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6卷)》第35章 创世记35章内义(1)

内义

4537.创世记35:1-4.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从你哥哥以扫面前逃离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雅各就对他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外邦人的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在我遭难的日子应允我,在我行的路上与我同在的那位。他们就把手里面所有外邦人的神像,和他们耳朵上的耳环,给了雅各;雅各把它们都藏在示剑附近的橡树底下。

“神对雅各说”表对属世良善的觉知,就是从神性那里得来、现由“雅各”来代表的那种良善。“起来,上伯特利去”表关于神性属世层。“住在那里”表生活。“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向你显现的那位”表那里的神圣之物。“你从你哥哥以扫面前逃离的时候”表当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时。“雅各就对他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表在诸如此时所存在的那种属世良善里面的整理。“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外邦人的神”表要弃绝虚假。“也要自洁,更换衣裳”表要披上圣洁。“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表神性属世层。“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表用来包裹内层事物的圣洁。“就是在我遭难的日子应允我”表在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的状态下。“在我行的路上与我同在的那位”表祂的神性提供。“他们就把手里面所有外邦人的神像给了雅各”表(属世良善)尽可能地弃绝一切虚假。“和他们耳朵上的耳环”表落实在行为中。“雅各把它们都藏在示剑附近的橡树底下”表外在弃绝,“示剑附近的橡树”表诡诈的属世层。

4538.“神对雅各说”表对属世良善的觉知,就是从神性那里得来、现由“雅各”来代表的那种良善。这从“说”在圣言历史中的含义,以及“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说”是指发觉(1602, 1791, 1815, 1822, 1898, 1919, 2061, 2080, 2238, 2260, 2619, 2862, 3395, 3509节),因此,“神说”表示出于神性发觉;此处“雅各”在至高意义上是指属世良善方面的主。前几节已说明,雅各在圣言中代表什么;但由于他的代表不断变化,故在此简要解释一下他的代表。

就至高意义而言,雅各一般代表主的神性属世层。但当主荣耀祂的属世层时,在荣耀的过程中,该属世层在开始不同于它在期间和结束的样子。因此,雅各的代表不断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在荣耀过程的开始,他代表真理方面的主之属世层;在荣耀过程期间,他代表真理之良善方面的主之属世层;在荣耀过程的结束,他代表良善方面的主之属世层。因为主的荣耀是从真理发展到真理之良善,最后发展到良善,这在前面已多次说明。该过程的结束就是现在的主题,“雅各”代表属世良善方面的主。可参看前面有关这些问题的说明,也就是说,就至高意义而言,雅各在荣耀过程的开始,代表真理方面的主之神性属世层(3305, 3509, 3525, 3546, 3576, 3599节);在荣耀过程期间,代表真理之良善方面的主之神性属世层(3659, 3669, 3677, 4234, 4273, 4337节)。雅各现在代表良善方面的主之神性属世层,至于原因,如前所述,这是荣耀过程的结束。

这就是当主使祂的属世层变成神性时所发生的过程,当主重生人时,类似过程也会发生;因为主乐意按照祂使人变新时所遵循的次序使祂的人身变成神性。正因如此,我们反复说明,人的重生就是主荣耀的形像(3138, 3212, 3296, 3490, 4402节)。当主使人变新时,祂首先给他提供信之真理,因为没有信之真理,人就不知道主是谁,天堂是什么,地狱是什么,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更不知道关于主、祂在天上的国度和在地上的国度,就是教会的无数事物;也不知道这些的对立面,也就是地狱事物的特征和性质。

他在获知这些事之前,不可能知道何为良善。“良善”不是指世俗的良善和道德的良善,因为这些在世上通过法律法规,以及反思人的道德、习俗和习惯就能得知,这就是为何教会外的外邦人也知道这类事。“良善”是指属灵良善,属灵良善在圣言中被称为仁爱;该良善一般是指向他人意愿并行出良善,但不是为了自私的理由,而是出于快乐和对行善的情感。该良善是属灵的良善,若不通过主通过圣言和圣言的布道所教导的信之真理,没有人能获得这良善。

人被供给信之真理,得到教导后,就逐渐被主引导意愿真理,并出于意愿它而将其付诸实践。这个真理就被称为真理之良善,因为真理之良善就是存在于意愿和行为中的真理;它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之良善,是因为一直属教义的真理现在变得属生活了。最后,当此人在意愿良善并出于意愿而实践良善中感觉到快乐时,它就不再称作真理之良善,而是称作良善了。因为现在他重生了,不再出于真理意愿并行出良善,而是出于良善意愿并实践真理;现在他所实践的真理也可以说是良善,因为该真理从它的起源,也就是良善那里获得其本质。综上所述,明显可知“雅各”在至高意义上代表良善方面的主之属世层是什么意思,还可知这种代表源于何处。“雅各”在此之所以代表这良善,是因为就内义而言,现在所论述的主题是进一步的发展,也就是说,朝向属世层的内在事物(这些事物由“以色列”来表示,4536节)的发展。凡正被主重生之人,在他里面的真理变成良善之前,都无法被引入这些内在事物。

4539.“起来,上伯特利去”表关于神性属世层,也就是说,关于它的觉知。这从“起来”、“上”和“伯特利”的含义清楚可知:“起来”是指提升(参看2401, 2785, 2912, 2927, 3171, 4103节),在此是指属世层向着神性的提升;“上”是指朝向内层,如下文所述;“伯特利”是指属世层里面,也就是次序终端里面的神性(4089节)。因为在原文,“伯特利”表示“神的殿或神的家”,并且由于“神的殿或神的家”就在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所存在之地,因此“伯特利”在最近似意义上表示这些认知,如前所示(1453节)。但由于内层终止并被包裹于次序的终端,并一起在那里,可以说同住在一个家里;还由于人的属世层就是包裹他内层的终端,故严格来说,“伯特利”或“神的殿或神的家”就表示这属世层(3729, 4089节),尤其表示那里的良善,因为就内义而言,“家或殿”表示良善(2233, 2234, 3720, 3729节)。此外,认知存在于属世层或次序的终端里面。

“上”之所以表示朝向内层,是因为内层事物就是所谓的高层事物(2148节),因此,当在内义上论述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时,经上就用“上”这种词;如,从埃及“上”到迦南地;“上”到迦南地的内层部分;从迦南地的各个部分“上”到耶路撒冷;当在耶路撒冷本身时,就“上”到那里神的殿或家。摩西五经就提到从埃及“上”到迦南地:

法老对约瑟说,你可以上去埋葬你父亲;于是约瑟上去,与他一同上去的,有法老所有的臣仆;又有车辆马兵,和他一同上去。(创世记50:6, 7, 9节)

士师记:

耶和华的使者从吉甲上到波金,他说,我使你们从埃及上来。(士师记2:1节)

“埃及”在内义上表示帮助人们获得对属于主国度事物的某种概念的记忆知识;而“迦南地”表示主的国度。由于记忆知识较低,或也可说,是外层,而主国度的事物较高,或也可说,是内层,故圣言说“从埃及上迦南地”,反过来则说“从迦南地下埃及” (创世记42:2, 3; 43:4, 5, 15等节)。

约书亚记提及“上”到迦南地本身的内层部分:

约书亚说,你们上去窥探那地;人就上去窥探艾城;他们回到约书亚那里,对他说,众民不必都上去;只要二千人或三千人上去;于是,民中约有三千人上那里去。(约书亚记7:2-4节)

由于“迦南地”表示主的国度,故距离它的边境地区较为遥远的部分表示内层事物;因此,此处经上用的是动词“上去”。耶路撒冷周边所有区域,以及耶路撒冷中神的殿或家也一样(列王纪上12:27, 28;列王纪下20:5, 8; 马太福音20:18; 马可福音10:33; 路加福音18:31;以及其它许多地方节)。耶路撒冷是那地的至内在部分,因为它表示主的属灵国度;神的殿或家则是耶路撒冷的至内在部分,因为它表示主的属天国度,并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自己。这就是为何人们说“上”到这些地方。从这一切可以看出“起来,上伯特利去”表示什么,即朝向内层的发展,就是本章所论述的主题(4536节)。

4540.“住在那里”表生活。这从“住”或“居”的含义清楚可知,“住”或“居”是指生活(参看1293, 3384, 3613, 4451节)。

4541.“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向你显现的那位”表那里的神圣之物。这从“坛”的含义清楚可知,“坛”是指主的首要代表(参看921, 2777, 2811, 4489节);因此“筑一座坛给神”表示敬拜的神圣之物。

4542.“你从你哥哥以扫面前逃离的时候”表当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时。这从“以扫”的代表清楚可知,“以扫”是指主的神性属世层的神性良善(3322, 3494, 3504, 3576, 3599节)。这意思是说,当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时,这一点从对使雅各逃离以扫的事件(创世记27章)的解释可以看出来。雅各逃离的原因是,他窃取了以扫的长子名分,这种行为表示真理把自己摆在了良善前面;因为在那一章,雅各代表主的属世层的真理,以扫代表主的属世层的良善。真理之所以把自己摆在良善前面,是因为当人正在重生时,真理看似处在第一位;但他重生之后,良善则处在第一位,真理处在第二位(3324, 3539, 3548, 3556, 3563, 3570, 3576, 3603, 3610, 3701, 4243, 4244, 4247, 4337节)。这解释了为何“你从你哥哥以扫面前逃离的时候”表示当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时。

4543.“雅各就对他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表在诸如此时所存在的那种属世良善里面的整理。这从“对他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的含义,以及“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对他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是指整理;“雅各”在此是指属世良善(参看4538节)。“对他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之所以表示整理,是因为就内义而言,下文所论述的主题就是良善对真理的整理。因为当前面(4538节)所描述的属灵良善开始在属世心智中起主导作用时,它就会把那里的真理整理成序。

4544.“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外邦人的神”表要弃绝虚假。这从“除掉”和“外邦人的神”的含义清楚可知:“除掉”是指弃绝;“外邦人的神”是指虚假。因为在圣言中,“神”表示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虚假(4402节)。那些在教会之外的人,因而那些陷入虚假和邪恶的人就被称为“外邦人”(2049, 2115节)。因此,“外邦人的神”表示虚假

4545.“也要自洁,更换衣裳”表要披上圣洁。这从“洁”或“洁净”和“更换衣裳”的含义清楚可知:“洁”或“洁净”是指成圣,如下文所述;“更换衣裳”是指披上,在此是指披上神圣真理;因为就圣言的内义而言,“衣服”表示真理。很明显,“更换衣裳”是教会中所公认的一种代表,至于它代表什么,若不知道“衣服”在内义上表示什么(参看2576节),则没有人能知道。由于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对虚假的弃绝,和在属世层里面良善对真理的整理,故经上提到这一事实:雅各吩咐他们更换衣裳。

“更换衣裳”是代表要披上神圣真理,这一点从圣言中其它经文也可以看出来,如以赛亚书:

锡安啊,你要醒来,醒来,披上你的力量,圣城耶路撒冷啊,穿上你华美的衣服!因为未受割礼、不洁净的,必不再进入你中间。(以赛亚书52:1节)

由于“锡安”是指属天教会,“耶路撒冷”是指属灵教会,并且由于属天教会就是那凭对主之爱而居于良善的,属灵教会则是那属信与仁而居于真理的,故“力量”论及锡安,“衣服”论及耶路撒冷。当穿上这些时,这二者就都“洁净”了。

撒迦利亚书

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在使者面前。使者应声并吩咐站在面前的说,你们要脱去他污秽的衣服。又对约书亚说,你看,我使你的罪孽离开了你,要给你穿上更换的衣服。(撒迦利亚书3:3-4节)

从这段经文也明显可知,“脱去衣服,穿上更换的衣服”代表从虚假中洁净,因为经上说“我使你的罪孽离开了你”。这也解释了为何人们会换衣服,并且经上也是这么说他们,这种说法在圣言各处有所提及,因为不同的代表通过这些更换来展现。

由于换衣服代表这类事物,故在以西结书论述新殿的地方(新殿在内义上表示一个新教会),经上说:

祭司进去出了圣所的时候,不可直到外院,但要放下他们供职的衣服,因为那些衣服是圣的。要穿上别的衣服,才可以走近属民的事物。(以西结书42:14节)

又:

他们出到外院的民那里,当脱下供职的衣服,放在圣屋内,穿上别的衣服,不可使民因自己的衣服成圣。(以西结书44:19节)

谁都能看出,先知在本章,以及本章前后各章描述的新殿和圣城不是指什么新殿,也不是指一座新城和一个新地,因为经上提及的是正在被重新引入的祭祀和宗教仪式,而事实上,这些东西是要被废除的。经上还提到以色列各支派的名字,以及这些支派如何在自己当中分地为业;而事实上,他们被分散了,从未回到那地。由此明显可知,那些章节所提到的宗教仪式表示构成教会的属灵和属天事物。亚伦供职、献燔祭时换衣服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摩西五经:

当他献燔祭时,穿上细麻布衣服和细麻布裤子,把灰倒在坛的旁边。随后要脱去这衣服,穿上别的衣服,把灰拿到营外洁净的地方。(利未记6:9-12节)

他献燔祭时,必须这样行。

“洁净”表示成圣,这一点从被吩咐洁净可以看出来,如他们要洗身体和衣服,洒除污秽的水。凡对属灵人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没有人因这类事而成圣。事实上,罪孽或罪过与人所穿的衣服有什么相干呢?然而,有时人们会说,他们洁净自己后,就会成为圣洁。由此也明显可知,吩咐以色列人执行的这类宗教仪式若不凭着它们代表神圣事物,毫无神圣可言;因而那些充当代表的人不会由此变成神圣人物。正是他们所代表并从他们这些实际人物中抽象出来的圣洁,激发了与他们同在的灵人的情感,并由此激发了天上天使的情感(4307节)。

因为人类必须与天堂相联,好叫人类能持续存在;这种联系通过教会实现。否则,人类就会变得如同野兽,缺乏任何内在或外在的约束;因而所有人都会肆无忌惮地去毁灭别人,并灭绝彼此。由于在以色列人那个时代,藉由教会的这种联系是不可能的,故主规定,要以奇迹般的方式通过代表实现一种联系。洗和洁净的仪式就代表成圣,这一点从圣言中的许多经文明显看出来,如当耶和华降临西乃山时,祂对摩西说:

叫他们今天明天分别为圣,又叫他们洗衣服,到第三天要预备好了。(出埃及记19:10, 11节)

以西结书:

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从一切污秽中洁净了。我要洁净你们,弃掉你们的一切偶像。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中间。(以西结书36:25-26节)

此处很明显,“洒清水”代表心的洁净,因此“洁净”是指成圣。

4546.“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表神性属世层。这从前面所述(4539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

4547.“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表用来包裹内层事物的圣洁。这从“筑一座坛给神”的含义清楚可知,“筑一座坛给神”是指敬拜的圣洁(参看4541节)。之所以说用来包裹内层事物,是因为他要伯特利筑这坛,“那里”在此是指伯特利,“伯特利”表示用来包裹内层事物的属世层(参看4539节)。

4548.“就是在我遭难的日子应允我”表在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的状态下。这从“日子”的含义清楚可知,“日子”是指状态(参看23, 487, 488, 493, 893, 2788, 3462, 3785节)。至于“我遭难的日子”表示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的状态,这从前面所述(参看4542节)可以看出来;“遭难的日子”在此和那里“你从你哥哥以扫面前逃离的时候”这句话是一样的。

4549.“在我行的路上与我同在的那位”表祂的神性提供。这从“在某人行的路上与他同在”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神性或主时,“在某人行的路上与他同在”是指祂的神性提供,因为严格来说,提供就是与某人同在,在邪恶中是保护他。

4550.“他们就把手里面所有外邦人的神像给了雅各”表(属世良善)尽可能地弃绝一切虚假。这从“外邦人的神像”和“手里面的”的含义清楚可知:“外邦人的神像”是指虚假(参看4544节);“手里面的”是指尽可能,因为“手”表示能力(878, 3387节)。因此,“(在)手里面”表示在他们的能力里面,或尽可能。他们“把它们给了雅各”表示那良善弃绝一切虚假,因为在本章,“雅各”代表属世层的良善(4538节)。

4551.“和他们耳朵上的耳环”表落实在行为中。这从“耳环”的含义清楚可知,“耳环”是代表顺从的象征,因为“耳朵”表示顺从(2542, 3869节);顺从的行为就是落实在行为中;事实上,顺从含有付诸行动的意思。此处“落实在行为中”是指要弃绝虚假。至于弃绝虚假,也就是此处内义上的主题,即落实在行为中,有必要用几句话说明一下。人在通过被主重生抵达良善,并出于良善实践真理之前,拥有众多与真理混杂的虚假。事实上,他藉由信之真理被引入重生;在其第一个年龄段,对于信之真理,他只有幼儿和童年时所获知的概念。这些概念都是从世上的外在事物和肉体感官经验形成的,故只会是幻觉,因而是虚假。这些也被落实在行为中,因为人会将他所信的付诸实践。这些虚假就是此处所指的。它们与人同在,直到他重生,也就是直到他出于良善行事。一旦他出于良善行事,良善,也就是藉由良善的主,就会把那时为止他所学到的真理纳入次序;当这一切完成时,虚假就从真理被分离出去,并被去除。人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然而,对虚假的这种去除和弃绝却从他童年初期一直持续到其生命的最后阶段。这种活动在每个人里面进行,但在正经历重生的人里面以特殊方式进行。类似活动也发生在未经历重生的人里面,因为当他成长为一个成年人,并且他的判断力趋于成熟时,他觉得其童年的判断很愚笨和荒谬,因而与他现在的想法相去甚远。不过,重生之人与未重生之人的区别在于:重生之人觉得那些不符合信与仁之良善的事和他的想法相去甚远;而未重生之人则觉得那些不符合他所在的爱之快乐的事和他的想法相去甚远。因此,未重生之人视真理为虚假,视虚假为真理。至于耳环,它们有两种,就是戴在鼻子到前额的和戴在耳朵上的。戴在鼻子到前额的,是代表良善的象征,叫鼻环(参看3103节);戴在耳朵上的是代表顺从的象征,叫耳环。但在原文,鼻环和耳环是用同一个词来表述的。

4552.“雅各把它们都藏在示剑附近的橡树底下”表外在弃绝。这从“藏”和“橡树底下”的含义清楚可知:“藏”是指弃绝并像死人那样埋葬;“橡树底下”是指永恒,因为橡树的生命期很长,当有东西藏在它下面时,橡树就表示恒久之物。它还表示缠结之物,尤表谬误和虚假之物,因为属世层的最低层部分相对于在它之上的一切事物,是缠结和谬误的;它从身体感官事物,因而从谬误获得自己的知识及其乐趣。“橡树”尤表属世层的最低层部分,因而在正面意义上表示那里的真理与良善,在反面意义上表示那里的邪恶与虚假。

此外,当虚假在重生之人里面被去除时,它们就被属世层的最低层弃绝。因此,当一个人在判断力上变得成熟,头脑清晰,尤其变得聪明智慧时,属世层里的这些事物看似与他的内在视觉相去甚远。因为对重生之人来说,真理在其属世层的至内层,与良善挨着,而良善在那里就像一个小太阳。依赖这些的其它真理则照着它们与良善的血亲或姻亲关系而与它们拉开距离。谬误的真理在更边缘的部分,虚假则被丢到最边远的部分。后者永远与人同在,但当此人允许自己被主引领时,它们就被纳入刚才所描述的那种次序。事实上,这种次序是天上的次序,因为天堂本身就处于这种次序。但当人不允许自己被主引领,而是被邪恶引领时,这些事物就会处于相反的次序。对他来说,邪恶与虚假在中间,真理被丢到周边,真正的神性真理则被丢到最外边。这种次序是地狱的次序,因为地狱就处于这种次序;最外边的构成属世层的最低层部分。

“橡树”之所以表示虚假,也就是属世层的最低层部分,是因为在古教会,当代表主国度的外在敬拜存在时,各种各样的一切树都具有某种属灵或属天的含义。例如,橄榄树和橄榄油表示那些属于属天之爱的事物;葡萄树和葡萄酒表示那些属于仁,并由此属于信的事物;其它各种树也是如此,如香柏树,无花果树,杨树、山毛榉和橡树,它们也具有各自的含义,如在解释部分的各个地方所说明的。正因这些树在古教会所具有的含义,它们在圣言中经常被提及;一般来说,花园、果园和森林也是如此;人们就在这些地方的某些树下面举行敬拜。但由于这种敬拜沦为了偶像崇拜,并且教会代表被建于其中的雅各后代也倾向于偶像崇拜,因而在这些地方立了如此多的偶像,所以他们被禁止在花园和果园的树底下举行敬拜。尽管如此,这些树仍保留它们属灵或属天的含义。因此,不仅更高贵的树种,如橄榄树,葡萄树和香柏树,而且杨树、山毛榉和橡树在圣言中被提及时,就具有它们在古教会所具有的那种含义。

“橡树”在正面意义上表示构成属世层的最低层部分的真理与良善,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虚假与邪恶;这一点从它们在圣言中被提及并以内义来理解的地方明显看出来,如以赛亚书:

离弃耶和华的必致消灭,因为他们必为你们所喜爱的橡树抱愧;你们必如叶子凋落的橡树,好像无水的园子。(以赛亚书1:28-30节)

同一先知书:

万军之耶和华的一个日子要临到一切抬高和降低的,又临到黎巴嫩的一切香柏树和巴珊的一切橡树。(以赛亚书2:12-13节)

谁都能知道,“耶和华的一个日子”不会临到香柏树和橡树,而是临到这些树所表示的人。又:

制造神像的为自己砍伐香柏树,又取山毛榉和橡树,为自己(让它)在森林的树木当中茁壮。(以赛亚书44:10,14节)

以西结书:

他们被杀的人,倒在他们祭坛四围的偶像中间,就是各高冈、各山顶、各青翠树下、各缠结的橡树下,乃是他们献馨香的祭给一切偶像的地方。那时,你们必承认我是耶和华。(以西结书6:13节)

此外,古人还在大山小山上敬拜,因为大山小山表示属天之爱;但当偶像崇拜者进行敬拜时,如此处的情形,它们就表示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795, 796, 1430, 2722, 4210节);他们之所以在树底下举行敬拜,是因为如前所述,这些树照其种类而具有各自的含义。此处“缠结的橡树下”表示基于构成属世层最低层部分的虚假的敬拜,因为它们处于缠结的状态(2831节)。何西阿书:

他们在各山顶献祭,在各高冈的橡树、杨树、硬橡树之下烧香,因为树影美好。所以,你们的女儿淫乱,你们的儿妇行淫。(何西阿书4:13节)

“淫乱”表示歪曲真理,“行淫”表示玷污良善(参看2466, 2729, 3399节)

撒迦利亚书:

黎巴嫩哪,开开你的门,任火烧灭你的香柏树。因为香柏树倾倒,佳美的树毁坏。巴珊的橡树啊,应当哀号,因为茂盛(Bazar,或译破斯喇)的森林已经倒下来了。(撒迦利亚书11:1-2节)

4553.创世记35:5-7.他们便起行;对神的畏惧临到他们四围的城邑,他们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于是雅各,他和一切与他同在的人,到了迦南地的路斯,就是伯特利。他在那里筑了一座坛,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因为他从他哥哥面前逃离的时候,神在那里向他显现。

“他们便起行”表继续。“对神的畏惧临到他们四围的城邑,他们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表虚假与邪恶不能靠近。“于是雅各到了迦南地的路斯”表处于之前状态的属世层。“就是伯特利”表神性属世层。“他和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表与那里的一切事物。“他在那里筑了一座坛”表通过成圣。“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表一个神圣属世层。“因为神在那里向他显现”表神圣真理。“他从他哥哥面前逃离的时候”表真理被摆在良善前面后。

4554.“他们便起行”表继续。这从“起行”的含义清楚可知,“起行”是指下一个阶段(参看4375节),因而是指继续,也就是说,继续朝内层事物发展。

4555.“对神的畏惧临到他们四围的城邑,他们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表虚假与邪恶不能靠近。这从“对神的畏惧”、“他们四围的城邑”和“不追赶他们”的含义清楚可知:“对神的畏惧”是指保护,如下文所解释的;“他们四围的城邑”是指虚假与邪恶,“城”在正面意义上表示教义的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教义的虚假(参看402, 2449, 2943, 3216, 4478, 4492, 4493节);“城”在此之所以也表示邪恶与虚假,是因为城中居民也必包括在内,他们在正面意义上表示良善,在反面意义上表示邪恶(2268, 2451, 2712节);“不追赶他们”是指不能靠近。

“对神的畏惧”表示保护,这一点可通过来世所发生的事来说明。因为在来世,地狱绝无可能靠近天堂,恶灵也绝无可能靠近天上的任何社群,因为他们陷入对神的畏惧。事实上,恶灵在接近天上任何社群的时候,会突然陷入痛苦和折磨;那些经历过数次的人不敢靠近。他们的这种不敢就是“对神的畏惧”在内义上所表示的。不是神或主惊吓他们,乃因他们陷入虚假和邪恶,因而陷入良善和真理的对立面;当他们接近良善和真理时,虚假和邪恶本身就会使他们陷入痛苦和折磨。

上一页 第6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