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105、二十五、天主教今日对基督之功的归算以及因信(基督之功的归算)而称义已经一无所知

  BE105.二十五、天主教今日对基督之功的归算以及因信(基督之功的归算)而称义已经一无所知(尽管他们的教会最初乃是建立在这些信仰上),因为天主教完全被掩盖于外在的各样敬拜形式中。因此,如果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从外在的敬拜仪式中收敛,并直接亲近救主上帝耶稣基督,在执行圣体圣事时饼杯一起领受,那么他们就可以比更正教更容易被引向新耶路撒冷,也就是进入主的新教会。

  BE106.简要分析:罗马教会的主教和管理者在就任圣职时,宣誓遵守《特兰托信纲》中的信条,可从教皇庇护四世于1564年11月颁发的诏令中以下信仰告白式的话语看出:“我坚信并承认罗马圣教会所使用的信条中包含的每一条和全部内容,并且毫无疑问地接受在她的神圣教规和总会信纲中所坚守和宣布的一切内容,特别是至圣《特兰托会议信纲》的决议;上帝啊,请帮助我。”他们还通过宣誓来约束自己相信并承认《特兰托会议信纲》中关于基督功德的归算以及因信(归算而)称义的决议,从同一诏令中的这些话中可以明显看出:“我承认且接受在圣神圣《特兰托会议信纲》中已经确定和宣布的关于原罪和称义每一个和全部内容。”这些内容可从该信纲的摘录中看到(请参阅n.3-8)。根据该信纲确立的原则,得出了以下结论,即:宗教改革之前天主教所持的信仰与宗教改革后更正教所持的信仰在关于基督之功的归算和因信(归算而)称义方面几乎相同,唯一的分别在于天主教将信与義或好行为联系在一起(n.19-20);并且,路德、梅兰西顿、加尔文等几位改教领袖秉承了天主教一贯持守的关于基督之功的归算和因信(归算而)称义的所有教义;只不过他们将義或善行从信分离出去,声称它们并不能共同参与拯救,以期在关于教会最基本要素(義与信)上与天主教完全切断关系(n.21-23)。尽管改教领袖们把好行为与他们的信连起来,甚至合在一起,不过这样的好行为在人里面是个被动的对象;然而天主教把好行为在人里面作为主动的对象与信相联合。尽管如此,更正教与天主教在关于信、行为和功德等立场上确实仍有它们一致性(n.24-29)。由以上所示可明显看出,与更正教徒一样,这种信仰是天主教徒郑重申明要遵守的。

  BE107.这一信仰今天在天主教徒中已被忘却,以至于他们几乎丝毫不知;并不是说它已被任何教皇下令否定,而是被琳琅满目的外在崇拜仪式所掩盖了,总体上包括对基督之代理人(也就是教皇)的崇拜,对圣徒的祈求,对圣像的崇拜;还有诸多类似之事,被尊为神圣,影响着感官;例如用听不懂的言语,加上服装、灯光、焚香和游行盛况进行的弥撒;还有关于圣体圣事的奥秘。通过这些以及许多类似的事情,基督功德的归算以及因信如此归算而称义的这个信仰——尽管这是天主教的原始教义——已被移出视线并从记忆中撤出,就像把东西埋在地里面,在上面还盖了石头,教士们还增设一个看守人员监视着,以防被人挖出,使它被人记起。倘若一旦被人们记起,教士们那些赦免罪过、因而使人称义、成圣和得救的超自然能力的拥有就将停止,随之而来的是他们一切圣洁、优越和巨大收益全部结束。

  BE108.天主教徒比更正教徒更容易被带入新耶路撒冷(即新教会)的第一个原因在于因信基督之功的归算而被称义这个与新教会之信无法共存(n.102:4)的错误信仰对他们来说已忘却,乃至被完全抹去;然而,它可以说已被刻写在更正教之上,因为这是他们教会最重要的教义。第二个原因是,天主教徒对主之人(the Human of the Lord)抱有一种神性主权的威严感,在这方面比更正教徒要突出,从他们对圣体的崇拜中可明显看出。第三个原因是,对天主教徒来说,義、好行为、悔改和对新生人的关注是救赎的基本要素;这些也是新教会的基本要素。只是固执于唯信的更正教徒则不然;对他们来说,上述活动与信并无干系,即不是什么基本要素,也不是什么必经程序,因此对得救毫无贡献。以上三个原因解释了为何天主教徒若不间接而是直接地亲近救主上帝自身,并同时领受两样圣体圣事(同领饼杯),他们比更正教徒更容易接受活泼之信以代替僵死之信,并借着天使被主带到新耶路撒冷或新教会的大门,伴随着极大的喜乐被引入其中。

  BE109.基督之公义或功德的归算这一观念已作为其灵魂融入了改教后的基督教全部神学之中。正是因着归算,这样的信——在教会中被视为得救的唯一途径——在上帝面前被确认为公义(如上所示,n.11d);因着如此归算,人就被说成因信而披上公义的恩赐,就像国王当选时披上皇家徽章。不过尽管如此,归算——出于仅仅声称一个人为公义——起不到任何效果,因为它只是入耳,并不会在人里面起作用,除非公义的归算也是(通过沟通并授予)公义的应用。罪得赦免、重生、革新、成圣并因而得救等这些说法都因着归算的作用接踵而来。还进一步声称,藉着这样的信,基督住在人里面,圣灵在他里面动工,因此重生之人不仅仅被称为公义,而且就是公义的。不仅上帝的恩赐,而且基督自身,可以说,圣三一的全部都因着此信而住在重生之人里面,如同住在他们自己的圣殿中(参阅前文,n.15);于是,全人——关于他的人,还关于他的行为——已是公义的,并被宣告为公义(n.14e)。从这些事情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基督之公义的归算意味着它的应用,并由此而授予,人凭借归算而有份。如今,因为归算是更正教信仰的根源、起点和基础,它所作用的一切都是为了使人得救,因此,它在今时基督教的圣殿中可以说已成为圣所或神龛,有必要在此以推论的方式来增补关于归算的一些内容;不过,这些论点将照着以下次序清晰排列:1.每个人的恶在死后都归算给他,善也如此。2.一个人的善向另一个人的转移是不可能的。3.相信基督的公义或功德的归算或应用是一个虚构的信仰,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BE110.1.每个人的恶在死后都归算给他,善也如此。为了让这一点看起来更明显一些,按以下几点逐一说明:(1)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有的生命;(2)各人自己的生命死后继续保持;(3)对恶者来说,他们的生命之恶那时被归算给他们;对善者来说,他们的生命之善那时被归算给他们。首先,众所周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有的生命,因此与他人的生活截然不同存在着永恒的变化;因为存在无限多样性,没有两样东西是完全一样的。因此,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我”(proprium)。从人脸可明显看出这一点;没有一个人的脸面与另一个人的完全一样,永远也不会有,因为不存在两个相同的心智,在脸面与心智保持一致。可以说,脸面是心智的相,而心智的源头及其形成都来自生命。一个人除非就像拥有自己的心智和脸面那样拥有自己的生命,否则死后不会拥有与他人不同的生命;而且,天也无法存在,因为天由无限多样化的其他事物组成,天的形式仅仅产生于灵魂和心智的多样,它们被排列为这样的次序,以至于可以合为一体;在天上每个人和所有人里面都有其生命——就像灵魂在人里面那样——的发那个“一”(或那“一位”)使天上万有合为一体。倘若并非如此,天将会消散,因为它的形式将分裂瓦解。其中每个人和所有人的生命从“一”而来,将天的形式联合为一体的也是“一”,这个“一”就是主。

  【2】其次,各人自己的生命死后继续保持;教会中的人们透过圣经也知道这一点,例如以下经文:人子要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马太福音16:27);我看见案卷展开了、死了的人、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示录20:12,13);在审判的日子、上帝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6,哥林多后书5:10)。行为——每个人照此受报应——就是生命;因为生命表现行为,行为与生命保持一致。多年来我被恩准与众天使交流,并被许可与从世上新进灵界的人们交谈,我可以肯定地声明:每个人过往生命的品性都会在那里受到检验;每个人在世所聚积的品性与他一起保持到永远。我已经与许多年前在世生活过的人们进行了交谈,这些人的生活从历史上已为我所知,我发现他们与历史所描述的情形相仿。我还从天使那里听到,没有一个人的生命在死后能被改变,因为每个人的生命乃是照着他的所爱和所信、因而照着他的所行被组织而成;倘若它被改变,那么这个组织势必被瓦解;但这永远不可能做到。我还被告知,组织的改变只有活在物质的身体之中时才能发生,在物质之身被搁置一边后,于灵性的身体中绝不可能发生。

  【3】第三,对恶者来说,他们的生命之恶那时被归算给他们;对善者来说,他们的生命之善那时被归算给他们。死后,恶的归算并非如同世上那样的控告、责备、批评或下判决,而是恶自身之所为。恶者出于他们自己的自由与善者分开,因为他们无法共处。爱欲邪恶之乐与爱欲良善之乐针锋相对,并且诸乐从那里的每个人身上散发而出,就像地球各样植物发出气味一样;因为诸乐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被物质的身体所吸收和遮掩,而是从他们的爱欲随意地流入了灵性的氛围中。恶在那里被感觉到,可以说,凭气味可知,正是这一点指控、责备、定罪和审判,并非在任何具体的审判者面前,而是每一位活在良善中的人在场时就会如此;这正是归算所表示的意义。善的归算类似如此,发生在那些在世时已承认他们里面的一切善来自主、没有丝毫来自他自己的那些人身上。这些人在被预备好之后,被引入他们自己之善的内在之乐中,然后一条通往天上的路向他们打开,由此进入与自己内在之乐类似的社群之中。此事乃是由主来完成。

  BE111.2.一个人的善向另一个人的转移是不可能的。将以下观点依序呈现就可清楚看出这一点:(1)每个人生于恶中;(2)通过重生(或更新),人被主引入善中;(3)藉着对主之信以及遵照他诫命的生活来达成此事;(4)因此,一个人的善无法通过应用于他人而被转移,因而无法被归算给他人。首先,每个人生于恶中,这在教会中人人皆知。此恶还被说成自亚当传下,其实它从先辈遗传而来,每个人的禀性(也就是他的倾向)来自他的先辈。从经验和理性都可清楚地证明事实如此,因为父母与子女以及孙子女在长相、性格和行为方式上的相似性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家族可被众人识别,他们的习性也得以被评价。因此,先辈自身所积累的诸恶通过繁殖传播给他们的后代,并藉着朝向这些恶的某种倾向显明出来。人被生于恶中,其渊源就在于此。第二,通过重生(或更新),人被主引入善中。主在约翰福音(3:3,5)中的话清楚地说明有更新(或重生)的存在,除非重生(或更新),否则任何人都无法上天。所谓重生,就是从诸恶中被洁净,带来生命的更新,这在基督教界是无法掩藏的事实,因为理性也看出这一点,同时还承认每个人都生于恶中,除非通过悔改,否则无法就像用肥皂和水去污那样洗净和清除诸恶。第三,藉着对主之信以及遵照他诫命的生活来达成此事。如前文所述,有五个重生之准则(n.43,44),其中包括:诸恶莫作,因为它们属于魔鬼且来自魔鬼;众善奉行,因为它们属于上帝且来自上帝;当仰望主,为让他可以引领我们以这种方式来成就此事。让每个人自己细细思量并权衡,看看人是否还能以其他任何方式被引入善中;要知道,如果人不在善中,他就不能被拯救。第四,因此,一个人的善无法通过应用于他人而被转移,因而无法被归算给他人。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人通过重生而在灵这方面被更新,这是通过对主的信仰以及同时遵照他诫命的生活来达成。有谁看不出这种更新只能不时地进行,与树木从种子开始生根并逐渐生长和长成几乎雷同?对重生和更新持不同观念者对人的状态一无所知,对恶与善也一无所知,因为它们彼此完全对立,除非诸恶被移除,否则就善无法被植入。他们也不知道,任何人只要还在恶中,他就会反对在自身为善的善。因此,如果将一个人的善依附于、从而转移给另一个活在邪恶中的人,这就好比把羊羔扔给狼,或者将珍珠钉在猪鼻子上。由上可知,将善从一个人转移给另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BE112.3.相信基督的公义或功德的归算或应用是一个虚构的信仰,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上文说过,每个人所处之恶被归算给他自己,善也如此(n.110)。因此明显得知,如果将归算定义为将一个人的善应用于并从而转移给另一人,那么这样的归算就是个幻想。在世上,恩惠或功德或许可以说能够被人转让,也就是说,身为父母的缘故,可以将利益恩泽授予子女,或者出于偏爱之善意而授予朋友。可是,这些恩惠或功德的好处无法被刻写于他们的灵魂,只能从外部毗连。就人的属灵生活而言,这种转移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如上所述,必须将其植入;如果不是通过遵照上述主之诫命的生活被植入其中,人就会留在他所生之恶中。在这之前,任何善都不可能对他起作用;或者说,如果的确作用于他,它会立即被排斥,从而使其反弹,就像弹在石头上的弹力球一样,要不然就像被扔进沼泽的钻石一样被吞噬。未被改造之人,就他的灵而言,就像黑豹或猫头鹰,或者可以比作荆棘或荨麻。但是重生(或更新)之人就像绵羊或鸽子,或者可以比作橄榄树或葡萄树。那么,如果你愿意的话,请你思量,如果归算表示转移的话,一个像豹子的人如何通过归算而转变成像绵羊的人,或者猫头鹰变成鸽子,荆棘变成橄榄树,荨麻变成葡萄树?为了实现转变,难道不应该首先去除豹和猫头鹰的凶猛本性以及荆棘和荨麻的有害特性,从而植入真正属于人的和无害的东西吗?主在约翰福音(15:1-7)中教导如何达成此事。

  BE113.针对上述观点,再补充说明以下内容。教会中常说没有人能守全律法,尤其声称谁触犯十诫的一条诫命,就触犯全部。然而这样的说话方式并不是事实所表达。这些话当如此理解:凡是出于有意并经过确认而行事触犯某一条诫命的人,他会触犯其余的诫命;因为只要是出于有意并经过确认而采取行动,便完全否认这种行径是罪;否认这是罪恶的人对触犯其余诫命会不以为然。谁不知道某人是个通奸者,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个杀人犯、盗贼或作假证者,甚至不愿成为这样的人?但是,出于有意并经过确认而通奸之人,会轻看与宗教相关的一切事,最终也不在意杀人、偷盗和作假见证,不会因它们是罪,而只因害怕犯法或声誉扫地而避免付诸行动;放弃这些罪恶不是因为犯了罪,而是因为害怕法律或声誉受损。同样地,出于有意并经过确认的任何人违反十诫的任何其他某条诫命,他也将触犯其余的诫命,因为他从不把这些视为罪。

  【2】相同的原则适用于那些受来自主的善所激励者。这样的人倘若出于意与知或出于有意和确认,因为它是个罪而避免触犯某一诫,那么他们也会避免触犯其余所有诫命;如果他们避免触犯诸恶,那就更是如此。因为任何人一旦出于有意并确认并因为它是罪而避免作任何恶,他在避免触犯其余诸恶的意图中就蒙主保守。因此,如果他因无知或某个占优势的肉体之欲而作了某恶,此恶并不归算于他,因为这并非他有意为之,也不是他自行去确认的。一个人每年自我省察一次或两次,悔改在自己里面所发现的恶,就会达到这种目的。从不自我省察者就不一样了。

  【3】我被许可通过以下见闻来确证此事。在灵界我见过好多人,他们在世时像其他人一样生活,饮食奢华,衣着华美,像其他人一样经商贸易以获利,经常光顾娱乐场所,在男欢女爱之事上开玩笑,还有类似性质的其他事情,众天使却将这些事在一些人身上定论为罪恶,却不将这些恶归算给另一些人,宣告后者是清白的,而前者则是有罪的。在被问及双方都做了类似的事情时,为何要区别对待时,天使回答声称他们动机、意图和目的来看待每个人,并据此加以区分。因此,目的宽恕或谴罚谁,他们就宽恕或谴责谁,因为善是天上每个人的目的,而恶是地狱每个人的目的。综上所述,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出罪被归算给谁,不归算给谁了。

  BE114.关于上述观点,在此附加两个摘自《揭开启示》的亲身见闻;第一个如下(摘自AR531):有一次我突然患上几乎致命的重病,整个头沉重下垂。从那被称为“所罗玛和埃及”的耶路撒冷散发出如同瘟疫般的气体。我极度痛苦,痛得半死,盼着终结。在这样的状态下卧床三天半,灵魂如此,身体跟着受苦。然后,我听到周围有声音说:“看哪,他躺在我们城里的街上,就是传扬要悔改以求罪得赦免的那个,他还宣扬唯独基督这个人是上帝呢。”他们向一些牧师征询他值不值得安葬。(正如启示录11:8-11中所说的被杀于那城的两个见证人。)牧师们的回答:“不,就让他躺在那,让人们观看。”人们来来回回经过,嘲笑讥讽。事实上,当我在解读《启示录》这一章时,这些事都临到我。然后我听见一些嘲讽的话语,特别是这些话:“没有信,人怎么悔改?基督是人,怎么能当作上帝来敬拜?我们得救在于白白的恩典,没有任何我们自己的功德,那还需要我们做什么,除了单单相信父上帝差他儿子除去律法的咒诅,将他儿子所成之功归给我们,因此我们在他而前称义,藉他的使者,就是他的祭司们来宣告我们罪得赦免,然后赐下圣灵在我们里面引导向善?这些事不符合圣经,不合理性吗?”站在周围的群众一片欢呼。

  【2】听到这些话,我无法回应,因为躺在那里,几乎要死。不过,三天半后,我的灵魂复元,在灵里,我离开那街,进了城,再次传讲:“你们要悔改,信基督,你们的罪方得赦免,得以拯救,要不然你们会灭亡。主自己不是传讲悔改为罪得赦免,还传讲你们当信他吗?他不是吩咐门徒们也传同样的道吗?不是以生活的完全来遵循你们所信的教义吗?”不过,他们却这样回复:“一派胡言!子所作之功不是已满足这些了吗?父不是将此归给我们,称我们这些信的人为义了吗?所以,我们被恩典之灵所引领。那么,在我们里面还能有什么罪呢?死与我们还有什么关系呢?传扬罪与悔改的人哪,你不明白这福音吗?”然后,从天上有声音传来,说:“一个不悔改之人的信仰若不是死的,还能是怎样的信仰呢?你们的末日来了,临到你们这些麻木不仁的人身上,你们看自己无可责备,凭你们的信俨然称义,你们这些魔鬼。”城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越裂越宽,变成又长又宽的鸿沟,城中的房屋一栋接一栋倒塌,被深沟吞没。有水从沟中冒出,漫过那片废墟。

  【3】他们就这样被水淹没,眼看就要溺死。我想知道他们在沟底的命运如何,有声音从天上告诉我:“你会看到和听到的。”看似要淹没他们的水在我眼前消失了,因为灵界中的这些水乃是对应,显现于这些陷入伪谬之人周围。然后,我见他们在一片沙地上,沙地上有石堆,他们在上面奔跑着,为他们从大城落到此处而哀号。他们哭喊,扬声大叫:“这些事为什么临到我们身上?因着在世上的信仰,我们不是被洁净了,被称为义,且成圣了吗?”其他人还哭喊着说:“我们的信不是洁净了我们,我们不是被称义和成圣了吗?”还有人说:“不是因着我们的信,我们在父上帝面前不是显现为如此,看起来算为洁净、正义与圣洁了吗?不是向众天使宣告我们已经成为这样的吗?我们不是因着和解、挽回和代赎而从罪中得赦免、被洁净、称为义且成圣了吗?基督不是消除了律法的谴罚吗?那我们为什么被投到这里,好像受罚呢?“那个胆大包天的罪恶传道人在我们的大城里传讲‘要信基督,还要悔改’。我们不是信了基督的吗?我们相信他的功德啊!我们没有悔改吗?我们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啊!那为何这些事会临到我们呢?”

  【4】突然有个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对他们说:“你们知道自己有什么罪吗?你曾省检过自己吗?结果有没有视恶如同敌对上帝的罪那样避免作恶吗?任何人若没有像避免犯(如同敌对上帝的)罪那样避免作恶,仍然陷在恶中。罪不是魔鬼吗?所以啊,你们就是主所说的那类人:那时、你们要说、我们在你面前吃过喝过、你也在我们的街上教训过人、他要说、我告诉你们、我不晓得你们是哪里来的、你们这一切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路加福音13:26,27)。“你们还是《马太福音》7:22,23中所说的那类人。所以,每个人去你们自己的地方吧。你们会看到通往洞穴的洞口,进去,你们每个人在那里都会分派各自的活,按劳分配食物。如果你不进去,会饿到你进去的。”

  【5】在这之后,天上有声音向地面上那些城外的人们(就是《启示录》第11:13所说的“其余的”)大声说:“你们要当心,和这些人相处要小心。你们不明白是被称为罪恶与罪孽的那些恶事使人不洁净吗?若不是凭真实的悔改和信靠耶稣基督,人怎能从恶中被洁净呢?真实的悔改就是省察自己,意识到并承认自己的罪,对这些罪恶有内疚感,在主而前坦白,恳求他的引领并依靠他的能力来抵挡这些罪恶,戒除这些恶罪恶,开始新生活,犹如自己在做这一切事情。去领圣餐时,一年做这么一到两次;之后,若这些让你内疚的罪再发生时,对自己说:‘我们当拒绝行这些恶,因为这是犯罪敌对上帝’。这才是真悔改。

  【6】“有谁不明白,人若不省察自己并看到他的罪恶,仍陷在这些罪恶中呢?一个人生来就以恶为乐,乐于报复、通奸、欺诈、亵渎,特别是出于我欲而支配他人。不正是以此为乐而让他对这些恶视而不见?偌若有人偶然说它们是罪恶,难道不是出于其中的快乐而为这些罪恶找借口?恐怕还会利用伪谬之词来说服自己并去确证这些并非罪恶,于是继续陷入其中,后来作这些恶比先前更严重,直到不再知道什么是罪,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罪这回事了。“真悔改就不同。他认识到并承认他的恶,称其为罪,因而抑制自己不去触犯,不喜欢这些恶,曾以为乐的事现在觉得不快乐了。而且,越是这样表现,就越是明白并爱上良善,最终乐于行善,这是天上的快乐。总而言之,任何人只要拒绝魔鬼,就被主接纳,受主教导和带领,并凭着主避免作恶,被带入良善。这是由地狱通往天上的方法,除引以外,别无它法。”

  【7】令人惊讶的是,更正教徒对真悔改有根深蒂固的反对、抵触和憎恶,程度如此之深,以致他们无法迫使自己去自我省察,不能看见他们自己的罪恶并在上帝面前坦白。当他们思想这些时,仿佛有某种恐惧感来侵扰他们。我就此在灵界向多人探询此事,他们都一口认定那种做法超出他们的能力。当他们听说天主教徒仍这么做,也就是他们在神父面前省察自身并公开坦白他们的罪恶,他们十分惊奇,声称更正教徒即便私下面对上帝也做不到这点,尽管在取圣餐前被要求类似这么做。有人查究其因,发现是唯信导致这样不悔改的状态,产生这样的性情。然后让他们见到,那些敬拜基督、不求圣徒、不拜教皇或所谓的钥匙掌管者的天主教徒们得救了。

  【8】在这之后,我听见像雷轰和说话的声音从天上传来,说:“真让人震惊!告诉更正教徒会众们,当信基督,并要悔改,你就得救。”我这么说了,并且说:“洗礼不是悔改的圣事吗,不是由此被引进教会吗?受洗者所承诺的不是与魔鬼及其恶行决裂吗?圣餐礼不也是悔改的圣事吗,不是藉此进到天上吗?领圣餐的人没有被告知在领受之前务必要行悔改之工吗?“教理问答,也就是基督徒教会通行的教义中,没有教导应当悔改吗?第二块石版的六条诫命中不是写了你们不可以行这样那样的恶,你们当行这般那般的善吗?“所以你们要晓得,人避免不作恶的程度如何,他热爱良善的程度就如何;在这之前,他不知何为善,甚至不知何为恶。”

  BE115.另一个亲身见闻:有位天使曾对我说:“你想清楚了解什么是信与義,与義分离的信如何,与義联合的信又如何?我想给你一个形像的说明。”“有请!”我回答。“代替信与義,”他说:“请思考光与热,你将看得清楚。信,就本质而言,是与智慧相关的真理;義,就本质而言,是与爱相关的情感。在天上,智慧的真理就是光,爱的情感就是热。天使享受的光与热,本质上无非如此。由此你还能清楚看得出,与義分离或联合的信像什么。与義分离之信如同寒冬里的光,与義联合之信则如同春天里的光。寒冬季节的光,光中无热,与寒冷相连,彻底剥光树上的叶子,杀死小草,令土地坚硬水结冰。然而春天里的光,是与热相连的光,令树木生长,生出嫩叶,开花结果;还解封松软土地,长出小草、鲜花、灌木等植物,还使坚冰融化,泉水再次从源头流出。“信与義确实如此:与義分离之信令带来死亡,与義相合之信带来生机。在我们所在的灵界,这样带来死与生的情形能明明看见,因为在这里的信为光、義为热。哪里有義信相合,哪里就是乐园、花圃与草地。但是哪里義与信分离,那里寸草不生,唯一的绿色只是荆棘刺条所产生的。”不远处站着几位牧师,天使灵称他们为唯信的称义者和成圣者,还称他们为奥秘的师傅。我们将同样的内容告诉他们,还列举了充足的证据,以便让他们知道所说内容的真实。然而,当我们问他们:“是这样吗?”他们转身走开,说:“我们没听见。”于是我们提高嗓门向他们喊着说:“那请注意听。”可是他们伸手蒙着双耳,叫嚷着:“我们不想听。”结论:你当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在那里宣传这话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你们改正行动作为、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也就是教会)、你们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你们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吗、这殿岂为贼窝吗、我都看见了、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7:2-4,9-11)。

  BE116.附录:新天与新教会的信仰,其普遍形式如下:万世之前的主——耶和华——曾来到世间,为征服地狱,并荣耀他的人(HisHuman);若非如此,无人能被拯救;信仰他的人得拯救。

  【2】使用“普遍形式”这一措辞,因为这是信仰的普遍原则;信仰的普遍原则必存于信仰的整体和细节之中。无论是本质上还是位格上,上帝都是一位,圣三一在这位上帝里面,这位上帝就是主上帝拯救者耶稣基督;这是信仰的普遍原则。除非主已来过世间,否则无人能被拯救;这是信仰的普遍原则。主来到世间,为要将地狱从人类移除;他借着与地狱作战并赢得各战的胜利来达成此事;以这样的方式,他征服地狱并使其归入秩序,令其服从他自己;这是信仰的普遍原则。主来到世间,荣耀他在世间所呈现之人,就是将这人与万有之源的神性相结合,从而永远地保持地狱归入秩序并服从他自己;要成就这样的结合,唯有凭借他的人所经历的诸般试探,直至最终极的试探——十字架受难,他甚至忍受了这个试探;这是信仰的普遍原则。以上是关于主这方面的信仰的普遍原则。

  【3】信仰的普遍原则在关于人这方面:人应当信仰主;因为通过对他的信仰,人得以与主连接,从而得救。信主意味着满怀信心他是救主;因为唯有那些生活良善者方有如此信心,因而信他也意味着生活良善。

  BE117.新天与新教会的信仰,其具体形式如下:耶和华上帝是爱与智慧本身,或良善与真理本身。他以神性真理——与上帝同在、就是上帝的道(约翰福音1:1)——的形式降世显现为人,目的在于使天上的一切、地狱中的一切和教会中的一切都归入次序。因为那时地狱势力胜过天上的势力,地上恶的势力胜过善,全部被拖进地狱的威胁迫在眉睫。

  【2】这个即将来临的咒诅被耶和华上帝凭借他的人(也就是神性真理)除去,天使和世人因而被救赎。然后,他将神性真理在他的人里面与神性良善结合(或神性智慧与神性之爱结合),如此,与他的被荣耀之人一起、并在这个被荣耀之人里面返回到他万世之先的神性。这正是《约翰福音》中下列经文的意义: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约翰福音1:1,14)。在同一福音书:我由父而出、到了世界、我又离开世界、去父那里(约翰福音16:28)。从这些话可清楚看出,主若未曾降临人间,无人得救。现今的情形类似,若非主以神性真理(也就是道)的形式再次降临世间,无人得救。

  【3】此信仰的具体形式,在人方面:(1)有独一上帝,神性之“三”在这“一”位上帝之中,这一位上帝就是主耶稣基督;(2)得救之信在于对他的信仰;(3)诸恶莫作,因为它们属于魔鬼且来自魔鬼;(4)众善奉行,因为它们属于上帝且来自上帝;(5)避恶与行善之举应当由人仿佛靠自己行出来,不过务当相信这些举动来自主,是主与他同在并借着他行出来的。前两点是关于信,接下来两点关于義,第五点是关于義信相合,因而主与人的联合。(可参阅n.44。)

  BE118.接下来是取自《揭开启示》的几个灵界亲身见闻;第一个亲身见闻(AR926):我在解释第二十章经文,正思考龙、兽和假先知时,有人向我显现,问:“你在想什么?”我说:“假先知。”他说:“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就是被称为‘假先知’的那些人所住之地,他们就是假先知。”他还告诉我,《启示录》第十三章所说的“另有一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羔羊、说话好像龙”,也是对这等人的描述。我跟着他,看到一群人聚集,其中还有一些是教会领袖,他们一直教导除了信,其它没有什么能使人得救;还说,要有好行为,但不是为了得救。不过,他们认为当照着圣经教导这些好行为,为了让平信徒,特别是头脑简单之人能更规矩地顺从他们的地方官的指令,因而易受管治。好让他们借着宗教信仰,去行出道德慈善。

  【2】他们当中有个人看见我,说:“你想进去看看我们的教堂吗?里面有代表我们信仰的雕像。”我跟着进去看,颇为壮观,中央一个妇人的雕像,身穿朱红色衣裳,右手持一枚金币,左手持一串珍珠。不过,雕像和殿宇都是幻想造成的形像,因为地狱中的灵能用他们的幻想来表现一些壮观的场景,乃是通过关闭心智的内在成分,仅打开其外在来完成的。当我意识到所有这些只是魔法手段时,就向主祷告,我心智的内在突然被打开。取代殿宇,我见是一间破屋,从屋顶到地板,到处都是裂缝。那妇人所站之处,挂着一张画像,龙头、豹身、熊腿、狮口,正如《启示录》13:2所描述的海中上来的兽。而地板则成了充满青蛙的沼泽之地。我得知,在沼泽之下有一块巨大的方石,方石之下藏有圣经。

  【3】看到这些,我问那行魔法的:“这是你们的殿?”他说是的。突然,他的心智之内在突然也被打开,让他看见我所见的真相。看到这些,他大叫道:“这是什么?从哪里来的?”我告诉他,是因为来自天上光照的结果,揭示了所有形式的真实本性。我告诉他:“这种景象正是你信仰的属性——与属灵之義分离之信。”突然间起了东风,将一切吹走,并吹干沼泽地,巨石露出来了(圣经在巨石下面)。之后,一阵犹如春天里的暖风从天上吹来。在那原处显出一座帐篷,外表极其简朴。与我同在的天使说:“看哪,亚伯拉罕的帐篷!那时三位天使到他那里,告诉他以撒将要降世。这个帐篷看起来简单,但随着从天降下的光照,会变得越来越壮观。”然后他们被赐能力,打开在智慧中的属灵天使所在之天,从那里倾下光芒使帐篷看起来如同耶路撒冷圣殿。我往里看,见那块基石,其下藏有圣经,那石头周围镶满宝石。有光从这些宝石发出、射到墙壁,墙上有基路伯的形像,光彩夺目。

  【4】对此我惊叹不已,天使对我说:“你将看到更奇妙的景象。”然后许他们打开受爱驱使的属天天使所在的第三层天,从那里光芒照下,整个圣殿消失了;取代圣殿之处,只见主一人在那里,他站在那根基石之上,此石就是圣经,主的形像如同约翰在《启示录》第一章所见。众天使心智的内在于是被敬畏感充满,有俯伏敬拜的冲动。突然,从第三层天来的光照被主关闭了,第二层天的光照被再打开,圣殿重现,还见到帐篷,不过这次同帐篷在圣殿里面。这些经历可用来描述了启示录中这些话的意义: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启示录21:3);我未见(新耶路撒冷)城内有殿、因为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示录21:22)。

  BE119.第二个灵界摘自《揭开启示》(AR961)亲身见闻:我在解释第二十章经文,正思考龙、兽和假先知时,有人向我显现,问:“你在想什么?”我说:“假先知。”他说:“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就是被称为‘假先知’的那些人所住之地,他们就是假先知。”他还告诉我,《启示录》第十三章所说的“另有一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羔羊、说话好像龙”,也是对这等人的描述。我跟着他,看到一群人聚集,其中还有一些是教会领袖,他们一直教导除了信,其它没有什么能使人得救;还说,要有好行为,但不是为了得救。不过,他们认为当照着圣经教导这些好行为,为了让平信徒,特别是头脑简单之人能更规矩地顺从他们的地方官的指令,因而易受管治。好让他们借着宗教信仰,去行出道德慈善。

  【2】他们当中有个人看见我,说:“你想进去看看我们的教堂吗?里面有代表我们信仰的雕像。”我跟着进去看,颇为壮观,中央一个妇人的雕像,身穿朱红色衣裳,右手持一枚金币,左手持一串珍珠。不过,雕像和殿宇都是幻想造成的形像,因为地狱中的灵能用他们的幻想来表现一些壮观的场景,乃是通过关闭心智的内在成分,仅打开其外在来完成的。当我意识到所有这些只是魔法手段时,就向主祷告,我心智的内在突然被打开。取代殿宇,我见是一间破屋,从屋顶到地板,到处都是裂缝。那妇人所站之处,挂着一张画像,龙头、豹身、熊腿、狮口,正如《启示录》13:2所描述的海中上来的兽。而地板则成了充满青蛙的沼泽之地。我得知,在沼泽之下有一块巨大的方石,方石之下藏有圣经。

  【3】看到这些,我问那行魔法的:“这是你们的殿?”他说是的。突然,他的心智之内在突然也被打开,让他看见我所见的真相。看到这些,他大叫道:“这是什么?从哪里来的?”我告诉他,是因为来自天上光照的结果,揭示了所有形式的真实本性。我告诉他:“这种景象正是你信仰的属性——与属灵之義分离之信。”突然间起了东风,将一切吹走,并吹干沼泽地,巨石露出来了(圣经在巨石下面)。之后,一阵犹如春天里的暖风从天上吹来。在那原处显出一座帐篷,外表极其简朴。与我同在的天使说:“看哪,亚伯拉罕的帐篷!那时三位天使到他那里,告诉他以撒将要降世。这个帐篷看起来简单,但随着从天降下的光照,会变得越来越壮观。”然后他们被赐能力,打开在智慧中的属灵天使所在之天,从那里倾下光芒使帐篷看起来如同耶路撒冷圣殿。我往里看,见那块基石,其下藏有圣经,那石头周围镶满宝石。有光从这些宝石发出、射到墙壁,墙上有基路伯的形像,光彩夺目。

  【4】对此我惊叹不已,天使对我说:“你将看到更奇妙的景象。”然后许他们打开受爱驱使的属天天使所在的第三层天,从那里光芒照下,整个圣殿消失了;取代圣殿之处,只见主一人在那里,他站在那根基石之上,此石就是圣经,主的形像如同约翰在《启示录》第一章所见。众天使心智的内在于是被敬畏感充满,有俯伏敬拜的冲动。突然,从第三层天来的光照被主关闭了,第二层天的光照被再打开,圣殿重现,还见到帐篷,不过这次同帐篷在圣殿里面。这些经历可用来描述了本章话语的意义: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启示录21:3);我未见(新耶路撒冷)城内有殿、因为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示录21:22)。

  BE120.第三个灵界摘自《揭开启示》(AR961)亲身见闻:主许我见识诸天之中以及诸以下诸般奇事,我受命以此为任,将所见所闻传递给大众。以下是见闻之一:我看见壮丽的宫殿,中央是座大教堂。教堂当中有一金台,上面摆放一本圣经,两位天使侍立两侧。绕着金台有三排座位:第一排座位是以紫色的丝绸包着,第二排是蓝色丝绸,第三排是白色丝绸。屋顶下、金台之上,有华盖铺开,闪烁着宝石光芒,效果如同雨后碧空的彩虹一般。突然,一帮牧师出现,坐满了所有的座位;都照各自服事职分穿着圣袍。在教堂一边,有个橱柜,一名天使守卫着,橱柜中照着完美的次序排放着华丽的衣裳。

  【2】这是主召集的一次会议。我听到天上有声音说:“开始讨论吧。”参会者问:“关于什么?”有声音说:“关于主和圣灵。”在他们准备去思考这些话题时,他们发现自己得不到启发。于是他们祷告,有光从天射下,先照亮他们的后脑,然后是太阳穴,最后照到他们脸上。于是他们开始,首先讨论主。讨论的第一点:谁在童女玛利亚中取了人的样式?金台边上的一位天使从台上拿起圣经向大家宣读《路加福音》中以下话:(天使对玛利亚说)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他起名叫耶稣、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马利亚对天使说、我没有出嫁、怎么有这事呢、天使回答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上帝的儿子(路加福音1:31,32,34,35)。然后天使又读《马太福音》(1:20-25)中相关话语,特别强调第25节的内容。除此之外,天使还从福音书中宣读了很多话,论到主在关于他的人方面被称为“上帝的儿子”,出于他的人,他称耶和华为他的“父”。天使还从先知书中宣读了预言耶和华自己要降世的话语,其中下面两节来自《以赛亚书》:到那日、人必说、看哪、这是我们的上帝、我们素来等候他、他必拯救我们、他是耶和华、我们素来等候他、我们必因他的救恩(原文是:拯救)欢喜快乐(以赛亚书25:9);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当预备耶和华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们上帝的道、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主耶和华必像大能者临到、他必像牧人牧羊自己的羊群(以赛亚书40:3,5,10,11)。

  【3】天使接着说:“由于是耶和华自己降到世间并取了人的样式显现,还藉此来拯救和救赎人类,因此在众先知书中,耶和华被称为救主和救赎主(拯救者和救赎者)。”于是,天使向众人宣读以下经文:上帝真在你们中间、此外再没有别的上帝、救主、以色列的上帝啊、你实在是自隐的上帝(以赛亚书45:14,15);不是我耶和华吗、除了我以外、再没有上帝、我是公义的上帝、又是救主(以赛亚书45:21;22);惟有我是耶和华、除我以外没有救主(以赛亚书43:11);凡有血气必都知道我耶和华是你的救主、是你的救赎主(以赛亚书49:26;60:16);我们救赎主的名是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以赛亚书47:4);他们的救赎主大有能力,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耶利米书50:34);耶和华、我的磐石、我的救赎主啊(诗篇19:14);耶和华、你们的救赎主、以色列的圣者如此说、我是耶和华、你的上帝(以赛亚书48:17,43:14,49:7,54:8);耶和华、你是我们的父、从万古以来、你名称为我们的救赎主(以赛亚书63:16);从你出胎、造就你的救赎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耶和华是创造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谁与我同在呢(以赛亚书44:24);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上帝(以赛亚书44:6);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救赎你的是以色列的圣者、他必称为全地的上帝(以赛亚书54:5);看哪、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他必掌王权、他的名必称为、耶和华我们的义(耶利米书23:5,6,33:15,16);那日、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为独一无二、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撒迦利亚书14:9)。

  【4】有这些经文作为支持,在座的牧师们一致声明,是耶和华自己取了人的样式,为的是拯救和救赎人类。正在那时,躲藏在教堂角落的一些天主教徒发声问:“父耶和华怎么能变成人?他不是宇宙的创造者吗?“坐在第二排有一牧师转过去说:“那么是谁呢?“天主教徒从角落传出话来,说:“万世之先的子!”他得到回复:“照你所说,万世之先的子,不也是宇宙的创造者吗?什么是万世之先所生的子或上帝呢?具有独一性且不可分割性的神性本体如何分开,只是其中一部分、而不是全部降世取了人的样式?”

  【5】关于主,要讨论的第二点:父与主是否如同灵魂与身体那样合为一体?众牧师说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灵魂自父而来。然后,坐在第三排的一位牧师背诵了《亚他尼修信经》中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彼(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虽为上帝、亦为人,然非为二、乃为一基督、合为一、非由二性相混、乃由位格为一、如灵与身成为一人、上帝与人成了为一基督、。背诵这些内容的牧师声称这是包括天主教在内的整个基督教界普遍接受的信经。于是所有人说:“还需要什么呢?父上帝和主合为一,正如灵魂与身体合为一。”他们接着说:“正因如此,我们看出,主之人是神性的,因为这是耶和华之人。还领会到,我们必须直接转向神性之人的这位主,因为这是让我们能接近父上帝的唯一途径。”

  【6】天使从圣经中引用大量经文来支持他们的结论,其中包括: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恒的父、和平的君”(以赛亚书9:6);亚伯拉罕虽然不知道我们、以色列也不承认我们、你却是我们的父、耶和华啊、你是我们的父、众万古以来、你名称为我们的救赎者(以赛亚书63:16);耶稣说、信我的、乃是信那差我来的、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那位(约翰福音12:44,45);腓力对(耶稣)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耶稣对他说、人看见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吗、相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翰福音14:8-11);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到里去(约翰福音14:6)。听完这些,所有的参会者都同心同意地认为,主之人是神性的,必须通过接近他来接近父,因为耶和华——就是万世之先的主——通过这个人将自己引入世间,使他自己在世人眼前成为可见,因而可被接近。耶和华上帝在古时同样也以人形使自己在世人眼前成为可见与可接近,只不过那时是借着一位天使来完成。

  【7】接下来的主题是关于圣灵。首先揭露了许多人对父、子、圣灵各为上帝的观念,就好像父上帝高高在上,子在父的右手边,他们差遣圣灵出去启发和指教世人。不过,然后听到天上有声音说:“我们无法忍受这样的思维观念。谁不知道耶和华上帝是全在的?若知道并承认这一点,也应当承认是他自己启发并教导世人,并没有一位居间的上帝,不同于他,更别说不同于其它两个,就像两个人互不相同那样。因此,去除先前的观念吧,那是徒然的。接收正确的观点,你们将会清楚这一点。”

  【8】躲在教堂角落的天主教徒又发声说:“如果这样,那圣经中福音书作者与保罗所写的圣灵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何况还有那么多博学的神职人员,尤其我们天主教中的,他们都宣称被圣灵引导。现今有哪个基督徒会否认圣灵及其运行呢?”听到这些庆,坐在第二排的牧师有一位转过头对他们说:“圣灵是来自主耶和华的神性之进行。你们所说的圣灵自身是一位,并且自身就是上帝。不过,若不是发出的活动,那么什么是一位出自另一位并由其发出呢?一位不能出自、并从另一位发出,但活动可以。或者说,除非是神性的发出和进行,什么又是一位上帝出自、并由上帝发出?一位上帝不能出自并由另一位、经由第三位发出,不过神性可以。”

  【9】听到这些,在坐的牧师们全体一致得出结论:圣灵自身并非独立的一位,或者凭自身并非上帝,而是出自独一的、全在的上帝——也就是主——的神性之发出和进行。站在摆放圣经的金台两侧的天使听到这些话,说:“好!你们读旧约,不会读到哪里提到众先知受圣灵感动而说出圣经的话语,而是来自主耶和华;新约中提到“圣灵”,皆指神性之进行,用来启发、指教、生动、改造和更新。”

  【10】之后,关于圣灵的另一个讨论的话题:称为“圣灵”的神性之进行是从称为“父”的神性本体还是称为“子”的神性之人发出?当他们正讨论这个话题时,天上照下一道光使他们看出:被称为“圣灵”的神性之进行乃是由主里面的神性、经由他的已被荣化之人——也就是神性之人——发出,就好比一个人的所有活动乃是由他里面的灵魂、经由身体发出。站在金台旁的一位天使从圣经引用以下经文来证实这个结论:上帝(父)所差来的就说上帝的话、因为上帝赐圣灵给他是无限量的、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约翰福音3:34,35);从耶西的本(原文是墩)必发一条、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里面、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以赛亚书11:1,2);耶和华的灵赐给他并在他里面(以赛亚书42:1,59:19,21,61:1,路加福音4:18);他从父那里差圣灵来(约翰福音15:26);他(圣灵)必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说、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14,15);我若去、就差他(保惠师)来(约翰福音16:7);保惠师就是圣灵(约翰福音14:26);那时还没有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约翰福音7:39);(在主被荣耀之后,他)就向他们(众门徒)吹了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翰福音20:22)。

  【11】因为主的神性之活动和他的神性之全在以“圣灵”来象征性表示,所以当他跟门徒们说起父上帝要差来的圣灵时,还说: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去还要到你们这里来、到那日、你就知道我在我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18,28,20);在他离世之前,他说: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时代的末了*(马太福音28:20)。读完这些经文后,这位天使说:“从以上经文,还有圣经其它很多地方,可明显看出被称为‘圣灵’的神性乃是由主里面的神性本身经由他的神性之人发出。”在坐的众牧师一致反应说:“这才是神性的真理。”

  【12】最后,牧师们达成以下的共识:“通过本次会议的讨论,我们清楚地看到并认可这神圣的真理:主耶稣基督之中有圣三一——被称为‘父’的源头之神性、被称为‘子’的神性之人、被称为‘圣灵’的神性之进行。因而教会之中只有这一位上帝。”

  【13】当这些议程在本次盛大的会议得到总结后,参会者们起身。看守衣橱的天使上前来,将柜中的衣裳赐给在坐每一位牧师,这些华贵的衣裳到处有金线的编织,这天使还说:“请接受婚筵的礼服吧。”然后他们被光荣地接入全新的基督徒之天,该天将与世上主的教会——就是新耶路撒冷——相联合。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那日,必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撒迦利亚书14:7,8,9)。(全书结束)

上一页  目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