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二章 天堂的婚姻

27.人们若以为人死后成为一个灵魂或灵,而这灵魂或灵类似稀薄的以太或一缕气,就难以相信天堂竟然存在婚姻。若认为最后审判日之前,人不会像人那样活着,同样难以接受这一事实。总之,人们若不知道灵界,也就是天使和灵人所生活的世界,就是天堂和地狱所在之地,就无法接受天堂存在婚姻的事实。另外,由于直到现在,人们根本不知道灵界的存在,也不知道天堂天使是完美的人形,地狱灵是不完美的人形,故无法揭示有关灵界婚姻的奥秘。有人甚至会问:“灵魂和灵魂,或一缕气和一缕气,怎能像世间的夫妻那样结合呢?”还会有很多其它异议,就在他们质疑的那一刻,这些异议就将另一个世界存在婚姻的信念带走并驱散了。然而,如今有关灵界的许多事已被揭示出来,那个世界的样子也被描述出来。我在《天堂与地狱》和《揭秘启示录》两本书中阐述了这一切。因此,通过以下要点,我能证实灵界婚姻的存在,甚至将它呈现在理性视野中:

⑴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

⑵那时,男性仍是男性,女性仍是女性。

⑶死后人仍保留自己的爱。

⑷尤其两性情爱会保留下来,对将要进入天堂,即在世变得属灵之人而言,这爱就是婚姻之爱。

⑸目击者的见证充分证明了这一切。

⑹因此,天堂存在婚姻。

⑺主的话是指属灵的婚姻,即复活后人不娶也不嫁。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28. ⑴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鉴于上述原因,人们至今不知道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令人惊讶的是,基督教界竟然也不知道。尽管他们拥有圣言,并从圣言拥有关于永生的启示,因为主在圣言中亲自教导说:

死人都要复活,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马太福音22:31,32,路加福音20:37,38)

此外,就心智的情感和思维而言,人实际上在天使和灵人之间,并与他们联结得如此紧密,以致若不死亡,就无法切断与他们的联系。更令人惊讶的是,人们不知道,自创世以来凡死去的人都已经并正在归到自己人那里,如圣言所说,他已经并正在同他们一同聚集。另外,人们都有一种普遍感觉,就是天堂流入其心智的内层,促使他们对真理有一种内在感知,可以说能看到它们,尤其是这一真理: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并且,若在世时生活良善,就是幸福的,若生活邪恶,则是不幸的。当他们发自内心敬拜神,或在床上奄奄一息,濒临死亡,或获悉死者及其命运的状况时,若将心智稍稍提升至身体和接近感官的思维之上,谁不会这样想?我讲述过上千件有关死者的事,如,某些人的兄弟、配偶和朋友的命运,还写过英国人、荷兰人、天主教徒、犹太人和异教徒,以及马丁路德,加尔文和墨兰顿的命运,从未听到有人说:“这怎会是他们的命运,因为最后的审判尚未到来,他们还没从坟墓中复活呢!在此期间,他们不就是灵魂吗?而灵魂不就是一缕气,位于地狱边缘或其它地方吗?”我还没听到过这样的话。由此我断定,人皆有这样的内在感知: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当人所深爱的伴侣、婴儿和小孩行将死亡,或已经死亡时,若其思维升至身体感官之上,谁不会发自内心说,他们在神手里,等自己死后还会见到他们,并与他们再度分享爱和欢乐的生活?

29.若愿意,谁不能凭理性明白,人死后并非一缕气?人只会将这缕气想象为一阵风,或空气、以太之类的东西,以为人的灵魂就是这类事物,或在其中,渴望并等待与肉体复合,以便它能像在世时那样享有感觉及其愉悦。谁不明白,如果这就是人死后的情形,那他的状况还不如地上的鱼、鸟和动物呢?因为它们的灵魂不存在,也就不会因着渴望和等待而处于这种焦躁状态。人若死后真是一缕气,因而是一阵风,那就要么飘荡在宇宙中,要么按照某些传统说法,他将呆在某个阴间,要么如教会神父所说,在地狱的边缘,直到最后的审判。谁不能因此理性推断出,自创世以来(估计有六千年时间)活着的人仍处于这样的焦躁状态,并且这种焦躁会与日俱增?因为出于渴望等待的所有人都会产生焦躁情绪,并且这种情绪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日益加剧。所以,他们必定还在宇宙中飘荡,或被禁闭在地狱边缘,因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里面包括亚当及其妻子,还包括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以及自那以后的所有人。这样想来,没有什么比生而为人更可悲的了。但恰恰相反,主,也就是永恒的耶和华,宇宙的创造者规定,人若照祂的诫命生活,由此与祂结合,就会比在世时更加幸福快乐,因为那时人是属灵的,灵人(spiritual person)感受和体验属灵的快乐,这快乐远远胜过属世的快乐,胜过它千百倍。

30.天使和灵人就是人,这一点通过在亚伯拉罕、 基甸、但以理及其他先知,尤其是写启示录的约翰,以及主坟墓旁的妇人等面前显现的天使可以看出来。实际上,主复活后曾亲自在门徒面前显现。之所以出现这些现象,是因为凡看见他们的人,其灵眼都被打开了。灵眼一旦被打开,天使就会显出真实的形体,也就是人。不过,当灵眼被关闭,即被从物质世界获取一切感觉的肉眼所遮蔽时,天使和灵人就不可见了。

31.然而,当知道,死后,人不再是属世人,而成了灵人。不过,在他自己看来,他和以前一模一样,毫无二致,以致他意识不到自己在另一个世界,以为仍在尘世。他还是以前的他,一样的身体,一样的容颜,一样的言谈和感觉,因为他享有一样的情感和思维,一样的意愿和理解力。但事实上,他不一样了,因为他是属灵的,是一个内在人。不过,这种区别对他来说并不明显,因为他无法拿自己现在的状态和早先的状态,即属世的状态进行比较,他已脱去属世的状态,现处于属灵的状态。所以,我经常听这些人说,他们觉得自己仍在以前的世界。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再也看不到在世之人,只能见到离世,即死去的人。这是因为死去的人不是属世人,而是灵人(或实质人),而灵人(或实质人)看灵人(或实质人),如同世人(或物质人)看世人(或物质人)。然而,鉴于实质和物质之别,如同在先之物和在后之物之别,故世人和灵人无法看到彼此。在先者本身更纯粹,所以它不为本身更粗糙的在后者所见。在后者由于更粗糙,故也不为本身更纯粹的在先者所见。因此,世人看不见天使,天使也看不见世人。人死后就成为灵人(或实质人),因为灵人(或实质人)就隐藏在世人(或物质人)里面。后者如同衣服,或要被褪去的外壳。一旦这外壳被脱去,灵人(或实质人)就会显现出来,因而更纯粹,更内在,更完美。尽管灵人不为世人所见,但他完全是一个人,主复活后显现给门徒的事实清楚说明了这一点。祂显现又消失了,然而无论被看到还是未被看到,祂仍是那同一个人。门徒还说,当他们看见祂时,他们的眼睛明亮了(路加福音24:31)。

32.⑵那时,男性仍是男性,女性仍是女性。既然人死后继续活着,还有男女之别,且男女之间如此不同,以至于二者无法相互转换,那么可知,死后,女性仍作为女性活着,男性仍作为男性活着,他们都是属灵的。男性无法变成女性,女性也无法变成男性,因此死后,男性还是男性,女性还是女性。但由于人们不知道男、女的本质,所以我在此简要说明这一点:

本质区别在于,男性的核心是爱,其包裹物是智慧,换句话说,它是被包裹在智慧中的爱。女性的核心是男性的智慧,其包裹物是来自智慧的爱。不过,这是一种女性特质的爱,主通过丈夫的智慧将这爱赋予妻子。另一种爱是一种男性特质的爱,是对变得智慧的爱,主将这爱赋予丈夫,以便他能获得智慧。正因如此,男性是爱的智慧,女性是那智慧之爱。所以,自创造时,合为一体的爱就被植入两性。在下文,我会就这些问题作更多说明。女性出自男性,即女人出于男人,这一点从创世记的经文清楚可知:

耶和华神取下那人的肋骨,又把肉合起来,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世记2:21-23)

我会在别处解释骨和肉的含义。

33.正是由于这种原始构成,使得男性生来就是理性的生物,女性生来是意愿的生物,换句话说,男性生来就获得对知道、理解和变得智慧的情感,而女性生来就获得与男性里面的这一情感结合的爱。此外,由于内层照自己的形像形成外层,男性特质的形式是理性的形式,女性特质的形式是对那理性之爱的形式,故可知,男性的脸、嗓音和身体,都不同于女性。男性的脸更硬朗,嗓音更粗犷,身体更强壮,而且,下巴有胡须;整个形体不如女性的优美。两性的行为举止也不同。总之,二者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尽管他们的每个细节中都有结合的本能。事实上,在男性身上,男性特质存在于其身体的每一部位,甚至最细微处,也存在于其思维的每个念头和其情感的每个粒子中。女性特质在女性身上的表现也是如此。由于二者无法相互转换,故可知,死后,男性还是男性,女性还是女性。

34.⑶死后人仍保留自己的爱。人们知道爱存在,只是不知爱为何物。日常对话告诉我们爱的存在,如人们常说,他爱我,国王爱臣民,臣民爱国王,丈夫爱妻子,母亲爱孩子,孩子爱母亲。还常说,这人或那人爱他的祖国、同胞、邻舍。同样的话还用于人之外的物体上,如他爱此物,爱彼物。尽管爱这个词常挂在嘴上,但鲜有人懂得爱是什么。因为当人深思爱时,却无法在思维中对它形成任何概念,或将它呈于理性之光中,因为它不是光的问题,而是热的问题。人们还声称,爱要么不存在,要么是通过视、听、触,或与他人互动产生并因此驱动他的某种影响。人根本不知道:爱其实就是他的生命,不仅是他整个身体和一切思想的总体生命,而且还是其一切细节的生命。智者通过下面的话能领悟这一点:若拿走爱的情感,人还能有所思,有所为吗?当爱的情感逐渐冷淡时,思维、言语、行为不也随之冷淡吗?当爱的情感逐渐强烈时,它们不也逐渐强烈吗?那么,爱就是人的生命之热,即其呼吸之热。血液的热度及其鲜红的颜色唯源于此。这一切是由天使天堂的太阳产生的,这太阳纯粹是爱。

35.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或说不同于别人的爱。也就是说,没有哪个人的爱和别人的相同。这一点可从五官的无穷变化看出来。面容代表爱的形像。众所周知,面部表情会随着爱的情感变化多端。关乎爱的渴望,以及欢乐和痛苦的感受都表现在脸上。由此明显可知,人就是他的爱,确切地说,他是爱的形式。不过,要知道,只有内在人,也就是他死后活着的灵,才是爱的形式。尘世中的外在人并不是,因为外在人从小就学习隐藏自己的爱欲;事实上,他学习伪装并表现出其它欲望,而非自己真正的欲望。

36.死后,人仍保留自己的爱,原因如34节所述,爱是人的生命,因此就是人自己。人还是自己的思维,因而是自己的聪明智慧,但这些都与他的爱合而为一。因为人出于爱并照着爱思考,若处于自由状态,他会出于爱并照着爱说话和行事。由此可见,爱是人生命的存在或本质,思维是生命的诞生或彰显。因此,思维所发出的言与行并非从思维流出,而是从爱藉着思维流出。我通过大量经历得知,死后,人不是他的思维,而是他的情感和由此而来的思维,或说他就是自己的爱和由此而来的聪明。死后他会脱去与他的爱不相协调的一切。事实上,他会将自己的爱相继表现在面部表情、语气、言语、行为和举止上。正因如此,整个天堂照各种对良善的爱之情感来排列,整个地狱则照各种对邪恶的爱之情感来排列。

37.⑷尤其两性情爱会保留下来,对将要进入天堂,即在世变得属灵之人而言,这爱就是婚姻之爱。人死后会保留两性情爱,因为那时男性还是男性,女性还是女性。男性特质存在于他的整体及每一部分中,女性特质同样如此。两性的每一细节,甚至最细微处都存在一种结合的本能。由于结合的本能自创造时就被植入并永久存在于两性中,故可知,他们各自都渴望和追求与对方结合。就其本身而言,爱无非是结合的渴望和努力,婚姻之爱则是合而为一的渴望和努力。男人和女人就是如此受造,以便他们二人成为一体。既为一体,合在一起的二者就是最完全意义上的人。不过,若无那结合,他们就是二,各自像是一个分开的人或半个人。由于结合的本能深藏于两性的每一部分,并且合为一体的能力和渴望也存在于每一部分,故可知,人死后仍保留对异性的彼此相爱。

38.我们采用两性情爱和婚姻之爱这两个术语,是因为两性情爱不同于婚姻之爱。两性情爱存在于属世人中,而婚姻之爱存在于属灵人中。属世人只热爱和渴望外在的结合和该结合所赋予的肉体快乐。而属灵人则热爱和渴望内在的结合和该结合所赋予的灵之快乐。属灵人认为,只与一位妻子结合才会有这些快乐,他会不断与她合而为一。越是如此结合,他就越在同等程度上感觉到他的快乐升起,并持续到永远。不过,属世人从来不这样想。这就是为何我们说,对将要进入天堂,即在世时变得属灵之人而言,死后,婚姻之爱仍会保留。

39.⑸目击者的见证充分证明了这一切。目前,我寻求通过诸如属于理解和所谓理性之类的论据证实以下几个要点: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那时男性仍是男性,女性仍是女性,每个人都保留自己的爱,尤其是两性情爱和婚姻之爱。但是,人们从小就被父母和老师,后来则被学者和牧师灌输这样的信念:人死后不再像人那样活着,直等到最后审判之日,有些人已等了六千年。此外,许多人将这信念当作信的问题而非理解的问题来接受。鉴于上述原因,有必要通过目击者的见证证明上述要点。否则,只认感官之人,在所灌输的信念误导下,会说:“若人死后依然是活生生的人,那我就该看见并听见他们。有谁从天上下来,或从地狱上来告诉我们呢?”但是,要天堂天使下来,或地狱灵上来与人交谈过去不可能,现在仍旧不可能,除非其心智,即灵的内层被主打开。这只有在那些被主预备好接受属灵智慧的真理之人身上才能完全实现。因此,主乐意与我做这一切,以确保天堂和地狱的情况,并人死后的状态能为人所知,使世人不至于陷入无知,最终被埋葬于否认之中。不过,关于上面所提要点的见证数量庞大,无法在此一一讲述出来。这些见证可见于我的《天堂与地狱》、《最后的审判续》,以及后来的《揭秘启示录》等书。不过,有关婚姻的见证,可见于增补在本书几个章节里的记事中。

40.⑹因此,天堂存在婚姻。我已通过论据和自己的经历证实了这一点,故不再赘述。

41.⑺主的话是指属灵的婚姻,即复活后人不娶也不嫁。这些话可见于福音书:

有几个撒都该人常说没有复活的事,他们问耶稣说,夫子,摩西为我们写着说,人若死了,没有孩子,他兄弟当娶他的妻子,为哥哥生子立后,有弟兄七人,他们一个个都娶她为妻,但都死了,没有孩子,后来妇人也死了。这样,当复活的时候,她是哪一个的妻子呢?耶稣回答说,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神的儿子。至于死人复活,摩西在荆棘篇上称主是亚伯拉罕的神,是以撒的神,是雅各的神。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因为在祂那里,人都是活的。(路加福音20:27-38,马太福音22:23—32,马可福音12:18—27)

主以这些话教导了两件事:第一,人死后会复活。第二,人在天堂没有婚嫁。主说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并且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仍旧活着,是在教导人死后会复活。关于地狱里的财主和天堂里的拉撒路的寓言(路加福音16:19—31)同样教导了这一点。

第二,主说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的人,也不娶也不嫁,是在教导人在天堂没有婚嫁。这里的婚姻仅指属灵的婚姻,这一点从接下来的话清楚可知:他们不能再死,因为他们和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神的儿子。属灵的婚姻就是与主的结合,该结合在世上完成。当在世上实现结合时,也就在天上实现了它。所以,天堂不再有婚姻,人们也不娶也不嫁。以下这些话也是这个意思:“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的人,也不娶也不嫁。”这种人是主所说的“陪伴之人”(马太福音9:15,马可福音2:19),以及此处的“天使”,“神的儿子”和“复活之人”。

结婚就是与主结合,参加婚礼就是被主接入天堂。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可知:

天国好比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就打发仆人去,请人来赴席。(马太福音22:2,3—14)

天国好比十个童女,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个为婚礼预备好了)。(马太福音25:1)

新郎就是主自己,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可知:

你们要警醒,因为人子来的时候,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马太福音25:13)

从启示录同样明显可知:

羔羊的婚期到了,祂的妻子也自己预备好了。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启示录19:7,9)

主所说的每句话都有灵义,这在《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1763年出版于阿姆斯特丹)中已予以充分说明。

42.对此,我补充两个灵界记事。记事一:

一日清晨,我举目望天,看见广袤的穹苍层层相叠。当我细看时,先是最近的第一穹苍打开了,然后是上面的第二穹苍,最后是顶上的第三穹苍。在它们的光照下,我意识到,形成第一穹苍的天使在第一层天(底层天),形成第二穹苍的天使在第二层天(中层天),形成第三穹苍的天使在第三层天(顶层天)。起先,我不知为何有此景象,又意味着什么。尔时,我听见天上仿佛有吹号的声音,说:“我们发觉并看出你正默想婚姻之爱,世人至今不知何为婚姻真爱,它的起源或本质是什么,也知道当前尘世间已无人明了婚姻真爱的起源和本质。然兹事体大,你们理当知晓。为此,主乐意向你开启层层天堂,让启示之光照彻你心,使你获得悟性。天堂的天使,特别是第三层天的天使,快乐尤其源自婚姻之爱。得主允许,我们为你请来一对天使,让你开开眼界。”

随即有一辆马车从第三层天(顶层天)驶下来,里面似乎有一位天使。驶近以后,才发现原来是两位。从远处看,这辆马车闪耀着钻石般的光芒,拉车的是雪白的马驹。一对夫妇坐在马车里,手上托着一对斑鸠。他们向我呼喊:“你希望我们靠近吗?但请留意,不要让我们天堂闪烁的强光射透。凭借这光,你的悟性必得到启发,得以领悟属天的奥秘。但在尘世,这些是无以言表的。所以,你当用理性思考所听到的话,并在理性的层面上加以解释。”“我会注意,请过来吧。”我回答说。他们就近前来,乃是一对夫妇。他们说:“我们是夫妻。从远古时代,就是你们所说的黄金时代开始,我们就在天堂幸福地生活,始终保持花样的青春年华,正如你现在看到的一样。”

我近前仔细观察两位天使,因为我发现他们在生命和装饰上都彰显着婚姻之爱的形像。在生命上,是反映在脸上;在装饰上,是反映在服饰上。因为所有天使都是显为人形的爱之情感。其主导情感从他们脸上透现出来,正是他们的情感赋予并决定了他们的服饰。所以,天堂有这样的说法:人皆以情感为衣。丈夫看似在少年和壮年之间。他的眼睛炯炯有神,闪烁着爱之智慧的光芒。这光使他的脸由内而外透出光芒,皮肤也闪闪发光,显得白里透红。因此,他的整张脸就是一道爱的光辉,神采奕奕,极其英俊。他身穿及脚踝的长袍和蓝色内袍,腰间束着金带,金带上嵌有三颗宝石:两边各有一颗蓝宝石,中间一颗红宝石。他的长袜是闪亮的细麻和银丝交织而成,鞋子是纯丝绸的。这是丈夫身上彰显的婚姻之爱的形像。

在妻子身上,婚姻之爱的形像乃是这样:我看她的脸,似见非见:见其美到极致;似乎不见,因为这美无以形容。她红光满面,只有第三层天的天使才透出这般眩目的光彩,令我震撼。妻子注意到我的神情,对我说:“你看到什么了?”我说我只看到婚姻之爱和它的形像,然而似见非见。闻言她从丈夫稍稍侧身,我就看得更加仔细了。她的眼睛闪烁着第三层天的荣光。我说过,第三层天的光是灿烂夺目的。所以她眼中的荣光,乃是从爱慕智慧的心流现出来的。在第三层天,妻子因丈夫的智慧,以及对它的回应而深爱着丈夫,丈夫因妻子对其智慧的热爱,以及对这爱的回应而深爱着妻子,于是二人融为一体。妻子因此美到极致,绝非艺术家所能描摹。因为这种流光溢彩的美非艺术所能表达,非笔墨所能描摹。她的发型优美,其风格与她的美丽相得益彰,上面插着宝石花的发簪。另外,她颈上戴着一串红宝石项链,链子上挂着玫瑰花状的橄榄石吊坠,腕上戴着珍珠手链。她外着朱红色长袍,内罩镶有红宝石的紫上衣。让我称奇的是,随着她面向丈夫角度的改变,宝石的颜色也随之改变,有时光耀,有时收敛:四目相接时光耀,彼此侧身时收敛。

经过这样一番观察,两位天使继续与我说话。丈夫说话的时候,仿佛也是代妻子说话。妻子说话的时候,仿佛也是代丈夫说话。因为他们心意相通,言语因此也相通。此时,我听到婚姻之爱的声音,这声音在他们的言辞中具有内在的和谐,它来自平安和纯真之乐。最后他们说:“他们在叫我们,我们得回去了。”他们又坐上马车,和之前一样,踏上一条花香满径的路,玫瑰花园中还长有硕果累累的橄榄树和橘子树。当他们快要到达自己的天堂时,有少女出来迎接,并簇拥他们进去。

43.此后,来自那天堂的一个天使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张羊皮纸,他将羊皮纸展开,说:“我发觉你正默想婚姻之爱。这张羊皮纸上有关于它的智慧奥秘,然而在世上还不为人所知。如今,它们被披露出来,因为这极其重要。我们天堂所拥有的这类奥秘,远超过其它天堂的,因为我们就生活在爱与智慧的婚姻中。不过,我预言,除了被主接入新教会,也就是新耶路撒冷的人外,没人会将这爱归给自己。”说着,天使将这张展开的羊皮纸抛下来。一个天使灵将它拾起来,放到一个房间的桌子上,并立刻将这房间锁上了。他递给我钥匙,说:“写吧。”

44.记事二:

有一次,我看见三个刚从尘世来的新灵到处游荡,四处观察求问。他们看到自己依然是活生生的人,和从前一样,又看到一样的事物,甚为诧异。他们知道自己已离开人世,原以为不会象人一样活着,直到最后审判之日再度披上坟墓里的肉体和尸骨。为了让他们不再质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人,他们轮流检查和触摸自己、他人,又触摸身边的物体,通过上千个证据确信,自己的确是活生生的人,和从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能看见彼此在更明亮的光中,物体则更瑰丽,因而更完美。

此时,恰好有两位天使灵遇见他们,就拦住他们问:“你们从哪来?”他们回答说:“我们刚刚离开人世,到了这里。就是说,我们从一个世界搬到了另一个世界。现在我们正纳闷呢!”

三个新灵便向天使灵打听有关天堂的事。其中有两个是年轻人,他们眼里闪烁着性欲的火花,故天使灵问:“你们在此见过女人吗?” “是的,我们见过”。 他们回答说。由于他们想了解天堂,天使灵就说:“天堂的一切都灿烂辉煌,是你们未曾见过的。那里有少男少女,少女极其美丽,可被称为美丽的化身,而少年人则具有美好的品格,可被称为美好品格的化身。少女的美貌和少年的美好品格形成对称,相得益彰。”两个新灵询问天堂之人的形体是否和世人的一样,天使灵回答说:“完全一样,无论男人、女人,都一无所缺。一言以蔽之,男人还是男人,女人还是女人,都有因着创造而被赋予的完美外形。请站到一边,私下检查一下,看看缺了什么没有,是否还和从前一样。”

新灵又问:“我们在世时听说,天堂没有婚姻,因为他们是天使。既如此,他们还有没有男女情爱呢?”天使灵回答:“你所想象的男女情爱在天堂不可能存在,但有一种纯洁的、不为淫欲所诱惑的爱。”新灵说:“若男女情爱真能免于诱惑,那它还算什么呢?”思及这种爱,他们叹了口气说:“天堂的欢乐何等枯燥!年轻人怎会渴望上天堂呢?这爱岂不枯燥乏味吗?”天使灵笑了笑,说:“非也。天使的两性情爱,也就是天堂的爱,充满最深妙的快乐。那是一种极乐的感受,仿佛心智的每一部分都舒展开来。这也影响了胸腔内的所有部位,心与肺仿佛在胸膛嬉戏玩耍,由此产生呼吸、声音和言语。少男少女的交往由是充满无上妙乐,同时也是纯洁的。”

凡即将升入天堂的新灵,都要经过考查,看他们是否纯洁。他们被带到美丽的天堂少女集会中,这些少女能通过他们的声调、言语、表情、眼神、姿态和散发的气质,测试出他们的两性情爱是什么性质。若不洁,她们就会跑开,告诉同伴说,她们看见了萨梯(希腊神话中半人半羊的神,好色之徒)和普里阿普斯(希腊神话中的生殖之神)。新灵的样貌也会发生变化,在天使眼里显得毛烘烘的,脚像牛犊或豹子的脚。他们很快被丢了下去,免得他们的欲望污染了那里的气氛。”听到这番话,两个新灵又说:“如此说来,天堂没有男女情爱了!纯洁的男女之情岂不了无生趣?少男少女之间不就只剩下干巴巴的乐趣了吗?我们又不是木石做的,而是有真情实感的!”

听到这里,两个天使灵气愤地反驳道:“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异性的圣洁之爱,因为你们自己尚不圣洁。这爱是心智和心脏的无上快乐,而非心之下的肉体之乐。天使般的圣洁,无论男女都可共享,它不会让这爱越过心的栅栏,而是将其保持在心之内之上。少年的良好品格和少女的美丽享有对异性的圣洁之爱的快乐。这些快乐极其深沉、饱满、无法用言语形容。这就是天使的两性情爱,因为他们只有婚姻之爱。这爱无法和淫乱之爱相结合,婚姻真爱是一种圣洁的爱,与淫乱之爱毫无共同之处。它钟情于异性中的一位,排斥其他异性,因为这是一种从灵魂到身体的爱,而非从身体到灵魂的爱,也就是说,不是一种损害灵性的爱。”

听到这些话,两位新人兴高采烈地说: “这么说,天堂还是有男女情爱了!再说说两相契合的婚姻之爱吧?”但天使灵回答说:“省察反思一下,你将发现你所想的是婚姻之外的两性情爱。两相契合的婚姻之爱与之截然不同,二者有如谷、糠之别,确切地说,是人、兽之别。若你问天堂中的女人何为婚姻之外的两性情爱,我保证她们会说:‘你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这种刺耳的话怎能从你嘴里说出来?未被创造出来的爱如何在人内生成?’再问问什么是两相契合的婚姻之爱,她们必告诉你,这不是两性情爱,而是钟情于一位异性的爱,是当少年看到主为他预备的少女,并且少女也看到少年时才会发生的事。然后,两人都感觉婚姻的火花在他们心中点燃。少年觉得少女就是他的,少女觉得她就是少年的。当爱遇见爱时,爱表现为倾慕,使他们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立时产生从灵魂到心智到胸膛的共鸣,再到婚后身体的交融。此时,爱得到完满的体现,交融感与日俱增,直到他们不再是二,而是成为一体。

“我还知道,她们会郑重地告诉你,她们不知道男女之间有其它情爱存在。她们会说:‘若非彼此钟情,渴望永远融为一体,怎称得上爱情?’”对此,天使灵补充说:“在天堂,没人知道什么是滥交,甚至不知道还有这种事。一想到不洁的爱或婚姻之外的两性情爱,天使就觉得浑身发冷。另一方面,圣洁或婚姻之爱会让他们觉得全身温暖。至于那里的男人,一看到妓女,他们浑身乏力,而一看到自己的妻子,就精神焕发。”

听到这里,三个新灵便问:“天堂的夫妻是否和地上的夫妻一样有肌肤之娱呢?”天使灵回答说:“它在各个方面都是一样的。”不过,马上意识到他们想知道是否有一样的肌肤之娱。于是,天使灵说:“它们也是完全一样的,但幸福快乐得多,因为天使的知觉和感受比世人敏锐细腻得多。若没有性的倾向,那爱还有何生机和活力可言呢?若性倾向衰退了,这爱岂不中断和冷却了吗?这种生机和活力不正是爱的度量、进展和基础,并开始、延续和实现吗?初始在最表层得以存在和维持,这是一个普世规律。这爱的规律也是如此。如果没有最终表现形式上的快乐,那婚姻之爱也就没有快乐可言了。”

然后,新灵询问天使因肌肤之娱是否会有孩子,如果没有,那欢娱又有何用处?天使灵说没有,但有灵性的生殖。“什么是灵性的生殖?”新灵问道。天使灵回答说:“通过肌肤之娱,夫妻在美善与真理的结合上更加紧密,美善与真理的结合就是爱与智慧的结合,爱与智慧的结合就是肌肤之娱的灵性生殖。因为在天堂,丈夫是智慧,妻子是对智慧的爱,二者都是属灵的,他们只能孕育和生出灵性的后代。因此,天使在欢娱之后不会象地上一些人那样变得沮丧,而是精神抖擞。因为他们能持续不断地获得新鲜力量,从而精神焕发,神采飞扬。所有进入天堂的人都能回到青春年华,拥有青春时期的生机和活力,并保持到永远。”

听完这番话,三位新灵问道:“圣经不是说天堂没有婚姻,因为他们是天使吗?”对此,天使灵回答说:“举目望天,你们会得到答案。”“为何要举目望天呢?”新灵问。被告知:“我们正是通过天堂解读圣言的。圣言的内在是属灵的,而天使既是属灵的,必照灵义教导我们。”过了一会,头顶上的天堂开了,两个天使出现了,他们说:“和世间一样,天堂也有婚礼,不过,只有已将美善与真理结合起来的人才有这婚礼,成为天使。因此,圣言所指的是属灵的婚姻,即美善与真理的婚姻。这些属灵的婚姻必须在地上完成,而不是死后,因而不是在天堂。所以,经上提到了五个愚拙的童女,虽然她们也受邀赴婚筵,但不得进入,因为她们没有完成美善与真理的结合,只预备灯,没预备油。油指的是良善,灯指的是真理。进入婚姻就进入了它所在的天堂。”三个新灵听这个解释很高兴,并充满对天堂的向往,希望在那里结婚。他们说:“我们要过道德、体面、高尚的生活,好让我们能得偿所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