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星球》水星及其灵人和居民

1.蒙主的神性怜悯,我灵的内层向我打开,我由此蒙恩得以与灵人并天使交谈,不仅与我们地球附近的人,还与其它星球附近的人交谈;我很想知道究竟有没有其它人类居住的星球,它们及其居民是什么样子;于是蒙主允许,我得以与来自其它星球的灵人并天使交谈、来往。有的持续一天,有的持续一周,有的持续数月。他们告诉我有关他们所来自的星球和附近星球,以及其居民的生活、习俗、宗教、敬拜等情况,还有其它值得一提的事。我因蒙允许以这种方式了解这些事,故能凭我的所见所闻来描述它们。

必须知道的是:所有灵人和天使都来自人类;他们就在自己的星球附近;并知道那里发生的事;如果某人的内层被打开,足以能和他们交谈并来往,他们还能教导他;因为人本质上就是一个灵;就其内层而言,他与灵人在一起;因此,凡内层被主打开的人都能如世人与世人那样与他们交谈。我被允许日复一日地如此交谈,现已持续12年。没有哪个灵人或天使不是来自人类(AC 1880)。每个星球的灵人都在他们自己星球的附近,因为他们来自该星球的居民,具有相似的秉性;他们服务于这些居民(AC 9968)。死后继续活着的灵魂就是人的灵,这才是他里面那个真正的人;在来世,它显为一个完整的人形(AC 322, 1880-1, 3633, 4622, 4735, 6054, 6605, 6626, 7021, 10594节)。就其内层,因而就其灵或灵魂而言,人尚在世上时就在和他自己性质相似的灵人和天使中间(AC 2379, 3645, 4067, 4073, 4077)。人能与灵人并天使交谈;古时候,我们世界的人就经常和他们说话(AC 67-9, 784, 1634, 1636, 7802)。但如今和他们交谈是很危险的,除非人有正确的信仰和主的引导(AC 784, 9438, 10751)。

2.有许多星球上面有人类居住,并且有些灵人和天使就出自他们,这在来世是众所周知的事。因为在来世,凡其渴望出于对真理、因而对功用的热爱之人都被允许与来自其它星球的灵人交谈,由此确认世界的多样化。他以此方式获知:人类并非仅仅来自一个星球,而是来自无数星球;还能获知这些人的秉性、生活方式,以及他们的神性敬拜。

3.我有时与我们地球的灵人谈论这个话题。据他们说,凡理解力敏锐的人都能从他所知道的许多事断定,宇宙星球有许许多多,上面都有人类居住;因为凭理性就能推断出,像行星这么大的星球就有一大堆,其中有些比地球还大;它们不是空心的,并且聚集、被造不只是在自己绕太阳转的轨道上被传送,并为一个星球发出微弱光芒;它们的用处必远胜于此。人若如人人都该相信的那样相信,神性创造宇宙只是为了人类可以存在,进而天堂也能存在,并无其它目的,因为人类是天堂的苗床,也必然相信,哪里有星球,哪里就有人。我们肉眼所见的行星,都在太阳系之内,故都是土质星球。世人都很清楚这一点,因为它们都土质体,反射太阳光线;用望远镜来看时,不再像星星那样发出火红的光,而是像地球那样夹杂着暗斑。另一个证据是,它们和地球一样围绕太阳旋转,沿着黄道带前行,由此产生年份和一年四季,即春、夏、秋、冬。它们也像地球那样绕轴自转,由此产生日期和一天四个时辰,即早、午、晚、夜。此外,其中有些带有月球,也就是所谓的卫星;这些卫星以固定周期沿着它们的轨道绕其星球旋转,就像月球绕我们的地球转一样。土星距离太阳最远,也有一条巨大的发光带;这个发光带尽管是反射而来,却仍给这个星球提供了大量光芒。若知道这些事,并凭理性思考它们,谁还会说这些星球都是空心体?

4.此外,我与灵人讨论时曾说过,人们从以下事实可推断出,宇宙不止一个星球:整个星空如此浩瀚,包含不计其数的星星,其中每一个在其本位,或自己的星系都是一轮太阳,类似于我们的太阳,尽管大小不同。凡仔细权衡这些事实的人必得出以下结论:如此浩大的一个整体必是服务于创世终极目的的一种手段,这个目的就是天国,以便神性能在天国与天使并人类同居。因为可见的宇宙,或闪耀着无数星辰,也就是如此多太阳的天空,只不过是创造星球和其上人类的一种手段,以便天国能从人类形成。一个理性之人从这些事实必被引导思考,为如此宏伟目的所设计的如此浩大的手段,不可能只是为了出自一个星球的人类福祉和由此而来的天堂。因为上万,甚至成千上万的星球对无限的神性来说算得了什么呢?所有居民如此渺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5.此外,天使天堂如此浩大,以致它与人体的每一个部分相对应,成千上万个个体对应于每一个肢体、器官和内脏,还对应于各自的每种情感。我蒙允许得知,就其一切对应而言,该天堂若不凭借众多星球上的居民,是绝无可能存在的。天堂与主对应,人就其每一个细节而言,与天堂对应,以致在主眼里,天堂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人,可称作巨人(AC 2996, 2998, 3624-3649, 3636-3643, 3741-3745, 4625)。关于人及其所属一切事物与巨人,也就是天堂的这种对应关系,已通过记事被大体描述出来(AC 3021, 3624-3649, 3741-3751, 3883-3896, 4039-4051, 4215-4228, 4318-4331, 4403-4421, 4527-4533, 4622-4633, 4652-4660, 4791-4805, 4931-4953, 5050-5061, 5171-5189, 5377-5396, 5552-5573, 5711-5727, 10,030)。

6.有些灵人只对获取知识感兴趣,因为他们唯独以知识为乐。因此,这些灵人被允许到处旅行,甚至到太阳系以外造访其他人,以获取知识。他们告诉我,不仅这个太阳系有人类居住的星球,太阳系之外的整个星空也有,而且不计其数。这些灵人来自水星。

7.至于其它星球居民的宗教敬拜,一般来说,其中那些不拜偶像的人都承认主是独一神。他们敬拜的神性不是不可见的,而是可见的,因为事实上,当神性向他们显现时,祂以人的形式显现,就像祂以前向地球上的亚伯拉罕和其他人所显现的那样。凡敬拜人形式的神性之人都蒙主悦纳。他们还说,没有人能正确敬拜神,更不用说与祂联结了,除非对祂具有某种可被理解的概念;只有神拥有人的形式,这种概念才有可能。如果不这样来理解神,那么内视,即思想神的能力就会丧失,如同肉眼视觉聚焦于无边无际的太空时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思维必然滑入自然界,并拜自然为神。所有星球的居民都崇拜人形式的神性,也就是主(AC 8541-8547, 10, 159, 10, 736-10, 738)。他们乐于听说,主实实在在变成了人(AC 9361)。不以人的形式来思想神是不可能的(AC 8705, 9359, 9972)。人能敬拜并热爱他对其有某种概念的任何人,而不是一个概念也没有的任何人(AC 4733, 5110, 5633, 7211, 9267, 10067)。主接受所有处于良善并敬拜人形式的神性之人。

8.当他们被告知,主曾在我们地球上披上人身时,他们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这是为了拯救人类。

水星及其灵人和居民

9.整个天堂类似于一个人,故可称作巨人。人里面的一切细节,无论外在还是内在,都对应于这个巨人,也就是天堂。这是至今不为世人所知的奥秘,但我已详细说明,事实的确如此。从我们世界到达天堂的人相对来说很少,不足以构成这个巨人,所以必须有来自众多其它星球的人。主命定,在对应的质或量方面,凡有地方出现不足,马上就有人从另一个星球被召唤来补足数目,以此保持比例,维持天堂的稳定。天堂对应于主,人在一切细节对应于天堂,因此天堂在主眼里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人,可称作巨人(AC 2996, 2998, 3624-3649, 3636-3643, 3741-3745, 4625)。关于人及其所属一切事物与巨人,也就是天堂的这种对应关系这个主题,已通过记事被大体描述出来(AC 3021, 3624-3649, 3741-3751, 3883-3896, 4039-4051, 4215-4228, 4318-4331, 4403-4421, 4527-4533, 4622-4633, 4652-4660, 4791-4805, 4931-4953, 5050-5061, 5171-5189, 5377-5396, 5552-5573, 5711-5727, 10,030)。

10.我还从天上得知来自水星的灵人与巨人有什么样的关系,也就是说,他们与记忆有关;不过,这是一种对从尘质和纯物质的物体中抽象出来的概念的记忆。然而,蒙允许与他们交谈数周,获知他们的性质和品质,并探究了该星球居民的具体情况后,我想讲一下自己的亲身经历。

11.一些灵人靠近我,我从天上得知,他们来自离太阳最近的那个星球,该星球在我们的世界叫水星。他们一来就在我的记忆里搜寻我所知道的。灵人做这种事可谓驾轻就熟,因为他们一靠近人,就能看见储存在他记忆里的一切细节。所以,当他们搜寻各种事物,包括我所造访过的城市和地方时,我发现他们对教堂、宫殿、房屋或街道并不感兴趣,只对我所知道曾在那些地方发生的事件,以及它们的管理体制、居民的秉性和习俗等等感兴趣。因为这类事在人的记忆里与地方紧密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当回想起地方时,这些事也被带了出来。我对这种行为感到惊讶,于是就问他们为何不理会那些壮观的地方,只留意那里所发生的事件和行动。他们说,他们不喜欢看物质、肉体或世俗的事物,只喜欢看真相。这证明,水星的灵人在巨人里面和对抽象概念,而非物质或世俗概念的记忆有关。灵人可进入人的整个记忆,但没有什么东西能从他们的记忆进入人的记忆(AC 2488, 5863, 6192, 6193, 6198, 6199, 6214)。天使则能进入启动并指导人的所思、所愿和所行的情感和目的(AC 1317, 1645, 5844)。

12.我被告知,这就是水星居民的生命。也就是说,他们对世俗和肉体事物并不感兴趣,只对宪法、法律和政府形态感兴趣。他们也对天上的无数事物感兴趣。我还得知,许多水星人能与灵人交谈,由此知道属灵事物和死后生命的状况,这使得他们鄙弃肉体和世俗事物。事实上,凡确切知道并信服死后生命的人,都关心天上的事物,因为它们是幸福的永恒源头,至于世俗的事物,除了那些生活必需品外,他们并不关心。由于水星居民具有这种性质,所以来自水星的灵人也具有这种性质。每个星球的灵人都在他们星球的附近,因为他们出自其星球的居民,具有他们的秉性。也正因如此,他们能服务于这些居民(AC 9968)。

13.下面的经历向我证明,他们如何急切地搜寻并吸收诸如属于超越身体感官知觉记忆的那类知识。他们在探视我对天上事物所知的那些事时,快速地过了一遍,不停地说:“就是这么回事,正是这样。”因为当灵人靠近人时,他们会进入他的全部记忆,从中唤起适合他们的东西。事实上,我经常发现,他们翻阅记忆里的内容,就像翻阅一本书。这些灵人做起这种事来更熟练、更迅速,因为他们会跳过拖慢并限制内视,以至于使它迟缓的那类事物;如当视一切世俗和肉体事物本身为目的,也就是说,唯独爱这些事物时,它们就属这类事物。他们把思想集中在真实事物上;因为从世俗的累赘当中摆脱出来的这类事物会使心智上升,从而进入广阔的领域;而纯物质事物会把心智拖下来,同时限制并关闭它。另一个经历也清楚表明,他们急于获取知识,丰富他们的记忆。有一次,我正在写一些关于未来事件的东西,他们离得太远,以至于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把它们提取出来查看。由于我不愿当着他们的面读这些东西,所以他们极其愤慨,并且一反常态,想要辱骂我,说我是最坏的人之一等等。为表明他们的恼怒,他们就在我脑袋的右侧直到耳朵引发一种疼痛的收缩。但这些事并没有伤害到我。他们因做了坏事,反而把自己推得更远,不过很快又停下来,站着不走,因为他们想知道我写了什么。这就是他们对知识的那种渴求。与人同在的灵人掌握他记忆里的一切事物(AC 5853, 5857, 5859-60)。

14.水星灵在所掌握知识的数量方面超过其他所有人,这些知识既涉及太阳系,也涉及太阳系之外的星空。他们一旦获得知识,就保留下来,每当有类似的事发生,就回想起来。由此也明显可知,灵人拥有记忆,事实上,这记忆比人类所拥有的记忆完美得多。他们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或所领悟到的,尤其诸如令他们感到快乐的事都保留下来,因为这些灵人以知识为乐。凡给予快乐并被喜爱的事物都仿佛自动流入,并保留下来。其它事物则不会渗透到记忆中,仅表面接触一下就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15.当水星灵拜访其它社群时,他们会探索并收集它们的知识,完成后就离开。这种交流在灵人,尤其天使当中是被恩准的,以确保如果他们到了一个蒙接纳和喜爱的社群,他们所知的一切能共享。在天上,各种良善都被共享,因为天上的爱将自己的一切与他人共享;这就是天使的智慧和幸福的源头(AC 549, 550, 1390, 1391, 1399, 10,130, 10,723)。

16.水星灵因自己的知识而比其他人更骄傲。所以他们被告知,尽管他们知道无数事物,但还有无数事物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即使他们的知识增长到永恒,他们依旧无法了解所有一般事物。至于他们的骄傲和自负,他们被告知,这是不得体的。但他们为自己的过错辩解,回答说,这不是骄傲,仅仅炫耀一下他们卓越的记忆力。

17.他们不喜欢有声的言语,因为这种言语是物质的。所以,当没有中间灵人时,我只能通过一种活跃的思维与他们交谈。他们的记忆因由概念,而非纯物质的图像构成,故能展现更接近思维的东西。因为高于图像层级的思维需要抽象的概念作为它的研究对象。尽管如此,水星灵在判断力上却不怎么出众。他们并不以需要判断力的事,或出于已知事实的推论为快乐。唯独赤裸裸的知识或事实给予他们乐趣。

18.他们被问及是否愿意运用自己的知识,因为仅以知识为乐趣是不够的;知识必须服务于功用,功用才是知识所关注的目的。知识不能单独为他们服务,如果他们愿意与其他人分享他们的知识,这些知识也会为其他人服务。他们被告知,凡想变得智慧的人绝不会仅停留在获取知识上,因为这些只是辅助因素,旨在协助研究属于生活的事务。可他们回答说,他们以获取知识为乐趣,知识对他们来说就是功用。

19.他们当中有些灵人和其它星球的灵人一样,也不愿显为人,宁愿显为水晶球。他们之所以想如此显现,尽管没有成功,是因为在来世,非物质事物的知识以水晶来代表。

20.水星灵完全不同于我们地球灵,因为我们地球灵对概念不像对世俗、肉体和尘质的事物,也就是物质那样感兴趣。因此,水星灵无法与我们星球的灵人呆在一起,不管在哪里碰到他们,水星灵都会逃开。因为他们各自所发出的属灵气场几乎完全相反。水星灵有一句俗语:他们不想看到包装,只想看到脱去包装的概念,也就是里面的事物。

20.一团相当明亮的火焰出现了,欢快地燃烧了近一个小时。这火焰预示着水星灵要来了,他们在觉知、思维和言语上比之前的灵人还要迅速。他们一来就立刻把我记忆里的东西过了一遍,对我来说太快了,以致我没能察觉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只是听他们反复说:“就是这么回事。”对于我在天堂和灵人界所看到的,他们说,这些事他们以前就知道。我意识到有一大群灵人与他们相联,就在我后面,在后脑勺靠左一点的地方。

22.又有一次,我看见一大群这类灵人,离我有一定距离,在前方向右一点。他们从那里与我交谈,不过是通过中间灵人;因为他们的言语和思维一样快,若不通过其他中间灵人,就无法翻译成人类语言。令我惊讶的是,他们的言语给人一种波浪翻滚的印象,却又轻松又迅捷。由于他们许多人同时说话,所以他们的言语感觉就像波浪。值得注意的是,它却滑向我的左眼,尽管他们站在我右边。这是因为,左眼对应于从物质事物抽象出来的概念知识,因而对应于诸如属于聪明的那类事物;而右眼对应于诸如属于智慧的那类事物。他们领悟并判断他们所听到的,和他们说话一样迅速。他们不住地说:“是的,这是正确的;不,这是不正确的。”他们的判断可以说是瞬间的。眼睛之所以对应于理解力,是因为理解力是内视的官能,涉及非物质事物(AC 2701, 4410, 4526, 9051, 10569)。左眼的视觉对应于真理,因而对应于聪明;右眼的视觉对应于真理之良善,因而对应于智慧(AC 4410)。

23.有一个灵人来自另一个星球,他能与他们熟练交谈,因为他说话如此轻松和迅捷,但在谈论中却故作优雅。对于他所说的,他们瞬间就能作出判断,声称这句话太优雅,那句话太矫饰。因此,他们只关心一件事,即他们能否从他那里听到他们闻所未闻的事,由此拒绝造成模糊,尤其在话语和学问上故作优雅、矫揉造作的事;因为这些会将真实事物隐藏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话语,也就是对物质物体的表述。事实上,说话的人会将注意力专注于这些东西,并想叫人去听他说的话,而不是这些话的意思,以致他更多地是影响别人的耳朵,而不是别人的心灵。

23.水星灵不会长时间地呆在一个地方,或在属于一个世界的灵群中,而是周游宇宙。这是因为他们与对事实的记忆有关,他们不断试图丰富这记忆。所以,他们被允许四处游历,在凡他们所能到的地方为自己获取知识。他们在旅途中若遇见热爱物质,也就是肉体和世俗事物的灵人,就会避开他们,去往他们听不到这类话题的某个地方。由此明显可知,他们的心智被提升至感官印象之上,因而他们享有内在光照。我也被允许亲自感知这种光照,当时,他们就在旁边与我交谈。那时,我发现,我正从感官印象退出,以致我的肉眼开始变得微弱和模糊。

25.这个星球的灵人成群结队地到处走动,当聚集起来时,他们可以说形成一种球体。他们被主如此联结起来,以致他们行如一体,每个人的知识都与所有人共享,所有人的知识也与每个人共享,如在天堂那样。他们周游宇宙以获取事实知识,这一点通过以下事实向我显明:有一次,当他们似乎离我很远很远时,他们从那里与我说话,声称此时他们已聚集起来,正要到这个星系以外旅行,去往星空;他们知道在那里能找到诸如毫不关心世俗或肉体事物,只关心在它们之上的事物的那类灵人,他们想和这些人在一起。据说,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往哪里,而是在神性指引下被领到那些他们能获知诸如他们尚不知道,但符合他们早就拥有的知识的那类事的地方。还据说,他们不知道如何找到能与之联结起来的同伴,这也靠着神性指引实现。在天上,各种良善都被共享,因为天上的爱与他人共享自己的一切;这就是天使智慧和幸福的源头(AC 549-50, 1390-1, 1399, 10130, 10723)。

26.由于他们周游宇宙,由此比其他人更能了解星系和我们太阳系之外的星球,所以我和他们谈论这个话题。他们说,在整个宇宙,人类所居的星球非常多。他们很惊讶,有人竟以为全能神的天堂仅由出自一个星球的灵人和天使组成;当与神的全能相比时,即便有成千上万的星系和成千上万的星球,这些仍旧如此之少,几乎等于没有。他们还说,他们知道宇宙有几十万个星球;然而这对于无限的神性来说,如同没有。

27.当水星灵与我同在时,我正在写作,解释圣言的内义。他们觉察到我写的东西,说我所写的这些事极其粗糙,几乎所有的表述都看似物质化。但我被允许回答说,我们地球的人仍觉得我写的东西如此精妙和高深,以致许多事都无法理解。我补充说,在地球,许多人不知道内在人作用于外在人,并使外在人活着;他们出于虚妄的感官印象确信,身体拥有生命。因此,那些邪恶、缺乏信仰的人对死后生命抱有怀疑;他们还将人死后继续活着的那部分称为灵魂,而不是灵。他们争论何为灵魂,它居于何处,认为物质身体即便早已分散到四风中,也会与灵魂重新联结,以便人能作为人活着,以及更多诸如此类的事。听到这些事,水星灵就问这种人能否成为天使。我被允许回答说,那些过着信与仁之良善生活的人会变成天使,不再关心外在和物质的事物,而是关心内在和属灵的事物。当他们到达这种状态时,便享有超越水星灵的光明。为叫他们知道事实的确如此,一位从我们地球进入天堂的天使蒙允许与他们交谈,他活在世上时就过着这种生活;稍后我们会说说有关他的情况。

28.后来,水星灵给我送来一张形状不规则的长纸,是几张纸粘起来的,看上去像是这个星球所用的印刷品。我问他们在世时是否有这种印刷术,他们说没有;不过,他们知道我们地球有这种印刷纸。他们不愿意多说;但我发觉,他们认为我们地球的知识在纸上,而不是在人里面,因而含沙射影地取笑我们说,纸知道人所不知道的事。可他们被指教事情的真相。一段时间后,他们回来又送给我一张纸,和前一张一样也是印刷的,只是没有凌乱地粘在一起,而是干净、整洁的。他们说,他们得到的进一步的信息是,我们地球有这种纸,并且书籍就是由它们制成的。

29.从目前我所说的这些明显可知,灵人把他们在来世的所见所闻保留在自己的记忆中,并且能和在世为人时一样接受教导;同样能在信的事物上接受教导,以致他们能由此变得越发完善。灵人和天使越内在,就越容易并充分吸收他们所学到的东西,而且越发完善地保留下来。由于这一过程持续到永远,故显而易见,他们的智慧不断增长。就水星灵而言,他们的事实知识不断增长,但这不会带来智慧上的增长,因为他们热爱作为手段的知识,却不喜欢功用,就是知识所服务的目的。

30.以下几节会进一步说明水星灵的秉性。要知道,所有灵人和天使,无论有多少,都曾是人,因为人类是天堂的苗床;还有,就情感和倾向而言,灵人完全和作为人活在世上时一模一样;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伴随着他。既如此,那么每个星球之人的秉性都能从来自那里的灵人的秉性得知。每个人的生命都与他同在,并且死后伴随着他(AC 4227, 7440)。生命的外在死后被封闭,内在则被打开(AC 4314,5128,6495)。这时,思维的一切细节都会暴露出来(AC 4633 5128)。

31.由于水星灵在巨人里面与对非物质抽象概念的记忆有关,所以当有人与他们谈论尘世、肉体和纯世俗事物时,他们就不愿听。他们若被迫去听,就会转移话题,通常转向它们的反面,以避开它们。

32.为叫我确切知道这就是他们的秉性,我被允许将牧场、耕地、花园、树林和河流的图片指给他们看。展示这类事物的图片通过运用想象力呈现给别人来实现;在来世,这些东西看上去就像真实事物。可他们却立刻使之变形,模糊了牧场和耕地,通过代表用蛇来填满它们。他们把河流染成黑色,以致河水不再清澈透明。我问他们为何这样做,他们说,他们不愿思想这类事物,只愿思想真实事物,也就是抽象物的知识,尤其诸如存在于天上的那类事物的知识。

33.后来,我给他们看了各种鸟的图片,既有大的也有小的,都是我们地球上所见的那种。因为在来世,这类事物能栩栩如生地呈现出来。一看到所展现的这些鸟,他们一开始想改变它们,但后来却以它们为乐,感到满意。这是因为鸟表示事物,一种他们凭着那时所感受到的流注而觉察到的事物的知识。所以他们不再使之变形以避免把它们带入记忆。再后来,我被允许在他们面前展现一个最漂亮的花园,里面挂满灯台和灯笼。于是,他们停顿下来,并将注意力集中起来,因为灯台和灯笼表示因良善而发光的真理。这清楚表明,他们能集中注意力观察物质事物,只要这些事物在属灵意义上的含义同时被暗示出来。事实上,属灵意义所传达的事物并非完全抽象,因为属灵意义要由这些物体来代表。鸟表示理性、聪明、思维、观念和认知的事物(AC 40, 745, 776, 778, 866, 988, 993, 5149, 7441)。这些照鸟的属和种而各不相同(AC 3219)。灯台和灯笼表示因良善而发光的真理(AC 4638, 9548, 9783)。

34.此外,我还和他们谈论绵羊和羔羊,他们却不听,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事物都是地上的。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羔羊所表示的纯真是什么。我从以下事实发觉这一点,当我告诉他们说,羔羊在天上表示纯真时,他们立刻说,他们不知道纯真是什么,只知道纯真是一个词。这是因为他们只喜欢知识,却不喜欢功用,也就是知识的目的;因此,他们无法出于内在觉知知道何为纯真。在天堂和圣言中,羔羊表示纯真(AC 3994, 7840, 10132)。

35.一些水星灵被其他灵人派来拜访我,要听听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我们地球的一个灵人对他们说,他们可以告诉派他们来的那些人,除了真理什么也不要说,也别照他们的习惯通过讲述反面来回答问题。因为若有我们地球的灵人这样做,他必受击打。但从远处派出这些灵人的那群人立刻答复说,若值得被击打,他们必一起受击打,因为他们习惯这样做,以至于停不下来。他们说,他们与自己星球的人交谈时,也是这样做的,但不是有意欺骗他们,而是为了激发求知欲。因为当他们提出反面,以某种方式隐藏事物时,求知欲就被激发出来,记忆通过努力寻找它而得以完善。我曾在别的场合和他们谈论这个话题,我因知道他们与自己星球的人交谈,于是就问他们如何教导他们的居民。他们说,他们不会指教他们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仍会给出一点提示,以便培养并增强他们发现、知道事实的渴望。因为如果他们回答了所有问题,这种渴望就会消失。他们又补充说,他们讲述反面的另一个原因是,真理可以显得更清晰,因为一切真理在与其反面进行对照时显得最清晰。

36.他们有这样的习惯,他们所知道的,不会告诉任何人,却又想从每个人那里获知他所知道的。不过,他们会与自己的社群分享他们的一切知识,以致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人所知道的,每个人也都知道所有人所知道的。在天堂,各种良善都得以共享,因为天堂之爱将自己的一切与其他人共享;这就是天使智慧和幸福的源头(AC 549-50, 1390-1, 1399, 10130, 10723)。

37.水星灵因具有丰富的知识而颇感自豪。这使得他们以为,他们知道得太多了,以至于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了。但我们地球灵告诉他们说,他们知道得并不多,而是很少;相对来说,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无限的。他们说,他们所知道的相对于他们所不知道的,就像大洋里的水相对于微小源泉里的水。他们说,通向智慧的第一步就是知道、承认并发觉一个人所知道的与他所不知道的相比如此之少,以至于几乎什么也不是。为向他们证明这是事实,一位天使灵蒙允许与他们交谈,告诉水星灵他们所知道和所不知道的一般术语,声称还有无限事物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并且他们甚至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些一般事物。他以天使的观念说话,比他们说起话来容易得多;令他们惊愕不已的是,他能发现他们所知道的和所不知道的。后来,我看到另一位天使与他们交谈;他出现在右上方某个高度,来自我们地球。他列举了一长串他们所不知道的事,然后又通过状态的改变与他们交谈,他们声称他们不明白这种状态的改变。于是,他告诉他们,状态的每一个改变都包含无限事物,一个改变的每一个最小细节也是如此。听到这些事,他们之前因自己的知识而如此骄傲,于是开始谦卑下来。他们的谦卑表现为他们的书卷下沉;因为那时,他们的群体表现为书卷的形式,就在前面朝左一段距离处,在肚脐之下那个区域的层面。这书卷看似中间被挖空,两边被抬高。我还发现它里面有某种来回运动,他们被告知这一切的含义,也就是说,表示他们在谦卑状态下所思考的东西,而出现在两边高起之处的人则还没有谦卑下来。我看见这书卷被分开,那些没有谦卑下来的人被押回他们自己的星球,而剩下的留在原处。

38.水星灵来拜访一个我们地球来的灵人,他在世时因学问而颇负盛名(他就是克里斯蒂安•沃尔夫);他们渴望从他那里获得关于各种主题的信息。但他们发觉,他所说的并未超出属世人的感官印象,因为他在说话时思想的是他的名声,并且和在世时一样(在来世,每个人都保持原来的秉性),想把各种事物串在一起,再把它们与其它东西联起来,不断形成新的结论。由于他试图产生长长的论据链,而这些论据都是基于他们没有看见或不承认为真理的事物,所以他们声称,这些链子既没有连起来,也没有得出他的结论,他们称其为权威的模糊。于是,他们不再向他提问题,只是问:“这叫什么?那叫什么?”由于他还是以物质概念,而非属灵概念回答这些问题,所以他们离开了他。在来世,每个人越属灵地或以属灵的概念来说话,在世时就越曾信神,并且越不以物质概念来信祂。

我想借此机会在此讲述以下经历,以说明在来世,出于自己的深思而获得聪明的学者是何情形,这种深思为了真理,因而为了从世俗考虑中抽离出来的功用而被认识真理的爱所点燃;以及寻求从其他人那里获得聪明,未经自己任何思考的人又是何情形,如那些渴望认识真理,仅仅是为了学问上的名声并由此获得世上的荣誉或利益,也就是说,不是为了从世俗考虑中抽离出来的功用之人。我感觉有一个声音从下面穿透上来,靠近我的左侧,直达我的左耳。我发现,他们是在那里试图挣脱的灵人,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是哪类灵人。然而,他们挣脱出来后,便与我交谈,自称是逻辑学家和形而上学者;他们曾将自己的思维深深沉浸于这些学科,没有其它目的,只是为了被视为有学问,由此获得荣誉和财富。他们抱怨说,他们现在过着悲惨的生活,因为他们在学习这些学科时没有其它目的,因而没有由此培育自己的理性能力。他们说话缓慢,声音低沉。

与此同时,两个灵人在我头顶上彼此交谈;我问他们是谁,被告知,其中一个在学术界是非常有名的,我得以认为他是亚里士多德(我没有被告知另一个是谁)。那时,他被带入在世时所处的状态;谁都能很容易地被带回他在世时所处的状态,因为他以前的一切生命状态都与他同在。令我惊讶的是,他靠近我的右耳,在那里说话,声音虽然嘶哑却很理智。我从他的讲话主旨发觉,他的秉性和先上来的经院学者们的迥然不同;事实上,他从自己的思维发展出他所写的东西,因而产生自己的哲学。因此,他所发明并加到思想观念上的术语,都是他用来描述内在观念的词语形式。如我所得知的,他以此为乐,并在这乐趣,以及知道关乎思维和理解之物的渴望驱使下有了这些发现;他顺从凡他的灵所指示的。这就是为何他靠近我的右耳,不像他的追随者,也就是所谓的经院学者们;他们不是从思维到术语,而是从术语到思维,这是一条反路。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甚至都没有行进到思维,只局限于术语。他们若运用这些术语,就能随心所欲地证明一切,并照着他们说服人的欲望把真理的表象强加到虚假上。对他们来说,哲学就这样变成一条通向疯狂,而非智慧的道路,并使他们陷入黑暗而不是光明。

后来,我和他讨论分析学。我说,一个小男孩能在半小时内讲得比亚里士多德在一本书里描述得更具哲理性、分析性和逻辑性,因为整个人类思想及其所产生的言论都是分析性的,其法则来自灵界;想从术语人为地发展到思维的人,颇像一个跳舞者,试图通过他的运动纤维和肌肉的知识来学习跳舞;他若跳舞时专注于此,几乎不可能迈开脚。事实上,没有这类知识,他也能活动全身的所有运动纤维,适当激活他的肺、膈肌、肋胁、手臂、颈部,以及身体的其它器官,整本书都不足以描述这一切。我说,那些想出于术语思考的人差不多也是这样。他赞成这些话,并说,以这种方式学习思考,正好走反了。他补充说,若有人想变成傻瓜,就让他这样行吧;不过,他应不断思想功用,并出于内在之物来思考。

接着,他向我展示了他原来对至高无上的神所持的观念,即:他把这位神描绘为有一张人脸,头上有光环围绕。现在他知道了,这个人就是主,光环是从祂发出的神性,不仅流入天堂,还流入宇宙,掌管并统治其中的一切事物。凡掌管并统治天堂的,也掌管并统治宇宙,因为这一个与另一个不可分离。他还说,他信一位独一神,但祂的属性和品质却以各种名称被区分,这些名称被其他人拜为神明。

一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她伸出手来,想抚摸我的脸颊。当我对此表示惊讶时,他说,他在世时,这个女人经常向他显现,似乎抚摸他的脸颊,她的手很美。天使灵们说,很早以前的人曾看见过这个女人。并给她起名叫帕拉斯;她向那些住在地上时以观念为快乐,并专注于思考,而非哲学的灵人中的某一个显现。这类灵人与亚里士多德同在,喜爱他,因为他出于内在思考;于是,他们便展示出这样的女人。

最后,他向我勾勒出他对人的灵魂或灵所曾设想的概念。他把灵魂或灵称为气(pneuma,希腊语为呼吸),也就是说,它是一个不可见的生命力,就像些许以太。他说,他早就知道他的灵死后会活着,它既是他的内在本质,就不可能死亡,因为它能思考。此外,他一直无法清晰地思考灵魂或灵,只有一些模糊的概念,因为除了他出于自己所思考的外,他还没有从其它任何源头形成任何有关它的想法,甚至从古人那里知道得也很少。另外,在来世,亚里士多德在明智的灵人中间,而他的许多追随者则在愚蠢的灵人中间。

39.我曾看到我们地球灵与水星灵在一起,并听见他们交谈。除了其它事情外,我们地球灵还问他们信的是谁。他们回答说,他们信神;但当进一步询问他们所信的神时,他们就不愿说了,因为他们的习惯是不直接回答问题。然后,水星灵反过来问我们地球灵信的是谁,他们说,他们信主神。这时,水星灵说,他们发觉他们(即我们地球灵)不信任何神,并且习惯嘴上说信,其实并不信。水星灵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因为他们不断运用这洞察力去探究别人所知道的。我们地球灵属于那些在世时照教会的教导表白信仰,却没有活出信仰的生活之人。在来世,那些没有照自己的信仰生活之人就会丧失信仰,因为信仰没有成为这个人的一部分。一听到这话,我们地球灵都沉默了,因为他们凭那时所赋予他们的觉知承认事实的确如此。那些出于教义表白信仰,却没有活出信仰的生活之人,根本没有信仰(AC 3865, 7766, 7778, 7790, 7950, 8094)。他们的内在反对信之真理,尽管他们在世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AC 7790, 7950)。

40.有些灵人从天堂被告知,水星灵曾被应许他们会看到主。于是,我周围的灵人就问他们,他们是否记得这应许。他们说,他们的确回想起来了,但他们不知道这应许是不是以不容置疑的方式作出的。就在他们彼此议论这一点的时候,天堂的太阳向他们显现了。只有那些至内在或第三层天堂的人才能看到天堂的太阳,也就是主;其他人只能看到由此而来的光。一看到这太阳,他们说,这不是主神,因为他们没有看见祂的脸。与此同时,灵人继续彼此交谈,但我没有听见他们说的话。这时,太阳忽然又出现了,主就在它中间,被太阳的光环围绕。一看到这一幕,水星灵深深谦卑下来,并沉了下去。这时,主也从那太阳向这个星球的灵人显现,这些灵人为人时,曾在世上看到过祂。他们所有人,一个接一个,因而许多人依次承认,这是主自己;他们当着所有会众的面承认这一点。然后,主还从那太阳出来,向木星灵显现;他们大声宣称,这是主自己;当宇宙之神向他们显现时,他们曾在自己的星球看见过祂。主是天堂的太阳,是那里一切光的源头(AC 1053, 3636, 4060)。主向那些在其属天国度的人如此显现,在那里,对主的爱居于主导地位(AC 1521, 1529-31, 1837, 4696)。祂出现在右眼层面上方的中等高度处(AC 4321, 7078)。因此,在圣言中,“太阳”表示神性之爱方面的主(AC 2495, 4060, 7083)。灵人和天使看不见尘世太阳,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黑暗,这黑暗不是在前面,而是在后面,与天堂太阳,也就是主相对立(AC 9755)。

41.他们当中有些人看到主后,被引到右前方;他们往前走的时候,说他们能看到一道光,远比以前所曾看到的更明亮、更纯净,任何光都不可能胜过它。当时此处正是傍晚。还有许多灵人这样说。天堂之光是大光,比地上的正午之光大出许多倍(AC 1117, 1521, 1533, 1619-32, 4527, 5400, 8644)。天堂所有的光皆出自那里显为太阳的主(AC 1053, 1521, 3195, 3341, 3636, 3643, 4415, 9548, 9684, 10809)。从主的神性之爱的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在天堂显为光,并为那里提供所有光(AC 3195, 3222, 5400, 8644, 9399, 9548, 9684)。天堂之光既光照天使的视觉,也光照天使的理解力(AC 2776, 3138)。说天堂处于光和热,意思是说处于智慧和爱(AC 3643, 9399, 9401)。

42.要知道,灵人根本看不见世上的太阳,或来自它的任何光。这太阳的光对灵人和天使来说如同黑暗。灵人在世时曾见过这太阳,但只保留对它的概念,把它设想为一个暗斑,并且这暗斑在后面相当远的一段路程处,略高于头部那个层面。太阳系之内的星球照着相对于太阳的固定位置而显现。水星在后面,靠右一点;金星在左边,靠后一点;火星在左前方;木星也在左前方,只是距离更远;土星在正前方相当长的距离处;月球在左边相当高的位置;每颗行星的卫星都在它的左边。这就是灵人和天使所设想的这些星球的位置;灵人还在他们星球附近,但在它之外显现。然而,水星灵尤其不在一个固定方向或一段固定距离处显现;他们时而在前面,时而在左边,时而靠后一点。原因在于,他们被允许周游宇宙,以获取知识。

43.有一次,水星灵出现在一个球体的左边,后来出现在一个纵向书卷中。我想知道他们想去哪里,是去这个星球还是去别处。不久之后,我发现他们转到右边,不断旋转,直到靠近这个星球或金星,就在它的正面。但一到那里,他们说,他们不想在那里,因为居民都很邪恶;于是,他们转到这个星球的后面部分,然后说,他们想留在那里,因为居民都很善良。当这一切发生时,我感觉我的脑子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此产生强烈的活动。我由此推断,来自这个星球区域的金星灵与水星灵是一致的,他们与物质概念的记忆有关,而这种记忆与非物质概念的记忆一致,水星灵则与后一种记忆有关。因此,当他们在那里时,从他们发出的活动更强烈了。

44.我想知道水星人的脸和身体什么样,是否和我们地球上的人一样。于是,一个女人出现在我眼前,她很像我们地球上的女人。她的脸很漂亮,但比我们地球上女人的脸要小;她的身材也更苗条,个子一样高。她头戴一条亚麻围巾,很整洁但不雅致。一个男人也显出来;他的身材也比我们地球的男人苗条。他身穿一件紧贴身体的深蓝色衣服,两边没有褶皱或隆起。我被告知,这就是这个星球之人的身体形式和穿着。后来,我又看见他们的公牛和母牛的种类,和我们地球上的差不多,只是更小一点。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雌鹿和雄鹿。

45.他们还被问及,从他们的星球上看,我们这个世界的太阳是什么样子。他们说,它看上去很大,从那里看,比从其它星球看更大。他们又说,他们是根据其他灵人对太阳的概念知道这一点的。他们继续说,他们的气候温和,既不太热,也不太冷。我蒙允许告诉他们,这是主的规定,以防止因他们的星球离太阳比其它星球更近而出现热量过剩的现象。热不是由于靠近太阳造成的,而是由于大气的厚度和密度造成的,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可知:即便在炎热气候下,高山上也很冷。热或温度也因太阳光线的入射角是直的还是倾斜的而各异,这一点从每个地区的冬夏两季明显看出来。这些就是我被允许所知关于水星灵和水星居民的事。

目录 下一页

前一篇:《属天的奥秘(第6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