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二十七章 这两种爱,即婚姻之爱和淫乱之爱的报应

523.主说,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马太福音7:1)。这绝不是说不能论断人在世上的道德或文明生活,而是说不能论断人的属灵和属天生活。谁都能看出,若禁止论断与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世上之人的道德生活,那社会不就崩溃了吗?如果没有法院,如果人不可以对别人作出自己的判断,社会将变成什么样?不过,对人里面的内在心智或灵魂的性质,因而对属灵的状态,进而对其死后命运的论断是不可以的,因为这一切唯独主知道。在死亡之前,主也不会揭示这一切,以便每个人都能在自由中行他所行的事,良善或邪恶由此能来自他,因而在他里面;他因此为自己而活,并成为他自己,直到永远。在世上隐藏的心智内层死后就被揭示出来,因为这对此人死后所进入的社群是重要和有用的,那里的一切都是属灵的。从主的这些话明显可知,到那时,这些内层就被揭示出来: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顶上被人宣扬。(路加福音12:2,3)

一般的论断是可以的,如可以说:如果你的内在如你的外在所表现那样,你就会得救或被定罪。但具体的论断是不可以的,如不可说:这就是你内在的样子,所以你会得救或被定罪。此处所论述的报应,就是对人的属灵生命或其灵魂的内在生命的论断。有什么人能知道谁内心是嫖客,谁内心是配偶呢?然而,论断每个人的,正是内心的想法,或意愿的意图。不过,这些问题要按以下顺序来披露:

⑴死后,人所陷入的邪恶会报应他;良善同样如此。

⑵一个人的良善被复制给另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⑶报应若是指这种复制,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

⑷邪恶照各人的意愿和理解力的性质报应他;良善同样如此。

⑸淫乱之爱以同样的方式报应各人。

⑹婚姻之爱同样如此。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524.⑴死后,人所陷入的邪恶会报应他;良善同样如此。为使这一点显得更清晰,有必要将其分为以下几点:

①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命。

②死后,等待每个人的,是他自己的生活。

③这时,恶人将其生活的邪恶报应自己,善人将其生活的良善报应自己。

第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命。众所周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因而与众不同的生命。因为一切事物都有永恒的多样性,没有哪两个事物是一样的。因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征。这一点从人的面相明显看出来,没有哪两个人的面相是一模一样的,并且这种可能性永远不会有。原因在于,没有哪两个心智是一样的,心智生面相,或说相由心生;因为如人们所说的,面相是心智的写照,心智从人的生命汲取它的起源和形式。

除非人拥有自己独特的生命,犹如拥有自己独特的心智和脸面那样,否则,死后他就不会拥有任何与众不同的生命。事实上,天堂也不存在,因为天堂是由永恒的独特个体构成的。天堂的形式唯独来自灵魂和心智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被排列成这样的次序,即:它们构成一体;它们凭其生命在那里的每一个人里面,如同灵魂在一个人里面的那一位构成一体。若非如此,天堂就会分崩离析,因为它的形式会散架。作为每一个人的生命源头并将形式联结起来的那一位就是主。一般来说,每一种形式都由各个不同部分构成,其性质取决于其各部分的和谐协调,以及它们合为一体的排列组合。这就是人的形式。正因如此,人虽由那么多的肢体、脏腑和器官组成,却除了一体的感觉外,没有意识到在他里面或来自他的任何事物。

第二点:死后,等待每个人的,是他自己的生活。在教会,人们从圣言和以下圣言中的经文知道这一点:

人子要降临,那时候,祂要按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马太福音16:27)

我看见案卷展开了,所有人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启示录20:12,13)

在神审判的日子,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5,6;哥林多后书5:10)

照之报应各人的行为就是他的生活,因为正是他的生活产生这些行为,它们与他的生活是一致的。许多年来,我被恩准与天使同在,与尘世来的新人交谈,故可以担保这一事实:在灵界,每个人都要接受检查,以查明他过得是哪种生活;他在世时所选定的生活与他在一起,直到永远。我曾与生活在几个世纪前的人交谈过,从历史知道他们的生活,发现他们的生活和历史描述得一样。我还从天使那里听说:死后,人的生命是无法改变的,因为它是照着人的爱和由此而来的行为被有机组织起来的。倘若真的被改变,这个有机结构就会被摧毁、四分五裂,而这种事永远不可能发生。他们还说,这个有机结构的改变只在肉体中才有可能,在肉体被抛弃后的灵体中根本不可能。

第三点:这时,恶人将其生活的邪恶报应自己,善人将其生活的良善报应自己。邪恶的报应不是指如世上那样的指控、传讯、定罪和审判的过程,而只是邪恶本身的后果。恶人凭自己的自由意志与善人分离,因为他们无法在一起。恶爱的快乐憎恶并远离善爱的快乐;在灵界,每个人都有从自己所发出的乐趣,就像气味从地上的每株植物发出一样。它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被肉体吸收和掩盖,而是从其爱自由流入属灵的氛围。因为邪恶在那里被感知为气味,所以正是这气味在指控、传讯、定罪和审判,不是在任何法官面前,而是在处于良善的每个人面前。这就是所谓的报应。此外,恶人会选择他能与之生活并享受自己乐趣的同伴;并且因厌恶良善的快乐,所以他自动去往地狱他的同类那里。

良善报应的方式差不多也是一样。良善报应那些在世时承认他们里面的一切良善皆来自主,无一来自他们自己的人。这些人被预备好后,就被允许进入良善的内在快乐;然后,一条天堂之路为他们打开,通向具有同种快乐的社群。而这一切由主成就。

525.⑵一个人的良善被复制给另一个人是不可能的。这也可从以下要点清楚看出来:

①每个人都生在邪恶中。

②他通过被主重生被引入良善。

③这一切通过照主的诫命生活实现。

④故如此被植入的良善无法被复制。

第一点:每个人都生在邪恶中,这在教会是众所周知的。有人说,这邪恶是从亚当那里遗传下来的。而事实上,它来自父母。每个人都从父母那里获得自己的意向,也就是他的倾向。理性和经验都支持这一点。因为父母的形像,无论脸面、秉性还是行为,都清楚可见于他们的子女、直系后代,以及经由他们的子女所生的更遥远的后代。许多人能据此认出各个家族,并判断出他们的秉性。因此,人与生俱来的邪恶就是父母所获得、进而传给他们后代的邪恶。人们之所以认为亚当的罪被铭刻在整个人类身上,是因为很少有人反思、因而认识他们所拥有的邪恶。因此,他们认为这恶隐藏如此之深,以至于除了在神面前外,是看不见的。

第二点:他通过被主重生被引入良善。重生的事实,以及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从主在约翰福音(3:3,5)中的话清楚看出来。重生就是洁除邪恶,从而拥有一个更新的生命;这在基督教界并非秘密,因为当理性承认每个人都生在邪恶中,并且这邪恶无法像用肥皂和水洗去污垢那样被洗掉或清除,只有通过悔改才能被洁除时,也能看出这一点。

第三点:人通过照主的诫命生活而被主引入良善。有五条诫命对重生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参看82节),其中包括:要避开邪恶,因为它们属于魔鬼、来自魔鬼;要行出良善,因为它们属于神、来自神;要靠近主,祈求祂使他们去做这些事。要让每个人检查自己,认真思考人是否能从其它任何源头拥有良善;他若没有良善,就不能得救。

第四点:故如此被植入的良善无法被复制。复制意味着一个人的良善转给另一个人。综上所述,可知:就其灵而言,人通过重生而全然一新,这一切通过照主的诫命生活实现。谁都不难看出,这种更新只能不时地发生,极其类似于一棵树从种子逐步发出根来,然后生长并得以完全。那些对重生具有不同观念的人完全不知道人的状态,以及良善与邪恶全然对立,以致良善只能在邪恶被移除的程度内被植入。他们也没有意识到,只要人陷入邪恶,他就憎恶本身为良善的良善。因此,若一个人的良善真的被转入某个陷入邪恶的人,就好比将羔羊扔给恶狼,或将一串珍珠拴到猪鼻子上。由此可见,复制是不可能的。

526.⑶报应若是指这种复制,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前面已证明(524节),死后,每个人所拥有的邪恶都会报应他,他所拥有的良善同样如此。由此明显可知何谓报应。报应若是指良善复制给某个陷入邪恶的人,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如前面所证明的(525节)。在世上,功德被转移或复制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说,因父母的缘故给予孩子好处,或向一个支持者的朋友施以恩惠是有可能的。但功德的良善无法被铭刻在他们的灵魂上,只能从外被联结。就人的属灵生命而言,这种事对人来说是不可能的。属灵的生命必须被植入进去,如前所述。如果这属灵的生命没有通过照上述主的诫命生活而被植入,那么人仍留在他与生俱来的邪恶中。在这种植入得以实现之前,没有任何良善能触及他;即便触及,它也会立刻被弃绝,并像落到岩石上的弹球那样反弹回来,或像扔进沼泽的钻石那样被吞没。

就其灵而言,未被改造的人好比豹子或猫头鹰,可比作荆棘或荨麻。而重生之人则好比绵羊或鸽子,可比作橄榄树或葡萄树。若你愿意,请想一想,如果报应是指复制或转移,那么凭着报应,豹子般的人如何转化为羔羊般的人?或猫头鹰如何转化为鸽子?荆棘如何转化为橄榄树?荨麻如何转化为葡萄树呢?若真的存在这样一个转化,不得先除去豹子和猫头鹰的野性,荆棘和荨麻的毒性,从而植入真正的人性和无害性吗?主在约翰福音(15:1-7)也教导了这种转化是如何成就的。

527.⑷邪恶照各人的意愿和理解力的性质报应他;良善同样如此。众所周知,有两个要素构成人的生命:意愿和理解力,人所行的一切都是由他的意愿和理解力行出的;没有这两个代理人,人就和机器一样没有行为或言语。由此明显可知,人的性质取决于其意愿和理解力的性质;人之行为的根本性质取决于产生它们的意愿之情感;人之言谈的性质则取决于产生它的理解力的思维。因此,许多人可能言行都差不多;而事实上,他们的言行却截然不同,有些人的言行出于错误的意愿和思维,而有些人的言行则出于正确的意愿和思维。

由此明显可知每个人照之受审判的行为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行为就是意愿和理解力;因此,恶行是指一个邪恶意愿的行为,无论它们外在表现如何;而善行是指一个良善意愿的行为,哪怕它们外在似乎与恶人的行为一样。人的内在意愿所行的一切都是有意而行的,因为意愿将它在意图上所行的事作为一个目标摆在自己面前。理解力所行的一切都是经确认而行的,因为理解力确认这个意图。由此明显可知,邪恶或良善照各人行为中的意愿的性质,和对它们的理解的性质报应各人。

我能通过以下经历确认这个说法:在灵界,我遇见过很多人,他们在世时的生活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他们也是锦衣玉食,和别人一样做买卖赚钱、去剧院看戏,开一些有关性的相当不雅的玩笑,诸如此类。然而,天使却认为其中一些人有罪,一些人无罪,声称这一组是无辜的,而那一组是有罪的。他们被问及为何这样做,因为这两组人所行的都差不多,天使回答说,他们从打算、意图或目的的角度来看待每个人,并据此作出区分。因此,他们宽恕或谴责那些目的宽恕或谴责他们的人,因为凡在天堂者皆以良善为目的,凡在地狱者皆以邪恶为目的。

528.对此,我补充以下内容:在教会有这样一种说法:没有人能守全律法,人甚至不能遵行,因为凡违反十诫中的一条者就违反了全部。然而,这种说法和它听上去的并不一样。这句话必须这样来理解:凡有意或确认违反一条诫命者就违反了其余的,因为有意或经确认行事就是完全否认这种行为是一种罪,凡否认它是罪的人也不在乎违反其它诫命。谁不知道,人若是一个奸淫者,不会因此就成了一个杀人犯、小偷或作假见证的人,也不想成为这种人?但是,凡有意或经确认成为奸淫者的人,会视一切宗教忌讳,因而视杀人、偷盗和作假见证为无足轻重。他之所以克制这些行为,非因它们是罪,乃因他害怕法律和丧失名声。有意和确定的奸淫者视教会和宗教的禁令为一文不值(参看490-493节,500,521,522节中的两个记事)。若人有意或经确认违反任何其它诫命,情形也一样;他违反了其余的,因为他不认为它们当中的任意一条是一种罪。

529.那些靠主处于良善之人的情形极其相似。他们若出于意愿和理解力,或出于有意和确认弃绝一种邪恶,因为它是一种罪,尤其弃绝数种邪恶,就会弃绝全部邪恶。因为一旦有人有意或经确认弃绝任何邪恶,因为它是一种罪,他就会被主保守在弃绝其它邪恶的意图中。因此,如果他出于无知或某种无法抗拒的肉体欲望行恶,这恶不会报应他,因为他没有打算,或确认这样行。人若一年检查自己一两次,并悔改他在自己身上所发现的邪恶,就会获得这种意图。人若从不检查自己,则不然。这些事实清楚表明罪会报应谁,不会报应谁。

530.⑸淫乱之爱以同样的方式报应各人。可以看出,它不会照着诸如表面显现在世人面前,甚至显现在法官面前的行为报应,而是照着从内在显现在主面前,并凭主显现在天使面前的行为报应;也就是说,照着人在它里面的意愿和理解力的性质报应。世上既有各种减轻和免除罪行的情况,也有各种加重和谴责罪行的情况。但死后,报应不是照着行为的外在情况,而是照着心智的内在情况作出的,并且这些情况视每个人里面的教会状态而定。举个例子,一个人若在意愿和理解力上都不虔诚,既不敬畏神,也不爱邻人,因而不尊重教会的任何神圣事物,那么死后,在身体层面所犯下的一切罪行都被算为有罪,他的善行也不被记念。这是因为他的心,就是涌出这些罪行的源头,远离了天堂,转向了地狱;每个人的行为都是从他的心所住的地方流出的。

为了能理解这一点,我讲述一个秘密。天堂被划分为无数社群,与之对立的地狱同样如此;每个人的心智都照他的意愿和由此而来的理解力而实际居住在某个社群,他在意图和思维上与那里的人为一。如果他的心智在某个天堂社群,那么他在意图和思维上就与那里的成员为一;如果他的心智在某个地狱社群,那么他在意图和思维上就与那里的成员为一。然而,只要人活在世上,他就会照其意愿情感和由此而来的心智思维的改变而从一个社群迁移到另一个社群。不过,死后,他的迁移就被汇集起来,这种汇集标明指定给他的地方;他若是邪恶的,就在地狱;若是良善的,就在天堂。

由于凡在地狱者皆有一个邪恶的意愿,所以那里的所有人都出于这意愿而被看待;由于凡在天堂者皆有一个良善的意愿,所以那里的所有人都出于这意愿而被看待。故死后的报应取决于各人意愿和理解力的性质。淫乱也一样,无论是行淫,找情妇或纳妾,还是犯奸淫,因为这些淫乱行为不是照着实际行为,而是照着行为中的心智状态报应各人。事实上,这些实际行为会随着肉体进入坟墓,而心智却会复活。

531.⑹婚姻之爱同样如此。有些婚姻看似缺乏婚姻之爱,其实这爱是存在的;而有些婚姻看似拥有婚姻之爱,其实这爱并不存在。这两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部分能从真正的婚姻之爱(参看57-73节)、冷淡和分离的因素(参看234-260节)、婚姻中的表面爱情和友谊的因素(参看271-292节)等章节的论述获知。但外在表象给不出关于报应的任何结论。唯一给出结论的事实就是居于人的意愿,并得以保存的婚姻原则,无论他的婚姻状态如何。这婚姻原则就像衡量婚姻之爱的一杆枰。因为一夫一妻的婚姻是人类生命的瑰宝和基督教的宝库,如前所述(457,458节)。既然如此,那么这爱有可能存在于一方配偶里面,同时却不存在于另一方配偶里面;它有可能隐藏得太深,以致此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它;它也有可能随着人在世生命的行进而被植入。原因在于,这爱紧紧跟随宗教的步伐,并且宗教因是主与教会的婚姻,故是这爱的起点和注入。因此,死后,婚姻之爱照各人的属灵理性生命而报应各人。此外,凡享有婚姻之爱的报应之人离世后,都会在天堂拥有为他预备好的婚姻,无论他在世时拥有什么样的婚姻。由此得出以下结论:不要看婚姻或淫乱的表象,由此论断某个人是否拥有婚姻之爱。因此,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马太福音7:1)。

532.对此,我补充以下记事:

有一次,我在灵里被提入天使天堂和其中一个社群。然后,那里的一些智者来到我面前,问道:“地上有什么新闻?”我告诉他们:“新闻就是,主已揭开奥秘,这些奥秘远胜自有教会以来所揭示的一切奥秘。”他们又问:“都是些什么奥秘?”我回答说:“它们是:

⑴圣言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包含一个对应于属世之义的属灵之义,并藉着属灵之义在教会之人与主之间形成一个联结。它还创造与天使的一种联系,圣言的神圣就居于属灵之义。

⑵构成属灵之义的这种对应关系已被披露出来。”天使问:“难道地上的居民以前不知道对应?”我说:“一无所知。这些奥秘现已埋藏了数千年,事实上,自约伯时代就遗失了。约伯和之前时代的人都视对应学为至高无上的学问,他们从中获得自己的智慧,因为他们由此认识属灵事物,就是天堂、因而教会的事物。但由于这门学问沦落为偶像崇拜的学问,于是,按照主的圣治,它被彻底抹去并遗失,以致没有人能看到它的任何踪迹。然而,如今主又将它披露出来,以便教会之人能与祂联结,并与天使相联。这一切通过圣言成就,圣言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一种对应。”天使无比欢喜主乐意揭示这一伟大奥秘,它已深藏了数千年。他们说,成就这一切是为了建立在圣言基础上、现已走向末路的基督教会可以再次复活,并从主通过天堂呼吸。然后,他们询问洗礼与圣餐的含义是否藉着这门学问被揭示出来,因为到目前为止,人们对它们的揣测够多的了。我回答说,是的,已经揭示了。

⑶我继续说,在当今时代,主已揭示死后的生命。于是,天使说:“为何揭示死后的生命?谁不知道人死后还活着?”我回答说:“人们既知道,也不知道。他们说,死后活着的不是这个人,而是他的灵魂;这灵魂作为一个灵活着。而对于灵,他们所持的观念是,它就像风或以太;声称此人只有等到最后审判之日后才会作为人活着。那时,他们遗留在世上的肉体,无论被虫子、老鼠或鱼类吃得有多干净,仍会再次收聚起来并重建,以形成一个身体;人们便以这种方式复活。”天使说:“多么荒唐!谁不知道人死后仍作为一个人继续活着?唯一区别在于,那时他作为一个属灵人活着。谁不知道属灵人看属灵人,就像物质人看物质人?他们也意识不到任何区别,只是觉得自己处于更完美的状态。”

⑷天使又问:“关于我们的世界、天堂和地狱,他们都知道什么?”我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但如今主已揭示了天使和灵人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因而天堂和地狱的各自性质;还揭示了天使并灵人都与人类相联,以及其它许多令人惊讶的事实。”天使很高兴主乐意揭示这些事,以便人类不再由于无知而质疑自己的不朽。

⑸我继续说:“如今,主已揭示,你们的世界有一轮不同于我们的太阳;你们世界的太阳是纯粹的爱,我们世界的太阳是纯粹的火。因此,你们的太阳所放射的一切因是纯粹的爱,所以其中含有某种生命之物,而我们的太阳所放射的一切因是纯粹的火,所以其中毫无生命;这就是属灵与属世之间区别的来源,迄今为止不为人知的这种区别也已被披露。从这些事实可以得知,以智慧照亮人类理解力的光从何而来,以爱点燃人类意愿的热又从何而来。

⑹另外,主还揭示,生命有三个层级,因而天堂也有三个层级;人的心智也被划分为这三层级,因此人对应于这三层天堂。”天使说:“难道他们以前不知道这些?”我回答,他们知道大和小之间的层级,丝毫不知在先和在后之间的层级。

⑺天使问,除了这些是否还有更多启示。我说:“还有很多,包括最后的审判;主,即祂是天地之神;神在位格和本质上都为一,神性三位一体在祂里面,祂就是主;以及主即将建立的新教会及其教义;圣经的神圣性。另外,《启示录》已被揭示,其中每一句经文若非靠着主,都不可能被揭示出来。还揭示了行星居民和宇宙中的星球;以及灵界的许多令人难忘和奇妙的事,智慧的大量细节便通过这些事从天上得以披露。

533.听到这一切,天使大为喜乐,却察觉到我内心的悲哀,就不住地问:“是什么让你这么难过?”我说:“尽管主现在所揭示的这些奥秘在卓越、价值和重要性上远远超过迄今为止已公开的知识,却在世上被视为一文不值。”这令天使感到惊讶,就乞求主允许他们俯视尘世。他们向下望去,只见那里一片漆黑!然后,他们被吩咐将这些奥秘写在一张纸上;这纸会降到地上,那时,他们将见证凶兆。于是,他们照做了。只见写有奥秘的那张纸从天上飘落下去。尚在灵界期间,它在降落时闪耀如星辰。但当它落入自然界时,它的光逐渐消失,随着它的落下而变得越来越暗。当天使把它带到有学问、有教养的神职人员和平信徒所在的集会时,就听见从他们当中许多人那里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其中有这些话:“这是什么?是重要的东西吗?这些事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分别?无疑,它们纯粹是大脑虚构出来的。”然后,只见有些人仿佛拾起这张纸,把它折起来,用手指卷起又展开,以抹去上面的字迹;有些人仿佛要将它撕成碎片,还有人似乎想把它踩到脚底下。但主为了防止他们的犯罪行为,吩咐天使收回这张纸,好好保存起来。天使伤心地思想:“这要到什么时候?”于是被告知:要一载二载半载 (启示录12:14)。

534.此后,我和天使交谈说:“其实主还向世人揭示了一件事。”“是什么?”他们问;我回答说:“关于真正的婚姻之爱及其属天的快乐。”天使说:“谁不知道婚姻之爱的快乐胜过其它所有爱的快乐?谁看不出,主所能赐下的一切祝福、幸福和快乐都汇集到某种爱中?它们的容器就是真正的婚姻之爱,这爱能以丰满的感觉接受并感知它们。”我回答说:“人们之所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他们没有靠近主,并照祂的诫命生活,即:避恶如罪并行出善事。真正的婚姻之爱及其快乐唯独来自主,被赐给那些照祂诫命生活的人。”因此,它被赐给那些将要被接入《启示录》“新耶路撒冷”所指的主的新教会之人。对此,我补充说:“我怀疑当今世人是否愿意相信这爱本身是一种属灵之爱,因而来源于宗教,因为他们对于这爱的观念纯粹是肉体的。”这时,天使对我说:“把它写下来吧,继续启示。然后,关于这个主题所写的书会从天上降下,我们必看到它的内容是否被接受;同时,也必看到他们是否愿意承认,人照其宗教而拥有这爱,以致它对属灵者来说,是属灵的,对属世者来说,是属世的,对奸淫者来说,则纯是肉体的。”

535.这事过后,我听见地下传来怀有敌意的低语,伴随着这些话:“行一些神迹,我们就会相信。”“难道这些不是神迹?”我反问。

“不是。”

“那什么是神迹?”

“展现并揭示未来,我们必信你。”

“从天上得到这类启示是不可能的,因为人越知道未来,他的理性和理解力,连同他的谨慎和智慧就越荒废,变得不活跃并衰退。”

我又问:“我还要行出什么样的神迹?”

“就像摩西在埃及所行的。”

“恐怕你们会像法老和埃及人那样心硬。”

“不会。”

“你们向我保证,你们不会围着金牛犊(‘金牛犊’在灵义上是指肉体的乐趣)跳舞,并向它下拜,像雅各的后代那样,因为他们在看见整个西乃山燃烧起来,听见耶和华亲自从火中说话,也就是说,在看见最大的神迹之后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做出这种事来。”

“我们必不像雅各的后代。”

不过,这时,我听见从天上向他们传来的消息:“你们若不相信摩西和众先知,也就是主的圣言,就不会凭神迹相信,和雅各的子孙在旷野中所行的一样。你们也必与那些亲眼看见主本人在世时所行神迹的人一样不相信。”(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后一篇:《圣爱与圣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