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找情妇或纳妾

462.上一章(淫行)也提到了找情人,意思是一个未婚男子与一个女人的私通。我们所说的找情妇或纳妾是指一个已婚男子与另一个女人的私通。若不对这二者加以区分,人们会混用这两个词,仿佛它们是一个意思,因而是指一回事。然而,它们是两种不同的关系:“找情人”这个术语适合第一种,因为情人是指堕落的女人;而“找情妇或纳妾”这个术语适合第二种,因为情妇或妾是指床上的额外性伴侣。所以,为了区分它们,我们指定“找情人”来表示婚前与一个女人的私通,指定“找情妇或纳妾”来表示婚后与一个女人的私通。

此处论述“找情妇或纳妾”需条理分明,只有条理分明,才能一方面揭示婚姻的性质,另一方面揭示奸淫的性质。婚姻与奸淫是对立面,这在前面有关它们对立的那一章(18章)已经先说明了。至于它们的对立何等之大,以及对立的性质,这只能凭它们之间的中间状态来理解,其中,“找情妇或纳妾”就是一个中间状态。不过,“找情妇或纳妾”有两种方式,必须先把这两种方式彻底区分开,所以和前几章一样,本章也要分为如下若干节:

⑴找情妇或纳妾有两种方式,这两种方式彼此截然不同,一种与妻子联结,一种与妻子分离。

⑵对基督徒来说,与妻子联结的找情妇或纳妾是完全不合法的、可憎的。

⑶它是在基督教界被定罪并逐出的一夫多妻。

⑷它是摧毁婚姻原则,即基督徒生命珍宝的淫乱。

⑸与妻子分离的找情妇或纳妾若出于合法、正当、纯正重大的理由,就不是违法的。

⑹找情妇或纳妾的合法理由和离婚的合法理由是一样的,只是妻子仍留在家中。

⑺找情妇或纳妾的正当理由和分床的正当理由是一样的。

⑻找情妇或纳妾的重大理由既有纯正的,也有不纯正的。

⑼重大理由若基于公义,就是纯正的。

⑽重大理由若非基于公义,即便表面看似公义,也是不纯正的。

⑾出于合法、正当、纯正重大理由找情妇或纳妾的男人有可能同时拥有婚姻之爱。

⑿在与情妇或妾的关系存续期间,与妻子发生性关系是不合法的。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463.⑴找情妇或纳妾有两种方式,这两种方式彼此截然不同,一种与妻子联结,一种与妻子分离。找情妇或纳妾有两种方式,这两种方式截然不同:一种是男人让一个女人与妻子共享他的床,与她并妻子同时生活;一种是男人与妻子合法、正当分离后,让另一个女人分享他的床。

找情妇或纳妾的这两种方式彼此相去甚远,犹如肮脏的亚麻布和干净衣服的区别。那些看问题又清楚又准确的人能看出这一点,而那些看问题又混乱又模糊的人则看不出。那些处于婚姻之爱的人能看到这一点,那些陷入奸淫之爱的人则看不到。源于两性情爱的一切对后者来说,如同黑夜那样幽暗;而对前者来说,则如同白昼那样清晰。尽管如此,那些陷入奸淫的人仍能看到这些衍生物及其区别,当然,不是凭他们自己心里明白,而是由别人告知。奸淫者同样能提升他们的理解力,和贞洁的已婚者一样。然而,奸淫者从别人那里得知这些区别后,若将其理解力沉浸于自己污秽的乐趣,就会从记忆抹除它们。因为贞洁与不贞洁、理智与疯狂无法共存;不过,当保持分离时,它们就能被理解力区分开。

在灵界,我曾问一些不视奸淫为罪恶的人,他们是否知道行淫、找情人、找情妇或纳妾的两种方式,以及奸淫的各个等级之间的一个区别。他们说,这一个就像那一个。我又问婚姻是否也和它们一样,他们四下里看了看,确认没有任何神职人员在场后,说,婚姻本质上也一样。那些在思想观念上视奸淫为罪恶之人则不同。这些人说,他们已经在属于觉知的内在观念中看到区别,只是尚未努力辨别并区分它们。我可以肯定,天堂天使甚至能觉知这些区别中的最小细节。因此,为了清楚说明找情妇或纳妾的这两种方式彼此对立,其中一种摧毁婚姻之爱,另一种则不然,我首先描述有害的这一种,然后再描述无害的那一种。

464.⑵对基督徒来说,与妻子联结的找情妇或纳妾是完全不合法的、可憎的。这种方式之所以不合法,是因为它违背婚约;之所以可憎,是因为它违背宗教。违背这二者,就是违背主。因此,一旦有人在妻子之外又找情妇或纳妾,又找不出纯正的重大理由,天堂就向他关闭,天使也不再把他算在基督徒之列。另外,从那时起,他还会轻蔑地拒绝教会和宗教的一切,后来则不再将他的脸面或目光提到自然界之上,而是转向她,奉其为赞成其情欲的神明;然后,他的灵便因自然界的流注而活跃。我们将在下文揭示这种叛教的内在原因。这个男人自己则看不到这样找情妇或纳妾何等可憎,因为天堂向他关闭后,属灵的疯狂就临到他。但贞洁的妻子能清楚看到这一点,因为她是婚姻之爱,这爱使它感到恶心。因此,许多妻子后来拒绝与丈夫发生性关系,好像这种事会因碰触了这个男人从妓女那里沾染来的淫欲而玷污了她们的贞洁一样。

465.⑶它是在基督教界被定罪并逐出的一夫多妻。既找情妇或纳妾,同时又与妻子联结,就是一夫多妻,尽管没有被这样认定,因为还没有任何法律如此规定,因而如此命名。任何人,即便头脑不敏锐,也能看到这一点。这个女人被用作一个妻子和婚床的共享者。一夫多妻那一章(15章)已证明,一夫多妻在基督教界被定罪并逐出,那里尤其说明:基督徒不可娶数个妻子(338节);娶数个妻子的基督徒不但犯了属世的奸淫,还犯了属灵的奸淫(339节);以色列民族之所以被允许,是因为他们当中没有基督教会(340节)。由此明显可知,在妻子之外又找情妇或纳妾,并与这二者共享一张床,其实就是污秽的一夫多妻。

466.⑷它是摧毁婚姻原则,即基督徒生命珍宝的淫乱。它就是一种淫乱,比被称为单纯奸淫的一般淫乱更反对婚姻之爱。它等于丧失了基督徒与生俱来的婚姻生活的一切能力和倾向;这几点可通过在智者的理性面前有效的重要论据得以证明。关于第一点:既找情妇或纳妾,同时又与妻子联结,就是一种淫乱,比被称为单纯奸淫的一般淫乱更反对婚姻之爱。这一点可从以下考虑看出来:一般的淫乱或单纯的奸淫并不包含类似婚姻之爱的任何爱,因为它纯粹是肉体的冲动或灼热,会直接冷却下来;有时事后不会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一丝爱。因此,如果这种淫行的爆发不是出于有意或确定的意图,并且奸淫者对此有所悔改、清醒过来,那么它对婚姻之爱的伤害不大。一夫多妻的淫乱则截然不同。这种淫乱包含一种类似婚姻之爱的爱,因为它爆发后,不像前一种那样冷却、消散并化为乌有,而是保留、更新、确立自己。它还相应地夺走对妻子的爱,并引发对她的冷淡以取代这爱。因为此时,这个男人觉得分享他床的这个女人或妓女可爱,这是由于他的自由意志,若他愿意,这自由意志也能使他退出。这种自由生来就被植入属世人,并因取悦他而倾向于支持他的爱。此外,他与情妇或妾在一起比与妻子在一起更紧贴诱惑。另一方面,他觉得妻子不可爱,是由于他的终身契约所强加的与妻子一起生活的责任。相比与其他女人在一起的自由,这种责任对他来说似乎更有强迫性。显然,随着他对其他女人或妓女的爱逐渐变暖,并且她逐渐被珍视,他对妻子的爱逐渐变冷,并且妻子逐渐被鄙视。

关于第二点:既找情妇或纳妾,同时又与妻子联结,会使男人丧失基督徒与生俱来的婚姻生活的一切能力和倾向。这一点可从以下考虑看出来:对妻子的爱转为对情妇或妾之爱的程度,就是他对妻子的爱被侵蚀、掏空和耗尽的程度,如刚才所示。这一切是通过关闭这个男人属世心智的内层、打开其低层发生的。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可知:在基督徒当中,只爱一个异性的倾向的居所就在他们的至内层;而这个居所能被关闭,却无法被根除。只爱一个异性的倾向,以及接受这爱的能力生来就被植入基督徒;这是因为这爱唯独出自主,已成为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并且在基督教界,主的神性被承认和敬拜,宗教信仰就出自衪的圣言。因此,这种倾向是天生固有的,并世代相传。我们说,这个基督教的婚姻原则被一夫多妻的淫乱摧毁,其实意思是说,它在一夫多妻的基督徒里面被关闭和阻断。然而,它仍能在他的后代里面复苏,就像祖父或曾祖父的形像在他的孙子或曾孙身上重现一样。正因如此,这种婚姻原则被称为基督徒生命的珍宝,是人类生命的瑰宝和基督教的宝库(457,458节)。

对一个陷入一夫多妻淫乱的基督徒来说,该婚姻原则由此被毁;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他无法像一夫多妻的伊斯兰教徒那样同等地爱情妇或妾和妻子。相反,他越爱情妇或妾,即越对她变得温暖,就越不爱他的妻子,即越对她变得冷淡;更有甚至,还照着他发自内心承认主纯粹是一个属世人,是马利亚的儿子,而非同时是神的儿子,以及视宗教一文不值的程度而憎恶她。然而,必须清楚的是,这是发生在那些在妻子之外又找情妇或纳妾,并与二者发生性关系之人身上的情形;绝不适用于那些出于合法、正当和纯正重大理由而与妻子分离,并中断与妻子的性关系后,又找别的女人来取代她的人。这是下一节的主题。

467.⑸与妻子分离的找情妇或纳妾若出于合法、正当、纯正重大的理由,就不是违法的。我们将依次阐述何谓合法、正当和纯正重大的理由,在此只预先提一下这些理由,以便把即将讨论的找情妇或纳妾的这种方式与前一种方式区分开。

468.⑹找情妇或纳妾的合法理由和离婚的合法理由是一样的,只是妻子仍留在家中。离婚是指解除婚约,从而彻底分离,并且此后完全可以自由地另娶妻。按照主在马太福音(19:9)中的戒律,这种彻底分离或离婚的唯一理由是淫乱。可参考这一理由的,还包括明显的淫秽;这种淫秽逐出谦逊,使家里充满无耻的迎合,变得不宜居住;这会造成一种整个心智会融入其中的放荡无耻。对此,还要加上包含淫乱,促使妻子犯奸淫,从而被休的恶意遗弃(马太福音5:32)。这三个理由是离婚的合法理由,故摆在法官面前的第一个和第三个理由,和摆在这个男人或丈夫自己的判断力面前的第二理由也是找情妇或纳妾的合法理由,只是奸妇,即妻子仍留在家中。淫乱是离婚的唯一理由,因为它与婚姻之爱的生命直接对立,会将它摧毁到灭绝的地步(参看255节)。

469.许多男人之所以仍将不忠的妻子留在家中,是因为:

①这个男人或丈夫害怕与妻子对簿公堂,指控她通奸,因而将她的罪行公之于众;因为他若没有一个能判她有罪的目击证人或等效证据,就会被男人会众中隐藏的指责和女人会众中公开的指责所淹没。

②他还害怕不忠的妻子狡辩,同样害怕法官偏向她,从而导致他声名狼藉。

③除了这些原因外,她在提供家庭服务方面的优势也让他打消将其从家中分离出去的念头,如:他们尚有年幼的孩子,因为即便不忠的妻子也能展示出母爱;无法单独履行的相互责任把他们联结在一起;妻子拥有父母遗产的继承权,或来自亲戚或熟人的恩惠,并有希望靠他们发财;他珍惜当初与她的亲密关系;她变成奸妇后,知道如何花言巧语、虚情假意地巧妙抚慰丈夫,以免被指控。

还有其它理由,它们本身因是离婚的合法理由,故也是找情妇或纳妾的合法理由。将犯奸淫的妻子留在家中的理由并不废除离婚的理由。除了无耻之徒外,谁还会去维护婚床的权利,与一个奸妇共享他的床榻?这种事若零星发生,则不算确凿证据。

470.⑺找情妇或纳妾的正当理由和分床的正当理由是一样的。分离的理由或因素有合法与正当之分。合法的理由或因素由法官宣告做出,正当的理由或因素则唯独由这个男人或丈夫判断做出。前文(252,253节)简要列举了从床榻和家里分离的合法和正当理由或因素。这些理由或因素包括:

①身体缺陷,也就是感染全身,以至于严重到致命的疾病,这从传染病可推知。这类疾病有:恶性和鼠疫型发烧,麻风病、性病、坏疽、癌症。还有一些疾病致使身体糟糕到无法与人来往,它们或从体表,或从体内,尤其从胃和肺排放出有害物质和气体。体表的疾病是:恶性痘、疣、脓疱、坏血病引起的消耗性疾病、急性疥疮,尤其造成毁容的疾病。从胃里排放的是嗳气、恶臭、口臭、由于消化不良导致的令人恶心的呕吐物;从肺里呼出的是由脓液,溃疡,脓肿,变质的血液或其中败坏的淋巴引起的腐臭气。另外,还有各种其它疾病,如晕厥,它会使身体彻底虚弱、失去力量;瘫痪,也就是控制运动的膜和韧带松驰并松懈;癫痫;中风引起的永久残疾;某些慢性病;腹绞痛;疝气;此外还有其它病理学已知的疾病。

②智力缺陷,也就是从床榻和家里分离的正当理由或因素。如,躁狂症,脑炎,精神失常,实实在在的蠢笨和白痴,失忆,以及其它类似缺陷。无需判断,凭理性就能看出,这些是找情妇或纳妾的正当理由,因为它们是分离的正当理由或因素。

471.⑻找情妇或纳妾的重大理由既有纯正的,也有不纯正的。除了正当理由,也就是分离的正当理由或因素,进而成了找情妇或纳妾的正当理由外,还有一些重大理由,它们取决于这个男人或丈夫的判断和公义。因此,这些也必须提一下;不过,由于公义的判断可能被滥用,并通过确认转变成公义的表象,所以我们将这些理由区分为纯正的重大理由和不纯正的重大理由,并分别予以描述。

472.⑼重大理由若基于公义,就是纯正的。要知道这些理由,只需列举一些纯正的重大理由就足以了。例如,缺乏母爱,以至于弃绝婴孩;放纵,酗酒,污秽,无耻;热衷于抖露家里的隐私、争吵、打击、报复、作恶、偷窃、欺骗;导致厌恶的内在差异;无耻地要求夫妻同居权,使丈夫变成一块冰冷的石头;痴迷于魔法、巫术;极度不虔诚,以及其它类似缺点。

473.还有一些相对较轻的理由,但仍是纯正的重大理由,并造成分床,只是尚未造成分家。例如,妻子因年纪大,无力生育,导致不容忍并逃避肉体亲近,而丈夫依旧精力旺盛;此外还有其它理性判断能从中看到公义,并且不伤害此人良知的类似情形。

474.⑽重大理由若非基于公义,即便表面看似公义,也是不纯正的。这些能从上面所列举的纯正重大理由得知。若不细查,它们看似公义,其实不然。例如:分娩后需要一段时间的禁欲;妻子暂时的疾病;无论由这些还是其它原因造成的生殖能力的损耗;以色列人可以一夫多妻,以及其它从公义的角度看没有可取之处的理由。它们都是男人或丈夫变得冷淡后杜撰出来的理由,因为此时,不贞洁的淫欲使他们丧失了婚姻之爱,并以婚姻之爱与淫乱之爱一样这种观点冲昏他们的头脑。这种男人在找情妇或纳妾时,为避免丧失名声,会将这类虚假、骗人的理由说成恰当、纯正的理由。他们绝大部分会散布有关妻子的谣言,善意使得他们同胞当中的朋友信以为真,还加以美化。

475.⑾出于合法、正当、纯正重大理由找情妇或纳妾的男人有可能同时拥有婚姻之爱。我们说他们可能同时拥有婚姻之爱,意思是说,他们可能将这爱藏在心里。因为凡拥有这爱的人不会失去它,它只是处于休眠状态。对那些偏爱婚姻胜过找情妇或纳妾,并且仅出于上述理由找情妇或纳妾的人来说,以下就是婚姻之爱能在他们里面得以保存的原因:

①这种行为并不反对婚姻之爱,或使婚姻之爱令人厌恶。

②这种人并未与这爱分离。

③它只是被掩盖了。

④死后,这种掩盖就被除去。

①这种找情妇或纳妾的方式并不反对婚姻之爱,或使婚姻之爱令人厌恶。这一点从前面的论证可推知,即:出于合法、正当和纯正重大理由找情妇或纳妾不算违法(467-473节)。

②这种找情妇或纳妾的方式并不需要与婚姻之爱分离。因为当有合法、正当或纯正重大理由介入、说服和迫使时,与婚姻联系在一起的婚姻之爱不会被分离出去,只是被中断了;被中断而非分离的爱仍存留在它的容器中。此处情形和热爱工作的人因参与社交活动、观看戏剧演出、外出旅行而耽搁工作的情形差不多,他并未丧失对工作的热爱。这种情形还和喜好美酒的人又去品尝劣质酒的情形差不多,他并未丧失对美酒的嗜好。

③这种找情妇或纳妾的方式只是婚姻之爱的一种掩盖,因为对找情妇或纳妾的爱是属世的,而对婚姻的爱是属灵的;当属灵之爱被中断时,属世之爱就会掩盖它。作为情人的这个男人或丈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属灵之爱本身无法被感觉到,只能通过某种属世之爱来表达自己,这种属世之爱被感觉为一种含有天堂祝福的快乐。而属世之爱本身仅被感觉为一种快乐。

④死后,这种掩盖就被除去。因为此时,人从属世变得属灵,并享有实质的身体,以取代物质的身体,也就是肉体;这使得出于属灵之爱的属世快乐在其巅峰被他感觉到。事实的确如此,我已经听说了,因为我在灵界与这类男人交谈过,包括那里的国王,他们在世时纳妃就是出于纯正的重大理由,。

476.⑿在与情妇或妾的关系存续期间,与妻子发生性关系是不合法的。原因在于,婚姻之爱本身是属灵的,贞洁、纯粹和神圣,若变得属世,就会被污染,变得衰弱,从而灭亡。所以,为了保存这爱,出于纯正重大理由(472,473节)找情妇或纳妾就成了权宜之计,但只能找一个,不能同时找两个。

477.对此,我补充以下记事:

我听见一个灵人,一个刚从尘世来的年轻人,竟然吹嘘自己的淫行,似乎渴望得到他比其他男人更男人的赞美。在厚颜无耻地炫耀中,他脱口说出下面的话:“还有什么比禁锢人的爱情,只与一个女人生活更令人沮丧的呢?还有什么比释放爱情更令人快乐的呢?只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谁不会厌倦?和多个女人在一起,谁不更有活力?还有什么比性自由、多样化、奸污处女、欺骗丈夫、淫乱的虚伪更甜美的呢?心灵最深处的快乐不就是通过狡诈、欺骗和偷窃所获得的奖赏吗?”

听到这里,旁观者说:“不要这么说。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和谁在一起。你不过刚到此处。你脚下是地狱,头上是天堂。如今,你正在这二者中间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叫灵人界。所有离世之人都到这里来,在此聚集,接受对自己本性的检查,然后做好预备:恶者预备下地狱,善者预备上天堂。或许你还记得在世时牧师说过,嫖客和妓女都会被扔进地狱,而贞洁的已婚者则被提上天堂。”闻听此言,新来者嘲笑说:“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自由自在的地方不就是天堂?自由不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爱许多女人吗?地狱不就是被奴役的地方吗?奴役不就是被迫忠于一个女人吗?”

一位从天上俯视的天使听到这些话后,为了不让这个年轻人继续亵渎婚姻,于是打断他说:“上到这里来,我会以活生生的方式向你说明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以及等待执意淫乱之人的是哪类地狱。”于是,他向这人指明了上去的路。一到天堂,他先被带到一个天堂花园,那里满是果树和鲜花,其美丽、愉悦和芬芳以生气勃勃的快乐充满所有人的灵。看到这些景象,他大为惊讶;不过,此时他用的是外在视觉,也就是他在世观看类似事物时所用的视觉。处于这种视觉,他是理性的;但当他使用内在视觉,也就是淫乱在其中起主导作用,并占据其思维的每时每刻的视觉时,是不理性的。于是,他的外在视觉被关闭,内在视觉被打开。内在视觉一打开,他便说:“我现在看到的是什么呀?这不是稻草和干柴吗?我现在闻到的是什么呀?不是臭味吗?那个天堂哪去了?”“它近在咫尺,就在旁边,”天使说,“只是你那淫乱的内在视觉看不到罢了,因为这视觉将天堂之物转化成地狱之物,只能看到它们的对立面。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在心智和一个外在心智,因而有一个内在视觉和一个外在视觉。恶者的内在心智是疯狂的,外在心智是明智的;而善者的内在心智是明智的,外在心智由此也是明智的。在灵界,人看待事物的方式取决于其心智的性质。”

之后,天使凭赋予他的能力关闭了这个年轻人的内在视觉,并打开他的外在视觉,然后领他出了大门,来到住宅中心。他在这里看到宏伟的宫殿,全是由雪花石膏、大理石和各种宝石建成的;旁边是门廊,四围有被令人惊叹的徽章和装饰所镶嵌和包裹的圆柱。看到这些,他奇道:“我看到的是什么?这是富丽堂皇的巅峰,是建筑艺术的极致。”不过,天使又关闭了他的外在视觉,打开了他那因充满污秽淫乱而邪恶的内在视觉。当这一切完成时,他叫喊说:“我现在看到的是什么呀?我在哪里?那些宫殿和壮丽美景都哪去了?我眼里尽是残垣断壁,岩石洞穴!”

过了一会儿,他又被带回其外在视觉,被引入其中一座宫殿,看到了门、窗、墙和天花板,尤其器具上的装饰图案;它们上面和周围全是黄金和宝石制成的天堂形状,无法用语言形容,也不是任何艺术所能描绘的,因为它们超出了语言的表达和艺术所能传达的观念。看到这些,这个年轻人再次惊呼:“这些是眼所未见的真正奇迹。”不过,这时,和以前一样,他的内在视觉被打开,外在视觉被关闭,并被问及,他现在看到的是什么,他回答说:“除了墙什么也没有,有些墙是用芦苇砌的,有些是用稻草砌的,有些是用柴禾围起来的。”

然后,他又被带回其心智的外在状态,一些少女被领到他面前。她们都是美的化身,因为她们描绘了天堂的情感。这些少女以其情感的甜美声音和他说话。一看见并听见她们,他的脸色就变了,并且他自动回到其淫乱的内在状态。由于他的内在受不了一丁点天堂之爱,反过来也无法被天堂之爱所容忍,于是他们双方都消失了;少女从这年轻人眼前消失,他也从少女眼前消失。

这事过后,天使指教他有关其视觉状态颠倒的缘由,说:“我发觉在你所来的那个世界,你是个双面人,内在是一种人,外在是另一种人。你外在是一个文明、道德和理性的人;而内在既不文明、道德,也不理性,因为你是一个嫖客和奸夫。这种男人若被允许升入天堂,在那里被保持在外在状态,就能看到那里的天堂景象;但是,一打开他们的内在,他们就看不到天堂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地狱的景象。

“然而,要知道,在灵人界,每个人的外在都会逐渐被关闭,内在则被打开;他们以此或为天堂或为地狱做好准备。由于淫乱的罪恶比其它任何罪恶更能玷污心智的内在,所以你的心智必被带入你自己那爱的污秽;这些污秽可见于地狱,那里有充满粪臭味的洞穴。凭理性之光谁不知道,在灵界,不贞洁和放荡之物是不洁和肮脏的,因而没有比这更能败坏和玷污一个人,并给他招来地狱之物的了?所以,小心点,别再鼓吹你以之为比别人更男人的那些淫行了。我可以预见,你会变得衰弱无力,以至于几乎不知道你的男性气概在哪里。这就是等待那些吹嘘自己淫乱的性能力之人的命运。”听完这番话,这个年轻人下来了,回到灵人界和他以前的同伴那里。这时,他和他们说话显得谦虚、贞洁,只是并未持续多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