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10卷)》第21章 出埃及记21章内义(9)

9087.“坑主要赔偿”表虚假所属的人要作出补偿。这从“坑主”和“赔偿”的含义清楚可知:“坑主”是指虚假所属的人,因为“坑”表示虚假(参看9084, 9086节);“赔偿”是指作出补偿。“赔偿”之所以表示作出补偿,是因为“罚款”表示修正(9045节),他要赔偿的“银子”表示真理,修正通过真理实现,如下文所述。

9088.“要拿银子赔偿它的主人”表通过与其属世人中的良善或真理已经被败坏之人同在的真理。这从“银子”和“它的主人”的含义清楚可知:“银子”是指真理(参看1551, 2048, 5658, 6112, 6914, 6917, 7999节),“拿银子”是指通过真理赎回(2954节);“它的主人”,即掉在坑里头的牛的主人,是指其属世人中的良善或真理已经被败坏的人。因为“牛”是指属世人中的良善,“驴”是指那里的真理(9065, 9086节);“掉在坑里头”表示败坏它们(9086节)。

此处的情形是这样:如果良善或真理被虚假败坏,那么被败坏的东西必须通过真理来修正,在教会里则通过出于圣言的真理,或取自圣言的教义来修正。必须以这种方式来修正的原因是,真理教导何为邪恶,何为虚假,人以这种方式看见并承认它们;当他看见并承认它们时,修正就能在他里面实现,因为主流入人里面他所知道的事物,不流入他所不知道的事物。因此,在此人被教导这是邪恶或虚假之前,祂不会修正邪恶或虚假。正因如此,那些行悔改之工的人必看见并承认他们的邪恶,从而过一种真理的生活(参看8388-8392节)。这种情形与从爱自己爱世界的邪恶中洁净很相似。从这些爱中洁净若不通过信之真理,绝无可能实现,因为这些真理教导,一切罪恶的欲望都来源于这些爱。这解释了为何在以色列和犹太民族当中用火石刀施行割礼;因为“割礼”表示从这些污秽的爱中洁净;用来行割礼的“火石刀”表示信之真理(2799m, 7044节)。人也通过信之真理重生(8635-8640, 8772节)。这一点由古时用于洁净仪式的“洗濯”来表示;也由如今洗礼的水来表示。因为“水”表示信之真理,邪恶通过这些真理被移除(739, 2702, 3058, 3424, 4976, 7307, 8568节),“洗礼”表示重生(4255, 5120e节)。

由此明显可知,那些以为人里面的恶或罪被抹去,如同身上的污垢被水冲去一样,并且古时照教会的律例用水洗濯,以及如今通过受洗得救之人的内层都被洁净的人,其想法何等错误。而事实上,古时,洗濯仅仅代表内层的洁净;洗礼仅仅表示重生。所用的水表示一个人用来洁净和重生的信之真理,因为邪恶通过这些真理被移除。洗礼是为了那些教会里的人,因为他们拥有圣言,而信之真理就在圣言中,人则通过这些真理重生。

9089.“死牲畜要归他”表邪恶或虚假仍将与他同在。这从“死”和“归他”的含义清楚可知。“死”当论及“牛”或“驴”所表示的属世人中的良善或真理时,是指邪恶或虚假;事实上,当良善死去时,邪恶就会取而代之;当真理死去时,虚假就会取而代之;因为“死物”表示邪恶和虚假,因此那些意愿邪恶,相信虚假的人被称为“死人”(参看7494节)。“归他”是指仍与他同在。此处的情形是这样:有人若利用虚假摧毁自己或别人里面的良善或真理,就是出于邪恶,因而出于意愿通过理解力而如此行,因为一切邪恶皆属于意愿,一切邪恶皆属于理解力。通过心智的这两个部分所行的,就会保留下来,因为它渗透到人的整个生命中。如果邪恶从意愿发出,同时并未从理解力发出,情况就不同了(9009节)。由此明显可知为何经上规定,死牲畜要归他。

9090.“人的牛若击伤了他同伴的牛”表具有不同情感的两种真理,这一种的情感会伤害那一种的情感。这从“击伤”、“牛”和“人”的含义清楚可知:“击伤”是指伤害真理,如前所述(9057节);“牛”是指在属世人中对良善的情感,在反面意义上是指对邪恶的情感,也如前所述(9065节);“人”是指真理(9034节),因此,“人”与“他的同伴”表示两种真理。之所以表示不同的情感,是因为它们是彼此伤害的牛,而牛表示情感。事实上,不同的事物彼此伤害,而没有什么不同的事物则不会。

那些不了解代表和对应的性质之人可能会惊讶地发现,牛能表示人里面对良善或邪恶的情感,是因为牛是牲畜。不过,要让他知道,一切牲畜都表示诸如属于某种情感或倾向的那类事物。在灵界,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因为在灵界,各种动物经常出现,如牛、小公牛、母牛、马、骡、驴、绵羊、山羊、小山羊、羔羊,以及恶兽,如老虎、黑豹、熊、狗、猪和蛇,还有地上看不到的走兽;除此之外也有各种各样的鸟。

这类生物就出现在那里,这一观念远远超出那些以为除了肉眼看见的东西外什么都不存在之人的信念。不过,这些人也拒绝相信灵人或天使的存在,甚至拒绝相信以下观念:他们在自己看来就是人,能看见彼此,互相交谈,互相接触。不信的原因是,这些人如此感官和肉体化,以至于以为唯独肉体活着。这就是为何如前所棕,这些生物远远超出他们的信念。然而,我不仅上千次地看见它们,还被告知我所看见的那些生物来自何处,表示什么;因而也被告知,当以动物的形式呈为可见时,属世人中对良善的情感表现为无害的牛;对邪恶的情感则表现为有害的牛;其它一切情感则表现为其它动物的形式。正因如此,各种不同的动物都表示一个人里面与它们相对应的各种情感。关于这个主题,可参看前面的说明(142, 143, 246, 714, 715, 719, 776, 1823, 2179, 2180, 2781, 2805, 2807, 2830, 3218, 3519, 5198, 7523节)。

9091.“以致于它死了”表如此严重,以致良善的情感灭亡了。这从“死”和“牛”的含义清楚可知:“死”是指灭亡;被另一头牛击伤而死的“牛”是指一种良善的情感,如刚才所述(9090节)。

9092.“他们要卖了活牛”表伤害了另一种的情感的这一种的情感将被疏远。这从“卖”和“活牛”的含义清楚可知:“卖”是指疏远(参看4098, 4752, 4758, 5886节);“活牛”是指伤害了另一种真理的情感的这一种真理的情感,如前所述(9090节)。

9093.“平分它的价银”表其真理将被驱散。这从“分”和“银”的含义清楚可知:“分”是指逐出并驱散(参看6360, 6361节);“银”是指真理(1551, 2048, 5658, 6112, 6914, 6917, 7999节)。“分”表示驱散的原因是,那些联系在一起的事物若被分开了,也会被分散;如一个人若分裂自己的心智,也会毁了它。因为人的心智是联系在一起的两个部分组成的,一部分被称为理解力,一部分被称为意愿。人若将这两部分分开了,就把属于每个部分的事物都分散了;因为这一部分必须从那一部分获得自己的生命,因此当这一部分灭亡时,那一部分也就灭亡了。当有人将真理与良善,或也可说,将信与仁分开时,情况也一样。凡如此行的人就毁灭了这二者。简言之,本应成为一个整体的一切事物若被分开,就会灭亡。

主在路加福音中的话就表示这种分开:

没有人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路加福音16:13)

也就是说,既通过信主而事奉主,同时又通过爱世界而事奉世界,因而既承认真理,同时又行恶,这是不可能的。凡如此行的人都有一个分裂的心智,它由此而被毁。由此明显可知为何“分”表示驱散;这同样从马太福音明显看出来:

在料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把他分割了,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分。(马太福音24:50, 51)

此处“分割”表示从良善与真理中分离并移除(4424节),从而驱散它们。

摩西五经:

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烈怒坚硬可诅;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创世记49:7)

这些话出现在以色列关于西缅和利未的预言中。“西缅”和“利未”在此代表那些沉浸于与仁分离之信的人(6352节);“雅各”和“以色列”代表外在教会和内在教会,以及外在人和内在人(4286, 4598, 5973, 6360, 6361节)。“使他们分散在雅各中”表示将他们从外在教会中逐出,“散居在以色列”表示从内在教会中逐出,因而表示驱散与他们同在的教会的良善和真理。

“分”就具有这种含义,这一点也可从巴比伦王伯沙撒和他的大臣、皇后、妃嫔用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饮酒时,写在墙上的字(但以理书 5:2-4, 25-28)明显看出来。所写的是:“数算,数算,称一称,分开”,“分开”在此表示与王国分离。这段经文表明那时,一切事物如何具有代表性。它们描述了对良善和真理的亵渎,这亵渎由“巴比伦”来表示。“巴比伦”表示亵渎(参看1182, 1283, 1295, 1304-1308, 1321, 1322, 1326节);“金银器皿”表示从主所获得的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1551, 1552, 5658, 6914, 6917节)。用这些器皿饮酒,同时却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表示亵渎(如但以理书5:4所说的),它们表示一系列邪恶和虚假(4402e, 4544, 7873, 8941节)。这些器皿所来自的“耶路撒冷殿”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在代表意义上表示祂的国度和教会(3720节)。被分裂的伯沙撒的王国表示对良善和真理的驱散,他本人“当夜被杀”表示真理和良善的生命的剥夺,也就是诅咒。因为“分裂”表示驱散;“王”表示良善之真理(1672, 2015, 2069, 3009, 3670, 4575, 4581, 4966, 5044, 5068, 6148节);“王国”所表相同(1672, 2547, 4691节);“被杀”表示剥夺真理和良善的生命(3607, 6767, 8902节);他被杀的“当夜”表示邪恶和虚假的一种状态(2353, 7776, 7851, 7870, 7947节)。由此明显可知那里的一切事物都具有代表性。

我们在以下经文中读到:

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诗篇22:18)

马太福音:

他们拈阄分祂的衣服;好应验先知所说的话。(马太福音27:35)

以及约翰福音:

兵丁拿祂的衣服分为四份;又拿里衣,这件里衣原来没有缝儿,是从上头整片织成的。所以,他们就说,我们不要分开它,只要拈阄,看是谁的;好使圣经应验。(约翰福音19:23,24)

人若读了这些话,对圣言的内义一无所知,不会意识到这些话里面藏有什么奥秘;而事实上,每一个细节都含有一个神性奥秘。这奥秘就是:神性真理已经被犹太人驱散了。因为主就是神性真理,这就是为何祂被称为“圣言”(约翰福音1:1等)。“圣言”就是神性真理;祂的衣服代表外在形式的真理;祂的里衣代表内在形式的真理;分衣服代表犹太人对信之真理的驱散。“衣服”表示外在形式的真理(参看2576, 5248, 5954, 6918节);“里衣”(tunic)表内在形式的真理(4677节)。外在形式的真理就是诸如存在于圣言字义中的那类真理;而内在形式的真理则是诸如存在于圣言灵义中的那类真理。“把衣服分成四份”表示完全驱散,撒迦利亚书(14:4)和其它经文中的分裂也一样。殿中的幔子裂为两半(如马太福音27:51; 马可福音15:38所说的)具有同样的含义。那时,磐石崩裂(马太福音27:51)也代表对信的一切事物的驱散;因为“磐石”表示在信方面的主,因而表示从主所领受的信(8581节)。

9094.“也要平分死牛”表伤害性的情感也将被驱散。这从“死物”和“分”的含义清楚可知:“死物”是指邪恶和虚假,如前所述(9008节),因此,“死牛”表示属世人中对邪恶和虚假的情感,因而表示一种伤害性的情感,因为邪恶通过虚假造成伤害;“分”是指驱散(9093节)。包含在本节内义中的事物不容易解释明白。它们都是诸如能被天使理解,但只能在某种程度上被世人理解的那类事物。因为天使在从主流出的光中看见圣言的奥秘;在这光中,无数事物变得可见,这些事物都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甚至在人活在肉身时无法进入人所能领受的思维观念。原因是,对世人来说,天堂之光流入世界之光,从而流入那里诸如要么消灭、要么弃绝天堂之光、要么使这光变暗,由此削弱它的那类事物,这些事物就是世俗和肉体的挂怀,尤其是从对自我和世界的爱所流出的挂怀。正因如此,属于天使智慧的觉知在很大程度上无法描述,也无法理解。

然而,人在抛弃肉体,也就是死后就会进入这种智慧;不过,只有在世时从主接受信与仁的生命之人才能进入。因为接受天使智慧的能力就在信与仁之良善里面。大量经历使我得知,天使在天堂之光中所看见并思想的事物是无法描述的。当我被提升到这光中时,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天使在那里所说的一切。但当我从那里被降到外在人或属世人的光中,并在这光中想要回想起我在那里所听到的事物时,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甚至无法通过思维观念来理解它们,除了少数事物之外,连这些少数事物也只能以一种模糊的方式来理解。由此明显可知,在天堂所看见并听见的事物都是诸如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的。

从至内在隐藏于圣言内义中的事物就是这个样子。本节和下一节中的内义内容也是这种情况。那里的事物能被解释明白的是这些:与人同在的一切真理都从属于某种爱的情感那里拥有生命。真理若没有来自爱的生命,就像从没有一个观念的嘴里发出的声音,或像机械人发出的声音。由此明显可知,人的理解力的生命来自他的意愿的生命;因此,真理的生命来自良善的生命;因为真理占据理解力,良善占据意愿。因此,如果有两种不从同一种总体情感,而是从不同的情感接受自己生命的真理存在,那么它们必被驱散,因为它们彼此冲突。当真理被驱散时,它们所属的情感也被驱散。因为有一种总体情感将与人同在的一切真理都聚拢它在下面;这种总体情感就是良善。这些就是关于两个人的牛,其中一只牛击伤另一只牛,以致它死,现在活牛被卖掉,价银被平分,死牛也被平分在内义上所表示的能被阐明的一切。

凡属教会的,谁不知道圣言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神性?但如果只是按照字义来考虑并解释关于牛和驴掉在坑里,以及牛用角抵触的律法,谁又能在这些律法中看见任何神性事物?然而,这些律法都是神性,甚至在字义上也是,只要同时在内义上来考虑并解释它们,因为就内义而言,圣言的每一个细节都在论述主,祂的国度和教会,因而论述神性事物。事实上,任何事物若要是神性和神圣的,就必须论述神性和神圣的主题;所论述的主题使它这样。世俗和民间的规定,如主从西乃山上所宣布并包含在出埃及记的这一章和随后几章中的典章、律例和律法,都是经由灵感而来的神性,是神圣的。然而,灵感(inspiration)不是口述,而是来自神性的流注。从神性流入之物都经过天堂,在那里它是属天和属灵的。但当它进入世界时,就变成世俗的,然而含有属天和属灵之物在里面。由此明显可知圣言的神性源自哪里,在圣言中居于何处,以及何为灵感(inspiration)。

9095.“人若知道这牛素来习惯用角抵触人”表如果以前就知道它的情感是这样的。这从“知道”或已被证明和“这牛素来习惯用角抵触人”的含义清楚可知:“知道”或已被证明是指已经进入理解力(参看9071节),因为凡从意愿进入理解力的,都是已知的;“这牛素来习惯用角抵触人”是指这情感以前就是这样的,如前所述(9070节),

9096.“牛主竟不把牛拴好”表并且如果它没有被束缚。这从“拴好”的含义清楚可知,“拴好”是指束缚,也就是说,束缚属世人中对邪恶的情感,否则,这情感就会伤害信之真理。“拴好”之所以表示束缚,是因为“知道”表示进入理解力(参看9095节),理解力就是那看见邪恶的。凡被看见的东西就能被约束和束缚;但不是被理解力,而是被主通过理解力约束和束缚;因为主流入人里面的那些为他所知的事物,但不流入那些他所不知的事物。束缚(Holding in bonds)表示阻止并约束,“束缚”(bonds)在灵义上无非表示属于爱的情感,因为它们就是那引导并约束一个人的东西。如果对邪恶的情感引导他,那么就必有源于良善的对真理的情感来约束他。人里面的内在束缚是对真理和良善的情感,这些情感也被称为良知的束缚。但外在束缚是属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情感,因为这些情感在外在事物上引导一个人。后一种情感若是从内在束缚,也就是对真理和良善的情感那里降下来的,就是好的,因为这时,此人爱自己爱世界不是为了自己和世界,而是为了他自己和世界所履行的良善功用或服务(7819, 7820, 8995节)。不过,这些情感若不是从内在束缚那里降下来的,就是坏的,被称为恶欲,因为这时,此人为了自己而爱自己,为了世界而爱世界。

由此可知经常提到的内在束缚和外在束缚是什么意思。但被如此称呼的束缚除非与对立面有关,否则就不是束缚。因为当属于良善之爱的一种情感驱使一个人去做某事时,他就是在自由中行事;但当属于邪恶之爱的一种情感驱使一个人时,他觉得自己似乎在自由中行事,其实并非在自由中行事,因为他被来自地狱的恶欲驱使。只有拥有对良善的情感之人才是自由的,因为他被主引导。这也是主在约翰福音中所教导的:

你们若住在我的话里面,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翰福音8:31, 32, 34, 36)

“自由”在于被主引导,“奴役”在于被来自地狱的恶欲引导(参看 892, 905, 2870-2893, 6205, 6477, 8209节);因为主赐给人的是对良善的情感,对邪恶的憎恶;因此对那人来说,行善是自由,作恶则是完全的奴役。凡以为基督徒的自由超出这些界限的人都大错特错了。

9097.“他必要以牛还牛”表全面恢复。这从“还”和“牛”的含义清楚可知:“(偿)还”是指恢复,“他必要还”表示全面;“牛”是指属世人中的情感(参看9065节)。

9097a.“死牛要归他”表归伤害性的情感。这从“死(物)”的含义清楚可知,“死(物)”,即死牛,是指对邪恶的情感,因为“死物”表示邪恶和虚假,如前所述(9089节)。从前面的解释(9094节)可以推断出包含在本节经文内义中的事物是怎么回事。

9098.出埃及记21:37.人若偷了一头牛或羊群中的一只,无论是宰了,是卖了,他就要以五牛赔一牛,以羊群中的四只赔羊群中的一只。

“人若偷了一头牛或羊群中的一只”表凡从某人那里夺走他的外层或内层良善者。“无论是宰了”表如果他消灭它。“是卖了”表或如果他疏远它。“他就要以五牛赔一牛”表直到很大程度的相应惩罚。“以羊群中的四只赔羊群中的一只”表直到完全的相应惩罚。

9099.“人若偷了一头牛或羊群中的一只”表凡从某人那里夺走他的外层或内层良善者。这从“偷”、“牛”和“羊群中的一只”的含义清楚可知:“偷”是指从某人那里夺走他的属灵财产或良善(参看5135, 8906节);“牛”是指属世人中对良善的情感,因而是指外层良善(2180, 2566, 2781, 2830, 5913, 8937节);“羊群中的一只”是指内层良善。因为羊群成员表示内层良善的形式;羊群成员表示外层良善的形式(2566, 5913, 6048, 8937节)。

9100.“无论是宰了”表如果他消灭它。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9101.“是卖了”表或如果他疏远它。这从“卖”的含义清楚可知,“卖”是指疏远(参看4098, 4752, 4758, 5886, 6143节)。

9102.“他就要以五牛赔一牛”表直到很大程度的相应惩罚。这从“五”和“赔”的含义清楚可知:“五”是指有点儿或些许(参看4638, 5291节),也指许多或大量(5708, 5956节);“赔”是指修正(9087节),也指恢复(9097节)。它之所以也表示惩罚,是因为当被疏远的良善不得不接受修正或恢复时,一个人就会受苦。事实上,要么他被丢给自己的邪恶,从而也被丢给伴随邪恶的惩罚,因为邪恶自带惩罚(8214节);要么他被引入试探,邪恶通过这试探而被惩罚并移除,这些试探就是此处“赔”所表示的惩罚。表示相应惩罚的原因是,作为惩罚而招致的邪恶与做错事的邪恶相对应(参看1857, 6559, 8214节)。

9103.“以羊群中的四只赔羊群中的一只”表直到完全的相应惩罚。这从“四”和“羊群中的一只”的含义清楚可知。“四”是指结合,“四”与“二”所表相同,因为四是二乘以二的乘积;“二”表示结合(参看5194, 8423节),因此“四”也是(参看1686, 8877节);由此可推知,这些数字也表示完全或完整的数量,因为结合起来的东西是完整或完全的。“羊群中的一只”是指内层良善,如刚才所述(9099节)。“赔”,即“以羊群中的四只赔羊群中的一只”表示相应的惩罚(9102节)。内层良善就是那在内层人中被称为仁的;外层良善则是外层人中的仁。后一种良善必须从前者获得生命,因为内层人中的仁之良善是属灵生命的良善;而外层人中的仁之良善则是源于属灵生命的属世生命的良善。这外层良善作为快乐进入人的感觉,但内层良善不进入感觉,而是进入他的意识,即它当如此的意识,并能使他的心智感到满足。然而,在来世,内层良善或属灵良善也进入一个人的感觉。

没有人能知道为何要以五牛还一牛,以羊群中的四只还羊群中的一只,除非他知道“偷”在灵义上表示什么,以及“牛”和“羊群中的一只”又表示什么。这些事物表示什么已经解释过了,即夺走并疏远外层和内层良善。这种夺走是由邪恶造成的,疏远则是由虚假造成的。因此,“五”和“四”表示对它们的惩罚和恢复;因为在圣言中,一切数字都表示属灵事物(参看575, 647, 648, 755, 813, 1963, 1988, 2075, 2252, 3252, 4264, 4495, 4670, 5265, 6175节),在此表示与恢复有关的事物。也就是说,数字“五”是指在很大程度上对外层良善的恢复,数字“四”是指对内层良善的完全恢复。内层良善之所以必须完全恢复,是因为该良善构成人的属灵生命;除非属灵生命完全恢复,否则,构成属世生命的外层良善无法被恢复;因为属世生命通过属灵生命来恢复,这从人的重生可以看出来。外在人通过内在人重生(参看9043, 9046, 9061节);但外在人或属世人中的良善无法完全恢复,因为它被击打所受的损伤就像一道变硬的疤痕那样留在那里。这些就是这些数字所暗含的事物。

然而,还必须简要说一说构成人的属世生命的外层良善通过构成他的属灵生命的内层良善的恢复。人心智的属世层在世界之光中看见事物,这光被称为属世之光。人通过经由视听进入意识的物体,也就是通过从世界所获得的对物体的印象而为自己获得这光。因此,人以其心智的眼睛看见这些物体,几乎与他的肉眼看见它们一样精确。一开始,通过这些感官进入的物体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快乐和愉悦。后来,当他还是一个小孩子时,就会区分令他快乐的不同物体,由此学会辨别,并且逐渐辨别得越来越准确。当来自天堂的光流入这些事物时,此人便开始以属灵的眼光看待它们,首先开始区分有用的和无用的。他由此开始清楚地看到真理;因为在他看来,凡对他有用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凡没有用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这种看见真理的能力会随着从天堂所流入的光变得更亮而增强,直到最后他不仅区分真理,甚至还区分这些真理中的真理。随着内在人与外在人之间的交流得到改善,并更好地被打开,他做起这种事来愈加清晰;因为天堂之光从主经由内在人流入外在人。现在这个人由此而有了觉知;然而这还不是属灵的觉知。

属灵的觉知不是从属世真理,而是从属灵真理中长出来的,属灵真理就是那被称为信之真理的。属灵的觉知之所以从这些真理中长出来,是因为天堂之光就是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这光在天使眼前闪耀,也在他们的理解力中闪耀,赋予他们聪明和智慧,不过照着在良善里面对它的接受而数量不一。因此,如果属灵的觉知要生长,人必须拥有关于属灵事物认知或知识在他的属世人里面,而属灵事物知识必须来自启示。当天堂之光流入这些知识时,它就流入它自己的东西;因为如前所述,这光是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1053, 1521-1533, 1619-1632, 2776, 3138, 3167, 3195, 3222, 3223, 3341, 3636, 3643, 4180, 4302, 4408, 4415, 4527, 5400, 6032, 6313, 6608节)。这就是一个人如何在诸如属于永生的那类事物上获得聪明和智慧;这些聪明、智慧照着接受这光的程度,也就是在良善里面接受信之真理的程度而增长。良善就是仁爱。

属世人或外在人通过内在人重生,以及得以修正并恢复,这一点从现在所阐述的可以看出来。外在人或属世人中的事物从天堂之光获得生命;这光是活的,因为它是从主那里发出的,而主是生命本身。它们并不从属世之光获得自己的生命,因为这光本身是死的。因此,如果属世之光中的事物要获得生命,就必须有一个经由内在人从主而来的活光的流注。该流注照着存在于属世层中的类似和对应的真理认知或知识,以及那里能服务或服从的其它事物而调整自己。由此明显可知,人的外在人或属世人必须通过他的内在人重生;属世人中被夺走或疏远的良善必须以同样的方式被修正和恢复。

上一页 第10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