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后的第二个状态

人死后的第二个状态称为内在状态,因为彼时,人进入心智内层,即意愿和思维之中,人在第一个状态下所处的外层将归于沉寂。善于观察生活,注意人们言谈举止的人,不难看出人皆有外在和内在的层面,或说内外两层思维、意愿。在社会生活中,我们对一个人的看法是根据他的名声,根据别人对他的评价。但是在与他们交谈时,我们不会照心里实际的想法。即便是恶人,我们也会以礼相加。两层思维,两层意愿,由此显然了。虚情假意、阿谀奉承之辈更是如此,他们的言谈举止和内心的思维意愿完全背道而驰。伪善之徒谈论神、天堂、灵魂得救、教会真理、国家福祉、群众利益,似乎满有信心爱心。其实在心里他们没有信仰,没有爱心,自私自利。由此可见,人确有内外两层思维。他以外在的思维与人交往,但在内心里,他有着不同的想法。再者,两个思维进程是分开的,以避免内心实际的想法暴露出来。

根据对应,人之受造,其内外两层思维本是可以协同一致的。当人专注于善时,两者也的确是一致的,因为彼时,他的念头为善,言语也为善。但是,当人陷于恶时,两者就不一致了,因为彼时,他的念头为恶,言语却为善。这意味着次序已经颠倒,因为善表现于外,恶却隐藏于内。善被恶辖制,沦为奴隶,只是主人为达到目的、满足欲望所利用的工具罢了。美言善行之中既藏有恶的意愿,可见该善并非真善,已经被恶玷污,不论它在不明内情的人眼中显得多么良善。

专注于善者,情况与之不同。对他们而言,次序未见颠倒:良善流入其内在的思维,再从内在的思维流入外在的思维,表现为言语和行为。人之受造,本合乎这种次序。在此次序下,人的内层处于天堂和天堂的光明之中。天堂的光明乃是从主所发的神性真理,实质上就是在天堂的主,所以他们是受着主的引导。我说这些是要证明人皆有内外两层思维,两者是可分的。当我说“思维”,其实也是说意愿,因为思维出于意愿。事实上,没有人可脱离意愿而思维。由此可知何为外在的状态,何为内在的状态。

当我说意愿和思维,“意愿”系指爱与情感并爱与情感所生的快乐。这一切皆与意愿相关。凡是人所愿所爱的,对他而言就是快乐的。同样,凡是人所爱的,感觉到快乐的,就是他所愿的。“思维”则指人用来支持其爱与情感的一切念头,因为思维无非是意愿的形式,藉着它,人的意愿显明出来。该形式由源于灵界、属于灵魂的各种理性分析能力所构成。

要知道,人的品质完全由他的内在秉性所决定,并非由他的外在表现来决定。因为人的内在是他的灵魂,肉体是靠灵魂而活,人的生命就是其灵魂的生命。所以,人的内在秉性如何,他的为人就如何,直到永远。人的外在属于肉体,死后即被分离,其附于灵魂的一切元素已归于沉寂,仅仅作为内在层面的载体。由此可知什么是真正属于人的,什么不然。对于恶人,产生其言语的外在思维和产生其行为的外在意愿并不真正属于他。属于他的只是其内在的思维和意愿。

第一个状态结束以后,人就进入内在层面的状态。该状态正是人在尘世私下里思维自由、不受约束时所进入的关乎内在意愿和思维的状态。人在无意识中进入该状态,正如他在尘世时,话到嘴边,又立刻将思维收回,进入内在思维时所做的一样。所以,人成为灵人,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他就成了真正的自己,开始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因为照自己的情感自由地思维正是人的生命和自我所在。

在此状态下,灵魂凭其意愿思维,也就是凭其爱与情感思维。此时,他的思维与意愿形成一个整体,仿佛他不再有思维,而只有意愿。其说话的方式也是如此,除了他心里尚有某种恐惧(害怕其意愿和思维被人看透的恐惧)而已。因为在尘世的社会生活中,他的意志已被植入这种恐惧。

死后,所有人都会被带入这种状态,没有例外,因为这是灵魂的真实状态。第一个状态是灵魂在众人面前伪装出来的状态,不是其本来的状态。对于人死后随即进入的外在层面的状态不是灵魂的真实状态,有很多理由可证明这一点。比如,灵魂是凭情感进行思维和谈论,因为情感是语言的源头。世人在内省时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进行思维,因为彼时,他不是以肉体的语言进行思维,而仅仅是观照,弹指之间,其所思维的,比一时半刻所能表达的还要多。另外,人在尘世的社会生活中,为保证自己的言论合乎道德和社会的要求,其内在的思维控制着外在的思维,正如一人控制着另一人,免得它逾越合宜、得体的界线。从这个事实,也能看出外在层面的状态并不是灵魂的真实状态。再者,人在私下思考的时候,他筹划着自己的言谈举止,以求取得人的喜悦、信任、欣赏、感激。而照他真实的意愿,他并不乐意这样行。这也是一个证明。由以上事实,可知灵魂所进入的内在层面的状态才是他的真实状态,也意味着这才是他活在尘世时的真实状态。

当灵魂进入内在层面以后,其在尘世真正为人如何就显明出来了。事实上,他将完全照自己的秉性而行。在世时曾专注于善者将照理性智慧而行,事实上,将比在尘世时更有智慧,因为他已脱去那如云层遮蔽灵性的肉体。反之,在世时曾沉溺于恶者将表现得愚昧疯狂,事实上,将比在尘世时更加疯狂,因为他已获得自由,不再受到约束。在世之时,他们显得很有理智,因为这是他们模仿理智之人的方式。所以,当外在的层面剥离以后,其内在的疯狂就暴露了出来。假冒为善的恶人好比一个外表光亮,里面却藏着各种污秽的坛子,正如主说: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

在世时凡专注于良善的生活,照良心而行的人,也就是承认神,热爱神的真理,特别是将真理运用于生活的人,当他们进入内在的层面以后,有如梦初醒或由暗入明的感觉。他们凭天堂之光思维,因而进入内在的智慧之中。他们照良善而行,因而进入内在的情感之中。天堂流入其思维和情感,将前所未知的幸福和快乐注入其中。因为他们是与天堂的天使相联。他们承认主,以实际生活表达对主的崇拜,因为当他们处于外在的层面时是照其秉性而行。他们在自由中承认主,敬拜主,因为自由关乎内在的情感。就这样,他们从外在的圣洁进入内在的圣洁之中,而内在的圣洁乃是敬拜的本质。这是照圣言的要求过基督生活的人将进入的状态。

在世时沉溺于恶、无有良心、否认神的人,情况截然不同。凡过罪恶生活者无不从心里否认神,不论其表面如何承认神。因为承认神与过罪恶生活是截然对立的。在灵界,当他们进入内在层面以后,其言行举止显得相当愚蠢,因为恶欲驱使他们造作恶事,包括鄙夷、嘲笑、毁谤、仇视、报复等等。他们图谋恶计,诡诈恶毒到令人难以置信。此时,他们自由地照意愿和思维行事,因为曾在尘世约束他们的外在因素已被分离。简而言之,他们已丧失理智,因为在世之时,他们的理智并非处于内层,而是处于外层。但是,在他们自己看来,好似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有智慧。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他们还会短暂地被带回外在的状态。彼时,他们想起自己在外在状态下的行为方式。有的会感到尴尬,承认自己丧失了理智。有的一点也不觉得惭愧。有的为不能一直留在外在的状态而愤恨。他们被告知一直留在那状态,后果会是怎样。他们一定会虚假地做同样的事,以表面的良善、诚实、公平误导心地单纯、思维简单的人,同时也会毁灭自己,因为他们的外在层面终究会如内在层面那样燃烧起来,将整个生命摧毁。

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灵魂就显出其在尘世时的真实面目。从前被隐藏的言语和行为如今显明了出来,因为此时,外在的因素已不再约束他们。他们公开地说同样的话,做同样的事,不再顾忌自己的名声。另外,他们进入各种罪恶的状态之中,在天使和善灵面前显出他们的真实面目。就这样,隐藏的事被显露了出来,正如主的话说: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我又告诉你,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

对于恶人进入该状态以后,其表现如何,无法简单地加以描述。因为疯狂取决于欲望,而欲望是因人而异的。不如提出几个具体的实例,其余的就可想而知了。有的人爱自己过于一切。他们在工作和职位上所追求的是自己的名声。他们发挥其用,不是因为乐于服务,而是为了获取名望和地位。所以,他们是在名望和地位中寻找快乐。当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他们表现得最为愚蠢,因为私欲越大,就离天堂越远,而离天堂越远,就离智慧越远。有的人陷于我欲,阴险诡诈,用各种不正的手段谋取地位。他们与恶贯满盈者为伍,研究邪术(邪术是对神序的滥用),意欲操纵所有不顺从的人。他们图谋恶计,心怀仇恨,施行报复,渴望折磨一切不顺从的人。但有一群恶徒支持,他们就陷于以上恶行之中。最后,他们甚至图谋爬上天堂,将其摧毁,以便自己作神,受人崇拜。其疯狂竟达到如此地步。

此等人中,数天主教的神职人员最甚。他们以为天堂地狱的权柄都在自己手中,能随意赦免罪恶。他们自称基督,将神的一切归于自身,其信念之强,足以困扰和遮蔽人心,给其造成痛苦。他们一直处在这样的状态,只是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他们将丧失理智。有的人将创造归于自然,从心里否认神,否认有关天堂和教会的一切。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他们与同类型的灵人聚集起来,称当中最狡黠的人为神,对其顶礼膜拜。我曾见一群人在会中膜拜一个巫师,还谈论自然,其行为好像呆子,仿佛一群保留人形的动物。这些人中,有的曾尊享高位,有的曾被视为学者和智者。情况各不相同。由以上事实,可知内心朝天堂闭合的人其状况如何。凡不通过承认神并照信仰生活而获得天堂之流的人,都将变得如此。每个人都可以给自己下一个判断:他的秉性若是如此,那么当他不再受外在的约束,不再惧怕法律,也不再顾忌自己的名利地位时,结果将会如何。

但是,主会节制他们的疯狂,免得它逾越“用”的界限,因为他们各能起到一定的作用。透过他们,善灵能认清恶的表现和本质,也看明若不为主所引导,其结果将会如何。公然作恶的人也能帮助聚集同类的恶人,将他们与善人分开,除去他们虚有其表的良善与真知,将他们引入罪恶和错谬之中,使他们为地狱做好准备。因为人只有进入其罪恶与错谬之后,才会落入地狱。谁也不许保持分裂的心智,说着想着一件事,心里却图着另一件事。恶人必须照其罪恶而思维错谬,言语也必须出于罪恶和错谬,思维和言语都必须出于其欲望和快乐。在尘世时,他们私下里正是这样做的。因为意愿是人的根本,而思维只有在出于意愿的情况下才是。回归自己的意愿就是回归自己的秉性和生命,因为人是从生命取得各自的秉性。死后,人将保留其在尘世所塑造的秉性。对恶人而言,该秉性已不能再通过领悟真理而获得改善。

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恶灵情不自禁地往各种罪恶里直奔,自然就时常受到严厉的惩罚。在灵人界,惩罚的方式多种多样。不论你曾贵为君王,或贱如奴隶,均一视同仁。每种恶皆有相应的罚相随,如影随形。所以,凡作恶者,必受相应之罚。但是,没有人需为尘世的恶行受罚,只需为当前的恶行受罚。不过,或说因尘世的恶行受罚,或说为灵界的恶行受罚,两者是一回事。因为死后,人必恢复各自的生命状态,回到同样的恶行之中,因为人的秉性取决于他在尘世的生活方式。恶人必须受罚,因为在此状态下,惩罚的恐惧是唯一约束他们的手段。勉励、教导已不再有效,法律、名声等因素也不再起作用。因为他们照秉性而行,唯有惩罚能给予强制。善灵却从不受罚(虽然他们在尘世曾犯过错),因为他们的罪恶不再返复。我还得知,他们的过错属于不同的性质,因为不是出于故意抵挡真理,也非出于恶心,除了在外在的状态下,他们因从父母所受的禀性而盲目地陷入罪恶之中。

人在尘世其灵魂联于哪个群体,死后便去到那个群体。事实上,就灵魂而言,每个人都联于天堂或地狱的某个群体,其中恶人与地狱的群体相联,善人与天堂的群体相联。灵魂逐渐被带到那里,直到最后进入其中。当恶灵进入内在的状态以后,他们逐渐转向自己的群体,直到该状态结束之前,他们直接面对那群体。该状态结束以后,恶灵就自动投入属于自己的地狱,且看似向后倒着跳入的。这是因为他们处于颠倒的次序当中。他们热爱地狱的事物,摒弃天堂的事物。另外,在该状态下,有的恶人会出入不同的地狱。但是,他们不像完全做好准备的人那样是倒着跳入的。在世之时,他们的灵魂联于哪个群体,当他们尚处于外在的状态时,就已经显示给他们。他们由此知道,即使在肉身时,他们已属于地狱。但是,他们与身在地狱的人还是不同的,因为在世之时,他们的状态与灵人界的人相似。

进入第二个状态以后,恶灵开始从善灵中分别出来。但在第一个状态下,两者还是混在一起的,因为外在层面的状态与尘世的状态相似。等到进入内在的层面,进入各自的秉性(或意愿)以后,情况就不同了。

恶人从善人中分离出来,方式有很多。通常,他们会被带到其在第一个状态下因良善的情感与思维而发生联系的诸多群体。这些群体曾被他们的外表欺骗,以为他们不是恶人。通常,他们会绕一大圈,以致其真实的秉性在各处的善灵面前显露出来。善灵一看到他们,便转身离去。同时,恶灵也转身离去,趋向其所当进入的地狱的群体。

请扫码关注史威登堡公众号

摘自“史威登堡公众号”

《生命真相》电子杂志 2020/6/3

上一篇:人死后的第一个状态

下一篇:使徒保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