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与地狱(简释本)五十八、凡在地狱里的人,都处在源于对自我之爱和对世界之爱的邪恶及其伪谬中

五十八、凡在地狱里的人,都处在源于对自我之爱和对世界之爱的邪恶及其伪谬中

  551、凡在地狱里的人,都处在邪恶和由此而来的伪谬中。在那里,没有人既在邪恶中同时又在真理中。在世上,许多恶人对属灵的真理、也就是教会的真理有所了解,因为他们从小就被教导,后来又通过听讲道和读圣经接受教导,再后来,他们则谈论这些真理。其中有些人甚至使得别人以为他们内心是基督徒,因为他们知道如何以伪装的出于真理的情感进行谈论,又知道如何正直地行事,仿佛是出于属灵的信仰。但是,那些内在思想敌视这些真理的人,之所以仰制自己不作所思想的恶事,只是因为民法,或是考虑到他们的名声、地位和利益。他们心里全然是恶,处在良善和真理中的仅仅是身体的层面,而非属灵的层面。因此,在来世,当他们的外在被剥离后,属于他们灵魂的内在显露出来,他们完全沉溺在邪恶和伪谬中,根本不在真理和良善中。很明显,真理和良善仅仅作为所学的知识留在他们的记忆中,他们谈话时就从记忆中取出来,假冒为善,貌似是出于属灵的爱和信。

  当这种人进入他们的内在,从而进入他们的邪恶时,他们就无法再谈论真理,而只能谈论伪谬,因为他们出于邪恶说话。从邪恶中谈论真理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灵无非是他们自己的邪恶,伪谬则出于邪恶。每个恶灵在被投入地狱之前都会沦落到这种状态(参见499512节),这就是所谓的对真理和良善的磨净。{注1}磨净仅仅是被带入人的内在,也就是被带入灵的自我本性中,或者说,被带入到灵的自身(参看第425节)。

{注1}:恶人在被投入地狱之前,会磨净真理和良善的部分,一旦这些被拿走,他们自愿地进入地狱(697770397795821082329330)。主从不磨净、剥夺他们的良善和真理,但他们磨净自己(76437926)。一切邪恶都有伪谬在里面。因此,在邪恶里,也就在伪谬里,尽管有些人并不知道这一点(75778094)。那些陷在邪恶中的人出于自己思想时,一定思想伪谬(7437)。所有在地狱里的人,都出于邪恶而谈论伪谬(169573517352735773927689)。

552、人死后进入这种状态时,他就不再是处在第一个状态时(参看第491498节)的灵魂状态,而是一个真正的灵人。因为真正的灵人有脸和身体,与属于他他心智(意图)的内在相对应,也就是说,他有一个外形,它是其内在的印记或形像。当前面所描述的第一和第二个状态结束后,灵人就变成这样。因此,当他们被看到时,不仅从他的脸上,还从他的身体上,甚至从他的言谈举止中,立刻知道他的品性。而且,因为此时他活在自己的秉性中,{注1}故只能在他的同类所在的地方。

  [2]在灵界,情感及其思想完全被分享,因此,灵人自发地向同类的灵人移动,这是出于他的情感和喜悦。事实上,他将自己转向那个方向,因为这样他就能吸入自己的生命,或者能自由地呼吸,{注2}而转向其它的方向则不能。应当知道,在灵界,与他人分享是根据脸的转动来实现的,在每个人面前的总是处在同类爱欲中的人,无论他怎样转动身体,都是如此(参看第151节)。

  [3]因此,所有的地狱灵人都转离主,朝向尘世太阳和月亮所在之处的幽暗和漆黑;而天堂的天使都转向显为天堂太阳和月亮的主(参见123143144151节)。从这些事可以确定,凡在地狱里的人都处在邪恶及其伪谬中,他们也都转向自己的爱欲。

{注1}:【英300】“秉性”的原文是se est (“是 . . .他的本质自我”)。也可以翻译为“在他自己中”。

{注2}:【英301】“呼吸”的原文是animam,意思是“呼吸”和“灵魂”。

553、在任何天堂之光中,地狱里的所有灵人都显出他们邪恶的样子。因为那里的每个灵人都是其邪恶的形像,因为他的内层和外层作为一个整体行事,内层本性呈现在外层中,也就是在脸面、身体、言语和行为中表现出来。因此,所有灵人的本性都一目了然。通常他们表现为如下的样子:蔑视他人,威胁不恭敬他们的人,各种仇恨和各种报复等。他们内层的凶恶和残忍通过这些样子显现出来。但是,当有人赞扬、恭敬和膜拜他们时,他们的面容就克制着,露出喜悦的表情。

  [2]无法用三言两语来描述他们所显现出来的样子,因为没有两个灵人是一样的。尽管那些处在同样的邪恶、因而在同一个地狱社群的人大体上很相像,就像衍生于同一个层面,每个人的脸都有着某种相似之处。一般来说,他们都面目狰狞,没有生气,如同僵死;有的人脸色发黑,有的炽热如炬,有的则因生疮生瘤而溃烂毁容;许多人似乎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毛发或骨状的东西,有的只见牙齿;他们的身体也是奇形怪状的,言语也是愤怒、敌意或报复之言,因为各人都出于他的伪谬说话,而语气则出于他的邪恶。总之,他们都是自己地狱的形像。

  [3]我没有被允许看到地狱本身在总体上是什么形状,只是被告知,正如整个天堂作为一个整体就像一个人一样(参看第5967节),地狱作为一个整体则像一个魔鬼,可能呈现为一个魔鬼的形像(参看第544节)。然而,我经常被允许看到特定的地狱或地狱社群的形状,因为在它们的入口处,也就是所谓的“地狱之门”,通常会出现一个怪物,它代表了里面灵人的普遍形像,同时,里面居民的凶暴的激情也以恐怖丑陋的方式表现出来,对此,我不忍提及。

  [4]但应该知道,虽然在天堂之光中地狱的灵人看上去是这个样子,但他们自己彼此看上去像是人。这是出于主的怜悯,免得他们彼此相见像在天使面前一样可憎。然而,这种外表只是假象,因为只要一丝天堂之光进入,他们的人模人样就变成了丑陋的模样,正如他们自身的本来面目(正如刚才所描述的),因为在天堂之光中,一切都原形毕露。他们也因此逃避天堂之光,投身在自己的光中,这光像是燃烧的煤发出的光,有时又像是燃烧的硫磺发出的光,但如果有一丝天堂之光流入,这光就会变成了漆黑一片。这就是为什么说地狱在漆黑和黑暗中,为什么用“漆黑”和“黑暗”表示源于邪恶的伪谬,诸如在地狱中的伪谬。

554、通过观察地狱灵人的畸形怪状(如前文所述,这些都是蔑视他人、威胁那些不尊荣、不尊重他们的人的表现形式,以及仇恨、报复那些不喜欢他们的人的表现形式),很明显,总的来说,它们都是自我之爱和世界之爱的形式;这些具体形式的邪恶都源于这两种爱。此外,我从天堂得知,并且被大量的经历证实,这两种爱,即自我之爱和世界之爱,统治地狱并造就地狱,正如爱主和爱邻舍统治天堂也造就天堂;两种地狱之爱和两种天堂之爱也是截然对立的。

555、起初,我很困惑,为什么自我之爱和世界之爱是如此恶毒?为什么陷入其中的人外貌是如此狰狞可怕?因为在世上,人们几乎不反思自我之爱,只是注意到在外在事物上洋洋得意的心态,也就是所谓的骄傲,相信它就是唯一的自我之爱,因为它是如此明显。不仅如此,如果自我之爱不表现为骄傲,世人就会以为,正是这股生命之火激励人努力上进、施展抱负,如果在这些努力中看不到尊敬或荣耀,他们的心智就会萎靡不振。他们会说:“如果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荣耀和尊敬,被人记念,谁曾做过任何有价值、有用处或卓越的事呢?所做的一切不都是源于对荣耀和尊敬的爱、因而是对自己的爱吗?”因此,世人还不知道,就其本质而言,自我之爱就是那统治地狱、并在人里面创造地狱的爱。既然如此,我想先描述一下什么是自我之爱,然后再证明一切的邪恶及其伪谬都来自这种爱。{注1}

{注1}:【英302】参见上文第122节注释。

556、自我之爱就是只希望自己好,希望别人好也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缘故,甚至对教会、国家或任何人类社会也是这样,对他们行善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尊敬和荣耀。除非在对别人发挥的功用中看到这些利益,否则他会在心里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做这事?我能从中得到什么?”于是他就不去做。显然,在自我之爱中的人并不爱教会、国家和社会,也不爱发挥任何功用,只爱他自己。他的快乐唯独在于爱自己。由于源于爱的快乐构成人的生命,所以他的生命是自私的生命;自私的生命就是从人自我而来的生命,而人的自我就其本质而言,无非是邪恶。

  爱自己的人,也爱属于他的一切,具体地说,就是他的子孙;一般来说,就是所有与他构成一体的人,他将这些人称为“他的人”。爱这些人就是爱他自己,因为他视他们仿佛在自己里面,视自己仿佛在他们里面。被称为属于他的这些“他的人”还包括所有称赞、尊敬和膜拜他的人。

557、通过与天堂之爱的比较,就能确认自我之爱的性质。天堂之爱是因着功用的缘故而喜爱功用,或者因着良善的缘故而喜爱良善,人行善是为了教会、国家、社会和同胞的利益。这才是爱上帝和爱邻舍,因为一切功用和一切良善都来自上帝,是应当被爱的邻舍;相反,为了自己的缘故而爱这些活动的人,只爱把他们当作奴仆,因为他们对他有用。因此,在自我之爱中人的意愿就是:教会、国家、社会和同胞都要服侍自己,而不是自己服侍他们,因为他将自己置于这些邻舍之上,将他们置于自己之下。因此,任何人只要在自我之爱中,他就把自己与天堂分开,因为他使自己脱离了天堂之爱。

558、{注1}此外,人只要处在天堂之爱中(这爱在于喜爱功用和良善,在为教会、国家、社会和同胞发挥功用和行善时,会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就被主引导,因为那是主在其中的爱,并且来自主;但人只要处在自我之爱中(这爱在于为自己的缘故而发挥功用和行善),就被自己引导,而且,人只要被自己引导,就不被主引导。由此可知,人越爱自己,就越远离上帝,因而越远离天堂。被人自己引导,就是被人的自我禀性引导,而人的自我禀性无非是邪恶,因为人与生俱来的邪恶就在于爱自己胜过上帝、爱世界胜过天堂。{注2}

  每当人在他所行的良善中专注于自己时,他就被引入自我禀性中,也就是进入了他的遗传之恶中。因为此时他关注自己、远离良善,而不是关注良善、远离自己,因而他在自己的良善中呈现了自己的形像而非上帝的形像。我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有些恶灵的居所在北方和西方之间的中间地带,在天堂的下面。这些恶灵特别擅长引诱性情好的灵人陷入自我禀性中,因而陷入各种邪恶中。这些恶灵通过公开的赞扬和恭维,或是暗暗地将性情好的灵人的情感导向他们自己,从而引导他们想着自己。一旦恶灵在某种程度上得逞,就将性情好的灵人的脸转离天堂,在某种程度上模糊他们的理智,把邪恶从他们的自我禀性中召唤出来。

  [2]自我之爱是对邻舍之爱的对立面,这可以从二者的起源和本质上看出来。在自我之爱中的人,他的对邻舍的爱始于自己,因为他声称,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邻舍。这爱从他发出,如同从中心向所有与他合一的人发出,并随着他们与他凭借爱相结合的程度的减弱而递减。所有在这个圈子之外的人都被他视为无关紧要,而那些反对这个圈子成员及其邪恶的人则被他视为敌人,无论这些人的品性如何,无论他们多么智慧、正直、诚实或公平。

  但对邻舍的属灵之爱是从主开始的,从祂发出,如同从中心向所有凭着爱和信与祂结合的人发出,并照着他们的爱和信的品质而发出。{注3}显然,始于人的对邻舍之爱与始于主的对邻舍之爱是对立的。前者出于邪恶,因为它从人的自我禀性而来;而后者出于良善,因为它从主而来,而主是良善本身。由此还可以看出,出于人及其自我禀性的对邻舍的爱是属肉体的,而来自主的的对邻舍的爱是属天堂的。总而言之,当人处在自我之爱中时,这爱便构成头,天堂之爱则构成脚,他则站在天堂之爱上面——如果这爱不能为他服务,他就把它踩在脚下。这就是那些被扔进地狱的人看上去是头向下朝向地狱、脚向上朝向天堂的原因(参看第548节)。

{注1}:【英303】本节和下一节在第一版中编号均为558。【中】英文版以558a、558b区分,本书中都归为558节,以[2]表示558b节。

{注2}:人的自我禀性,遗传自父母,无非是深重的邪恶(2102157318769871047230723083518370138128480855010283102841028610731)。人的自我禀性就是爱自己胜过上帝、爱世俗胜过天堂。与自己相比,认为邻舍微不足道,除非有利于自己,这就是人的自私,包含在自我之爱和世界之爱中(69473143175660)。当自我之爱和世界之爱占主导地位时,一切的邪恶便从这些爱中流出 (13071308132115941691341372557376748874898318933593481003810742)。这些邪恶就是蔑视他人、敌意、仇恨、报复、残忍和欺骗(66677370737493481003810742)。一切伪谬都从这些邪恶中流出(1047102831028410286)。

{注3}:那些不知道什么是爱邻舍的人,会以为人人都是邻舍,要向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行善(6704)。他们还相信人人都是自己的邻舍,因而对邻舍的爱始于自我(6933)。爱自己胜过一切的人,自我之爱占优势,也使得对邻舍的爱始于自己(6710)。解释了每个人成为自己邻舍的方式(69336938)。但那些基督徒并爱上帝胜过一切的人,使得对邻舍的爱始于主,因为应当爱主胜过一切(6706671168196824)。邻舍的区别和来自主的良善的区别是一样多,要根据每个人的状态的性质,有区别地对每个人行善,这是基督徒的谨慎之举(6707670967116818)。这些区别数不胜数,因此,知道邻舍含义的古人将仁爱的行为分门别类,并赋予它们不同的名称,由此知道每个人在哪方面是邻舍,当以哪种方式谨慎地向每个人行善(24176628670572597262)。古代教会的教义是对邻舍仁爱的教义,他们从中获得智慧(241723853419342048446628)。

559、再者,自我之爱是这样的:一旦松开它的缰绳,也就是除去外在的约束(害怕法律及其处罚,害怕丧失名声、尊贵、利益、地位和性命),它就向前狂奔,最终不仅想统治整个世界,还想统治整个天堂,甚至想凌驾于主之上,永无止境。这种倾向潜藏在每个处在自我之爱中的人身上,虽然并没有向世人显明,但它在那里被前面所提到的那些束缚拦阻着。就这样,每个人都能从那些不受制于上述约束的统治者和国王身上看到,他们向前狂奔,征服尽可能多的城邦和王国,渴望无限的的权力和荣耀。更引人注目的是今天的巴比伦,{注1}它将自己的统治伸向天堂,将主的一切神性大能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并不断地贪求更多。这些人死后进入来世,与上帝和天堂直接对立,站在地狱一边。这可见于《最后的审判和巴比伦的毁灭》{注2}这本小册子。

{注1}:【英305】在18世纪路德宗派的思想中,天主教会与《启示录》中(14:816:1917:518:21021等)巴比伦的等式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注2}:【英306】史威登堡1758年的著作《最后的审判》(Last Judgment)。

560、想象一下由这类人组成的社群,他们全都自私自利,对他人毫不关心(除非那些人与自己是一伙的)。你会发现他们的爱与盗贼之间的爱没什么两样,只要他们一起行动,他们就会互相拥抱,称兄道弟,一旦停止共同的行动、抛弃他们之间的从属关系时,他们就起来彼此攻击、互相残杀。如果探究他们内心深处的本性和思想,就会发现他们彼此间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在内心嘲笑公义和诚实,甚至嘲笑上帝,并弃之如敝履。这一点在他们的地狱社群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如下所述。

561、那些爱自己胜过一切的人,其思想和情感的内层是面向自己和尘世的,因而转离主和天堂。结果,他们沉溺在各种各样的邪恶中,神性无法流入,因为神性一流入,就立刻淹没在自私的思想中,被玷污,并与出于自我禀性的邪恶混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来世都转离主,背对着主,朝向尘世太阳所在的浓密的黑暗,它与天堂的太阳、也就是主,直接对立(参看第123节)。“浓密的黑暗”表示邪恶,“尘世的太阳”表示自我之爱。{注1}

{注1}:“尘世的太阳”表示自我之爱(2441)。从这个意义上讲,“拜日头”(申命记4:1917:3)表示敬拜那些与天堂之爱和主对立的事物(244110584)。“日头越来越热”(出埃及记16:21)表示越来越强烈的恶欲(8487)。

562、一般来说,那些处在自我之爱中的人,其邪恶就是蔑视他人、嫉妒、敌意所有不赞同他们的人,继而就是敌视,各种仇恨,以及报复、诡诈、欺骗、冷酷无情和残忍。在宗教的问题上,他们不仅藐视上帝和神性事物,也就是教会的真理和良善,而且还心存怨恨。当人成为灵人后,这种敌视就转变为仇恨。那时,他不仅无法忍受听到这些真理和良善,甚至对所有承认并敬拜上帝的人怒火中烧。我曾与一个灵人交谈,他在世时大权在握,却异乎寻常地爱自己。仅仅听见有人提到上帝、尤其是提到主时,他就怒不可遏,心中燃烧着杀掉对方的渴望。当约束他的欲望的缰绳被松开后,他希望自己成为魔鬼,这样,出于自我之爱,他就可以不断地骚扰天堂。在来世,当许多天主教徒意识到主拥有一切权柄、自己却毫无权柄时,他们便感受到这种欲望。

563、在西边朝南的区域,我看到一些灵人,他们说,在世时他们位高权重有尊严,现在也应该比其他人更受尊敬并统治他人。天使检查了他们的内层特性,发现他们在尘世的职位中只关心自己,不关心功用,这意味着他们将自己摆在功用之前。但是,由于他们急切地渴望,并再三地要求凌驾于他人之上,于是他们被允许加入一个正在讨论重大事务的小组。但人们认识到,他们无法考虑正在讨论的事务、或者从事物本身看问题,关于事物的功用他们什么也说不出,只是由着自己的自我禀性信口开河,目的是迎合自己的欲望。于是,他们被免职,到别处找工作。

  因此,他们往西走得更远,在各处被接纳,但所到之处都被告知,他们只想着自己,事不关己,无心关注。为此,他们都很愚蠢,就像是肉体感官的灵人。因此,他们无论去哪里,随后都被打发走了。一段时间后,人们看到他们沦落到穷困潦倒的境地,正乞求施舍。{注1}由此清楚地看到,那些处在自我之爱中的人仅仅出于记忆而不是出于任何理性之光说话,无论他们在世上是如何明智地、好像是从那爱的火焰中说话。在来世,当他们不再被允许检索属世的记忆时,就变得比其他人更愚蠢,因为他们与上帝分离了。

{注1}:【英307】相关内容更详细的叙述,请参阅《揭秘<启示录>》(Apocalypse Revealed)第153节。

564、统管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出于爱邻舍,另一种是出于爱自我。这两种统管在本质上截然对立。出于爱邻舍而统管的人,愿意善待所有人,热爱的无非是功用,也就是服务他人(服务他人意味着善待他人、发挥功用,无论是对教会,还是对国家、社会和同胞)。这就是他们心中的爱和快乐。此外,这种人被提到高位时,他们就欢喜快乐,不是因为高贵显赫,而是因为他们此时可以在更高的层面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就是天堂里的统管。

  [2]但出于自我之爱去统管的人,除了自己外,不愿意善待任何人。他发挥功用都是为了自己的尊贵和荣耀,对他来说,这是唯一的用途。他服务他人的目的是为了自己能被服侍、被尊敬,并获许统治管;他追求高官要职不是为了协助国家和教会,而是为了他能在显赫和荣耀中,从而心里快乐。

  [3]此外,这种对统管的爱在人死后仍继续与他同在。那些出于爱邻舍而统管的人在天堂被授予权柄,但那时统管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所喜爱的功用。当功用在统管时,就是主在统管。而那些在世时出于自我之爱去统管的人,死后则在地狱里,成为卑贱的奴隶。我曾看见那些在世时有权有势、但出于自我之爱实施统治的人,一些人被驱逐到最卑贱的人当中,还有一些人被驱逐到在排泄物之地的人当中。

565、至于世界之爱,它与天堂之爱对立的程度不如自我之爱,因为隐藏在其中的邪恶是较小的邪恶。世界之爱是想不择手段地将他人的财富转到自己手里,把心思放在财富上,允许世界牵引着自己,远离属灵的爱,也就是对邻舍的爱,因而远离天堂和上帝。但这种爱是多种多样的,有的爱财是为了高贵受尊敬,因为他只爱这些;有人爱荣誉和尊贵目的是为了发财;有人爱财是为了财富在世上种种功用所带来的欢乐;有人爱财纯粹是为了财富本身,这就是贪婪,等等。求财的目的就是财富的用途,目的或用途赋予爱的品质,因为爱的品质由它所关注的目的来决定,其它的一切都是服务它的手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