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八章 灵魂和心智通过婚姻结合,这就是主说“他们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之意

156f.从创世记和主的话明显可知,自创世时男人和女人就被赋予可以说联结为一体的倾向和能力;这二者仍存在于男人和女人里面。在创世之书,也就是创世记中,我们读到:

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她的名要叫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2-24)

主在马太福音中也说了同样的话:

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那起初造男造女者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乃是一体的了。(马太福音19:4-6)

从上述经文明显可知,女人是从男人被造的,二者都有重新联结为一体的倾向和能力。重新联结是指合为一个人,这一点从创世记中将在一起的这二者称为“人”的经文明显看出来;因为我们读到:

当神造人的日子,祂造男造女,称其名为人。(创世记5:1,2)

我们在此读到:“祂称其名为亚当”,而在希伯来语,“亚当”和“人”是同一个词。此外,在一起的这二者也被称为“人”(创世记1:27;3:22-24)。“一体”也表示一个人,这一点从圣言中提到“凡有血气的”这个词的经文明显看出来;“凡有血气的”就表示每个人(如创世记6:12,13,17,19;以赛亚书40:5,6;49:26;66:16,23,24;耶利米书25:31;32:27;14:5;以西结书20:48;21:4,5等)。

我在《属天的奥秘》(此书解释了《创世记》和《出埃及记》这两本书的灵义)一书已经说明,被建成一个女人的“男人的肋骨”、在其原处合起来的“肉”、“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人结婚后要离开的父母”,以及“与妻子连合”分别是什么意思。那里说明,“肋骨”不是指一根肋骨,“肉”不是指肉,“骨”不是指骨头,“连合”也不是指连合,而是指与它们相对应、因而由它们所表示的属灵事物。它们表示将二人合为一个人的属灵事物,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可知:正是婚姻之爱将他们联结起来,这爱是属灵的。我在前面数次提及,男人对智慧的爱被转录到妻子里面,接下来的章节将充分证明这一点。但目前我不能离题,远离此处所讨论的主题,也就是夫妻二人通过灵魂和心智的联结而成为一体的结合,现按以下顺序阐明这种联结:

⑴自创世时,两性就被赋予可以说联结为一体的能力和倾向。

⑵婚姻之爱将两个灵魂,因而两个心智联结为一体。

⑶妻子的意愿与丈夫的理解联结,因此丈夫的理解与妻子的意愿联结。

⑷就妻子而言,与男人联结的倾向是恒久不变的;但就男人而言,这种倾向则是变化无常的。

⑸妻子照她的爱将这种联结赋予男人,这男人则照他的智慧接受它。

⑹这种联结从婚姻最初的日子起就逐渐进行,对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来说,它会变得越来越深入,直到永远。

⑺妻子与丈夫理性智慧的联结是从内进行的,但与其道德智慧的联结是从外进行的。

⑻为实现这种联结,妻子被赋予洞察丈夫情感,并极其谨慎地引导它们的能力。

⑼妻子们出于极其必要的理由而将这种洞察力藏在自己里面,瞒着丈夫,以便婚姻之爱、友谊和信任,因而同居的祝福和生活的幸福能牢固建立起来。

⑽这种洞察力是妻子的智慧;它不可能存在于男人里面,男人的理性智慧也不可能存在于妻子里面。

⑾妻子出于其爱不断思想丈夫对她的倾向,怀有与他联结的意图;而男人则不然。

⑿妻子通过关注丈夫意愿的渴望而与他联结。

⒀妻子通过她对丈夫的爱所发出的生命气场而与他联结。

⒁妻子通过吸收丈夫的阳刚之气而与他联结;不过,这一切取决于他们对彼此的属灵之爱。

⒂妻子就这样将丈夫的形像接收到自己里面,由此觉察、看见并感受他的情感。

⒃既有适合男人的职责,也有适合妻子的职责;妻子不能参与适合男人的职责,男人也不能参与并正确履行适合妻子的职责。

⒄这些职责还随着他们互相帮助而将这二人联结为一体,同时构成一个家庭。

⒅随着他们以上述方式联结,夫妻越来越变成一个人。

⒆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觉得自己是一个联合的人,如同一体。

⒇就本质而言,真正的婚姻之爱是灵魂的联结,心智的结合,是在胸腔,因而在身体里面结合的努力。

(21)这爱的状态是纯真,平安,宁静,亲密的友谊,充分的信任,全心全意、竭尽所能为对方行一切良善的相互渴望;所有这些事物都会带来祝福、幸福和快乐;并通过他们永恒的享受带来天上的幸福。

(22)这些若不是在一个男人和一个妻子的婚姻中,是绝无可能存在的。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157.⑴自创世时,两性就被赋予可以说联结为一体的能力和倾向。刚才从创世记已经说明,女人是从男人身上取出的。由此可知,两性都具有联结为一体的能力和倾向。因为凡从某人身上所取之物,都带有并保留某种出自此人的个性、形成它的个性之物。它因具有类似性质,故渴望重新联结;并且一旦重新联结,它在对方里面如同在自己里面,反之亦然(即它在自己里面如同在对方里面)。毫无疑问,两性都具有与对方结合的能力,或他们能被联结;同样毫无疑问,他们具有联结起来的倾向;因为我们的亲身经验证明了这两个事实。

158.⑵婚姻之爱将两个灵魂,因而两个心智联结为一体。每个人都是由灵魂、心智和身体构成的。灵魂是至内层,故在起源上是属天的;心智是中间层,故在起源上是属灵的;身体是最表层,故在起源上是属世的。在起源上属天或属灵的事物不在真实的空间内,只在空间的表象中。此外,这在世上也是众所周知的;这就是为何我们说,维度或地方不是属灵事物的属性。由于空间仅仅是一种表象,所以远和近也只是一种表象。在灵界,远和近的表象取决于爱的相似性、关系和亲密度,如我在我的书中经常对灵界进行调查并证明的那样。

在此提及这一点,是为了让人们知道,人的灵魂和心智不像身体那样在空间中,因为就像刚才说的,它们在起源上是属天、属灵的。它们因不在空间中,故能联结如同一体,尽管同时身体没有被如此联结。彼此恩爱的夫妻尤其如此。不过,由于女人出自男人,而他们的联结是一种重新联结,故凭理性可以看出,这不是联结为一体,而是一种附着;这种附着会照着他们的爱情而越来越亲密和接近,在享有婚姻真爱的人身上近乎接触。这种附着可被称为属灵的同居,属灵的同居只可能存在于彼此温柔相爱的夫妻当中,无论他们在身体上何等遥远。即便在尘世,证明这一点的经验也比比皆是。由此明显可知,婚姻之爱将两个灵魂和心智联结为一体。

159.⑶妻子的意愿与丈夫的理解联结,因此丈夫的理解与妻子的意愿联结。原因在于,男性生来要成为理解,女性生来要成为热爱男性理解的意愿。由此可知,在婚姻中,妻子的意愿与丈夫的理解联结,丈夫的理解则与妻子的意愿相互联结。谁都能看出,理解和意愿的联结是最紧密的;这联结是这样:一方的能力能融入另一方的,还能通过联结并在联结中找到快乐。

160.⑷就妻子而言,与男人联结的倾向是恒久不变的;但就男人而言,这种倾向则是变化无常的。原因在于,爱不能不去爱和联结,以便反过来被爱。它的本质和生命不是别的。女人生来是爱的形式,而男人(女人为了反过来被爱而与其联结)是接受的形式。此外,爱是不断作工的;它就像热、烈焰和火,若不作工就会熄灭。正因如此,就妻子而言,与男人联结的倾向是恒久不变的。而男人对他的妻子却没有类似的倾向,因为男人不是爱的形式,只是爱的接受者。他的接受状态照着忧虑的干扰、心智因种种原因在热与不热之间的摇摆,以及身体力量的强弱而来来去去。由于这些因素并非恒定不变,也没有规律性,故可知,对男人来说,朝向这种联结的倾向是变化无常的。

161.⑸妻子照她的爱将这种联结赋予男人,这男人则照他的智慧接受它。妻子赋予爱、因而赋予联结在她的丈夫里面,这个观念如今向男人隐藏。事实上,妻子们普遍否认它。原因在于,她们说服男人相信,唯独男人去爱,而她们自己接受这爱;或男人是爱的形式,而她们自己是顺从的形式。当丈夫信以为真时,妻子心里甚至沾沾自喜。妻子说服丈夫相信这一点的原因有很多,全都与妻子们小心谨慎的天性有关(对此,容后再述,尤其有关夫妻冷淡、分居和离婚的原因那一章,即第11章)。之所以说正是妻子赋予或注入爱在丈夫里面,是因为男人里面没有一丁点婚姻之爱,甚至没有一丁点两性情爱,这爱只在妻子和女人里面。在灵界,这一事实活生生地被展示给我。

有一次在灵界谈论这个话题时,被妻子说服的男人们坚持认为是他们在爱,而不是他们的妻子,他们的妻子只是从他们那里接受爱。为解决关于这个奥秘的争论,所有女人,包括妻子们,都从男人那里被撤走了,同时她们当中的两性情爱的气场也被清除了。当这一切被清除后,男人们陷入一种完全陌生并且未曾经历过的状态;他们对此怨声载道。就在他们处于这种状态时,女人们被带回来了,妻子们也被带到她们的丈夫面前。女人和妻子们都对他们柔情细语,但男人们对她们的甜言蜜语反应冷淡,并转过身去,彼此说:“这一切是什么?这些女人是什么东西?”当其中一些女人说自己是他们的妻子时,他们回应说:“妻子是什么东西?我们不认识你们。”然而,当妻子们因其丈夫的冷漠无情开始感觉受到伤害,有的甚至开始抽泣时,原先从男人那里被取走的对女性之爱和婚姻之爱的气场便恢复了;然后男人们立刻回到先前的状态;热爱婚姻者和热爱女性者都回到各自的状态。这样男人们就确信,没有一丁点婚姻之爱,甚至没有一丁点两性情爱居于男人中间,这爱只在妻子和女人当中。然而,此事过后,妻子们出于自己的谨慎,又诱使男人们相信爱居于他们当中,并且它的某些火花能从他们传到妻子那里。

在此援引这次经历是为了让人们知道,妻子是爱的形式,丈夫是爱的接受者。男人照他们所拥有的智慧,尤其是基于宗教信仰的智慧,即要独独爱自己的妻子而接受爱。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当爱情唯独指向自己的妻子时,它是集中的;它也是高尚的,故保持强劲、稳固和持久。否则,它就会如同从粮仓里取出麦子扔给狗吃,致使家里发生饥荒。

162.⑹这种联结从婚姻最初的日子起就逐渐进行,对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来说,它会变得越来越深入,直到永远。婚姻最初的热并不产生联结,因为它源于两性情爱,这爱是属身体的,并由此影响灵。凡出于身体而在灵里的,都不会长久;但出于灵而在身体里的爱则可持久。属于灵并从灵进入身体的爱情,连同友谊和相互信任被注入夫妻的灵魂和心智。当这二者(即友谊和相互信任)与婚姻最初的爱结合在一起时,这爱就变成了婚姻之爱,并打开夫妻的心扉,将爱情的甜蜜注入他们。这一过程会随着友谊和信任被添加到原初之爱中而越来越深入,并且这原初之爱会融入这种友谊和信任,而这种友谊和信任也会融入这原初之爱。

163.⑺妻子与丈夫理性智慧的联结是从内进行的,但与其道德智慧的联结是从外进行的。男人具有双重智慧,即理性智慧和道德智慧。他们的理性智慧唯独属于理解力,而他们的道德智慧既属于理解力,同时也属于生活。这一点仅从直觉和探究就能被推断并看出来。不过,我会举一些具体例子,好叫人们知道何谓男人的理性智慧和道德智慧。属于男人理性智慧的事物被冠以各种名称,通常被称为知识、聪明和智慧。更具体的术语是理性、判断力、创造力、学习力和决策力。然而,科学知识多种多样,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有的职业知识。有些知识是神职人员所特有的,有些是政府官员及其下属所特有的,有些是法官所特有的,有些是医生和药剂师所特有的,有些是士兵和水手所特有的,有些是工匠和技工所特有的,有些是农民所特有的,等等。理性智慧还包括青少年在校学习、以便日后用来获得聪明的一切科学知识。它们也有各种名称,如哲学、物理学、几何学、力学、化学、天文学、法学、政治学、伦理学、历史学,等等。通过它们,如同通过大门,人能被引入理性观念,而理性智慧便从这些理性观念获得。

164.男人的道德智慧包括涉及并进入他们生活方式的所有道德美德;还包括源于对神之爱和对邻之爱的属灵美德,这些一起流入构成这些爱。涉及男人道德智慧的美德同样有各种名称,如:节制、冷静、正直、厚道、友好、谦逊、诚实、本分、礼貌;以及刻苦、勤奋、机警、敏捷、慷慨大方、宽宏大度、生气勃勃、勇敢、谨慎,还有更多。男人的属灵美德则是对宗教的热爱、仁爱、真理、信仰、良知、纯真,还有更多。这两类美德(即道德美德和属灵美德)一般可归因于对宗教、公众利益、国家、同胞、父母、妻儿的爱和热情。在所有这些美德中,公义和公平起主导作用,公义与道德智慧有关,公平与理性智慧有关。

165.妻子与丈夫理性智慧的联结是从内进行的,这是因为理性智慧是男人的理解力所特有的,能攀升到女人所无法享有的光中。这就是为何女人不用理性智慧说话的原因;当男人们讨论这类问题时,她们会保持沉默,只是倾听。尽管如此,妻子们仍从内拥有理性事物,这从她们的倾听明显看出来,因为她们从内在辨出并支持从丈夫那里所听到,或曾听到的观点。妻子与男人道德智慧的联结是从外进行的,这是因为,这类智慧的美德大部分类似于女人当中的相似美德,它们源于男人的理智意愿(the intellectual will),妻子的意愿便与这男人的理智意愿联结并形成一个婚姻。由于妻子了解丈夫里面的这些美德,甚至比丈夫本人还清楚,所以我们说,妻子与丈夫道德智慧的联结是从外进行的。

166.⑻为实现这种联结,妻子被赋予洞察丈夫情感,并极其谨慎地引导它们的能力。妻子了解丈夫的情感,并谨慎地引导它们,这也是藏在妻子里面的婚姻之爱的奥秘之一。她们通过视、听、触三种感觉了解这些情感,并节制它们,而丈夫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由于这些事是妻子们的奥秘之一,所以我不好透露它们的细节;还是让妻子们自己来说更合适一些。因此,我在数章末尾增补四个记事,其中就有妻子们自己透露的秘密。有两个记事出自住在看似有金雨落在上面的大厅中的三个妻子(156e和208节),另两个则出自坐在玫瑰园中的七个妻子(293和294节)。读了这些记事,该秘密就会水落石出。

167.⑼妻子们出于极其必要的理由而将这种洞察力藏在自己里面,瞒着丈夫,以便婚姻之爱、友谊和信任,因而同居的祝福和生活的幸福能牢固建立起来。妻子们声称,将对丈夫情感的洞察力隐藏起来、瞒着丈夫是有必要的。事实上,它们若被泄露出去,就会把他们的丈夫从床上、卧室和家里赶出去。因为大部分男人对婚姻有着根深蒂固的冷漠;其原因有很多,我将在夫妻冷淡、分居和离婚的因素那一章(11章)披露它们。

倘若妻子真地泄露了丈夫的情感和倾向,这种冷淡会从其藏身之地爆发出来,首先冷却心智内层,然后冷却胸腔,并由此冷却爱情的最表层器官,也就是生殖器。若它们冷却了,婚姻之爱就会被放逐,以致友谊、信任、同居的幸福和由此而来的快乐生活之希望不再存留。然而,正是这希望不断鼓舞着妻子们。透露她们了解丈夫里面爱情的情感和倾向,本身就是在宣告并公开他们自己的爱情。众所周知,妻子对此越是口无遮拦,丈夫就越冷淡,越想分开。这些事实清楚说明了这一命题的真实性,即:妻子将其洞察力藏在自己里面,瞒着丈夫是有必要的。

168.⑽这种洞察力是妻子的智慧;它不可能存在于男人里面,男人的理性智慧也不可能存在于妻子里面。这一点从两性的差异可推知。男性用理解力来觉察,女性用爱来觉察。理解力觉察在身体之上、超越尘世的事物,因为理性和属灵的视觉能延伸到这些事物。但爱无法超越它的感受;它若超越,就要从与男性理解的联结中获得这种能力,这种联结自创世时就已建立。因为理解属于光,爱属于热;属于光的能被看到,而属于热的只能被感受到。由此明显可知,由于两性之间存在的普遍差异,妻子的智慧无法存在于男人里面,男人的理性智慧也无法存在于妻子里面;而男人的道德智慧,只要是源于其理性智慧的,就无法存在于女人里面。

169.⑾妻子出于其爱不断思想丈夫对她的倾向,怀有与他联结的意图;而男人则不然。这和前面的解释(160节)是一致的,即:就妻子而言,与男人联结的倾向是恒久不变的;但就男人而言,这种倾向是变化无常的。由此可知,妻子不断思想丈夫对自己的倾向,怀有与他联结的意图。诚然,妻子对丈夫的想法会因她料理家务事而被打断,但它仍存留在其爱的情感中;并且对女人来说,这种情感不像在男人身上那样与其想法分离。不过,我所报告的这些事都是她们告诉我的,读者可参看后面几章末尾关于坐在玫瑰园里的七个妻子们的两个记事(293和294节)。

170.⑿妻子通过关注丈夫意愿的渴望而与他联结。这也是众所周知的,无需解释。

171.⒀妻子通过她对丈夫的爱所发出的生命气场而与他联结。属灵的气场,就是爱之情感的气场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确切地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并包围着他。此外,该气场还将自身植入他的属世气场,就是身体的气场,这二者便联结起来。属世的气场不断从身体流出来,不仅从人类流出,还从动物,甚至树木、果实、花朵,以及金属流出;这在世上是众所周知的。在灵界也一样;只是从那里的物体所流出的气场是属灵的。(善)灵人和天使所发出的气场属灵程度更深,因为他们拥有爱之情感,进而拥有内在的觉知和思维。各种亲近或厌恶的感觉,以及所有结合或分离皆源于此。因此,在灵界,人同在与否就取决于这些气场。因为性格相似或和谐会带来同在和联结,而相异或不和谐则导致分离和不同在。因此,正是这些气场造成灵界的距离。有些人还意识到这些属灵气场在自然界所产生的效果。夫妻对彼此的倾向唯源于此。和谐一致的气场会将他们联结起来,对立、不和谐的气场则将他们分开。因为和谐的气场令人快乐、愉悦,而不和谐的气场则让人不舒服、不愉快。

天使能清楚感知这些气场,我从他们那里听说,人里面的每一个元素,无论内外,都会自我更新;它通过溶解和修复自我更新,这就是不断流出的气场的源头。他们还说,这气场集中在人的背部和胸部,不过,在背部的稀薄些,在胸部的密集些;胸部周围的气场与呼吸结合。这就是为何性情不同、感情不和的夫妻躺在床上时彼此背对背;相反,性情和感情融洽的夫妻则转向彼此。

他们又说,由于气场从人的每一部分发出,并不断在他周围大量扩散,所以这些气场不仅从外,还从内将夫妻二人联结或分开。他们声称,这就是婚姻之爱的所有差异和变化的根源。最后,天使说,被温柔爱着的妻子所发出的爱之气场在天上被感知为甜美的芳香,远远比世上的新婚丈夫在婚礼后最初日子里所感知到的更令人愉悦。此处所主张的真理由此变得显而易见,即:妻子通过她的爱所发出的生命气场而与丈夫联结。

172.⒁妻子通过吸收丈夫的阳刚之气而与他联结;不过,这一切取决于他们对彼此的属灵之爱。事实的确如此,这也是我从天使口中所得知的事。他们说,丈夫排放的精液被妻子普遍接受,并充实她们的生命;妻子就这样与丈夫过着日益和谐的生活,并因此在结果中产生灵魂的联合和心智的结合。天使给出的理由是,丈夫的精液含有他的灵魂,还含有被联结于灵魂的心智内层。他们补充说,这一切自创世时就已规定,以便形成其灵魂的男人智慧能融入妻子,照主的话说,从而使他们成为一体。如此规定也是为了确保妻子怀孕后,男人不会出于某种幻想遗弃她。不过,他们补充说,妻子照着他们的婚姻之爱而吸收并占有丈夫的生命,因为爱情既是一种属灵的联结,那么就会将他们联结起来。他们说,作出这样的规定还有许多其它原因。

173.⒂妻子就这样将丈夫的形像接收到自己里面,由此觉察、看见并感受他的情感。上述原因证明:妻子将属于其丈夫智慧的事物,因而将其灵魂和心智的属性接收到自己里面,并以这种方式将自己从处女变成妻子。得出这一结论的理由如下:

①女人是从男人被造的。

②因此,她拥有一种与男人联结,可以说重新与男人联结的倾向。

③由于并为了与配偶联结,女人生来就是对男人的爱;她通过婚姻变得越来越是对男人的爱,因为她的爱不断将其思维专注于这个男人与她的联结。

④她通过关注男人生命的渴望而与这唯一的男人联结。

⑤他们通过包围并联结他们的气场联结,无论总体还是细节;这种联结取决于妻子所拥有婚姻之爱的性质,同时取决于丈夫当中接受这爱之智慧的性质。

⑥他们还通过妻子吸收丈夫的阳刚之气联结。

⑦从这些事实明显可知,丈夫的某种事物不断被转录到妻子里面,并注入她,如同她自己的。

由此可知,丈夫的形像是在妻子里面形成的;妻子由于该形象在自己里面觉察、看见并感受丈夫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因而可以说在丈夫里面感受她自己。这种觉察出自交流,看见出自观察,感受出自触摸。妻子通过用手掌触摸丈夫的脸、臂、手和胸来感觉她的爱被丈夫接受。这一切是大厅里的三个妻子和玫瑰园里的七个妻子透露给我的,如记事(156e,208,293,294节)所描述的那样。

174.⒃既有适合男人的职责,也有适合妻子的职责;妻子不能参与适合男人的职责,男人也不能参与并正确履行适合妻子的职责。没有必要列举适合丈夫和妻子的职责,以论证它们的存在,因为它们在性质上多种多样,并且各不相同。只要用心思考,谁都能知道如何将它们分门别类。妻子藉以与丈夫联结的首要职责是养育男孩和女孩,而且要将女孩子养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

175.妻子不能参与适合丈夫的职责,另一方面,男人也不能参与适合妻子的职责。这是因为它们之间的区别如同智慧与对它的爱之间的区别,或如同思维与对它的情感,或理解与激活它的意愿之间的区别。在适合男人的职责中,理解、思维和智慧起主导作用;而在适合妻子的职责中,意愿、情感和爱起主导作用。妻子出于意愿、情感和爱履行职责,而丈夫出于理解、思维和智慧履行职责。因此,其职责的差异是男人与妻子性质不同的结果;但随着时间推移,它们仍逐渐趋向结合。

许多人认为女人能履行男人的职责,只要她们像男孩子那样早早涉足其中。诚然,女人能被引入这些职责的操练,却无法被引入判断,而正确履行这些职责从内在依赖于判断。因此,涉足男人职责的女人在判断的问题上不得不请教男人;然后,她们若享有自主权,就会根据男人的建议选择与她们的爱相一致的东西。

有些人还以为,女人同样能将其理解的视觉提升到男人所享有的光之气场中,从而站在同等高度看待事物。他们因着一些有学问的女作家所写的著作而信服这种观点。但在灵界,当这些著作当着这些女作家的面被检查时,却发现它们并非判断和智慧的著作,而是运用语言上的聪明和天赋的著作;出于后者的著作由于文笔优美而看似崇高、博学;不过,也只是在那些将一切聪明的展示都视为智慧的人看来是这样。

另一方面,男人不能参与并正确履行适合女人的职责。这是因为,他们无法进入女人的情感,这些情感完全不同于男人的情感。男性的情感和觉知自创造时,因而生性就如此独特,故在赋予以色列人的律例中也有这样一条:

女人不可穿戴男人的衣物,男人也不可穿戴女人的衣物;因为这是令人憎恶的事。(申命记22:5)

这是因为,在灵界,所有人皆照着他们的情感穿衣服;这两种情感,就是女人的情感和男人的情感,若非在两性之间,就无法成为一体;而这在一个人里面是永远不可能的。

176.⒄这些职责还随着他们互相帮助而将这二人联结为一体,同时构成一个家庭。世上众所周知的事之一是:丈夫的职责以某种方式与妻子的职责联结,妻子的职责则与丈夫的职责关联;这些联结和关联通过他们相互帮助而实现,并取决于他们的相互帮助。但主要职责,就是将夫妻二人的灵魂和生命绑定、联系并合而为一的职责,是联合抚养孩子。在这方面,丈夫和妻子的职责既各不相同,同时又联在一起。它们之所以不同,是因为负责哺育、教育婴幼儿(无论男女),以及教导女孩子,直到她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被交到丈夫手里为止,是适合妻子的职责;而负责教导男孩子,从童年到青春期,再由此直到他们独立自主,是适合丈夫的职责。不过,这些职责通过夫妻二人给予彼此的建议、支持,以及其它许多种帮助而联在一起。众所周知,这些职责将夫妻二人的心连为一体,无论是联在一起的职责,还是性质不同的职责,或无论是夫妻共同承担的职责,还是各自承担的职责,并且被称为舐犊之情(即父母对其后代的属世情感)的爱也具有这种效果。人们还知道,就其差异和结合而言,这些职责构成一个家庭。

177.⒅随着他们以上述方式联结,夫妻越来越变成一个人。这一点与第六点的内容是一致的,我们在那里解释了,联结自结婚最初的日子开始就逐渐进行;对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来说,该联结会变得越来越深入,直到永远(参看162节)。他们照着婚姻之爱的增长而成为一个人。在天上,这爱是出自天使的属天和属灵生命的纯正之爱,所以在那里,当提到丈夫和妻子这两个词时,夫妻二人被视为二;但当提到天使这个词时,则被视为一。

178.⒆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觉得自己是一个联合的人,如同一体。事实的确如此,只是这一点必须从天上居民之口,而非地上的任何居民之口来证明,因为如今真正的婚姻之爱在世人当中已不复存在。另外,世人被粗糙的肉体包裹,这肉体会钝化并吞没“夫妻是一个人,可以说是一体”的感觉。再者,那些在世时只是表面上而非从内心热爱其配偶的人不愿听到这话。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想法也是淫秽的,源于肉体。但天上的天使却不同,因为他们享有属天和属灵的婚姻之爱,并且不像世人那样被包裹在如此粗糙的肉体中。我曾经听那些与其配偶在天上生活了好几个世纪的天使见证说,他们觉得自己是这样被联结的:丈夫觉得自己与他的妻子联结,妻子觉得自己与她的丈夫联结,并各自都有在对方里面的感觉,仿佛他们在对方的肉体中,尽管他们是分开的两个人。

天使说,夫妻灵魂和心智的联结在肉体里面被感觉到的现象在世上极其罕见。原因在于,灵魂不仅形成头部的至内在元素,还形成整个身体的至内在元素;在灵魂和身体中间的心智也一样。心智看似在头部,但实际上也在整个身体。他们说,正因如此,灵魂和心智所策划的行为会瞬间从身体发出;也正因如此,天使在脱去之前世界的肉体后,仍是完整的人。由于灵魂和心智如此紧密地依附于肉体,以便能实施并产生它们想要的结果,故可知,对夫妻来说,灵魂和心智的联结甚至在肉体中也被感觉如同一体。就在天使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听见站在旁边的一些灵人说,这些都是玄奥的天使智慧。不过,这些灵人是属世-理性的灵人,而非属灵-理性的灵人。

179.⒇就本质而言,真正的婚姻之爱是灵魂的联结,心智的结合,是在胸腔,因而在身体里面结合的努力。前面(158节)讨论了灵魂的联结和心智的结合。之所以在胸腔感觉到一种结合的努力,是因为胸腔是集会的场所,可以说是一座宫廷;而身体则是它周围人口稠密的城市。胸腔之所以是集会的场所,是因为由灵魂和心智施加于身体的一切影响首先流入胸腔。它之所以像一座宫廷,是因为胸腔是心与肺的所在地,故能控制身体的一切部位。心脏通过血液控制全身,肺脏通过呼吸控制全身。显然,身体如同它周围人口稠密的城市。

因此,当夫妻的灵魂和心智被联结起来,并且联结他们的是真正的婚姻之爱时,那么可推知,这充满爱的联结首先流入他们的胸腔,并通过胸腔流入他们的身体,产生一种结合的努力。结合的努力在身体更明显,因为婚姻之爱将其努力指向它的最表层,从而实现其极乐的完满。由于胸腔是两条路径的交汇处,故显而易见,婚姻之爱为何在那里寻求其微妙感觉的场所。

180.(21)这爱的状态是纯真,平安,宁静,亲密的友谊,充分的信任, 全心全意、竭尽所能为对方行一切良善的相互渴望;所有这些事物都会带来祝福、幸福和快乐;并通过他们永恒的享受带来天上的幸福。

所有这些之所以都在婚姻之爱里面,因而出自它,是因为婚姻之爱的源头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而该婚姻出自主。爱的性质是这样:爱渴望与它衷心所爱的对象交融,事实上,渴望给对方带来快乐,并从对方那里寻求自己的快乐。主里面的神性之爱对于主造为从祂自己发出的爱与智慧之容器的人,更是无限如此。

由于主造人是为了接受这些,即造男人是为了接受智慧,造女人是为了接受对男人智慧的爱,故祂将婚姻之爱注入人的至内层,因为婚姻之爱是赋予一切祝福、幸福、喜乐和愉悦的手段,它们连同生命唯独从主的神性之爱通过神性智慧发出并流入人里面。因此,它们流入那些处于婚姻真爱状态的人里面,因为唯独他们是这一切的接受者。之所以提及“纯真,平安,宁静,亲密的友谊,充分的信任, 全心全意、竭尽所能为对方行一切良善的相互渴望”,是因为“纯真和平安”属于灵魂,“宁静”属于心智,“亲密的友谊”属于胸腔,“充分的信任”属于心,“全心全意、竭尽所能为对方行一切良善的相互渴望”则由于这些而属于身体。

181.(22)这些若不是在一个男人和一个妻子的婚姻中,是绝无可能存在的。这一点作为一个结论从前面所述可推知;它也是从后面所说一切得出的结论,故没有必要通过专门讨论来证明这一点。

182.对此,我补充两个记事。记事一:

数周后,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看哪,帕尔纳索斯山上又有一场集会。到这里来,我们会指示你道路。”我就朝他们走去,快到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人站在赫利孔山上,手拿号筒,宣告和召集会议。我还看见雅典娜城及其周边地区的居民和以前一样上去,他们当中有三位从世上来的新人。这三人都来自基督教界:一位是牧师,一位是政客,一位是哲学家。在路上,他们与新来的人谈论各种话题,特别谈到提及名字的古代智者。新来的人问可否见到他们,被告知可以;若愿意,就能向他们致敬,因为他们都很平易近人。新来的人打听狄摩西尼、第欧根尼和伊壁鸠鲁,被告知:“狄摩西尼不在这里,而是与柏拉图在一起。第欧根尼与他的门生住在赫利孔山脚,因为他视俗世如虚无,一心研究天上的事。伊壁鸠鲁住在西部边界,不会造访我们,因为我们区分良善与邪恶的情感,并强调良善的情感与智慧为一,而邪恶的情感则与智慧对立。”

他们登上帕尔纳索斯山,那里有些守卫将当地泉源流下来的水接到水晶杯里,说:“这是出自古希腊神话所描述的泉源(即希波克林泉)之水,这泉水是飞马佩加索斯以蹄踏出来的,后来祝圣给缪斯九女神。不过,他们所说的飞马佩加索斯是指对真理的理解,智慧由此而来;马蹄是指经验,属世的聪明由此而来;缪斯九女神是指各种知识和学问。如今,这些故事被视为神话,其实它们原本是对应,是远古之人的一种说话方式。”这三个新来的人被他们的同伴告知:“不要惊讶。守卫们被教导如此说话。我们也将从泉源饮水理解为被教导真理,并通过真理被教导各种良善,从而变得智慧。”

此后,他们进入帕拉斯殿,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世上来的那三个新人,即牧师,政客和哲学家。然后,坐在桌旁、头戴桂冠的人问他们:“你们从地上带来什么新闻?”他们回答说:“有这样一则新闻,有人声称他能与天使交谈,具有向灵界打开的视觉,如同具有向自然界打开的视觉。他从那里带来许多新奇的观念,其中包括:死后人仍像人一样活着,和之前活在世间一样;他能看,能听,能说,和在之前的世界一样;穿着打扮,和在之前的世界一样;会饥会渴,也吃也喝,和在之前的世界一样;享有婚姻的快乐,和在之前的世界一样;也睡也醒,和在之前的世界一样;灵界有陆地、湖泊、大山、小山、平原、山谷、泉源、河流、花园、树林;还有宫殿、房屋、城镇、村庄,和自然界一样;此外也有各种著作、书籍、职业、贸易,以及宝石、金银。总之,在地上所能找到的一切事物,在灵界都能找到,只是天上的事物无限完美得多。唯一区别在于,灵界的一切事物皆出自一个属灵的源头,因而是属灵的,因为它们源于灵界的太阳,这太阳是纯粹的爱;而自然界的一切事物皆出自一个属世的源头,因而是属世和物质的,因为它们源于自然界的太阳,这太阳是纯粹的火。简言之,死后人依然是完整的人,事实上比在之前的世界更加完美。因为在之前的世界,他在一具肉体中;而在灵界,他在一具灵体中。”

新来的人说完这番话,古智者们问他们:“地上的人对此有什么看法?”这三人回答说:“我们知道这些事都是真的,因为我们就在这里,并且已经检查和探究了个遍。我们就说说世人对它们是怎么说的,又是如何推理的。”牧师第一个发言,他说:“神职人员听说这些事后,起初认为它们是幻觉,后来认为是捏造,再后来则声称他看见了幽灵;最后他们也困惑了,只好说:‘你爱信就信吧,反正我们一贯的教导是,死后,在最后审判日之前,人不会有身体。’”这时,古智者们问他:“难道他们中间就没有一个聪明人,能证明并使他们相信这一真理:死后,人仍像人一样活着吗?”

这位牧师回答说:“有些人提供了证据,但他们不相信。提供证据的人声称,认为在最后审判日之前,人不像人一样活着,并且在此期间,他是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这是有违正常理性的。何为灵魂?在此期间它又在哪里?它岂是一缕气?或飞在空中的风一样的东西?或藏在地心的一种实体?它的地府在哪里?难道六千年或六个世纪后,亚当和夏娃,以及他们之后所有人的灵魂还在宇宙中四处飞行?或还被关在地心,等候最后的审判?还有比这样的等候更痛苦、悲惨的吗?他们的命运岂不和监狱中戴着手铐脚链的囚犯有一比吗?如果这就是人死后的命运,那生而为驴岂不比做人还强?再者,认为灵魂能再度披上它的肉体,这岂不违背理性?那时肉体不是被虫子、老鼠和鱼类吃光了吗?已被太阳焚毁或化为尘土的骸骨还能披上新的身体吗?这些枯槁、腐臭的尸体如何聚拢起来,与灵魂联结?但他们听到这样的论据后,却不给予理性的回应,仍执守自己的信仰,说:‘我们要使理性服从信仰。’至于所有尸体如何在最后审判之日从坟墓中被召集,他们说:‘这是全能的作工。’一开始谈论全能和信仰,理性就从窗口飞走了。我能向你们保证,这种时候,正常的理性如无物,有些人则视它为幻觉。事实上,他们能对着正常理性说,你疯了。”

听到这里,希腊智者说:“毫无疑问,这些悖论是自相矛盾的。然而,如今在世上,甚至连正常的理性都无法驳倒它们。还有比关于最后审判的说法更自相矛盾的信仰吗?也就是说,那时宇宙将灭亡,众星从天上坠落到地球上(地球可比这些星星小多了);人的躯体,也就是尸体,或被人们开膛破肚制成的木乃伊,或那一点点灰尘,将与它们的灵魂再度聚合。我们在世时基于理性向我们提供的推论,相信人的灵魂不朽。我们还为蒙福的灵魂找到一个地方,我们称其为极乐世界(Elysian fields),并相信离世的灵魂就是人的形像或外表,只是很精致,因为它们是属灵的。”

说完这番话,他们转向第二个新来的人,他在世时曾是政客。他承认自己从前不相信死后的生命。关于这生命的新奇事,他倒是听说了,只是觉得它们是虚构和捏造。他说:“当我思想它们时,便说:灵魂怎能是身体?此人的各个部位不都死了,躺在坟墓里吗?在那里,谁还有用来看见的眼睛?谁还有用来听见的耳朵?他哪来说话的嘴巴?如果人死后还有什么东西活着,那必是一种幽灵。幽灵如何吃喝?如何享受婚姻的快乐?又从何处获得衣服、房屋和食物等等?再说了,云雾状的幽灵看似存在,其实并不存在。我在世时对于人死后的生命就持有这些及类似想法。但现在亲眼看到一切事物,亲手摸了一切事物后,我凭自己的感觉确信,我是一个人,和在世时一样,以致我只知道自己仍像以前那样活着;唯一的区别在于,现在我的理性更发达了。我好几次为自己以前的想法感到羞愧。”

哲学家的故事与之类似,不同之处在于:他将所听来的有关死后生命的新奇事归到他从古今思想家那里所搜集来的观点和理论当中。听到这一切,智者们目瞪口呆。属苏格拉底学派的人说,来自地上的这则新闻让他们意识到,世人的心智内层已逐渐关闭,如今虚假的信仰在世上闪耀如真理,愚蠢的聪明则闪耀如智慧;自他们的时代起,智慧之光已从头脑内层下沉到鼻子下面的嘴巴里;在那里,它在世人眼里看似嘴口上的光辉,而嘴口的言语则看似智慧。听到这里,门生中有一位补充说:“如今地上居民的心智何等愚蠢!要是这里有赫拉克利特和德谟克利特的门徒,我们将听到何等大的笑声和何等大的哭声!因为他们能在一切事上找到笑的理由或哭的理由。”会议结束后,他们将自己国家的纪念品,就是刻有象形文字的铜板,送给地上来的三位新人。新来的人便带着它们离开了。

183.记事二:

我在东部地区发现一片排列成螺旋形的棕榈树和月桂树的树林,便走了进去,沿着几条弯弯曲曲的小径行走。在这些小径的尽头,我看见一个花园,占据了小树林的核心。有一座小桥将这二者分开,桥上树林这一侧和花园那一侧各有一扇门。我走近后,守卫打开大门。我问他这花园叫什么,他回答说:“叫安德拉曼多尼(音译Adramandoni),意思是婚姻之爱的快乐。”我便进去,看见一片橄榄树,藤蔓在树与树之间缠连,并垂了下来。树下面和之间是开花的灌木丛。花园中间是一圈草坪,成双成对的夫妻和少男少女正坐在上面。这圈草坪中央一块凸起的地面上有一个小喷泉,因水压向空中喷射。接近这圈草坪后,我看见两位身穿紫色和朱红色衣服的天使正和坐在草坪上的人交谈;他们谈论的是婚姻之爱的源头及其快乐。由于主题是婚姻之爱,所以他们迫不急待、全神贯注地倾听,仿佛被天使话中的爱情火焰所振奋。

我从他们的谈话总结了以下几点:他们首先谈到探究和察觉婚姻之爱源头的困难,因为这爱有一个属天的神性源头;该源头就是神性之爱、神性智慧和神性功用。这三者作为一体从主发出,因而作为一体流入人们的灵魂,并通过他们的灵魂流入他们的心智和那里的内在情感和思维;再通过这些情感和思维流入紧贴身体的欲望,并从这些欲望经由胸腔流入生殖区。在此,源于最初源头的一切事物同时存在,并连同它们的连续元素一起构成婚姻之爱。之后,天使又说:“我们以问答的形式来交流;因为当唯独靠倾听取得一个主题时,对该主题的领悟的确会流入进来,但若听者不凭自己思考它,并提出问题,它就不会存留下来。”

于是,一些夫妇就对天使说:“我们听到说,婚姻之爱有一个属天的神性源头,因为它出自主向人灵魂的流注;其源头因来自主,故是爱、智慧和功用,这些就是一起构成一个神性本质的三个本质属性。我们还听到说,除了属于神性本质的事物外,没有什么东西能从主发出并流入人的至内层,也就是所谓的灵魂;而且,这三个本质属性在降至身体的过程中,会转变为类似和相对应的事物。所以,我们现在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从神性发出的第三个本质属性,就是所谓的功用是指什么?”这位天使回答说:“若没有功用,爱和智慧纯粹是抽象的思想观念,在脑海里稍作停留后,便像风一样逝去了;而在功用中,这二者被聚集起来,变成一个所谓实际的实体。爱若不在行为中,就无法安歇,因为爱是生命的活力;智慧若非出于爱并与爱一起行动,也无法存在并持续存在。行为就是功用。所以,我们对功用的定义是,出于爱通过智慧行善。功用就是良善本身。

“由于爱、智慧和功用这三者流入人的灵魂,所以我们能明白为何说一切良善来自神。因为出于爱通过智慧所行的一切就是良善,功用也是一种行为。没有智慧的爱不就是愚蠢吗?没有功用的爱与智慧不就是一种思想状态吗?但爱和智慧,连同功用一起,不仅构成一个人,而且它们就是一个人。事实上,它们繁衍人类,这或许令你们惊讶。因为男人的种包含他的灵魂,而他的灵魂就在一个完整的人形里面,被自然界中最纯粹的物质包裹,身体由此在母亲的子宫里得以形成。这是神性之爱通过神性智慧所达成的最高和终极功用。”

最后,天使说:“我们得出一个必然结论,即:一切结实、一切繁衍和一切生殖在源头上皆出自从主所流入的爱、智慧和功用;既从主直接流入人的灵魂,又间接流入动物的灵魂,更间接地流入植物的至内在部分。所有这些过程都发生在来自最初区域的最终区域。显然,结实、繁衍和生殖的过程就是创造的继续;因为创造唯一可能的源头就是出于神性之爱通过神性智慧而在神性功用中。因此,宇宙万物出于功用、在功用中并为了功用而产生和形成。”

后来,坐在草坪上的人问天使:“那不计其数、难以形容的婚姻之爱的快乐出自哪里?”天使回答说:“它们出自爱与智慧的功用。这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人越为了纯正的功用而喜欢变得智慧,就越处于婚姻之爱的动力和活力;越处于这爱的动力和活力,就越处于它的快乐。正是功用产生这种效果;因为当爱通过智慧产生功用时,这二者(即爱与智慧)就以彼此为乐,像小孩子那样一起玩耍。等长大后,他们就愉快地联结起来。这一切仿佛通过订婚、举行婚礼、结婚和生育子女而实现;并且会以不同形式持续下去,直到永远。当致力于功用时,爱与智慧之间的结合就从内在产生。然而,这些快乐在它们开始的时候是不可察觉的,但随着它们逐步下降并进入身体,却变得越来越可察觉。它们逐渐从灵魂进入人心智的内层,再从心智的内层进入心智的外层,由此进入胸腔,再由胸腔进入生殖区。

“尽管人丝毫没有察觉到灵魂中的这些天上婚礼游戏,但它们的确以平安和纯真的感觉从灵魂悄悄进入心智的内层,再以祝福、幸福和快乐的感觉进入心智的外层。然而,在胸腔,它们呈现出亲密友谊的快乐感觉;在生殖区,由于来自灵魂的持续流注,加上婚姻之爱的真实感觉,它们呈现为极乐的感觉。在灵魂中,功用里面的这些爱与智慧的婚礼游戏会朝胸腔持续行进,并在胸腔内使自己被感觉为无限多样的快乐。然后,由于胸腔和生殖区之间的奇妙联系,这些快乐在生殖区变成婚姻之爱的快乐,这快乐远远胜过天堂和尘世中所知的一切快乐。因为婚姻之爱的功用是所有功用中最杰出的,是人类的繁衍,而天使天堂就出自人类。”

对此,天使补充说:“那些不喜欢为了出自主的功用而变得智慧的人,对婚姻真爱不计其数的种种快乐一无所知。因为对那些不喜欢出于纯正真理变得智慧,反而喜欢出于虚假变得疯狂,并因这种疯狂出于某种爱而行恶用的人来说,通向灵魂的路关闭了。因此,灵魂中爱与智慧的天上婚礼游戏越发被切断并终止;这对婚姻之爱及其动力、活力和快乐会造成同样的后果。”听到这里,听众声称,他们发觉婚姻之爱取决于为了出自主的功用而对变得智慧的爱。天使回答说,的确如此。这时,只见一些听众的头上戴上了小花环。他们便问:“这是为何”,天使说:“因为你们理解得更深刻了。”然后,他们与在他们中间的天使一起离开了花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