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经历摘录》第576-600节

576.此外,他们四处游荡,问凡所遇到的人是否愿意给他们某种东西让他们暖和起来。当他们从别人那里得到某种东西,甚至温暖的东西时,这东西对他们来说无济于事,因为他们想要获得内在的温暖或热量,而不是从别人那里所得到的外在温暖或热量。最后,他们对别人的温暖或热量变得如此害怕和作呕,以致他们又回去拉锯,好为自己取暖。我也感觉到他们的寒冷,这种寒冷极其强烈。他们无法忍受它,就我而言,我要么在火旁边取暖,要么脚上穿着鞋子之类的东西来取暖。

576 1/2.此外,他们一直希望自己被带到天堂,因为他们一生都做了善事。他们甚至商议他们如何能闯进去或把自己提入天堂。但这是徒劳的;他们仍旧很冷。

577.尽管如此,这些灵人都极其敏感,我能从一个被提入灵人的更高气场中的人身上推断出这一点。那里的灵人无法与他和谐相处,因为他们太愚笨了;事实上,他们无法渗透到他正在思想的东西中,直到他来到那些以前和他相似的人中间。但他仍旧无法长时间地与他们在一起,因为相似的品质还粘附在他身上。(1748年1月27日)

578.关于善灵的特征。善灵可通过许多特征被区分开来,如:他们靠近我时的温暖或热;他们作用于我的柔和;还有说话的温柔;同样,当他们与许多人一起行动时的柔韧;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尤其当他们与许多人一起行动时,也就是说,有许多人一起行动,但不像天使那样完全作为一体行动。他们的主要区别在于这一事实:他们不像在社群里与他们交谈的那一位一样愿意说任何人的坏话,他因恶灵的邪恶而以恶名称呼他们。他们使那说这话并因此将自己与他们区分开来的人疏远了他们的合唱团,声称他首先应被教导不要取笑任何人。因此,他们是否相似或一致,这在他们的圈子里立刻就能识别出来;他们也以这种方式被测试。(1748年1月27日)

579.关于天使合唱团。几天来,我周围听见许多天使合唱团,只是除了伊斯兰教徒的合唱团(参看512-4, 3040节)之外,我无法很好地分辨其它合唱团;因为我能发现他们的回旋各不相同。有些人完成一个回旋时,中间没有任何停顿的迹象。有些人继续下去,在两个部分中结束回旋,以致在一个回旋运动中可以听到三重、四重、五重的节拍。有些人在每次回旋运动中完成了六次可感知到的节拍,每次回旋运动如此之快,以致一个回旋几乎在一秒钟内完成。(1748年1月27日)

580.关于木星居民。我从他们的善灵那里听说了关于木星人的死亡,即: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死了,原因如前所述(546节),即免得人口增长太多。然而,除了那些过着邪恶和肤浅生活的人外,他们很少死于疾病,不像地球上的人;相反,他们安详地死去,好像睡着了,如此通过睡眠进入来世。

581.当我读约翰福音17章时,一些来自木星的灵人和我在一起,他们听见了。令他们惊讶的是,独一主变成了一个人,并且和其他人一样在地球上。但后来他们说,他们所听到的一切都是神性。我们地球上一些系不信者的灵人不断暗示祂是一个人,被钉在十字架上,并且祂生来就是一个人,和其他人一样等等。木星灵听了这话,什么也没说。然而,后来他们声称,这些灵人完全就是魔鬼,因为他们从世俗、肉体和类似事物的角度吸取他们所说的话,而木星灵自己则把这些事物当作渣滓而加以弃绝,视它们为虚无;这些地球灵想出于这类事物、因而出于渣滓说话,而这些渣滓会将心智变瞎,使黑暗笼罩真理之光。现在他们告诫我们地球灵,他们只要留在这些瓦砾中,由此形成他们的论据和判断,就和他们自己(木星灵)的魔鬼没什么两样,他们将这些魔鬼从所有社群中驱逐出来,扔在脚下,吐出去如同吐在淤泥里。木星灵从以下事实也能判断出他们邪恶的秉性,即:我们地球灵从所听到关于他们的一切信息当中,只想象他们的赤身裸体;至于其它的事,也就是天上的事,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想;他们由此得出结论说,他们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天上的东西。(1748年1月26日)

582.至于他们的走路方式,我发现他们用手协助自己,也跳跃(567节),因为我被恩准看到他们如何走路。每走三步,他们就转过身来,脸和身体整整转一圈,然后坐下。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只让别人看见他们的脸,因为他们非常乐意自己的脸被人看见。但他们如此坐着的时候,会把身体的其它部位隐藏起来;他们前面的部位由此也隐藏起来,他们也不喜欢让别人看见这些部位。

583.此外,他们当中的一些灵人与我同在,我向他们展示了地球上的居民,那时他们的脸在我看来都比平时小。这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地球人的脸比他们星球居民的脸小;他们说,这些脸不漂亮,既因为它们更小,还因为它们(由于天花、麻点而)有点变形,十分丑陋。他们补充说,在他们中间就没有发现这样的脸,也没有脸上因红粉刺之类的而带有疤痕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得病。有些脸是令人愉悦的,也就是嘴唇周围的区域有点突起的脸,还有那些一笑起来就舒展开的脸。他们不喜欢悲伤的脸,因为世俗的忧虑把这类表情印记在它们上面。因此,他们根据脸就能认出他们的品质。(1748年1月26日)

584.关于木星居民续。关于木星天使的流注,我只被允许提到,它是柔和的,可以说以交替起伏的波浪到来;因此,它是温柔的,就像这些天使的品性一样,他们也是以这种方式思考的。

584 1/2.在不同的时候,我通过他们的灵人与他们交谈;因为我被恩准获知天使们所想的和灵人们所说的;灵人们似乎凭自己说话,否则思维就会从那些不反思这些事,以为他们完全凭自己说话的灵人那里被引离和带走。我与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也谈论了这些事,他们比我理解得更清楚。我只是稍微暗示一下我的想法或意图,他们就会对这个问题有更全面的理解;因此,他们说,他们以这种方式理解我,比通过灵人传达给他们的直接话语理解得更好。

585.此外,他们的理解力远远胜过我们地球上的学者或智者的理解力,尤其胜过那些欧洲人的理解力。欧洲人自以为有学问,因为他们探讨哲学问题,只陶醉于术语和细枝末节;而这些东西会夺走一个事物的一切意义,如当心智专注于说话者的话语,而非专注于这些话的意思时的情形;因此,如果术语没有了,心智就会有清晰的感知。木星灵对此非常清楚,他们说,这些术语只是挡在路上的小乌云,当他们通过想象来描绘自己的星空时,不愿意让这些东西进来。由此明显可知存在一种什么样的不同。当他们想要表现独一主改变败坏的情感,好叫它们变成良善(这等于将邪恶变成良善)时,就将专注于理解的心智表现为一种美丽的形式,将它的活动表现为一种与该形式一致的情感。这时,他们试图向我展示独一主如何将败坏的情感折向良善的情感,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他们按自己的天性所做的事;而且他们做得如此巧妙,以至于受到天使的高度赞扬。而我们地球上的学者恰恰相反,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切,尽管他们有学问,并且自以为比这些灵人更聪明。他们认为,只要他们能争论何为形式,何为修饰,何为实质,何为物质和非物质,就是有学问;而其它星球的灵人则嘲笑这些东西,并称之为疯狂。他们喜欢真实的事物,而前者只喜欢肮脏的渣滓、最浑浊的泡沫。他们现在正告诉我这些话。

586.关于他们走路方式(参看582节),又:它不像动物那样爬行,而是一种半直立的姿势,胸和脸向前、向上倾斜,双脚触及地面;这样他们就能很容易地用手或手掌协助自己,还能快速转身、快速坐下。

587.此外,当我躺在床上时,他们不愿意我转向墙壁,而是想让我始终向前看,这样就远离了墙壁。当我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此行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要躺在两边才能休息好,他们说,他们能快速、完全转过身来如此行,因为他们想向前看,他们认为主在那里。我以前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但直到现在才明白原因,即:这一类的灵人与其他人共同行动。(1748年1月28日)

588.我也看到那些想自吹为圣徒之人的头饰。这是一顶黑色的塔楼帽;它下面的头是雪白的,我没有询问是不是因为白发苍苍。他们的圣徒就是以这种方式遮住他们的头,也就是说,好像用塔楼遮住了。

589.关于木星恶灵所受的一种惩罚。他们当中最坏的所受的一种惩罚被指给我看。他们被囚在一个大酒桶里,被捆绑得根本无法移动。与此同时,他们被囚禁的可怕幻象所侵扰,摆脱囚禁的渴望被激发;由于这是徒劳的,所以这种渴望带有焦虑和折磨;他们被告知,他们必须忍受这些东西,直到他们偿还一切,甚至还清最后一文钱为止(马太福音5:26)。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释放了。他们的脸呈现在我面前;这脸是丑陋、畸形的,可以说被撕裂了。这种惩罚对应于地狱团伙的幻觉,即:他们在一种大酒桶里(285-86节);还有头巾的惩罚,如前所述(434-5,516节)。据说那时他们受到痛苦的折磨,但被告知,如果他们还清最后一文钱,那就要花永远的时间。因此,独一主在我们地球上承受了最残酷的折磨,为使他们可以忍受一点点时间后被释放。

590.有学问的欧洲灵人不断想要引诱他们远离真理和对主的信仰;他们反对说,救赎是在一定时间内实现的,在祂降世之前,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千年;然而在那个时间之前,灵人就已经得救了。木星灵忍不住对他们所捏造的关于神性事物的这类指控发笑,因为他们被告知,过去和现在与神为一;因为从永恒到永恒的一切都呈现在祂面前,因此应许和行为与主是一回事。除此之外,我们地球灵还经常举出其它事作为反对的理由,他们想要败坏凡他们所遇见的一切灵人。这就是被称为基督徒的欧洲人,事实上,内在具有这种特性的人有很多;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会伪装,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从今以后,灵人或灵魂只能出于他们后天养成的性情,因而出于他们的内心,进而出于他们的爱之生命说话,他们的爱之生命无非是由强烈的情欲构成的,由此而来的他们所谓的理解力无非是由虚假构成的。因为与死后之人同在的,只有源于他们的爱的推理能力。因此,爱在身体里面如何,生命和行为也如何;这爱在来世很容易被识别,以至于再没有比这更容易的了。哪怕他们只说了一句话或透露一个观念,或仅仅是想了想,他们的整个灵就会立刻暴露,还显示出他们活在肉身期间是何品质;因此,他们与类似的灵人联系在一起,并一起行动。

591.我还以此处哲学化的方式与另一个星球的灵人交谈,也就是说,当描述灵人、灵魂和类似不可见的实体时,他们移除了人的观念能够把握的一切元素,比如地方、组成部分、形状等等,以至于没有留下任何概念,因而也没有留下任何术语用来表达那些与灵人和类似东西有关的事物,称它们为非物质的等等。他们就这样将它们包裹在术语之中,最后赋予它们玄妙的属性。于是。他们最终怀疑在那些感官所理解的事物里面或之外究竟有没有什么东西,许多人是否认(至少心里否认)的。因此,他们否认灵人的存在,否认属灵事物,否认天上的事物,以为自己将要和其它动物一样死去,他们甚至不知道如何将自己和动物区分开来;尽管如此,他们竟然还想被视为学识渊博!此外,他们将这类术语联系在一起,从而开发许多主题,而这些主题纯粹是学术术语;它们若被展开,就会展现出一种简单、易于表达的含义。木星灵嘲笑这些和类似东西,并再次称这些人为疯子;如果他们的思维沉浸于这类事物,被它们缠住或网罗的话,他们会说这些人是粪堆。(1748年1月28日)

592.关于对女人,尤其过着奢侈、懒散生活的女人的一种惩罚。我见过对那些过着奢侈、懒散生活的女人的一种惩罚;这是某些地区的女人的特点,当她们变得富有,出于某种原因被提升到高于其他女人的显赫地位,从而安顿下来享乐,像女王一样,让自己被家仆和侍从伺候时,除了沉溺于高雅、懒散,斜躺在沙发上,打扮自己,坐在宴会和餐桌上,以这种方式过生活之外,她们什么都不关心。但我看到了这些女人后来在来世所经受的残酷惩罚。有两次,我被告知,她们不是那种像女王一样出生在这种环境下的女人,或不是那些从小就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因而已经习惯了的女人,因为这些女人不知道别的。此处所说的这种女人是指那些随着时间推移,由于某个显赫的地位或财富,以及由此而来的傲慢,从而放任自己生活奢华的女人。

593.当进入来世时,她们一开始觉得自己在同类当中,因而和活在世上时一样行事。但这种场景却变成残酷的一幕,因为这些女人互相激烈打斗、撞伤、撕裂,拉扯彼此的头发,甚至连头皮都扯下来;这一幕如此可耻、可怜,以至于让人不忍直视。她们甚至像猪一样把她们赤裸吊起来,割下她们的脚,用上千种方式把她们一个接一个地撕成碎片。事实上,血流得如此之多,以致我不寒而栗、惊恐不已,单单描述这样的场景就是一种恐怖;但无论如何,这就是对她们的惩罚。我周围的灵人都吓坏了,想要逃走。至于她们是哪种女人,你可以参看前文(592节)。在我看来,她们出现在前面、朝左的某个高处,这象征傲慢的幻想。(1748年1月28日)

594.关于欧洲灵的不信。当我正在读关于我们救主受难的内容时,一些被称为基督徒的欧洲灵介绍了这样那样的事,想要迷惑木星灵,企图引他们远离真正的信仰,好把他们自己那可耻的想法传给木星灵;这些想法有很多,都与我们救主的受难和钉死在十字架上有关。然而,我对木星居民说,在这些讲述这些无礼想法的人当中,可能有一些人活在肉身时就是公开的传道者;当他们传讲这些事时,会深深地激发,把普通民众感动得落泪;然而,他们现在却成了这样的嘲笑者,因为他们现在出于自己的性情和内心来讲话和推理。木星居民对此感到惊讶,对他们的内层竟有如此大的不一致,以至于他们能嘴上说一套,心里想另一套而感到目瞪口呆。他们说,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脸说不出与他们的心不同的话来。(1748年1月28日)

595.关于最有学问者当中的一个人。有一个灵人曾因其教义而极负盛名,最为著名,他从下面,因而从低地上到我这里来。他是寒冷的,我从冷风中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他说,他听见我与其他人交谈,他对属天和属灵的事物一无所知,尽管他曾是写作这类主题的领军人物之一。就连一个低级的灵人都十分清楚的事,他都不明白,甚至不想去学习。因此,他被告诫说,这在来世是必要的事。他不知道自己在来世。(1748年1月27日)

596.关于木星居民续。至于食物的味道:他们不是根据味道,而是根据给身体所提供的功用来准备食物的。对身体更有用的食物,对他们来说也更美味、更香甜。因此,他们不会因味觉而卷入有损身体健康,从而给心智造成伤害的奢侈物;心智在一个健康的身体中才是健康的。悉心照料身体是为了内在人。我们地球上就不是这种情况,在地球,味觉占主导地位;所以身体才会生病,心智则疯狂。

597.关于灵人的强烈贪欲。有些灵人很容易燃起贪欲之心,以致他们因此变得极其不耐烦,可以说燃烧着贪欲;事实上,所渴望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他们当中的一员也承认了这一点。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燃烧着占有并购买这东西那东西的欲望。我发觉,并不是我,而是灵人在如此燃烧着这种渴望。他们与我交谈,证实他们的贪欲,声称他们若不获得这些东西,几乎就不能存在。他们的贪欲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有时甚至直到我获得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为止。事实上,这种情况甚至发生在那些知道他们所渴望的东西对他们毫无用处,只对我有用的灵人中间,我也向他们指明了这一点。其中一个说,他知道这一点,但仍旧无法停止。他们对这些东西的贪欲是由在总体社群里的其它许多类似灵人点燃的;与世人同在的灵人是他们最近的使臣。为叫我更清楚地了解这一切,贪欲在我里面瞬间改变,这是因为其他灵人已经成功取代了他们。因此,有些灵人会激发贪欲、情欲等等。这种事在我身上经常发生,以致我都数不清多少次了。因此,由于种种原因,主通过魔鬼掌管世人,允许他激发世人,既为了惩罚,也为了移走邪恶。(1748年1月29日)

有些恶灵也会激发人们长时间地坐在厕所里,在那里停留超过规定时间的乐趣;因为魔鬼特别喜欢厕所,正如你前面所看到的(377, 414节)。

598.关于准确意义上的灵人,他们不是魔鬼,而是说话的灵人。准确地说,灵人是指那些只喜欢说话,是其他许多灵人说话的使臣之人。这些灵人也分为属和种,同样分为各个种类。他们希望被称为智慧或知识,并以为他们是唯一知道的人,事实上是各自以不同方式掌控一切的人。每个层级上都有这类灵人,也有他们的属灵使臣。然而,他们很少思考,尽管他们认为自己思考得比别人多。但我还无法列出他们当中的不同种类。

599.值得注意的是,当某个事物出现时,比如当有什么东西出现在来世时,他们立即认为自己知道它是什么,并且谈论得头头是道,就好像他们真的知道一样,声称它是这个或那个,把它描述得好像他们了解它的一切。他们一个接一个、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这样做。因此,他们对所出现并触动他们任何一种感官的事物形成不同观点,立刻说服自己确信它就是他们所说的样子。许多人一个接一个坚定地谈论着同一个对象。当我写作时,他们也喜欢引导我。(1748年1月30日)

600.关于天堂里的一种总体荣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被保持在一种总体的广阔视野中,这几乎使我退离了个人或物质的观念。可以说,附近出现了一道活泼、耀眼的光芒,就像钻石的光芒,而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以其它任何方式来描述这种光,因为它是非常普遍的,它把我引离肉体的观念,事实上从肉体中抽离出来。当我在它里面时,我看见肉体事物仿佛在我下面;我的确感觉到它们,但好像它们从我身上被移走了,不属于我,因而不是我的一部分。有几次灵人和魔鬼说我不在他们身边,他们不知道我在哪里,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们抱怨说,我就这样从他们那里被移走了,因为他们与我交谈,并通过直接交流与我为一的乐趣消失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