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0章 创世记40章内义(3)

5087.“护卫长把他们交给约瑟”表在解释中的首要事物的影响下,属世层的属天层教导这些身体感官。这从“护卫长”和“交给”的含义,以及“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护卫长”是指解释中的首要事物(4790,4966,5084节);“约瑟”是指属世层的属天层,如刚才所述(5086节);“交给”在此是指教导,因为掌管被抛弃的事物,以便它们能被检查和纠正的人就是在履行教师的职能。

5088.“约瑟便伺候他们”表它指导它们。这从“伺候”的含义清楚可知,“伺候”是指指导。“伺候”在此并非表示像仆人那样伺候,这从以下事实明显可知:约瑟管理这些人,因此“伺候”在此表示提供适合他们的事物。由于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层里面新的感官或外在部分,故“交给”表示教导,“伺候”表示指导。“交给”论及属于生活的良善,“侍候”论及属于教义的真理(4976节)。

5089.“他们有些日子在看守所”表它们很长时间处于被抛弃的状态。这从“日子”的含义清楚可知,“日子”是指状态(参看23,487,488,493,893,2788,3462,3785,4850节);故此处“有些日子”表示它们很长时间处于“看守所”所表示的被抛弃状态(5083节)。在此充分阐明包含在内义中的细节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具有这样的性质:对它们的概念无法在尘世事物的帮助下得以形成,如属灵人的属天层,以及当内层属世层正被变新时,以及后来当它已被变新,并且外层属世层被抛弃时,它在属世层里面的状态。但对这些及类似事物的某种观念能从天堂里的事物获得,这种观念是诸如不会转化为从尘世事物所获得的任何概念中的那类观念,除非人们在思考时能从感官印象被引离。

若非人的思维能被提升超越感官印象,以便这些在他下面被看见,他就无法理解圣言中的任何内层事物,更不理解诸如完全从尘世事物抽象出来的天堂事物;因为感官事物吸收并窒息它们。这解释了为何那些依赖感官并热情投入获得知识的人罕有理解有关天堂事物的任何情况;因为他们将自己的思维沉浸于诸如属世界的那类事物,也就是沉浸于从这些所形成的术语和定义中,因而沉浸于感官事物,他们不再能从感官事物被提升,从而被保持在高于感官的观点中。他们的思维也不能自由地延伸到记忆事物的整个领域之上,以便拣选一致的,抛弃相反的,利用凡以任何方式适合之物。因为如前所述,他们的思维被锁起来,沉浸于术语,因而沉浸于感官印象,以致它不能环顾四周。这就是为何学者信得不如简单人,甚至在天堂事物上没有那么敏锐的洞察力的原因。因为简单人能超越术语和纯粹的知识,因而超越感官事物看待事物;而学者无法如此行;而是基于术语和知识来看待一切事物,因为他们的心智沉浸于这些事物,因而可以说被囚在牢里,或监狱里。

5090.创世记40:5-8.他们二人,就是被囚在监之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长,都作了一个梦,是同夜各作一梦,各梦都有讲解。到了早晨,约瑟来到他们那里看他们,看哪,他们很忧愁。他便问法老的两内臣,就是与他同囚在他主人府上看守所里的,说,他们今日为什么面带愁容呢?他们对他说,我们都作了一个梦,没有人能解。约瑟对他们说,解梦不是出于神吗?请你们将梦告诉我。

“他们二人都作了一个梦”表关于它们的预见。“是同夜各作一梦”表关于结果会是什么样,这结果对它们来说处于模糊状态。“各梦都有讲解”表它们包含在自己里面的。“酒政和膳长”表关于这两种感官能力。“埃及王的”表受内层属世层支配的。“就是被囚在监”表在虚假当中的。“到了早晨,约瑟来到他们那里”表向属灵层的属天层所揭示和显明的。“看他们”表觉知。“看哪,他们很忧愁”表它们正在经历悲伤的状态。“他便问法老的两内臣”表这些感官能力。“就是与他同囚在他主人府上看守所里的”表被抛弃的。“说,他们今日为什么面带愁容呢”表是什么样的情感导致这种悲伤。“他们对他说”表对于这些事的觉知。“我们作了一梦”表预言。“没有人能解”表没有人知道它们里面含有什么。“约瑟对他们说”表属世层的属天层。“解梦不是出于神吗”表神性在它们里面。“请你们将梦告诉我”表可能知道它。

5091.“他们二人都作了一个梦”表关于它们的预见。这从“梦”的含义清楚可知,“梦”是指预见(3698节);“他们二人”是指“酒政和膳长”所表示的两种感官能力,他们的梦就涉及他们自己,这从下文明显看出来。“梦”在至高意义上之所以表示预见,是因为经由天堂从主直接流入的梦预示将要到来的事。约瑟的梦、酒政和膳长的梦,法老的梦,尼布甲尼撒的梦和一般先知的梦都是这种性质。梦中所预言将要到来的事没有其它来源,唯源于主的神性预见。由此可知,主预见一切事,无论总体还是细节。

5092.“是同夜各作一梦”表关于结果会是什么样,这结果对它们来说处于模糊状态。这从“梦”和“夜”的含义清楚可知:“梦”是指预见,因而是指预言,它表示预言,故也表示结果,因为它就是所预言的结果;“夜”是指模糊。“夜”在灵义上表示由邪恶所产生的虚假带来的幽暗状态(1712,2353节),因而表示模糊,也就是说,心智的模糊。在世上,夜间的模糊是属世的模糊;但在来世,夜间的模糊是属灵的模糊。前者是因缺乏尘世太阳,以及丧失从这太阳所得来的光造成的;而后者是因缺乏天堂的太阳,也就是主,以及丧失从这太阳所得来的光,也就是聪明造成的。后一种丧失不是因为天堂太阳像尘世太阳那样落下而造成的,而是因为世人或灵人活在邪恶所产生的虚假当中造成的。是他本人离开那太阳,给自己带来模糊。仅从这两种意义上夜及其模糊的观念就能明显看出,同一个事物,其属灵意义和属世意义如何彼此联系。此外,属灵的模糊有三种:第一种是由于邪恶所产生的虚假;第二种是由于对真理的无知;第三种是外层事物相对于内层事物所居的模糊,因而是外在人的感官事物相对于内在人的理性事物所居的模糊。然而,这三种模糊都是以下事实造成的:天堂之火,或从主所流入的聪明和智慧没有被接受。因为这光不断流入,却被邪恶的虚假所弃绝、窒息或扭曲;对真理的无知只能接收一点点;而外在人的感官事物则通过将它变得一般或平凡而使它成为一种暗淡的光。

5093.“各梦都有讲解”表它们在自己里面所包含的,也就是结果。这从“梦的讲解或解梦”的含义清楚可知,“梦的讲解或解梦”是指解释,因而是指对结果的认识,进而是指它们包含在自己里面的结果。因为“梦”表示结果(参看5092节)。

5094.“酒政和膳长”表关于这两种感官能力。这从“酒政”和“膳长”的含义清楚可知:“酒政”是指受心智的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参看5077节);“膳长”是指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5078节)。这些被内层属世层抛弃了,如前所述(5083,5089节)。然而,要知道,感官的实际能力,即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的能力并未被抛弃,因为肉体的生命依赖于这些;被抛弃的是内视或思维,以及依赖于它的情感和欲望。属世界的物体一方面经由人的感官,另一方面经由他的理性思维进入他的外在或属世记忆。这些物体在他的记忆里会彼此分开;经由理性思维进入的占据更内在的位置,而经由感官进入的则占据更外在的位置;因此,如前所述,属世层具有两个部分,即内层和外层。

内层属世层就是埃及王法老所代表的,而外层属世层则由“酒政”和“膳长”所代表的。二者之间有何不同,可从他们看待事物的不同方式,也就是他们的思维和基于这思维所得出的结论清楚看出来。出于内层属世层思考并形成结论的人是理性的,并且在他吸收经由理性思维进入之物的程度内变得理性;而出于外层属世层思考并形成结论的人是感官的,并且在他吸收从感官事物进入之物的程度内而变得感官化。这种人被称为感官人,而另一种人被称为理性人或理性-属世人。当人死亡时,他会带走整个属世层;其形式仍和它在世时所取的一样。他也在从理性思维吸收观念的程度内而理性化,在从感官吸收观念的程度内而感官化。二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属世层从理性思维吸收观念并将它们变成自己的到什么程度,就通过贬低并抛弃由感官所形成的错觉而视属于外层属世层的感官在它之下,并掌控它们到什么程度。而它吸收身体感官所形成的观念并将它们变成自己的到什么程度,就通过贬低并抛弃理性思维而视理性思维在它之下到什么程度。

例如,理性属世人能明白人不是凭自己,而是凭经由天堂从主而来的生命流注活着;但感官人就不明白这一点,因为他说,他明明感受并发觉生命在他自己里面,说话违背感官证据是毫无意义的。再例如,理性属世人能明白天堂与地狱的存在,而感官人却否认这些的存在,因为他不明白,另一个世界比他用肉眼所看到的世界更纯净。理性属世人明白看不见的灵人和天使是存在的,而感官人不明白这一点,因为他以为他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存在。

又例如,理性属世人明白,关注目的、预见并使得方法朝向某个最终目的是聪明人的标志。当他从一切事物的秩序来看待自然界时,会发现自然界是一个复杂的方法系统,然后意识到一个智慧的至高存在者赋予它们方向,不过是通向他若非变得属灵,就无法看见的最终目的。另一方面,感官人不明白,不同于自然界并与之分离的事物如何能存在,或在自然界之上、优越于自然界的某种存在或实体如何能存在。他不明白什么叫运用聪明、智慧,关注目的,或赋予方法以方向,除非所有这些活动作为属世活动被论及;当它们作为属世活动被论及时,他对这些运作便有了一个观念,这观念就像一个正在设计一台机器之人的观念。从这几个例子可以看出何谓内层属世层和外层属世层,以及感官能力被抛弃,不是身体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被抛弃,而是它们对于内层事物所得出的结论被抛弃。

5095.“埃及王的”表受内层属世层支配的。这从法老或“埃及王”的含义清楚可知,在本章,法老或“埃及王”是指属世层的一个新状态(5079,5080节),因而是指内层属世层,因为该层已变新。至于何为内层属世层,何为外层属世层,可参看前文(5094节)。必须简要阐述圣言的内义,无论历史部分的,还是预言部分的,是何性质。当历史意义提及许多人物时,如此处的约瑟、法老、护卫长、酒政和膳长,其实他们在内义上表示各种事物;但这一切只存在于一个人里面。原因在于,名字表示不同的属灵事物,如此处“约瑟”代表来自理性层,也在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属灵层方面的主;“法老”代表属世人的新状态,也就是内层属世层方面的主;“酒政和膳长”代表那些属于外层属世层的事物方面的主。这就是内义的性质;其它地方也一样,如提及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地方。就字义而言,他们是三个不同的人;但就至高意义而言,这三人代表主:“亚伯拉罕”代表神性本身,“以撒”代表祂的神性理性层;“雅各”代表祂的神性属世层。这种情形可见于先知书,有时先知书的经文只有名字,要么是人名,要么是国名,要么是城名;然而,就内义而言,这些名字一起表现并描述一个实体或事物。人若意识不到这一点,可能很容易被字义误导去思想各种各样的事物;结果,一个实体或事物的观念就消散了。

5096.“就是被囚在监”表在虚假当中的。这从“被囚在监”的含义清楚可知,“被囚在监里”是指在虚假当中(参看4958,5037,5038,5085节)。那些陷入虚假的人,尤其那些陷入邪恶的人就被称为“被囚”、“在监里”,不是因为他们有任何肉体的束缚,而是因为他们不在自由中;事实上,那些不在自由中的人从内在被囚。因为他们一旦认同虚假,就再拥有任何选择并接受真理的自由;那些强烈认同的人甚至没有看见真理的任何自由主,更没有承认并相信真理的自由,因为他们深信虚假是真理,真理是虚假。这种信念在他们里面如此有力量,以致它剥夺了思想其它东西的一切自由,并且如此强烈,以致它把他们的实际思维束缚起来,可以说将其囚在监里。这一点已通过来世那些因在自己里面确认而深信虚假之人当中的大量经验向我清楚显明。他们就是那种根本不信奉任何真理,却远离或驱赶真理的人;他们在做这种事时的冷酷无情与他们的信服程度相称。当这种虚假是邪恶的产物时,也就是当邪恶使他们确信虚假时,尤其如此。他们就是主在马太福音的比喻中所指的人:

有些种子落在硬路上,飞鸟来吃尽了。(马太福音13:4)

“种子”是指神性真理;“硬磐石”是指信念;“飞鸟”是指虚假原则。

像这样的人甚至意识不到自己被囚或在监里,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虚假充满感情,并因产生它的邪恶而热爱它。这使他们以为自己处于自由,因为凡他们对其有感情或热爱之物似乎都使他们感到自由。但那些并未真正认同虚假的人,也就是那些没有深信它的人则很容易信奉真理。他们看见并选择它们,对它们充满感情,然后可以说俯视虚假,还看到那些深信虚假的人如何被囚。他们因拥有这样的自由,故可以说能在整个天堂漫游,以寻求无数真理。但没有人能处于这种自由,除非他处于良善;因为人凭良善而在天堂;真理凭良善而在天堂显现。

5097.“到了早晨,约瑟来到他们那里”表向属灵层的属天层所揭示和显明的。这从“约瑟”的代表和“早晨”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4286,4592,4963节);“早晨”是指启示的状态(3458节),因而是指被揭示和显明的东西。“早晨”之所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一天当中的所有时间段,和一年四季一样,表示由天堂之光的变化而产生的各种状态。天堂之光的变化不像世上的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变化;它们是聪明和爱的变化。因为天堂之光无非是从主流出的神性聪明,它也在眼前闪耀如光,而这光之热就是主的神性之爱,这爱被感觉为温暖。正是这光赋予人理解力,这热赋予他生命之热和渴望良善的意愿。在天堂,早晨是启示的状态,就是在涉及良善与真理事物上的启示状态;当对良善的确是良善,真理的确是真理有了一种承认,尤其有了一种觉知时,这种状态就会产生。觉知是一种内在的启示;因此,“早晨”表示被揭示的某种事物。由于之前模糊的东西现在变得清晰,所以“早晨”也表示变得清晰之物。

此外,“早晨”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自己,因为主就是太阳,天堂里的所有光都从这太阳流出;祂一直是升起的太阳,因而一直是早晨的太阳。对凡接受为信之真理的真理和为爱之良善的良善之人来说,祂一直是升起的;但对凡不接受这些的人来说,祂是落下的。并不是说那里的太阳是落下的,因为如刚才所述,它一直是升起的太阳;而是说凡不接受真理或良善的人都使得这太阳可以说对他自己来说是落下的。这在某种程度上好比这个世界的太阳对于地球居民来说的变化;事实上,这个太阳也没有落下,因为它一直停留在自己的固定位置,并一直在那里闪耀。然而,它看似落下,因为地球每天绕轴自转,并且由于它的旋转,它使得地球居民看不见太阳(参看5084节);因此,太阳其实并未落下,而是住在地球上的人远离了它的光。这个对比可用来说明,由于自然界的每个现象里面都有代表主国度的某种事物,所以它也教导我们。这个现象里面所包含的教导是:天堂之光,也就是聪明和智慧的丧失不是因为作为聪明和智慧的太阳的主向任何人落下,而是因为主国度的居民使自己远离,也就是说,允许地狱引导自己,把他带走。

5098.“看他们”表觉知。这从“看”的含义清楚可知,“看”是指理解并觉知(2150,3764,4567,4723节)。

5099.“看哪,他们很忧愁”表它们正在经历悲伤的状态。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5100.“他便问法老的两内臣”表这些感官能力。这从“法老的内臣”的含义清楚可知,“法老的内臣”是指这两种感官能力,即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和受意愿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如前所述(5081节)。

5101.“就是与他同囚在他主人府上看守所里的”表被抛弃的。这从“囚”,因而“囚在看守所”的含义清楚可知:“囚”,因而“囚在看守所”是指人被抛弃时的状态,也如前所述(5083节)。

5102.“说,他们今日为什么面带愁容呢”表是什么样的情感导致这种悲伤。这从“面”的含义清楚可知,“面”是指内层(参看358,1999,2434,3527,4066,4796,4797节),因而是指情感。因为人的思维所源自的内层,也就是里面的事物,就是他的情感;这些情感因属于他的爱,故本质上是他的生命。众所周知,情感会表现在那些处于纯真状态之人的脸上;当这些情感表现出来时,思维总体上也会表现出来,因为人的思维是他们的情感所取的形式。因此,就其本身而言,脸无非是代表内层的形像。

天使从不以任何其它方式来看待脸,因为天使不看人的脸所取的物质形式,只看它所取的属灵形式;也就是说,他们看的是他的情感和源于这些情感的思维所表现的形式。这些才是那构成人之脸的,或说是人脸的基本成分,这从以下事实可知:当丧失思维和情感时,脸就完全死了,脸从它们拥有生命,由于它们而拥有令人愉悦的容貌。约瑟的话,即“他们今日为什么面带愁容呢”就表示表达某种情感的悲伤,或产生悲伤的情感。

5103.“他们对他说”表对于这些事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部分,“说”是指觉知,如前面频繁所述。

5104.“我们作了一梦”表预言。这从“梦”的含义清楚可知,“梦”是指预见,因而是指预言,如前所述(5091节)。

5105.“没有人能解”表没有人知道它们里面含有什么。这从“解”的含义清楚可知,“解”是指对某个事物里面所包含东西的解释(参看5093节),因而是指对这些梦里面所包含东西的解释。

5106.“约瑟对他们说”表属世层的属天层。这从“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属世层的属天层,如前所述(5086节)。

5107.“解梦不是出于神吗”表神性在它们或这些事物里面。这从“解”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梦时,“解”是指它们里面所包含的东西,如刚才所述(5105节)。“神”表示神性。

5108.“请你们将梦告诉我”表可能知道它。这从“请将梦告诉我”的含义清楚可知,“请将梦告诉我”这句话暗示有可能知道,这从下文明显看出来。

5109.创世记40:9-13.酒政长便将他的梦告诉约瑟,对他说,在梦里我看见我面前有一棵葡萄树。葡萄树上有三根枝子,好像发了芽、开了花,结出串串成熟的葡萄。法老的杯在我手中,我就拿葡萄挤在法老的杯里,将杯递在法老手掌中。约瑟对他说,你所作的梦是这样解:三根枝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内,法老必使你抬起头来,恢复你原来的职位,你仍要将法老的杯递在他手中,像先前做他酒政时一样。

“酒政长便将他的梦告诉约瑟”表属灵层的属天层觉知受心智的理解力部分支配,至今仍被抛弃的感官印象会是什么结果。“对他说”表由觉知所带来的启示。“在梦里”表预言。“我看见我面前有一棵葡萄树”表理解力部分。“葡萄树上有三根枝子”表由此甚至直到最末层的衍生物。“好像发了芽”表使重生得以实现的流注。“开了花”表接近重生的状态。“结出串串成熟的葡萄”表属灵真理与属天良善的结合。“法老的杯在我手中”表内层属世层进入外层属世层的流注,以及接受的开始。“我就拿葡萄挤在法老的杯里”表进入拥有属灵源头的善行中的相互流注。“将杯递在法老手掌中”表内层属世层将这些变成自己的。“约瑟对他说,你所作的梦是这样解”表就它里面所包含的东西而言,由通过属世层里面的属天层得来的觉知所产生的启示。“三根枝子就是三天”表连续不断的衍生物,甚至直到最后的衍生物。“三天之内”表那时,一个新状态就会到来。“法老必使你抬起头来”表已经提供并因此决定的事。“恢复你原来的职位”表经由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所得来的印象恢复次序,好叫它们占据末位或最低位置。“你仍要将法老的杯递在他手中”表好叫它们能由此服侍内层属世层。“像先前一样”表符合次序的法则。“做他酒政时”表这是这种感官印象的正常位置。

5110.“酒政长便将他的梦告诉约瑟”表属灵层的属天层觉知受心智的理解力部分支配,至今仍被抛弃的感官印象会是什么结果。这从“约瑟”的代表,以及“梦”和“酒政长”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4286,4585,4592,4594,4963节节);“梦”是指预见和随之的结果,如前所述(5091,5092,5104节节),因而是指对结果的预见或洞察;“酒政长”是指总体上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5077,5082节),它被抛弃是指他被拘禁(5083,5101节)。这一切表明,这些话的内义如前所述。另外,从下面几节明显可知,代表属灵层的属天层的约瑟觉知会是什么结果。

采用“属灵层的属天层”这种说法时,就是指主;这种说法也可以用来论及祂里面的抽象品质,因为祂是属天层本身和属灵层本身,也就是说,祂是良善本身和真理本身。的确,没有人对脱离实际人物的抽象品质拥有什么概念,因为属世之物会进入其思维中的每一个观念。尽管如此,若我们想到,主里面的一切事物都是神性,这神性超出人的全部思维,甚至超出天使的理解,若我们因此将可理解的一切事物都抽离出来,那么剩下的就是纯然的存在和这存在的显现了,也就是属天层本身和属灵层本身,即良善本身和真理本身。

然而,人具有这样的特征:若不与经由感官从这个世界所进入的某种属世事物联系起来,他就无法在头脑中形成有关抽象事物的任何思想观念;因为若没有某种诸如此类的事物,他的思维就会如同在深渊中那样丧失并消散。因此,为防止完全沉浸于肉体和世俗事物中的人丧失对神性的观念,以及因保留这种观念之人的污秽思想而玷污这种观念,同时玷污源自神性的一切属天或属灵之物,耶和华乐意将自己呈现为祂本来的样子,就是祂在天上所显现的样子,也就是显为一个神性人。因为整个天堂联结起来,呈现为人形。这一点从各章末尾关于人的各个部位与大人,也就是天堂的对应关系的说明可以看出来。这神性,也就是耶和华自己在天上的显现,就是来自永恒的主。这也是主在祂里面荣耀人身,也就是使它变成神性后所具有的形像。这一点从祂变形像时在彼得、雅各和约翰面前所显现的形式(马太福音17:1,2)很明显地看出来,祂多次以这种形式显现给先知们。正因如此,谁都能想到这神性本身就是人,同时也是主,一切神性和完美的三位一体都在祂里面;因为在主里面,神性本身就是圣父,显现在天堂的这神性就是圣子,由此所发出的神性就是圣灵。由此清楚可知,这三者为一,如祂自己所教导的。

5111.“对他说”表由觉知所带来的启示。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部分,“说”是指觉知(1791,1815,1819,1822,1898,1919,2080,2619,2862,3395,3509节),因而也是指启示,因为启示是一种内在觉知,是觉知的结果。

5112.“在梦里”表预言。这从“梦”的含义清楚可知,“梦”是指预见,和由此而来的预言,如前所述(5091,5092,5104节)。

5113.“我看见我面前有一棵葡萄树”表理解力部分。这从“葡萄树”的含义清楚可知,“葡萄树”是指属灵教会中心智的理解力部分,如下文所述。由于“酒政”表示受理解力部分支配的感官能力,并且此处论述的主题是理解进入受其支配的感官能力的流注,所以会梦见一棵葡萄树、枝子、发芽、开花和葡萄,以此来描述它流入这些能力,使它们重生。至于属灵教会的理解力部分,要知道,在圣言中,凡描述该教会的地方,通常也论述它的理解力,因为对属该教会的人来说,重生并作成教会的,正是理解力部分。

教会通常有两种,即属天的和属灵的。属天教会存在于那些其心智的意愿部分能被重生或作成教会的人当中;而属灵教会存在于如刚才所说,唯有理解力部分能被重生的人当中。大洪水前的上古教会就是属天的,因为对于属该教会的人来说,有某种程度的完整性存在于意愿部分中;而大洪水后的古教会是属灵的,因为对于属该教会的人来说,意愿部分中并没有任何完整性的东西,只有理解力部分中才有。这解释了为何在圣言中,当论述属灵教会时,经上主要论述它的理解力(关于这个主题,可参看640,641,765,863,875,895,927,928,1023,1043,1044,1555,2124,2256,2669,4328,4493节)。对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来说,被重生的是理解力部分,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该教会成员不像属天教会的人那样从良善觉知真理。相反,他必须先学习信之真理,并将它吸收到自己的理解力中,从而在真理的帮助下逐渐认识何为良善。一旦真理能使他认识到何为良善,他就能思想它,然后渴慕它,最终将它付诸实践;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拥有主在其心智的理解力部分中所形成的一个新意愿。然后,主利用这新意愿将属灵人提入天堂,尽管邪恶仍留在适合他的意愿中;此时,这意愿奇妙地被抛弃了。这一切由一种高层的力量实现,这力量使他从邪恶当中退出,并将他保持在良善中。

然而,对属天教会成员来说,意愿部分被重生。他在孩童时就吸收了仁之良善;一旦能以觉知能力明白这良善是什么,就被引导觉知何为对主之爱。因此,他在其理解力中,如同在一面镜子中看见一切信之真理。他的理解力和意愿形成一个完整的心智;因为这些真理能使他在其理解力中觉知作为一种渴望而存在于其意愿中的东西。第一个“人”的完整性就在于此,这“人”表示属天教会。

至于“葡萄树”表示属灵教会的理解力部分,这从圣言中的许多其它经文清楚看出来;如耶利米书:

现今你为何在埃及路上要喝西曷的水呢?你为何在亚述路上要喝大河的水呢?然而我栽你是完全上等的葡萄树,真理的种子;你怎么向我变为外邦葡萄树的坏枝子呢?(耶利米书2:18,21)

这论及以色列,以色列表示属灵教会(3654,4286节)。“埃及”和“西曷的水”表示造成扭曲的记忆知识(1164,1165,1186,1462节);“亚述”和“大河的水”表示基于这些知识推理反对生活的良善和信仰的真理(119,1186节)。“上等的葡萄树”表示属灵教会成员,他由于其理解力而被称为“葡萄树”,而“外邦葡萄树的坏枝子”表示属败坏教会的人。

以西结书:

你要向以色列家出谜语,设比喻。有一大鹰,把那地的种子取去,种在撒种的田里;它就渐渐生长,成为蔓延矮小的葡萄树,其枝转向那鹰,其根在鹰以下,于是它成了葡萄树,生出枝子,向那鹰发出小枝。这葡萄树向这鹰弯过根来,发出枝子,这树栽于肥田多水的旁边,好生枝子,,成为佳美的葡萄树。(以西结书17:2-3,5-8)

“鹰”表示理性思维(3901节);“那地的种子”表示教会的真理(1025,1447,1610,1940,2848,3038,3310,3373节)。它成为“矮小的葡萄树”和“佳美的葡萄树”表示成为一个属灵教会,该教会被称为“葡萄树”,因为葡萄从葡萄树获得,而“葡萄”表示属灵良善,或仁之良善,就是被植入理解力部分的信之真理的源头。

同一先知书:

你的母亲先前照你的形像如葡萄树,栽于水旁。因为水多,就多结果子,满生枝子。她有坚固的枝干,可作掌权者的杖。其树身高出于茂密树枝中;因它枝条之繁多,以其高大,远远可见。(以西结书19:10-11)

这也论及以色列,以色列表示属灵教会,该教会由于刚才所提及的理由而好比一棵“葡萄树”。这段经文描述了它在属世人中的衍生物,甚至直到最后的衍生物,也就是说,甚至直到基于“茂密树枝”所表示的感官印象的记忆知识(2831节)。

何西阿书:

我必向以色列如甘露;他的枝条必延长,他的荣华如橄榄树,他的香气如黎巴嫩。曾住在他荫下的必归回,发旺如五谷,开花如葡萄树。他的记忆如黎巴嫩的酒。以法莲哪,我和偶象还有什么关系呢?(何西阿书14:5-8)

“以色列”表示属灵教会,其开花好比“葡萄树”,其记忆由于被植入理解力部分的信之真理而好比“黎巴嫩的酒”;“以法莲”表示属灵教会中的理解力部分(3969节)。

撒迦利亚书:

余剩的民;平安的种;葡萄树必结果子,地土必有出产,天也必降甘露。(撒迦利亚书8:11-12)

“余剩的民”表示被主存储在内层人里面的真理(参看468,530,560,561,660,798,1050,1738,1906,2284节);“平安的种”表示那里的良善;“葡萄树”表示理解力部分。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