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6卷)》第35章 关于与大人的对应(续)

关于与大人的对应(续)

此处关于气味和鼻孔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4622.在来世,蒙福者的居所多种多样,各不相同,并且被建造得如此优雅,以至于可以说是建筑艺术本身的化身,或该艺术的直接产物(关于该主题,可参看前面所描述的经历,1119, 1626-1630节)。这些居所不仅通过视觉,还通过触觉显现给蒙福的人;在来世,一切事物都适合灵人和天使所拥有的感觉能力。因此,他们的居所具有的性质与世人用肉体感官所感知到的物体不一样,而是与来世之人的感官所感知到的物体一样。我意识到,这对许多人来说难以置信;因为他们不相信任何无法用肉眼看见,或用肉手摸到的事物。因此,今天的人因其内层关闭,故对存在于灵界或天堂中的事物一无所知。诚然,他出于圣言和教义会说,有一个天堂,那里的天使都生活在喜乐和荣耀中;但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确想知道那里是什么样子,但当被告知时,他还是什么也不信,因为他发自内心否认这类事物的存在。他想知道的原因无非出于唯独由教义所引发的好奇心,而非出于基于真正信仰的任何快乐。那些没有任何真正信仰的人也发自内心否认;而那些拥有这种信仰的人则从各种源头获得关于天堂及其喜乐和荣耀的观念。人人都能凭他所获得的任何知识和理解这样做,即使简单人也能凭他们通过身体感官所感觉到的事物如此行。

即便如此,大多数人并不清楚以下观念:灵人和天使所享有的感觉远远比世人的敏锐得多;也就是说,他们拥有视觉、听觉和嗅觉,以及某种类似于味觉和触觉的事物,尤其拥有属于情感的快乐。如果人真的相信他们的内在本质是灵,肉体及其感官和肢体仅适合在这个世上使用;而灵及其感官和肢体适合在来世使用,他们无需帮助,几乎自动进入关于死后其灵之状态的观念。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反思,灵必是那个能思考、有欲求、有渴望、有感情的真正的人自己;并进一步反思,出现在肉体中的一切感觉能力属于灵,仅通过由此而来的流注而属于身体。以后他们还会通过许多考虑和其它证据确认这个观念,以这种方式最终更以他们灵的能力为快乐,而不是以他们肉体的能力为快乐。

关于这个问题,还需要说的是:并不是人的肉体在看、听、嗅、通过触摸感觉,而是人的灵。正因如此,当灵离开身体时,它仍保留自己的感觉能力,和在肉体中时一样。事实上,现在这些感觉要敏锐得多。因为属于肉体的事物相对于属于灵的事物更粗糙,故钝化了这些感觉能力;这些感觉能力甚至变得更迟钝,因为这人将它们浸没于地上和世俗事物中。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灵所拥有的视觉和听觉远远比人在肉体中所拥有的敏锐得多。说来令人吃惊,灵也拥有嗅觉,尤其拥有触觉。因为灵人能看到彼此,听到彼此,摸到彼此。此外,凡相信死后生命的人也能从以下事实推论出这一点:没有感觉,就不可能有生命;生命的确切性质取决于感觉的性质。事实上,他会推论出,理解力无非是对内在事物的一种更敏锐的感官觉知,而更高级、更优越的理解力是对属灵事物的感官觉知。这也解释了为何理解力及其对事物的觉知被称为内在感觉。

就刚死后人的感觉能力而言,情况是这样:一旦人死亡,其身体的各个部位变得冷,他就被提升进入生命,同时进入一种包含所有感觉能力 的状态。一开始,他几乎没有意识到他已不在肉体中,因为那时,他所享有的感觉使他有如此想法。但当他发现,他的感觉能力比以前更敏锐了,尤其他开始与其他灵人交谈时,便意识到他在来世,其身体的死亡是其灵生命的延续。我曾与我的两个熟人交谈过,就在他们被埋葬的那一天;其中一位通过我的眼睛看到自己的棺材和棺材架。由于这个人享有他在世上所拥有的一切感觉,所以他和我谈论他的葬礼,而我就在给他送葬的队伍当中。关于他的肉体,他说,他们应该把它扔掉,因为他本人还活着。

然而,要知道,那些在来世的人若不通过某个世人的眼睛,就无法看到世上的任何事物。他们之所以能通过我的眼睛看到,是因为我既在灵里与他们在一起,同时也在肉体中与那些在世上的人在一起(参看1880节)。还要知道,我看那些在来世与我交谈的人用的是我的灵眼,而不是我的肉眼。我看他们看得很清楚,有时比用肉眼看得还要清楚;因为蒙主的神性怜悯,我灵的感官被打开了。

不过,我意识到,那些唯独沉浸于肉体、地上和世俗事物的人,也就是那些以这类事物为其目的的人,不会相信目前我所说的话。因为这种人除了因死亡而消散的事物外,对任何事物都没有概念。我还意识到,那些对灵魂进行大量思考和调查,同时却不明白人的灵魂就是他的灵,他的灵就是活在肉体中的这个人自己之人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这些话。因为这些人对灵魂没有其它概念,只是认为它是某种像思维,或火焰,或以太的东西,唯独进入肉体的器官形式运作,而不进入那些属于肉体中的灵的更纯粹形式运作;因而认为灵魂是诸如必与肉体一起消散的那种事物。那些因误以为自己比谁都更有智慧、从而夸大自己形像而确信此类观念的人尤其不相信。

4623.不过,要知道,对灵人来说,感官生命可分为两种不同类型,即:真实的和不真实的。这二者因以下事实而有所区别:在那些处于天堂的人看来,一切事物都是真实的;而那些陷入地狱的人看来,一切事物都不是真实的。凡出于神性,也就是主之物,都是真实的,因为它出于事物的本质存在本身,并出于自我存在的生命;但是,凡出于灵人的小我之物都不是真实的,因为它不是出于事物的本质存在,也不是出于自我存在的生命。那些拥有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之人拥有主的生命,因而拥有真实的生命在里面,因为主通过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而存在于良善与真理里面。而那些通过对邪恶与虚假的情感而陷入邪恶与虚假之人则拥有小我的生命的在里面,因而拥有不真实的生命;因为主不存在于邪恶与虚假里面。真实与不真实的区别在于此:真实实际上就是它显现的样子;不真实实际上不是它显现的样子。

那些陷入地狱的人和其他人一样拥有感觉,却没有意识到真实中的事物,或实际中的任何事物,只意识到显现给他们感官的事物。然而,同样是这些事物,当它们被天使看到时,却显为幻影并消失;而这些灵人自己看上去不像人,却像怪物。我还被允许与地狱中的这些人谈论这个话题,其中一些人说,他们之所以相信事物是真实的,是因为他们看见并摸到了它们,再加上感觉是不会骗人的。但我被引导回答说,这些事物在他们看来无论如何真实,仍不是真实的,因为这些灵人本身就在与神性相反或对立的事物中,也就是在邪恶与虚假中。此外,就存在于这些灵人当中的邪恶欲望和虚假观念而言,他们所拥有的一切思维无非是一种幻觉。出于幻觉看任何事物,都是将真实的事物看作不真实,不真实的事物看作真实。还有,若不是主以其神性怜悯恩赐他们使用五种感官,他们不会有任何感觉生命,因而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可言;因为整个生命都涉及感官的使用。我要是把在这些问题上的所有经历都囊括进来,会占用大量篇幅。

因此,当你们进入来世时,务必当心,不要受骗,因为恶灵知道各种各样的方法可用来欺骗那些刚从尘世来到灵界者的眼睛。这些恶灵若无法迷惑他们,仍试图通过欺骗劝诱他们相信,没有什么东西是真实的,一切事物,包括天上的事物,都是想象出来的。

4624.关于嗅觉,因而鼻孔与大人的对应关系。那些属于这个区域的人享有整体的觉知,以致他们可称作“觉知”。嗅觉及其器官就对应于这些觉知。这也解释了为何“闻”、“嗅”、“嗅觉敏锐”,以及“有个好鼻子”在日常用语中用来论及那些常常作出准确预测的人,以及那些敏锐的人。事实上,人所使用词语的内层就来源于与大人的对应,因为就其灵而言,人与灵人在一起;而就其肉体而言,则与世人在一起。

4625.不过,构成整个天堂,也就是大人的社群非常众多;有的更普遍,有的不怎么普遍。更普遍的,是与一个完整的肢体、器官或内脏相对应的社群;不怎么普遍的,是与它们的各个部分,或部分的部分相对应的社群。每个社群都是整体的一个形像,因为一个和谐的整体,是由和所构成的部分一样多的它自身的形像构成的。更普遍的社群因是大人的形像,故拥有以同样的方式相对应的个体社群在里面。我有时与那些在我被差往的社群,属于肺、心、脸、舌、耳、眼等区域的人交谈,也与那些属于鼻孔区域的人交谈。我由此得以知道他们是哪种人,也就是说,他们是“觉知”;因为他们都拥有对发生在他们社群的一切事的一种总体觉知,只是在细节上不那么像那些在眼睛区域之人的。这是因为,在眼睛区域的人会辨别并仔细检查那些属于觉知的事物。我还蒙允许观察前者的觉知能力如何照着他们所在社群的总体状态变化而变化。

4626.当有灵人正在靠近时,即便他离得很远,并且不在视线之内,他的存在(每当主允许时)从一种属灵气场就能被觉知。其生命的性质、情感的性质和信仰的性质都可从该气场得知。天使灵具有更敏锐的觉知,故能从他的气场知道有关其生命和信仰状态的无数事,我常常见证这一点。若主乐意,这些气场还转化为气味;这气味闻上去明显是一种实际的气味。这些气场之所以能转化为气味,是因为气味对应于觉知,还因为觉知可以说是属灵的气味,属世的气味就是从属灵的气味降下来的。关于这些问题,可参看前面的引证(关于气场:1048, 1053, 1316, 1504-1519, 1695, 2401, 2489, 4464节;关于觉知:483, 495, 503, 521, 536, 1383, 1384, 1388, 1391, 1397, 1398, 1504, 1640节;关于这些觉知所产生的气味:1514, 1517-1519, 1631, 3577节)。

4627.但那些与鼻孔内部相关之人的觉知状态比那些与鼻孔外部相关之人的更完美。关于前者,我可以讲述以下经历。我曾看见貌似浴缸的东西,带有长座位或长凳,还冒着热气。一个女人出现在那里,但很快消失在一片乌云中。我还听见小孩子说,他们不想去那里。随后我发现一群天使,他们被差到我这里,是要预先制止某些恶灵的努力。就在这时,我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缝隙,一道美丽的黄光透过这些缝隙闪耀;在缝隙里面的这光中,我看见一些雪白的女人。后来一些以不同方式排列的缝隙出现了,里面的女人正透过这些缝隙向外张望;更多的缝隙又出现了,只是从这些缝隙透出来的光更少。

最后,我看到一道明亮的白光,并被告知,此处是那些构成内鼻孔区域的女人的居所(因为那里的人都是女性成员);我所看到的各种缝隙在灵人界,就代表那里的女人觉知的敏锐。因为在天上,属灵事物通过属世事物来代表,确切地说,通过灵人界中类似于属世事物的那种事物来代表。此后,我蒙允许与那些女人交谈;她们说,透过这些代表性的缝隙,她们能精确地看到下面发生的事;并且可以看出,这些缝隙面对她们所努力观察的社群。由于这时缝隙转向我,所以这些女人说,她们能发现我的一切思想观念,以及我周围之人的观念。此外,她们声称,他们不仅发现这些观念,还看到它们以多种方式被代表,例如:对良善的情感由相应的小火焰来代表,对真理的情感由光的变化来代表。她们补充说,她们看见一些天使社群与我同在,这些社群的思维由五颜六色的物体、诸如我们在彩绘窗帘上所看到那种紫红染料,以及背景较暗的彩虹色来代表。她们说,她们从这些代表发觉,那些天使社群属于眼睛的区域。

此后,我又看见其他灵人从那里被赶下来,分散到各处。论到这些人,这些女人说,她们钻营到自己的同伴那里,是为了发现点什么,看看下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怀有阴险意图。每当天使群靠近并与我交谈时,我就看见那些灵人被赶了下去。至于被赶下去的人,这些女人说,她们与鼻涕有关,缺乏觉知和聪明,以及良知,因而完全没有任何内在觉知。我在前面看见并提到的那个女人就表示怀有阴险意图的那类女人。我也蒙允许与这些女人交谈,她们对任何有良知的人却完全不知道何为良知的观念感到惊讶。但当我说,良知就是对良善与真理的一种内在觉知,违背这种觉知行事会造成焦虑和痛苦时,她们却不明白这话。这就是那些与刺激鼻子、因而从鼻孔被擤出的鼻涕相对应之人的性质。

后来又有一种光指给我看,那些与鼻孔内部有关的女人就生活在这光中。这是一种因束束金色火焰和银光而发生美丽变化的光;在这光中,束束金色火焰代表对良善的情感,束束银光代表对真理的情感。我还被指示,她们拥有在左侧打开的缝隙,并透过这些缝隙仿佛看到布满星星的蓝色天空;我被告知,她们的房间里有一道光如此明亮,以致世上的正午之光根本无法与之相比。我进一步被告知,那里的热就像早夏之热,或春夏之交的热;这些女性天使与几岁的小孩子一起生活;但当怀有阴险意图,也就是鼻涕所指的女人到来时,这些小孩子就不愿在那里。诸如此类的无数代表可在灵人界看到;不过,这些是那些与内部鼻孔的嗅觉相对应的女性天使所享有的觉知的代表。

4628.我们继续说一下与觉知有关的气场所转化的气味,它们闻上去和地上的气味一样明显。但它们不会进入凡其内层已关闭之人的感官意识,因为它们通过一种内在途径,而非外在途径流入。这些气味有两个不同的源头,即对良善的觉知和对邪恶的觉知。来自对良善的觉知的这些源头最令人愉悦,极其甜蜜,仿佛从花园的芬芳花朵和其它芳香事物散发出来的,具有难以形容的愉悦性和多样化。天堂居民就生活在这类气味的气场中。

而来源于对邪恶的觉知的气味最令人厌恶。它们恶臭难闻,就像臭水、粪便、死尸发出的臭气,或老鼠和臭虫发出的恶臭。地狱居民就生活在诸如此类的恶臭气场中。来令人惊讶的是,住在其中的人却不觉得它们难闻。事实上,这些恶臭令他们感到快乐;当地狱居民处于其中时,他们就处在令他们欢喜快乐的气场中。但当地狱被打开,从它发出的呼气抵达善灵时,这些灵人就会产生恐惧和痛苦,就像世人遭遇了这类恶臭的气场那样。

4629.要引证我关于觉知气场转化为气味的所有经历,需要一整本书。有关它们的阐述,可参看前文(1514, 1517-1519, 1631, 3577节);对此,我仅补充以下内容:我曾觉察许多灵人对主生而为人的总体想法,发现它由纯粹的反对构成;因为凡灵人所想的,无论总体还是细节,都能被其他人明显察觉到。在这种情况下,这气场的气味感觉就像臭水和被垃圾污染之水的气味。

4630.有一个灵人出现了,但在我头顶上不见了。我从一种恶臭察觉他在那里,这种恶臭就像蛀牙的臭味。后来,我又闻到一种像从烧焦了的角或骨头发出的难闻气味。这时,一大群这样的灵人来了,像一朵云那样从下面升起,离我的后背不远;由于这些灵人也不可见,所以我猜测他们特别聪明,却很邪恶。我被告知,在有属灵气场的地方,这些灵人是不可见的;但在有属世气场的地方,他们是可见的。因为那些如此属世,以至于根本不思想属灵事物,也不相信地狱或天堂的存在,然而又擅长打交道的人,就像这些灵人,并被称作“隐形的属世人”(the invisible natural ones)。不过,通过前面所描述的他们的恶臭,他们有时也为其他人所知。

4631.有两三次,我身上也弥漫着尸臭;当我询问这气味是从谁身上发出来的,被告知,它出自一个肮脏的盗贼和杀人者,以及通过严重欺诈犯罪的人所在的地狱。有时我也闻到粪便的臭味,当我询问这气味来自何处时,被告知,它出自一个奸淫者所在的地狱。当粪便的气味和死尸的气味混在一起时,我被告知,这气味出自一个残忍的奸淫者所在的地狱;等等。

4632.有一次,当我正思想灵魂在身体里面的统治,以及意愿进入行为的流注时,注意到那些在粪便地狱的人(当时,这地狱稍微打开一会儿)却只想着灵魂对肛门的控制,以及意愿进入粪便排泄的流注。这表明他们的觉知在那地狱制造了哪种气场,以及它所产生的恶臭。当我正思想婚姻之爱时,类似的事也发生了。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在奸淫者的地狱之人只在脑子里反复思想那种与奸淫有关的淫秽做法和可耻行径。当我正思想诚实时,注意到骗子们却只想着欺骗的罪行

4633.从前面关于觉知和气味这个问题的阐述明显可知,在来世,每个人的生命,因而每个人的情感都一目了然;因此,人若以为他以前的秉性和由此而来的生活品质在那里不为人知,或以为他在那里能如在世上那样隐藏他的意图,就大错特错了。此外,在来世,不仅人在自己身上所知道的事,而且连那些他所不知道的事,就是诸如因反复实践而最终沉浸于其生命快乐中的事也一目了然;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会从他的视线和对他自身的反思中消失。由于同样的原因而向他隐藏起来的其思维、言语和行为的实际目的在天堂会被充分觉察出来;因为天堂处在目的的气场和觉知中。

4634.下一章末尾将继续论述“与大人的对应关系”,那里涉及听觉和耳朵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上一页 第6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