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经历摘录》第600-625节

601.此外,我也觉得就头而言,我在这荣耀里,就身体而言,我不在这荣耀里;但我没有一个与身体一起扩散到他们共同气场中的头,而身体在这个气场之下。我由此得以获知,那些在天堂里的人如何能听见并看见存在于灵人气场中的事物,也就是远离他们、在他们之下的事物。除了主乐意给他们看的东西外,他们也不被允许看见并知道任何东西。

602.我还感觉到恶魔的流注,不过,当时这流注对我没有影响,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直接的沟通。他们当中的一个是龙,那时被众多恶灵和魔鬼包围,从而具有更强大的作用力,然后千方百计冲进天上的气场,进行攻击、侵扰。不过,后来他承认,这一切无济于事,他想说服他的同伙下去。

603.由于一些与属灵元素有关的身体元素,我觉得似乎有某种东西进入他或这个气场,但这并没有造成任何焦虑,因为它随即就过去了,仿佛消失了。

604.此外,我在床上睡觉之前,听见许多内层天堂的天使在我周围合唱一首天堂之歌,同时我处在一种可见的荣耀之中。我所听见的这种荣耀是能听得见的,同时也是普遍的,因为我根本不明白他们在表现和歌唱什么。我被告知,整个天堂不断将荣耀归于主,以这种方式荣耀祂。

604 1/2.这种荣耀一直持续下去,对此,我还能从以下事实推断出来:每当我边哼着歌边呼吸时,都会跟随着那些同样通过回旋唱歌的人,以致我能由此看出这种荣耀是持续不断的。

604 1/3.但这只是所有人共有的荣耀;天使则拥有独特的属灵和属天的观念,除了在天堂里的人外,没有人能看到这些观念。我被告知,属天、属灵的荣耀对那些在天堂里的人来说,是最清楚不过的;那些存在于灵人气场中的事物以这种方式出现:除了主允许他们去做的事外,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也不学习。

605.还有一种集体呼吸,对此,我能观察到以下几点,即:那时我不知怎么就参与了一种集体呼吸,这种呼吸是容易的、自发的;事实上,天堂的集体呼吸与我的呼吸的比率是三比一,我的心跳也是。然而,由于这种集体呼吸,所有人都根据这一规则来呼吸,即:相邻的集体呼吸会变成某种连续事物,以至于所有人都从这种连续体中获得各种各样自己的呼吸。(1748年1月30日)

606.关于荣耀续。天使看属于灵人气场的一切事物在他们之下,与该气场也没有任何联系,除非蒙主恩准,他们可以关注并观察那里的灵人和事物的性质。我通过活生生的经历被指示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然而,正如指给我看的,他们不能掌控任何东西,因为他们不能凭自己流入,流注是由主以一种无法察觉的方式来掌控的。

607.当我从前面(600ff)所说的那种集体荣耀的气场中陷入源于诸如属于世界的某种更粗俗情感的任何观念时,有人说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跌落,因此我正在从他们那里跌落。当我以另一种方式陷入与身体有关的观念时,有人说这些观念在他们看来就像云。(1748年1月30日)

608.我将近一天或半天都在这种荣耀的状态下,在此期间,我没有任何个人性质的观念,没有我所熟悉的思维观念,因为我处于对主的颂扬中,天使合唱团正以各种方式荣耀祂。然而,事情发生的方式是这样的:就我的头而言,我似乎就在他们当中,好叫我能了解那些存在于灵人气场,仿佛存在于我身体中的事物。因此,难怪木星居民说,脸不是身体,他们瞧不起自己的身体(547节)。(1748年1月30日)

609.关于哲学,它一文不值。今天,离开家和回来的时候,我感到悲伤,我知道这种悲伤来源于某个心烦意乱的灵人。他上到我这里来,说,在他的一生中,他曾以为自己是最著名的哲学家之一,并将自己的头脑运用到这类研究中;现在,当他在脑海里反复思想它们时,他说,他被一种巨大的悲伤困扰和影响,因为他现在看见并意识到,世上的这类追求是多么地一文不值,它们是幻想,从属灵和神性事物中夺走一切光。他将哲学称为应该扔掉的粪,因为它们至今仍在妨碍他了解属灵、甚至更为属天的事物。他现在和我在一起,看我写作,并指导我。(1748年1月30日)

610.在来世,他们遇见熟人。那些在来世的人刚到那里时,地上的东西仍粘附于他们。因为他们只知道自己还在世上,仍在那里生活。这一点以许多方式向我清楚表明,因为许多年后,有些人还不知道自己在来世,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向他们证明,以致他们最终承认这一点。于是,他们也回想起他们活在肉身时所拥有的同伴,然后还蒙主允许找到他们,与他们说话,和在人世间一样;不过,只能说他们被允许或恩准说的话。因此,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朋友、父母、孩子;然而,他们一起呆在那里的时间不能超过主所允许他们的。

611.正如他们能找到自己的朋友,他们也会遇见自己的敌人,尤其是那些他们曾因仇恨而迫害的人。由此可以推断,以仇恨迫害任何人是何等危险。在来世,没有人能够伪装,也就是说,心里盘算一套,话里说的、脸上表现的却是另一套;相反,心灵的感受如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样显明,因此,伪装会走向公开的仇恨。所以谁都能判断出这种人能否被允许进入天堂。

612.天堂看不见文字和名字,只看见事物。从关于灵人的说明清楚可知,肉体元素本身必须脱去,从而被治死,这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痛苦;然后必须脱去的是附着于属灵元素的属世元素。因为自然界不能进入天堂,直到心智或灵里面只留有属灵和属天之物。因此,由于肉体和属世元素本身是死的,在灵魂能进入天堂之前,它们必须被脱去,所以最明显不过的事就是:天堂永远不可能听见或明白文字上的肉体和属世事物,只能听见或明白那些属灵、属天和神性事物,因而听见或明白那些离字义遥远、更远和最远的事物。同样,当一个人的思维比其他人的更崇高时,他不关心文字,而是关心文字所显露出来的意义,关心从直接含义显露出来的更崇高的含义。因此,认为天堂能听见并明白文字上的圣言,或明白男人、女人、城市等的名字,是很荒谬的,因为天堂觉察藏在它们里面的真实事物,而字义不会超越空气或耳中的声音,因而不会超越身体。所以为何你会以为主神我们的救主会注意到那些纯肉体、纯属世的事物呢?因为祂自己就是天堂,并使得天堂去听见。(1748年1月31日)

613.木星灵。一群木星灵向我走来。他们的靠近和同在,以及他们的活跃流注如此的温柔,以至于可描述为甜蜜。因为他们都是正直的,并一起过着正直的生活,只想着向彼此做善事;因此,有一种普遍共享的正直感。由于这群灵人的温柔或甜蜜,人很容易认出木星的这群善灵。

614.他们之间若产生一丁点分歧,一道类似闪电的细微白光就会发出,以表明这种分歧。我被告知,这是分歧的一个迹象。这种分歧也由一簇明亮的小星星来表明。分歧就是这样存在的,不过它很快就会得到解决。

615.此外,当小星星出现时,这是一个好兆头,它们向我显现了六百多次。这些星星都很小,甚至还有更小的;有单个出现的,也有几个星星一个接一个出现的。当某种星空出现时,这也是一个好的迹象。对该星球的灵人来说,这也是常识。

616.由此明显可知,不同星球的灵人不可能在一起,因为无论在个体的性格上,还是在作为一个整体的社群的性格上,他们都是不同的。因此,当木星灵靠近我并与我同在时,地球灵无法忍受他们,好像他们有一种异味,因此他们逃走了。然而,我承认我自己没有闻到异味,这种异味是由地球灵赋予我的。(1748年2月1日)

617.关于试探。魔鬼团伙何等的诡诈,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在试探期间,他不仅模仿天使,甚至还模仿主自己,照着人的幻想而以种种方式冒充他们。这个魔鬼瞬间就知道这些幻想,因为他冒充人们,然后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找出他们里面的东西;令人惊奇的是,当有机会出现时,他仍记得它。此外,当这个魔鬼进行伪装时,他会激发出合适的情感,无论看上去是善的还是恶的,并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安排它们,巧妙地把它们折向邪恶。他清楚看到一种情感是如何发展、转动的,并不断奋力地把它折向邪恶。此外,魔鬼还将符合此人情感的话语注入他的思维和嘴里,并立刻使他以为这些话是他自己的。那些意识不到这一点的人只会以为这些话是他自己的;而事实上,它们是魔鬼的;我能从多方面的经历证实这一点。因此,他从一个诡计转到另一个诡计,并且凭着他活在肉身时所获得的一种属世本能立刻做到这一点,令谁都感到惊讶。他们的本性可堪比野兽;在来世,他们更加狡猾,因为那时他们出于像野兽一样的本性行动,尽管他们在一生当中表现得像人。列举他们的诡诈将填满无数张纸。因此,若不是主耶稣将这个魔鬼束缚住,抑制并彻底改变他的企图,人必时时刻刻屈服。(1748年2月1日)

618.关于过度的恶臭。有一天晚上,我喝了大量牛奶,吃了很多面包,灵人认为超出我所需要的,于是就把他们的感觉集中在过度的观念上,以此指控我。这使得来自固体食物的人类排泄物的臭味,和来自液体的尿臭味涌入我的鼻孔;这些臭味粘附在那里,我被告知,我遇到这种事,是因为他们把自己的感觉集中在了这种过度上。他们说,他们自己并没有闻到任何类似臭味。(1748年1月30日和2月1日)

619.肉身生活和肉身之后的生活之间的区别。肉身生活不同于肉身之后的生活。在肉身中,世人能出于任何世俗的理由善待那些仇敌和他们所恨恶的人,因为他们被各种世俗的目的和爱所支配。因此,他们能掩饰自己,自称朋友;而事实上,他们是仇敌。但在来世不是这样,因为在来世,每个人都照着自己所获得的品性行动。心怀仇恨的人继续仇恨,直到这种仇恨通过一个净化的过程而被消除。若非如此,或如果他们还想和活在肉身时那样伪装,就会立刻被识破,事实上会公开化。

620.此外,那些由主掌管的人是被动的,凭自己没有任何能力;他们凭自己不能做任何事,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并且他们也知道这一点。他们只有一种被动能力。这些人被称为“穷人”,也被称为“困苦人”;那些自以为强壮的人就是如此看待他们的。但那些凭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弱者由主掌管。主亲自照管他们。而另一方面,那些自以为凭自己活着,掌管自己的人被称为“强壮”,他们拥有主动能力,而刚才所说的那些人只有被动能力。那些凭自己拥有主动能力的人就是挑起他人里面的邪恶思维和情感的人;因此,他们所思想并被激起的邪恶就来自呼出类似事物的这些灵人的主动能力。今天,这一点以一种属灵的方式被指示给我,以前也指示过一次,并且如此明显,以至于毫无疑问。关于这些问题,今天我还与我周围的灵人交谈过,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一点。(1748年2月1日)

621.我在来世与熟人和朋友在一起待了很长时间。我能证明,我在来世看见了许多朋友和熟人,若中间没有打扰,他们几乎一直与我结伴交谈。事实上,有一个朋友经常与我在一起,时间超过一个月,如他所断言的。我无法算出到底有多少人,也不允许说他们都是谁,尽管他们很想让我把这一切告诉他们的朋友;但这是不可以的。我可以断言并证明:我在来世与世上或肉身生活中所认识的许多人来往并交谈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有许多谈话涉及不幸的状态和幸福的状态。这些状态甚至被指给他们看,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在肉身生活中,竟然没有人知道他们死后随即在来世生活,他们就在灵人当中,其生活不过是肉身生活的延续,以至于他们只知道自己仍活在肉身中;甚至除了其它各个地方所描述的外,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的状态照着他们的肉身生活而发生变化,如你在别处所看到的。(1748年2月1日)

622.关于木星居民的灵人。如前所述(541节),惩罚灵仿佛通过将声音往前推进而强力说话,他们站在我身体中间左下侧,上到我这里来,想要按照他们星球上的习俗,因着我所思所说的事而惩罚我;他们的天使,如他们所称的那样,站在我的头部区域,以便引导他,允许他根据情况实施惩罚,从而使他们能够缓和。但他不被允许向我做任何事,只是向我展示他们的各种惩罚。其中一种是腹部中间周围的疼痛性收缩,就好像被一根锐利的腰带收紧一样;这些灵人说,对他们的人民来说,这种收紧伴随巨大的痛苦。另一种惩罚是呼吸困难,以致他们陷入由交替停止而造成的呼吸短促。然而还有一种惩罚是死亡的威胁,从而使他们丧失从配偶、孩子、同伴或他们所珍爱的事物中获得的快乐,因为这些灵人能在一瞬间知道他们爱什么。

623.此外,他们通过惩罚、威胁和告诫被神圣地引导,免得他们陷入关于独一主的歪曲观念;若有人真的陷入这些歪曲观念,他们就被逐出社群。在这样的星球上,接受这种观念的人只能被逐出。如果有任何家庭有这种倾向,他们就会被完全移除。死亡的时候会向他们宣布,这种情况多半通过夺走他们的呼吸,或他们的灵被其灵人提升,而不是通过像我们地球上那样的疾病而发生。所以就像他们说的,他们被提升到天堂,他们不将其称为死亡,而是称为创造天堂。

624.他们更好的灵人不能轻易地与我们地球灵在一起,必须分开生活。因为他们从由历代父母所植入的一种不同的生命中获得了不同的性情,以致他们有一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从而拥有与天上的事物紧密相连的不同本性,如前面(564节)所观察到的,当时一道彩虹在他们的内层天堂的天使当中被展现出来。由于现在他们的本性与天上的事物紧密相连,所以如彩虹那样的代表性,以及来自一个不同根源的他们灵人和我们灵人的本性,是不同的,这两个星球的内层天使也不可能联系在一起。这些是他们那喜爱金色蓝天的天使(参看535节)。他们不想允许“属灵的”这个词进入,如我现在所观察到的,因为他们引导我的思维,从而引导我的手;事实上,他们说,他们不想知道属灵之物,只想知道属天之物。他们当中许多人是守护灵人,这是因为他们很少说话(598节),而是思考,他们的思维因此来源于他们的情感。

625.他们的靠近是甜蜜、静默的(613节),生活和交谈是谨慎的,所以他们很注意自己的所思所言,仔细权衡和掂量每一个最小细节。然而,他们若在任何灵人里面发现一丁点违背他们秩序的事,就会想办法惩罚他们,好迫使他们行善。他们向刚从其星球到来的灵人做这种事,以某种强力使他们顺服。我也能观察到这一点,如我所告诉他们的,因为当有任何违背他们秩序的事发生时,我立刻就发觉他们惩罚的想法。(1748年2月2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