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九章 男人和女人的生命状态通过婚姻所产生的变化

184.对于何谓生命状态及其变化,学者和智者可谓了若指掌;但未受过教育的人和简单人并不明白,所以我必须先说一说这个主题。人的生命状态是指生命的品质。人皆有两种构成其生命的官能,即所谓的理解和意愿,故人的生命状态是指其理解和意愿的品质。由此清楚可知,生命状态的变化是指属于理解的事物和属于意愿的事物方面的变化。就这两个方面而言,每个人都在不断发生变化;不过,人在婚前和婚后所经历的变化是有区别的。本章的目的就是按以下顺序证明这一点:

⑴从婴儿直到生命结束,以及此后直到永远,人的生命状态不断在变化。

⑵内在形式,也就是其灵的形式,同样如此。

⑶这些变化在男人和女人身上各不相同,因为男人自创造时就是知识、聪明和智慧的形式,女人则是对男人里面的这些事物的爱之形式。

⑷在男人里面,心智能升入更高级的光;在女人里面,心智能升入更高级的热;女人在男人的光中感受她的热之乐。

⑸男人和女人里面的生命状态在婚前和婚后是不同的。

⑹夫妻里面的生命状态在婚后会发生变化,并随着他们的心智通过婚姻之爱联结而发展。

⑺婚姻还在夫妻的灵魂和心智里面产生不同形式。

⑻女人照《创世记》所描述的那样实实在在地转变为男人的妻子。

⑼妻子以种种隐秘的方式实现这种转变,这就是女人在男人沉睡时被造的意思。

⑽妻子通过将其意愿与丈夫的内在意愿联结实现这种转变。

⑾这样做的目的是使双方的意愿合二为一,从而使两个人变成一个人。

⑿妻子通过将丈夫的情感变成自己的实现这种转变。

⒀妻子通过怀着快乐接受丈夫灵魂的生殖实现这种转变,这快乐源于以下事实:她愿意成为对丈夫智慧的爱。

⒁就这样,少女转变为妻子,少男转变为丈夫。

⒂在有真正的婚姻之爱存在于其中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妻子的婚姻中,妻子越来越变成一个妻子,丈夫越来越变成一个丈夫。

⒃他们的形式也如此逐渐从内在变得更完美和高尚。

⒄享有婚姻真爱的夫妻所生的孩子,会从父母那里继承良善与真理的婚姻;若为儿子,就会从该婚姻获得觉悟关乎智慧之事的倾向和能力;若为女儿,就会从该婚姻获得热爱智慧教导的倾向和能力。

⒅这是因为孩子的灵魂来自父亲,它的衣服来自母亲。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185.⑴从婴儿直到生命结束,以及此后直到永远,人的生命状态不断在变化。人的生命状态一般被称为婴儿期、童年期、青春期、成年期和老年期。众所周知,只要仍活在世上,每个人都依次从一个状态过渡到下一个状态,因而从最初状态过渡到最后状态。若没有时间的间隔,各个年龄段之间的过渡并不明显;但理性能看出,这些过渡每时每刻都在逐渐进行,因而它们不断在发展。人就像一棵树,树自种子被丢进地里的那刻起,就每时每刻,甚至每一霎那间不停生长、变高。这些时时刻刻的发展也是状态的变化,因为后期发展会将某种事物加添到前期发展上,这会完善它的状态。

发生在人之内在的变化在连续性上比发生在其外在的更完美。这是因为人的内在(我们所说的内在是指属于其心智或灵的事物)被提升到其外在之上,故处于更高层;更高层的事物里面发生上千个变化的同时,外在事物里面只发生一个变化。发生在人之内在的变化是意愿在情感方面的状态变化,和理解在思维方面的状态变化。这个标题尤指这些情感和思维状态中的渐次变化。

人的两种生命官能或生命类型所经历的状态变化从婴儿持续到生命结束,此后持续到永远。这是因为,知识是永无止境的,聪明尤其没有止境,更不用说智慧了。它们无限而永恒的延伸是由于那无限和永恒者,也就是它们的源头。这就是古人的哲学格言,即:一切事物皆可无限分割的来源;对此应加上一条:一切事物皆可无限繁殖。天使声称,他们在智慧上被主不断完善,直到永远,这也意味着无限,因为永远就是时间上的无限。

186.⑵内在形式,也就是其灵的形式,同样如此。该形式之所以随着人生命状态的变化而不断变化,是因为任何事物若没有一个形式是不存在的,正是状态创造了形式。因此,无论是说人的生命状态发生变化,还是说他的形式发生变化,意思都一样。人的一切情感和思维都在形式中,因而出自形式,因为形式是它们的容器。情感和思维若不存在于有形的容器中,甚至有可能就存在于没有大脑的脑壳里。这就像没有眼睛的视觉,没有耳朵的听觉,或没有舌头的味觉;众所周知,这些器官就是这些感觉的容器,容器就是形式。

我们之所以说,在人里面,生命状态、因而形式是不断变化的,是因为没有哪两种事物是完全一样或绝对同一的,更不用说多个事物了,这是智者曾经教导,并仍在教导的真理。例如,没有哪两个人的脸是一模一样的,更不用说许多张脸了。连续状态也一样,后一种状态永远不可能和前一种状态完全一样。由此可推知,人的生命状态,尤其他的内在状态永远在变化,因而他的形式也永远在变化。不过,由于这些考虑没有教导我们有关婚姻的任何事,只是为婚姻的相关知识做铺垫,还由于它们仅仅是基于理解力的哲学分析,有些人可能难以理解,所以,我们在此用这几句话带过。

187.⑶这些变化在男人和女人身上各不相同,因为男人自创造时就是知识、聪明和智慧的形式,女人则是对男人里面的这些事物的爱之形式。前面(90,91节)解释了,男人被造为理解的形式,女人被造为对男人理解的爱之形式。由此可知,从小到大相继发生在男人和女人里面的状态变化都是为了完善男人里面的理智形式和女人里面的意志形式。这就是为何我们说,男人里面的变化不同于女人里面的。不过,无论在男人还是在女人里面,外在形式,就是身体形式,都照着内在形式,就是心智的形式而得以完善。因为心智作用于身体,而不是反过来。这就是为何天上的小孩子照他们才智的发展长得又高又漂亮的原因。世上的小孩子则不然,因为他们像动物一样被包裹在一具肉体中。然而,天上的小孩子和世上的小孩子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即: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他们首先倾向于满足其肉体感官的那类事物,然后逐渐倾向于影响其内在思维过程的那类事物,再逐渐倾向于以情感充满其意愿的那类事物。就在这时,即在从不成熟转向成熟的时候,婚姻的倾向也到来了。这是少女对少男的倾向,以及少男对少女的倾向。由于在天上和在地上一样,少女出于天生的谨慎隐藏她们对婚姻的倾向,所以那里的少男也没有意识到,并不是他们用爱打动了少女;其方刚之气也支持了这种表象(即:是他们用爱打动了少女)。然而,甚至连他们的这种方刚之气也是从女性所发出的爱之流注那里得来的,我们将在别处(223节)专门论述这种流注。上述考虑证实了这个观点的真实性,即:状态的变化在男人和女人身上各不相同,因为男人被造为知识、聪明和智慧的形式,女人则被造为对男人里面的这些事物的爱之形式。

188.⑷在男人里面,心智能升入更高级的光;在女人里面,心智能升入更高级的热;女人在男人的光中感受她的热之乐。男人被提升所进入的光是聪明和智慧,因为本质为爱的灵界太阳所发出的属灵之光与聪明、智慧起同等作用,或说行如一体。女人被提升所进入的热是婚姻之爱,因为就其本质而言,灵界太阳所发出的属灵之热是爱;在女人里面,正是爱将自身与男人里面的聪明、智慧联结起来。泛泛地说,这爱被称为婚姻之爱;当给予特别关注时,它就变成婚姻之爱。

之所以说升入更高级的光和更高级的热,是因为提升就是升入高层天堂天使所享有的光和热。此外,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提升,如同穿过乌云升入空中,再从低空升入高空,又从高空升入太空。因此,对男人来说,升入更高级的光就是升入更高级的聪明,由此升入智慧。升入智慧就能攀升得越来越高。但对女人来说,升入更高级的热就是升入更贞洁、更纯净的婚姻之爱,以及朝向婚姻的不断努力,即自创造时就藏在她们至内层的某种事物。

就本身而言,这些提升就是心智的开启。因为人的心智被分为各个层级,犹如世上的大气被分为各个层级,其中最低层是水质层,再高一层是空气层,更高一层是以太层,以太层之上还有最高层。人的心智随着不断开启而被提升入类似的各层;就男人而言,它通过智慧被提升;就女人而言,它通过真正的婚姻之爱被提升。

189.我们说过,女人在男人的光中感受她的热之乐。但这句话要这样来理解:女人在男人的智慧中感受她的爱之乐,因为智慧是接受这爱的容器,并且爱在哪里找到与自己相对应的容器,就在哪里体验它的欢喜和快乐。这并不是说热以光为乐是在形式之外,而是在形式之内。在这些形式里面,属灵之热更以属灵之光为乐,因为这些形式从智慧和爱那里获得自己的生命,从而能接受它们。这一点可通过植物的所谓光热作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明。

热和光在这些形式之外只有简单的结合,但在它们之内,则好像在彼此玩耍;因为在那里,热和光就在能接受它们的形式或容器中;事实上,热和光穿越奇妙的迂回路径,在至内层努力结出功用的果实。此外,它们还将自己的愉悦广泛传播到周围的空气中,使空气充满芳香。属灵之热与属灵之光在人的形式内玩得更愉快,在此,热是婚姻之爱,光是智慧。

190.⑸男人和女人里面的生命状态在婚前和婚后是不同的。无论男女,婚前都有两种不同的状态,一种在有婚姻倾向之前,一种在有婚姻倾向之后。这两种状态的变化,以及由此而来的心智转变随着这些状态的不断发展而一个接一个地到来。但在此时间不允许我们描述这些变化,因为它们在不同的个体身上千差万别。从本质上说,婚前,婚姻的倾向仅仅是头脑中的想法,但这些想法在身体中变得越来越可察觉。而婚后,这些倾向的状态便趋向联结,以及生育。显然,这些状态不同于之前的,如同实现(realizations)不同于意图。

191.⑹夫妻里面的生命状态在婚后会发生变化,并随着他们的心智通过婚姻之爱联结而发展。婚后夫妻双方所经历状态的连续变化取决于他们的婚姻之爱将他们的心智是联结起来,还是分开。这是因为婚姻之爱在不同的夫妻身上不仅多种多样,而且来回摆动。这爱在内心相爱的夫妻身上多种多样,因为对他们来说,婚姻之爱有交替的间歇期,尽管它内在不断保持自己的热。然而,这爱在仅表面相爱的夫妻身上则来回摆动;因为对他们来说,出现交替的原因不同于前者,也就是说,交替的出现是由于冷与热的交替。

这些差异背后的原因是,对仅表面相爱的夫妻来说,身体起主导作用,它的热向周围散发,迫使心智的低层与身体联结。但对内心相爱的夫妻来说,心智起主导作用,并促使身体与它联结。表面上看,爱似乎从身体升入灵魂;因为一旦身体陷入诱惑,这些诱惑就会经由眼目,如同经由一扇门进入心智,因而经由视觉,如同经由前院进入思维,并直接进入爱。而事实上,爱是从心智降下来的,并照着他们的性情而作用于低层部分。因此,有淫秽的心就有淫秽的行为,有贞洁的心就有贞洁的行为;后者支配身体,而前者受身体支配。

192.⑺婚姻还在夫妻的灵魂和心智里面产生不同形式。在尘世,人们很难发现婚姻施加于灵魂和心智的不同形式,因为在那里,灵魂和心智被包裹在一具肉体中,心智很少透过肉体显现。此外,比起古人,这个时代的人更善于从小学习如何伪装面部表情,从而将内心情感深深埋藏起来。由于这个原因,人很难看出心智的形式在婚前和婚后的区别。然而,在灵界,通过观察就能清楚看出灵魂和心智的形式在婚前和婚后有何不同。因为这时,人是灵人和天使,而他们无非是人形的灵魂和心智,脱去了由水陆元素及其散发到空气中的呼出物所构成的覆盖物。当这些东西被脱去后,原本存在于肉体里面的心智形式就变得可见;这时,已婚者和未婚者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一般来说,已婚夫妇的脸有一种内在的美,因为丈夫从妻子那里接受其爱的娇羞,而妻子则从丈夫那里接受其智慧的光辉;事实上,在灵界,夫妻二人在灵魂上被联结起来;而且,他们各自都显为完全的人。这是天堂里的情形,因为真正的婚姻不在别处,只在天堂。天堂之下只有被作成和未被作成的配对。

193.⑻女人照《创世记》所描述的那样实实在在地转变为男人的妻子。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女人是从男人的肋骨被造的,当她被领到那人跟前时,他说:

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世记2:22-24)

就圣言的灵义而言,胸部的肋骨无非表示属世的真理。熊口齿内所衔的肋骨(但以理书7:5)也是此意,因为熊表示那些在属世意义上阅读圣言,看到其中的真理却不理解的人。男人的胸部表示用来区别于女人胸部的根本和独特品质。这种品质就是智慧(参看187节),因为真理支撑智慧,犹如肋骨支撑胸腔。它们之所以具有这些含义,是因为胸部是属于人的一切事物集中所在的部位。

由此可知,女人是通过转录男人特有的智慧,也就是出于属世真理的智慧而从男人被造的;对该智慧的爱从男人被转到女人里面,从而变成婚姻之爱。这样做是为了叫男人不要爱自己,而是爱他的妻子。妻子出于其天生的性情,只会将男人所感受的自我之爱转化为对她的爱。而且,我还听说,这一切是通过妻子的爱实现的;只是无论男人还是妻子,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正因如此,只要出于自我之爱恃才自傲,男人就不能以真正的婚姻之爱来爱他的配偶。

一旦理解了女人从男人被造的奥秘,就能看出,在婚姻中,可以说女人同样从男人被造或形成。这一切由妻子实现,确切地说,由主通过妻子实现,因为正是主将如此行的倾向注入女人。事实上,妻子把男人的形像接收到自己里面是通过将男人的情感变成她自己的(参看173节),以及将男人的内在意愿与她的意愿联结(对此,参看下文),还通过接受男人灵魂的生殖(对此,参看下文)。由此明显可知,女人照《创世记》内在所理解的描述通过诸如她从丈夫及其胸部所取得并植入自己的那类事物而转变为一个妻子。

194.⑼妻子以种种隐秘的方式实现这种转变,这就是女人在男人沉睡时被造的意思。我们在《创世记》中读到:

耶和华神使亚当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把它建成一个女人。(创世记2:21,22)

男人的沉睡,以及睡了表示他完全不知道妻子正在形成,可以说正从他被造。这一点从前章和本章的相关内容明显可知,即:妻子出于天生的小心谨慎,不会透露有关她们的爱,或她们如何接收丈夫生命的情感,并将其智慧转录到自己里面的任何情况。从前面的解释(166-168节)清楚可知,妻子以种种隐秘的方式实现这一切,而丈夫浑然不知,如同沉睡一般。那里还解释了,为了极其必要的理由,女人这样做的谨慎自创造,因而自出生就被注入她们,以便婚姻之爱,友谊和信任能建立起来,从而使得夫妻二人能享受同居的祝福和生活的幸福。为确保这一切按时发生,男人被吩咐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创世记2:24;马太福音19:4,5)。

就灵义而言,男人要离开的父和母表示其意愿中的小我和理解中的小我。男人意愿中的小我是爱他自己,理解中的小我是爱他自己的智慧。连合表示专注于对妻子的爱。从刚才(193节)和其它章节可以看出,这两种小我若留在男人里面,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邪恶;只要男人与妻子连合,也就是说,接受她的爱,对这两种邪恶的爱就转变为婚姻之爱。沉睡表示浑然不知,或毫不关心;父和母表示男人的这两个小我,就是其意愿中的小我和理解中的小我;连合表示专注于对某人的爱,这一切可通过圣言中的其它经文得以证实,但此处不合适。

195.⑽妻子通过将其意愿与丈夫的内在意愿联结实现这种转变。男人具有理性智慧和道德智慧,妻子与属于男人道德智慧的事物联结(参看163-165节)。属于理性智慧的一切事物构成男人的理解,属于道德智慧的一切事物构成男人的意愿。妻子正是与后者,就是与构成男人意愿的事物联结。无论说妻子与丈夫的意愿联结,还是说妻子的意愿与丈夫的意愿联结,意思都一样。因为妻子生来就是意愿型,因而会做她出于意愿所行的事。之所以说与丈夫的内在意愿联结,是因为男人的意愿居于他的理智(intellect),而女人的至内层就是男人的理智部分(the intellectual part of the man),如在讨论妻子如何从丈夫形成时所阐述的(参看32节等)。男人还有一个外在意愿,不过,该意愿往往受伪装和掩饰的影响。妻子能看清这个意愿,但不会与它联结,除非她也这样伪装,或为了玩笑。

196.⑾这样做的目的是使双方的意愿合二为一,从而使两个人变成一个人。人若与别人的意愿联结,也会与他的理解联结。因为就其本身而言,理解只不过是意愿的仆人和听差。这一事实从爱的情感明显看出来,因为它驱使理解按它的要求思考。一切爱之情感都是意愿的属性,因为凡人所爱的,他也会去意愿。由此可知,人若与别人的意愿联结,就是与他整个人联结。正因如此,“将丈夫的意愿与自己的意愿联结”被植入妻子的爱,妻子由此成为丈夫的,丈夫成为妻子的;因此,这二者成为一个人。

197.⑿妻子通过将丈夫的情感变成自己的实现这种转变。这一点和前两点构成一体,因为情感属于意愿。情感无非是爱的衍生物,它们形成意愿,塑造并构成它。在男人里面,这些情感居于理解;而在女人里面,情感居于意愿。

198.⒀妻子通过怀着快乐接受丈夫灵魂的生殖实现这种转变,这快乐源于以下事实:她愿意成为对丈夫智慧的爱。这一点与前面的解释(172,173节)一致,故在此不再过多解释。在妻子里面,婚姻的快乐没有其它源头,唯源于她们与丈夫成为一体的意愿,就像在属灵的婚姻中,良善与真理成为一体那样;婚姻之爱就是从该婚姻降下来的,这在相关章节(84节)已经详细说明。由此如在镜中那样可以看出,妻子与丈夫结合,犹如良善与真理结合;丈夫照着他在自己里面接受妻子之爱的程度反过来与妻子结合,犹如真理照着它在自己里面接受良善的程度反过来与良善结合。由此可见,妻子的爱通过丈夫的智慧形成,正如良善通过真理形成,因为真理是良善的形式。由此还明显可知,在妻子里面,婚姻的快乐主要出自她与丈夫成为一体的意愿,因此,她愿意成为对丈夫智慧的爱。因为如前面(188,189节)所解释的,那时,女人在丈夫的光中感受她的热之乐。

199.⒁就这样,少女转变为妻子,少男转变为丈夫。这一结果从本章前面部分的论述,以及前一章关于夫妻连合成为一体的论述可推知。少女之所以变成或被作成一个妻子,是因为妻子拥有取自丈夫、因而所获取的元素,这些元素是她以前为少女时所没有的。少男之所以变成或被作成一个丈夫,是因为丈夫拥有取自妻子的元素,这些元素是他以前为少男时所没有的,会提升他接受爱与智慧的能力。然而,这些效果只在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当中产生。这些人就在那些感觉“自己是一个联合的人,如同一体”的人当中,这一点可见于前一章(178节)。由此清楚可知,少女的状态在女人里面变成妻子的状态,少男的状态在男人里面变成丈夫的状态。

以下灵界经历向我证明了这一事实:有些男人声称,婚前与女人结合和婚后与妻子结合一样。闻听此言,妻子们极其愤慨地说:“根本不是这回事!它们之间的区别犹如幻想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对此,男人们反驳说:“你们不是和从前一样是女人吗?”妻子们闻言大声说:“我们不是女人,而是妻子!你们正处在幻想、而非现实的爱中。所以这都是你们的空谈。”男人们又说:“就算不是女人,那至少也是结了婚的女人。”她们回答说:“刚结婚的时候的确是结了婚的女人;但现在我们是妻子!”

200.⒂在有真正的婚姻之爱存在于其中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妻子的婚姻中,妻子越来越变成一个妻子,丈夫越来越变成一个丈夫。真正的婚姻之爱将两个人越来越联结为一个人(参看178,179节)。妻子通过与丈夫联结并照此联结而成为一个妻子;同样,丈夫通过与妻子联结而成为一个丈夫;并且真正的婚姻之爱会持续到永远。从这两个事实可推知:妻子越来越变成一个妻子,丈夫越来越变成一个丈夫。真正原因在于,在出于真正婚姻之爱的婚姻中,夫妻双方都越来越变成内在的人;事实上,这爱能打开他们心智的内层,并且随着心智内层的打开,他们都越来越变成一个人。就妻子而言,越来越变成一个人意味着越来越变成一个妻子;就丈夫而言,越来越变成一个人则意味着越来越变成一个丈夫。我从天使那里听说,妻子随着丈夫越来越变成一个丈夫而越来越变成一个妻子,但反过来不行。这是因为贞洁的妻子很少有不爱自己丈夫的,而丈夫却有可能不反过来爱她。这是由于丈夫没有提升自己的智慧,而他能接受妻子之爱的唯一途径就是提升智慧(关于该智慧,可参看130,163-165节)。不过,这些话是针对世上的婚姻说的。

201.⒃他们的形式也如此逐渐从内在变得更完美和高尚。当两个形式通过婚姻成为一个形式,因而当两个肉体照着他们原本受造的样子成为一体时,人的形式才是最完美、最高尚的。这时,丈夫的心智升入更高级的光,妻子的心智则升入更高级的热;然后,他们发芽、开花、结果,像春天的树那样(参看188,189节)。下一节我们将看到,这种高尚的形式会生出高尚的果实,这果实在天上是属灵的,在地上则是属世的。

202.⒄享有婚姻真爱的夫妻所生的孩子,会从父母那里继承良善与真理的婚姻;若为儿子,就会从该婚姻获得觉悟关乎智慧之事的倾向和能力;若为女儿,就会从该婚姻获得热爱智慧教导的倾向和能力。孩子会从父母那里获得一种倾向,即倾向于与父母的爱和生活方式有关的那类事物;谁都能从总体上的历史,以及个人的具体经验清楚知道这一事实。然而,如前面两个记事(156e,182节)所提到的,灵界一些智者使我信服:孩子并非获得或继承父母的实际情感,以至于像他们那样生活,只是获得或继承朝向这种生活方式的倾向,以及随从它的能力。

此外,他们与生俱来的倾向若没有被阻断,就会把后代引向与父母类似的情感、思维、言语、生活中。这一点从犹太民族明显看出来,如今,这个民族仍和它在埃及、旷野、迦南地,以及我们主时代的列祖一样。他们不仅心智相似,甚至脸也相似;谁都能一眼认出犹太人。其他后代也一样,由此可准确无误地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生来就倾向于类似父母的那类事物。然而,按照主的圣治,父母的实际思维和行为不会自动跟来,以便错误的倾向能得以纠正。做到这一点的能力也已被植入,这种能力使得行为习惯可通过父母和教师,以后则通过能凭自己的判断力行事的人自己而得以改善。

203.之所以说孩子从父母获得良善与真理的婚姻,是因为该婚姻自创世时就被植入每个人的灵魂。事实上,这就是从主流入人里面,使他作为人活着的要素。不过,该婚姻从灵魂进入随后各层,直达最表层的身体。但一路上,它在后者和前者里面被人自己以多种方式改变,有时甚至变成反面;这反面被称为邪恶与虚假的配对或苟合。当这一切发生时,心智会从下面被关闭,有时被反方向扭曲成螺旋状。然而,有时它不会被关闭,而是在上面保持半开放状态,有些情况下则完全敞开。正是这两种婚姻将出自父母的倾向赋予孩子;只是赋予儿子和女儿的方式不同。婚姻之所以具有这种功效,是因为婚姻之爱是一切爱的根基,如前所示(65节)。

204.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夫妻所生的孩子若是儿子,就会获得觉悟关乎智慧之事的倾向和能力;若为女儿,就会获得热爱智慧教导的倾向和能力。这是因为,良善与真理的婚姻自创世时就被植入每个人的灵魂,还被植入随灵魂而来的一切。该婚姻充满整个宇宙,从最初之物直至最末之物,从人类直至蠕虫,如前所示(92节)。前面还指出,打开心智低层,直至它们能与享有天上光热的高层联结之处的能力,自创世时也被植入每个人。由此明显可知,由这种婚姻所生出的后代要胜过其他所有人,因为他们自出生时就继承了将良善与真理,并真理与良善结合、因而变得智慧的能力和天赋。因此,他们能轻易吸收涉及教会和天堂的事物。前面多次证明,婚姻之爱就与这些事物联结。综上所述,主创造者一直并仍在提供出于真正婚姻之爱的婚姻所为的目的,在理性面前一目了然。

205.我从天使那里听说,生活在上古时代的人如今仍按家庭、宗族、民族排列的形式住在天上,和他们在世时一样,各家各户几乎没有缺失任何成员。他们说,这是因为他们享有真正的婚姻之爱。他们的孩子由此继承了朝向良善与真理的婚姻之倾向,并在父母的教养下,轻而易举地被父母越来越深地引入该婚姻;后来等到了能凭自己的判断行事的年龄,他们就被主貌似凭自己引入该婚姻。

206.⒅这是因为孩子的灵魂来自父亲,它的衣服来自母亲。没有哪个智者会质疑灵魂来自父亲。这一点也可从家族父辈的直系后代的性情和作为性情标志的面孔清楚看出来。事实上,父亲即便未在儿子里面,也会在其孙子、曾孙里面,如同在一个复制品中那样返回。这是因为,灵魂构成人的至内层;虽然这灵魂有可能被直系后代所覆盖,但它仍在以后的后代中出来并显现。灵魂来自父亲,它的衣服来自母亲,这一点可通过植物界的类似现象来说明。在植物界,大地或土地可以说是共同的母亲;它将种子接纳到自己里面,如同接纳到一个子宫内,并给它们穿上衣服;甚至孕育、输送、生出并养育它们,如同母亲养育其来自父亲的后代。

207.对此,我补充两个记事。记事一:

(第二次造访帕尔纳索斯山之后,见182节)过了一段时间,我朝前面(156a节)所提到的雅典娜城望去,听见那里传来不寻常的喧哗。其中含有一些笑声,笑声中又含有一些愤慨,愤慨中又含有一些悲哀。然而,这种喧哗却没有因此不协调,反而很和谐,因为这几种声音不是同时发出的,而是一种包含在另一种里面。在灵界,人能在声音中分辨出不同情感的混和。我从远处问:“发生什么事?”得到的答复是:“一位使者从来自基督教界新来的人最先出现的地方来了,声称他从那地方新来的三个人那里听说:在他们所来的那个世界,他们和其他人都认为,死后,蒙福和有福的人会停止劳碌,彻底安息。因为职责、职业和工作都是劳碌,所以他们认为自己会停止劳碌,得以安息。这三个人现被我们的使者带来了,正站在门口等候,所以引起一阵喧哗。他们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不再像以前那样把他们带到帕尔纳索斯山上的帕拉斯神殿,而是把他们带到那里的大礼堂,好公开他们从基督教界带来的新闻,已派出几位代表正式接待他们。”

我在灵里,对灵来说,距离取决于其情感的状态。因有一种渴望,想亲眼看一看,听一听,于是我便发现自己就在他们面前,看见他们被领进来,听到他们说话。年长的智者坐在礼堂两侧,其余的坐在中间。他们面前有一个高高的讲台,三个新来的人和使者由年轻人带领以庄严的队列穿过礼堂中间,被领到讲台上。一阵沉默过后,在场的一位长者向他们致意,并问道:“你们从地上带来什么新闻?”“新闻有很多”,他们说,“但请告诉我们有关哪方面的?”“关于我们的世界和天堂,地上有什么新闻?”长者答道。他们回答说:“我们初到灵界时,听说无论在这里还是在天堂,都有行政职责、政府部门、公职、商业,各种科学研究和奇妙的手工艺品。我们原以为从尘世移居或搬到灵界后,必进入永恒的安息,不再劳碌,职责不就是劳碌吗?”

对此,长者说:“难道你们将劳碌之后的永恒安息理解为永远的懒惰,总是坐着或躺着,胸中呼吸快乐的气息,嘴里畅饮喷涌的喜悦吗?”听到这句话,三个新来的人讪笑说,他们原以为是这样。他们被反问:“喜悦、快乐、幸福和懒惰有什么共同点?懒惰会使精神坍塌,而不是抖擞,会叫人变得更死气沉沉,而不是更有活力。想象一下,有人无所事事地坐在那里,双手合十,眼睛垂下或闭上,再想象他同时又被愉快的氛围所包围;他的脑袋和身体岂不昏昏欲睡?他脸上的生动表情岂不脱落?最终,他的每根纤维都会松懈,以致他来回摇晃,栽倒在地。保持整个身体系统张驰有度的,不就是精神的舒展吗?令精神舒展的,不就是使人快乐的行政职责和工作任务吗?所以,我告诉你们天上的一些信息:那里有行政职责,政府部门,上下级法院,以及各种工艺和工作。”

当三个新来的人听到天上还有上下级法院时,便开始说:“这是为何?凡在天上的人不都受神启示和引领吗?他们怎会不知道何为公义公平?那里还需要法官吗?”长者回答说:“在这个世界,我们被教导和学习何为良善与真理,何为公义与公平,这和尘世是一样的。我们不是直接从神,而是间接从其他人那里学习这些东西。每位天使,就像每个世人一样,都貌似凭自己思考真理,行出良善;这一切取决于天使的状态,所以并不是纯粹的良善与真理,而是掺有瑕疵。另外,天使当中也有简单人和智慧人。当简单人由于简单或无知而质疑或偏离公义时,智者就要做出判断。不过,鉴于你们初来乍到,如果你们愿意随我参观我们的城市,我们会将一切指示给你们。”

于是,他们离开礼堂,陪同他们的还有一些长者。一行人首先来到一座大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按照学科领域被分成了众多小图书馆。看到这么多的书,三个新来的人感到很惊讶,说:“这个世界也有书籍?羊皮纸、纸张、笔和墨水是从哪来的?”对此,长者回答说:“我们发觉,你们在世时以为这个世界既然是属灵的,那定是空的。你们如此思想,是因为你们对灵界所持的观念是从物质当中抽象出来的观念,在你们看来,从物质当中抽象出来的东西如同无有,因而如同真空。然而,在这个世界,一切事物都是丰盛的。只是这里的一切事物都实质的(substantial),而不是物质的;物质的事物起源于实质的事物。此处的我们是属灵人,因为我们是实质的,不是物质的。因此,自然界能发现的一切事物,在此都处于自己的完美中,包括书籍、手稿和许多其它事物。”三个新来的人一听到“实质”这个词,便认为必是如此,既因为他们看到所写的的书籍,还因为他们听到说物质起源于实质。为叫他们进一步信服,他们被带到抄写员的住处,这些人正在誊写该城智者所写的草稿。新来的人看到手稿后,惊叹于它们的整洁和优雅。

之后,他们被带到博物馆、体育馆和学院,以及正在举办文学竞赛的地方。其中有些被称为赫利孔少女竞赛(contests of the Maidens of Helicon),有些被称为帕纳萨斯少女竞赛(contests of the Maidens of Parnassus),有些被称为雅典娜少女竞赛(contests of the Maidens of Athenaeum),有些被称为泉水童女竞赛(contests of the Virgins of the fountain)。他们被告知,之所以如此称谓这些竞赛,是因为少女表示对各类知识的情感,人皆照他对知识的情感而拥有聪明。如此称谓的竞赛是属灵的操练和技能的考验。然后,他们被带到城里,依次拜访了该城的统治者(ruler)、管理者及其职员(managers and their officials)。后者还向他们展示了工匠们以属灵的方式所创作的奇妙作品。

他们参观完这一切后,长者又和他们谈起劳碌后的永恒安息,就是蒙福和有福的人死后所获得的那种。他说:“永恒的安息不是懒惰,因为那会使精神、因而也使整个身体陷入倦怠、麻木、恍惚、嗜睡的状态。这些状态是死亡,而非生命,更不是天上天使的永生。所以,永恒的安息是消除所有这些病态、使人充满活力的安息。这种安息只能是振奋精神的某种东西,因而是兴奋、活跃和愉悦心灵的某种兴趣或工作。这种兴趣或工作反过来又依赖于某种功用,即是为了功用、在功用中并朝向功用而做的。正因如此,主视整个天堂为功用的容器;每位天使都照其功用而成为天使。功用的快乐载着他,如同水流载着船只,并使他处于永恒的平安和属于平安的安息。这才是劳碌后的永恒安息的意思。天使照其心智出于功用专注于功用而活着。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清楚看出来:每位天使都照他献身于他所在的纯正功用而享有婚姻之爱及其活力、性能力和快乐。”

当三个新来的人确信永恒的安息不是懒惰,而是某种有用工作的快乐时,一些少女带着自己亲手制作的女红刺绣来了,并将这些手工艺品赠送给他们。当新灵离开时,少女们唱了一首歌,以天籁之音表达了她们对有用工作及其随之而来的快乐的情感。

208.记事二:

我在默想妻子们珍藏的婚姻之爱的奥秘时,又看见前面所描述的金雨(156e节)。我想起它曾落在东方的一个大厅上,那里住着三个婚姻之爱,也就是三对恩爱夫妻。一看到这金雨,我赶紧奔向那里,仿佛受到默想这爱的甜蜜的邀请。随着 我渐行渐近,那雨从金色变成紫色,然后又变成朱红色。当我走近时,它又变成乳白色,像露珠一样。我敲了敲门,门开了。我对侍者说:“请给丈夫们捎个口信,就说先前与一位天使同来的那个访客又来了,请求被准许进去与他们交谈。”侍者回来传话说,丈夫们同意了,于是我就进去了。三对夫妇都在一个露天庭院里,并向我回以友好的问候。然后,我问妻子们那白鸽后来有没有在窗户上出现。她们说:“是的,今天也出现了。而且,它还展开双翅,我们由此猜到你会来恳求我们再透露有关婚姻之爱的一个秘密。”

我问:“我来这里是想了解许多秘密,为何你们却说一个秘密?”她们回答说:“秘密有很多,其中有一些远远超出你们男人的智慧,是你们思维的理解力所无法领悟的。你们男人会因自己的智慧向我们夸耀,但我们不会因自己的智慧向你们夸耀。然而,我们的智慧却胜过你们的,因为它能进入你们的倾向和情感,看到、觉察并感受它们。你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爱之倾向和情感,尽管你们的理解力正是出于并照着它们来思考;所以,它们决定了你们是否有智慧,并以什么样的方式具有智慧。然而,妻子十分清楚丈夫里面的倾向和情感,以致她们能从丈夫的脸上看出来,从说话的语气听出来,甚至通过触摸丈夫的胸膛、手臂和脸颊感觉出来。不过,出于爱你们幸福的热情,同时也为我们自己的幸福着想,我们假装不知道它们,同时却又如此谨慎地节制它们,以致我们默许并容忍丈夫的渴望、乐趣和意愿,只是尽可能把它弯过来,但从不强迫他们。”

我问道:“你们从哪里得来这种智慧?”她们回答说:“自创造时,因而自出生我们就有这种智慧。我们的丈夫把它比作一种本能,但我们认为它出于圣治,好叫男人通过他们的妻子变得幸福。我们从丈夫那里听说:主愿意男人照着理性出于自由行事;他的自由与其倾向和情感有关,故而被主从内节制,并通过妻子从外节制;主以这种方式将男人及其妻子合为一位天上的天使。另外,爱若被强迫,就会变质,不再是婚姻之爱。不过,我们会说得更直白一些:我们被感动至此,也就是说,如此谨慎地节制我们丈夫的倾向和情感,以致他们觉得自己似乎照着自己的理性出于自由行事。这是因为我们以他们的爱为快乐,并且只喜欢从我们的快乐那里给予他们快乐。这些感觉若在他们里面变得冷漠,也会在我们里面开始消退。”

说完这些话,其中一位妻子走进卧室,回来后说:“我的鸽子还在扇动翅膀,这是一个迹象,说明我们可以透露更多。”于是,她们接着说:“我们发现了男人的倾向和情感里面的各种变化。例如,当怀有反对主和教会的狂妄想法时,丈夫就会渐渐冷淡妻子;当以自己的聪明为骄傲,或色迷迷地看着别人的妻子时,也是如此;当在爱方面被妻子敦促时,同样是冷淡的,此外还有许多其它情况;包括这一事实,他们所感受的冷淡在每种情况下都是不同的。当他们的感官与我们的相接时,我们凭着感觉从他们的眼睛、耳朵和身体退离发现这一点。从这几个例子你可以看出,我们比男人更清楚他们的状况是好还是糟。若他们对妻子冷淡,他们的状况就是糟的;若对妻子感觉温暖,他们的状况就是好的。所以,妻子们总是想方设法使自己的男人对自己感觉温暖而非冷淡,她们以一种男人无法理解的敏锐洞察力做到这一点。”

当她们说到这里时,我们听见有声音传来,好像鸽子在呻吟。这时,妻子们说:“这是给我们的信号,尽管我们急于透露更深层的秘密,却不可以。恐怕你会将听来的秘密泄露给男人们。”我回答说:“我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这样做有什么害处吗?”对此,妻子们彼此商量后,说:“你若愿意,就透露出去吧。我们又不是不清楚妻子们所具有的说服力。事实上,她们会对自己的丈夫说:‘这个人在愚弄你。这些话都是瞎编乱造,他在用表面现象和男人惯常的胡说八道开玩笑。不要信他,要信我们。我们知道你们是爱的形式,我们是顺服的形式。’所以,你若愿意,就透露出去吧。反正丈夫们不会信赖你的嘴,而是会信赖他们所亲吻的妻子们的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