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7卷)》第41章 关于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续)

此处关于内脏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5377.前一章末尾论述的主题是人体的一些内脏与大人的对应关系,也就是说,肝、胰、胃等内脏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现在继续论述腹膜、肾脏、输尿管、膀胱,以及肠与大人的对应关系。凡在人里面的东西,无论是在外在人里面的,还是在内在人里面的,都与大人拥有一种对应关系。没有与大人,即天堂,或也可说灵界的这种对应关系,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存在并持续存在,因为它与先于它自己之物没有联系,因而与那首先的,即主没有联系。凡缺乏这种联系,因而独立之物片刻不能存在。因为凡持续存在的,完全凭它与使它存在之物的联系,以及对使它存在之物的依赖而持续存在,因为持续存在就是不断存在。

由此可知,不仅人里面的一切事物,无论总体还是细节,对应于大人,而且宇宙中的每一个事物也对应于大人。太阳本身有一种对应关系,月亮也是;因为在天堂,主既是太阳,也是月亮。太阳的火与热,以及光,都有一种对应关系,因为它的热与火就对应于主对全人类的爱,它的光则对应于祂的神性真理。星星也有一种对应关系,它们对应于天堂的社群及其居民。倒不是说天上的社群住在星星里,而是说它们按照星星排列的次序而被排列。凡在太阳底下的,都有一种对应关系,如太阳底下动物界中的每一个事物,以及太阳底下植物界中的每一个事物。除非灵界流入它们全部,以及每一个,否则它们立刻分崩离析。

我已通过大量经历得知这一点,因为我曾被指示,动物界的许多事物,以及植物界的更多事物对应于灵界的哪种事物;还被指示这一事实:若没有灵界的流注,它们根本无法持续存在。因为一旦在先之物被拿走,在后之物必灭亡;一旦在先之物与在后之物分离,情况也一样。由于对应关系主要是人与天堂,并通过天堂与主的对应关系,所以在来世,每个人的对应关系的性质决定了他在天堂之光中所显现的模样。这解释了为何天使拥有难以形容的光明和美丽的外表,而地狱里的人则有难以言表的黢黑和丑陋的外表。

5378.一些灵人来到我这里,但却沉默不语。然而,过了一会儿,他们开口说话了,但不是作为许多个体说话,而是他们一起作为一个人说话。我从他们的说话方式发现他们具有这种性质:他们想知道一切,渴望解释一切,以这种方式确信某事是真的。这些灵人很谦虚,声称他们所行的不是他们自己想到的,而是受别人启发,尽管看似是他们自己想到的。就在这时,他们开始受到其他一些灵人的骚扰;我被告知,这其他灵人构成肾脏、输尿管和膀胱的区域。他们对这些灵人的反应也是很谦逊的,然而这些灵人仍不断麻烦和骚扰他们;因为这就是那些与肾脏有关的灵人的性质。他们因无法通过自己的谦逊胜过这些灵人,便采取符合其性质的行为,也就是说,使自己膨胀,由此造成恐惧。于是他们似乎放大了,不过仅仅作为一个人放大了;这个人的身量膨胀得就像似乎支撑苍天的阿特拉斯(古希腊神话中的擎天巨神);他手里出现一支长矛;不过,除了造成恐惧外,他根本不想造成任何伤害。于是,属于肾脏的灵人从他那里逃离;这时,随着他们逃跑,只见一个灵人在追赶他们;然后又见另一个灵人从那个放大之人两脚之间的前面飞来。那个放大的人似乎还有一双木鞋,他把鞋子扔到那些属于肾脏的灵人身上。

天使告诉我,这些使自己变大的谦逊灵人就是与腹膜有关的灵人。腹膜是环绕并包裹所有腹部内脏的常见膜,与环绕并包裹所有胸部内脏的胸膜一样。由于这种膜如此广泛,并且较其它膜来说比较大,也能膨胀,所以属腹膜区域的灵人在受到其他灵人的骚扰时,被允许显为放大的人,同时以恐惧进行击打,尤其击打那些构成肾脏、输尿管和膀胱区域的灵人。因为这些内脏或内在器官在腹膜皱襞里面,被它固定。木鞋代表诸如由肾脏、输尿管、膀胱所吸收并输送的最低级的属世物质。因为“鞋”表示最低级的属世事物(参看259, 4938-4952节)。这些灵人声称他们所行的都不是他们自己想到的,而是受别人启发;这种说法将他们与腹膜联系在一起,因为腹膜也具有这种性质。

5379.利用代表,我还被指示,当构成结肠的灵人骚扰腹膜区域的灵人时会发生什么事。构成结肠的灵人会膨胀,就像结肠被自己的气流吹胀一样。当结肠里的灵人想要攻击腹膜里的灵人时,就好像有一堵墙挡在了路上;每当他们试图推翻那堵墙时,总有另一堵墙竖起。这就是使他们远离腹膜里的灵人的方式。

5380.从肾脏直到膀胱的一系列分泌物和排泄物的存在是众所周知的。在这个系列中,肾脏在首,然后输尿管在中间,膀胱则在末。构成大人里的这些区域的人以同样的方式存在于一个系列中;尽管他们属于同一个属,然而就这个属里面的种类而言,他们彼此还是有区别的。他们说话时,声音沙哑、粗糙,好像裂成两道。他们还渴望进入身体;不过,这仅仅停留在他们的这种尝试或努力中。他们相对于人体的位置如下:与肾脏有关的,离肘部下面的左侧身体很近;与输尿管有关的,离左侧身体较远;与膀胱有关的,离得更远。他们一起在左侧前方几乎形成一条抛物线;因为他们在左侧前方伸展成这样的形状,并在如此行的过程中占据了相当长的区域。这条路是通向地狱的常见路径,而另一条路则经过肠道;因为这两条路都终止于地狱。那些在地狱里的人就对应于诸如经由肠子和膀胱排泄出去的那类废物;他们所陷入的邪恶与虚假在灵义上无非是尿液和粪便。

5381.在大人中,那些构成肾脏、输尿管和膀胱的人具有这样的天性:他们只喜欢认真探究和检查别人的秉性;并且只要这种行为正当,其中一些人还想要纠正和惩罚。肾脏、输尿管和膀胱的功能也是这样,因为它们检查被输送到它们里面的血液,以查看它里面是否有任何无用或有害的血清。它们会将无用或有害的与有用的分开,然后净化它;因为它们会将它输送到较低部位,在下降的途中以及到达那里后用各种方式搅扰它。这就是那些构成包含这些部位的区域之人的功能。但与实际的尿液,尤其臭尿相对应的灵人和灵人社群是地狱社群。因为一旦尿液从血液中分离出来,尽管它在肾小管或膀胱中,却仍在身体之外;因为被分离出去的东西不再在体内循环,因此对身体各部分的存在和持续存在没有任何助益。

5382.我从经历常常发现,那些构成肾脏和输尿管区域的人随时准备着仔细检查或探究别人的秉性,即他们的所想所愿。他们渴望找出这些人有这种想法和愿望的理由,唤起别人对过犯的负疚感,主要是为了能惩戒他们;我曾与这类灵人谈论过这种渴望和意图。这类灵人当中有许多人在世时曾是法官,那时当他们发现他们以之为正当的罚款、纠正或惩罚的理由时,就会发自内心感到欢喜。这类灵人的工作感觉在人的后背,就是肾脏、输尿管和膀胱所在的地方。那些属于膀胱的人向下延伸到火坑,其中一些人坐在那里就像坐在法庭上。

5383.他们用来检查和探究别人秉性的方法有很多;但我在此只能提及以下几种。他们诱导其他灵人说话(在来世,这种事通过无法描述清楚的流注实现),若被如此诱导出来的话很容易流动,他们就能据此判断这些灵人的秉性。他们还引发一种情感的状态。但以这种方式查究的人是他们中间相当迟钝、粗俗的人。其他灵人则用其它方法。其中有些灵人一靠近别人,就能立刻发觉他的思维、渴望和行为,包括他所做的、让他想起来就感到痛苦的事。这些灵人会紧紧抓住这一点,若觉得有正当理由,还会谴责他。在来世,几乎令世人难以置信的奇事之一是:一旦有灵人靠近别的灵人,尤其靠近某个世人,他立刻就知道其思维与情感,以及他一直在做什么,因而知道他当前的整个状态,就好像他与其在一起很长时间。来世就有这种交流,只是在察觉的形式上有所不同。有些灵人察觉别人的内在思维和情感,有些灵人只察觉别人的外在思维。然而,后者若想知道别人的内在思维和情感,就能利用各种方法去查究它们。

5384.那些构成大人中肾脏、输尿管和膀胱区域的人在做纠正工作时,所用的方法也是各种各样的。他们大部分会夺走欢喜、快乐的感觉,并引入不快乐和悲伤的感觉。这些灵人通过做这种事的渴望与地狱相联,却通过他们在进行纠正之前所寻求确立的正当理由而与天堂相联。因此,他们被保持在这个区域。

5385.由此可见在圣言中,经上说“耶和华察验肾和心”,以及纠正肾是什么意思,如耶利米书:

察验肾和心的耶和华。(耶利米书11:20)

同一先知书:

试验义人、察看人肾心的耶和华。(耶利米书20:12)

诗篇:

公义的神察验心肾。(诗篇7:9)

又:

耶和华啊,求你察看我的肾、我的心。(诗篇26:2)

又:

耶和华啊,你得了我的肾。(诗篇139:13)

启示录:

我是那察看肾心的。(启示录2:23)

在这些经文中,“肾”表示属灵事物,“心”表示属天事物;也就是说,“肾”表示属于真理的事物,“心”表示属于良善的事物。原因是,肾脏净化血清,心脏净化血液本身;因此,“试验、察验肾”表示测试、探究并仔细检查人里面真理的量和质,或信的量和质。这种含义也明显可见于耶利米书:

耶和华啊,他们的口是与你相近,他们的肾却与你远离。(耶利米书12:2)

诗篇:

耶和华啊,看哪,你所喜爱的是肾里的真理。(诗篇51:6)

纠正的能力也归于肾脏,这一事实也明显可见于诗篇:

我的肾在夜间也警戒我。(诗篇16:7)

5386.身体的其它地方也有分泌和排泄器官。脑里面有排出粘性物质的心室和乳突。此外各个部位还有腺体,如脑袋里面分泌粘液和唾液的腺体,以及体内的许多其它腺体;还有紧贴皮肤角质层、用来排泄汗液和用尽了的微小物质的无数腺体。在灵界,一般来说,与这些相对应的,是顽固坚持自己意见的灵人,以及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一丝不苟的灵人。在这些灵人中间,有的出现在头顶上的半空中;他们具有这样的性质,他们会细致地探究那些根本无需作出这种探究的问题。因此,他们因背负着简单人的良心,故被称为“良心贩子”。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何为真正的良心,因为他们把一切问题都变成良心的问题。事实上,如果一件事稍微受到一点点质疑或怀疑,头脑又专注于此,为此焦虑,那么强化这种怀疑并使之成为沉重负担的想法永远不会缺乏。当这类灵人出现时,他们也在横膈膜之下的腹部造成一种焦虑感。在试探期间,他们也与人同在。我曾与他们交谈过,并且发现他们的思维并没有延伸到对更有用或更重要的问题的任何关注上。他们不能注意它们所提供的理由,因为他们顽固坚持自己的意见。

5387.但对应于尿液本身的,是地狱里的人;因为如前所述,尿液已经从血液当中被分离出来,本身无非是被丢弃的不洁且用尽了的血清,故在身体之外。关于这类灵人,我讲述以下细节。一开始,我感觉有一个灵人可以说在我的身体里面,但很快他就到了身体之外,在我的右侧之下。当他在那里立定时,就消失不见了。因为他有能力叫人看不见他。当这被问及某事时,他不答一言。其他人告诉我说,活在肉身时,他曾从事海盗活动;因为在来世,人能从一个人的情感与思维的生命所发出的气场清楚察觉他曾是谁,是哪种人。这事是有可能的,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与他同在。

这个灵人不断变换位置,时而出现在右侧某个点上,时而出现在左侧某个点上。我发现他这样做是因为害怕人们知道他是谁,并被迫作出某种忏悔。其他灵人告诉我说,像这样的灵人,但凡有一顶点危险,就完全吓破胆;但当危险完全不存在时,他们又浑身是胆,成了最勇敢的人。他们还告诉我说,这类灵人与那些对应于排尿功能的灵人是对立的。他们千方百计削弱这种功能;为叫我没有怀疑的余地,这一点通过经历向我演示了。当对应于排尿功能的灵人稍稍离开,而那个海盗依然在场时,小便完全排不出来;但是,一旦他们被叫回来,小便照他们的同在又通畅了。

后来,这个灵人坦承他曾是一名海盗。他说,那时他能巧妙隐藏起来,狡猾而又煞费苦心地逃避追捕他的人。现在,他补充说,他喜欢有尿骚味的污秽之地,尿液的骚臭给予他最大的乐趣,以致他想住在水坑里,甚至住在骚臭的尿桶里。我还被指示看到他有哪种脸。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发黑、像胡须一样的东西。

在此之后,其他一些海盗被传唤来,他们不如第一个海盗那么活跃。这些海盗也几乎一言不发,但说来奇怪,他们却在咬牙切齿。他们同样声称他们喜欢尿液胜过其它任何液体,喜欢污水胜过其它种类的水。然而,不像第一个海盗,他们没有那种取代脸的胡须样的东西,而是有一排排可怕的牙齿,看上去就像板条箱。因为胡须和牙齿表示最低级的属世事物。他们没有脸表示他们没有理性生命,因为当看不到脸时,这标志着内层与大人的对应关系不存在。在来世,对应关系决定了每个人在天堂之光中的模样;因此,地狱里的人都有可怕、丑陋的外表。

5388.有一个灵人与我同在,与我交谈;活在肉身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信仰,也不相信死后有任何生命。他还是一个相当勤奋的人。他能通过奉承人、随声附和迷惑人心。因此,他的品质无法立刻从他的谈话明显看出来。而且他说话很流利,如同行云流水,甚至像一个善灵。然而,凭他不喜欢谈论信与仁的事很快就能得知他的品质,因为那时,他的思维跟不上,故谈到这些话题,他犹豫不决。后来我从他所说的具体事发觉他奉承是为了骗人;因为奉承取决于它所关注的目的。如果目的是友谊,或交谈的乐趣等等,甚至是正当的利益,它就没有那么多害处;但是,如果目的是套出别人的秘密,由此逼迫别人做坏事,即一般来说如果目的是造成伤害,它就是邪恶的。这就是该灵人所关注的目的;他也反对那些处于肾脏和输尿管区域的人,还说他喜欢尿液的骚臭胜过其它一切气味;他给我造成了胃痉挛,或胃部疼痛性的紧缩。

5389.有一伙灵人四处游荡,他们定期回到同一个地方。他们让恶灵大为惊恐,因为他们会用一种酷刑折磨他们。我被告知,他们一般对应于胃底或膀胱上部,还对应于由此汇集到括约肌的肌肉韧带,尿液在那里通过扭转动作被排出。这些灵人附在马尾神经所在的后背。他们的运作方式通过无人能抵抗的快速来回移动实现。这种方式涉及向上并以圆锥体的形式指向上方的收紧和放松的动作。被置于这个圆锥体内的恶灵,尤其从上面通过被来回扭曲而受到悲惨的折磨。

5390.有些灵人也对应于污秽的排泄物,这些灵人就是在世时执意复仇、不屈不挠的那种人。我看见这些人在我前面、左边。那些败坏属灵事物,将其贬为世俗事物的人也对应于这些污秽的排泄物。这类灵人来到我这里,带来他们污秽的思维。这些思维也引导他们说污秽的话;更糟糕的是,他们将洁净事物扭曲为不洁的事物,并将它们变为这类事物。许多这类灵人来源于社会最低层;但他们也来自其它各阶层的人,在世时属高层之列。诚然,在肉身生活期间,后者与别人在一起时没有表达恶意的观念;但他们仍思想它们;他们克制自己不将他们所想的说出来,以避免名声败坏,或丧失友谊、物质利益和他们所享有的重要地位。然而,在他们这类人中间,当处于自由时,他们的谈话就像社会最底层之人的,甚至更污秽,因为他们有智力,会滥用这智力来玷污圣言和教义的神圣观念。

5391.还有被称为副肾或肾小囊的肾脏。他们的功能就是分泌不如血液本身那么多的血清,通过一条更短的途径将更纯净的血液输送到心脏,从而防止邻近的精索血管带走所有较纯净的血液。但这些器官主要在在胚胎和新生儿里面进行工作。在大人中,构成这个区域的,是贞洁的童女;她们容易焦虑,害怕被打扰,只是安静地躺卧在身体左下方。如果我思想天堂,或她们状态的变化,她们就会焦虑、叹息,如我数次被允许清楚发觉的。当我的思维转向婴幼儿时,她们会感觉到极大的安慰和内心的喜悦;对此,她们公开见证了。每当我的思维没有停留在天上的事物时,她们又有焦虑的感觉。她们的焦虑主要源于这一事实:她们具有这种性质,她们将自己的思维集中于一个具体的主题,而不是通过转到其它事务上而驱散焦虑感。她们之所以属于这个区域,是因为她们以这种方式将别人的心智不断固定在某些具体思维上;结果,一系列诸如必须从一个人那里被拿走、他必须洁除的那类事物就会出现并显示出来。内层事物也以这种方式向天使变得更加显而易见;因为一旦诸如造成模糊并转移她们注意力的那类事物被除去,更清晰的视野和流注就会产生。

5392.从与胃有关的人可在某种程度上看出构成大人里面肠这个区域的,究竟是谁。因为肠是胃的延续,胃的功能在肠内增强和加剧,直到肠的末端,即结肠和直肠。因此,后者里面的人靠近被称为排泄物的地狱。在低地的人就在胃和肠这个区域。他们因从尘世带来粘附于其思维和情感的不洁之物,故要在该区域被关押一段时间,直到这类不洁之物被除灭,也就是被抛到一边。一旦这些东西被抛到一边,这些人就能被提入天堂。在低地的人还不在大人里面,因为他们就像被输送到胃中的食物;这些食物在洁除渣滓之前,不可以被输送至循环的血液,进而被输送至体内。被尘世污垢玷污更严重的人在这些人之下的肠道区域;但经由肠道排出的粪便则对应于被称为排泄物地狱的地狱。

5393.众所周知,属肠道的结肠分布广泛;在这个区域里面的人也同样分布广泛。他们向左前方延伸,形成一条曲线通向地狱。毫无怜悯、没有良知的人就在这个地狱;他们渴望毁灭人类,也就是说,渴望杀人抢劫,不管受害者是否反抗,也不管他们是男是女。大量士兵及其军官就具有这种恶毒的秉性;他们不是在战争期间,而是在战争结束后恶毒恐吓被征服者和手无寸铁的人,在狂怒中杀害并掠夺他们。我曾与天使谈论这类灵人。他们的本质和人类在放任自己,即法律不存在,他们可以为所欲为时的本质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远比最凶残的动物凶残得多;即便最凶残的动物也不怎么倾向于屠杀自己的同类,除非是为了自卫。这些动物也以指定给它们为食物的生物而饱腹;可一旦饱腹,它们就不再做这种事。而受残忍和野蛮驱使的人类则不然。

天使对人类具有这样的性质而感到毛骨悚然。因为人一看到血流成河,满地鲜血,就发自内心欢喜,他们的灵就兴奋;然而,他们不为自己的国家获得解放高兴,仅仅为自己被誉为大人物和英雄而高兴。他们自诩为基督徒,甚至以为自己会上天堂;然而,天堂里除了平安、怜悯和仁爱之外什么都没有。这种人在结肠和直肠的地狱里。他们当中尚残存一点人性的人出现在曲线的左前方,在一种墙里面;然而,他们里面仍有大量自我之爱。有些人的确关心何为良善,有时这一点由几乎像火一样、但不白亮的小星星来代表。有一堵墙出现在我面前,好像是用灰泥砌的,上面还有雕像。这堵墙靠近我的左肘,变得越发宽阔,同时也变得更高,上半部分的颜色接近蓝色。我被告知,这代表这类灵人当中较好的一些灵人。

5394.那些既残忍又奸淫的人,在来世最喜欢的就是污秽和粪便。对他们来说,这些东西发出的臭味是最甜蜜、最令他们快乐的;他们喜欢这种气味胜过其它一切快乐,因为这些事物是相对应的。这些地狱部分在臀部之下,部分在右脚之下,部分在前面的深处。这些是经过直肠的路径所通向的地狱。有一次,一个灵人被带到那里,并由此向我说话。他说那里除了茅厕外什么东西也看不到。那个地方的人和他说话,把他带到各种茅厕,那里的茅厕有很多。此后,他被带到向左一点的另一个地方;当在那个地方时,他说一股极其可怕的恶臭从那里的洞穴散发出来;他连一只脚也无法挪动,差点掉进一个洞穴。那些洞穴还发出死尸的臭味。原因在于,那里的灵人都很残忍、诡诈;死尸的臭味最令他们快乐。等到以后论述地狱,尤其排泄物和尸体的地狱时,我们再描述这些灵人。

5395.有些人活着不是为自己的国家及其社区提供有用的服务,只是为了他们自己。他们不以公务为乐,只喜欢得到荣光、受人尊敬,这是他们寻求职务的目的。另外,他们还以吃、喝、游戏和社交活动为乐,然而却没有其它目的,只为自己高兴。在来世,这些人绝无可能留在善灵的团体,更不会在天使当中。因为对善灵和天使来说,有用的服务或功用才是他们快乐的源头;他们所提供的服务或功用决定了他们所得快乐的量和质。事实上,主的国无非是有用服务或功用的国;即便在地上的国,每个人也是照其功用而受到重视和尊敬,天国更是这种情况!那些只为自己和自己的快乐活着,没有任何有用目的之人也在臀部之下,照其快乐和目的的种类而在不洁之物中消磨时光。

5396.我另外讲述以下内容。有大量灵人围着我,听上去乱哄哄的。他们全都抱怨说,一切都要毁灭;这伙灵人当中根本没有一点团结性,这使得他们害怕毁灭。他们还以为自己面临彻底的毁灭,就像这种事发生时的情形。但我在他们中间却察觉到一种柔和的声音,如天使般甜蜜,里面没有任何无序的东西。天使唱诗班就在他们中间,而这伙缺乏次序的灵人却在外边。这天使般的声音溪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被告知,它代表主如何从他们中间的平安核心调控混乱无序的外部元素;祂通过使每一个元素远离它特有的错误而将最边远的混乱元素带回次序。

上一页 第7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