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10卷)》第14章 出埃及记14章内义(4)

8206.“水在他们的左右给他们作了墙垣”表他们被阻离四面八方的虚假。这从“水”、“给他们作墙垣”和“在他们的左右”的含义清楚可知:“水”,即红海的水,是指由邪恶所生的虚假(参看8137, 8138节);“给他们作墙垣”是指被阻离这些虚假,如下文所述;“在他们的左右”是指四面八方。当论及表示虚假的水时,“给他们作墙垣”之所以表示被阻离虚假,是因为人的处境是这样:当一个人被主保守在良善和真理中时,虚假和邪恶就被移除;它们被移除后像一堵墙那样立在他周围,因为它们无法进入良善和真理所在的区域。原因在于,主存在于良善和真理中,主的同在会将邪恶和虚假驱逐到周边;因为良善和真理与邪恶和虚假完全对立,故无法与它们共存,否则彼此就会毁灭对方。

伴随真理的良善的确会摧毁,也就是移除伴随虚假的邪恶,因为前者来自神,因而拥有一切能力,而后者来自地狱,因而根本没有能力。前者作用于内在层面,而后者作用于外在层面。当与人同在的伴随虚假的邪恶被移除时,它们就像一堵墙那样立在他周围,如前所述。它们不断企图冲进他里面,但无法做到,因为在良善和真理里面的主之同在赶走他们。这一切就是在他们左右给他们作墙垣的水所表示的。人通过被主保守在良善和真理中而被阻离邪恶和虚假(参看1581, 2406, 4564节)。然而,没有人能被阻离邪恶,被保守在良善中,除非他通过在世上实行仁爱而接受这种能力。这一切通过良善的生活,或照信之真理所过的生活,因而通过对良善的情感或爱实现。通过自己所过的生活而拥有对良善的爱和情感的人就能处于良善和真理的气场;但通过自己所过的生活披上邪恶性质的人则不能。

8207.出埃及记14:23-25.埃及人追袭,跟在他们后头,法老一切的马匹、战车和马兵都进入海中间。到了晨更的时候,耶和华从云火柱中眺望埃及人的营,使埃及人的营混乱了。又使他的轮脱落,使他们驾车沉重,以致埃及人说,我要从以色列面前逃跑;因耶和华为他们与埃及人争战。

“埃及人追袭”表邪恶所生的虚假施暴的企图。“跟在他们后头”表流入的企图。“法老一切的马匹、战车和马兵都进入海中间”表属于败坏理解力的记忆知识,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以及推理,它们充满地狱。“到了晨更的时候”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虚假之人的黑暗和毁灭的状态,以及那些处于源于良善的真理之人的启示和得救的状态。“耶和华眺望埃及人的营”表神性流注从祂那里伸向那些正企图通过虚假施暴的人。“从云火柱中”表神的良善和真理在那里以这种方式同在。“使埃及人的营混乱了”表结果,由邪恶所生虚假的延伸又回到他们身上。“又使他的轮脱落”表推进虚假的能力被夺走。“使他们驾车沉重”表抵抗和无能为力。“以致埃及人说”表他们那时的思考。“我要从以色列面前逃跑”表与那些处于真理之良善和良善之真理之人的分离。“因耶和华为他们与埃及人争战”表唯独主承受与虚假和邪恶的争战。

8208.“埃及人追袭”表邪恶所生的虚假施暴的企图。这从“追袭”的含义和“埃及人”的代表清楚可知:“追袭”当是埃及人行出的时,是指征服或掌控(参看8136, 8152, 8154节),因而施暴的企图;“埃及人”是指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8132, 8135, 8136, 8146, 8148节),因而是指邪恶所生的虚假。

8209.“跟在他们后头”表流入的企图。这从“跟在某人后头”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时,“跟在某人后头”是指通过邪恶所生虚假的流注施暴的企图(参看8187节)。它之所以是指一种企图,是因为地狱的魔鬼和灵人无法对善人造成伤害,然而仍不断企图这样做。有一个气场从地狱发出,可称作努力的气场;这是一个作恶的气场。我有好几次被允许觉察这个气场。所流入的努力不断存在,并且一有机会就会实际爆发出来。不过,这个气场被来自主的一个天堂的努力气场所抵消;这是一个行善的气场,该气场拥有一切能力在里面,因为它源于神性。

然而,在这些截然对立的努力之间保持着平衡,旨在让一个人可以处于自由之中,从而拥有选择的自由,还旨在叫他能得以改造;因为一切改造都在自由中发生,没有自由,就没有改造。属灵的努力和意愿是一样的。在人被改造期间,他被保持在意愿良善和意愿邪恶之间的平衡,也就是自由之中。这时,他越接近意愿良善,就越接近天堂,远离地狱;这时他从主所获得的新意愿也越来越战胜他通过父母的遗传和后来通过实际生活所获得的自己的意愿。因此,当一个人的改造发展这种程度,以致他意愿良善,并对它拥有一种情感时,良善就会移除邪恶,因为主存在于这良善里面;事实上,良善来源于主,因而属于主,其实就是主自己。由此可见在人那里的流注的努力是怎么回事。

8210.“法老一切的马匹、战车和马兵都进入海中间”表属于败坏理解力的记忆知识,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以及推理,它们充满地狱。这从“法老的马匹”、“法老的战车”、“法老的马兵”和“海中间”的含义清楚可知:“法老的马匹”是指属于一种败坏理解力的记忆知识;“法老的战车”是指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法老的马兵”是指基于这些的推理(关于这一切,可参看8146, 8148节);“海中间”是指充满地狱。

经上之所以在此再次提及法老军队的这三样,即马匹、战车和马兵,是因为那些属于教会,陷入与仁分离之信,并过着邪恶生活的人荒凉的最后状态现在近在眼前,这种状态是被投入地狱的状态;被投入地狱就是被邪恶所生的虚假包围。事实上,当恶人在一切真理和良善上被荒凉,并且陷入其生活的邪恶和由这邪恶所生的虚假时,通过其生活的邪恶与他们相通的地狱就被打开;然后他们归为己有的所有这些邪恶从那里迅速集中在他们身上,于是从邪恶所涌出的虚假构成一个气场包围他们,这气场看似一片密云或水。一旦这一切发生,他们就在地狱中;因为现在他们关闭了与天堂的一切联系,还与其它地狱分离。这就是所谓的“投入地狱”。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当他们进入海中间时,经上会提到“马匹、战车和马兵”;因为如前所述,“红海”表示地狱;“马匹、战车和马兵”表示一切虚假,构成邪恶所生的虚假的一切事物,这些虚假现在都被放进他们里面,好叫邪恶所生的虚假能以这种方式凭其性质而与其它所有地狱分离。这些就是接下来的几节经文(14:24-28)所特别论述的主题。

8211.“到了晨更的时候”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虚假之人的黑暗和毁灭的状态,以及那些处于源于良善的真理之人的启示和得救的状态。这从“晨更”的含义清楚可知,“晨更”是指一种启示和得救的状态,在反面意义上是指一种黑暗和毁灭的状态。“晨更”之所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在来世,信与爱的状态就像世上一日四时,即早晨、中午、晚上和夜间;因此,这些时间段也对应于这些状态(参看2788, 5672, 5962, 6110节)。这些状态也几乎以同样的方式发生变化。这些变化的结束和开始是“早晨”,尤其是“黎明”,因为这时黑夜结束,白昼开始。在早晨所对应的状态下,善人开始在信之事物上被启示,在仁之事物上变得更温暖;相反,这时恶人开始被虚假遮蔽,被邪恶冷却;因此,对他们来说,早晨是一种黑暗和毁灭的状态;而对善人来说,早晨是一种启示和得救的状态。

天上的这些状态会在地上产生光和热的状态,以及黑暗和寒冷的状态,这些状态每年、每天都会循环往复。因为凡存在于自然界的事物都从存在于灵界的事物那里获得自己的起源和原因,因为整个自然界无非是代表主国度的一个舞台(3483, 4939, 5173, 5962节);对应关系由此而来。诚然,地上光影,以及热冷的变化归因于太阳,也就是说,是由于太阳每年和每天在天空中的不同高度,以及在地球的不同地区。但这些近似并存在于自然界中的原因是照着那些存在于灵界中的事物而造的。后者是在先的有效原因,也就是存在于自然界中的在后原因的原因。因为处于秩序状态下的事物若不从灵界,也就是经由灵界从神性获得自己的原因和起源,就不可能存在于自然界。

由于就善人而言,“早晨”表示启示和得救的开始,就恶人而言,则是黑暗和毁灭的开始,所以经上在此说:到了晨更的时候,耶和华眺望埃及人的营,使它混乱;然后又使轮脱落,把埃及人倾覆在海中间;另方面,祂救了以色列人。由此可见圣言中的以下经文在灵义上表示什么:

在你使植物生长的日子,种子开花的早晨。(以赛亚书17:11)

同一先知书:

看哪,晚上的时候有惊吓,未到早晨他就没有了。(以赛亚书17:14).

又:

耶和华啊,求你每早晨作他们的膀臂,遭难的时候为我们的拯救。(以赛亚书33:2)

以西结书:

主耶和华如此说:有一灾,独有一灾,看哪!临近了!结局来了,结局来了!这地的居民哪,早晨临到你;哄嚷的日子近了。(以西结书7:5-7)

何西阿书:

伯特利啊,因你们的大恶,你们必遭遇如此。到了黎明,以色列的王必全然剪除。(何西阿书10:15)

诗篇:

求你使我清晨得听你的慈爱;耶和华啊,求你救我脱离我的仇敌。(诗篇143:8, 9)

创世记:

天明了,主救了罗得,将硫磺与火如雨般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创世记19:15, 24)

“早晨”因表示善人启示和得救的状态,以及恶人黑暗和毁灭的状态,故也表示最后审判的时间;这时,那些处于良善的人就要得救,而那些陷入邪恶的则就要灭亡。因此,它表示一个前教会的结束和一个新教会的开始,这些事在圣言中由最后的审判来表示(900, 931, 1733, 1850, 2117-2133, 3353, 4057, 4535节)。这就是以下经文中“早晨”的含义:

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个晚上和早晨;然后圣所才能正宗化。(但以理书8:14)

西番雅书:

早晨,耶和华将在早晨显明祂的公平,无日不然;我要剪灭列族,他们的城角楼必荒凉。(西番雅书3:5, 6)

以赛亚书:

有人从西珥呼问我,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以赛亚书21:11, 12)

在这些经文中,“早晨”表示主的到来,那时的启示和拯救,因而也论及一个新教会;“夜”表示那时人类和教会的状态,他们将沉浸于邪恶所生的纯粹虚假。

经上之所以说“晨更”,是因为夜间被分成几更,其中夜间最后一更和白昼第一更就是晨更。这些守望者都在墙顶上,查看是否有敌人来,并通过呼喊告知他们所看见的。就内在的代表意义而言,他们表示主,他们的守望表示主的不断同在和保护(7989节),如诗篇:

守望你的必不打盹!看哪,以色列的守望者,也不打盹,也不睡觉。耶和华是守望你的;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灾祸;祂要保护你的灵魂。(诗篇121:3-7)

此外,在以下经文中,“守望的”表示先知和祭司,因而表示圣言:

耶路撒冷啊,我在你的城墙上设立守望的,他们终日终夜必不静默。呼吁耶和华记念。(以赛亚书62:6)

耶利米书:

有一天,守望的人要在以法莲山上呼喊,起来,让我们上锡安,到耶和华我们的神那里去。(耶利米书31:6)

8212.“耶和华眺望埃及人的营”表神性流注从祂那里伸向那些正企图通过虚假施暴的人。这从“眺望”和“埃及人的营”的含义清楚可知。“眺望”当论及耶和华时,是指其流注的延伸;很明显,主眺望某人表示流注,因为那时祂使自己同在,将对良善和真理的觉知赋予那些处于来自祂自己的源于良善的真理,这一切通过流注实现;这就是为何当天使看某人时,他们便将在其生活中占导地位的情感注入他。“埃及人的营”是指邪恶所生的虚假(8193, 8196节);由于那时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正在追袭以色列人,所以也表示通过虚假施暴的企图(8208节)。

8213.“从云火柱中”表神的良善和真理在那里以这种方式同在。这从“云火柱”的含义清楚可知,“云火柱”是指主的同在(8110节),因而是指神的良善和真理的同在;因为主在哪里,良善和真理就在哪里。至于“云火柱”具体表示什么,可参看前文(8106,8106e,8108节)。

8214.“使埃及人的营混乱了”表结果,由邪恶所生虚假的延伸又回到他们身上。这从“使埃及人的营混乱”的含义清楚可知,“使埃及人的营混乱”是指他们企图施加在那些处于真理和良善之人身上的邪恶所生的虚假回到他们身上。这些话之所以表示这些事,是因为主在恶人中间的同在就会引发这种效果。事实上,想通过注入虚假和邪恶而向善人施暴的恶人使自己受到报应性的惩罚,也就是说,他们企图施加在别人身上的虚假和邪恶转而回到他们自己身上。这种被称为报应性惩罚的惩罚来自存在于天堂中的以下秩序律法:

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马太福音7:12)

因此,那些出于良善或从心里行善事的人从别人那里接受善事;而另一方面,那些出于邪恶或从心里行坏事的人也从别人那里接受坏事。正因如此,一切良善都附有自己的赏赐,一切邪恶都附有自己的惩罚(696, 967, 1857, 6559节)。由此明显可知,“使埃及人的营混乱了”表示由邪恶所生虚假的延伸又回到他们身上,并造成混乱。在恶人中间引发这一切的,是主的同在(参看7989节)。

8215.“又使他的轮脱落”表推进虚假的能力被夺走。这从“脱落”、“轮”和“法老的战车”的含义清楚可知:“脱落”是指夺走;“轮”是指前行的能力,如下文所述;“法老的战车”是指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参看8146, 8148节),因而是指虚假。至于“轮”在一般意义上表示什么,这从“马车”的含义可以看出来。马车分为两种:一种用来运送货物,一种用于战争。用来运货的马车表示传达真理的教义事物,在反面意义上表示传达虚假的教义事物;用于战争的马车也表示这两个意义上的教义事物,但表示进行争战的教义事物,因而表示为战争所预备的真理本身和虚假本身。由此可见“轮”表示什么,即前行的能力,在此表示推进虚假并与真理争战的能力。由于这种能力属于人心智的理解力部分,故就这些教义事物而言,“轮”也表示理解力部分。

在来世,满载各种货物的马车经常出现;这些马车在形状和尺寸上各不相同;它们出现时,表示整体上的真理,或教义事物,这些教义事物可以说是真理的容器;而它们所载的货物表示具有各种不同功用的认知或知识。当天使谈论教义时,这些事物就在天堂出现。事实上,由于他们下面的人无法理解天使的对话,所以就用代表来表现它。如前所述,对有些人来说,它表现为马车,这些马车以一种形式将谈话的每一个细节呈现在眼前;谈话内容通过这种代表能在一瞬间被理解和看见。有些细节以马车的形式显现,有些以马车的构造显现,有些以马车的颜色显现,有些以车轮显现,有些以拉车的马匹显现,有些以马车所载的货物显现。在圣言中,“马车或战车”表示教义事物正是源于这些代表。

由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轮”表示理解力所拥有的能力;因为正如马车通过车轮来移动和前行,包含在教义事物中的真理通过理解力来付诸行动。这也是以赛亚书中“轮”的含义:

他们的箭锐利,弓都上了弦;马蹄算如火石,轮好像旋风。(以赛亚书5:28)

这论及使真理荒废的人:“箭”是指虚假,“弓”是指虚假的教义(2686, 2709节);而“马蹄”是指属于败坏理解力的感官记忆知识(7729节);“轮”是指好像旋风的败坏并摧毁真理的能力

以西结书:

我正观看活物的时候,看哪,有四张脸的活物旁边各有一个轮子在地上。轮的形状和做法好像水苍玉。四个都是一个样式,其形状和作法好像轮中套轮。轮行走的时候,向四方都能直行,行时并不掉转。至于轮辋,高而可畏;其轮辋满有眼睛在它们的四个周围。活物行走的时候,轮子与它们同行。活物的灵在轮中。(以西结书1:15-20; 10:9-17)

“四活物”,就是基路伯表示主的天命或旨意(308节);“轮”表示神性聪明或预见;这就是为何经上说“轮子与活物同行”,“其轮辋满有眼睛”,以及“活物的灵在轮中”,活物的灵就是智慧的真理。

但以理书:

我观看,直到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但以理书7:9)

此处“亘古常在者”是指神性良善方面的主;“设立的宝座”是指虚假;“祂的衣服”是指外在形式上的神之真理;“祂的宝座”是指天堂和教会;“祂的轮”是指智慧和聪明的事物,也就是神之真理;“烈火”是指爱与仁的事物。

所罗门的圣殿周围十个盆座下面也有铜轮;轮的做法像车轮的做法;其轴、辋、辐、毂都是铸的。(列王纪上7:30-33)

这些“盆座”或架子表示真理的容器,人通过真理被洁净和重生;“轮”表示用来推进的理解力的能力。

上一页 第10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