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二十六章 行淫与侵犯属灵婚姻的对应关系

515.我本想在此插几句话,以说明对应关系的性质,但这并非本书的主题。我在前文(76,342节)简要概述了对应关系的性质,在《揭秘启示录》一书,从头至尾充分说明了它如何存在于圣言的属世之义和属灵之义之间;在《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尤其该书5-26节)一书证明了圣言包含一个属世之义和一个属灵之义,以及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

516.属灵婚姻表示主与教会的婚姻(对此,参看116-131节);因而也表示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参看83-102节)。由于主与教会,因而良善与真理的这种婚姻存在于圣言的一切细节中,故对该婚姻的侵犯就是所谓的对属灵婚姻的侵犯。因为教会出自圣言,而圣言就是主。主就是圣言,因为祂是圣言中的神性良善与神性真理。我在《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80-90节)已充分证实,圣言就是该婚姻。

517.由于对属灵婚姻的侵犯就是对圣言的侵犯,故显而易见,这种侵犯就是对良善的玷污和对真理的歪曲;因为属灵婚姻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如前所述。由此可知,当圣言的良善被玷污,圣言的真理被歪曲时,该婚姻就遭到侵犯。我们从下文在某种程度上清楚可知,这种侵犯是如何发生的,在谁手上犯下的。

518.我们在论述主与教会的婚姻(116节等),以及良善与真理的婚姻(83节等)的章节已证明,该婚姻与地上的婚姻拥有一种对应关系。由此可知,对该婚姻的侵犯与行淫并奸淫拥有一种对应关系。这一事实从圣言本身明显可知,因为在圣言中,行淫和奸淫表示对真理的歪曲和对良善的玷污。这一点可从《揭秘启示录》(134节)中从圣言所引用的大量经文清楚看出来。

519.圣言被基督教会中那些玷污其良善与真理的人侵犯。侵犯圣言的,是那些将真理从良善,或良善从真理分离的人;以及那些把真理表象和谬误当作纯正真理,并确认它们的人;还有那些知道圣言所教导的真理,却过着邪恶生活的人,除此之外的其他这类人。对圣言和教会的这些侵犯就对应于《利未记》(18章)中所列举的禁令。

520.在每个人里面,属世元素与属灵元素就像灵魂与身体那样紧密联结,因为没有流入并激活属世元素的属灵元素,人就不是人。由此可知,生活在属灵婚姻中的人也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属世婚姻中;而另一方面,生活在属灵奸淫中的人也生活在属世奸淫中,反之亦然。由于凡在地狱的,都生活在邪恶与虚假的苟合中,这苟合就是属灵奸淫本身;凡在天堂里的,都生活在良善与真理的婚姻中,这婚姻就是婚姻本身;故整个地狱被称为奸淫,整个天堂则被称为婚姻。

521.对此,我补充以下记事:

我的眼睛被打开后,我便看到一片幽暗的森林,一群萨梯(萨梯:希腊神话中半人半山羊的怪兽)在里面。他们胸毛浓密,双脚有的像牛犊的,有的像黑豹的,有的像豺狼的,他们脚上没有脚趾,取而代之的是野兽的脚爪。他们像野兽一样来回奔跑,喊叫着:“哪里有女人?”这时,只见一群妓女正在等着他们。这些妓女也是各种怪物的形式。萨梯们便跑过去抓住她们,把她们拖进一个洞穴。这个洞穴就在森林中间的地下深处,洞穴周围的地面上盘着一条大蛇,向洞内喷射毒液。大蛇上面的树枝上有不祥的夜鸟呱呱叫着。然而,这些萨梯和妓女看不到这些场景,因为它们是其淫行的对应,因而从远处看,是其淫行的寻常表象。

后来,他们从洞穴出来,进入一个低矮的棚屋,那是妓院。与妓女分别后,他们开始交谈起来。于是,我侧耳细听;在灵界,从远处就能听到人的说话声,仿佛这人就在面前,因为在那里,空间的延伸只是一个表象。他们正在谈论婚姻、大自然和宗教。脚如牛蹄的萨梯谈论的是婚姻,他们说:“婚姻是什么,不就是合法的奸淫吗?还有什么比以虚伪掩藏淫乱、欺骗丈夫更甜蜜的事呢?”其他人闻言哈哈大笑,鼓掌喝彩。脚如豹掌的萨梯谈论的是大自然。他们说:“除了大自然还有什么?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人能清晰说话,而动物只能发出声音吗?这二者不都是靠着大自然的活动,由于热而具有生命,由于光而具有理解力吗?”这话使得其他人惊呼:“说得好!”脚如狼爪的萨梯谈论的是宗教。他们说:“什么是神或神性,不就是大自然核心层的活动吗?宗教不就是用来迷惑并捆绑普通百姓的捏造吗?”闻听此言,其他人大叫:“听听,听听!”

过了一会儿,他们突然冲出来,正往外冲的时候发现我在远处观察他们。这使他们怒不可遏,他们跑出森林,带着威胁的表情冲到我面前,说:“你在干什么?站在这里听我们私下说了什么吗?”我回答说:“为什么不能?有什么能阻止我听见你们说的话?”于是,我把从他们那里听来的话复述了一遍。这让他们的头脑冷静下来,因为他们担心这些话被泄露出去。然后,他们开始言语温和、举止得体了。我由此判断他们并非出身平民,而是来自上层社会。然后,我告诉他们,我看到他们在森林里就像萨梯,其中二十个像牛犊,六个像黑豹,四个像豺狼,他们总共有三十人。

听到这话,他们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在那里只把自己当作人来看,就像他们在此与我同在时看自己那样。我告诉他们说,从远处看,由于他们的淫欲,他们看上去就是这个样子,这萨梯般的形式是他们放纵奸淫,而非他们人的形式。我给出的理由是:每种恶欲都以某种形式来表现自己的形像,只是他们本人看不到这个形像,但其他人从远处能看到它。我补充说:“为叫你们相信这一点,请打发你们中间的一些人到那森林里去,剩下的人留在这里观察他们。”他们照做了,并派出其中两个人。当这两人靠近妓院棚屋时,他们发现这二者看上去完全就像萨梯。两人回来后,他们将其当成萨梯来招呼,说:“哦,真是个笑话!”就在他们发笑时,我跟他们开了各种玩笑,并告诉他们,我还看见一些奸淫者像猪。这时,我想起了尤利西斯与喀耳刻的故事,喀耳刻如何向尤利西斯的同伴和仆人下毒,用魔杖触碰他们,把他们变成猪。或许,这意味着变成了奸淫者,因为她绝不可能把人变成猪。当他们对这些和类似故事捧腹大笑时,我问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世时来自哪个国家。他们说,他们来自不同国家,并提到意大利、波兰、德国、英国和瑞典。我问他们,在他们中间,他们有没有见过来自荷兰的人,他们说一个也没有。

然后,我把交谈转到严肃的话题上,问他们是否想过奸淫是一种罪。他们回答说:“什么是罪,我们不知道罪是什么。”我又问他们是否记得奸淫违反十诫中的第六诫。他们回答说:“十诫是什么?它不就是教义问答手册吗?这种孩子们的小书和我们这样的成年人有什么关系?”我再问他们是否思想过地狱。对此,他们回答说:“有谁从那里爬上来告诉我们?”我又问他们在世时是否思想过死后的生命。他们说:“这跟动物的情况差不多;这种生命有时像幽灵;来自尸体的这种发散物若存在,就会消散。”我继续问他们是否从牧师那里听到过关于这些话题的某种信息。他们回答说,他们只听到牧师的声音,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或所说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些回答,我十分震惊,就对他们说:“转过脸去,朝森林中间看,就是你们进入的洞穴所在之处。”他们照做了,于是看见盘在洞口的大蛇,正向里喷射毒液;还看到树枝上的不祥夜鸟。然后,我问他们:“你们看到什么了?”但他们都吓得说不出话来。我说:“很恐怖,是不是?要知道,这就是淫欲罪行中奸淫的代表。”突然,一位天使站在我们旁边,是一位牧师;他打开西部地区的地狱,这种男人最终会聚集在那里。“看那儿,”他说。他们就看见一个湖,仿佛是火湖,并认出那里有一些他们在世时的朋友,正邀其加入他们。看见并听见这些事后,他们转身离去,匆忙离开我的视线,离开那个森林。不过,我能观察到他们的路线,他们只是假装离开,绕了一圈后,又溜回了森林。

522.这事过后,我回家了。第二天,我想起那些可悲的场景,就朝那个森林望去,却发现它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沙地平原。平原中间有一个湖,湖里有数条红蛇。几周后,我又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这个地方右边有一片肥沃的土地,有几个农民在地里劳作。又过了几周,我看见这块地长出新庄稼,四周有树木围成的篱笆。这时,我听到天上有声音说:“上你的房间去,关上门,专心著述,先从《启示录》开始,争取两年内完成这本书。”

注:《揭秘启示录》出版于1766年4月,《婚姻之爱》出版于1768年10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