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威登堡研究中心 研究文集 《新教会教育理念》5.4 神性启示和绝对真理

《新教会教育理念》5.4 神性启示和绝对真理

5.4 神性启示和绝对真理

我们不应该将什么是教义定义得过于狭隘。许多人认为教义是教会提出的事物,是从经文中得出的一些结论。但任何教导都是教义。教导是建立在某种权威观念的基础上的。

心智的每个层面都可以有适当的教义,随着心智的发展,教义可以从一个层面转到另一个层面。感官层面的教义适用于刚开始学习的小孩子。

首先教给感官表象

对儿童的教义是以感官表象的形式出现的,如太阳升起和落下;地球是平的;天空是蓝色的。一切事物在感官上的表象就是该层面的真理。而儿童必须首先认识和区分这些表象,然后才能知道它们是表象,以及它们背后的真理到底是什么。儿童最初接受的教学是关于表象本身的教学,如何区分这些表象,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以及这些表象是真的。太阳确实升起,我们每天早上看到它,每天晚上看到它落下,那完全是真的。至于为什么它会这样,或者是什么使它如此显现,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外观表象是真理,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真理。所以,儿童必须首先学习感官的表象。

想象性真理属于童年期

然后要教给孩子们的,是想象力层面的表象。这些表象也是真的,尽管它们不见得都符合现实。例如,善总是战胜恶的。被勇敢的骑士所救的少女总是美丽的,这种想法是真的,但不一定符合现实。无名英雄原来是一位王子,将他的王国奉献给他的爱人,这种想法也不总是符合现实。最后,他们从此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是想象力所描绘的真理。我们喜欢设想它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感觉就应该如此。如果你停下来想一想,我们有这样的感觉是有原因的。如果想象中的画面背后没有真理,我们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善永远会战胜恶?因为我们内心有某种东西告诉我们,这是真的。善与真让我们的内心感到满足。事实上,我们被创造出来就具备感知什么是真的能力。

现在,这正是许多迷恋科学教育的人没有认识到的部分。他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想象性事物表达的是真理,一个更深层次的真理,一个在儿童能够真正理解或解释科学真理之前,首先要学习的最重要的真理。尽管之后他们需要修正对这一真理的理解,并承认它并不总是事实,然而,由于他们已经学会了这一真理,他们能够根据此真理,正确地解释出现在今后生活中的表象和现实。想象性真理属于童年期。

青年期的现实主义

当我们离开童年进入青年时期,我们可以纠正对想象性真理的印象。这时属于我们的是真理的理性表象,而这些表象总是现实的。我们不满足于简单地相信英雄永远是个王子,我们从自己的经验中看到他并不是。我们想要理解真理如何与我们的实际生活相关。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开始理解事情为什么发生,原因是什么,这就把我们引向了一些概念,诸如原理、关于法则的抽象观念、根据法则运作的无形力量等。当我们到了这样的地步,即不再满足于假设事情应该是我们所设想的样子,而要被迫面对现实的时候,我们会渴望将实际情况与我们内心关于什么是正确、公正和公平的感受相调和,这些感受与我们对生活的想象性解释是一致的,但与现实差距很大。这种差距会导致许多问题,但理性的解释会产生实用性哲学,即在我们觉得事情应该是什么样的,与事情的实际情况之间进行调和。

绝对真理

除非这种实用性哲学被某种内心感知的真理所引导,否则它就会变成纯粹的机会主义。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固定住它。它随着时代的潮流而漂移,随着公众舆论的每一阵风摇摆。它只是寻求满足当下的要求,而没有任何永久的、深刻和不可动摇的事物来指导或稳定它。如果能有一个锚来稳定它,就必须有某种对真理的内在领悟,超越我们自身对事物的理解和解释。必须对真理,对绝对真理有某种领悟,在我们自己或任何人的意见之上有某种标准,以此来衡量和判断我们的哲学结论在多大程度上经得起考验。当然,我们马上就要面对权威的问题。

如果我们只是盲目地接受一些既定的权威,因为我们被教导说它是这样的,或者因为在很长时间里很多代人都坚持它,因为它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概念之一,或者其他一些类似的原因,那么我们确实犯了威权主义的错。这种盲目的权威会关闭思想,阻碍智力进步,绝对是如此。另一方面,拒绝承认有绝对真理,拒绝承认有衡量的标准,同样会阻碍我们的进步。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标准,我们永远不会有明确的方向和目的,可能在明天收回我们今天所确定的东西。

现代社会的趋势是承认一个绝对真理,或说是绝对真理的一个基础和依据,那就是自然本身。对自然的仔细考察,反复检查,是所有现代科学发展的基础和依据。随着人们接受这一权威,推翻对于教会教条的盲目追随,为知识的巨大发展和自然研究的实际运用开辟了道路。但如果只是承认这个基础或依据,我们就被束缚在那些只能通过感官证明的事物上。对于内心的感觉和是非没有任何指引;对于人生的哲学性解释没有任何指导,比如为什么会有人生,它的目的是什么,它要去向哪里。我们必须承认自然是一个权威,这绝不是阻碍其他智力进步,而是开启它。

承认神性的启示是权威,与承认自然是权威一样,也是正确合理的。同样,它也不会阻碍人的智力进步,而是为人的智力发展开辟无尽的道路。这并不意味着要接受教会确立的对神性启示的某种解释,或是接受传统的权威。神性的启示应被视为主所赐给的,为我们揭示了无法通过感官去证明的答案。在寻求这些答案时,人们必须承认,对于那些他们内心感受到的但无法通过感官证明的事物,存在着一个绝对的真理。人们必须承认,关于什么是正确,其本身有一个绝对的真理,无论人们是否这样认为;这种正确已经在圣言中揭示了;一个人可以越来越接近对它的理解,尽管永远不会达到绝对真理。

对待考察自然的态度,也适用于对待神性启示。人类持续不断地考察自然,当他们证明这个,证明那个以及其他事情时,总是会取得更多的发现来修正他们前期的证明。属灵事物也是如此。认识到圣言是绝对的真理,但人类只是在接近对该真理的理解,并努力将越来越接近它作为理想,培养一种内在的谦卑——认识到我们所知甚少,必须不断地学习——这才是通向聪明与智慧的道路,通往所有智力发展的道路。

因此,真理有两个基础;它们本身都是真实的;它们都高于任何个人的意见之上;它们都有可能被误解,但如果我们正确地对待它们,它们也都有可能越来越得到真正的理解。这两种权威的理想结合,引导人通向智慧。

真正的权威与威权主义的区别

盲目地接受权威,正如我们所说的,是威权主义。当前有一种很大的趋势,是把威权主义与任何对神性启示的信仰混为一谈。只有自然才须被当作权威来对待,这就是现代社会的态度。但是,当我们接受这种观念时会发生什么?结果是,我们只是用人的权威取代了宗教或教会的权威。

所以,我们需要看到真正的权威和所谓的威权主义之间的区别。我们非常有必要将心智从威权主义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而当我们不承认圣言的神性权威时,权威主义就将上升。从实际意义上讲,圣言的神圣权威从何而来?不仅仅是承认圣言是上帝说过的话,因此是真的。如果这就是全部,而我们无法理解圣言,那肯定是一种盲目的权威。例如,简单地承认希伯来语经文是真实的,而根本不懂希伯来语,只是看着它们说:“这是上帝的话语,因此是真的”,即使这是接受圣言的神性,也肯定是盲目的威权主义。圣言真理的权威必须建立在人经过思考分析到底什么是真,在自己内心活生生地感觉和领悟到的。

属于常识的真理

在圣言中,有许多我们不理解的东西,但也有一些明明白白的真理,这些真理立刻能被人们认同,从普遍的感知立即表示赞同。这种认同是指所有的人都同意;如果有人不同意,那是因为他们自身破坏了这种共同认知。事实是有一个上帝,而如果有一个上帝,祂一定是良善的,祂一定代表着最高品格的善,祂所说的一定是真的,一定是最高的真理。祂所做的一定是公正的;祂所行的一切必定是仁慈的,上帝所做的一切必定是有秩序的。这些真理是发自人类共同认知立刻就赞同的,它们为承认圣言来自神性提供了基础。

如果我们在努力诠释所经历的生活时,我们的思考能够首先立足于那些取自圣言、被纯正真理教义所证实的普世原则,拒绝被外在的表象转向反面,同时仍然不断质疑和寻求提高我们个人对这些原则的理解,以及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应用这些原则。那么,我们就是在服从权威,这决不会封闭我们的心智,而是为我们朝着明确的方向无限发展开辟道路。这样做能够给我们提供机会和可能性,让我们发展自己的理解力时,使其一方面更符合自然真理,另一方面更符合圣言真理。

简单地说,这就是新教会的教导能够给予我们的理想权威,也是指导我们向孩子们传授教义的基本教学理念。孩子们应该被这样的理想所引导。我们对这一理想认真地进行思考,就会发现它将大大改变我们的教学模式。

我们应该采用探究式还是权威式的教学法?

由于关于权威的这个问题,当今教育界的思想存在着巨大的混乱。一方面人们认识到,无论你教什么,都会带着某种权威出现在孩子们面前。另一方面人们认识到,思想和观点的变化非常快。时代在变,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今天教的东西明天不会被否定?因此,对于我们应该教什么,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犹豫不决。

许多人说“我们不要教孩子们任何东西。至少我们不要给人一种印象,认为我们对什么都有把握。让我们教导孩子们必须自己学习;必须从他们自己的经验中发展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依赖别人;我们放手,不向他们灌输任何权威性的教导”。结果是,这些可怜的孩子们缺乏必要的引导和方向,无法在自己的头脑中建立起任何观念,根本无从在长大后找到真理。他们就如同在茫茫大海上漂流,没有指南针或方向舵。他们得到的自然想法是:“凡是我认为是真的,就一定是对的。凡是我认为是如此的事情,这本身就带有权威”。这就直接导致了自我智能,而不承认神性启示。这种观点认为,孩子们得靠自己的发现真理,通过自己测试发现真理是否属实,从而得出结论。只有他们自己测试和发现的东西,他们才可能相信。因此,任何积极明确的教导都是错误的,而是总要带着问题去教,让孩子们自己去发现。

这样的做法蕴含着一些价值,如果把这种态度与承认神性启示是绝对真理相结合,那人们能朝着正确方向前进,能够更接近绝对真理,同时也更能够接近自然,更容易承认自然是真理的基础。但如果这种做法不涉及神性启示,就会让心智漂浮不定。为了正确地引导,我们必须积极明确地教导,主在圣言里所说的都是真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