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10卷)》第14章 出埃及记14章内义(1)

内义

8126.出埃及记14:1-4.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吩咐以色列人转回,安营在比哈希录前、密夺和海之间,巴力洗分前面;你要对着它靠近海边安营。法老必论到以色列人说,他们在地中绕迷了,旷野把他们困住了。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他要追袭他们,我便在法老和他全军身上得荣耀,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于是,他们就这样行了。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表通过神性真理从神性那里所领受的指示。“你吩咐以色列人”表神之真理在那些属于属灵教会之人当中的流注。“转回”表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安营在比哈希录前、密夺和海之间,巴力洗分前面”表为经历试探的状态的开始。“你要对着它靠近海边安营”表试探的流注来自那里。“法老必论到以色列人说”表那些迷失在诅咒中的人对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之状态的思维。“他们在地中绕迷了”表他们在教会的事物上陷入混乱状态。“旷野把他们困住了”表模糊占据了他们。“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虚假的人仍将固执。“他要追袭他们”表他们仍将努力征服或掌控他们。“我便得荣耀”表他们即将看见主的神性人身在驱散虚假中所完成的一个神性壮举。“在法老和他全军身上”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被淹没在地狱里,他们在那里被虚假如同被水那样包围。“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表由此就会知道主是独一神。“于是,他们就这样行了”表遵从。

8127.“耶和华晓谕摩西说”表通过神性真理从神性那里所领受的指示。这从“耶和华晓谕说”的含义和“摩西”的代表清楚可知清楚可知:当论及那些将要成就或发生的事时,“耶和华晓谕说”是指从神性那里所领受的指示(参看7186, 7241, 7267, 7304, 7380, 7517节);“摩西”是指神性真理方面的主(6723, 6752, 6771, 6827, 7010, 7014, 7089, 7382节)。指示之所以通过神性真理而来,是因为代表神性真理的摩西将要吩咐百姓。神性本身不直接指示任何人并对他说话,甚至不直接指示某位天使并对他说话;而是通过神性真理而间接如此行(7796节)。这就是主在约翰福音所说这些话的意思:

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8; 5:37)

“独生子”表示神性真理方面的主;这也是为何主自称“人子”(2628, 2803, 2813, 3704节)。此外,主在世时也是神性真理;但后来当得了荣耀时,在人身方面也变成了神性良善;这时神性真理,也就是“真理的灵”或“圣灵”从该良善发出。

8128.“你吩咐以色列人”表神之真理在那些属于属灵教会之人当中的流注。这从“吩咐”的含义和“以色列人”的代表清楚可知:“吩咐”是指流注(参看2951, 5481, 5797, 7270节);“以色列人”是指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6426, 6637, 6862, 6868, 7035, 7062, 7198, 7201, 7215, 7223节)。“吩咐”之所以表示流注,是因为就内在的代表意义而言,“摩西”是神性真理,神性真理通过流注进入觉知和思维。出于觉知的思维是外在言语所对应的内在言语;因此,就内义而言,前者(即内在言语)由后者(即外在言语)来表示。

8129.“转回”表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这从“转回”的含义清楚可知,“转回”,即从非利士人之地的路转到旷野之路,再转到红海,是指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即没有为他们进入迦南地所表示的引入天堂做好准备。至于此中情形,以及“转回”表示他们没有做好准备,这从对前一章18节的解释和说明(8098, 8099节)可以看出来,即:在他们经历试探,主通过这些试探坚立真理和良善,并将它们联结起来之前,他们无法被引入天堂。这就是此处“做好准备”的意思。

8130.“安营在比哈希录前、密夺和海之间,巴力洗分前面”表为经历试探的状态的开始。这从“安营”的含义清楚可知,“安营”是指对真理和良善的有序排列(参看4236, 8103e节),在此是指为经历试探。这种状态就是他们将要安营所在的地方所表示的。所表示的是这种状态,这一点从接下来的内容明显看出来:法老和他的军队随后也在那里扎营,以色列人一看见他们就感到非常焦虑,以此表示试探的第一个状态(参看14:9-12)。

8131.“你要对着它靠近海边安营”表试探的流注来自那里。这从“对着它”、“安营”和“红海”的含义清楚可知:“对着它”是指足够接近,以至于它在视野之内,在内义上是指足够接近,以至于流注来自那里;“安营”是指对为经历试探的真理和良善的有序排列,如刚才所述(参看8130节);“红海”是指邪恶所生的虚假盛行的地狱(8099节)。必须简要说明当如何理解试探的流注来自那里。一个人所经历的试探就是恶灵与善灵之间的属灵争战,这些争战是由此人所做过和思想过、存于他记忆中的事物产生,并与这些事物有关。恶灵会指控并攻击,但善灵则宽恕并保卫。这些争战看似在人里面,因为从灵界流入一个人的事物不是表现为来自灵界的某种事物,而是表现为在他里面的某种事物(741, 751, 761, 1820, 3927, 4249, 4307, 4572, 5036, 6657, 6666节)。当他们经历试探时,类似情况就存在于灵人身上。因此,当人们即将经历试探时,他们里面的内层事物,也就是真理和良善就被主重新排列成这样一种状态:通过来自祂自己的直接流注和经由天堂而来的间接流注可以抵制来自地狱的虚假和邪恶,经历试探的人由此能得到保护。当一个人正经受试探时,他也离地狱很近,尤其离“红海”所表示的地狱很近,因为那些拥有真理的记忆知识,却过着一种邪恶生活,由此陷入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就住在这个地狱里。那些在试探中给人带来焦虑的事物就是从地狱经由灵人而来的。由此可见,“对着它靠近红海安营”所表示的来自地狱的试探流注是什么意思。

8132.“法老必论到以色列人说”表那些迷失在诅咒中的人对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之状态的思维。这从“说”和“以色列人”的含义,以及“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说”是指思维(参看7094, 7107, 7244, 7937节);“法老”是指那些通过虚假进行侵扰的人(7107, 7110, 7126, 7142, 7220, 7228, 7317节),在此是指那些迷失在诅咒中,也就是沉浸在邪恶所生的纯粹虚假之中的人,因为那些完全沉浸在这些虚假之中的人迷失在诅咒中(这种状态由埃及的长子被杀后的法老和埃及人来表示,因为杀长子表示诅咒,7766, 7778节);“以色列人”是指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如刚才所述(8128节)。

8133.“他们在地中绕迷了”表他们在教会的事物上陷入混乱状态。这从“绕迷”和“地”的含义清楚可知:“绕迷”是指迷惑不解或纠结不清,因而是指陷入混乱的状态(2831节);“地”是指教会的事物。因为“地”表示教会(参看8011节)。

8134.“旷野把他们困住了”表模糊占据了他们。这从“困住他们”和“旷野”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旷野”所表示的模糊时,“困住他们”是指完全占据他们;“旷野”是指信之模糊(参看7313节)。

8135.“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虚假的人仍将固执。这从“心刚硬”的含义和“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心刚硬”是指固执(参看7272, 7300, 7305节);“法老”是指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或也可说,那些迷失在诅咒中的人(8132节)。之所以说“法老的心”,是因为 “心”在正面意义表示属天之爱的良善(3313, 3635, 3883-3896, 7542节),因而在反面意义上表示邪恶,在此表示那些拥有信的记忆知识,却过着邪恶生活的人。

8136.“他要追袭他们”表他们仍将努力征服或掌控他们。这从“追袭他们”的含义清楚可知,“追袭他们”是指努力征服或掌控,因为他们追袭赶的目的或意图就是叫他们回到奴役的状态,“作工”当论及埃及人时,表示征服或掌控的目的和意图(6666, 6670, 6671节)。

8137.“我便得荣耀”表他们即将看见主的神性人身在驱散虚假中所完成的一个神性壮举。这从“得荣耀”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耶和华或主时,“得荣耀”是指一个神性壮举,在此是指由祂的神性人身所完成的一个神性壮举。因为通过祂降世,取得人身并使之变成神性,主将一切邪恶和虚假扔进地狱,使天堂恢复秩序,还将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从诅咒中释放(参看6854, 6914, 7091, 7828, 7932, 8018节)。“得荣耀”一般表示这些事;但此处的含义是,那些侵扰正直人的人即将被投入地狱,他们将在那里被虚假如同被海水那样包围。这一切将作为仅仅由主的同在所完成的一个神性壮举而发生。

为叫人知道这一切的性质,我们将进一步解释这个问题。地狱的数量和邪恶的属并种的数量一样庞大,每个地狱都仿佛被雨雾、乌云、诸水和其它地狱隔开。在来世,邪恶和虚假在灵人眼前显为雨雾、乌云,以及诸水。那些属于属灵教会,并过着邪恶生活的人所陷入的由邪恶所生的虚假显为诸水;但那些属于属天教会的人所陷入的由邪恶所生的虚假显为雨雾。地狱居民就看似被这些诸水和雨雾吞没,只是它们在各处的量和质、厚薄,以及幽暗和浑浊因邪恶所生虚假的属和种而各异。那些陷入与仁分离之信,过着邪恶生活的人所住的地狱仿佛被海水吞没;邪恶所生的虚假在其居民看来的确不像水,只在那些从外面观看的人看来像水。在吞没这些人的那海之上,是奸淫者的地狱。它们之所以在上面,是因为奸淫在内义上是指对良善的玷污和随之对真理的歪曲,因而是指源于反对信之真理和良善的虚假的邪恶(2466, 2729, 3399节)。这类虚假就存在于那些住在下面的地狱里,过着违背教会真理的生活,并视教会的良善为无足轻重的人。他们因视良善为无足轻重,故也玷污并歪曲圣言关于良善,也就是关于对邻之仁和对神之爱所阐述的一切。

至于“在法老和他全军身上得荣耀”,这句话在此意味着他们被淹没在地狱里,被像海水那样的水吞没,仅仅因为见主的面,如前所述。恶人逃离主的面,也就是逃离源于祂的良善和真理的面;事实上,它们一靠近,恶人就感到恐惧、折磨,还由于这良善和真理的同在,他们被自己的邪恶和虚假吞没,因为此时,这些东西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这些邪恶和虚假确实包围恶人并介入,以防止神性流入使他们备受折磨。这种神性壮举就是此处“在法老和他全军身上得荣耀”所表示的。该壮举之所以由主的神性人身完成,是因为如前所述,主通过其降世,取得人身,并使之变成神性,将一切虚假和邪恶扔进地狱,使天上的真理和良善恢复秩序,将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从诅咒中释放。

8138.“在法老和他全军身上”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被淹没在地狱里,他们在那里被虚假如同被水那样包围。这从刚才所提到的(8137节)清楚可知,即:“法老”和“他全军”表示那些被扔进地狱的人;“法老”是指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他的全军”是指这些邪恶本身。“军队”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参看3448, 7236, 7988节),因此在反面意义上是指由邪恶所生的虚假(3448节)。之所以说“被虚假如同被水那样包围”,是因为由邪恶所生的虚假,就是存在于那些属于教会,捍卫分离之信,并过着邪恶生活的人身上的那种虚假,在那里看似诸水(8137节)。这也是为何水的泛滥表示真理的荒凉,而存在于它们里面的水表示虚假(705, 739, 756, 6346, 6853, 7307节)。

8139.“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表由此就会知道主是独一神。这从前面的解释(7401, 7444, 7544, 7598, 7636节)清楚可知,那里有类似的话。

8140.“于是,他们就这样行了”表遵从。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8141.出埃及记14:5-9.有人告诉埃及王,百姓逃跑!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向百姓变心,说,我们容以色列走,不再服事我们,我们这是作的什么事呢?法老就套上他的战车,带领百姓与他同去。他带着六百辆特选的战车和埃及所有的战车,他们都有三级兵长。耶和华使埃及王法老的心刚硬,他就追袭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却以高举的手出来了。埃及人追袭他们,法老一切的战车马匹、马兵与军队,就在靠近比哈希录、巴力洗分前面,在海边安营的地方追上他们。

“有人告诉埃及王,百姓逃跑”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纯粹虚假之人的思维,即他们被完全分离了。“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向百姓变心”表一种状态的改变,即进入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里面的邪恶的一种改变。“说,我们这是作的什么事呢”表自责。“我们容以色列走,不再服事我们”表他们离开他们,没有征服或掌控他们。“法老就套上他的战车”表一般属于分离之信的虚假教义。“带领百姓与他同去”表与每一个并一切虚假一起。“他带着六百辆特选的战车”表在自己秩序中的、支持属于分离之信的虚假的一切和每个教义事物。“和埃及所有的战车”表以及支持从属于它们的虚假的教义事物。“他们都有三级兵长”表已经在总体之下被排列成秩序。“耶和华使埃及王法老的心刚硬”表来自邪恶所产生的虚假的顽固反对。“他就追袭以色列人”表企图征服或掌控那些处于与仁结合之信的人。“以色列人却以高举的手出来了”表尽管他们已经被神的大能从征服或掌控他们的企图中释放出来。“埃及人追袭他们”表由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企图征服或掌控他们所导致的行为。“在海边安营的地方追上他们”表在邪恶所生的虚假存在的地狱区域周围的交流。“法老一切的战车马匹、马兵与军队”表构成属于一种败坏理解力的虚假的一切。“就在靠近比哈希录、巴力洗分前面”表交流的源头,由此经历试探的状态的开始。

8142.“有人告诉埃及王,百姓逃跑”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纯粹虚假之人的思维,即他们被完全分离了。这从“有人告诉”和“逃跑”的含义,以及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有人告诉”是指思考和反思(参看2862, 5508节);法老是指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8132, 8135节),当被称为“埃及王”时,他是指那些沉浸于纯粹虚假的人(7220, 7228节),因为“王”表示真理(1672, 2015, 2069, 4575, 4581, 4966, 5044, 6148节),故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虚假;“逃跑”是指被分离。

8143.“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向百姓变心”表一种状态的改变,即进入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里面的邪恶的一种改变。这从“变心”和“臣仆”的含义,以及“法老”和“以色列人”的代表清楚可知。“变心”是指进入邪恶的一种状态的改变;“变”表示经历一种改变,在此是指一种心智的改变,因而指一种状态的改变,这是显而易见的;“心”表示邪恶(参看8135节)。“法老”是指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8132节)。“臣仆”是指那些等级较低、进行服事的人,由于所指的是这些人,故所指的是所有和每个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7396节)。“以色列人”是指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由此明显可知,“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向百姓变心”表示一种状态的改变,即进入反对那些属于属灵教会之人的所有沉浸于邪恶所生的虚假之人里面的邪恶的一种改变。

8144.“说,我们这是作的什么事呢”表自责。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8145.“我们容以色列走,不再服事我们”表他们离开他们,没有征服或掌控他们。这从“容去”和“不再服事我们”的含义清楚可知:“容去”是指离开;“不再服事我们”当由埃及人对以色列人来说时,是指不再通过虚假攻击他们,不再侵扰他们(参看7120, 7129节),由此不同志征服或掌控他们(6666, 6670, 6671节)。

8146.“法老就套上他的战车”表一般属于分离之信的虚假教义。这从“战车”的含义清楚可知,“战车”是指教义(参看2760, 5321, 5945节),在此是指属于分离之信的虚假教义,因为战车是法老的,“法老”代表属于分离之信的虚假。事实上,那些赞成与仁分离之信,同时过着邪恶生活的人不可避免地沉浸于虚假(8094节)。

接下来论述的主题是,存在于那些赞成与仁分离之信并过着邪恶生活之人身上、由邪恶所生的一切虚假的聚集。前文描述了存在于这些人身上的信之真理的荒凉,以及他们最终陷入这种状态:他们沉浸于邪恶所生的纯粹虚假,从而迷失在诅咒中。本章现在论述的是他们被扔进地狱,因为随诅咒而来的,是被扔进地狱。至于被扔进地狱的这种状态,情况是这样:当他们即将被扔下去时,属于他们的一切虚假通过打开与他们相通的所有地狱而首先被聚集到一处,然后被注入他们。结果,这些人周围有密集的邪恶所生的虚假,这些虚假在那些从外面观看的人看来,就像诸水(8137, 8138节);事实上,它们是其生命所散发出来的蒸汽。当被这些密集的虚假吞没时,他们就在地狱里。邪恶所生的虚假被聚集到一处,并被注入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叫这些人能被诸如已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之后被困在他们里面的那类事物包围。那时其邪恶的种类和它所产生的虚假就会把他们及其地狱与其它地狱区分开。

由于此处论述的主题是属于他们的由邪恶所生的一切虚假的聚集,所以本章才如此频繁地提到法老的战车,他的马匹、马兵、军队和百姓;因为这些表示与这些人同在的虚假的一切能力。如:

法老就套上他的战车,带领百姓与他同去。(14:6)

他带着六百辆特选的战车和埃及所有的战车。(14:7)

埃及人追袭他们,法老一切的战车马匹、马兵与军队。(14:9)

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战车、马兵上得荣耀。(14:17)

我在法老和他的战车、马兵上得荣耀的时候。(14:18)

埃及人追袭,跟在他们后头,法老一切的马匹、战车和马兵。(14:23)

耶和华使他的轮脱落。(14:25)

叫水回到埃及人并他的战车、马兵身上。(14:26)

水就回流,淹没了战车和马兵,甚至法老全军。(14:28)

这些事物之所以多次重复提及,是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邪恶所生的虚假,因为它们被聚集起来,并被注入他们。多次提及的这些事物表示邪恶所生的虚假的一切能力。“法老和埃及人”是指那些沉浸于邪恶所生虚假的人本身;“战车”是指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马”是指属于一种败坏理解力的虚假记忆知识;“马兵”是指依赖这些记忆知识的推理;“军队”和“百姓”是指虚假本身。

8147.“带领百姓与他同去”表与每一个并一切虚假一起。这从“百姓”含义清楚可知,“百姓”是指真理,在反面意义上是指虚假(参看1259, 1260, 3295, 3581节),在此是指由邪恶所生的虚假,这些虚假由“法老”和“埃及人”来代表。当经上说“法老和他的臣仆”或“法老和他的百姓”时,所指的是每一个和一切沉浸于这些虚假的人,也指每一个和一切虚假(7396节)。

8148.“他带着六百辆特选的战车”表在自己秩序中的、支持属于分离之信的虚假的一切和每个教义事物。这从“六百”和“战车”的含义清楚可知:“六百”是指集为一体的信之真理和良善的每一个和一切方面,因而在反面意义上是指与仁分离之信的虚假和邪恶的每一个和一切方面(“六百”的这种含义从前面关于数字“六十万”说明可以看出来7973节);“战车”是指信之教义事物,在此是指分离之信的教义事物(参看8146节)。“特选的战车”表示这信的主要教义事物,其余的皆从属于它们。从属或服务于它们的教义事物由接着六百辆特选的战车所提到的“埃及的战车”,就是接着提到的六百来表示。

要知道,此处“法老的军队、百姓”,以及他的“战车、马匹和马兵”所表示的这些虚假尤指那些陷入说服性信仰的人,也就是说服自己相信他们所在的教会教义事物是真的,然而却过着邪恶生活之人的虚假。和得救之信不同,这种说服性信仰是与生活的邪恶同在的;因为说服性信仰是一种说服,即人们说服自己相信属教会教义的一切都是真的,然而他们如此相信不是为了真理,或生活,甚至不是为了得救(他们几乎不信这一点),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也就是为了获得重要地位、财富和由这些所带来的名声。他们学习教义事物是为了获得这些利益,因而不是为了他们能服务于教会和灵魂的拯救,而是为了服务于他们自己和属他们的人。因此,对他们来说,这些教义事物是真是假都一样,没什么区别。他们对此毫不关心,更不用说去费心探求发现了;因为他们没有为了真理而对真理的情感。无论它们是哪种教义事物,他们都赞同;当赞同它们时,他们就会说服自己说,它们是真的,却想不到虚假能和真理一样被认可或确认(4741, 5033, 6865, 7012, 7680, 7950节)。

这就是说服性信仰的起源。这种信仰因不视邻舍和邻舍的良善,因而不视主为目标,只以自我和世界,也就是重要地位和物质利益为目的,故与生活的邪恶结合,而不是与生活的良善结合。因为信在与这良善结合时,就是得救之信。这种信是由主赐下的,而另一种信则来源于人自己。主所赐下的信存到永远,而另一种则在来世消散,甚至如果他们不能因这信获得什么,在世上就会消散。不过,只要人们能从中得利,他们就会为它而战,如同为天堂本身而战,尽管事实上,他们如此行不是为了那信,而是为了他们自己。因为属于信,也就是教义的事物对这些人来说,只是达到目的,也就是获得显赫和富足的手段。在世上,持守这种信的人与持守得救之信的人难以区分,因为他们也出于一种激情说话和讲道;这种激情似乎属于真正的热情,但它是由爱自己爱世界所激发的激情。

他们就是“法老和埃及人”尤其所表示的人,在来世,他们会经历这种信的荒凉。当这种信彻底荒凉时,他们就会沉浸于邪恶所生的纯粹虚假,因为那时虚假从恶人身上爆发出来。虚假之所以爆发出来,是因为每种邪恶都伴有自己的虚假;事实上,这二者结合在一起。当这些人置身于其生活的邪恶时,这些虚假就会显现。那时,这邪恶就像一团火,而虚假则像这团火发出的光。这种邪恶和它所产生的虚假,完全不同于其它邪恶和衍生的虚假。它比其它一切邪恶都更可憎,因为它违背信之良善和真理;因此,这种邪恶含有亵渎在里面。亵渎就是承认真理和良善,然而却又过着违背它们的生活(593, 1008, 1010, 1059, 2051, 3398, 3898, 4289, 4601, 6959, 6963, 6971节)。

8149.“和埃及所有的战车”表以及支持从属于它们的虚假的教义事物。这从“法老的战车”的含义清楚可知,“法老的战车”是指支持其它一切虚假所从属的虚假的首要教义事物;因此,“埃及的战车”表示支持从属于它们的虚假的教义事物,如刚才所述(8148节)。因为王和他的战车表示首要事物,而百姓,也就是“埃及人”及其“战车”表示次要事物。那些过着邪恶生活之人当中的教会教义事物被称为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尽管它们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或多或少包含真理。原因在于,与那些过着邪恶的人同在的真理,只要与这些人在一起,就不是真理;事实上,当被应用邪恶的生活时,它们就脱去了真理的本质,并披上虚假的性质,因为它们看向与它们结合的邪恶。真理不可能与邪恶结合,除非它们被歪曲,这种歪曲是通过曲解,因而通过对它们的扭曲导致的。正因如此,在这些人当中,教会的教义事物被称为支持虚假的教义事物,尽管它们曾是真理。因为这是一条律法或准则:在那些过着邪恶生活的人当中,真理会变得虚假;而在那些过着良善生活的人当中,虚假会变得真实。他们当中的虚假之所以会变得真实,是因为它们被用来与良善保持一致,虚假的粗劣以这种方式被抹去(8051节)。

8150.“他们都有三级兵长”表已经在总体之下被排列成秩序。这从“三级兵长”的含义清楚可知,“三级兵长”是指总体,具体方面在它们之下。“三级兵长”之所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三级”后面的这个“三”表示某种完整和完美之物(参看2788, 4495, 7715节),“兵长(或首领、指挥官)”表示首要事物或排在首位的事物;这些与具体方面构成总的整体,因为一个系列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在一个总体之下被排列成秩序。在总体之下排列成秩序能使各个方面行如一体,处于一个形式,同时一起拥有一个特定品质。关于总体,具体方面在它们之下,特定细节又在这些具体方面之下,可参看前文(920, 2384, 3739, 4325e, 4329, 4345, 4383, 5208, 5339, 6115, 6146节)。

8151.“耶和华使埃及王法老的心刚硬”表来自邪恶所产生的虚假的顽固反对。这从“心刚硬”的含义清楚可知,“心刚硬”是指行为顽固(参看7272, 7300, 7305, 7616节)。当经上说“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时,内义上的意思是说,那些沉浸于邪恶和虚假的人使自己刚硬,因而是这些邪恶和虚假本身如此行(参看2447, 6071, 6991, 6997, 7533, 7643, 7877, 7926节)。

8152.“他就追袭以色列人”表企图征服或掌控那些处于与仁结合之信的人。这从“追袭”的含义和“以色列人”的代表清楚可知:“追袭”是指征服或掌控的企图(8136节);“以色列人”是指那些属于属灵教会的人,如前面频繁所述,因而是指那些处于与仁结合之信的人,因为属灵教会成员在教义和生活上都处于这信。信之良善,或仁爱,是本质要素,因而在那些属于真正的属灵教会之人中间占据首位。但在那些信在教义和生活上都与其良善分离的人中间,信之真理或信本身是本质要素,或占据首位。后者不属该教会,因为构成教会的,是生活,而不是教义,除非这教义应用于生活。由此明显可知,主的教会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而是在凡人们照仁之诫命生活的地方,既在教会所在国家之内,也在它们之外。正因如此,主的教会分散在全世界,然而却是一个;因为当构成教会的,是生活,而非脱离生活的教义时,教会就是一个。但当教义构成教会时,教会就有许多个。

上一页 第10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