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基督教(下)》第十三章 圣餐(725-737节)

第7节 配领圣餐者在主里面,主也在他们里面;因此,正是通过圣餐他们才与主联结起来

725.上面几节已说明,拥有对主之信和对邻之仁者配领圣餐,信之真带来主的临在,仁之善,连同信产生联结。由此可知,配领圣餐者与主联结,与主联结者在祂里面,祂也在他们里面。主自己在约翰书中清楚声明,这一切发生在配领圣餐者身上: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在他里面。(约翰 6:56)

这就是与主的联结,祂在约翰书中还教导: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约翰15:4-5;启示录3:20)

与主联结不就是成为祂身体里的人吗?祂的身体是由那些信靠祂,并遵行祂心意的人组成。祂的心意就是照信之真操练仁爱。

726.若不与主联结,永生与救赎是不可能的,因为祂自己就是这二者。祂就是永生,这一点从圣言经文明显可知,如约翰书中的经文:

耶稣基督是真神,也是永生。(约翰一书5:20)

祂也是救赎,因为救赎与永生为一体,是一回事。祂的名字耶稣表救赎,因此整个基督教界称祂为救主。然而,只有内在与主联结之人才配领圣餐,这些人就是那些重生者。改造与重生一章已说明谁是重生者。再者,有很多人承认主,也对邻行善,但除非出于对邻之爱和对主之信这样做,否则他们不会重生。因为这种人对邻行善的动机只是尘世或他们自己,而不是邻人。这种行为纯粹是属世的,它们里面不含任何属灵成分。因为他们只用口和唇承认主,心却远离。真正的对邻之爱和真正的信唯独来自主,若人出于自己的选择自由在属世层面对邻行善,理性相信真理,注目于主,并且由于圣言的吩咐做这三样事,二者就会被赐给他。然后,主将仁与信植入到他里面,并使这二者成为属灵。于是,主将人联结到自己这里,人将自己联结到主那里,因为除非联结是相互的,否则这是不可能的。但这些命题在仁、信、自由选择和重生的章节已得到充分论证。

727.众所周知,在世间,邀请参加宴会和筵席是建立关系和联系的一种手段,因为东道主会设计促进和谐或友谊的活动;若邀请含有计划好的属灵目标,则更是如此。古教会和原始基督教会的宴会是仁爱的宴会,人们以此强化彼此的决心,坚持用诚实的心敬拜主。以色列人在会幕旁献祭的节日,无非象征全体一致敬拜耶和华。他们所吃的肉因为出自祭品,故被称为圣肉(耶利米书11:15; 哈该书2:12等等)。那么,将自己献为全世界的赎罪祭的主,其晚餐上逾越节的肉,以及饼和酒为何就不能算为圣?

另外,经由圣餐建立与主的关系,可通过一个先祖传下来的数个家族之间的关系来说明;血缘关系以及一系列的亲属亲戚关系皆源自该先祖。他们全都从这一支派的建立者那里获得某种东西,但这种东西并非肉与血,而是源自肉与血的某种东西,即灵魂和他们借以联结的相似倾向。这种关系一般在面貌和举止上表现明显,他们因此被称为骨肉(如在创世记29:14; 37:27;撒母耳记下5:1; 19:12-13等等)。

与主的联结也一样,主是所有信徒和受祝福之人的父。与祂的联结通过爱与信实现,这二者一起被称为骨肉。所以主说: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翰6:56)

谁不明白,成就这一切的,并非饼和酒,而是饼所表示的爱之善和酒所表示的信之真,它们是主特有的,唯独由祂发出和赐予?此外,一切联结都是通过爱产生的,若缺乏信任,爱并非爱。人若认为饼就是肉,酒就是血,不能将思维提升到这信念以上,就会抓住它不放,但以这样的方式会导致认为,其中最神圣、并产生与主联结的东西就是被归给人、被人据为己有的东西,尽管它一直是主的。

第8节 对配领圣餐者来说,圣餐就是成为神儿子的一种标志和印章

728. 对配领圣餐者来说,圣餐就是成为神儿子的一种标志和印章,原因在于,如前所述,那时主是临在的,并引导从祂生的人,即重生者进入天堂。圣餐能达到这种果效,因为那时主以其神圣人性而临在;上文已说明,在圣餐中,主全在,其整个救赎也是。论到饼,祂说:“这是我的身体”,论到酒,则说“这是我的血”。所以那时祂允许他们进入祂的圣体;教会和天堂构成祂的圣体。

当人正在重生时,主必定在场,并通过祂的神圣运作为天堂预备人。但人要真正进入天堂,必须将自己实实在在献给主;因为主实实在在地将自己献给了人,所以人也必须实实在在地接受祂,然而,不是因为祂悬挂在十字架上,而是因为祂在自己荣耀的人性里,祂就存在于这人性中,圣善是祂的圣体,圣真是祂的宝血。这些东西被赐给了人,是人重生的方法,以便他在主里面,主也在他里面。因为如上所示,圣餐里的吃是属灵的吃。对此的正确认识证明,圣餐就是配领圣餐者成为神儿子的一种标志和印章。

729.但那些死于婴儿或童年,没有达到配领圣餐年龄的人,被主通过洗礼引入天堂;因为如洗礼一章所述,在灵界,洗礼意味着引入基督教会,同时加入基督徒中。灵界的教会与天堂为一体。因此,引入教会就是引入天堂。死于童年的人在主的看顾下被抚养长大,并渐渐重生,成为祂的儿子,因为他们不认识别的父。但生于基督教会外的婴孩和儿童,信主之后就被引入天堂,通过其它方法而不是洗礼被分配宗教;并且他们不被允许和基督教天堂的人混在一起。因为若承认神且生活良善,全世界没有哪个民族不能得救;主已救赎所有人,人天生是属灵的,他由此拥有接受救恩的能力。那些接受主,即信祂,没有过邪恶生活之人,被称为:

神的儿子,从神生的。(约翰1:12-13; 11:52)

天国之子。(马太13:38)

又承受者。(马太19:29; 25:34)

主的门徒也被称为儿子。(约翰13:33)

所有天人也这样称呼。(约伯1:6; 2:1)

730.圣餐的情况类似于立约,协议条款谈妥后就签署这约,最后封印。主亲自教导我们,祂的血就是立约;因为当祂拿起杯,递出去时,就说:

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新约的血。(马太26:27, 28;马可14:24; 路加22:20)

新约就是新的盟约,故,主降世前由先知所写的圣言被称为旧约,而祂降世后由福音传道者和使徒所写的则被称为新约。“血”以及圣餐中的酒,都表示圣言的圣真,这一点可见于前文(n.706, 708)。圣言也是主与人,以及人与主所立的约本身,因为主以圣言,即圣真降下来。由于这是祂的血,所以在象征基督教会的以色列教会,那血被称为“立约的血”(出埃及记24:7-8;撒迦利亚书9:11);主被称为“众民所立的约”(以赛亚42:6; 49:8; 耶利米书31:31-34; 诗篇111:9)。

此外,为了能有某种保证,并且它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必须要有一个签署标志,这符合尘世的秩序。没有签署标志的任命或意志会是什么样?若没有使判决生效的签署标志,人怎么判决?没有委任状的王国高官是什么样?没有书面的确认文件,人如何晋升职务?没有与业主签订买卖或销售协议,人怎能得到房子的所有权?除非有赢得奖金的某个目的或目标,或主管官员不知何故确定了赌注,否则人怎会到达目的地或追逐目标,从而赢得奖金?最后加上这几个例子作为说明,是为了使头脑简单的人也能明白,圣餐就是一种保证、印章、象征和证据,以表明,甚至在天人眼里,配领圣餐者就是神的儿子,它还象一把钥匙,开启他们在天堂永远居住的家门。

731. 我曾见一位天人在东方天堂下飞翔,手里拿着号筒,向着北、西、南方吹响。他身披斗篷,斗篷随着他飞翔在后面飘动。他束的腰带因镶有红宝石和蓝宝石而光芒四射。他飞下来,轻轻落地,就在我附近。一着陆他就四处走来走去,然后看见我,就向我走来。我在灵里,以这种状态站在南部地区的一个山冈上。他走近后,我向他打招呼说:“发生什么事?我听到你的号声,看见你从空中落下来。”天人回答说:“我被派来召集最著名的学者,他们来自基督教国家、现居于这个世界,都有最敏锐的头脑,因智慧而颇负盛名,聚会的地方就是你现在所站的这个山冈,他们将就天堂喜乐和永恒幸福的主题发表自己的看法,阐明他们在世时的所思、所悟,以及相关智慧。

我被派来执行这项任务,因为一些尘世来的新人被准许进入我们东方天堂的社群,他们报告说,整个基督教界没有一个人知道什么是天堂喜乐和永恒幸福,因此也不知道天堂什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兄弟和同胞都十分震惊,吩咐我下去,发出公告,召集精灵界最有智慧的人(精灵界是所有人类离世后首先聚集的地方),以便我们通过多方面的声音确切了解,对于来生,基督徒是不是真的处于浓密的黑暗和深深的无知。”然后这个天人又说:“稍等片刻,你将看到成群结队的智慧人来到这里,主必为他们预备聚会的大厅。”

我等候观望,半小时后,见有两队人从北方来,两队从西方来,两队从南方来。他们一到,拿号筒的天人就把他们领进预备好的大厅,他们占据的位置是依所来的地区指定好的。共有六组或六队人,还有来自东方的第七组,但由于它的光线级别较高,故不为其他人所见。集合完毕,天人解释了召集他们的原因,并要求各组轮流阐述他们关于天堂喜乐和永恒幸福的智慧。然后每组围成一圈,脸朝圈内,彼此面对面,以便他们能忆起在世时对它持有的观点,然后进行讨论,讨论过后报告它们。

732.讨论后,来自北方的第一组说:“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和天堂生活一回事;所以凡进入天堂的人,都享受构成天堂生活的节庆,就象人参加婚礼,享受那里的喜庆一样。在我们眼里,天堂就在我们上方,因而在某个地方,不是吗?那里,并且只有那里才有极乐之上的极乐,狂喜之上的狂喜。人一踏进天堂就沉浸于这些东西,甚至到达其心理感知和身体感觉的最大限度,因为那地方的喜乐太强烈了。所以,天堂的快乐,也就是永恒的快乐,只不过是被准许进入天堂,这种准许全凭神的恩典。”

说完这番话,北方的第二组凭其智慧作了如下预言:“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无非是与天人最快乐地聚会,最甜蜜地交谈,脸面由此笑逐颜开,全体会众因他们柔和诙谐的话语笑口常开。天堂喜乐不就是这种主旋律的永恒变奏吗?”

第三组第一支队伍由西部的智者组成,他们出于其情感之思,发表了以下看法:“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不就是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一同坐席吗?席上有山珍海味,美酒佳酿,筵席过后,少男少女们随着音乐或游戏,或翩翩起舞,其中还穿插最甜美的歌声。然后到了晚上会有文艺演出,此后又是一个节庆,天天如此直到永远。”

接着是第四组,即来自西部的第二支队伍,发表意见说:“关于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我们有不少想法,我们研究了各种各样的喜乐,并进行了对比,得出的结论是,天堂喜乐就是乐园的喜乐。天堂不就是乐园吗?它从东延到西,从南延到北,里面有各种果树和怡人的鲜花,园子当中是壮丽的生命树,受到祝福者围坐在那里,吃着美味水果,装饰最芳香的花环。在永恒春风的微熏下,这些花以无限的变化日日生长再生长。它们的永恒生长和绽放,加上恒定的春天气候,必刷新这些人的头脑,使他们每天吸入和呼出新的喜乐,他们由此回到花季少年,从而恢复到太古状态,即亚当及其妻子被造时所处的状态。因此,他们又被准许进入他们的乐园,从地上被转到天堂。”

第五组,即由南部的聪明人组成的第一支队伍,作了如下陈述:“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无非是至高的统治和无尽的财富,以及超越国王的富丽堂皇和无与伦比的辉煌。我们理解这些必是天堂的喜乐及其持久的享受,即永恒的幸福;只要想想世上达到这种状态的人就知道了。此外,从以下事实也能推断出来,即受祝福者将在天堂与主共同统治,成为国王与王子,因为他们是主的儿子,而主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他们要坐在宝座上,并有天人伺候。关于天堂的壮丽辉煌,我们从被用来描述天堂荣耀的新耶路撒冷明显可知,它有两扇大门,每一扇都是一颗珍珠,街道是纯金的,墙的地基是宝石的。因此,被接入天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金碧辉煌、珠光宝气的宫殿,统治权会轮流从这一个人转到另一个人。由于我们知道喜乐与幸福是这类事物所固有的,并且神的应许从不落空,所以我们能推论出,天堂生活最幸福的状态唯源于此。”

之后第六组,即南部的第二支队伍提高嗓门说:“天堂喜乐及其永恒幸福无非是永远赞美神,一个持续到永远的节庆,一个伴随歌声和胜利欢呼声的受到祝福的敬拜行为。因此,我们的心将不断被提升到神那里,坚信神会接受我们的祷告和赞美,并由于祂的慷慨赐下这样的祝福。”一些同伴补充说,对神的这种赞美会伴有华丽的彩灯,最好的馨香,盛大的仪式,祭司长拿着大号在前面领路,后面跟着主教和大大小小的牧师,最后是手拿棕榈叶的男人和手拿金像的女人。

733.第七组,也就是其光线级别高,以致其他人看不见的那支队伍,来自东方天堂。他们和拿号筒的天人同属一个社群。当他们在天堂听说,基督教界没有一个人知道何为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时,彼此说:“这不可能是真的。基督徒中不会有这么浓重的黑暗和精神的麻木,我们何不下去,亲耳听听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肯定是咄咄怪事。”

然后,他们对拿号筒的天人说:“你知道,每个人都想进天堂,对天堂的喜悦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死后都被允许体验自己想象的快乐;通过体验认识这些快乐的本质,并意识到它们是自己头脑中的空洞观念和胡思乱想,如此他们就被引导出来,并接受教导。精灵界的绝大数人,若在世时深思天堂,并对它的喜悦形成某种定见,以至于渴望体验它们,就会遇到这种情况。”听到这话,拿号筒的天人对从基督教界的聪明人中召集来的六组人说:“随我来,我会让你们体验你们所想象的快乐,从而进入天堂。”

734.说完,该天人带路,确信天堂喜乐仅是与天人最快乐地聚会,最甜蜜地交谈的这一组先跟随其后。他们在天人带领下,加入了北部地区的聚会,这里的人在世时对天堂的想法正是这样。有一座宽敞的大厅,这群人就在此聚集;厅内有五十多个房间,不同的房间谈论不同的话题。有的房间内谈论集市与街道的所见所闻;有的谈论有关女性的暧昧话题,偶尔穿插一些笑话,引得在场的人捧腹大笑。其它房间,有的正讨论从各种秘密渠道走漏的消息,涉及王室宫庭、政府部门、政治局势,再就是对当前形势的推断和猜测;有的谈论生意;有的谈论文学;有的谈论公共事务和道德行为;有的则讨论教会事务和宗教门派,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我蒙允许观察房子里面的情形,见有人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寻找回应他们情感及其喜乐观点的聚会。在聚会中,我发现了三类人:一类人迫不急切地想要说话,一类人急于提问题,一类人则热衷于倾听。

这所房子有四道门,一道对着一个地区;我注意到,很多人从聚会的地方散开,勿忙离去。我跟随其中一些人到了东门,发现他们正拉长脸坐在门边。于是,我走到他们面前,问他们为何如此忧愁地坐在这里,他们回答说:“大厅的门都关上了,防止想要出去的人离开。我们在这里已经呆了三天了,时间全花在我们原先想要的聚会和谈话上,我们厌倦了持续不断地谈论,一点儿也不想听它的噪音。我们感到很无聊,就来到这扇门前敲门,但被告知,这里的大门只许进,不许出,我们要留在这里享受天堂的快乐;我们由此得知自己要永远呆在这里,所以心里悲愁,现在胸口压抑,我们开始焦虑。”

然后,天人对他们说:“就你们的喜乐而言,这种状态就是死亡,你们原以为它们就是唯一的天堂喜乐,然而,事实上,它们只不过是天堂喜乐的附属物。”他们问天人:“那么,什么是天堂的喜乐?”天人简要回答说:“做有益于自己或他人的事就是天堂的快乐。用的快乐从爱得其本质,从智慧得其彰显。用的快乐通过智慧产生于爱,它是一切天堂喜乐的灵魂和生命。天堂有最快乐的聚会,它们兴奋天人的心智,愉悦他们的灵,使他们开心,焕发其身体活力。但他们享受这些,是在他们履行完自己的公职和工作之后。赋予灵魂与生命一切乐趣和娱乐的根本在于发挥作用。但若灵魂或生命被取走,附属的喜乐就不再是快乐,先是变得模糊,然后可以说毫无价值,最终令人厌恶和痛苦。”说完这番话,门被打开了,坐在门前的那些人一跃而起,逃回家中,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重新焕发生机。

735.此后,天人转向持有以下观点的人,即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就是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然后是节日游戏和娱乐,随之又是盛宴,如此持续到永远,对他们说:“跟我来,我会带你们进入你们的喜乐所给予的欢乐享受中。”于是,他领他们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块铺着木板的空地上,那里已摆好桌子,两边各有十五张。他们问为何有这么多桌子,天人回答说:“第一张桌子是亚伯拉罕的,第二张是以撒的,第三张是雅各的,然后依次排列的桌子是十二使徒的;对面的十五张是他们妻子的,头三张是给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以撒的妻子利百加,以及雅各的妻子利亚与拉结的,剩下的十二张是给十二使徒妻子的。”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所有桌子上摆满了菜肴,空档处还点缀了糖果小金字塔。客人们站在桌子周围,等候翘望主持的人。稍后,他们来了,按着从亚伯拉罕到最后一位使徒的顺序鱼贯而入,各自马上来到自己的桌前,坐在沙发的一头,然后邀请周围站着的人:“你们也请入坐吧。”于是,男人便与族长同坐,女人则与他们的妻子同坐,他们开怀畅饮,尽情吃喝。餐毕,族长们出去,然后游戏开始了,少男少女们则翩翩起舞,再后是文艺演出。这些活动结束后,他们又被邀赴宴,但规则是,第一天他们要与亚伯拉罕同吃喝,第二天与以撒,第三天与雅各,第四天与彼得,第五天与雅各,第六天与约翰,第七天与保罗,依次类推,直到第十五天,此后再按同样顺序重新赴宴,仅仅改变地方,如此反复,直到永远。

然后,天人将这组人召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看到的所有坐席者,在思想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时,和你们幻想得一样。为了让他们亲自认清自己的想法何等虚荣,并从中退离,蒙主允许安排了这些宴会和表演。你们看到的坐首席者,只不过是假扮的古人;他们大多数人是蓄着胡须的乡野村夫,因有点小财就得意忘形,幻想他们是古时的族长。请随我离开这个练习场。”

于是,他们就跟着他,看到这里有五十人,那里有五十人,他们吃得撑肠拄腹,直到恶心,现在渴望回到自己家园的熟悉环境,有的渴望回去履行职责,有的渴望回去做交易,有的渴望继续工作。但很多人被小树林的负责人拦住,被问及他们要欢宴几天,是否还和彼得、保罗同坐席,并告知,还没有进行完就离开是他们的耻辱,因为这样做很不体面。但他们大多数人回答说:“我们受够了自己的喜乐,食物于我们如同嚼腊,我们的味觉枯干了,以至于一看到这些食物我们就反胃,再也咽不下去了。我们已度过数个奢华的日日夜夜,现在恳求放我们出去。”一得到许可,他们就上气不接下气地飞奔回家。

这事过后,天人将这组人召集起来,在路上教导他们有关天堂的事,内容如下:“天堂和尘世一样,也有吃有喝,宴请和聚会。筵席上摆着最上等的珍馐美味,从而使他们的灵惬意畅快。也有游戏和文艺演出,还有音乐会和歌唱会,所有这些都是最完美的。此外,这类事对天人来说是喜乐,但不是幸福。幸福必在喜乐中,因而出自它们。正是喜乐中的幸福使得喜乐成为喜乐,充实并维持它们,以免它们变得一文不值,索然无味。人皆通过自己工作中的用得到这种幸福。

每位天人的意之情中都隐藏着一种倾向,它吸引天人的心智去做事。心智以此令自己平静和满足。这种满足和平静的感觉会使心智乐于从主接受用之爱。天堂的幸福是接受此爱的结果,这就是给予生命喜乐(如前所述)的东西。天堂食物本质上无非是爱、智慧,以及它们相结合的用,即用通过智慧出于爱。由于这个原因,天堂的每个人为身体所得到的食物,取决于他发挥的作用;发挥的作用最大,食物最精致;发挥的作用中等,食物中等,但也很美味;发挥的作用低等,食物就低等;懒人则没有食物。”

736.然后,天人又召集所谓智者的这一组,他们认为天堂喜乐和由此而来的永恒幸福在于至高的统治和无尽的财富,在于超越国王的富丽堂皇和无与伦比的辉煌。因为圣言里说,他们必是国王与王子,必与基督同掌权,直到永远,必被天人伺候,还有很多。天人对这些人说:“请跟我来,我会带你们进入你们想象的喜乐。”于是,他领他们进入一个拱廊,拱廊由圆柱和金字塔建成,前面有一个低矮的门廊,形成拱廊的入口。天人领他们穿过门廊,发现有二十个人正等候在那里。然后,扮演天人的演员忽然出现,对他们说:“去天堂的路要通过这个拱廊;且等一下,做好准备,因为你们当中的年长者要成为国王,年轻的要成为王子。”

说完这话,就见每个圆柱前出现一个宝座,上面放了一件丝袍,丝袍上面有一个权杖和一个皇冠,每个金字塔旁都有一个离地三肘的座椅,每个座椅上都有一条金链子和两头镶满钻石环的骑士勋带。然后正式宣布:“现在穿上长袍,入座等待。”年长者立刻奔向宝座,年轻人则跑向座椅,穿上长袍坐下来。之后,从下面升腾起一股迷雾,由于呼吸了这迷雾,坐在宝座与座椅上的那些人的脸开始肿胀,胸膛也鼓起来,他们自信满满,以为自己现在是国王与王子。那迷雾是煽动他们的幻光。突然间,一些年轻人似乎从天上飞来,并侍立在两旁,每个宝座后面两个,每个座椅后面一个,以服侍他们。然后,使者反复宣称:“你们这些国王与王子要在这里多等会儿,你们的宫庭现正在天堂准备着,侍臣和随从很快就来带你们到那。”他们等啊等,直等到他们的灵气喘吁吁,疲倦困乏。

三个小时后,他们头上的天开了,天人俯视并怜悯他们说:“你们为何傻傻坐在那里,象演戏一样?他们愚弄你们,把你们从人变成了木偶,因为你们心里笃定,你们必象国王与王子一样与基督同掌权,然后天人伺候你们。难道你们忘了主的话:谁要在天上为大,就必作仆人吗?所以,你们必须学习国王、王子,以及与基督同掌权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要有智慧,发挥作用,因为基督的国,也就是天堂,是用的王国。因为主爱所有人,所以愿意向所有人行善,而善就是用。既然主行一切善或发挥作用间接通过天人,在尘世则通过人,那么祂必赐予忠实发挥作用的人用之爱及其回报,这回报就是内在的祝福,这才是永恒的幸福。

和地上一样,天堂也有至高的神权和无尽的财富。因为那里有政府和政府形式,因此也有大大小小的权威和等级。职位最高者拥有宫殿和王宫,其壮丽辉煌远超地上皇帝与国王的,还有大量侍臣、大臣和随从,他们所穿的华丽制服为他们制造了光辉荣耀的氛围。但这些最高统治者是从那些心系公众福祉的人当中选出来的,他们的身体感官被辉煌壮丽所吸引,仅仅是为了激发顺从。由于公众福祉要求每个人都应在社群中发挥某种作用,社群就是一个共同体,并且由于一切用皆出自主,通过天人和人类貌似出于自己来执行,所以显而易见,这就是与主同掌权。”当听到天上传来的这番话时,扮演国王与王子的那些人从宝座和座椅上下来,扔掉他们的权杖、皇冠和长袍。那带来幻光的迷雾从他们身上退去,然后他们被一片含有智慧之光的亮云遮盖,这亮云使他们头脑清醒。

737.这事过后,天人又回到基督教界智者聚会的大厅,召集那些确信天堂喜乐与永恒幸福就是乐园快乐的那些人,对他们说:“跟我来,我将带你们进入乐园,你们心目中的天堂,以使你们能开始享受你们永恒幸福的祝福。”他领他们穿过由名贵树种的枝条和嫩枝编织的高高走廊,进去后又领他们沿着迂回的小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实际上,这就是天堂最外围入口处的乐园,在世时以为整个天堂就是一个巨大的乐园,即所谓伊甸园的人就被带到这里。那些头脑中有固定观念的人也来到这里,这些人认为,人死后会摆脱劳作,彻底安息,这种安息无非是深深吸入灵魂的快乐,漫步在玫瑰丛中,享受最美味的葡萄汁,举行宴会,而这种生活唯有在天堂乐园才能找到。

在天人指引下,他们看见一大群人,有老人,也有年轻人,男孩,以及妇女和女孩。女人们正三五成群地坐在玫瑰花丛中编织花环,并将其戴在老年人的头上,套在年轻人的胳膊上,挂在男孩子的胸前。有的妇女从树上采摘水果,然后放到篮子里带给同伴;有的将葡萄、樱桃和桑葚压成汁,倒入杯中,尽情饮用;有的则呼吸着鲜花、水果、香叶散发的芳香;有的唱着令听众陶醉的动听歌曲;有的坐在喷泉边,将喷出来的泉水转变成各种形状;有的散步、聊天、说笑;有的进入花园避暑的小房子里,斜躺在沙发上,以及很多其它娱乐形式。

看到这些情景后,天人领着他的同伴沿着蜿蜒的小路左拐右拐,最后走到一组人跟前,他们正坐在一个最漂亮的玫瑰花园里,周围有橄榄树、橘子树和柠檬树。这些人坐在那里晃来晃去,双手抱着脑袋悲伤哭泣。天人的同伴向他们打招呼,问他们为何这样坐着。他们回答说:“自从我们来到这园子,已经七天了。刚进来的时候,我们的心似乎被提升至天堂,沉浸于其喜悦的至内极乐里。但三天后,那种极乐开始减弱,从我们心里消退,变得难以察觉,最后完全消失。当我们想象的喜乐就这样消逝后,我们害怕失去生活的全部乐趣,开始质疑是否存在永恒幸福这种事。此后,我们在各条小路和花圃之间徘徊,寻找进来的大门。我们到处兜圈子,碰见人就打听。有人说,不可能找到大门,因为这个天堂乐园就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它的特点是,想要出去的人只会迷失得更深,还补充说:‘所以你们别无选择,不得不永远呆在这里;你们现正位于乐园的中央,它的所有快乐都集中在这里!’”他们继续对天人的同伴说:“我们在这里坐了一天半了,因为对找着出路已绝望,所以就在花园旁边坐下来。我们能看见周围大量的橄榄、葡萄、橘子和香橼,但我们越看,眼睛就越厌烦看,鼻子越厌烦闻,舌头越厌烦尝。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看见我们现在难过、悲伤、哭泣。”

听完这番话,陪同这组人的天人对他们说:“这个乐园迷宫的确是天堂的入口。我认识路,会领你们出去。”一听这话,那些坐着的人一跃而起,拥抱天人,他们跟随他以及他的小组同行。在路上,天人教导他们什么是天堂喜乐和永恒幸福。他告诉他们,乐园里并不存在外在的快乐,除非这快乐伴随着内在快乐。“外在的乐园快乐,”他说,“仅仅是身体感官的快乐,而内在的乐园快乐是灵魂情感的快乐。除非外在快乐里有这些快乐,否则它们里面没有天堂的生命,因为其中没有灵魂。每种快乐,若没有它所对应的灵魂,都会逐渐消退,变得迟钝,并使精神疲乏,比劳作更甚。天堂处处有乐园,天人在其中找到巨大的喜悦,灵魂感受的快乐越多,他们感受的喜乐就越多。”

听到这里,他们都问:“什么是灵魂的快乐,它的源头在哪里?”天人回答说:“灵魂的快乐来自主的爱与智慧,因为爱是果效之因,它通过智慧产生果效,所以爱与智慧居于果效,果效就是用。主将快乐注入灵魂,这快乐通过心智的较高和较低区域降至所有身体感官,并在这里完满。喜乐由此变成喜乐,它通过‘永恒’( the Eternal)成为永恒,喜乐就源于祂( the Eternal)。你们已经看过乐园了,我向你们保证,那里的所有东西,哪怕一小片叶子,无不出自用里面爱与智慧的婚姻。所以,人若享有这婚姻,就在天堂乐园里,因而在天堂里。”

上一页 下册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