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基督教(下)》第十一章 报应(643-657节)

第6节 存在报应,但它是善与恶的报应,同时也是信的报应

643.通过圣言的大量经文(其中部分已被引用)显而易见,存在一个善与恶的报应,这才是圣言所说的报应。但为了确保每个人都能肯定不存在其它报应,我在此必须引用更多的圣言经文:

人子要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马太16:27)

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翰5:29)

案卷展开了,就是生命册,所有人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启示录20:12, 13)

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示录22:12)

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做的报应他们。(何西阿书4:9; 撒迦利亚书1:6; 耶利米书 25:14; 32:19)

显他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神他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5, 6)

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哥林多后书 5:10)

在教会初期,并不存在关于报应的其它律法,在其终结时也不存在关于它的其它律法。教会初期并不存在关于报应的其它律法,这一点通过亚当及其妻子明显可知,他们被诅咒就是因为他们行恶,吃了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创世记2,3章)。教会终结之时也不会存在关于报应的其它律法,这一点从主的这些话明显可知: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祂要向右边的绵羊说,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但对左边的山羊说,因为他们没有行善,祂说,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马太25:31-41)

凡睁开双眼的人,谁不能由此明白善与恶会被报应。

也存在信的报应,因为仁属于善,信属于真,二者一起居于善行中,否则行为不是善,可查看373-377节。故,雅各书说:

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吗?可见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这就应验经上所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他又得称为神的朋友(2:21-23)。

644.基督教会领袖及其下属们将圣言中的报应理解为刻有基督功与义,从而被归于人的信之报应,原因在于,自十四世纪,即尼西亚公会以来,他们就不愿去了解任何其它信。因此,唯独这信被固化在他们的记忆中,扎根在他们心里,好象被系统化了。从那时起,这信就配有如同出自半夜火灾的光明,这光使这信看似神学真理本身,神学的所有其它事物象一条链上的各个环节一样,紧紧挂靠在这信上,如果那顶梁柱或支柱被推倒,这些环节就会分崩离析。因此,若当他们阅读圣言时,真的去思考其它信,而不是这报应之信,那么,那光连同他们整个神学体系就会被扑灭,黑暗就会升起,这黑暗将使得整个基督教会灭亡。因此留给他们的是:

由于这树砍伐毁坏而留在地内的树墩,直到经过七期。(但以理书4:23)

当这信被攻击时,现今教会的坚定捍卫者,谁不是听而不闻,就象耳朵里塞了一团棉花,以免听见反对它的声音?但是,我的读者朋友们,请张开你的耳朵,阅读圣言,你将对信和报应有一种清晰的觉察,绝不同于你此前所信服的那些东西。

645.令人震惊的是,尽管圣言自始至终尽是证据和例证,证实被报应给他的,是人自己的善与恶,然而基督教的神学家们好象耳屎塞满了耳朵,药水弄瞎了双眼,既听不见,也看不见,除了上面所描述的信外,他们的确听不见、看不到任何其它报应。然而,这信正好比被称为黑朦的眼病,事实上,它完全可以如此命名,因为它的症状就是,眼睛因视神经梗阻而完全失明,尽管眼睛仍看似完好。同样,执着于这信者,好象睁着眼睛走路,在别人看来似乎能看见所有事物,然而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当这信进入人时,由于那时他就象一块木头,所以对它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这信到底在不在他里面,或其中有什么东西没有。后来他们貌似清楚地看到,这信经历艰难的分娩阵痛,生出公义的高贵后代,即对罪的赦免、复活、更新、重生与成圣,然而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这些事物的任何迹象,也不可能看到。

646.死后,善(即仁)与恶(即罪)会被报应给人,我所有关于从今生进入来世之人命运的经历都证实了这一点。在等候一段时日后,每个人都接受检查以确定他的秉性,包括他在尘世对宗教的态度。检查结束后,检查者向天堂报告结果,然后这人就被转到他的同类那里,加入自己人当中。这就是报应运作的方式。所有在天堂者皆有善的报应,所有在地狱者皆有恶的报应,这一点通过主对二者的排列方式向我清楚表明了。整个天堂根据所有向善之爱的多样性被划分为各个社群,整个地狱则根据所有向恶之爱的多样性被划分为各个社群。主以同样方式安排地上的教会,因为它对应于天堂。良善就是它的宗教信仰。此外,若你愿意,请问问既有宗教信仰,也有理智之人,不管来自这一大洲,还是另两个大洲,他认为谁会上天堂,谁会下地狱。他们会异口同声说,行善者皆升天堂,作恶者皆下地狱。再者,谁不知道每个真正的人热爱一个人,一个集体,一个城市或国家,都是因为其中有良善?事实上,这不但适用于人,还适用于动物和无生命的物体,象房子、财物、田地、花园、树木、森林、陆地,甚至金属和石头。所有这些事物被爱皆因其良善和用途?良善与用途是一体。那么为何主就不能因其中的良善而热爱人类和教会呢?

第7节 新教会的信与报应决不会和前教会的信与报应共存;如果它们共存,这种碰撞和冲突会导致人内教会的一切皆灭亡

647.新教会的信与报应和前教会或存续教会的信与报应无法共存,因为它们在三一部分,甚至十一部分存在分歧。前教会的信认为,三个神性身位自永恒就存在,其中每一位都是单个神或独自为神,三个创造主也是。但新教会的信则教导,只有唯一一个永恒神性身位,因而只有唯一一个永恒之神,除祂之外再无别神。因此,前教会的信教导神性三位一体被分成三个身位,而新教会的信则教导神性三位一体统一于一个身位。

前教会的信信仰一个不可见、不能接近、不能与人结合的神。它对神的观念就象它对灵的观念,认为灵就象以太或空气一样。但新教会的信则信仰一个可见、可接近、能与人结合的神,在祂里面的那位不可见,不可接近,不能结合的神,就象身体里的灵魂。它对神的观念就是,祂是一个人,因为永恒的那位神可及时变成人。

前教会的信将一切权柄归于不可见的神,并通过可见的那位神拿走它;因为它认为,父神报应信,并通过它赐下永生,可见的神只能调解;而二者都赋予(或根据希腊教会,父神赋予)圣灵(独自为神的圣灵占据第三位)带来那信之果效的一切权柄。但新教会的信则将报应,以及带来拯救果效的一切权柄归给可见(不可见的神在祂里面)的神。

前教会的信主要信仰神,创造者,却不信仰作为救世主和救主的神。但新教会的信则信仰一个神,祂同时也是创造者,救世主和救主。

前教会的信认为,悔改、罪的赦免、改造、重生、成圣与拯救伴随那信的恩赐和报应而来,无需人参与或与它们发生联系。但新教会的信则教导,人在悔改、改造、重生,因而罪的赦免上要予以配合。

前教会的信认为,基督功德被报应,恩赐的信就包含这报应。新教会的信则教导善与恶被报应,从而信也被报应,这报应与圣经一致,而另一个则与它相背。

前教会认为,含有基督功德的信被赐下时,人仍象一块木头或石头;还认为,人在属灵的事上完全无能为力。但新教会则教导截然不同的信,这信并不在基督功德里,而是在耶稣基督本人,神,救世主和救主里面,认为人拥有专注于接受信和合作的选择自由。

前教会视仁为其信的附属物,而非能带来救恩的事物,这一点构成其宗教信仰。但新教会将对主的信和对邻的仁联结起来,使它们成为不可分割的事物,从而构成它的宗教信仰。不同之处还有很多。

648.通过简要回顾它们之间的不同和分歧点,清楚可知新教会的信与报应决不会和前教会或存续教会的信与报应共存。因着两个教会之间的这种不同和分歧,它们完全是异质的。因此,如果它们真的共存于人的心智,那么这种碰撞和冲突将导致属于这教会的一切皆毁灭,人在属灵事上会陷入谵妄或昏迷,以致于他将不知道何为教会,或是否存在教会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有关神、信或仁的任何事。

由于前教会的信屏蔽源自理智的所有光,所以它好比一只猫头鹰,而新教会的信则好比一只鸽子,它在白天飞翔,并凭天堂之光看东西。所以,若把它们放到一个心智里,就象把猫头鹰和鸽子放到一个巢里那样,猫头鹰和鸽子都在此下蛋,当它们孵卵,并将幼雏孵化出来后,猫头鹰会将幼鸽撕成碎片后喂食自己的幼鸟,因为猫头鹰是食肉鸟。

前教会的信在启示录中(12章)被描述为龙,新教会的信被描述为身披太阳、头戴十二颗星冠冕的妇人。这种对比能使人推断出,如果这二者同居一处,人的心智状态会是什么样:龙站在那快要生产的妇人面前,想要吞吃她的孩子,当妇人逃到旷野后,它尾随而来,在她后面吐出水来,象江河一样,要把妇人吞没。

649.如果人在接受新教会之信的同时,却又保留前教会关于基督功与义的报应之信,那么结果也是一样。因为前教会的所有信条如枝杈般从这象根一样的教义中发出来。若有人真的这样做,他就好比挣脱了龙的这五角,却又被龙的那五角缠住,或刚逃离狼口,又落入虎穴,或从枯井里爬出来,又掉进水井,并被淹死。

因为这种情况下,人很容易返回到他以前信仰的所有观念,上文已解释了这些观念。然后他会获得这种可憎观念,即他也许能将属于主的本质神性事物,即救赎与公义,归于并附加到自己身上,然而这些事物能被敬拜,却不能被归给。因为若人真的将它们归于并附加到自己身上,那么他会象被扔进太阳火炉里那样被融化。尽管如此,正是这太阳的光与热使得他能看到并活在肉身。前文说明了,主的功德是救赎,其救赎和公义是神的两个属性,不能连到人那里。所以,每个人都务必当心,不要把前教会的报应复制到新教会的报应上,因为这会造成妨碍其救恩的悲惨后果。

第8节 主将善归给所有人,但地狱将恶归给所有人

650.主将善而非恶归给人,而魔鬼(即地狱)将恶而非善归给人,这在新教会是新事物。它之所以是新的,是因为圣言中频繁说到神发怒、报复、憎恨、诅咒、惩罚、将人投入地狱、试探他,所有这些行为都恶人的行为,因而是邪恶。但如同圣经一章所说的那样,圣言字义由这类所谓表象与对应的事物构成,以便教会的外在与其内在,因而尘世与天堂存在一种结合。该章还说明了,当圣言里的这类事物被阅读时,这些真理的表象,在从人传到天堂期间,会被改变成真正的真理,即主从不发怒、报复、憎恨、诅咒、惩罚、将人投入地狱、试探他,因此从不向人行恶。我在灵界经常观察这种转变和变化。

651.凡理智皆认可,主不可能向任何人行恶,因此祂不可能将恶归给人;因为祂是爱本身和怜悯本身,因而是善本身,这些是其神性本质的属性。因此将恶,或与恶相关的事物归给主,就是将与其神性本质相背的东西归给祂,所以是一个矛盾。这就象是说将主与魔鬼,或天堂与地狱连接起来一样令人憎恶,然而这些事物之间存在无法逾越的鸿沟,“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路加16:26)。”甚至天堂天人也不能向人行恶,因为主的善之本质在他里面;另一方面,地狱灵只会向他人行恶,因为魔鬼的邪恶性质在他里面。人在尘世为自己作成的本质或性质,死后不可能被改变。请你考虑一下,如果主愤怒地看待恶人,温和地看待善人(恶人数量不计其数,善人也一样),如果祂凭其恩典拯救一部分,而出于报复诅咒另一部分人,以如此不同的眼光—一种轻柔一种严厉,一种温和一种苛刻—看待这二者,那么主将是何种存在?这会将主神置于何地?凡在教会通过布道受教者,谁不知道所有本为善的良善皆来自主,另一方面,所有本为恶的邪恶皆来自魔鬼?所以,若人真在意愿中接受善与恶—善来自主,恶来自魔鬼—这二者,那么用主在启示录里的话说:

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3:15, 16)

652.主将善归给所有人,不将恶归给任何人,因此祂不判定任何人下地狱,只要人跟从,就将所有人提升入天堂,这一点通过祂的这些话明显可知:

耶稣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翰12:32)

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审判世人,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翰 3:17, 18)

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翰12:47, 48)

耶稣说,我不判断人。(约翰 8:15)

在圣言中,此处及别处的“审判”皆表判入地狱,即定罪;救赎不是审判,而是复活得生命。(约翰 5:24, 29; 3:18)

将要审判的“圣言”表真理,真理就是,一切恶皆出自地狱,因此邪恶与地狱是一体。故,当恶人被主提升向天堂时,其邪恶就会把他拉下来,因为他热爱邪恶,他凭己意追随它。这也是包含在圣言中的真理,即善就是天堂。因此,当善人被主提升向天堂时,他也看似凭己意上升,并被带到里面。这些人就是那些所谓被记在生命册上的人(但以理12:1; 启示录13:8; 20:12, 15; 17:8; 21:26)。

从主不断发出一种气场,充满整个灵界和尘世,提升所有人朝向天堂。它就象大洋中的一股强流,悄悄推动船只,所有信靠主并照其诫命生活者,皆进入那气场或强流,并被提升,而那些不信靠者则不愿进入,自己退到周边,被强流推向地狱。

653.人皆知,羔羊的行为只会象羔羊,绵羊的行为只会象绵羊。而另一方面,狼的行为只会象狼,老虎的行为只会象老虎。如果这些动物被放到一块,那么狼会不会吞食羔羊,老虎会不会吞食绵羊呢?所以要有牧人看守它们。人皆知,甘泉不可能从溪流中产出苦水,好树结不出坏果子;葡萄藤不象荆棘那样扎人,百合花不象荨麻那样去刮,或风信子不象大蓟那样去刺,反之亦然。因此将田里的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进入灵界的恶人,其情形也是如此,如同主所说的那样(马太13:30; 约翰15:6)。主也对犹太人说,毒蛇的种类!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马太12:34-35)。

第9节 信及其结合的东西决定了判决;若信与善结合,判决就是永生;但若信与恶结合,判决就是永死

654.基督徒和异教徒各自所做的善工于外在形式上显得很相似,因为二者都向同伴实践文明道德的好行为,这些行为某种程度上类似爱邻的善行。事实上,二者都扶贫济困,参加教会布道,然而谁能由此判断,这些外在好行为是否与其内在形式相近,即这些属世行为是否也是属灵的呢?对此,只能通过信得出结论,因为正是信决定它们的品质,正是信使得神在它们里面,并将它们与它自身结合于内在人中;也正是这信使得属世好行为成为内在属灵的好行为。这一事实通过讨论信的章节更能看出来,此处证明了以下观点:

除非信与仁结合,否则它不是活的信。仁变成属灵是由于信,信变成属灵是由于仁。脱离仁的信由于不是属灵的,所以不是信;脱离信的仁由于毫无生气,所以不是仁。信与仁彼此依附和联结。主、仁、信构成一体,如同生命、意愿、觉知构成一体,但若彼此分离,它们各自会象珍珠化为粉末一样灭亡(355-367)。

655.从刚才所述可以看出,信一位真神会使得善于内在形式上也为善,另一方面,信一位假神则使得善仅于外在形式上为善,而这善本质上不是善,正如昔日的异教徒信朱庇特、朱诺和阿波罗为神;非利士人信大衮神,有的信巴力、巴力毗耳,巴兰视术士为神,埃及人则信数个神一样。信主则完全不同,祂是真神和永生,如约翰所言(约翰一书5:20),神本性的一切丰盛,都有形有体地住在祂里面,如保罗所言(歌罗西书2:9)。何为对神的信?不就是专注于祂,以至于感受到祂的临在,同时信靠祂的帮助吗?除了这一切,以及对一切善出自祂,祂使得祂的善带来救恩的信任外,真正的信还能是什么?所以,若信与善结合,那么判决就是永生;若不与善结合,判决则截然不同,若与恶结合,更加如此。

656.上文已说明,在那些相信三个神,而口头上说相信一个神的人里面,仁与信的结合是什么样;即仁与信仅结合于外在属世人中。原因在于,这种人的心智专向三个神的观念,而口头坦承只有一个神。因此,如果其心智在那一瞬间进行口头诉说,那么它会阻止说出“一个神”,并脱口而出他正在思想的“三个神”。

657.凭理智谁都能明白,邪恶与一位真神的信无法共存。因为恶反对神,而信拥护神。恶与意愿相关,信与思维相关,意愿流入觉知,并促使它思考,而不是相反。觉知仅教导人当意愿什么,做什么。因此,恶人所行的善本质上是恶;它就象骨髓腐烂而外表光滑的骨头、舞台上扮演伟人的演员,以及涂脂抹粉的妓女;它也象一只着银色翅膀的蝴蝶,到处飞舞,将卵产在好树的叶子上,结果导致这树结不出果子;还象毒草制成的香烟;甚至象文明的强盗或虔诚的骗子;因此,其本质为恶的善居于内室,而徘徊在前厅推理的信只不过是幻觉、幽灵或妄想。这些对比清楚表明,信根据与其结合的善或恶决定判决。

上一页 下册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