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6卷)》第37章 创世记37章内义(6)

4777.“约瑟一定被撕碎了”表虚假使得真理完全不存在。这从“被撕碎”的含义清楚可知,“被撕碎”是指被虚假驱散,或也可说,虚假使它完全不存在。此处所指的是由邪恶,也就是恶欲所产生的虚假(4770节)。对于这些欲望,可参看刚才所述(4776节)。

4778.“雅各便撕裂衣服”表为被毁或丧失的真理而哀恸。这从“撕裂衣服”的含义清楚可知,“撕裂衣服”是为被毁或丧失的真理而哀恸的一个代表,如前所述(4763节)。

4779.“腰间围上麻布”表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而哀恸。这从“腰间围上麻布”的含义清楚可知,“腰间围上麻布”是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而哀恸的一个行为代表。因为“腰”表示婚姻之爱,因而表示一切属天和属灵之爱(3021, 3294, 4277, 4280, 4575节)。“腰”的这种含义源于对应,因为正如人体的一切器官、肢体和脏腑对应于大人,如各章末尾所示,所以腰对应于那些在大人,也就是天堂里面的人,真正的婚姻之爱就存在于他们里面。由于婚姻之爱是各种爱的根基,故“腰”一般表示一切属天和属灵之爱。当他们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而哀恸时,“腰间围上麻布”的习俗便由此而来,因为一切良善皆属于爱。

人们腰间围上麻布以证明这种哀恸,这一点从圣言的历史和预言部分可以看出来,如阿摩司书:

我必使你们的节期变为悲哀,你们一切的歌曲变为哀歌。我要将麻布系在众腰上,头上光秃,使这场悲哀如丧独生子的悲哀,至终如痛苦的日子一样。(阿摩司书8:10)

“将麻布系在众腰上”表示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而哀恸;“众腰”表示爱的一切良善。约拿书:

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披上麻布。这消息传到尼尼微王那里,他就从宝座上起来,脱下身上的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发出通告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约拿书3:5-8)

显然,这是为尼尼微将要由此灭亡的邪恶,因而是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而哀恸的一个标志性代表。

以西结书:

他们必为你放声呐喊、痛哭,把尘土撒在头上,在灰中打滚。又为你使头上光秃,用麻布束腰。(以西结书27:30-31)

这论及推罗,此处所提到的每个行为都是为虚假与邪恶,因而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与真理而哀恸的代表。“呐喊、痛哭”表示为虚假,或被毁的真理而悲痛(2240节);“把尘土撒在头上”表示因邪恶而受诅咒(278节);“在灰中打滚”表示因虚假而受诅咒;“使头上光秃”表示因属世人没有真理而哀恸(3301节);“用麻布束腰”表示因属世人没有良善而哀恸。在耶利米书同样如此:

我人民的女子哪,应当腰束麻布,滚在灰中;要举行哀悼、如丧独生子一样,苦苦地号啕一顿,因为灭命的要忽然临到我们。(耶利米书6:26)

又:

锡安女子的长老都坐在地上,默默无声;他们扬起尘土落在头上,腰束麻布;耶路撒冷的处女,垂头至地。(耶利米哀歌2:10)

此处描述了类似的代表行为,如前所述,这种行为适用于已经丧失或被毁的那种良善与真理。

以赛亚书:

论摩押的预言:他上巴益,又往底本,到高处去哭泣。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号,各人头上光秃,胡须剃净。他们在街上都腰束麻布,在房顶和街上俱各哀号,泪流不停。(以赛亚书15:2-3)

“摩押”表示那些玷污一切良善的人(2468节)。为“摩押”所表示的这种玷污哀恸通过诸如对应于这种邪恶的那类事物来描述。因此,几乎一样的描述出现在耶利米书:

各人头上光秃,各人胡须剃净,手有划伤,腰束麻布。在摩押的各房顶上和街上,处处有人哀哭。(耶利米书48:37-38)

希西家王听见拉伯沙基说亵渎耶路撒冷的话,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以赛亚书37:1;列王纪下19:1);,因为他出言反对耶和华,王和耶路撒冷,所以才会有哀哭。王撕裂衣服表示他们的话与真理对立(4763节);他披上麻布表示这些话与良善对立。因为在圣言中,经上在论述真理时,也论述良善。这是由于天堂的婚姻,该婚姻是良善与真理,并真理与良善在每一个细节上的婚姻;在诗篇也是如此:

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又将喜乐给我束腰。(诗篇30:11)

此处“跳舞”论及真理,“喜乐”论及良善,在圣言的其它经文中也是如此。因此,“脱去麻衣”表示从为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而哀恸中得以释放。

撒母耳记下:

大卫吩咐约押和跟随他的众人说,你们当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前面哀哭。(撒母耳记下 3:31)

正因向真理与良善所犯下的恶行,所以大卫才吩咐说,他们当撕裂衣服,腰束麻布。类似的事发生在亚哈身上,因为当他听见以利亚说,他因行事违背公平、公义(以灵义是指违背真理与良善),故要被除灭时,就“撕裂衣服,身穿麻布,禁食,睡卧也穿着麻布,并且缓缓而行”(列王纪上21:27)。

“麻布”论及被毁或丧失的良善,这一点也明显可见于启示录:

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观看,见有大地震,日头变黑像毛布,月亮像血。(启示录6:12)

“地震”表示教会在良善与真理方面的状态变化(3355节);“日头”表示爱之良善(1529, 1530, 2441, 2495, 4060, 4300, 4696节),故此处的“毛布”论及被毁或丧失的良善;“月亮”表示信之真理(1529, 1530, 2120, 2495, 4060节),“血”论及这真理,因为“血”表示已被歪曲和亵渎的真理(4735节)。

“披上麻布,滚在灰中”因代表为邪恶和虚假而哀恸,故也代表谦卑和悔改。因为谦卑首先从承认人凭自己无非是邪恶和虚假的源头开始。悔改同样从这种承认开始,并且唯独谦卑实现;而谦卑唯独通过发自内心承认人凭自己就是这种邪恶与虚假的源头实现。“披上麻布”是谦卑的表现,这一点可见于列王纪上(21:27-29);“披上麻布”也是悔改的表现,这一点可见于马太福音(11:21)和路加福音(10:13)。但是,这无非是一种代表,因而只是身体的外在行为,而非心里的内在行为,这一点从以赛亚书明显看出来:

岂是叫人垂头像苇子,躺在麻布和炉灰里吗?你这可称为禁食、为耶和华所悦纳的日子吗?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把饼分给饥饿的人吗?(以赛亚书58:5-7)

4780.“为他儿子悲哀了多日”表状态,也就是为被毁的良善与真理哀恸的状态。这从“约瑟”的代表和“日”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就是此处的“儿子”,是指神性真理,尤指上述真理(4776节);“日”是指状态(23, 487, 488, 493, 893, 2788, 3785节),在此是指极度哀恸的状态,因为经上说“多日”。

4781.“他的众子”表那些陷入虚假的人。这从“众子”的含义清楚可知,“众子”是指真理,在反面意义上是指虚假,或那些处于真理或陷入虚假的人(489, 491, 533, 1147, 2623, 2803, 2813, 3373, 3704节),在此是指那些陷入虚假的人,因为雅各的众子,或约瑟的哥哥们代表那些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人,因而代表那些毁灭神性真理,从而陷入虚假的人,如前所示。

4782.“和众女都起来”表那些陷入邪恶的人。这从“众女”的含义清楚可知,“众女”是指良善,在反面意义上是指邪恶,或那些处于良善或陷入邪恶的人(489-491, 568, 2362, 3024, 3963节)。

4783.“安慰他”表基于圣言字义来解释。这从“安慰”的含义清楚可知,“安慰”是指以某种事的希望来减缓心灵的动荡不安(3610节),在此是指减缓对于被毁或丧失的良善与真理的不安或哀恸。由于这种哀恸只能通过基于圣言的解释来减缓,还由于此处论述的是雅各的众子和众女,而他们表示那些陷入虚假与邪恶的人(4781, 4782节),故“安慰”表示基于字义的解释。因为字义包含总体观念,就像器皿,既能被真理充满,也能被虚假充满,因而能被赋予适合人自己的观点的任何解释。而且,它们因是总体观念,故相对其它观念来说,也是模糊的,只从内义而非其它任何源头拥有光明。事实上,内义存在于天堂之光中,因为内义是适合天使的圣言;而字义存在于尘世之光中,因为字义是适合世人在进入来自主的天堂之光,凭这光获得启示之前的圣言。由此明显可知,字义有助于将简单人引入内义。

人在阐述圣言时,会运用基于圣言字义并且迎合人自己观点的解释。这一点从以下事实看得很明显:教义、甚至异端的各个种类都被这类解释证实。例如,关于与仁分离之信的信条就用主的这些话来证实: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有人便从这些话,以及其它经文断定,永生的获得唯独通过信,无需行为。一旦那些陷入这种信仰的人确信这一点,他们就不再注意主频繁所说关于爱祂,以及仁爱和行为的话了(1017, 2371, 3934节)。因此,他们不会注意以下约翰福音中的话: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2,13)

他们若被告知,除了拥有仁爱的人外,没有人能信主,就会立刻以这样的解释来搪塞:律法已经被废除了;人生在罪中,所以无法凭自己行善,凡如此行的人必为自己邀功。他们还凭圣言的字义来确认这些解释,如凭法利赛人和税吏的比喻(路加福音18:10-14)的说明,以及其它经文。尽管这些话根本不适用于他们所诉诸的解释。

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信徒只会相信人人都能凭恩典被准许进入天堂,无论他过的是何种生活,因此死后与人同在的,不是生活,而是信仰。他们还凭圣言的字义确认这一点。然而,从圣言的灵义清楚可知,主怜悯每个人,因此,如果人能凭怜悯或恩典进入天堂,无论他过得是哪种生活,那么人人都会得救。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信徒之所以如此相信,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何为天堂,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何为仁爱。他们若知道仁爱里面有多少平安、喜乐和幸福,就会知道何为天堂;但这一切却向他们完全隐藏起来。

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信徒只相信他们会与肉体一起复活,尽管要等到审判之日。他们也从照字义解释的圣言的许多经文来确认这一点,同时却根本不思考主所说关于富人和拉撒路的话(路加福音16:22-31节),或祂对犯人所说的话,即: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23:43节),以及祂在其它时候所说的话。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信徒之所以如此相信,是因为他们若被告知,肉体不会复活,就会完全否认任何复活;事实上,他们不知道或不理解何为内在人。除了拥有仁爱的人外,没有人知道何为内在人,何为死后内在人的生命,因为仁爱是内在人的属性。

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信徒只是认为仁爱的行为唯独在于给予穷人,帮助困苦人。他们也凭圣言的字义确认这一点;而事实上,仁爱的行为在于各自在自己的工作中,出于对公义与公平,并良善与真理的爱而行公义与公平。

持守与仁分离之信的信徒除以确认其信条的经文外,在圣言中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他们没有内在视觉。事实上,那些没有对仁爱的情感之人只有一种外在视觉,或低级视觉;没有人能凭这种视觉看见高层事物,因为它们在他看来就像黑暗。因此,他们视虚假为真理,视真理为虚假,因而利用基于字义的解释毁坏美好的草场,玷污神圣源泉,也就是圣言的清水,正如以西结书所说的:

你们吃光了美好的草场,剩下的草场,你们竟用蹄践踏了,还以为小事吗?你们喝清水,剩下的水,你们竟用蹄搅浑了。你们用角骶触,直到把一切虚弱的(绵羊)驱散到外面。(以西结书34:18,21)

4784.“他却不肯受安慰”表这是不可能的。这从刚才所述清楚可知。

4785.“说,我必悲哀着下坟墓到我儿子那里”表古教会将要灭亡。这从雅各和约瑟的代表,以及“悲哀着下坟墓”的含义清楚可知:指着自己说这话的雅各是指古教会,如前所述(4680, 4700, 4772节);约瑟,就是此处的“我儿子”,是指神性属灵层,或神性真理,如前所述;“悲哀着下坟墓”是指将要死亡,当论及教会,以及神性真理时,是指将要灭亡。

4786.“约瑟的父亲就为他哀哭”表内在的哀恸。这从“哀哭”的含义清楚可知,“哀哭”是指极度悲伤和痛苦,因而是指内在的哀恸。在古代教会,藉以表现内在事物的外在行为包括为死者哀号和哭泣,以此表示内在的哀恸,尽管哀恸本身不是内在的。例如,我们所读有关与约瑟一同去埋葬雅各的埃及人的经文:

他们到了约旦河外、亚达的禾场,就在那里大大地号啕痛哭。约瑟为他父亲哀哭了七天。那地的居民迦南人见亚达禾场上的哀哭,就说,这是埃及人一场极大的哀哭。(创世记50:10-11)

还有关于大卫为押尼珥哭泣:

他们将押尼珥葬在希伯仑。王在押尼珥的墓旁放声而哭,众民也都哭了。(撒母耳记下 3:32)

4787.创世记37:36.米甸人把约瑟卖到埃及,给法老的内臣、护卫长波提乏。

“米甸人把约瑟卖到埃及”表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某种真理之人请教记忆知识。“给法老的内臣波提乏”表更内在的那种记忆知识。“护卫长”表解释中的首要事物。

4788.“米甸人把约瑟卖到埃及”表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某种真理之人请教记忆知识。这从米甸人和约瑟的代表,以及“埃及”和“卖”的含义清楚可知:米甸人是指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真理之人(3242, 4756节);“埃及”是指记忆知识(1164, 1165, 1186, 1462, 2588, 4749节);“卖”是指疏远(4752, 4758节);约瑟是指神性真理。当说后者被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真理之人疏远或卖给“埃及”所表示的记忆知识时,意思是他们请教这些记忆知识。因为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真理之人很容易允许自己被感官幻觉或谬误,因而被由此而来的记忆知识引走。

前面(37:28)经上说,约瑟被米甸人从坑里拉上来,却被卖给以实玛利人。由此看来,他似乎只可能在埃及被以实玛利人卖掉。但他之所以被米甸人,而非以实玛利人卖掉,是因为以实玛利人代表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人(4747节),而米甸人代表那些处于该良善的真理之人。约瑟或神性真理不可能被那些处于良善的人卖掉,只能被那些处于真理的人卖掉;因为那些处于良善的人出于良善知道何为神性真理,而那些处于真理的人却不知道。

教会成员分为两类,即:那些处于良善的人和那些处于真理的人。那些处于良善的人被称为属天的,而那些处于真理的人被称为属灵的。这两类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别。那些处于良善的人被一种为了良善而行善,不求回报的情感所驱动。对他们来说,被允许行善本身就是回报,因为行善赋予他们喜乐的感觉。而那些处于真理的人则被一种行善的情感驱动却不是为行善本身的缘故;确切地说,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被如此吩咐的。这些人大多数情况下会思想回报;他们的喜乐由此,以及由夸耀而来。

由此明显可知,那些出于良善行善的人出于内在情感行善;而那些出于真理行善的人则出于某种外在情感行善。这二者之间的差别由此变得显而易见,即:前者是内在人,后者是外在人。因此,那些系内在人的人不可能去“卖”,也就是疏远“约瑟”所代表的神性真理,因为他们出于良善觉知真理。感官幻觉或谬误,因而记忆知识不会将他们引走。但那些系外在人的人却能卖或疏远它,因为他们不是出于良善觉知真理,仅从教义和老师那里知道它。他们若请教记忆知识,就很容易允许自己被幻觉或谬误引走,因为他们没有内在指示。正因如此,约瑟被米甸人,而非以实玛利人卖掉。

4789.“给法老的内臣波提乏”表更内在的那种记忆知识。这从“内臣”的含义和“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内臣”是指更内在的事物,如下文所述;“法老”是指记忆知识,因为“埃及”表示总体上的记忆知识,如前所示(1164, 1165, 1186, 1462节),“法老”所表相同,因为在圣言中,一块地或一个民族所表示的,也由它的王来表示,王是这个民族的首领。“法老的内臣”之所以表示更内在的那种记忆知识,是因为内臣与王的内在事务有关,属于王的更亲密的助手;事实上,他们是王更亲密的朝臣和更高级别的官员,这一点从原文中所用这个词的含义也可以明显看出来。

4790.“护卫长”表解释中的首要事物。这从“长”(即首领,prince)的含义清楚可知,“长”(即首领,prince)是指首要的,如前所述(1482, 2089节)。“护卫长”在此之所以表示解释中的首要事物,是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神性真理,这神性真理被那些处于简单良善的真理之人通过请教记忆知识而被卖掉了。偏离和疏远神性真理,因而基于圣言字义来解释(参看4783节)由此而来。“护卫”表示那些事奉的事物。

上一页 第6卷目录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