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2章 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续)

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续)

此处关于皮肤、毛发、骨头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5552.关于对应关系,情况是这样:人里面最有生命的事物对应于天上最有生命的那些社群,因而对应于那里最大的幸福;如对应于人的外在和内在感官能力,与他的理解力和意愿有关的那些社群。但人里面拥有较少生命的事物则对应于有较少生命存在的那类社群;如覆盖全身的皮肤层,支撑身体各个部分并将它们联结起来的软骨和骨头,以及从皮肤长出来的毛发。有必要阐述一下身体所有这些部分对应于哪种社群,以及这些社群是何性质。

5553.对应于皮肤层的社群在天堂的入口处。他们能察觉涌向天堂第一道门槛处的灵人是何性质,然后要么把他们赶走,要么把他们领进去。所以他们可称作天堂的入口或门槛。

5554.构成身体外在覆盖层的社群有很多,从脸直到脚底都各不相同;因为处处都有不同。我与这些社群有过许多谈话。就他们的属灵生命而言,他们是这种人:他们允许自己被其他人说服相信某事是真理;并且一旦听见取自圣言字义的证据,他们就完全相信它,并严格坚持他们所接受的观念,还根据这种观念开创一种生活,尽管这不是一种邪恶的生活。不具类似性质的灵人很难与他们打交道;因为他们顽固坚持他们业已接受的观念,不肯通过理性思考被引离这些观念。像这样的灵人大多来自地球,因为我们的星球处于外在事物,对内在事物的反应就像皮肤一样。

5555.有些灵人活在肉身时只知道信仰的大体概况,如要爱邻舍,并出于这一基本原则既向义人行善,同样向恶人行善,不对这两类人加以区分;因为他们声称人人都是邻舍。这些灵人活在世上时,允许自己被诡诈、假冒为善的骗子大大迷惑。他们在来世遭遇同样的事;他们也不关心向他们所说的话,因为他们是感官的,对理性概念不感兴趣。这些灵人构成皮肤,不过是没大有感觉的外层部分。我曾与构成头骨皮肤的灵人交谈过。构成皮肤的灵人就像身体各个部位的皮肤一样,也有很大的不同,如头骨不同区域的皮肤:头骨前面的、后面的、太阳穴的;或脸部皮肤,以及胸部、腹部、腰部、脚、手臂、手和手指的皮肤。

5556.我还被允许知道那些构成皮肤鳞片区域的灵人都是谁。皮肤的这片区域所拥有的感觉,比身体的其它任何覆盖物所拥有的都要少,因为它被厚厚的、就像柔软的软骨一样的鳞片覆盖着。构成鳞片状皮肤的社群是那些推理这样那样的事是不是真的,却仅止于推理,不再往前推进的人。与他们交谈时,我被允许发觉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并且他们越推理,越不明白。然而,他们却觉得自己比谁都有智慧,因为他们将智慧等同于推理能力。他们完全不知道智慧的主要特征是不用推理就能发觉事情是真是假。这些灵人当中有许多在世时就是这样,他们通过哲学论证将良善与真理置于混乱之中而变得如此,并由此比任何人都缺乏常识。

5557.还有些灵人充当别人的喉舌,但对于自己所说的,却几乎不明白。他们承认这一事实,然而仍继续扮演喉舌的角色。那些活在肉身时只会胡扯瞎吹,根本不思考自己所说的话,并且喜欢无所不谈的人就会变成这个样。我被告知,他们成群结队,其中有的与覆盖身体内脏的膜有关,有的与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的皮肤层有关;因为他们完全是被动力量,不是凭自己行事,而是受其他人驱使。

5558.有些灵人想知道某事时,就会宣称这事是真的,并在他们的社群一个接一个地如此宣称;当他们如此宣称时,会进行观察,看看这种宣称是否自由流动,没有任何属灵的阻力。因为当他们所宣称的观念不正确时,他们通常会觉察到来自内在的阻力;他们若觉察不到阻力,就会认为这观念是对的,以其它任何方式却不知道这一点。像这样的灵人就是构成那些构成皮肤小腺体的灵人。不过,这些灵人分为两种,第一种肯定这种观念是对的,是因为如前所述,他们的宣称自由流动,他们据此推测:由于它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所以这种观念符合天堂的形式,因而符合真理;于是,他们便肯定它。第二种则会大胆断言这种观念是对的,哪怕他们并不知道它是对的。

5559.我曾以代表的方式被指示皮肤交织的构造。对那些其最外层的皮肤覆盖物对应于内层,也就是物质事物服从属灵事物的灵人来说,这种构造就是一件以奇妙的方式被联结成如同无法描述的花边一样美丽的螺旋形织造物。它们是蓝色的。此后,更复杂、更精致、更美丽的形式被呈现出来。重生之人的皮肤就显为这种构造。但在那些欺诈的人当中,这些最外层的覆盖物看上去就像纯由蛇所打成的结;而在那些使用巫术的人当中,看上去就像污秽的肠子。

5560.对应于软骨和骨头的灵人社群非常多。但他们是那种很少有属灵生命在里面的人,就像与骨头所围的柔软部分相比,骨头里面很少有生命一样;如与脑的这两个部分,即延髓和延脑,以及感官物质相比之下的颅骨和头骨;与心肺相比之下的椎骨和肋骨;等等。

5561.我已被指示与骨头有关的灵人所拥有的属灵生命何等之少。充当其他灵人喉舌的灵人几乎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他们仍要去说,唯独以此为乐。那些过着邪恶生活,然而又有某些良善的余剩储存在自己里面的人就堕入这种状态。在经过好多好多年的消磨之后,这些余剩才制造少量属灵生命。至于何为余剩,可参看前文(468, 530, 560-561, 660, 1050, 1738, 1906, 2284, 5135, 5342, 5344节)。如前所述,这些灵人只有少量属灵生命,这属灵生命就是天上的天使所拥有的生命。人在世上时通过信与仁的事物被引入这种生命;对仁之良善的真正情感和对信之真理的情感就是那构成属灵生命的。没有这种情感,人的生命就是属世、世俗、肉体和尘世的生命;这生命不是属灵生命,除非属灵生命在它里面,而是一种诸如与动物一样的生命。

5562.那些从消磨当中出来,充作骨头功用的人没有任何清晰、确定的想法,只有笼统、模糊的想法。他们就像那些被称为心烦意乱,可以说没有完全在身体中的人。他们行动迟缓,头脑迟钝,愚蠢,在理解一切事上都很缓慢。更重要的是,他们常常缺乏任何不安的感觉,因为忧虑没有使他们明白过来,而是分散在了他们总体的头脑迟钝中。

5563.有时在颅骨会感到疼痛,有时在这个部位,有时在那个部位;这时,在那里会感觉看似结节的东西和其它骨头分开,因而是疼痛的源头。

我通过经历得以知道,这种疼痛是由源于恶欲的虚假造成的。令人惊奇的是,虚假的属和种在头骨中有自己的固定位置,我通过大量经历也已经知道这一点。对经历改造的人来说,这些结节,即硬块,被分解并变软;这一切是通过各种方法实现的,一般来说,通过在良善与真理上的教导、造成内在疼痛的真理的强势涌入和造成外在疼痛的实际撕裂实现。源于恶欲的虚假具有这样的性质:它们会造成坚硬;因为它们是真理的对立面。真理因照着天堂的形式成形,故可以说自发、自由、柔和、轻轻地流动。但虚假因倾向于与天堂相反的方向,故所取的形式是相反的。结果,属于天堂形式的流动被阻断,由此产生硬化。因此,那些陷入致命仇恨和这种仇恨的报复,并由此陷入虚假的人就有完全硬化的头骨。有些人的头骨就像象牙;光线,也就是真理无法穿透进来,而是被完全反射回去。

5564.有些灵人身材矮小,说话时候会发出轰鸣声;有时他们会一起如此说话,就像一队士兵。他们说话天生就这样。他们并非来自地球,而是来自另一个星球;蒙主的神性怜悯,等到论述各个星球的居民时,我会描述这一切。我被告知,这些灵人与胸腔前面的甲状软骨有关,甲状软骨用来支撑肋骨前部,以及各种声带肌。

5565.也有一些灵人与更坚硬的骨头有关,如牙齿;但我没有被允许对他们了解太多。我所知道的是,当这些几乎没有什么属灵生命存留的灵人被带入天堂之光时,他们似乎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仅有牙齿。这是因为脸代表人的内层,因而代表他的属灵和属天事物,也就是信与仁的事物。因此,那些活在肉身时没有获得任何这种属灵生命的灵人就具有刚才所描述的那种形像。

5566.有一个灵人向我走来,他看上去就像一团乌云,周围有流星。在来世,当流星出现时,它们表示虚假;但牢固的星星表示真理。我注意到这就是那个想接近我的灵人;他靠近时,使我感到恐惧;这种灵人,尤其强盗就有这种能力。正是这种恐惧使我断定他曾是个强盗。当他靠近我时,利用巫术千方百计侵扰我,但没有得逞。他伸出手来行使他自以为所拥有的能力,但毫无效果。此后,他脸的样子被指给我看。他并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非常黑的东西;上面露出一张嘴,以一种可怕而凶猛的方式大大张开,以致它就是一个无底洞,里面有一排排的牙齿。简言之,它就像一只张大嘴巴的疯狗,并且嘴巴张得如此之大,以致它只有一张敞开的大嘴巴,没有脸。

5567.有一个灵人曾处于我的左侧,那时我不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哪种灵人;他行事也很含糊、隐晦。此外,他想从内在深入到我里面,但被推开了。他发出一种无法描述的思维观念的总体气场;像这样的总体气场,我记得以前从未发现过。他不忠于任何基本信念,总的来说,就是反对所有人;他能利用灵巧、聪明的论据驳斥和贬损他们,尽管他不知道何为真理。令我惊讶的是,他竟被赋予这样的聪明,也就是说,有能力在不知道真理的情况下利用巧妙的论据驳斥别人。此后他走了,但很快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陶罐,想给我一点喝的。这个陶罐里装有某种由错误观念所产生的酿造物,这种东西会夺走喝它之人的理解力。之所以有这样的显现,是因为他剥夺了那些在世时追随他的人对真理与良善的理解,但这些人仍旧追随他。当在天堂之光中看这个灵人时,他似乎没有脸,只有牙齿,因为他能嘲笑别人的观念,尽管他自己根本不知道真理。我被告知他是谁。他在世时曾是名人之一,并被一些这样的名人所认可。

5568.有时咬牙切齿的灵人会与我同在。他们来自地狱,那里的居民不仅过着邪恶的生活,而且顽固拒绝神性,把一切都追溯到自然界。这些灵人一说话就咬牙切齿,听上去很可怕。

5569.正如有骨头和皮肤的对应关系一样,也有身上毛发的对应关系;因为毛发是从皮肤的根部长出来的。凡与大人有对应关系的,都被灵人和天使所拥有;因为每一个作为一个形像都代表大人或说作为大人的一个形像而与大人相关。因此,天使有头发,并且梳得整洁、利落;他们的头发代表他们的属世生命,以及它与他们的属灵生命的对应关系。因为“头发”或“毛发”表示属世生命的事物(参看3301节);而“剪头发”则表示关注属世事物,使它们整洁、秀丽(5247节)。

5570.有许多灵人,尤其女性,以为拥有一个漂亮的外表才是最要紧的,不去思想比外表更深刻的东西。她们几乎不怎么思想永生。对女性来说,在女子成年期,也就是通常在结婚前到来的强烈欲望消退之时以先,这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她们若长大成人,能更好地理解事情后仍一味专注于这些事,就会获得一种死后依然存在的性格。在来世,这种女人看上去拥有长长地、披在脸上的头发;在她们的想象中,这头发使她们显得优雅,她们还在梳头。因为“梳头”表示使属世事物看上去富有吸引力(5247节)。其他灵人由此知道这些女人的性质;因为灵人能她们的头发,如头发的颜色、长度、梳理,知道就这些女人在世时的属世生命而言,她们是什么样。

5571.有些灵人认为自然界就是一切,或说自然的力量能说明一切,并对此完全信服。他们基于这种信仰过着满不在乎的生活,不承认死后的任何生命,因而也不承认地狱和天堂的存在。他们因完全属世,故显现在天堂之光中时,似乎根本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毛烘烘、没有修剪过的胡须一样的东西。因为如前所述,脸代表从内在存在于人里面的属灵和属天事物,而头发则代表属世事物。

5572.在今天的基督教界,有很多人把一切都归因于自然界,几乎不将任何东西归因于神性。但这些人在一个民族比在另一个民族的多。因此,我记录了我与有很多此类人的那个民族当中的一个成员的对话。

5573.有一个灵人曾出现在我的头上,却是看不见的。我被引导从烧焦的角或骨头的臭味和牙齿的恶臭察觉到他的存在。此后,一大群像乌云一样的人从下面朝我背后的一个较高位置上来。这些人也是看不见的,在我头顶上停了下来。我以为他们不可见是由于他们自己的聪明。然而,我被告知,他们在所获得的属灵气场那里是看不见的,但在所获得的属世气场那里是可见的。因此,他们被称为“看不见的属世灵人”。关于这些灵人,我所披露的第一件事是,他们以最勤奋、最狡猾和最熟练的方式努力避免暴露有关他们的任何事。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知道如何夺走别人所拥有的观念,并以不同的观念来取代它们,他们利用这些不同观念来防止暴露自己。他们的这种努力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由此得以明白,这些灵人活在肉身时就是那种不想叫自己的行为或思维得以暴露的人;他们通过换上一副表情,用不同的说话方式达到这个目的。然而,他们没有利用这种伪装来来撒谎和骗人。

我发觉与我同在的这些灵人在肉身生活中曾是商人;然而,他们是那种其生命的快乐在于买卖本身,不怎么在于财富的商人,因此买卖本身可以说就是他们内在的驱动力,或说他们的灵魂。于是,我就把这一点告诉他们,并被引导说,做买卖决不会妨碍他们上天堂,天堂里的富人并不比穷人少。谁知他们却反对这种说法,声称他们一直以来的观点是,他们若要得救,就必须放弃买卖,把他们所有的都捐给穷人,使自己陷入悲惨境地。我被引导回答说,他们所说的不是真的,他们中间那些在天堂里的人既是善良的基督徒,也很富有;其中有些人极其富有,他们就不这么想。这些人以公众利益和对邻之爱为他们的目的;从事商业活动完全是为了服务于世界;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把心思放在财富上。他们自己之所以在下面,是因为他们纯粹是属世的,因而不信死后的生命,也不信地狱和天堂,甚至不信任何灵;他们利用各种手段毫不犹豫地掠夺别人的财物,无情地看整个家庭为他们自己的利益而灭亡;并因此嘲笑凡向他们谈论属灵生命的人。

我也被指示他们对于死后生命、天堂和地狱拥有哪种信。有一个从左向右被提入天堂的人出现了。我被告知,这是一个新近死去,立刻被天使带往天堂的人。接着就有一场关于这个人的讨论。不过,尽管这些灵人也看见了这一幕,但他们拥有极强烈的不信的气场,并向周围散发,以致他们想使自己和其他人不去相信他们所看见的。由于他们的不信如此之大,所以我被引导告诉他们说,假如他们在世时偶然目睹一个躺在棺材里死去的人复活了,他们首先会说,他们不会相信,除非他们看见许多死人复活;他们若看见许多死人复活,仍会将这事归因于自然原因。此后,当这些灵人离开思考了一会儿后,他们说,一开始他们会认为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诡计。不过,他们补充说,当证明这不是诡计时,他们会相信这个死人的灵魂与使他复活的人有一种秘密的交流;最后相信有某种他们不理解的秘密,因为自然界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了。因此,他们无法被引导相信这种事的发生是由于自然界之上的某种力量。这揭示了他们信仰的性质,也就是说,这是一种绝无可能引导他们相信死后生命,或地狱、天堂的信仰。因此,这表明他们是完全属世的。当这样的灵人在天堂之光中显现时,他们似乎也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浓密的毛发。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