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11卷)》第23章 内义(15)

又:

我必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使邪恶的野兽从地上断绝,他们就必安居在旷野。他们必不再作外邦人的猎物,田间的野兽也不再吞吃他们。(以西结书34:25, 28)

何西阿书:

我也必荒废她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我必使它们变为森林,田间的野兽必吞吃它们。(何西阿书2:12)

同一先知书:

这地悲哀,其中所有的居民因田间的野兽和空中的飞鸟必都衰微。(何西阿书4:3)

诗篇:

森林中的野猪把践踏它;田间的野兽拿它当食物。万军之神啊,求你回转,眷顾这葡萄树。(诗篇80:13, 14)

又:

你造黑暗为夜,森林中的一切野兽就都出来。(诗篇104:20)

利未记:

你们若行在我的律例中,谨守我的诫命,实行它们,我要叫邪恶的野兽从地上息灭。如果你们弃绝我的律例,我要打发田间的野兽到你们中间,使你们荒废。(利未记26:3, 6, 15, 22)

申命记:

耶和华你神必将这些民族从你面前渐渐赶出,恐怕田间的野兽多起来害你。(申命记7:22)

在这些经文中,“田间的野兽”、“地上的野兽”和“森林中的野兽”都表示属于爱自己爱世界的虚假和邪恶。

由于“野兽”表示虚假,而虚假来自两不同的源头,也就是说,它可能源于邪恶,也可能源于良善(9258节),所以在圣言中,“野兽”也表示正直的民族或外邦人,他们尽管受制于虚假,但仍过着正直的生活。在这层意义上,“野兽”这个词用于下列经文:

森林中一切的野兽都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一切的飞鸟,我都知道;我田间的野兽也都与我同在。(诗篇50:10, 11)

野兽和一切牲畜,愿你们都赞美耶和华。(诗篇148:7, 10)

以赛亚书:

我田间的一切野兽都来吞吃吧!森林中的一切野兽也要如此。(以赛亚书56:9)

以西结书:

空中的一切飞鸟都在黎巴嫩的枝子上搭窝;田间的一切野兽都在它的枝条下生子;所有大民族都在它荫下居住。(以西结书31:6)

9336.“我要渐渐地将他们从你面前撵出去”表按次序逐渐所实现的一种移走。这从“渐渐地”和“撵出去”的含义清楚可知:“渐渐地”是指逐渐,因而是指缓慢地;“撵出去”当论及迦南地的各个民族所表示的虚假和邪恶时,是指移走,如刚才所述(9333节)。之所以说“按次序逐渐”,是因为对一个正在重生的人而言,一切事物都照着天堂的秩序而重新安排。因为已经重生的人就是一个微型天堂(9276节);因此,在这个人里面也存在类似天堂中的一个秩序。

当一个人出生时,就其遗传的邪恶而言,他就是一个微型地狱。他也照着将遗传之恶归给自己,并将自己的也添加于其中的程度而变成一个地狱。正因如此,人的生命秩序由于与生俱来的东西和他的实际生活而与天堂的秩序对立。因为一个人自己的东西会使他爱自己胜过主,爱世界胜过天堂;而天堂的生命则在于爱主胜过一切,并爱邻如己。由此明显可知,前一种生命,即地狱的生命,必须彻底被摧毁,也就是说,邪恶和虚假必须被移走,好叫新的生命,即天堂的生命可以被植入(参看4551, 4552, 4839, 6068节)。这一切绝无可能在仓促之间完成,因为深深扎根下来的一切邪恶及其虚假与其它一切邪恶及其虚假都相互联系在一起。这些邪恶和虚假数不胜数,它们之间的联系如此复杂,以至于连天使都无法理解,只有主明白。由此明显可知,与一个人同在的地狱生命不可能突然被毁;因为如果它真的突然被毁,这个人也会马上灭亡。天堂的生命也不可能突然被植入,因为如果它真的突然被植入,这个人照样会灭亡。

主将一个人从地狱的生命引入天堂的生命所经由的隐秘道路有成千上万条,而人类几乎连一条也不知道。我从天堂得知,事实就是如此,我所意识到的许多事也向我证实了这一点。由于人类对这些事几乎一无所知,所以许多人在涉及人摆脱邪恶和虚假,也就是罪得赦免的事上犯了错误。他们以为与一个人同在的地狱生命,能在一瞬间靠怜悯转变为与他同在的天堂生命。而事实上,怜悯在于整个重生行为;除了那些在世上以信和爱接受主的怜悯之人外,没有人经历重生,正如主在约翰福音中所说的:

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他们不是从血生的,不是从肉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2, 13)

至于“血”、“肉欲”、“人意”,以及“从神生的”表示什么,可参看前文(5826节)。

还必须简要说明如何正确理解“按次序逐渐所实现的邪恶和虚假的移走”。从主的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将天堂里的一切都安排得井然有序;因此,这含有来自主的良善在里面的神性真理就是秩序本身 (1728, 1919, 2258, 2447, 5703, 6338, 8700, 8988节)。那里的一切都按这个秩序存在,也都按这个秩序而持续存在;因为持续存在就是不断存在。因此,为叫天堂能在一个人里面存在,他有必要以他从主所拥有的良善来接受神性真理。这一切只能照着类似于主依次安排天堂所遵循的那种秩序而逐渐实现;因为如果事情的性质是一样的,那么无论大小,其情形也是一样的。这种循序渐进的安排就是此处“逐渐实现的次序”的意思。由此也明显可知,一个人的新造,也就是重生,类似于天地的创造。因此,在圣言中,“一个新天和一个新地”表示一个新教会(1733, 1850, 2117, 2118e, 3355e, 4535节);在创世记第一章,天地的创造也表示被称为人的属天教会的新造;对此,可参看对那一章的解释。

9337.“等到你多结果实”表照良善的增长。这从“多结果实”的含义清楚可知,“多结果实”是指良善的增长(参看43, 55, 913, 983, 2846, 2847节)。邪恶和虚假的移走照良善的增长而实现,这一点从前面频繁的说明清楚看出来。主通过良善流入一个人,并通过它将真理排列有序,但反过来不行;真理在何等程度上通过良善被排列有序,邪恶和虚假就在何等程度上被移走。圣言处处将人比作一棵树,叶子表示他的信之真理(885节),果实则表示他的爱之良善(3146, 7690节)。由此明显可知,不仅“多结果实”表示良善的增长,而且良善也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特征,就像果实是一棵树最重要的特征一样。诚然,先长出来的,是叶子,但叶子是为了作为目的的果实而长出来的。作为目的的东西不仅是末后的,也是首先的,因为它是手段里面所关注的唯一事物,因而它是全部。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的关系也是这种情况。

这就是“无花果树”的含义,对此,我们在下列经文中读到:

回城的时候,耶稣饿了。看见路旁有一棵无花果树,就走到跟前,在树上找不着什么,只有叶子。就对树说,从今以后,你永不再结果子。那无花果树就立刻枯干了!(马太福音21:18, 19)

路加福音:

一个人有一棵无花果树栽在葡萄园里。他来,在树上找果子,却找不着。就对管葡萄园的说,看哪,我这三年来在这无花果树上找果子,竟找不着。把它砍了吧,何必使地不结果呢!(路加福音13:6, 7)

同一福音书:

凡树木凭它的果子就可以认出来。人不是从荆棘上收无花果,也不是从蒺藜里收葡萄。善人从他心里的善之库房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的恶之库房就发出恶来。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路加福音6:44-46)

由此明显可知,信的果子,如它被称呼的,是信最重要的方面或说首要事物;没有果子,也就是没有生活良善的信只是叶子;因此,当此处“树”所表示的人长满叶子,却没有果实时,他就是那枯干并被砍掉的无花果树。

上一页 第11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