐一样,感觉舌头上的糖有一种咸味。实际上,我能尝到我所喝的液体有一种咸味在里头,它是被灵人从我的体液中压出来的。当木星灵认为糖是盐时,这种情况就会发生。事实上,他们以为盐被分成了像糖那样的颗粒,因而是颗粒盐,因为他们认为糖是盐。在其它事上也是如此,一个人的口味照着灵人的幻象而如此改变。他们有时做这种事来进行欺骗,因为他们能通过骗人的幻象而引起这种事。

646.此外,凡影响感官的东西,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没有一样是他们不能努力复制出来的。他们会模仿他们所看到和感觉到的任何东西,假装它是真实的;而事实上,它只是外在的、人造的。因此,区分真伪需要最大的谨慎和最高的良好判断力;它们永远不可能被区分开来,除非通过对主的信仰,从而靠着主,因为主赐予辨别相似事物的能力。这同样适用于肉身生活中当这些恶魔同在并试图迷惑世人的时候。(1748年2月5日)

647.当内心的欲望被爱驱动时,说话和劝说是没有用的。通过与灵人同在的大量经历,我了解到,违背情感的劝说毫无用处。因为我的心常常被某种情感驱动;而在此期间,灵人,以及天使们都会进行劝说,并说,事情应该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而不是以其它方式来做。但只要我被困在情感中,劝说就毫无用处,有时我在回答的时候也告诉他们这一点。如果情感稍稍转移,那么我的头脑就会立刻改变,并听从劝说。从活生生的经历和许多事中,我可以知道,违背爱的一切劝说都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因此,那些通过情欲行动的恶魔般的灵人是最危险的。此外,天使的方式是通过情感将心智转向良善,主就是以这种方式来管理的。(1748年2月5日)

648.由此也可以得出结论:当一个人迷醉在情欲中时,唯独基于理解力的信仰,或说教有什么用呢?唯独基于理解力的信仰又如何能进行拯救呢?因为爱里面有生命,而对这些事的理解里面除了记忆,什么都没有。这一点会被告知死后的灵魂,或灵人,并以这种方式来证实:他们承认,在他们的一生中,他们完全错了,并悲伤地承认了他们的错误。

649.人,作为一个工具,会胡思乱想,以为自己是在每一个动作中起作用的力。人类哲学的确发现了许多真理,这一点可从以下事实得到证实:人们知道,作用力和工具力共同构成一个原因。但这恰恰是谬误产生所在,它使得身为工具力,或一个工具的人,以为他/她是作用力,因为完成的原因来自结合在一起的这两种力。正是由于这种感觉欺骗,我们将属于主的工具归于自己,而主是唯一的作用力。这是对天上的一些人说的,他们也承认了。正因如此,一个人虽知道许多真理,却对实践这些真理一无所知;但工具仍以为它是力本身。这导致生活秩序的扭曲,造成了折磨他们灵魂的幻觉。(1748年2月5日)

650.因此,哲学,和感官经验一样,在服从的时候是可以提供帮助的,只要它服务于光照那些除了哲学真理外什么也不信的人,以及那些想要通过感官来理解的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