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与地狱(简释本)四十二、天堂的喜乐和幸福

四十二、天堂的喜乐和幸福

  395、现在几乎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天堂的喜乐。那些对这些问题有过任何思考的人,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是如此的笼统和粗糙,几乎一无是处。从由尘世进入来世的灵人那里,我能够完全明白他们对天堂和天堂之喜乐的想法,因为当他们像在尘世一样独自一人时,他们像以前那样思考。{注1}对天堂的喜乐如此无知的原因,是因为那些思考它的人,是从与属世人有关的外在喜乐中形成自己的观点,不知道内在人和属灵人是什么,因而也不知道他的快乐和祝福的性质。

  因此,即使那些在属灵或内在快乐中的人告诉他们天堂的喜乐是什么,他们也不会明白,因为它只会落在他们所不认识的观念里,而不会落在他们的感知里,因此,它只会成为属世人所弃绝的东西之一。然而,人人都能明白,当人离开他的外在人或属世人时,他就进入了内在人或属灵人,因此,他能知道天堂的快乐是内在的和属灵的,而非外在的和属世的。作为内在的和属灵的,它更纯粹和精致,并影响到属于灵魂或灵的人之内层。仅仅从这些事,每个人都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快乐与他先前的灵的快乐一样;身体的快乐,称为肉体的快乐,相比之下,不是属天的。当人离开肉体时,在他灵里的一切,死后都保留着,因为那时他作为“灵人”活着。

{注1}:【英242】有关此类经历的详细描述,请参阅《婚姻之爱》(2-25)。

396、一切快乐都源于爱,因为人所爱的他觉得是快乐的。没有人从任何其他源头获得任何快乐。由此可见,爱是怎样的,快乐也是怎样的。身体或肉体的快乐都源于对自己的爱和对世界的爱,因此都是欲望及其快感;而灵魂或灵的快乐都源于对主的爱和对邻舍的爱,因此,它们是对良善和真理的喜爱和内在的满足。这些爱及其快乐通过内在的途径流入,就是说,从上面,出于主经由天堂流入,并影响内层;而爱自己和爱世界及其快乐通过外在的途径流入,也就是,从下面,由肉体和尘世流入,并影响外层。因此,在何等程度上两种天堂的爱{注1}被接受、被感受到,人的内层(它属于人的灵魂或灵、从尘世看向天堂)就会在何等程度上被打开;两种尘世的爱{注2}在何等程度上被接受、被感受到,人的外层(它属于身体或肉体、不看天堂而看向尘世)就在何等程度上被打开。随着爱流入并被接受时,它们的快乐也随之流入。天堂的快乐进入内层,尘世的快乐进入外层。因为所有的快乐,如前所述,都属于爱。

{注1}:【英243】“天堂两种爱”是爱主和爱邻舍(见上文第15节)。

{注2}:【英244】即爱自己、爱世界(见上文第18节)。

397、天堂本身是如此地充满了快乐,以至于从它本身来看,它不是别的,无非就是福乐和快乐。因为从主的神性之爱发出的神性良善在总体和细节上造就天堂,与那里的每个人同在,而且,神性之爱是渴望每个人都得到拯救、得到最内在最完满的幸福。因此,说“天堂”或者说“天堂的喜乐”,是一回事。

398、天堂的快乐既妙不可言,又数不胜数。但是,仅仅以身体或肉体为乐的人,不可能知道或相信这无数快乐中的任何一种。这是因为他的内层,正如刚才所说的,目光从天堂移开朝向尘世,从而向后看。因为完全沉溺在身体或肉体快乐中的人,或者也可以说,完全沉溺在自我和尘世之爱的人,除了以尊荣、利益、肉体和感官的愉悦为快乐外,感觉不到其它快乐。而这些都会熄灭和窒息属于天堂的内在的快乐,从而摧毁对它们的所有信仰。因此,如果告诉他,只有当名利的快乐被抛在一边时,其它的快乐才会被赐予;而且,如果还告诉他,取而代之的天堂快乐数不胜数,是身体和肉体的快乐(主要是名利的快乐)无法比拟的,他一定会非常惊讶。所有这些都清楚地说明了为什么人们不知道什么是天堂的喜乐。

399、单从以下事实就可以证实天堂的喜悦是多么巨大:在天堂里的每个人都乐于与他人分享他的喜悦和福乐,天堂里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特性,很显然,天堂的快乐是多么的不可估量。正如前文所述(268),在天堂,所有人与每个人以及每个人与所有人都有分享,这种分享源自爱主和爱邻两种天堂之爱,如前文所述。分享自己的快乐正是这些爱的本质。对主的爱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主的爱是一种与所有人分享一切所有的爱,因它愿意所有人都幸福。凡爱主的人,都有类似的爱,因为主在他们里面,天使相互分享自己的快乐便由此而来。下面会看到,对邻之爱也有这种性质。由此可以确定,分享自己的快乐是这些爱的本性。

  而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则不然。自我之爱掠夺并拿走别人的一切快乐,将它们引向自己,因为它只希望自己好;而尘世之爱则希望将属于邻舍的归为己有。因此,这些爱破坏别人的快乐,即使有分享的倾向,也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他人。因此,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爱的本性不是分享,而是拿走,除非他人的快乐与自己有某种关系。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掌管时便是这样,我经常被允许通过活生生的经历感知这一点。每当在世为人时沉溺这些爱的灵人靠近,我的快乐也常常会减退并消失。此外,我被告知,这类灵人只要接近天堂的任何社群,这个社群里的人的快乐就会照着他们接近的程度而减弱,令人惊奇的是,此时恶灵却很快乐。这一切都清楚地表明,人在肉身时他的灵是什么状态,在脱离肉身后还是那样,也就是说,它渴望或贪恋别人的快乐或财物,只要获得它们,就感到快乐。由此可见,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都倾向于破坏天堂的喜乐,因而与渴望分享的天堂之爱截然对立。

400、然而,要知道,那些在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中的人在接近任何天堂的社群时,他们的快乐是他们的欲望之乐,因而与天堂的快乐截然对立。当他们拿走并驱散处在天堂之乐中的人的快乐时,就获得自己的欲望之乐;而当天堂的快乐没有被拿走或驱散时,情况就不同了,这时,他们无法再靠近,因为他们越靠近,就越陷入烦恼和痛苦中。正因如此,他们不经常冒险靠近。我还蒙允许通过反复的经历得知这一点,故想对此作补充说明。

  [2]从尘世进入灵界的灵人(灵魂),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进天堂,几乎所有人都试图进入,设想着只要被许可,就能被接纳进入天堂。由于这种渴望,他们被带到最低层天堂的某个社群。但是,那些处在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中的人一接近天堂的第一道门槛时,就开始从内心感到痛苦和折磨,感觉自己身在地狱而非天堂。结果,他们从那里一头栽下去,一刻不停,直到进入地狱来到他们的同类当中。

  [3]同样经常发生的是,这些的灵人希望知道什么是天堂的喜乐,并且听说它在天使的内层,希望能分享体验。这件事也被允许了,因为尚未进入天堂或地狱的灵人,无论有什么愿望,只要对他有益处,就会被准许。但是,他们一旦与天堂的喜乐交流,就开始遭受折磨,以至于他们不知道如何使自己的身体免受痛苦。只见他们把头扎到脚前,栽倒在地,在那里像蛇一样扭动,蜷曲成一团,这都是他们内层剧痛的结果。那些沉溺在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快乐中的人,天堂的快乐对他们产生的影响就是这样。原因在于,这些爱与天堂之爱截然对立,当对立面相互作用时,就会产生这种痛苦。由于天堂的快乐经由内在途径流入,并进入对立的快乐中,所以,处在对立快乐中的内层向后扭曲,从而转向相反的方向,其结果便是这种痛苦的折磨。

  [4]这些爱是对立的,原因如上所述,对主之爱和对邻之爱希望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一切,因这是它们的快乐;而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却想拿走别人所拥有的,占为己有,并且越是能这样做,就越感到快乐。由此也可以知道地狱为什么与天堂分离,因为地狱里的所有人,活在世上的时候,完全沉溺在源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所带来的身体和肉欲的快乐中;然而,所有在天堂的人,活在世上时,因爱主爱邻而沉浸在灵魂和灵的快乐中。由于这些爱彼此对立,所以地狱和天堂完全分离,事实上分离得如此彻底,以至于地狱恶灵甚至不敢冒险伸出一根手指头或抬起头颅,因为稍为这样做,他们就饱受痛苦和折磨。这也是我经常看到的。

401、处在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人活在肉身时,便感知到出于这些爱的愉悦感,以及出于这些爱的特殊快感。但是,处在对上帝的爱和对邻舍的爱中的人,活在肉身时,对出于这些爱的快乐、或由这些爱产生的良善情感的快乐都没有任何明显的感知,只是一种难以察觉的福乐,因为它藏在他的内层,被属于肉体的外层遮盖,因着对尘世的关注而迟钝。但死后,这些状态就完全改变了。那时,爱自己和爱世界的喜悦就变成了痛苦和恐怖,因为那被称为地狱之火的就在它们里面,并转化为污秽、肮脏的东西,与他们不洁的快感相对应,而且,让人惊讶的是,这些现在对他们来说却是相当快乐的。但那些在世上爱上帝爱邻舍的人,他们那朦胧的快乐和几乎觉察不到的福乐,却转变成天堂的喜乐,以无数的方式被感知、感受到,因为他们活在世上的时候,隐藏在他们内层、不被认识的福乐此时显露出来了,产生明显的感觉,因为这是他们灵魂的喜乐,而此时他们就在灵魂的状态。

402、在功用中,天堂的所有快乐都聚集在一起并存在,因为功用是天使所在的爱和仁的良善。因此,每个人都有与其功用相一致的快乐,快乐的程度取决于对功用的喜爱程度。天堂的所有快乐都是功用的快乐,这一点可以通过与人的五种身体感觉的比较来证实。每一种感觉都依其功用而得到快乐,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都有各自的快乐。视觉的快乐源于美和形式,听觉的快乐源于和谐的声音,嗅觉的快乐源于芳香,味觉的快乐源于美味。研究它们的人都知道五官各自发挥的功用,熟悉对应的人更充分地了解这些,它们之所以有各自的快乐,是因为发挥了各自的功用:视觉为理智发挥功用,也就是内在的视觉;听觉通过给予注意,为理智和意志发挥功用;嗅觉为脑和肺发挥功用;味觉为胃、进而通过滋养全身为身体发挥功用;婚姻的快乐,也就是更纯粹、更细腻的触觉快乐,由于其功用是繁衍人类、进而成为天堂的天使,因而超越其余的快乐。这些快乐是通过天堂的流注而存在于这些感官中的,在天堂,每一种快乐都从属于功用,与功用一致。

403、有些灵人在世时接受了一种观点,以为天堂的幸福在于空闲的生活,别人会为他们服务。但他们被告知,幸福绝不在于无所事事并从中得到满足,因为这意味着每个人为了自己,都想要别人的幸福,每个人都希望得到的,没有人会得到。这样的生活不是一种积极的生活,而是一种闲散的生活,他们在其中会变得懈怠。此外,他们本来也可以知道,没有积极的生活就没有幸福的生活。积极生活中的休闲只是为了重新得力,让人以更充沛的精力回归到积极的生活中。后来又通过多种证据向他们显明,天使的生活在于发挥仁爱的善行,也就是功用,天使发现他们的一切幸福都在功用中,来自功用,取决于功用。为了让那些以为天堂的喜乐在于空闲的生活、并在无所事事中呼吸着永恒喜乐的人,可能会为这些想法自觉羞愧,他们被赐予一种感知,以感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结果他们发现,这种生活极其悲哀,所有的喜乐就这样消失了,没一会儿,他们就对它感到厌恶和恶心。

404、有一些灵人自以为比别人受的教育更好,声称他们在世时就相信天堂的欢乐唯独在于赞美和荣耀上帝,这将是一种积极的生活。但他们被告知,赞美和荣耀上帝并不是那么积极的生活,上帝也不需要赞美和荣耀,{注1}但祂的旨意是他们当发挥功用,从而行出被称为仁爱之良善的善举。但他们不能把仁爱的良善与任何天堂喜乐的观念联系起来,只能将其与奴役的观念联系在一起,尽管天使见证了这种喜乐是最自由的,因为它出于内在的情感,并与妙不可言的快乐结合在一起。

{注1}:【英245】史威登堡在他1768年的著作《婚姻之爱》的开篇,讲述了一系列关于人们被允许体验他们想象中的天堂的故事,在每种情况下,几天后都变成了噩梦(2-25)。其中一个例子表明人们不再相信这个观念,即天堂是永远不断地敬拜和颂赞神(139)。

405、几乎所有进入来世的人都认为,地狱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天堂也是这样;然而,天堂和地狱都有无限的变化和多样性,在任何情况下,地狱(或天堂)对每一个人都是各不相同的。就如同任何一个人、一个灵人或一个天使都不可能完全相同一样,甚至连面孔也不可能相同一样。我只是想一想他们中间有两个可能完全相同或相等,天使就表达了恐惧。他们说,每个整体都是由许多事物和谐一致而形成的,这个整体事物的性质便取决于这种一致的性质。因此,天堂里的每个社群形成一个整体,所有天堂社群形成一个整体,而这一切唯独出于主通过爱实现的。{注1}

  天堂里的功用同样是多种多样和各不相同的,在任何情况下,一个人的功用都不会与其他任何人的功用完全相同,因而他们的幸福也永远不会完全相同。此外,每种功用的快乐不计其数,这些不计其数的快乐同样是多种多样的,然而却以这样的秩序结合起来:它们彼此相互关照,就像人体内的每个组织、器官和腑脏的功用那样,更像每个组织、器官和内脏里的每根血管和纤维的功用那样。所有这些都以这种方式相互关联:每个个体专注于自己能为他人作出什么贡献,从而为整体作出贡献,于是,整体则想着每个个体。因为整体与个体的这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关系,它们协作如一。

{注1}:一个事物由不同的事物组成,并依照各部分和谐一致的品质而获得它的形式、品质和完美(45732418003)。有无限的多样性,永远没有哪两个事物是一样的(72369002)。天堂里也是如此(374440057236783378369002)。因此,天堂里的所有社群和社群里的所有天使都彼此不同,因为他们处在不同的良善和功用中(690324135193804398640674149426372367833)。主的神性之爱将所有人安排成天堂的形式,然后结合在一起,使他们如同一个人(45739865598)。【英246】这种天堂的个体和团体的多样性,就像主对不同个体的外貌变化一样(参见上文第55节),是史威登堡普世主义的基础:每个爱主和爱邻舍的人都有一个天堂。

406、我有时与一些刚从尘世来的灵人谈论永生的状态,说知道谁是一国之君、有什么样的政府和政府的形式是很重要的。在世间,当人们进入另一个国家时,再也没有比知道国君是谁、其性情如何、政府是什么样的以及其它涉及该国的其它细节更重要的了,而对于他们将要永远生活在其中的国度,了解这一切必定是更加重要!因此,他们应当知道,是主在掌管天堂和宇宙,因为掌管这一个的,也必掌管那一个,这意味着他们现在所在的国度是主的,其律法就是永恒的真理,这一切真理都基于爱主高于一切以及爱邻如己这一律法。不仅如此,他们若要像天使一样,就必须爱邻舍胜过爱自己。他们一听到这话,无言以对,因为他们活在肉身时听过类似这样的话,却不相信,想知道天堂里怎么会有这样的爱,怎么可能有人爱邻舍胜过爱自己。但他们被告知,在来世,每种良善都会无限地增长,他们活在肉身时无法做到比爱邻如己更进一步,是因为他们沉溺在与肉体有关的事物中。然而,一旦这些东西被抛弃,他们的爱就会变得更纯粹,最终变成天使那样的,也就是爱邻胜己。因为在天堂,向别人行善是一种快乐,向自己行善则不是,除非为了使它成为别人的,也就是为了别人的缘故。这就是爱邻胜己。

  他们被告知这种爱的可能性在世上的表现,如可以从一些人的婚姻之爱中看出来,这些人宁死也要保护配偶不受伤害;从父母对子女的爱中看出来,母亲宁愿自己挨饿,也不愿看到她的孩子挨饿;还有,从真正的友谊中看出来,人会为朋友奋不顾身面对危险;即使在假装的礼节性的友谊中,人们也试图以诚相待,把更好的东西送给那些他们声称想要帮助的人,然后把这种善意挂在嘴上而不是放在心上。最后,从爱的本质来看,爱的喜乐在于服务他人,但不是为了自己的缘故,而是为了他人的缘故。不过,那些爱自己胜过爱别人的人和活在肉身时贪得无厌的人,尤其是守财奴,对这一切是不可理解的。

407、有一个人活在肉身时曾大权在握,在来世仍保留着统治的欲望。他被告知, 现在他身处另一个永恒的国度,他在地上的统治已经消亡了。在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人按照他的良善和真理以及凭着他活在世上时所享有的主的怜悯而受到尊重。他还被告知, 在这个国度和在地上一样,人们同样是凭他们的财富和君王恩惠而被尊重,只是这里的财富是良善和真理,君王的恩惠是主照人在世上的生活而赐予他的怜悯。任何想以其他方式去统治的愿望都会使他成为叛逆者,因为他是在别人的国度。听到这些,他感到羞愧。

408、我曾与那些深信天堂和天堂的喜乐在于成为伟人的灵人交谈过。但我告诉这些人,在天堂,最小的才是最大的,因为被称为最小的人是那些没有、也不想有出于自己的能力和智慧、而只想有出于主的能力和智慧的人,这种最小的人拥有最大的幸福。由于这种人拥有最大的幸福,故他们也是最大的或最重要的,因为他们由此从主获得自己的一切能力并在智慧上胜过所有人。成为最大的不就是成为最幸福的吗?最大的幸福不就是掌权者利用权力、富人利用财富所追求的吗?我接着说,天堂的喜乐并不在于为了成为最大的而想成为最小的,因为这样做仍是追求并渴望成为最大的,但它在于由衷地渴望别人比自己好,着眼于他人的幸福而服务他人,不求回报,仅仅出于爱。

409、就其本质而言,天堂的喜乐本身是无法形容的,因为它在天使生命的至内层,从那里流入思想和情感的一切细微之处,再由此流入每一个具体的言语和行为之中。他们的内层仿佛完全被打开,敞开地接受快乐和幸福,这些快乐和幸福通过一切最细小的纤维、因而通过整体蔓延开来,因此,这喜乐的感知和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难以描述。因为始于至内层的,都流入源于至内层的一切,并向外层扩散自身且不断增强。善灵还没有在这种喜乐中,因为尚未升上天堂,当他们从某位天使发出的爱的气场中感知到这种喜乐的感觉时,被这种快乐所充满,可以说,是进入了一种愉快的晕眩。这有时发生在那些渴望知道什么是天堂之喜乐的人身上。

410、当某些灵人渴望知道什么是天堂的喜乐时,他们被允许感受它,直到他们无法承受的程度。然而,这还不是天使的喜乐,只是天使喜乐的少许痕迹而已,正如我蒙允许通过共享它所感知到的,它们是如此轻微,几乎是冰冷的。然而,他们却称之为无上的天堂之乐,因为对他们来说,这就是最内在的喜乐。由此明显可知,天堂的喜乐不仅有层级之分,而且,一个人至内层的喜乐几乎还没有达到另一个人的最外层或中间层的喜乐;还可以得知,任何人接受自己至内层的喜乐时,他便处在自己的天堂喜乐中,他无法承受更内层的喜乐,因为这样的喜乐会令他痛苦。

411、一些不是恶灵的灵人进入沉寂状态,如同沉睡,他们心智的内层以这种方式被提入天堂。因为在他们的内层被打开之前,他们可以被提入天堂,并被教导那里天使的幸福。我看见他们沉寂了大约半个小时,然后又故态复萌,回到之前所在的外层,但还记得所看到的。他们说,他们曾与天堂的天使在一起,在那里见过和感知到奇异的事物,所有的一切都灿烂辉煌,仿佛是由金银和珍贵的宝石制成,造型精美,种类繁多。他们还说,天使并不以这些外在事物本身为快乐,而是以它们所代表的事物为快乐,这些事物是神性的、不可言喻的,有无限的智慧,这些才是他们的喜乐。此外,还有无数的事物,即使是万分之一,也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也无法落入带有任何物质的观念之中。

412、进入来世的人几乎都不知道天堂的福乐是什么样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内在的喜乐是什么样的,他们仅仅从肉体和世俗的愉快和喜乐中获得感知。结果,他们所不知道的东西,他们深信是不存在的,而事实上,相比之下,肉体和世俗的喜乐是微不足道的。因此,为了让不知道天堂喜乐的、心地善良的灵人知道并认识它,他们首先被带到超乎一切想象的天堂场景中。正当他们以为自己到了天堂乐园时,却被告知这还不是真正的天堂幸福。因此,他们被允许去认识他们的至内层可以感知到的这种内层的喜乐状态,然后,他们被带入一种甚至直达他们至内层的平安状态,这时他们承认,这一切都是无法描述或无法想象的。最后,他们又被带入直达他们至内层感觉的纯真状态。由此,他们被允许去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属灵和属天的良善。

413、但为了让我知道天堂和天堂喜乐的性质,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经常被主允许去感知天堂之乐。虽然通过活生生的经历,我能知道它们是什么样的,但我根本无法描述它们。不过,为了能形成对它们的一些概念,仍然谈一谈它们。天堂的欢乐就是无数快乐和喜乐的一种情感,这些快乐和喜乐在一起共同呈现出某种普遍的东西,也就是由无数情感和谐一致的普遍情感,所包含的无数情感只能模糊地而不明显地被感知,因为感知是最为普遍的(总体的)。尽管如此,我还是被允许觉察到其中有无数的事物处在永远也无法描述的秩序中,那些无数的事物好像是从天堂的轶序中流出来的,而这秩序就在具体的情感、甚至是在最细微的情感中,以至于这些具体的情感仅仅作为一个最笼统的总体、依照体验者(主体)的感知能力而被显现和被感知。总而言之,每一种总体(普遍)情感都包含着以最有序的形式排列的无限情感,其中没有一样事物不是活生生的,也没有一样事物不从至内层感染、影响一切事物。因为天堂的喜乐从至内层发出。

  我也感知到,喜悦和狂喜发自内心,最温柔地穿过所有最深处的纤维,并从中扩散到纤维束中,带着至内在的快乐感,如此的快乐,以至于纤维似乎不是别的,无非就是快乐和狂喜本身。由此所感知和感受到的一切,同样地活生生地充满了幸福。肉体的快感与这些喜乐相比,就像粗糙、刺鼻的灰尘与是纯净、至柔的辉光相比。我注意到,当我希望把我的所有快乐都传给别人时,一种更内在、更充分的快乐源源不断地涌进来取代了它。我越希望做得多,流入的就越多。我感知到这是出于主。

414、天堂里的人不断地朝着青春年华迈进。他们越是活到数千年,他们就越更大地朝着喜乐、幸福青春迈进,这会持续到永远,并依照他们的爱、仁和信的增长和层级而增长。那些在世上因年老体衰而死去的妇女,如果她们曾经活在对主的信仰、对邻舍的仁爱以及和丈夫的美满的婚姻之爱中,那么随着岁月的流逝,将越来越进入花样年华和早期女性的状态,进入超出世人对眼见之美的一切概念的美丽中。良善和仁爱赋予这种形态,从而将它们自己的样式显现出来,使得仁爱的喜乐和美丽从面庞的每一个最微小地细节绽放出来,使她们成为仁爱的真正形态。有些人看见了她们,都惊愕不已。在天堂,以活生生的方式看到的仁爱的形态,正是仁爱本身——无论是给予的还是被给予的。这就使得整个天使都是仁爱,事实上,尤其是脸庞。这仁爱既能清晰可见,又能被感受到。当这种形态被人看到时,它的美丽无法言表,并以仁爱感染心智的至内层。总之,在天堂,变老就是变年轻。曾活在爱主仁邻中的人,在来世会变成这样的形态或如此的美丽。所有天使都是这种形态,并且千变万化,而天堂就是由这些构成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