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0章 创世记40章内义(8)

摩西五经:

为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摩西要取无酵饼和调油的无酵糕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都要用细麦面作成。你要把它们装在一个筐子里,连筐子带来。亚伦和他儿子要在会幕门口吃这公绵羊的肉和筐内的饼。(出埃及记29:2-3,32)

此处“筐子”是用和本章一样的词(即膳长梦中所见的)来表达的,它表示心智的意愿部分,这意愿部分拥有“饼”(bread)、“糕饼”(cakes)、“油”、“薄饼”、“细面”和“麦”所表示的良善在自己里面。“心智的意愿部分”是指那充当盛纳器皿的;因为良善从主流入人里面的这些内层形式,如同流入盛它的合适器皿。如果这些形式被安排好来接受它,它们就是盛这种良善的“筐子”。

又:

当拿细耳人正离俗时,他要取一筐子无酵调油的细面糕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并同献的素祭和奠祭。他还要把一只公绵羊,献给耶和华作平安祭,此外还有那筐无酵饼;祭司就要取那已煮的公绵羊一条前腿,又从筐子里取一个无酵糕饼和一个无酵薄饼,都放在拿细耳人手上,祭司要拿这些作为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民数记6:15,17,19-20)

此处“筐子”也表示作为盛纳器皿的意愿部分;“糕饼”、“薄饼”、“油”、“素祭”、“已煮的公绵羊一条前腿”是指所代表的属天良善;因为“拿细耳人”代表属天人(3301节)。

那时,诸如在敬拜中所用的这类事物就被装在筐子里;甚至基甸献给橡树下的使者的那只山羊羔也是(士师记6:19);原因在于,“筐子”代表盛纳之物或充当容器的事物,而这些筐子里的事物则代表实际所容纳之物。

5145.“它们上面有洞,在我头上”表中间任何地方都没有终端。这从“它们上面有洞”和“头”的含义清楚可知:“它们上面有洞”是指从顶部到底部都是敞开的,因而是指未被关闭,因而中间任何地方都没有终端;“头”是指内层,尤指构成意愿的内层。因为头是一切实质与形式所在的首要位置;因此,一切感觉都传到头部,并在此呈现自己;而一切行为都从它降下,并源于它。显然,心智的能力,也就是理解力和意愿的能力就在头部;这就是为何“头”表示内层。(膳长所梦见的)这些筐子代表“头”里面的事物。

现在论述的主题是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印象,“它们(筐子)上面有洞”表示内层在中间任何地方都没有终端;因此,如下文所看到的这些感官印象被抛弃和定罪。不过,有必要解释一下“中间任何地方都没有终端”是什么意思。人的内层被分为不同层级,每个层级都有自己的终端,以将它与在它之下的层级分开。从最内层到最外层的每一层级都是如此。内层理性层构成第一层级;属天天使,即至内层或第三层天堂就在该层级。外层理性层构成第二层级,属灵天使,即中间或第二层天堂就在该层级。内层属世层构成第三层级,善灵,即最后和最低,或第一层天堂就在该层级。外层属世层或感官层构成第四层级,世人就在该层级。

这些层级也存在于人里面,各层级彼此完全不同,又互相分离。正因如此,若人过着一种良善生活,那么就其内层而言,他就是一个最小形式的天堂,或说他的内层对应于三层天堂;也正因如此,若人过着一种仁与爱的生活,他死后就能被一直提升到第三层天堂。不过,为叫他具有这种特质,他里面的各个层级必须具有自己特定的终端,以将它与下一层级分开。当这些层级有了这些使它们彼此不同而又互相分离的终端时,每一层级都是一个从主所流入的良善能止于其上,并在那里被接受的一个层级。没有作为层面的这类终端,良善就不被接受,而是直接流过去,如同流过里面有洞的筛子或筐子,一直向下流入感官层。此时,这良善因一路上没有任何方向,于是就转变为污秽,尽管在那些在这最低层接受它的人看来,污秽好似良善。也就是说,良善被变成属于爱自己爱世界的那种快乐,因而被变成属于仇恨、报复、残忍、奸淫和贪婪的那种快乐,或被变成纯粹的快感和奢侈享受。如果人的意愿层级中间任何地方都没有终端,也就是说“它们上面有洞”,这种情形就会发生。

人其实能知道这些终端、因而层面是否存在;因为人有能力觉知良善与真理,如他们的良善就能指示这一点。对那些像属天天使那样有能力觉知良善与真理的人来说,终端存在于每一层级,从最初层级直到最后层级。若非各个层级都有自己的终端,诸如此类的觉知能力是不可能存在的。关于这些觉知能力,可参看前文(125,202,495,503,511,536,597,607,784,865,895,1121,1383,1384,1387,1919,2144,2145,2171,2515,2831节)。对那些像属灵天使那样拥有良心的人来说,终端同样存在,但只存在于第二层级或第三层级,直到最后层级。因为对这些天使来说,第一层级是关闭的。之所以说“在第二层级或第三层级”,是因为良心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即内层与外层。内层良善是涉及属灵良善与真理的良心,外层良善是涉及公义与公平的良心。良心本身是神性良善的流注终止于其中的一个内层层面。但那些没有良心的人没有接受该流注的任何内层层级;对这些人来说,良善直接流入外层属世层或属世感官层;并且如前所述,在那里被变为污秽的快乐。有时这些人会感到痛苦,貌似良心的痛苦,但这不是良心。这种痛苦是由于其快乐的丧失造成的,就是诸如地位、利益、名声、生命、乐趣,或像他们那样之人的友谊的丧失。他们遭受痛苦是因为,他们所拥有的终端在于这类快乐。由此可见“筐子上面有洞”在灵义上是什么意思。

尤其在来世,人能辨别出人的意愿层级是否具有终端。对具有终端的人来说,有一种对属灵的良善与真理,或对公义与公平的热情存在。因为这种人为了良善或真理而行良善,并为了公义或公平而践行公义,而不是为了利益、地位等等。凡意愿的内层具有终端的人都被提升进入天堂,因为所流入的神性能把他们引到那里。但是,凡意愿的内层没有终端的人则下入地狱;因为神性直接流了过去,被变成地狱之物,正如太阳的热落到污秽的粪便上,发出刺鼻的恶臭之时的情形。因此,凡有良心的人都会得救;但那些没有良心的人不能得救。

当对良善与真理,或公义与公平没有情感,以及与其它事物相比,这些美德被视为一文不值,或微不足道的事物,又或被重视只是为了获得利益或地位时,就可以说意愿的层级上面有洞。情感就是那提供终端,用来关闭的东西,这也是为何它们被称为约束或束缚: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是“内在约束”,对邪恶与虚假的情感是“外在约束”(3835节)。若非对邪恶与虚假的情感起到约束作用,人必要疯狂(4217节);因为疯狂无非是对这类约束的放松,以致终端在这类人里面不存在。尽管如此,就思维与情感而言,这些人没有任何内在约束,因而内心是疯狂的,而他们没有爆发是因着外在约束,这些约束就是为了自己而对利益、地位或名声的情感,因而是对法律和生命丧失的畏惧。这在犹太教会以这一律法来代表:在死人的家里,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没有扎上盖的,都是不洁净的(民数记19:15)。

在以赛亚书,“满了洞的织物”所表相同:

用丝线做麻布的和织满了洞的织物的都必羞愧。它的根基必被打碎,所有受薪的,心必愁烦。(以赛亚书19:9,10)

以西结书中的“窟窿(即洞)”所表也相同:

灵领我(即先知)到院门口。我观看,见墙上有个窟窿。他对我说,你要在这墙上挖一个洞。我一挖墙,见有一门。他对我说,你进去,看他们在这里所行可憎的恶事。我进去一看,看哪,四面墙上刻着各样爬行的动物、可憎的走兽和以色列家各样的偶像。(以西结书8:7-10)

5146.“最上面的筐子里”表意愿部分的至内层。这从“筐子”和“最上面”的含义清楚可知:“筐子”是指意愿部分或意愿层级,如前所述(5144节);“最上面”是指至内层或至内在部分(2148,3084,4599节)。“最上面”之所以表示至内层或至内在部分,是因为对身处空间的世人来说,内层事物看似高层事物,外层事物看似低层事物。但当抛弃空间的观念时,如在天堂,以及人的内层思维里的情形,高低或高度与深度的观念也被抛弃了;因为高度与深度属于空间观念。事实上,在内层天堂,甚至连对内层事物和外层事物的观念也没有,因为即便这种观念也有空间元素附着在上面。确切地说,内层天堂里有对更完美或不怎么完美的状态的观念;内层事物所处的状态比外层事物的更完美,因为内层事物离神性更近,外层事物离神性更远。这就是为何最上面的或最高的表示最内在的。

然而,没有人能理解内层与外层的关系,除非他了解层级(对此,参看3691,4154,5114,5145节)。人对内层,因而更完美的东西没有其它概念,只是以为它是某种纯度不断增加的事物,能被分解得更细。但是,纯净和粗糙有可能同时存在于同一个层级,这不仅是由于它的扩张和收缩,还由于它的限制,以及相似或不相似元素的引入。对于诸如关于人之内层的这种观念,人绝无可能避免这样的观点:外层与内层连续一致,因而与它们完全行如一体。然而,如果关于层级的正确观念得以形成,人就有可能明白内层与外层如何彼此不同而又互相分离,并且它们如此不同,以致内层离开外层也能存在并持续存在,而外层绝离不开内层。人也能明白内层与外层的对应关系的性质,以及外层如何代表内层。这解释了为何除了假设之外,学者们无法探究关于灵魂与身体的相互作用的问题。事实上,这也解释了为何他们当中有许多人认为生命属于身体,因此当他们的身体死亡时,他们的内层也会死亡,因为这些人与身体紧密贴合起来。而事实上,唯独外层会死亡,内层依然存活,并继续生活下去。

5147.“有给法老的各样食物”表充满滋养属世层的属天食物。这从“食物”的含义和“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食物”是指属天良善,如下文所述;“法老”是指内层属世层(参看5080,5095节),也指总体上的属世层;因为当内层属世层与外层属世层相对应时,它们便构成一体。由于食物是用来提供营养的,所以“有为法老的各样食物”这句话表示充满滋养属世层的属天良善。经上说,这食物在最上面的筐子里面,以此表示意愿部分的至内层级充满属天良善。因为良善从主经由人的至内层流入,并从那里通过如同梯子的梯阶那样的各个层级流入外层。因为相对于其它层级,至内层处于最完美的状态,因而能直接从主接受良善,而低层事物则不能。如果这些低层事物真的直接从主接受良善,它们要么模糊它,要么歪曲它,因为与至内层相比,它们是不那么完美的。

至于来自主的属天良善的流注,以及对它的接受,要知道,人心智的意愿部分是良善的接受者,理解力部分是真理的接受者。理解力部分绝无可能接受真理,以至于将这真理变成它自己的,除非同时意愿部分接受良善,反之亦然。因为这一个以这种方式流入那一个,并安排那一个去接受。构成理解力的一切好比不断变化的形式,构成意愿的一切好比由这些变化所产生的和谐。因此,真理好比变化,良善好比由这些变化所带来的快乐。对真理与良善来说,这种情况尤为显著,故很明显,这一个离开那一个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一个若不通过那一个就无法被产生。

“食物”之所以表示属天良善,是因为天使的食物无非是爱与仁之良善,他们不仅靠它们存活,还靠它们恢复活力。当这些良善付诸行为或实践时,它们尤其能使天使恢复活力,因为它们就是天使的愿望;众所周知,当人的愿望在行为中实现时,他就会感觉焕发活力,富有生气。当物质食物给人的身体提供滋养时,这些愿望也给人的灵提供滋养;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没有快乐的食物无助于营养,有快乐便有营养。正是食物中的快乐打开接受食物并将其输送到血液的管道或通道,而不快乐的事物则关闭它们。在天使当中,这些快乐就是爱与仁之良善;由此可以断定,它们是对应于尘世食物的属灵食物。正如各种不同的食物表示良善,“喝的”则表示真理。

在圣言中,“食物(经上或译粮食)”在许多地方被提及,不了解内义的人必以为那里所指的是普通食物,其实指的是属灵食物;如耶利米哀歌:

所有的人民都叹息,寻求食物;他们用美物换粮食,来恢复性命。(耶利米哀歌1:11)

以赛亚书:

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以赛亚书55:1)

约珥书:

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这日来到,好像毁灭从雷鸣者来到。粮食不是在我们眼前断绝了吗?欢喜快乐不是从我们神的殿中止息了吗?谷种在土块下朽烂,仓也荒凉,廪也破坏,因为五谷枯干了。(约珥书1:15-17)

诗篇:

我们的仓盈满,能出粮食,更多的粮食;我们的羊在街市上成千上万。我们的街市上也没有哭号。得享这样景况的人民,是有福的。(诗篇144:13-15)

又:

这一切都仰望你按时给它们食物。你给它们,它们便拾起来;你张手,它们饱得美食。(诗篇104:27-28)

在这些经文中,就内义而言,所指的是属天和属灵的食物,而就内义而言,所指的是物质的食物。由此可见圣言的内层与外层如何互相对应,也就是说,从内在属于灵的事物与属于文字的事物如何相互对应;以致当人照着字义理解这些事物时,与他同在的天使则照着灵义来理解它们。圣言以这种方式被写成,是为了使它不仅能服务于人类,也能服务于天堂;因此,其中的所有词语都表示天上的事物,一切事物都是它们的代表,甚至一点一划都是如此。

“食物”在灵义上表示良善,主在约翰福音也明确教导了这一点:

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约翰福音6:27)

又:

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约翰福音6:55)

“肉”表示神性良善(3813节);“血”表示神性真理(4735节)。又:

耶稣对祂的门徒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门徒就彼此说,莫非有人拿什么给祂吃吗?耶稣对他们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完成祂的工。(约翰福音4:32-34)

“遵行差我来的父的旨意,完成祂的工”表示行为或实践中的神性良善,如前所述,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食物”。

5148.“是膳长所做的工”表照着这种感官能力的各种功用。这从“所做的”和“膳长”的含义清楚可知:“工”是指照着各种功用,如下文所述;“膳长”是指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参看5078,5082节)。“工”之所以表示功用,是因为它论及意愿部分,或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部位。凡通过这个感官部位所行,并被称为“工”的,必是有用的。仁爱的一切行为并不是别的,因为仁爱的行为是意愿所做的行为,这些行为是已实现的功用。

5149.“有飞鸟来吃我头上筐子里的食物”表源于邪恶的虚假将要毁灭它。这从“飞鸟”、“吃”和“筐子”的含义清楚可知:“飞鸟”是指理智概念,以及思维,因而从它们所流出的事物,在正面意义是指各种真理,在反面意义是指虚假(参看40,745,776,778,866,988,3219节);“吃”是指毁灭(在原文,动词“吃”表示毁灭);“筐子”是指心智的意愿部分,如前所述(5144,5146节),在此是指出于意愿部分的邪恶,因为这个筐子上面有洞(5145节)。由此可知,“有飞鸟来吃头上筐子里的食物”表示源于邪恶的虚假将要毁灭它。

虚假有两种不同的来源,即教义和邪恶。源于教义的虚假并不毁灭良善,因为人有可能陷入教义的虚假,却又渴望良善,这就是为何各种教义的人,包括外邦人都能得救;但源于邪恶的虚假则是毁灭良善的虚假。邪恶本身反对良善;然而它凭自己并不能毁灭任何良善,而是依靠虚假去毁灭。因为虚假攻击属于良善的真理,因为真理可以说是良善的堡垒。虚假就被用来攻击这些堡垒,一旦得逞,良善遭到毁灭。

凡不知道“飞鸟”表示理智概念的人必以为当“飞鸟”在圣言中被提及时,它要么是指字面上的鸟,要么是日常用语中所用的那种比喻。若不凭内义,没有人能知道“飞鸟”表示属于理解力的事物,如思维、观念、推理、基本假设,因而真理或虚假;如路加福音:

神的国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撒在园子里,它遂生长起来,成了大树,天上的飞鸟宿在它的枝上。(路加福音13:19)

“天上的飞鸟”在此表示真理。

以西结书:

它成为佳美的香柏树;各种翅膀的各样鸟儿都必宿在其下,就是宿在它枝子的荫下。(以西结书17:23)

“各种翅膀的鸟儿”表示各种真理。又:

亚述曾是黎巴嫩的香柏树。天上所有的飞鸟都在枝子上搭窝;田野所有的走兽都在枝条下生子;所有大民族都在他荫下居住。(以西结书31:3,6)

“天上的飞鸟”表示真理。

又:

天上所有的飞鸟空中的飞鸟都要宿在他的废墟上;田间所有的野兽都要卧在他的枝条下。(以西结书31:13)

“天上的飞鸟”表示虚假。但以理书:

尼布甲尼撒在梦中观看;见见地当中有一棵树;田野的走兽得到荫影在它之下,天空的飞鸟宿在它的枝上。(但以理书4:10,12,18)

此处“天空的飞鸟”也表示虚假。

耶利米书:

我观看,看哪,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逃避。(耶利米书4:25)

“无人”表示没有良善(4287节);“空中的飞鸟也都逃避”表示真理被驱散的事实。又:

从空中的飞鸟直到走兽,都逃走跑掉了。(耶利米书9:10)

此处意思也一样。马太福音:

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有些种子落在硬路上,飞鸟来吃尽了。(马太福音13:3-4)

此处“飞鸟”表示推理,也表示虚假。在其它许多经文中意思也一样。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