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0章 创世记40章内义(4)

玛拉基书:

我必为你们斥责吞噬者,不容他损坏你们土地的果实;你们田间的葡萄树也不掉果子。(玛拉基书3:11)

“葡萄树”表示理解力部分;当理解力部分未丧失信之真理与良善时,经上就用“不掉果子的葡萄树”这样的表述;另一方面,当虚假连同衍生的邪恶一起存在于那里时,经上就用“茂盛的葡萄树”这样的表述;如何西阿书:

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树,结果像他自己。(何西阿书10:1)

摩西五经:

犹大把驴驹拴在葡萄树上,把母驴的崽子拴在上好的葡萄树上,他在酒中洗了衣服,在血红葡萄汁中洗了袍褂。(创世记49:11)

这是雅各(那时他是以色列)对他十二个儿子的预言,此处是关于“犹大”的,“犹大”代表主(3881节)。“葡萄树”在此表示属灵教会中的理解力部分,“上好的葡萄树”表示属天教会中的理解力部分。

诗篇:

耶和华啊,你从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树,赶出异族,把这树栽上。你在这树根前清除杂物,它的根深深扎入,充满全地。它的影子遮满了山,枝子好像神的香柏树。你发出枝子,直到大海;伸出幼枝到幼发拉底河。森林中出来的野猪把它糟蹋;田野间的走兽拿它当食物。(诗篇80:8-11,13)

“从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树”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它及其枝子描述了对祂人性的荣耀。就内义而言,“葡萄树”在此表示属灵教会,以及该教会成员,即当他的理解力和意愿部分被主变新或重生时,他是什么样子。“森林中的野猪”表示虚假,“田野间的走兽”表示摧毁教会和对主之信的邪恶。

启示录:

那天使就把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园,丢在神烈怒的大酒榨中。那酒榨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榨里流出来,涨到马的嚼环。(启示录14:19-20)

“收取了地上的葡萄园”表示摧毁教会中的理解力部分;由于“葡萄树”表示理解力部分,故经上还说:“就有血从酒榨里流出来,涨到马的嚼环”;因为“马”表示理解力(2761,2762,3217节)。以赛亚书:

于是,在那日,凡有一千棵葡萄树,值一千银子的地方,必长荆棘和蒺藜。(以赛亚书7:23)

又:

地上的居民被焚烧,剩下的人很少。新酒悲哀,葡萄树衰残。(以赛亚书24:6-7)

又:

她们必为纯酒的田地和多结果的葡萄树捶胸哀哭。荆棘蒺藜必长在我百姓的地上。(以赛亚书32:12-13)

这些经文论述的主题是属灵教会在信之真理与良善,因而在理解力部分上的荒废,因为如前所述,信之真理与良善存在于该教会成员心智的理解力部分中。谁都能看出,在这些经文中,“葡萄树”不是指葡萄树,“地”也不是地;它们表示这个教会的某种特征。

“葡萄树”在真正意义上表示理解力部分的良善;“无花果树”表示属世人的良善,或也可说,“葡萄树”表示内层人的良善,“无花果树”表示外层人的良善,所以在圣言中,经上在提及葡萄树时,也经常提及无花果树;如以下经文:

我必使他们全然灭绝。葡萄树上必没有葡萄,无花果树上必没有无花果,叶子也必凋落。(耶利米书8:13)

以色列家啊,我必引来一个民族从远方攻击你,它必吃尽你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耶利米书5:15,17)

何西阿书:

我必使她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荒废。(何西阿书2:12)

约珥书:

有一民族上来侵犯我的地,它使我的葡萄树变为荒场,把我的无花果树都扯成碎片,剥尽净光而丢弃,使枝条露白。葡萄树枯干,无花果树衰残。(约珥书1:6-7,12)

田野的走兽啊,不要惧怕!因为旷野的居所长满青草,树木结果,无花果树、葡萄树也都效力。(约珥书2:22)

诗篇:

祂也击打他们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毁坏他们境内的树木。(诗篇105:33)

无花果树不开花,葡萄树不结果。(哈巴谷书3:17)

弥迦书:

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人人都要坐在自己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无人惊吓。(弥迦书4:2,4)

撒迦利亚书:

当那日,你们各人要请邻舍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撒迦利亚书3:10)

列王纪上:

所罗门在世的日子,四境尽都平安。犹大和以色列各都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安然居住。(列王纪上4:24-25)

“无花果树”表示属世人或外层人的良善(参看217节)。

“葡萄树”也表示通过从真理所获得的良善和从良善所获得的真理而变新或重生的理解力部分。这从主在设立圣餐后向门徒所说的话明显看出来:

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树的产物,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马太福音26:29)

“葡萄树的产物”表示理解力藉以变新,也就是人藉以变得属灵的从真理所获得的良善和从良善所获得的真理,而“喝”表示将其变成人自己的。因为“喝”表示变成人自己的,用来论及真理(参看3168节)。这一切不会完全成就,除非到了来世,这一事实由“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来表示。很明显,“葡萄树的产物”不是指新酒或成熟葡萄酒,而是指属于主国度的具有天堂性质的某种事物。

由于属灵人心智的理解力部分通过唯独来自主的真理变新和重生,所以在约翰福音中,主将自己比作“葡萄树”,将那些安然居于来自祂的真理,因而在祂里面的人比作“枝子”,将他们所产的良善比作“果子”:

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修剪葡萄树的人;凡在我里面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结果子的枝子,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就住在你们里面。正如枝子若不连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住在我里面,也是这样。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我里面的,我也住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约翰福音15:1-2,4-5,12)

由于“葡萄树”在至高意义上表示神性真理方面的主,因而在内义上表示属灵教会成员,故“葡萄园”表示属灵教会本身(1069,3220节)。

由于“拿细耳人”代表属天人(属天人通过爱之良善,而非像属灵人那样通过信之真理重生,因此重生不是发生在属天人心智的理解力部分,而是发生在其意愿部分,这从前面可以看出来),所以拿细耳人禁止吃葡萄树上出产的任何东西,因而不喝葡萄酒(民数记6:3,4;士师记13:14节)。由此也明显可知,“葡萄酒”表示属于属灵人的理解力部分,如前所示。关于“拿细耳人”代表属天人的详情,可参看前文(3301节)。由此也可以看出:人绝无可能知道为何拿细耳人禁止取葡萄树所出的任何东西,以及除此之外许多其它事,除非他知道“葡萄树”在本来意义上表示什么,也除非他知道属天教会和属灵教会的存在,以及属天教会成员的重生方式不同于属灵教会的成员。前者通过被植入意愿部分的种子重生,而后者则通过被植入理解力部分的种子重生。这些就是存储在圣言内义中的奥秘。

5114.“葡萄树上有三根枝子”表由此甚至直到最末层的衍生物。这从“葡萄树”、“三”和“枝子”的含义清楚可知:“葡萄树”是指理解力部分,如刚才所述(5113节);“三”是指完整并持续到结束之物(2788,4495节);“枝子”是指衍生物。由于“葡萄树”表示理解力部分,所以“枝子”无非表示由此而来的衍生物。由于“三”表示持续甚至直到结束之物,或从初到末之物,所以“三根枝子”表示从理解部分延伸到最末层,也就是感官层的衍生物。按照顺序,第一层是理解力部分本身,最末层是感官层。一般来说,理解力部分是内在人所拥有并凭主所放射的天堂之光看见的视觉;它所看见的一切事物都是属灵的或属天的。但一般来说,感官层属于外在人;此处是指视觉的感官能力,因为这种感官能力对应于理解力部分,并受它支配。视觉的感官能力凭太阳所放射的光看见,它所看见的一切事物都是世俗、肉体和地上的。

人里面有从居于天堂之光的理解力部分直到居于尘世之光的感官的衍生物。除非这些衍生物存在,否则感官就无法拥有人类品质的生命。人不能将他的感官所拥有的生命归功于他凭尘世之光看见,因为尘世之光没有生命在里面,而应将这生命归功于凭天堂之光看见,因为这光有生命在里面。当天堂之光落到人凭尘世之光所获得的觉知上时,这光便给它们带来生命,使他能明智地、因而作为一个人来看物体。以这种方式拥有由世上耳闻目睹的事物,因而由通过感官进入的事物所生知识的人就拥有聪明和智慧,并由此拥有文明、道德和属灵的生活。

至于具体的衍生物,它们在人里面的存在具有无法以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的性质。它们作为层级存在,就像梯子,从理解力部分直到感官。但没有人能理解这些层级,除非他知道它们如何彼此关联,也就是说,如何明显彼此不同而又互相分离,并且如此明显以致内层离了外层仍能存在并持续存在,而外层离了内层则不能。例如:人的灵离开肉体仍能持续存在,而且当它通过死亡与肉体分离时,也的确持续存在。人的灵就处于内在层级,身体则处于外在层级。死后人的灵也一样。若他在蒙福者之列,当在第一层天堂时,他的灵就处于最末和最外层级;当在第二层天堂时,就处于较为内在的层级;当在第三层天堂时,则处于至内在的层级。当处于至内层级时,它同时也处于其它层级,尽管这些层级在他里面沉寂下来,并不活跃,几乎就像人体在睡眠时沉寂下来、不活跃一样;但也有这样的区别:对天使来说,那时内层是最为清醒的。因此,人里面存在和天堂一样多的层级,此外还有最末层,也就是身体和身体感官。

由此在某种程度上明显可知,从初至末,或从理解力部分直到感官的衍生物是何情形。人从主的神性所得来的生命便经过这些层级,从至内层直到最末层。每一层级内都有那生命的一个衍生物,这衍生物变得越来越普遍,直到在最末层变得最为普遍。较低层级内的衍生物纯粹是组合物,确切地说,是连续排列的更高层级的个体和特定成分的结构形式,连同先从较为纯净的自然界,之后从较为粗糙的自然界所提取出来的那类事物,这些事物能充当盛纳的器皿。一旦这些器皿腐烂分解,在这些器皿中取得形式的更高层级的个体和特定成分就返回到紧邻的上一层级。由于人与神性有一种联系,他的至内层具有这样的性质:它能接受神性,不仅能接受它,还能通过承认神性、拥有对它的一种情感,因而通过回应它而将它变成自己的,他由此拥有植入在自己里面的神性,所以他能永远不死。事实上,永恒和无限之物不仅通过神性进入他的流注,还通过他对神性的接受而存在于他里面。

由此可见,那些在思想人时,把人等同于动物,以为人死后和动物一样不再活着的人是何等无知和愚蠢。这种人没有考虑到这一事实:动物并没有对神性的接受,也没有通过将神性变成自己的而通向回应它的任何承认或情感,因而没有与它的任何结合。这些人也没有考虑到这一事实:由于动物的状态具有这种性质,所以它们所拥有的生命接受形式必会消散;因为对动物来说,流注通过它们的器官形式一直进入世界,并在那里终结并消失,永不返回。

5115.“好像发了芽”表使重生得以实现的流注。这从“发了芽”或长叶,然后开花的含义清楚可知,“发了芽”或长叶,然后开花是重生的第一步。之所以表示流注,是因为当人正在重生时,属灵的生命就流入他,极像一棵树开始发芽时,通过太阳的热接受自己的生命。在圣言的各个地方,人的出生都被比作植物界的成员,尤其被比作树。如此作比的原因在于,整个植物界,以及动物界皆代表诸如存在于人里面的那类事物,因而代表诸如存在于主国度里面的那类事物。因为人是最小形式的天堂,这从各章末尾关于人与大人,也就是天堂的对应关系的说明可以看出来。这也解释了为何古人把人称作小宇宙;若对天上的状态知道得更多,他们还会称他为小天堂。因为整个自然界就是代表主国度的一个舞台(参看2758,3483,4939节)。

但正在新生,也就是正在被主重生的人尤其被称为天堂;因为那时,来自主的神性良善与真理,因而天堂被植入他。事实上,正在重生的人就像一棵树,从一粒种子开始;这就是为何在圣言中,“种子”表示从良善所获得的真理。他也像一棵树那样长出叶子,然后开花,最后结果;因为他产出属于聪明的那类事物,这在圣言中以“叶子”来表示;然后产出属于智慧的那类事物,这以“开花”来表示;最后产出属于生活的那类事物,也就是行为上的爱与仁之良善,这在圣言中以“结果”来表示。这就是存在于一棵结出果实的树和一个正在重生的人之间的代表性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如此之大,以至于只要对属灵的良善与真理有所了解,人就能凭一棵树获知重生的性质。由此可见,酒政所梦见的“葡萄树”以代表性的方式充分描述了就受理解力支配的感官能力而言,人重生的整个过程。该过程首先以三根枝子来描述,然后以发了芽、接着以开了花,后来以一挂一挂成熟的葡萄,最后以酒政把它们挤到法老的杯里,并递给他来描述。

此外,经由天堂从主流入的梦从来都是照着代表出现的,也就是说,从来不是别的东西,只是基于代表的场景。因此,凡不知道自然界中这样或那样的事物代表什么的人,尤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然界中的一切事物皆为代表的人,都不可避免地以为这些代表纯粹是诸如人人在日常用语所用的那种对比。它们的确是对比;但它们是诸如相对应,因而当处于内层天堂的天使在谈论属于主国度的属灵或属天事物时,在灵人界实际呈现为可见物体的那种。关于梦,可参看前文(1122,1975,1977,1979-1981节)。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