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3卷)》第22章 《创世记》第22章内义(8)

2840.创世记22:15,16.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从天上呼叫亚伯拉罕,说:耶和华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

“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从天上呼叫亚伯拉罕”表主从神性所得的更大安慰。“说,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耶和华说”表来自神性的不变的确认。“你既行了这事”表既成事实。“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表人性与神性藉着终级试探实现融合。

2841.“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从天上呼叫亚伯拉罕”表主(从神性所得)的更大安慰。这从“从天上呼叫”和“耶和华的使者”的含义清楚可知“从天上呼叫”是指给予安慰;“耶和华的使者”是指主的神性本身。如前所述(2821节),那里有同样的话。经上之所以用“第二次”这个词,是因为主得到更大的安慰。第一次安慰出现在12至14节,那里论述的主题是主的规定。这安慰便是:人类中那些被称为属灵的人当被接纳。第二次更大的安慰则出现在接下来的几节(22:17, 18等,直到本章末尾),而这个安慰则是:属灵之人必如同在天上的星和海边的沙那样繁多,并且不仅这些人会得救,凡具有良善的人都必得救。这些事就是主爱的对象,因此这类事给祂带来安慰。人只能从他所爱的事物中找到安慰。

2842.“说,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耶和华说”表来自神性的不变的确认,也就是说,对于下文这些事的不变确认。这从“说,我便指着自己起誓”和“耶和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所有这些话都包含确认,事实上是来自神性,即来自祂自己的确认。除了通过它自己,神性不可能通过任何其它源头来确认;并且它所确认的事是不变的,因为这就是永恒的真理。凡耶和华或主所说的话都是永恒的真理(马太福音24:35),因为它出自真理的存在本身。但祂似乎以起誓的方式确认一件事,如此处和圣言别处的情形,不是为了使当时那事显得更真实,而是为了与祂对话的那些人,因为若以这种方式加以确认,他们就不接受神圣真理。在这种人的观念里,耶和华或主就如同一个人,会说,也会改变,如我们在圣言中所经常读到的;但就内义而言,事情完全不是这样。谁都可以认识到,耶和华或主从不起誓的方式来确认任何事;但当神圣真理本身及其确认降至具有这种性质的人那里时,它就转化成了起誓的表象。其中的情形就如同耶和华或主降临西乃山时,有吞灭的火和冒出的烟出现在百姓眼前(出埃及记19:18;申命记4:11-12; 5:19-21)的情形。祂在天上的荣耀,甚至慈爱本身,以如同火与烟的方式出现在那里处于恶与假的百姓面前(参看1861节);圣言中提到的被视为耶和华所说所行的许多事都是这种情况。由此清楚可知,“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耶和华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来自神性的不变的确认。

当论及耶和华时,“起誓”表示向某个具有这种性质的人确认。这从圣言中许多其它经文可以看出来。如诗篇:

耶和华记念祂的约,直到永远!祂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就是祂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向以撒所起的誓。(诗篇105:8-9)

约与所起的誓是一样的情形,因为耶和华或主不会与人立约。不过,当所论述的主题是藉着爱与仁的结合时,这种结合也会以立约的实际事件来呈现(参看1864节)。又:

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诗篇110:4)

这论及主,“耶和华起了誓”表来自神性的不变的确认,即这是永恒的真理。

又:

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种,直到永远;要建立你的宝座,直到代代。(诗篇89:3-4)

这也论及主:“与所拣选的人立约”和“向大卫起誓”表不变的确认,或永恒的真理;“大卫”表主(1888节);“立了约”涉及神圣良善;“起了誓”涉及神圣真理。又:

我必不背弃我的约,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话;我一次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我决不向大卫说谎。(诗篇89:34-35)

此处“大卫”也表主;“约”同样涉及神圣良善;“我口中所出的话”涉及神圣真理,之所以要这样行是因为良善与真理的婚姻,这婚姻存在于圣言的一切事物中(参看683, 793, 801, 2516, 2712节)。

又:

耶和华向大卫凭诚实起了誓,必不反覆。你的众子若守我的约和我所教导他们的法度,我必使你腹中出的果子坐你宝座。(诗篇132:11-12)

“耶和华向大卫凭诚实起了誓”明显表对永恒真理的确认;故经上说“必不反覆”;如前所述,大卫是指主;之所以向起誓,是因为他是那种认为确认适合他自己及其后裔的人;大卫被对自己及其后裔的爱所驱使,因此便以为这些声明与他有关,也就是如上述经文所说的,他的种要建立,直到永远,他的宝座要建立,直到代代;而事实上,这是指着主说的。

以赛亚书:

这事在我好像挪亚的洪水。我怎样起誓不再使挪亚的洪水漫过遍地,我也照样起誓不再向你发怒。(以赛亚书54:9)

此处“起誓”表以起誓来立约并确认它。至于这是一个约,而非一个誓言,可参看创世记(9:11)。同一先知书:

万军之耶和华起誓说,我怎样思想,必照样成就。(以赛亚书14:24)

又:

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右手和大能的膀臂起誓。(以赛亚书62:8)

耶利米书:

所以你们住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大人,当听耶和华的话;看哪,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大名起誓,在埃及全地,我的名不再被犹大任何人的口称呼说:主永生的耶和华。(耶利米书44:26)

同一先知书:

耶和华说,我指着自己起誓,波斯拉必变为荒场。(耶利米书49:13)

又:

万军之耶和华指着自己的灵魂起誓说:我必使人充满你,如同充满蝗虫。(耶利米书51:14)

阿摩司书:

主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说,看哪,日子将到。(阿摩司书4:2)

同一先知书:

耶和华指着雅各的荣耀起誓说,他们的一切行为,我都永远不忘。(阿摩司书8:7)

在这些经文中,“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右手起誓”,“指着祂的大名”,“指着自己”,“指着自己的灵魂”,“指着自己的圣洁”,“指着雅各的荣耀”均表示耶和华或主里面的确认。耶和华的确认只可能来自祂自己。“耶和华的右手”,“耶和华的大名”,“耶和华的灵魂”,“耶和华的圣洁”,“雅各的荣耀”表示主的神性人;确认通过“起誓”而来。

耶和华或主“起誓”将那地赐给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或他们的后代在内义上表示确认祂会将天国赐给那些爱祂、信祂的人。就圣言的内义而言,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或列祖的子孙后代所指的是他们;这也是以下事实所实际代表的:迦南地被赐给他们的后代,那时他们当中的教会代表主的天国;这地本身也是。“地”和“迦南地”在内义上是指主的国(参看1413, 1437, 1607节)。这解释了为何在摩西书,经上说:

并使你们的日子,在耶和华向你们列祖起誓应许给他们和他们种的地上得以长久,那是流奶与蜜之地。使你们和你们子孙的日子,在耶和华向你们列祖起誓应许给他们的地上得以增多,如天覆地的日子那样多。(申命记11:9, 21)

从上述经文清楚可知,耶和华“起誓”是确认的代表,事实是不变的确认的代表。这从以赛亚书看得更明显:

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话是凭公义,并不返回,众膝必向我跪拜,众舌头必凭我起誓。(以赛亚书45:23)

此外,那些属于犹太代表性教会的人在起誓确认所立的约,同样在确认誓言、应许,以及保证时,被规定要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之所以这样规定他们(准确地说,仅仅是被准许),是因为内在人的确认也是这样来代表的。因此,那时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和其它事一样,也就是说,它们也是代表物。这样的规定或准许明显可见于摩西书:

你要敬畏耶和华你的神,事奉祂,指着祂的名起誓;不可随从别神。(申命记6:13-14)

同一先知书:

你要敬畏耶和华你的神,事奉祂,专靠祂,也要指着祂的名起誓。(申命记10:20)

以赛亚书:

在地上为自己求福的,必凭真实的神祝福自己;在地上起誓的,必指真实的神起誓。(以赛亚书65:16)

耶利米书:

耶和华说,以色列啊,你若转回,转回归向我,若从我眼前除掉你可憎的偶像,不再摇摆不定;你必凭诚实、公平、公义,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耶利米书4:1-2)

同一先知书:

他们若殷勤学习我百姓的道,指着我的名起誓,那么他们就必建立在我百姓中间。(耶利米书12:16)

他们还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或向“耶和华起誓”,这可见于以赛亚书:

听这话啊,雅各家,那称为以色列名下、从犹大的水出来的,你们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提说以色列的神,却不凭诚实,不凭公义。(以赛亚书48:1)

同一先知书:

当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说迦南的方言,又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以赛亚书19:18)

约书亚记:

会众的首领已经指着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向基遍人起誓。(约书亚记9:18-19)

由此明显可知,他们被准许指着耶和华的名或耶和华起誓。不过,很明显,这种起誓无非代表内在人的确认。众所周知,内在人,也就是那些拥有良知的人,无需通过起誓确认任何事;他们也不会如此确认。对他们来说,起誓是可耻的。事实上,他们能郑重声明某事就是如此,也能凭推理确认事实,但不会起誓说事情就是如此。他们受内在约束,也就是良知约束。在这约束上再加一个外在约束,也就是起誓,就是在暗示他们内心不诚实。而且,内在人具有这样的性质:他说话行事喜欢自由自在,而不是被强制。对这种人来说,内在掌控外在,而不是反过来。因此,拥有良知的人不会起誓,那些拥有对善与真的直觉之人,也就是属天之人更不会起誓。后者甚至不会凭推理向自己或其他人确认任何事,只是说,某事是这样或不是这样(202, 337, 2718节)。所以,他们更是远离起誓。

由于这些原因,还由于起誓是属那些要被废除的代表物之列的,故主在马太福音中以这些话教导我们根本不必起誓:

你们又听见有话说,不可背誓,你所起的誓,总要向主履行。只是我对你们说: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宝座;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祂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从恶里出来的。(马太福音5:33-37)

这些话就表示我们根本不必指着耶和华起誓,也不必指着凡属耶和华或主的任何事物起誓。

2843.“你既行了这事”表既成事实。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要解释。

2844.“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表人性与神性藉着终级试探实现融合。这从前面所述(2827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只是本节省略了“给我”,“给我”表示这种融合会进一步发展。至于主的人性本质与其神性本质不断融合,直到完全合一,可参看前文(1864, 2033节)。

2845.创世记22:17.论福,我必赐福给你;论繁多,我必使你的种繁多,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的种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论福,我必赐福给你”表凭对真理的情感结硕果。“论繁多,我必(使你的种)繁多”表真理从这情感衍生出来。“你的种”表具有信之良善、通过主的神性人而得救的属灵之人。“如同天上的星”表对善与真的认知繁多。“海边的沙”表相对应的记忆知识的繁多。“你的种必得着仇敌的城门”表仁与信必在先前恶与假所占据的地方取而代之。

2846.“论福,我必赐福给你”表凭对真理的情感结硕果。这从“赐福”的含义清楚可知,“赐福”是指富有属天和属灵的良善(参看981, 1096, 1420, 1422节);在此是指富有信之良善,或也可说,富有对真理的情感,因为所论述的是属灵之人。在本节,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论福,我必赐福给你”,亚伯拉罕代表主的神性人,如本章前面所述。主自己不可能被赐福,因为祂是赐福本身;但当按照祂爱的渴望,得救的人数有很多时,经上就说祂被赐福;因此,就内义而言,此处所表示的正是这些人,这也可从接下来的事明显看出来。此处之所以用“结出硕果”这个词,是因为这论及情感;而如下文中“繁多”这个词则论及源于这情感的真理。

2847.“论繁多,我必(使你的种)繁多”表真理从这情感衍生出来。这从“繁多”这个词的使用清楚可知,“繁多”论及真理,因此,在此表示真理从这情感衍生出来,如刚才所述。至于“结出硕果”论及良善,“繁多”论及真理,可参前文(43, 55, 913, 983节)。

2848.“你的种”表具有信之良善、通过主的神性人而得救的属灵之人。这从“种”的含义清楚可知,“种”是指仁之信(对此,参看1025, 1447, 1610, 1941节);或也可说,人类中那些具有仁之信,即属灵之人。在马太福音中,他们还被主称为“好种”和“天国之子”:

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好种就是天国之子。(马太福音13:37-38)

2849.“如同天上的星”表对善与真的认知繁多。这从“星”的含义清楚可知,“星”是指对善与真的认知(参看1808, 2495节)。在圣言的各处,属灵之人都被比作星星,这样比喻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具有对善与真的认知;而属天之人则不这样比喻,因为他们没有认知,而是有直觉。另外一个原因是,星星照亮黑夜,并且与属天之人所在的日光相比,属灵之人拥有如同星月发出的夜光。与属天之人相比,属灵之人相对来说处于模糊的状态(参看1043, 2708开头, 2715节)。

2850.“海边的沙”表相对应的记忆知识的繁多。这从“海”和“沙”的含义清楚可知:“海”是指总的记忆知识,或它们的汇集(参看28, 2120节);“沙”是指特定或具体的记忆知识。记忆知识好比“沙”,是因为形成沙的石头颗粒在内义上表记忆知识(643, 1298节)。此处经上说,它们必繁多,“如同天上的星”,还如同“海边的沙”,因为星星或认知与理性人相关,沙或记忆知识与属世人相关。当属于理性人的事物,也就是存在于认知中的良善与真理,与属于属世人的事物,也就是记忆知识相一致,以致它们构成一体,或彼此互相确认时,在这种情况下,它们是相对应的。主在重生人,就是使他变得属灵时,会将人的理性概念和属世之物带入这种对应状态。正因如此,此处才提及“天上的星”和“海边的沙”。否则,用一个词就足够了。

2851.“你的种必得着仇敌的城门”表仁与信必在先前恶与假所占据的地方取而代之。这从“得着”、“种”、“城门”和“仇敌”的含义清楚可知:“得着”(inheriting)是指从主接受生命(参看2658节),在此是指取而代之,因为当仁与信存在于先前恶与假所占据的地方时,主的生命就会进入那里;“种”是指仁与信(参看1025, 1447, 1610, 1941节);“城门”的含义将在下文予以解释;“仇敌”是指恶与假,或也可说,那些处于恶与假之人,就圣言的内义而言,这些人由“仇敌”和“敌人”来表示。

关于“城门”的含义。总的来说,每个人都有两扇门:一扇朝地狱打开,并向由此而来的恶与假敞开;地狱的恶魔和恶灵就在这扇门内。另一扇朝天堂打开,并向由此而来的善与真敞开;天使便在这扇门内。因此,一扇门通往地狱,一扇门通往天堂。地狱之门向那些沉浸于恶与假之人敞开,天上的光只能从头顶上四围的缝隙透进来,使他们能思考和推理。但天堂之门向那些沉浸于由此而来的善与真之人敞开。

引入人理性心智的路径有两条:善与真沿着较高或内在路径从主进入;而恶与假沿着较低或外在路径从地狱偷偷上来。理性心智则在中间,这两条路径都到此会合。在圣言中,理性心智因其里面的善与真而被比作一座城,也如此被称呼。由于它好比一座城,也被如此称呼,故它有城门,经上经常描述城门被仇敌,就是恶魔与恶灵围困和攻击,但却被主的天使,就是主所保卫。地狱来的恶魔与恶灵及其恶与假只能到较低或较外在的城门,根本无法进入城内。若他们真能进入城内,也就是进入理性心智,那么所有人就全都完了。他们若真到了那一步,以至于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似乎通过攻击占领了那城,这时,它就会关闭。因此,除了如前所述,有少量的光透过四围的缝隙进入外,善与真不再从天上流入它里面。正因如此,这种人不再拥有任何仁,也不再拥有任何信,而是将良善置于邪恶,将真理置于虚假。也正因如此,他们不再具有真正的理性,尽管他们自己觉得有理性(1914, 1944节)。他们由此被称为死人,尽管他们自以为他们比谁都有活力(81, 290节末尾)。这些事确实如此,因为天堂之门向他们关闭了。天堂之门向他们关闭的事实在来世是非常明显的,并被觉察到。而另一方面,天堂之门则向那些处于善与真之人敞开。

关于“仇敌的城门”,尤其本节所提到的。对世人来说,这城门就存在于他的属世心智中。当人完全属世,或尚未重生时,那城门就被恶与假所占据;或也可说,恶魔与恶灵,连同恶欲与谬念就流入它里面(参看687, 697, 1692节)。但当人变得属灵,或正在重生时,那么恶与假,或也可说,恶魔与恶灵就从那城门,也就是属世心智被驱离;然后,善与真,或仁与信取而代之;这些事物(即仁与信)就是“你的种必得着仇敌的城门”所表示的。这一切尤其会发生在正经历重生的每个人身上,同样发生在来世那些进入主国度的人身上;并且还总体上发生,也就是发生在由许多个体组成的教会中。

这种转变由以色列人逐出迦南地的各个民族来代表。就字义而言,逐出这些民族就是“你的种必得着仇敌的城门”所表示的;但就内义而言,所表示的则是刚才所说的这些事。这也解释了为何在古代,人们在祝福那些即将步入婚姻的人时,习惯说这句话。这从拉班对他妹子利百加的祝福明显看出来,那时,她正要离去,到与其订婚的以撒那里去:

我们的妹子啊,愿你作千万人的母!愿你的种得着那仇恨你之人的城门!(创世记24:60)

在圣言中,“仇敌的城门”或那些仇恨之人的城门就表示这类事物。这从以下经文可以看出来,以赛亚书:

我必以饥荒治死你的根,我必杀戮你所余剩的人。门哪,应当哀号!城啊,应当呼喊!非利士,你们众人啊,你都熔化了!因为有烟从北方出来。(以赛亚书14:30-31)

“以饥荒治死你的根,杀戮所余剩的人”表拿走主从内在所储存起来的良善与真理。“所余剩的人”表这类良善与真理(参看468, 530, 560-562, 661, 798, 1050, 1738, 1906, 2284节)。“门”表进入内层或理性心智的地方。“城”表那心智,或也可说,表它里面的良善与真理(402, 2268, 2449, 2451, 2712节);“非利士”表信之认知的记忆知识,或也可说,表那些拥有这些认知的记忆知识,却没有信之良善的人(1197, 1198节)。“北方出来的烟”表来自地狱的虚假,“烟”表由邪恶产生的虚假(1861节)。

同一先知书:

荒凉的城拆毁了,各家关门闭户,使人都不得进去。在街上因酒有呼喊之声,一切喜乐变为凄凉,地上的欢乐都遭放逐。城中剩下的只是荒凉,城门拆毁净尽。因为这样它必在地的中间,在万民之中。(以赛亚书24:10-13)

“荒凉的城拆毁了”表丧失真理的人类心智。 “各家关门闭户”表没有良善,“家”表良善(参看2233节)。“在街上因酒有呼喊之声”表虚假的状态,“呼喊”论及虚假(2240节)。“酒”表真理,由于真理荡然无存,故才会有呼喊之声(1071, 1798节)。“街”表通向真理的事物(2336节)。“变为凄凉的喜乐”论及真理,“遭放逐的地上欢乐”讼及良善。所有这一切表明“城中剩下的只是荒凉,城门拆毁净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只有恶与假掌权时,经上就说城门被“拆毁”了。

耶利米哀歌:

锡安的路径,因无人来守圣节就悲伤。她的城门凄凉,她的祭司叹息,她的处女受艰难,自己也愁苦。她的对头成了首领,她的仇敌亨通。因耶和华为她许多的罪过使她受苦,她的孩童在敌人面前沦为俘虏。(耶利米哀歌1:4-5)

“锡安的路径就悲伤”表那里不再有出自良善的任何真理,“路径”表真理(参看189, 627, 2333节)。“城门凄凉”表所有入口都被虚假占据。“对头成了首领”表邪恶掌权。

同一先知书:

耶和华使锡安女子的堡垒和城墙都悲哀;它们一同衰败。她的门都陷入地内,主将她的门闩毁坏折断。她的君王和首领落在没有律法的列族中;她的先知不得见耶和华的异象。你的仇敌都向你张口。他们嗤笑,又切齿说,我们吞灭她,这真是我们所盼望的日子临到了!我们等到了,我们看到了!(耶利米哀歌2:8-9,16)

“门都陷入地内”表被恶与假所占据的属世心智。“她的君王和首领落在列族中”表真理被浸没于邪恶中,“君王”表总的真理(参看1672, 1728, 2015, 2069节),“首领”表首要的真理(1482, 2089节),“列族”表邪恶(1259, 1260, 1849, 1868, 2588节)。

上一页  第3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