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十八章 淫乱之爱与婚姻之爱的对立

423.在本章一开始,我们必须先解释何谓淫乱之爱。下列情形不属淫乱之爱:婚前,或一方配偶死后的行淫之爱;找一个情妇,如果这是某种出于良善、正当、重大理由才开始的事;相对轻微的奸淫,甚至人真心悔过的那种严重的奸淫;因为后者不至于变成婚姻之爱的对立面,而前者不是对立面。等到下文论述它们当中的每一种时,我们会看到,它们不是对立面。此处所说与婚姻之爱对立的淫乱之爱是指具有如下性质的奸淫之爱:它没有被视为一种罪,甚至没有被视为一种违背理性的邪恶或可耻行为,而是经过理性赞成的可允许的事。这种淫乱之爱不仅将婚姻之爱与它自己混为一谈,还破坏并摧毁婚姻之爱,最后导致一看见它就憎恶。

这爱与婚姻之爱的对立就是本章论述的主题。从接下来有关行淫、找情妇或娶妾室和各种奸淫的章节明显可知,此处论述的不是其它爱。为了以理性的眼光看清这种对立,有必要按以下系列进行论证:

⑴若不知道婚姻之爱的性质,就无从知道淫乱之爱的性质。

⑵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

⑶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正如属世人就本身而言是属灵人的对立面。

⑷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正如邪恶与虚假的苟合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的对立面。

⑸因此,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正如地狱是天堂的对立面。

⑹地狱的污秽源于淫乱之爱,天堂的洁净源于婚姻之爱。

⑺同样,教会的污秽源于淫乱之爱,教会的洁净源于婚姻之爱。

⑻淫乱之爱使人越来越不是一个人,越来越不是一个男人;而婚姻之爱则使人越来越是一个人,越来越是一个男人。

⑼既有一个淫乱之爱的气场,也有一个婚姻之爱的气场。

⑽淫乱之爱的气场从地狱上升,婚姻之爱的气场从天堂降下。

⑾这两种气场在两个世界彼此相遇,但不会联结起来。

⑿这两种气场之间存在一个平衡,人就处于这平衡。

⒀人能随意转向任一气场,不过,转向这一个的程度,就是远离那一个的程度。

⒁每种气场都带有自己的快乐。

⒂淫乱之爱的快乐由肉体产生,甚至在灵里也是肉体的快乐;而婚姻之爱的快乐由灵产生,甚至在肉体中也是灵的快乐。

⒃淫乱之爱的快乐是疯狂的快感,而婚姻之爱的快乐是智慧的快乐。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424.⑴若不知道婚姻之爱的性质,就无从知道淫乱之爱的性质。这里所说的淫乱之爱是指那种摧毁婚姻之爱的奸淫之爱(如423节所述)。若不知道婚姻之爱的性质,就无从知道淫乱之爱的性质,这一点无需论证,只需通过对比来说明。例如,若不知道何为良善与真理,谁能知道何为邪恶与虚假?若不知道何为贞洁、高尚、得体和美丽,谁能知道何为不贞洁、可耻、不得体和丑陋?若没有智慧,或知道何为智慧,谁能识别疯狂?若不学习并研究何为和声,谁能准确察觉不和谐的声音?同样,若不看清婚姻的性质,谁能看清奸淫的性质?若不先将婚姻之爱的洁净呈给判断力,谁能将淫乱之爱的快感的污秽呈给判断力?我现已完成第一部分,即关于婚姻之爱的智慧快乐,故能描述出于淫乱之爱的(疯狂)快感。

425.⑵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宇宙中不存在没有对立面的事物。对立面不是彼此相对,而是完全相反。相对不同在于同一事物的最大和最小之间,而相反则是直接的对立面。反面之间和它们的对立面一样,也有相对不同。所以,它们的相对关系本身也是对立的。每一个事物都有其对立面,这一点可从光、热、时间和季节、情感、觉知、感受,以及许多其它事物明显看出来。光的对立面是暗,热的对立面是冷;时间上的对立面是白昼和黑夜,季节上的对立面是夏天和冬天。情感上的对立面是喜与忧,乐与悲。觉知上的对立面是良善与邪恶,真理与虚假。感受上的对立面是快乐和悲痛。由此可以清楚得出这一结论:婚姻之爱也有其对立面。若愿意,谁都能凭正常理性的一切指示看出,这对立面就是奸淫。你若能,请告诉我,它还有其它对立面吗?此外,凭自己的光清楚看到这一点的正常理性已颁布法律,也就是所谓公正的世间法律赞成婚姻,反对奸淫。

为更清楚地说明它们是对立面,我可以说说我在灵界经常看到的情形。那些在世时出于确认成为奸淫者的人,一发觉从天堂流下来的婚姻之爱的气场,要么立刻逃入洞穴藏起来,要么因坚持反对它而变得暴跳如雷,就像复仇女神。这是因为在灵界,属于情感的一切,无论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都能被觉察到,有时清晰得就像鼻子闻到气味一样;因为灵人没有用来吸收这类事物的肉体。

然而,许多世人不知道淫乱之爱与婚姻之爱的对立,这是由于肉体的快感,这些快感表面上模仿婚姻之爱的快乐,以致那些唯独沉浸于快感的人对它们的对立面一无所知。事实上,我能想象得出,若你声称一切事物都有其对立面,因而婚姻之爱也必有其对立面,奸淫者会回答说,这爱没有对立面,因为从感觉上来说,淫乱之爱和婚姻之爱没什么不同。由此也明显可知,若不知道婚姻之爱的性质,就无从知道淫乱之爱的性质;再者,婚姻之爱的性质无法从淫乱之爱得知,但后者可从前者得知。没有人能凭邪恶认识良善,但他能凭良善认识何为邪恶。因为邪恶处于黑暗,而良善处于光明。

426.⑶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正如属世人就本身而言是属灵人的对立面。在教会,众所周知,属世人和属灵人彼此如此对立,以致这一方不意愿另一方所意愿的;事实上,它们彼此争战。但由于这一点尚不清晰,所以我必须阐明属世人和属灵人之间有何区别,以及是什么激发属世人反对属灵人。每个人长大后首先被引入属世人,这种引入通过知识和认知,以及理解力的理性事物实现;但他通过对履行服务或功用的爱被引入属灵人,这种爱也被称为仁爱。因此,人拥有这爱或仁爱程度,就是他属灵的程度;人缺乏这爱或仁爱的程度,就是他属世的程度,无论他的头脑多么聪明,他的判断多么明智。一旦脱离属灵人,属世人就会放纵自己沉浸于欲望,无论他如何将自己提升至理性之光。

只要想想他缺乏仁爱的秉性就能清楚看出这一点,凡缺乏仁爱的人都沉溺于淫乱之爱的一切淫荡。所以,当有人告诉他,这种淫荡的爱是贞洁的婚姻之爱的对立面,并乞求他请教自己那理性微光时,他不会听从,除非与生来就植入属世人的邪恶快乐相结合。他会由此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理性没有看出有什么东西反对其身体感官的甜蜜诱惑;一旦确认这一点,他的理性对于属婚姻之爱的一切快乐就变得麻木,再也没有知觉了。事实上,如前所述,他会反对它们,并且得胜。然后,他就像一个屠杀后的征服者,将婚姻之爱安扎在他里面的营地全部彻底地毁掉。属世人正是出于他的淫乱之爱而如此行。上述引证是为了叫人们知道,这两种爱之间的这种对立起源于何处。因为如前面多处所证明的,婚姻之爱就本身而言,是一种属灵之爱;而淫乱之爱就本身而言,是一种属世之爱。

427.⑷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正如邪恶与虚假的苟合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的对立面。婚姻之爱的源头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这在前面相关章节已经说明(83-102节)。由此可知,淫乱之爱的源头便是邪恶与虚假的苟合;因此,它们是对立面,正如邪恶是良善的对立面,邪恶之虚假是良善之真理的对立面。这两种爱的快乐同样是对立面,因为没有快乐,爱什么都不是。它们如此对立,这一点根本不明显。这是因为恶爱的快乐表面上会伪装成善爱的快乐。而在内里,恶爱的快乐纯由恶欲构成,因为邪恶本身就是一团或一大堆这类欲望。另一方面,善爱的快乐则由无数对良善的情感构成,因为良善本身可以说是统一的一捆这类情感。这样的一捆和那样的一堆仅被人感觉为一个单一的快乐;并且由于邪恶的快乐表面上会伪装成良善的快乐,如前所述,故奸淫的快乐也伪装成婚姻的快乐。然而死后,当每个人脱去外在,内在赤露敞开时,都会明显感觉到奸淫的邪恶就是一团恶欲,而婚姻的良善则是一捆对良善的情感;因此,它们彼此完全对立。

428.至于邪恶与虚假的实际苟合,要知道,邪恶热爱虚假,想要与它成为一体,以便它们能联结起来。同样,良善热爱真理,想要与它成为一体,以便它们也能联结起来。由此明显可知,正如婚姻的属灵源头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奸淫的属灵源头则是邪恶与虚假的苟合。因此,就圣言的灵义而言,奸淫、淫行、淫乱就表示这种苟合(参看《揭密启示录》134节)。按照这个原则,人若陷入邪恶,并与虚假苟合,或陷入虚假,并让邪恶上他的床,就会凭着所形成的这种契约强化他赞成奸淫的态度,并且只要他敢、他能,还会犯奸淫。他出于邪恶藉着虚假强化他的态度,出于虚假藉着邪恶犯奸淫。而另一方面,人若处于良善,并与真理结婚,或处于真理,并让良善上他的床,就会确认反对奸淫,赞成婚姻,拥抱幸福的婚姻生活。

429.⑸因此,淫乱之爱是婚姻之爱的对立面,正如地狱是天堂的对立面。凡在地狱者皆陷入邪恶与虚假的苟合,凡在天堂者皆处于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因为如刚才所述(427,428节),邪恶与虚假的苟合就是奸淫,故地狱也是奸淫。正因如此,凡在地狱者皆陷入淫乱之爱的情欲、淫荡和下流,他们逃避婚姻之爱的贞洁和得体,对它们感到不寒而栗(参看425节)。由此可见,这两种爱,就是淫乱之爱和婚姻之爱,彼此对立,正如地狱是天堂的对立面,天堂是地狱的对立面。

430.⑹地狱的污秽源于淫乱之爱,天堂的洁净源于婚姻之爱。整个地狱充满污秽,它们的全部源头就是下流、淫秽的淫乱之爱;其快乐就转化为这类污秽。谁能相信在灵界,爱的一切快乐会显现为各种景象,被感知为各种气味,清晰地呈现为各种动物和鸟类的形式?在地狱,淫乱之爱的淫荡快乐所显现的景象是粪便和污泥,所感知的气味是恶臭和恶心的蒸汽,所清晰呈现的动物和鸟类形式是猪、蛇,以及被称为夜枭、鸮鸟的鸟类。另一方面,在天堂,婚姻之爱的贞洁快乐所显现的景象是花园和开满鲜花的原野,所感知的气味是水果的香味和鲜花的芬芳,所清晰呈现的动物形式是羔羊,小山羊,斑鸠、鸽子和天堂鸟。爱的快乐之所以转化为这些及类似形式,是因为存在于灵界的一切事物都是对应。当灵界居民的心智内层在感官面前经过并变成外在事物时,它们就转化这类对应。然而,要知道,当淫欲的淫荡快乐进入其对应形式时,它所转化的污秽也有无数品种。这些品种可分为属和种,对此,我们在后面的章节,就是论述奸淫及其等级的地方会看到。不过,对那些已悔改的人来说,这种污秽不会从其爱的快乐发出,因为他们在世时就已洁净。

431.⑺同样,教会的污秽源于淫乱之爱,教会的洁净源于婚姻之爱。原因在于,教会是主在地上的国,与主在天上的国相对应,主还将这两个国联结起来,以致它们构成一体。祂也区分教会里的人,正如区分天堂与地狱,区分的依据就是爱。那些陷入淫乱之爱的无耻、下流快感的人,会将地狱的同类吸引到自己这里;而那些处于婚姻之爱的得体、贞洁快乐的人被主与天堂的同类天使联在一起。与人同在的这些天使若站在有意和确定奸淫者旁边,就会闻到前面提到(430节)的那种恶臭味,并沾染些许回来。鉴于污秽的爱与粪便并污泥的这种对应关系,以色列人被吩咐带一把锹,以掩盖他们的便溺,免得在营中行走的耶和华神看见污秽而离开(申命记23:13,14)。之所以如此吩咐,是因为以色列人的营地代表教会,那些污秽对应于淫行的淫秽。“耶和华神行在他们营中”表示祂连同众天使的同在。他们之所以要掩盖污秽,是因为在地狱,凡有这类淫乱灵人成群结对所居之地,都被掩盖和封闭了。所以,经上补充说“免得祂看见污秽”。我得以看到,地狱的所有地方都被封闭;而且,当它们被打开时,如有一个新恶魔进入时的情形,由此散发出的这种恶臭使我反胃。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恶臭却令他们感到快乐,就像粪便令猪感到快乐一样。由此明显可知我们当如何理解“教会的污秽源于淫乱之爱,教会的洁净源于婚姻之爱”这句话。

432.⑻淫乱之爱使人越来越不是一个人,越来越不是一个男人;而婚姻之爱则使人越来越是一个人,越来越是一个男人。在有关婚姻之爱及其智慧快乐的第一部分,我们在理性之光中所论证的一切细节已说明并证实,婚姻之爱使人越来越是一个人。如:

①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变得越来越属灵;他变得越来越属灵,就越是一个人。

②他变得越来越智慧;人变得越来越智慧,就越是一个人。

③他的心智内层越来越被打开,直到他看见主,也就是从内在承认主;人越处于这种看见或承认,就越是一个人。

④他越来越变成一个道德、良善的公民,因为他的属灵灵魂就在他的道德和公民意识中;人越是一个道德的良善公民,就越是一个人。

⑤死后,他也会变成一位天上的天使;天使在本质和形式上是一个人;此外,真正的人性会从他的脸面、言语和举止闪耀出来。

因此,很明显,婚姻之爱使人越来越是一个人。

奸淫者的情形截然相反,这一点从本章前面以及现在所论述的奸淫与婚姻的对立必然推断出来。如:

①奸淫者不是属灵的,而是处于最低程度的属世层;脱离属灵人的属世人仅在理解力方面是一个人,但在意愿方面不是人。属世人的意愿沉浸于身体和肉体的情欲,并且在这种时候,理解力伴随着它。他只能算半个人,对此,他若提升自己的理解力,自己就能凭理解力的理性看出来。

②只有与地位显赫、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人同在时,奸淫者的言行举止才是明智的;他们独处时则是疯狂的,并轻视教会的神性和神圣事物物,以可耻和不贞洁的行为玷污生活的道德,如有关奸淫的那一章(21章)所要证明的。谁看不出这类秀姿态的人仅仅外在形式是人,内在形式却不是人?

③奸淫者变得越来越不是人。对此,我的亲眼见证向我清楚证明了,因为我看到了他们在地狱的情形;在那里,他们是恶魔,当以天堂之光观之时,他们满脸脓疱,弯腰驼背,言语粗鄙,举止夸张。

然而,要知道,这描述的是那些有意奸淫者和确定奸淫者,而不是那些不加思索的奸淫者;因为奸淫分为四种类型(参看有关奸淫及其等级那一章),其中:有意奸淫者是指那些出于意愿的乐趣奸淫之人;确定奸淫者是指那些出于理解力的说服奸淫之人;有意识的奸淫者是指那些出于感官诱惑奸淫之人;无意识的奸淫者是指那些还没有请教理解力的能力或自由之人。正是前两种奸淫者变得越来越不是人;而后两种则会随着他们弃绝错误,然后变得智慧而变成人。

433.婚姻之爱使男人越来越有阳刚之气,这一点也可通过有关婚姻之爱及其智慧快乐的第一部分的引证来说明。如:

①被称为阳刚之气的能力或活力伴随着智慧,这智慧被教会的属灵教导赋予生气;因此,这种能力或活力天生就在婚姻之爱中。此外,这种智慧会从这爱在灵魂中的源泉那里打通它的脉络,从而活跃理性生活,也就是阳刚之气的生命本身,并永远赐福于它。

②正因如此,天上的天使就处于这种活力,直到永远。这是他们亲口说的(详见355-356节的记事)。我从他们自己嘴里听说,黄金和白银时代的上古之人也享有持久的性能力,因为他们喜欢妻子的拥抱,对妓女的拥抱则不寒而栗、极其憎恶(详见75,76节的记事)。

此外,我从天上被告知,这种属灵的能力甚至在属世层面,也不会离弃那些如今靠近主,视奸淫如地狱的可憎之物的人。有意奸淫者和确定奸淫者(关于他们,参看432e节)的情形则完全相反。对这些人来说,被称为阳刚之气的能力或活力会变得衰微,直至荡然无存;然后,取而代之的是性冷淡,接下来就是对性的一种近乎恶心的厌恶感。这一切皆为人所知,尽管极少泄露出来。这就是这类奸淫者在地狱的处境;对此,我是在远处从那里耗尽性欲的塞壬,以及妓院听说的。由此清楚可知,淫乱之爱使人越来越不是一个人,越来越不是一个男人;而婚姻之爱则使人越来越是一个人,越来越是一个男人。

434.⑼既有一个淫乱之爱的气场,也有一个婚姻之爱的气场。前面(222-225,386-397节)已说明何谓气场,还说明它们多种多样,以及爱和智慧的气场如何从主发出,并经由天使天堂降至尘世,甚至渗透到尘世的最低层。前面(425节)说明,宇宙中不存在没有其对立面的事物。由此可知,既然存在一个婚姻之爱的气场,那么它的一个对立气场也必存在,该气场被称为淫乱之爱的气场。因为这两种气场彼此对立,正如对奸淫的爱与对婚姻的爱对立。本章开头几节论述了这种对立。

435.⑽淫乱之爱的气场从地狱上升,婚姻之爱的气场从天堂降下。刚才(434节)所引用的内容已说明,婚姻之爱的气场从天堂降下;淫乱之爱的气场从地狱上升,因为这爱来自地狱(429节)。后一种气场是从地狱的污秽升腾上来的,而污秽则是由那里男女奸淫的快乐转化而来的(对此,参看430,431节)。

436.⑾这两种气场在两个世界彼此相遇,但不会联结起来。两个世界是指灵界和自然界。在灵界,这两种气场在灵人界彼此相遇,灵人界在天堂和地狱的中间。但在自然界,它们在人的理性层面相遇,因为理性也在天堂和地狱的中间;良善与真理的婚姻从上流入理性,邪恶与虚假的苟合则从下流入理性。后者经由尘世流入,而前者经由天堂流入。正因如此,人的理性能随意转向任意一边,并接受由此而来的流注。它若转向良善,就接受上面来的流注,然后人的理性越来越为接受天堂而形成;但若转向邪恶,则接受下面来的流注,然后人的理性越来越为接受地狱而形成。

这两种气场不会联结起来,因为它们是对立面;对立双方只会像敌人那样相互作用,其中一方充满深仇大恨,狂怒地攻击对方,而对方则不会感到仇恨,只热衷于自卫。由此明显可知,这两种气场只是相遇,但不会联结。它们所留出的中间空隙,一方面来自没有虚假的邪恶和没有邪恶的虚假;另一方面来自没有真理的良善和没有良善的真理。这二者的确能彼此接触,但不会联结。

437.⑿这两种气场之间存在一个平衡,人就处于这平衡。它们之间的平衡是一种属灵的平衡,因为它在良善与邪恶之间。人凭借这种平衡拥有自由意志。处于并凭借这种平衡,人貌似凭自己思考和意愿,从而说话和行动。他的理性可自由决定并选择它想接受良善还是想接受邪恶,因而出于自由意志理性地倾向于赞成婚姻之爱,还是倾向于赞成淫乱之爱。若倾向于后者,他会将后脑勺和后背转向主;若倾向于前者,他会将脸面和胸部转向主。若他转向主,他的理性和自由就被主引领;但是,若背对主,他的理性和自由就被地狱引领。

438.⒀人能随意转向任一气场,不过,转向这一个的程度,就是远离那一个的程度。人如此被造,好叫他能照理性自由地行他所行的,并且好像完全凭他自己。若没有自由和理性这二者,他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动物。因为他无法接受从天堂流入他的任何事物,并使之成为他自己的,以致永生丝毫无法被铭刻在他身上。而永生若要成为他的,就必须被铭刻在他上面,如同他自己的。没有转向另一侧的同等自由,就没有转向这一侧的自由,正如天平若不能藉着平衡滑向任意一侧,就无法称量一样;因此,人无法出于理性自由地靠近良善,除非他也能出于理性自由地靠近邪恶,因而从右转向左,从左转向右,同样既能转向地狱的气场,就是奸淫的气场,也能转向天堂的气场,就是婚姻的气场。

439.⒁每种气场都带有自己的快乐。也就是说,每种气场,无论是从地狱升上来的淫乱之爱的气场,还是从天堂降下来的婚姻之爱的气场,都会使接受它的人感到快乐。原因在于,最低层也一样,每种爱的快乐都终止于这一层,这些快乐也在此得以完全和实现,并使感觉器官明显感知到它们的存在。正因如此,在最表层的显现中,淫乱的拥抱和婚姻的拥抱感觉是一样的,尽管它们内在完全不同。其实,它们在最表层的显现中也不一样,只是这一点无法凭感觉上的区别来判断。因为除了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的人外,其他人无法凭着最表层的区别作出区分。邪恶靠良善来识别,但良善无法靠邪恶来识别,正如有臭味在里头的鼻子感知不到香味一样。我从天使那里听说,他们能在最表层将淫乱者和非淫乱者区分开,就像一个人能凭着难闻的气味和馨香的气味将烧牛粪或牛角的火与烧香料或肉桂的火区分开一样。他们说,这是由于进入外在并构成它们的内在快乐之间的区别。

440.⒂淫乱之爱的快乐由肉体产生,甚至在灵里也是肉体的快乐;而婚姻之爱的快乐由灵产生,甚至在肉体中也是灵的快乐。淫乱之爱的快乐之所以始于肉体,是因为肉体的燃烧之热是它们的起点。它们之所以感染灵,甚至在灵里也是肉体的快乐,是因为不是肉体,而是灵在感觉肉体中所发生的一切。这种感觉和其它感觉是一样的;如:不是眼睛,而是灵在观看并分辨物体的不同;不是耳朵,而是灵在倾听并分辨歌唱时的和谐旋律,或说话时发音的韵律。灵对一切事物的感觉,取决于它向着智慧被提升的程度。没有被提升至身体感官层面之上,而是陷入其中的灵,除了从肉体,以及经由身体感官从尘世流入的快乐外,感觉不到其它快乐。它会紧紧抓住这些东西,以此为乐,并使之成为它自己的。

由于淫乱之爱的起点不过是肉体的燃烧之热和淫秽的瘙痒感,故显而易见,这些在灵里变成污秽的诱惑,这些诱惑上下来回流窜,从而进行刺激和煽动。一般来说,就其本身而言,肉体的情欲无非是滚成一团的邪恶与虚假的情欲。因此,在教会有这样一个真理:情欲与灵,即属灵人相争(加拉太书5:17)。由此可知,就淫乱之爱的快乐而言,肉体快乐无非是情欲的沸腾,这种沸腾在灵里成了无耻的源泉。

441.然而,婚姻之爱的快乐与淫乱之爱的粪渣快乐毫无共同之处。事实上,后一种快乐在每个人的肉体中;不过,随着人的灵被提升至身体感官层面之上,并从这个高度看到它们在他下面的表象和谬误,它们就被分离并除去。这时,他同样觉察到肉体的快乐,起初像纯表面和谬误的快乐,后来像必须回避的情欲和淫荡的快乐,再后来逐渐像是对灵魂不利和有害,直到他最终感觉它们令人不快,肮脏恶臭、让人恶心。而且,他在何种程度上对这些快乐有如此的觉察和感受,就在何种程度上发觉婚姻之爱的快乐是无害和贞洁的,最终发觉是快乐和蒙福的。婚姻之爱的快乐在肉体中也变成灵的快乐,这是因为一旦淫乱之爱的快乐被除去,如刚才所说的,摆脱它们的灵就贞洁地进入身体,并以自己八福的快乐充满胸腔,并从胸腔直达这爱在身体中的最表层。因此,随后灵会与这些最表层充分交流,它们也与灵同在。

442.⒃淫乱之爱的快乐是疯狂的快感,而婚姻之爱的快乐是智慧的快乐。淫乱之爱的享受就是疯狂的快感,因为只有属世人才享有这爱,并且属世人反对属灵事物,故在属灵事物上又疯狂又愚蠢。所以,他只欣然接受属世、感官和肉体的享受。我们之所以说他欣然接受属世、感官和肉体的享受,是因为属世层被分为三个级别。最高级的属世人是那些凭理性视觉看到疯狂或愚蠢,却仍被它们的快感裹挟走,就像小船顺流而下一样。低级的属世人是那些仅凭身体感官观察和判断,鄙弃反对表象和谬误的理性论据,弃之如草芥的人。最低级的属世人是那些缺乏判断,陶醉在身体的诱惑之热中的人。后一种人被称为肉体-属世的,前一种被称为感官-属世的,第一种被称为纯属世的。这些人的淫乱之爱及其疯狂和快感也以同样的级别来划分。

443.婚姻之爱之所以是智慧的快乐,是因为唯独属灵人能享有这爱,并且属灵人处于智慧的状态。因此,他只欣然接受与属灵智慧相一致的快乐。可用房子作比来说明淫乱之爱的快感和婚姻之爱的快乐的性质。淫乱之爱的快感好比这样的房子:墙外发出类似贝壳的红光,或带有可见于云母,也叫冰长石中的那种假金色;而墙内的房间则塞满各种污秽和垃圾。然而,婚姻之爱的快乐则好比这样的房子:墙上闪耀着精金般的光芒,墙内的房间金碧辉煌,仿佛盛满各种各样的珍宝。

444.对此,我补充以下记事:

默想完婚姻之爱后,我开始沉思淫乱之爱。忽然有两位天使站在我旁边,说:“我们能发觉并理解你先前的思考,但你现在思索的东西却从我们面前略过,我们也不理解它们。请抛弃它们吧,因为它们等同于无。”不过,我回答说:“我现在思考的爱不能算没有,因为它确实存在。”对此,天使说:“非出于创造的爱能存在呢?婚姻之爱不是创造而来吗?这爱不是成为一体的两个之间的一种爱吗?怎会有把人分离和隔开的爱呢?若非少女反过来爱少男,少男能爱这少女吗?一方的爱会不认识并承认对方的爱吗?当这些爱相遇时,它们岂不自动联结起来?谁会爱非爱?不是唯有婚姻之爱相互共享吗?若不是相互的,这爱岂不反弹回来,变成虚空泡影吗?”

闻听此言,我问两位天使来自哪个天堂社群。他们说:“我们来自纯真天堂。我们自婴孩时就来到这个天堂世界,在主的眷顾下被抚养长大。当我长成少年人,在此与我同在的我的妻子成长为适婚少女时,我们就订婚并立下婚约,然后在婚姻中联结。除了真正的婚姻之爱,也就是夫妻之爱外,我们不知道其它任何爱;当你对于和我们的爱完全对立的一种陌生的爱所思想的观念传给我们时,我们丝毫不能理解。所以,我们才降下来问你为何思考我们不能理解的东西。因此,请告诉我们,不仅非出于创造,而且还反对创造的爱怎么可能存在?凡与创造对立之物,我们都视之为不真实的物体。”

他说完这番话后,我非常开心能蒙恩准和纯真到完全不知淫行为何物的天使对话。于是,我开口告诉他们说:“你们不知道良善与邪恶的存在吗?并且良善来自创造,但邪恶不是?然而,就本质而言,邪恶并非什么也不是。尽管从良善的角度看,它的确什么也不是。良善来自创造,无论最高级的良善还是最低级的良善;当这最低级的良善降为

零时,邪恶就从对立面产生了。所以,良善与邪恶之间没有任何比例关系,良善也不会发展为邪恶;不过,大小良善之间存在一个比例关系,并且还存在一个向更大或更小发展的过程;同样,大小邪恶之间也存在一个比例关系,并且也存在一个向更大或更小发展的过程;这二者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是对立的。良善与邪恶既是对立面,那它们之间就存在一个中间地带,其中有一个平衡区域,邪恶在此反对良善。但它不占优势,故停留在努力中。每个人都是在这种平衡中长大的。这种平衡因在良善与邪恶,或也可说,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故是一种属灵的平衡,并给处于其中的人带来自由。主凭这种平衡将所有人吸引到祂自己这里;凡出于自由跟随祂的人,主都会把他从邪恶引入良善,因而引入天堂。爱也一样,婚姻之爱和淫乱之爱尤其如此;因为后者是邪恶,前者是良善。凡听从主的声音,并出于自由跟随祂的人,都被主引入婚姻之爱及其一切快乐、幸福;相反,凡不听从并跟随的人,都将自己引入淫乱之爱,先引入它的快感,然后引入它的不快乐,最后引入它的痛苦。”

我说完后,两位天使问:“既然除了良善外,没有什么东西凭创造而存在,那么邪恶又是如何产生的?因为凡物要存在,必有一个源头。良善不可能是邪恶的源头,因为邪恶是良善的对立面,会夺走并毁灭良善。然而,邪恶既存在,并可感觉得到,那就不是没有,而是某种事物。那么,请告诉我们,这个从无到有的事物源自何处?”对此,我回答说:“若不知道唯独神是良善,并且唯独来自神的良善本身才是良善,就不可能揭开这个奥秘。因此,凡仰望神,愿意被神引领的人,都处于良善;凡背离神,愿意被自己引领的人,都未处于良善;因为他所行的良善要么为了自己,要么为了世界,因而或是邀功的,或是假装的,或是虚伪的。由此清楚可知,人自己是邪恶的源头,不是因为这个源头自创造时就植入人,而是因为人因着远离神而将这个源头植入自己。邪恶的源头起初并不在亚当及其妻子里面;而是他们在自己里面制造了邪恶的源头;当蛇说,你们吃善恶知识树的日子,你们便如神(创世记3:5)时,他们便背离了神,转向他们自己,仿佛他们就是神。‘吃善恶知识树’就表示相信人知道良善与邪恶,并凭自己而非神变得智慧。”

两位天使接着问:“若非靠着神,人就不能思考、意愿、因而做什么,既如此,那人又如何能背离神、转向自己呢?神为何允许这种事?”我回答说:“人如此被造是为了他所愿所思所行的一切都看似在他里面,因而出自他。没有这种表象,人将不是一个人,因为他不能接受和保留一丝良善与真理或爱与智慧,并使之成为他自己的。由此可知,若没有表象,一种活生生的表象,可以说人将无法与神联结,从而无法拥有由此而来的永生。然而,如果这种表象诱使他相信,他意愿、思考、因而行善是凭他自己,而非靠着神,尽管表面上无论怎么看似乎都是凭他自己,那么,他就将自己里面的良善转变为邪恶,从而在自己里面制造了邪恶的源头。这就是亚当的罪。

“不过,我会把这个问题讲得更清楚一些。主通过注视每个人的前额关注他,这种注视会贯穿到他的后脑勺。前额后面是大脑,后脑勺下面是小脑。小脑专注于爱及其良善,大脑专注于智慧及其真理。因此,凡面向主的人,都从祂接受智慧,并通过这智慧接受爱;但是,凡背过身去,不仰望主的人,都接受爱,却不接受智慧;没有智慧的爱是出自人而非主的爱。这爱因与虚假联结,故不承认神,却承认自己是神,还凭着自创造时就赋予他的理解和貌似凭自己变得智慧的能力而默默确认这种承认。因此,这爱就是邪恶的源头。我能给你们演示一下事实的确如此。我从此处叫一个背离神的恶灵来,在背后,也就是他的后脑勺处向他说话,你们会发现我所说的话被转到对立面。”

于是,我叫来这样一个灵人;他来了,我从后面对他说:“你知道地狱、诅咒和地狱的痛苦吗?”他立刻转向我,我问他:“你听到什么了?”他回答说:“我听到的是:你知道天堂、救赎和天堂的幸福吗?”然后,当把后一句话在他背后说给他时,他说他听到的是前一句话。后来,我又从他背后说了一句话:“难道你不知道地狱里的人因着虚假的观念而发疯了吗?”我问他听到了什么,他说:“难道你不知道天堂里的人因着真理而变得智慧吗?”当把后一句话从他背后说给他时,他说他听到的是:“难道你不知道地狱里的人因着虚假的观念而发疯了吗?”诸如此类。由此清楚可知,当心智背离主时,它会转向自己,然后觉察到一切事物的反面。我说:“这就是为何在灵界,如你们所知道的,任何人都不许站在别人后面和他说话的原因;因为这样做的话,有一种爱就被注入他;由于这爱令人愉快,所以他的自我聪明会赞成并顺从它。但这爱因出自人,而非神,故是一种对邪恶或虚假的爱。

“另外,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类似经历。我多次听说各种良善与真理从天堂降至地狱,随着它们下降,它们逐渐变为其对立面;良善变成邪恶,真理变成虚假。这是由于同样的原因,即:地狱里的所有人都背离主。”听完这番话,两位天使向我致谢说:“因为你要思考、写作与我们的婚姻之爱相对立的爱,凡与这爱对立的东西都令我们伤心,所以我们要离开了。”当他们说:“愿你平安”时,我请求他们不要把关于这爱的任何信息讲给他们天堂里的兄弟姐妹,因为这会有损他们的纯真。我可以肯定地说:那些婴孩时死去的人会在天堂长大,当他们的身量长到世上十八岁少男和十五岁少女的身量时,他们就保持在这个年龄;然后,主为他们提供婚姻;并且这二者无论婚前还是婚后,完全不知道淫行为何物,甚至不知道它有存在的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