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与地狱(简释本)二十七、天使的言语

二十七、天使的言语

  234、天使彼此交谈,正如世人在世上一样,谈论各种话题,如家庭的、社群的、道德生活和灵性生活方面的。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交谈比世人的更睿智,因为出于思想的更内层。我蒙允许经常与他们交往,有时像朋友之间那样交谈,有时也像陌生人之间那样交谈。当时我正处在和他们一样的状态,只知道我在和世人说话。

235、天使的言语和世人的一样,以词语来区分。它也是通过发出和听到声音来实现的,因为天使和世人一样,有嘴巴、舌头和耳朵,他们也有大气,在这大气中,他们说话的声音清晰,然而这大气是适合天使的属灵的大气,因为天使是属灵的。天使在他们的大气中呼吸,并用他们的呼吸发出言语,和世人一样。{注1}

{注1}:在天堂里也有呼吸,但那是一种内层的呼吸(38843885);通过经历说明(3884388538913893)。那里有不同的呼吸,根据他们状态的不同而变化(111938863887388938923893)。恶灵在天堂里完全不能呼吸,他们到了那里就会窒息(3894)。

236、在整个天堂,大家都说同一种语言,不管来自哪个社群、是离得近还是离得远,{注1}他们都能互相明白。这种语言不是学来的,而是每个人的本能,因为它从天使真正的情感和思想流出来的。他们说话的声调对应他们的情感,而发音,也就是词语,对应源自情感的思想意念。由于这种对应关系,这语言本身是属灵的,因为它是情感的声音和思想的言语。

  [2]任何人略作思考就会明白,所有的思想都来自于与爱有关的情感。思想意念则是基本情感所分布到其中的各种形式,因为思想或意念不可能脱离情感——他们的灵魂和生命出于它。这让天使仅从他人的言语就能知道对方是哪种人,从语调中知道对方的情感,从言词的发声中知道对方的心智。更智慧的天使从三言二语中就能知道对方的主导情感是什么,因为这是他们主要关注的。

  [3]众所周知,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情感,在不同的时候,如在欢乐时、悲伤时、同情和怜悯时、诚挚和真实时、处于爱和仁时、热情或愤怒时、假装和欺骗时、追求尊敬和荣耀时,等等,但主导情感或爱都贯穿其中,因此,更智慧的天使因感知这主导情感或爱,就能从言语中了解别人的整个状态。我被允许从大量经历中得知这一点。

  [4]我曾听天使说,仅仅听一个人说话就能看出他生命的秉性。他们还说,从别人的一些思想意念中,就可以知道对方生命的一切,因为从中可以知道他的主导爱,而一切事物都井然有序的在其中。他们还知道这就是人的“生命册”。{注2}

{注1}:【英144】史威登堡在此所说的天堂只有一种语言,这似乎与他早先所说的来自高处和低处的天使不能口头相互交流相矛盾(参见35, 208209节)。注意到这一明显的矛盾,金(King 1999, 30-35) 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史威登堡所说的“语言”(language)和他所说的“言语”(speech)可能并不相同:天堂的通用语言可能是“几乎无限的可能系统,使用词语来传达意义,而言语则涉及一个人对语言的制定”(King 1999, 33)。另见下文第241244节。 【中】笔者以为,不同层天堂的天使说话的频率(音调)是不一样的,那怕是同一句话,在经过“变频外理”后,也是面目全非、难以理解了,如果两者的频率不在一个频段(层面)上,那根本是无法交流的。

{注2}:【英145】关于生命册,请参阅第463节和下文注释【英269】中提到的圣经段落。

237、除了少数的词语的发音能反映特定的情感外(不在于词语本身,而是在于它们的发音),天使的语言与人类的语言毫无共同之处(将在下文讨论这个主题)。{注1}天使的语言与人类语言毫无共同之处,这一点可以从以下事实显明出来:天使说不出人类语言的一个字。他们曾尝试过,但没能做到,因为他们只能说与他们的情感完全一致的话。凡不一致的话都与他们的真正生命格格不入,因生命属于情感,而他们的言语出于他们的生命。我被告知,世人最初的语言与天使的语言是一致的,因为是从天堂赐下的。希伯来语在某些方面与之一致。

{注1}:【英146】见下文第269节。

238、由于天使的语言对应他们的情感,情感属于爱,而天堂之爱就是爱主爱邻(参看1319节),可见他们的交谈是何等的优雅怡人,不仅悦耳,还能赏心——感动听者的心智内层。天使曾与一个心肠特别刚硬的灵人说话,最终,这个灵人被天使的话深深感动,痛哭流泪。他说自己以前从未哭过,这次是情不自禁,因为那是爱的话语。

239、天使的言语也同样充满智慧,因为是出于他们内层的思想,而他们的内层思想是智慧,正如他们的内层情感是爱。他们的爱和智慧在言语中结合起来,因此,他们的言语是如此地充满智慧,以至于他们能用只言片语表达出世人用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的内容。他们的思想意念里所包含的事物超出世人的理解,更不用说表达了。{注1}这就是为什么说在天堂的所见所闻是不可言传的,是耳朵未曾听见、眼睛未曾看见的。{注2}

  [2]我也蒙允许通过经历得知这是真的。有时,我进入天使所在的状态,在那种状态下与他们交谈,其时,我能明白一切,但当我被带回到先前的状态、进入适合世人的属世思想时,我希望能回想起我所听到的话,却做不到。因为有成千上万的事物与属世思想的意念不在一个层面上,唯有通过天堂之光的微妙变化才能表达,因而根本无法以人类的言词来表达。

  [3]天使的思想意念(由此产生天使的言语)是天堂之光的各种变化,天使的情感(由此产生言语的语调)是天堂之热的各种变化。因为天堂之光是神性真理或神性智慧,天堂之热是神性良善或神性之爱(参看126140节)。天使从神性之爱拥有自己的情感,从神性智慧而拥有自己的思想。{注3}

{注1}:【英147】在《灵界经历》(Spiritual Experiences)中,史威登堡指出,要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天使的想法,就要将天使语言中同时包含的无数事物“按顺序展开,并且有很多题外话,极长”。这篇日记让我们得以一窥他作为作家所面临的问题。它没有日期,但附近一篇(第165节)的日期是1747年8月2日。

{注2}:【英148】参考以赛亚书64:4,在哥林多前书2:9中被引用。

{注3}:天使出于自己的意念说话。天使的意念通过天堂之光的奇妙变化来表达(164633433993)。

240、由于天使的言语直接出于他们的情感,其思想意念则是其总体情感所分布的各种各样的形式(参看236节),所以他们能在片刻表达出世人在半小时都无法表达出的内容;他们也能用几句话把写在许多页上的东西阐述出来。我的许多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注1}因此,天使的思想意念和他们所说的言话合为一体,就像直接的因果关系。思想意念中的一切如同因,作为果呈现在言语中,{注2}这就是为何每一个词语自身都包含了如此多的事物。当天使思想中的一切细节以及随之而来的言语中的一切细节显为可见的形式时,它们看似细微的波浪或环流的大气,其中有无数事物按其秩序从天使的智慧中衍生出来,这些事物进入另一个人的思想并影响他。只要主愿意,任何人的思想意念,无论是天使的还是世人的,都可以在天堂之光中直观地呈现出来。{注3}

{注1}:天使用他们的语言在一瞬间就能表达的东西,比世人用自己的语言在半小时内所能表达的东西还要多,而且天使还能表达那些无法用人类语言表达的东西(16411643164546097089)。

{注2}:【英149】亚里士多德提出了四种主要的原因: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和目的因,分别指事物的实体、形式、产生的中介和产生的目的。史威登堡使用亚里士多德术语“原因”和“首(因)”可能更多地与亚里士多德对西方哲学思想的词汇和句法的普遍影响有关,而不是对亚里士多德本身的任何依赖。举个显着的例子,他的本体论包括了亚里士多德的本体论,却不受其限制。

{注3}:一个意念包含无数的事物(10081869494666136618)。人的思想意念在来世被打开,并被生动直观地呈现出来(186933105510)。它们的表象是什么(66018885)。至内层天堂天使的意念看似火焰之光(6615)。最外层天堂天使的意念看似薄的白云(6614)。当天使的意念被看见时,会看到从中有朝向主的辐射(6620)。思想意念广泛地延伸到周围的天使社群(65986613)。

241、主的属天国度天使的说话方式与属灵国度天使的类似,但出自更内层的思想。属天的天使处在爱主的良善中,故出于智慧说话;而属灵的天使处在仁爱邻舍的良善中,该良善本质上是真理(参见215节),故出于聪明说话,因为智慧出于良善,聪明出于真理。因此,属天天使的言语就像涓涓溪流,柔和不绝;而属灵天使的言语则更为响亮和清脆。属天天使的言语中有大量元音u和o的音调,而属灵天使的言语中则带有大量e和i的音调。{注1}因为元音表示语气,而语气包含情感,天使言语的语气对应他们的情感,如前所述(236节)。而发音,也就是言词,则对应源自情感的思想意念。由于元音对一种语言来说并不是必不可少的,而是通过语气音调使言语根据各人的状态表达出不同的情感。所以,在希伯来语中,元音是不被标记的,而且读音不同。{注2}天使由此知道某个人在情感和爱方面的品质。属天天使的言语中很缺乏硬辅音,并且,若不插入一个以元音开头的词,它很少从一个辅音传到另一个辅音。这就是为何在圣经中“and”(和、并且、以及…)这个小品词经常被插进来,这可以被阅读希伯来圣经的人确认,在希伯来语中,这个单词很柔和,以元音开始和结束。另外,从希伯来圣经的词汇中,也能在某种程度上看出这一点,因为这些词要么归于属天的一类,要么归于属灵的一类,也就是说,它们要么涉及良善,要么涉及真理。涉及良善的词大量使用元音u和o,也在一定程度上使用a;而涉及真理的词则使用e和i的音调。

  由于情感主要通过语气来表达,故在人类的语言中,当讨论诸如“天堂”和“上帝”这样重大的话题时,词语就偏爱包含元音u和o。音乐的音调也一样,每当表达这类主题时,就同样地扬升{注3}圆浑;但在表达不太尊贵的主题时就不这样。通过这种方式,音乐艺术能表达各种各样的情感。

{注1}:【英150】史威登堡大概想用拉丁语来发出这些元音,但无法准确说出在现代语音中的等价物。有几种情况可能影响了他那个时代的新拉丁语发音:他的母语是瑞典语;他通晓多种语言;他在荷兰、英国和意大利旅行和学习;他从我们不知道发音特点的老师那里学习拉丁语。此外,这些字母中的每一个都可能有多个拉丁语发音; U和I也代表半元音。仅拉丁语U的发音就已经锻炼了几代学者。一个粗略的猜想(避免任何音标的要求),史威登堡的意思是:U是boot和foot中的元音;O是snow,oar和not中的发音;E是gate和get中的音;I是sheen和pit中的音。

{注2}:【英151】最初只写希伯来语的辅音。由于希伯来语不再是一种普遍使用的语言,因此添加了元音指示作为发音指南。到第一个千年后期,西方巴勒斯坦元音表示系统已成为规范。史威登堡关于元音“发音不同”的评论大概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该系统忠实地代表了由重音变化引起的元音发音的轻微变化。

{注3}:【英153】这可能与“覆盖”后元音的发音技巧有关,当它们在高音区被唱时,将它们移向“啊”的声音。

242、天使的言语中有一种无法言表的和谐,{注1}这源于思想和情感的倾泻和传播,而言语照着天堂的形态从中流出,天堂里一切联系和交流都是按照这种形态进行的。天使是按照天堂的形态联系在一起的,他们的思想和情感也是按照天堂的形态流动(参看200212节)。

{注1}:天使的言语中有节奏和谐的韵律(164816497191)。

243、灵界的这种语言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但处在人内层的智力部分,人却不知道这一点,因为这种语言在世人中不像在天使中那样降为类似的情感的话语。然而,这就是为何当人进入来世时,会进入到同样的语言中,和灵人、天使一样,因而无需教导就知道如何说话。{注1}有关这方面的内容,下文会进一步说明。{注2}

{注1}:属灵或天使的语言在世人里面,但世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4104)。内在人的意念是属灵的,但人活在世上时,以属世的方式感知它们,因为此时他在属世的层面思考(102361023710551)。死后,人会进入他的内层意念中(3226334233431056810604)。那时,这些意念构成他的言语(24702479)。

{注2}:【英154】见第255334463节。

244、前面说了,天堂里所有天使都说一种语言,但还是有如下的分别:智慧者的言语更内在,情感和思想意念更富于变化;智慧稍逊者的言语则外在,不太丰富;平庸者的言语还要更外在,由词语构成,收集其意思的方式与世人彼此说话时一样。还有一种面部表情语言,它能转换为用意念修改的声音;此外,还有一种语言,由属天的代表形象与意念相混杂,并从这些意念呈现为视觉;还有一种身体姿态语言,它对应情感,并表现出诸如话语中所表达的那类事物;还有一种通过情感的一般事物和思想的一般事物来表达的语言,还有一种像雷鸣一样的语言,以及其它类型的语言。

245、邪恶可憎的恶灵的语言与他们的性情一样,因为它出于他们的情感,只不过是出于邪恶的情感及随之而来的污秽的意念,天使彻底地厌恶这些。因此,在地狱的说话方式与天堂的对立,所以恶灵不能忍受天使的语言,天使也不能忍受地狱的语言。对天使来说,地狱的语言就像是刺鼻的恶臭。假冒为善之徒能模仿光明的天使,他们的语言在言词方面类似天使的语言,在情感和随之而来的思想意念方面却恰恰相反。因此,当其言语的内在本性被感知,如被智慧天使感知时,它听起来像是咬牙切齿的声音,令人恐怖惊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