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10卷)》第21章 出埃及记21章内义(8)

9057.“以打还打”表如果理解力中的任何情感被消灭或伤害。这从“打”的含义清楚可知,“打”是指消灭或伤害理解力中的情感,也就是对真理的情感。在原文,“打”是用一个表示血淤或血污所造成的青肿的词来表达的;“血”在内义上是指源于爱之良善的信之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被歪曲和亵渎了的真理(参看4735, 6978, 7317, 7326节)。因此,“打”是指被伤害或消灭的真理。在一些经文(启示录9:20; 11:6; 15:1, 6, 8; 16:21; 18:8; 以及耶利米书30:12, 14, 17;以西结书7:2; 撒迦利亚书 14:12-15;诗篇38:5)中,“打”或“灾”具有同样的含义;在路加福音(10:30-35),经上谈到一个人落在强盗手中,他们把他打了个半死;又谈到一个撒玛利亚人“包扎了他的伤处”,倒上油和酒,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带到一个客栈。

理解圣言内义的人就能知道为何主说撒玛利亚人“包扎了伤处,倒上油和酒,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因为“撒玛利亚人”在内义上表示一个处于对真理的情感的人;“包扎伤处”表示当这种情感被伤害时,对它的医治;“倒上油和酒”表示引入爱之良善和信之良善;“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表示用他自己的理解力来支持他。因此,这些话描述了对邻之仁,为了世人的利益以一种属世的方式,为了天上天使的利益以一种属灵的方式;在字义上是以一种属世的方式,在内义上是以一种属灵的方式。“撒玛利亚人”是指一个处于对真理的情感的人,原因是,在圣言中,“撒玛利亚人”表示这种情感。“油”表示爱之良善(参看886, 3728, 4582节);“酒”表示信之良善(1798, 6377节);“牲口”是指理解力(2761, 2762, 2781, 3217, 5321, 5741, 6125, 6401, 6534, 7024, 8146, 8148节)。主以这种方式说话;但很少有人明白;因为他们以为祂提及这类细节,只是为了编一个寓言故事。但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就不是来自神的话。来自神的话都含有诸如属于主、天堂和教会的那类事物在里面,并且在每个微小细节,或说一点一划上都是这样(参看9049e节)。

9058.“人若打了他奴仆的一只眼”表如果内在人要伤害外在人或属世人中的信之真理。这从“打”、“人”、“眼”和“奴仆”的含义清楚可知:“打”是指伤害,如前所述;“(男)人”,此处即以色列人中的男人,是指一个教会成员,因而一个拥有属灵真理,也就是信之真理的人,如前所述(参看9034节),因而是指内在人,因为信之真理在内在人中,并构成它的生命,这生命被称为属灵生命,用“内在人”这个术语是由于它与“奴仆”所表示的外在人的关系;“眼”是指理解力的内在部分,因而是指信之真理(9051节);“奴仆”是指存在于外在人中的记忆真理(1895, 2567, 3835, 3849, 8993, 8994节),因而也指外在人或属世人(5305, 7998, 8974节)。字义提到“(男)人”和他的“奴仆”,因此,所指的是两个人;但在内义上,“(男)人”是指内在人,“奴仆”是指外在人,它们存在于一个人里面。原因在于,内义并不关注人,只关注属灵的事物(5225, 5287, 5434, 8343, 8985, 9007节)。

9059.“或是婢女的一只眼”表如果他要伤害那里对真理的情感。这从“眼”和“婢女”的含义清楚可知:“眼”是指心智的理解力部分,因而是指信之真理,如刚才所述(9058节);“婢女”是指对属世真理的情感(2567, 3835, 3849, 8993节)。

9060.“把眼打坏了”表以至于消灭它。这从“打坏”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述的主题是“眼”所表示的信之真理时,“打坏”是指消灭。

9061.“就要因他的眼放他去得以自由”表它就不能再为内在人服务。这从“放去得以自由”和“因他的眼”的含义清楚可知:“放去得以自由”是指从服事中释放出来;“因他的眼”,就是他在奴仆身上所打坏的那眼,是指由于已经在外在人或属世人中被消灭的信之真理。因为“眼”表示心智的理解力部分,因而表示信之真理(参看9058, 9059节),“打坏”表示消灭(9060节),“奴仆”是指外在人或属世人(9058节)。若不知道内在人与外在人的关系是何性质,就无从得知此处是何情形。外在人若不同意,内在人就不能过一种属灵的生活;正因如此,属世人若不重生,一个人就不能重生。由此可推知,如果属世人或外在人中的信之真理若被消灭,属世人或外在人就不能再为内在人服务。

这种情况与外在视觉和内在视觉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外在视觉若受损,就不能再为内在视觉服务;因为如果外在视觉扭曲了物体,内在视觉就只能通过它获得一种扭曲的视觉。这种情况与受意愿控制的身体其余部位也是一样的,如臂、手、手指和脚。如果这些扭曲变形,那么意愿只能以一种扭曲的方式通过它们行动。这与属世人或外在人服务于内在人的情形很相似。如果外在人或属世人中的记忆真理被扭曲或消灭,那么内在人就无法看见真理,从而无法思考和觉知真理,除非以一种扭曲或虚假的方式。由此明显可知为何一个人若要重生,属世人必须重生。关于这些问题,也可参前面的说明(3286, 3321, 3469, 3493, 3573, 3620, 3623, 3679, 4588, 4618, 4667, 5165, 5168, 5427, 5428, 5477, 6299, 6564, 8742-8747, 9043节)。

9062.“若打掉了他奴仆的一个牙或是婢女的一个牙”表如果它摧毁感官层或感官人中的真理,或对它的情感。这从“牙”、“婢女”和“打掉”的含义清楚可知:“牙”是指理解力的外在部分,因而是指属世人中的真理,如前所述(9052节),在此是指属世人的最低层,或感官层上的真理,因为它论及一个奴仆和一个婢女;“婢女”是指对该真理的情感,如前所述(9059节);“打掉”是指摧毁。至于何为感官层及其性质,可参看前文(4009, 5077, 5079, 5084, 5089, 5091, 5125, 5128, 5580, 5767, 6183, 6201, 6310, 6311, 6313, 6315, 6316, 6564, 6598, 6612, 6614, 6622, 6624, 6948, 6949, 7693节)。

9063.“就要因他的牙放他去得以自由”表它就不能再为内在人服务。这从“放去得以自由”和“牙”的含义清楚可知:“放去得以自由”是指从服事中释放出来,因而不能再服务,如前所述(9061节);“牙”是指感官层,如刚才所述(9062节)。从刚才(9061节)关于当外在人受到伤害时内在人状态的说明,可以得知此处是何情形。其情形与感官层受到伤害时的情形很相似,因为感官层是属世人中的最低层。一个人若要完全重生,感官层也必须重生(参看6844, 6845, 7645节)。谁都能清楚看出,关于奴仆或婢女的眼和牙的这些律例,包含若不藉着内义,就没有人能明白的奥秘在里面。若没有某种隐藏的原因,经上为何会规定奴仆因严重受损的眼和牙,而不是因严重受损的身体其它部位而被放去得以自由呢?但当知道“眼”和“牙”在灵义上表示什么时,这个隐藏的原则就变得显而易见了。当知道这一切时,制定这条律例的原因就逐渐明朗了。

9064.出埃及记21:28-36.牛若用角抵触男人或是女人,以致死亡,要用石头打死那牛,却不可吃它的肉,牛的主人可算无罪。倘若那牛素来是用角抵触人的,有人报告了牛主,他竟不把牛拴好,以致把男人或是女人抵死,就要用石头打死那牛,牛主也必死;倘若给他定了赎罪,他必照所加给他的缴纳赎命罚金。牛无论用角抵触了儿子或用角抵触了女儿,必照这例办他。牛若用角抵触了奴仆或是婢女,必将银子三十舍客勒给他们的主人,也要用石头把牛打死。人若开了一个坑,或人挖了一个坑而不盖住它,有牛或驴掉在里头,坑主要赔偿;要拿银子赔偿它的主人,死牲畜要归他。人的牛若击伤了他同伴的牛,以致于它死了,他们要卖了活牛,平分它的价银,也要平分死牛。人若知道这牛素来习惯用角抵触人,牛主竟不把牛拴好,他必要以牛还牛,死牛要归他。

“牛若用角抵触男人或是女人”表如果属世人中对邪恶的情感伤害信之真理或良善。“以致死亡”表到了毁灭它的程度。“要用石头打死那牛”表对毁灭信之真理或良善的惩罚。“却不可吃它的肉”表这邪恶决不能变成人自己的,而是必须抛弃。“牛的主人可算无罪”表这邪恶不可归咎于内在人,因为它来自意愿,而非来自理解力。“倘若那牛素来是用角抵触人的”表如果对邪恶的情感长期存在。“有人报告了牛主”表并且这邪恶已经进入理解力。“他竟不把牛拴好”表没有抑制住它。“以致把男人或是女人抵死”表如果这时它毁灭了信之真理或良善。“就要用石头打死那牛”表对毁灭真理的惩罚。“牛主也必死”表对内在人的诅咒。“倘若给他定了赎罪”表为叫他免受诅咒。“他必缴纳赎命罚金”表悔改的痛苦经历。“照所加给他的”表照源于理解力的对邪恶情感的性质。“牛无论用角抵触了儿子或用角抵触了女儿”表对邪恶的情感向源于内层事物的信之真理和良善所发起的攻击。“必照这例办他”表惩罚将是一样的。“牛若用角抵触了奴仆或是婢女”表如果对邪恶的情感毁灭属世人中的真理或良善。“必将银子三十舍客勒给他们的主人”表内在人要完全恢复它。“也要用石头把牛打死”表对毁灭属世人中的真理和良善的惩罚。“人若开了一个坑”表如果有人从别人那里接受虚假。“或人挖了一个坑而不盖住它”表或如果他自己捏造虚假。“有牛或驴掉在里头”表败坏属世人中的良善或真理。“坑主要赔偿”表虚假所属的人要作出补偿。“要拿银子赔偿它的主人”表通过与其属世人中的良善或真理已经被败坏之人同在的真理。“死牲畜要归他”表邪恶或虚假仍将与他同在。“人的牛若击伤了他同伴的牛”表具有不同情感的两种真理,这一种的情感会伤害那一种的情感。“以致于它死了”表如此严重,以致良善的情感灭亡了。“他们要卖了活牛”表伤害了另一种的情感的这一种的情感将被疏远。“平分它的价银”表其真理将被驱散。“也要平分死牛”表伤害性的情感也将被驱散。“人若知道这牛素来习惯用角抵触人”表如果以前就知道它的情感是这样的。“牛主竟不把牛拴好”表并且如果它没有被束缚。“他必要以牛还牛”表全面恢复。“死牛要归他”表归伤害性的情感。

9065.“牛若用角抵触男人或是女人”表如果属世人中对邪恶的情感伤害信之真理或良善。这从“用角抵触”、“牛”、“男人”和“女人”含义清楚可知:“用角抵触”是指伤害,因为“角”表示邪恶所生虚假的能力(参看2832节),“抵触”表示伤害;“牛”是指属世人中对良善的情感(2180, 2566, 2781, 2830, 5913, 8937节),因而在反面意义上是指属世人中对邪恶的情感;“男人”是指信之真理(9034节);“女人”是指信之良善(参看4823, 6014, 8337节)。

9066.“以致死亡”表到了毁灭它的程度。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9067.“要用石头打死那牛”表对毁灭信之真理或良善的惩罚。这从“用石头打死”的含义清楚可知(参看5156, 7456, 8575, 8799节)。

9068.“却不可吃它的肉”表这邪恶决不能变成人自己的,而是必须抛弃。这从“吃”和“肉”的含义清楚可知。“吃”是指变成人自己的并结合(参看2187, 2343, 3168, 3513e, 3596, 3832, 4745, 5643, 8001节);因此,“不可吃”表示不可变成人自己的,而是要抛弃,因为这是摧毁教会的信之真理和良善的那种邪恶。“肉”是指天堂之爱的良善,在反面意义上是指自我之爱的邪恶(3813, 7850, 8409, 8431节)。

9069.“牛的主人可算无罪”表这邪恶不可归咎于内在人,因为它来自意愿,而非来自理解力。这从“牛的主人”和“无罪”的含义清楚可知。“牛的主人”是指内在人或属灵人,因为“牛”表示属世人或外在人中对邪恶的情感(9065节);因此,“牛的主人”是指内在人,因为此处他是外在人或属世人的“主人”,而内在人有能力给属世人中对邪恶的情感作主人,而且当属世人服从它时,内在人也是主人了,如它在重生之人中间那样。“无罪”是指无可指责。可以说原因在于,邪恶来自意愿,而非来自理解力;因为来自意愿,而非同时来自理解力的邪恶并不谴责一个人。这个人没有看见它,因此不会考虑它是不是邪恶,因而意识不到它。这种邪恶是来自遗传的邪恶,存在于此人被教导它是邪恶之前,以及他被教导之后,但只存在于外在生命,或肉体生命中,而非同时存在于内在人生命,也就是理解力的生命中。因为看见并明白一件事是邪恶,却仍去行它,会使一个人犯罪,如主在约翰福音中所教导的:

法利赛人说,难道我们也瞎了眼吗?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翰福音9:40, 41)

没有人因遗传的邪恶受惩罚,只因自己的邪恶受惩罚(参看966, 1667, 2307, 2308, 8806节)。这就是在牛主知道牛习惯用角抵伤人之前,牛用角抵触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所表示的邪恶的性质。下一节论述的是一个人所意识到的邪恶,这种邪恶由习惯用角抵伤人的牛来表示,而牛的主人知道它是什么样子,却没有栓好它;随之而来的惩罚就是用石头打死那牛,主人也要死,除非他赔偿。

9070.“倘若那牛素来是用角抵触人的”表如果对邪恶的情感长期存在。这从“习惯用角抵触人的牛”和“素来”的含义清楚可知:“习惯用角抵触人的牛”是指对邪恶的情感(参看9065节);“素来”(in the past,或yesterday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即过去或昨天和前天),是指先前的状态和时间(6983, 7114节),因而是指先前长期存在的东西。

9071.“有人报告了牛主”表并且这邪恶已经进入理解力。这从“报告”的含义清楚可知。“报告”是指已经被知晓,因而已经进入理解力;因为已经被知晓的邪恶进入了理解力。理解力是人的内在视觉,没有这种视觉,意愿就是瞎的。因此,当属于意愿的邪恶进入理解力时,它就从幽暗进入光明。

9072.“他竟不把牛拴好”表没有抑制住它。这从“拴好”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属于意愿、已经进入理解力之光的邪恶时,“拴好”是指约束或抑制。因为理解务已经被赋予人,好叫他能看见邪恶,从而抑制或约束它。

9073.“以致把男人或是女人抵死”表如果这时它毁灭了信之真理或良善。这从“抵死”、“男人”和“女人”的含义清楚可知:“抵死”是指毁灭;“男人”是指信之真理;“女人”是指信之良善(参看9065节)。

9074.“就要用石头打死那牛”表对毁灭真理的惩罚。这是显而易见的,如前所述(9067节)。

9075.“牛主也必死”表对内在人的诅咒。这从“牛主”和“死”的含义清楚可知:“牛主”是指内在人(参看9069节);“死”是指诅咒,如前所述(9008节)。如果牛主知道牛习惯用角抵伤人,然而却没有拴好它,就要用石头打死那牛,牛主也要死,其原因在于,这个判决或律法的属灵含义是这样:一个意识到自己里面的一个邪恶,却没有抑制住它的人是有罪的;因为他认可它,并因此熄灭了真理之光,随之扼杀了孕育中的对真理的信仰,或说就在对真理的信仰之种被植入的那一刻,他便粉碎了这种子。当对真理的信仰被扼杀时,来自主的良善就不被接受。因此,内在人无法被打开,因而无法被赋予属灵生命,也就是信之真理和良善的生命。当一个人的状态是这样时,他便过着一种属世生活,也就是外在人的生活。但若没有属灵生活,这种生活就是死的;其结果就是诅咒(参看7494节)。

9076.“倘若给他定了赎罪”表为叫他免受诅咒。这从“赎罪”的含义清楚可知,“赎罪”是指为叫他免受诅咒。因为赎罪的行为被施加在那些不是故意,或以诡诈作恶的人身上。这些行为各种各样,并且当一个行为被执行时,它就被称为“赎命”(redemptions of the soul,即灵魂的救赎),因为生命通过它而被救赎。但这些外在事物表示的是内在事物;也就是说,“赎罪”表示从诅咒中释放出来,因此“(救)赎”表示通过实际的悔改而对属灵生命的修正。“赎罪”因表示从诅咒中释放出来,故也表示罪得赦免,因而得以洁净。

9077.“他必缴纳赎命罚金”表悔改的痛苦经历。这从“赎”的含义清楚可知,“(救)赎”是指给予某种其它东西以取代它,以便它能被释放。“(救)赎”具有各种含义,至于这些含义是什么,可参看前文(2954, 2959, 2966, 6281, 7205, 7445, 8078-8080节)。“赎命”(the redemption of the soul,即灵魂的救赎)之所以表示悔改的痛苦经历,是因为此处论述的主题是从诅咒中释放出来。不过,一个人若不移走邪恶,就无法从诅咒中被释放出来,而移走邪恶若不通过涉及生活改变的实际悔改,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些事通过属灵的试探发生,这些试探就是“悔改的痛苦经历”。从诅咒中释放出来,或也可说,从罪中释放出来就是移走邪恶,而移走邪恶通过涉及生活改变的悔改实现(参看8389-8394, 8958-8969节);这一切通过试探实现(8959-8969节)。

9078.“照所加给他的”表照源于理解力的对邪恶情感的性质。这从刚才关于赎罪和救赎的阐述清楚可知。因为在理解力被看见而没有被抑制的意愿之邪恶就是那必须通过与它等价的某种事物来赎罪和赎回的东西,因而要照着源于理解力的对邪恶情感的性质而被赎回。

9079.“牛无论用角抵触了儿子或用角抵触了女儿”表对邪恶的情感向源于内层事物的信之真理和良善所发起的攻击。这从“用角抵触”、“儿子”和“女儿”的含义清楚可知:“用角抵触”是指伤害(9065节),因而是指一种攻击;“儿子”是指信之真理;“女儿”是指信之良善(489-491, 533, 1147, 2362, 2623节)。它们之所以是源于内层事物的信之真理和良善,是因为内层事物就像父母,良善和真理如同儿女那样从这些事物中出生。事实上,对一个重生之人来说,良善和真理就像不同的世代。有些处在父母的位置上,有些处在孩子的位置上,有些则处在女婿和儿媳的位置上,有些处在孙子和孙女的位置上,等等。因此便有了这些良善和真理的血亲和姻亲关系,以及世系众多的家庭。

天堂的社群就是以这种秩序被排列的;因此,正在重生之人里面的真理和良善也是被如此排列的,这就是为何他也变成一个最小形式的天堂。此外(这是一个奥秘),人里面的良善和真理彼此相爱,并照着那爱而互相承认,由此结合在一起。这一切起源于天使社群,社群里的天使照其良善的相似和接近性而彼此相爱,互相承认,并结合在一起。令人惊奇的是,当那些处于相似良善的人走到一起时,即便他们从未谋面,却好像从小就见过彼此一样。正是出于这种起源,人里面的良善和真理才照着天堂的形式彼此结合,并在他里面产生一种天堂的形像。主是这一切的源头,无论是在天堂,还是在一个天使人里面,也就是在一个正在重生并变成一位天使的人里面。

9080.“必照这例办他”表惩罚将是一样的。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9081.“牛若用角抵触了奴仆或是婢女”表如果对邪恶的情感毁灭属世人中的真理或良善。这从“奴仆”、“婢女”和“用角抵触”的含义清楚可知:“奴仆”是指属世人中的真理(参看3019, 3020, 5305, 7998节);“婢女”是指对那里的真理的情感(1895, 2567, 3835, 3849, 8993, 8994节);“用角抵触”是指毁灭。在圣言中,“用角抵触”是指通过真理的能力对虚假的毁灭,在反面意义上凭虚假的能力对真理的毁灭。这是因为“角”表示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或源于邪恶的虚假的能力(参看2832节);如以西结书:

你们用胁用肩推挤一切瘦弱的羊,又用角抵触。(以西结书34:21)

这论及那些用一切力量和能力通过基于感官经验的谬论摧毁教会的真理和良善之人;“用胁用肩推挤”表示用一切力量和能力(1085, 4931-4937节)。由此明显可知为何摩西五经会用到“用角抵触”这句话:

他牛群中头生的,有威严;他的角是独角兽的角,用以抵触万民,直到地极。(申命记33:17)

这些话出现在摩西关于约瑟的预言中,在这段预言中,“约瑟”在内义上表示主的神性属灵层,在代表意义上表示主的属灵国度;“独角兽的角”表示从信之良善和真理中获得的能力的形式;“抵触万民”表示通过真理摧毁虚假;“直到地极”表示在教会所在的各个方面。诗篇:

神啊,你是我的王,靠着你,我们用角抵触我们的敌人。(诗篇44:4, 5)

此处“用角抵触我们的敌人”也表示凭信之真理和良善的能力摧毁虚假。谁看不出,在这些经文,若不是“角”表示能力,经上不会提到“用角抵触”,因为这是人所做出的行为?

9082.“必将银子三十舍客勒给他们的主人”表内在人要完全恢复它。这从“银子三十舍客勒”的含义清楚可知,“银子三十舍客勒”是指通过真理全面恢复受到诅咒的东西。因为“银子”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参看1551, 2954, 5658, 6112, 6914, 6917, 7999, 8932节);“三十”表示完全(5335, 7984节);要作出恢复的“主人”是指内在人(9069节),也就是来自圣言的信之真理,因为这些构成内在人的生命。

9083.“也要用石头把牛打死”表对毁灭属世人中的真理和良善的惩罚。这从“用石头打死”的含义清楚可知,“用石头打死”是指对毁灭信之真理和良善的惩罚(参看5156, 7456, 8575, 8799节)。它之所以表示在属世人中,是因为这牛要用石头打死,“牛”表示属世人中已经造成毁灭的对邪恶的情感。

9084.“人若开了一个坑”表如果有人从别人那里接受虚假。这从“坑”和“开”的含义清楚可知:“坑”是指虚假(参看4728, 4744, 5038节);“开”当论及虚假时,是指接受,在此是指从别人那里接受,因为接下来的话是“或人挖了一个坑”,这句话表示从自己这里接受,或自己捏造。

9085.“或人挖了一个坑而不盖住它”表或如果他自己捏造虚假。这从“坑”和“挖”的含义清楚可知:“坑”是指虚假;“挖”是指从自己这里的接受,或自己捏造,如刚才所述(9084节)。

9086.“有牛或驴掉在里头”表败坏属世人中的良善或真理。这从“掉”、“牛”和“驴”的含义清楚可知:“掉”是指败坏,如下文所述;“牛”是指属世人中对邪恶的情感,因而是那里的邪恶,如前所述(9065节);“驴”是指属世人中的真理(2781, 5492, 5741, 7024, 8078节)。“掉在坑里头”当论及“牛和驴”所表示的属世人中的良善和真理时,表示败坏,这一点从下一节的内容明显看出来。下一节描述了通过真理所作出的修正;这种修正在被败坏的良善和真理那里是能实现的,但在被消灭的良善和真理那里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当良善或真理被败坏时,它仍然存在,只是被曲解了。“掉”也表示因差错或不幸而滑落。

由于“掉在坑里头”表示这一点,故主说:

你们中间谁有驴或有牛,在安息日掉在井里,不立时拉它上来呢?(路加福音14:5)

这话是主在安息日医治一个患水臌的人时说的。在这个教会(即犹太教会),安息日最为神圣,因为它表示天上的婚姻,也就是来自主的良善与真理的结合(8495, 8510节)。这解释了为何主在安息日进行医治,因为“医治”意味着属灵生命的医治;水臌病意味着对真理和良善的败坏;因此,医治败坏的真理意味着对它的修正和恢复。主的一切奇迹都意味着并表示教会的状态(8364节),这也适用于总体上的一切神迹(7337节)。正因如此,主说:“你们中间谁有驴或有牛,在安息日掉在井里,不立时拉它上来呢?”这句话在灵义上就表示刚才所说的。因为凡主所说的话,祂都是出于神性说的;并且由于每句话都来自神性,所以每个细节都有一个内义在里面(9048, 9063e节)。在这段经文中,“井”与“坑”所表相同,即表示虚假(参看1688节)。由于“坑”表示虚假,所以当主谈到教会的虚假时,祂还说:

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马太福音15:14)

“瞎子”是指陷入错误观念的人;“掉在坑里”是指歪曲真理。说这些话是用来作比较;但在圣言中,一切比较都取自用作属灵事物标志的物体(3579, 8989节)。

有些人以为,圣言所包含的神性圣洁隐藏在一个不高于显现在字面上的含义的层次上。这些人在主所说的这些话,以及圣言的其它一切经文中对圣洁的看见,唯独源于他们的信,即:他们相信圣言的一切都是神所启示的,并且无人能解释的事都是唯有神才知道的奥秘。但那些没有这种信的人则蔑视圣言,仅仅因为表面上看,它的风格不如符合时代精神的风格光鲜亮丽,就是诸如许多古代和现代作家们所采用的那种。但是,要让这些人知道,神性圣洁就隐藏在圣言的每一个和一切细节中。不过,它在于这一事实:每一个和一切细节所论述的主题都是主,以及祂的国度和教会。它的一切细节都是极其神圣的,因为它们是从主所领受的神性,因此含有永生在里面,正如主在约翰福音中所说的:

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6:63)

不过,神性和神圣的事物对天上的天使来说,是清晰可见的,因为他们不以属世的方式照字义来理解圣言,只是以属灵的方式照内义来理解。世人若过着一种天使般的生活,也就是说,过一种信与爱的生活,也能照内义来理解圣言。包含在圣言内义中的事物与教会的纯正教义所教导的是同一个东西。教会的纯正教义教导主,对主的信,对祂的爱,以及对来自祂的良善的爱,这爱是对邻之仁(6709, 6710, 8123节)。被主光照,并且看见圣言神圣事物的,是那些过着这种天使般的生活之人,根本不是其他人(参看创世记18章序言)。

上一页 第10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