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基督教(下)》第九章 悔改(532-563节)

第7节 真正的悔改就是检查,不仅检查人的生活行为,而且检查人的意愿意图

532.真正的悔改就是检查,不仅检查人的生活行为,而且检查人的意愿意图,原因在于,行为通过觉知和意愿完成,因为人通过思想说话,通过意愿行动,因此言语就是思想在说话,行为就是意愿在行动。由于这就是言与行的源头,因此毋庸置疑,身体犯罪就是意愿与思想在犯罪。事实上,人能悔改身体犯下的罪行,却仍思想与意愿邪恶。这就象砍下了坏树的树干,却将根留在地里,这根会再长出同样的坏树,并开枝散叶。但若连这根也毁了,情况就不同了,当人同时检查自己的意愿意图,通过悔改除去自己的罪恶时,其情形也是如此。人检查自己的思想就是检查自己的意愿意图,因为意图将自身显明在这些思想中。例如,当人的思想、意愿与意图倾向于报复、通奸、偷窃、假见证,并渴望这些事,乃至想要亵渎神、圣言与教会等等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他继续关注一下,检查自己,要是不害怕法律和损毁名声,是否会犯下这些恶行,如果经过这样的检查后,他决定不再意愿这些行为,因为它们是罪,那么他就真的从内在悔改了。若他以这些邪恶为乐,同时完全可以自由去做,但仍停止并放弃,则更是如此。若反复这样做,他就会发现,他从恶中感觉到的快乐不再有吸引力,最终送它们下地狱。这就是主说这些话的意思:

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10:39)

凡通过这样的悔改除去其意愿邪恶之人,就象收割时拔掉魔鬼撒在他田里的稗子,以便主撒的种子种在好田里,获得好收成。(马太13:24-30)

533.有两种爱早已扎根人类,一种是控制所有人的爱,一种是占有全部财物的爱。若任其放纵,这两种爱就会如脱缰的野马,前者甚至想要成为天堂的神,后者甚至想要成为世界的神。所有其它恶爱(它们为数众多)皆从属于二者。但要检查这两种爱极其困难,因为它们隐藏在最深处。它们就象含毒液的蝰蛇藏在岩石缝中,当有人躺在上面时,就给出致命一击,然后再退回去。它们还象古人所描述的塞壬(注:塞壬源自希腊神话传说,是人面鸟身的海妖,飞翔在大海上,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船员则成为塞壬的腹中餐),以歌声诱惑人,从而杀死他们。这两种爱还会用盛装妆点自己,就象魔鬼通过幻术对自己的同类以及他想欺骗的其他人所做的那样。

但必须清楚了解的是,这两种爱在卑微人中所占优势要超过在伟人中的,在穷人中要超过在富人中的,在国民中要超过在国王中的。因为国王生来就拥有权力和财富,他们看待这些东西,最终会象其他人看待自己的仆人与财物一样,如地方官、主管、船长,甚至贫穷的农民。但对于那些野心勃勃、渴望开疆扩土的国王来说,情况就不同了。

意愿的意图必须要检查,因为爱居于意愿,意愿是它的容器,如前所述。每种爱发出的快乐都通过意愿进入觉知的感知与思维,感知与思维凭自己根本做不了什么,只能通过意愿起作用,因为它们侍奉意愿,同意并认可属意之爱的一切。所以,意愿就是人居于其中的房子,觉知则是他出入所经过的前厅。这就是为什么说必须检查意愿意图的原因,当它们被检查并移走后,人就从属世的意愿里(其中既有遗传的邪恶,也有他实际犯下的邪恶)被提升出来,进入主借以改造与重生属世意愿的属灵意愿,再通过属世意愿改造与重生身体的感觉与自发性,从而改造与重生整个人。

534.那些不自我反省之人,好比病患,其血液由于毛细血管堵塞而败坏,导致肢体萎缩麻木,并且由于体液和血液的增厚、粘稠、刺激、酸化引发严重慢性病。而另一方面,那些自我反省也包括检查意愿意图之人,则类似这些疾病被治愈、重获年轻活力的人。那些正确检查自己的人,还象来自俄斐拉、满载金银财宝的船只,但在自我反省之前,则象载满垃圾,诸如用来运送街道泥巴与粪土的船只。那些从内在检查自己的人,就好象矿井,它所有的墙面因贵金属矿石而璀璨光芒,而在此之前,则象冒着恶臭气的沼泽地,里面有各种蛇,还有鳞皮发光的毒蛇,以及带有亮翅膀的讨厌蚊虫。那些不检查自己的人,又像山谷中的枯骨,而检查自己后,同样是这些骸骨,但此时“主耶和华给他们加上筋,长上肉,又将皮遮蔽他们,使气息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要活了”(以西结37:1-14)。

第8节 那些不自我反省,但由于是罪仍会避开恶行之人也悔改。那些出于宗教原因布施行善之人行的就是这种悔改

535.由于本章最后几节(564-566)所说的众多原因,真正的悔改,即“检查自己,认识并承认自己的罪,向主祈求,开启新生活”,对改革宗基督教界来说非常困难,所以我在此提出一个相对容易的悔改,即,当人正思想某种恶行,并打算付诸行动时,他可以对自己说:“我正思想这个邪恶,也准备行动,但因为它是罪,所以我不能这样做。”通过这种方式,会遏制地狱注入诱惑,阻止它进一步推进。奇怪的是,谁都会指责别人意欲行恶,并说:“不能那么做,这是罪过。”然而却很难对自己这么说。原因在于,对自己说这种话会触及意愿,而对别人说这种话仅触及最接近于听觉的思维。

在灵界曾做过一次调查,以查看谁能实践真正的悔改,结果发现,这样的人稀少得如同无边沙漠中的鸽子。有人说,他们能以较容易的方式悔改,但不能在神面前检查自己,忏悔自己的罪。所有出于宗教原因行善之人,皆避免犯下实际恶行,但他们极少反思属于意愿的内在,他们以为自己不在恶中,因为他们行了善,更确切地说,他们以为善行会遮盖邪恶。但是,我的朋友,仁爱的起点是避开邪恶。圣言、十诫、洗礼、圣餐、甚至理智都教导这一点,因为若没有某种自我反省,人如何摆脱并驱逐邪恶呢?除非内在被洁净,否则,善如何成为善呢?我也深知,所有敬虔之人,以及理智健全者,读到这些内容时,都会点头表示赞同,也会视之为真正的真理,然而仍旧很少有人实实在在去行动。

536.然而,出于宗教原因行善的所有人,不仅基督徒,甚至连那些异教徒都被主接受,死后为祂所用,因为主说:

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祂还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马太25:35-40)

我在此补充点新内容:凡出于宗教原因行善者,死后皆拒绝当今教会有关三个永恒神性位格的教义,也不接受适于这三位格的信,反而会转向主神,救主,乐意接受新教会的教导。

然而,剩下的人,即没有出于宗教原因施行仁爱者,已变得心硬,成了铁石心肠。他们首先接近三位神,然后是独一的父,最终没有靠近任何神。他们将主神,救主仅仅看作玛利亚的儿子,是她与约瑟夫婚后生的,而不是神的儿子,然后他们抛弃新教会的一切善与真,随后很快与那些龙的灵联合起来,和他们一块被赶到位于所谓基督教界最外层的沙漠或洞穴。一段时间后,因为他们与新天堂分离,所以就奔向罪恶,因此被送入地狱。

这就是那些没有出于宗教原因行出仁爱之人的命运,因为他们认为没人能凭自己行善,除非是那种寻求功德的善。所以,他们漠视善行,与那些被咒诅,并进入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的山羊为伍,因为他们没有做绵羊做的事(马太25:41-46)。这段经文并不是说他们做了恶事,而是说他们没有行善。那些行了善事,但不是出于宗教原因的人,就是作恶,因为:

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马太6:24)

耶和华通过以赛亚说:

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以赛亚1:16-18)

在耶利米书:

你当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在那里宣传这话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改正行动作为,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即教会)。你们偷盗、杀害、起假誓,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说,我们有了保障,好再去行这一切可恶的事?这殿岂可成为贼窝吗?我都看见了。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 7:2-4, 9-11)

537.必须知道的是,那些仅出于属世之善,而非出于宗教原因行善的人死后不被接受,因为其仁爱仅含属世之善,不含属灵之善。将主与人联结起来的正是属灵之善,而非脱离属灵之善的属世之善。属世的良善仅属于血气,生来从父母获得,而属灵的良善属于从主新生的灵。那些出于宗教原因做出仁爱善行,并弃绝恶行之人,在他们接受新教会有关主的教导之前,好比结好果子的树,尽管果子极少;也好比结小果子的好树,尽管它们在花园得到照料。他们还好比森林里的橄榄树和无花果树,又好比山上的芳香草本和灌木。又象举行虔诚敬拜所在的神的教堂或圣所,因为他们就是但以理书(8:2-14)所说的右手边的绵羊与山羊攻击的公绵羊。在天堂,他们穿着红色衣服,一旦进入新教会的良善,就穿上紫色衣服,这衣服随着他们接受真理而发出美丽的金色光芒。

第9节 当在主神、救主面前作出忏悔,然后祈求帮助和力量以抵制邪恶

538.当靠近主神、救主,因为祂是天地之神,耶稣基督与救主,全能、全知、全在、怜悯本身连同公义皆属祂,也因为人是祂的创造物,教会是祂的羊圈,还因为在新约中,祂常常吩咐,人当靠近、敬拜、爱慕祂。在以下约翰福音经文中,主教导我们唯独靠近祂: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约翰 10:1-2, 9-11)

人不能“从别处爬进去”,表他不能靠近父神,因为祂是不可见的,因此无法被靠近,不能与人结合。这就是为何祂亲自降世,使自己显为可见,能靠近也能结合的原因,唯有这样人才能得救。因为除非在靠近神时,我们视祂为一个人,否则关于神的一切观念都是虚妄,它们会塌陷,就象视力投向宇宙,即投向茫茫太空、自然界,或自然界中所触及的一切那样。

自永恒起就是一的神,亲自降临世间,这一点从主,救主的诞生明显可知,祂通过至高力量经由圣灵被孕育,结果,祂的人身受生于处女马利亚。由此可知,祂的灵魂是神性本身,即所谓的圣父,因为神是不可见的,并且如此受生的人性是父神的人性,即所谓的圣子(路加 1:32, 34, 35)。同样可知,靠近主神,救主,就是靠近圣父,因此腓力求主将父显给他们看,祂回答说:

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吗?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翰 14:6-11)

有关该主题的更多内容,可见于神,主,圣灵以及三位一体的章节。

539.自我反省后,人还有两个义不容辞的责任:祈求与忏悔。祈求应是,主是仁慈的,祂会赋予人抵制所悔改罪恶的力量,祂也会提供行善的倾向与情感,因为离了主,人什么也做不了(约翰15:5)。忏悔应是,人要看到、认识并承认自己的罪,发现自己是可怜的罪人。人既没必要在主面前列举自己的罪,也没必要祈求它们被宽恕。没必要列举罪,是因为他已找到、并在自己身上看到这些罪,它们随之会呈现在主面前,因为它们呈现在人自己面前。主还会引导他自我反省,使罪恶暴露,激起难过的情绪,连同停止罪恶、开启新生活的努力。

之所以不必向主祈求罪被宽恕,原因有二:其一,罪无法被抹除,只能被移走;只要人随后停止罪恶,开启新生活,它们就会被移走。因为每种恶周围都粘附着成“群”一样的无数欲望,当人允许自己被改造与重生时,它们只能逐渐、而无法瞬间被移走。其二,由于主是怜悯本身,所以祂宽恕所有人及其罪,祂一个罪也不报应到人头上,因为祂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尽管如此,罪不会由此被除掉,因为当彼得问,他该饶恕弟兄的罪过几次呢?是否该饶恕七次呢?主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 (马太18:21-22)

那么,主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然而,对于饱受良心遣责的人来说,为了缓解压力、获得解脱而在教会牧师面前列举自己的罪过,没什么坏处,因为他会由此形成自我检查、每日反思自己邪恶的习惯。然而,这种忏悔是属世的,而上面所描述的忏悔是属灵的。

560.崇拜地上的某个牧师为神,或召唤某个圣徒为神,就象向日月星辰祈求,或到占卜算卦的人那里寻求答案,相信他毫无根据的说词一样,在天堂没有一点用。这也好比敬拜一座神殿,而非神殿里的神;还好比向手里拿着权杖与王冠的国王仆人、而非国王本人祈求荣耀;又好比试图亲吻太阳的紫色光辉,威名,光明,金光,或纯粹一个名称,而非事物本身一样,没有任何效果。约翰福音里的这些话说得就是这种人:

我们在那位真实的里面,就是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面。这是真神,也是永生。小子们哪,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约翰一书 5:20-21)

第10节 真正的悔改对于多次悔改的人来说,是容易的,但对于那些从不悔改的人来说,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561.真正的悔改就是自我反省,认识到自己的罪,在神面前作出忏悔,因而开启新生活,这和前文描述的一致。对改革宗(意指所有脱离罗马天主教的人,以及天主教会中从未真正悔改的人)来说,这种悔改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这是因为有些人不愿悔改,有些人则害怕悔改,不断的忽视形成习惯,使人丧失意愿,最终理智也默许了。一想到悔改,这种忽视就导致一些人悲伤、害怕、恐惧。

在改革宗基督教界,真正的悔改极端困难,主要原因是,他们认为悔改和仁爱无助于救恩,而唯独信能。赦罪、称义、改造、重生、成圣和永恒的救恩皆随报应之信而来。而且,他们的神学家声称,人凭自己或貌似凭自己的配合是没用的,它是基督功德的障碍,是令人厌恶和有害的。这种观念仅通过听人说“唯信得救”和“没人能凭自己行善”就扎根到了普通民众的头脑中,尽管他们对那神秘的信一无所知。由于这个缘由,悔改在改革宗就象一窝失去母鸟的幼雏,这母鸟已被猎人捕获并杀害。次要原因是,就其灵而言,在灵界,所谓改革宗信徒只与同类在一起,他们把这类观念注入他的思想,并将他引离内省和自我反省的方向。

562.在灵界,我曾问过很多改革宗信徒,圣言、洗礼,以及在所有教会圣餐仪式之前,都吩咐他们悔改,为何不去实实在在行出来,他们的答复五花八门。有的说,只悔罪,再辅之以口头忏悔是一个罪人就足够了;有的说,这样的悔改不符合普遍接受的信,因为它是在人出于自己的意愿行事期间发生的。有的说:“若人知道自己无非是罪,那他如何检查自己?这好比把网撒到从湖底到湖面都满是含毒虫污泥的湖泊。”有的说:“谁能反省得如此深刻,以至于看到自己里面的亚当之罪,和由此涌出的实际罪恶呢?这些罪恶,连同原罪,不是已通过洗礼的水被洗刷干净,以及通过基督功德被抹除和掩盖了吗?那么悔改岂不是唯独折磨良心的过分要求吗?难道我们不是由于福音而在恩典之下,并且不受悔改硬法的束缚吗?”等等。有的还说,每当他们着手自我反省时,心里就极度害怕和恐惧,仿佛于曙色朦胧中看见一个恶魔挨近他们的床。这些事实清楚表明,为何真正的悔改在改革宗教会变得锈迹斑斑,可以说已被抛弃的原因。

当着这些人的面,我也问到那些仍坚持罗马天主教的人,他们在牧师面前忏悔是否真得那么难。他们回答说,一旦着手悔改,他们并不害怕向不太严厉的、听他们忏悔的神父列举自己的罪过。他们在收集这些罪过时,会体验到某种快乐,并且乐意倾诉罪过轻的,不过在忏悔严重点的时,也会有些犹豫。他们说,他们每年都会主动进行这样的忏悔,已形成惯例,而且赦罪会让他们的精神重新振奋起来。此外,凡不愿暴露心中污秽者,他们一律视为不纯洁。听到这番话,在场的改革宗信徒匆忙离开,有人加以嘲讽取笑,有人感到惊讶,然而也有人予以赞扬。

后来,一些属于天主教,但已生活在新教国家的人靠近我,他们的日常习惯不是如别处的同胞那样作特别的忏悔,而仅在自己的神父面前作一般的忏悔。这些人说,他们根本不能检查自己,追溯并展示自己实际犯下的恶行和隐密的想法,他们发现这样做令人厌恶和恐惧,如同想要穿过壕沟到达城墙,而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城墙上大喊:“不要靠近。”这一切清楚表明,真正的悔改对于多次悔改的人来说,是容易的,但对于那些从不悔改的人,是极端困难的。

563.众所周知,习惯成自然,因此,对一个人容易的事对另一个人就很难,自我反省和忏悔由此发现的罪过也是一样。对于一个雇工、搬运工或农夫来说,还有什么比用双手从早劳作到晚更容易的呢?然而,生活悠闲的绅士或虚弱的人做同样的工作,仅半个小时就疲倦不堪,汗流浃背。对于一个男仆来说,穿着便鞋陪同工作人员走上几英里是容易的,而一个惯于旅行的人则很难从这条街慢慢跑到下条街。

凡工作积极上进的技工,都能轻松愉快地完成工作任务,要是离开工作岗位,会急于回来;而同行的懒散技工,则很难被驱使工作。每个人都一样,无论他的职位或追求是什么。对于一个勤于虔诚的人,还有比向神祷告更容易的吗?而对于一个耽于不敬的人,还有比这更难的吗?反之亦然。无论哪个牧师,首次在国王面前布道时,谁不胆怯?但若经常这样做,他就无所畏惧了。对于一个似天使的人,还有比将他们的眼目提升到天堂更容易的吗?而对于一个似魔鬼的人,还有比把他们投入地狱更容易的吗?但若后一种人变成伪君子,他也会仰望天堂,不过,他的心却远离。每个人策划好的目的和由此产生的性情都会渗透他里面。

上一页 下册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