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基督教(下)》第十三章 圣餐(698-707节)

第十三章 圣餐

第1节 若没有属世物与属灵物对应的知识,就不可能认识到圣餐的作用与好处

698.洗礼一章已部分解释了这一点,该章阐明了,若不了解圣言灵义,不可能知道两项圣礼,即洗礼与圣餐会涉及和影响什么(见n.667-669)。现在我说“没有属世物与属灵物对应的知识”,其实是一个意思,因为在天堂,圣言的属世义会通过对应被改变为灵义;因此,这两层意义是相互对应的;所以,凡了解对应的人,都能理解灵义。但何为对应及其性质,可见于圣经一章全文,以及对十诫(从第一诫到最后一诫)的解读,详见于《破解启示录》。

699.真正的基督徒会不承认这两项圣礼是神圣的,事实上是基督教界最神圣的敬拜仪式吗?但有谁知道它们的神圣居于何处,或来自哪里?对于圣餐的设立,从属世义所知道的全部内容,就是吃基督的肉,喝祂的血,饼和酒则代表这些事物。这只会让人想到,它之所以神圣,唯一的原因在于它们是主所吩咐的。故,教会中最聪明的神学家教导说,当圣言加到或靠近这元素时,它就变成了一项圣礼。但是,对神圣缘由的这种解释无法令人信服,因为这元素或象征里面并不存在神圣的任何证据,只存有记忆。因此,有些人领受圣餐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罪能藉着它被赦免,有些因为相信它能使人成圣,有些则因为认为它能增强信,从而加快救赎。然而,那些轻看它的人,领受圣餐仅仅因为他们打小养成了习惯;有些人则放弃这种操练,因为他们看不到领受它的理由。但不敬虔的人背离它,自言自语说:“它不就是被牧师贴上神圣标签的仪式吗?除了饼和酒外,它还有什么?它不就是打着一个幌子,说悬挂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圣体与祂流出的宝血,连同饼和酒一起被分发到圣餐中吗?”等等。

700.关于这最神圣的圣礼,如今整个基督教界都持这种观点,只因他们赞同圣言字义;而圣餐的作用与好处唯独存在于灵义,只见于真理,这灵义一直被隐藏,现在才被揭示出来。这层含义现首次被揭示,其原因在于,此前的基督教徒有其名,仅在个别人身上留有它的影子。因为人们至今没有直接靠近和敬拜作为独一神(里面有神圣三位一体)的救主自己,而仅是间接靠近祂。这并不是靠近和敬拜,只是敬畏祂,因为祂是人得救的原因,但不是根本原因,而是在根本原因之下之外的间接原因。但由于真正的基督教现刚刚起步,启示录中新耶路撒冷所指的新教会正被主建立,其中圣父、圣子与圣灵被视为一体,因它们在一个身位里面,所以主乐意揭示圣言灵义,以便该教会能收获洗礼与圣餐这两项圣礼的真正好处。当人们以灵眼,即觉知看到隐藏在它们里面的神圣,并藉主在圣言中教我们的方法理解这种神圣时,这事就会实现。

701.若不披露圣言灵义,或换句话说,若不揭示属世物与属灵物的对应,本章主题,即圣礼的神圣就好比埋在地里的宝藏,不会被人发自内心承认。这地的估价也不可能高于普通的地;但当发现它里面有宝藏时,这地就身价倍增,买家也从中获得财富。若知道它里面的财宝价值胜过所有黄金,更是如此。

若没有灵义,这圣礼就象紧闭的房屋,里面堆满金银珠宝,但在路人看来,跟街上的其它房子没什么两样。然而,因为神职人员用大理石砌墙,用黄金盖屋顶,所以它抓住路人眼球,他们驻足观看,赞美它,估价它。当房子被打开,人人都可以进入时,情况就大不相同了;那里的守护者根据各自等级,从这财富中拿出一部分给一些人作借款,给另一些人作赠礼。之所以说赠礼,是因为那里的财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圣言及其属灵内涵和圣礼及其属天内涵也是一样。

这里所讨论的圣礼,若它潜藏的神圣不揭示出来,则看似河砂,其中含有大量几不可见的金颗粒。但当其神圣被揭示出来时,它就象被收集并熔化成锭的黄金,然后被锻造成各种优美形状。若其神圣没有被揭示和看到,这圣礼就象山毛榉或杨木制成的盒子或匣子,里面装满钻石、红宝石和很多其它宝石,并被分门别类,整齐排列。若人知道盒子或匣子里藏着这种东西,谁不重视它呢?若他看到它们,发现它们还免费发放,不更加如此吗?若不揭示圣礼与天堂的对应,即看不到它对应的天堂之物,这圣礼就象穿着普通衣服出现在尘世的天人。当人们知道他是天人,从他口里听到天使般的话语,看到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奇迹时,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口头上宣称的神圣和所看到的神圣是不同的,它们之间的区别可通过我在灵界耳闻目睹的实例来说明。保罗在世旅行时所写的一封信被读出来,但它并未公开,所以没人知道这是保罗写的。听众起初并不看重它;但当有人披露它是保罗书信之一时,他们就欢喜接受,尊崇其中的一切细节。这清楚表明,仅仅宣称圣言和圣礼神圣,只要是高级神职人员所做的,的确会贴上神圣的标签;但当它的神圣被揭示出来,并呈现在人的眼前时,情形就迥然不同;这一切通过揭示圣言灵义完成。这会使外在的神圣转化成内在的神圣,神圣的归属就变成了对它的承认。主的圣餐礼的神圣也是一样。

第2节 对应的知识能使我们理解主的肉与血的含义,同样理解饼与酒的含义,即主的肉与饼表祂的爱之圣善,以及一切仁之良善;主的血与酒表祂的智之圣真,以及一切信之真理;吃表成为人自己的

702.由于如今圣言灵义已被揭示出来,包括和它的对应关系(因为对应关系是它采取的方法),所以我只从圣言抽取几段经文,就能清楚明白肉与血,以及圣餐中饼与酒的含义。但在此之前,需先阐述主设立该圣礼的过程,以及祂针对肉与血、饼与酒的教导。

703.主设立圣餐的过程:

耶稣与祂的门徒同度逾越节,到了晚上,与他们坐席。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掰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子,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这是我立新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马太26:26-28; 马可14:22-24; 路加22:19-20)

关于祂的肉和血,以及饼和酒,主的教导如下:

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从天上来的粮,不是摩西赐给你们的,乃是我父将天上来的真粮赐给你们;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信的人有永生。我就是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还是死了。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翰6:27-56)

704.凡从天堂接受启示者,都能从内心领悟到,上述经文中提到的肉和血不是指真的肉和血,这二者在属世义上皆表示他们要纪念的十字架受难。故,当耶稣设立晚餐作为最后一个犹太人逾越节、第一个基督教复活节时,祂说:

这为的是纪念我。(路加22:19;哥林多前书11:24, 25)

同样,饼和酒不是指真的饼和酒,但在属世义上,它们与肉和血有着同样的含义,也就是说,祂的十字架受难,因为经上记着:

耶稣掰开饼,递给门徒,说:“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子,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血。”(马太26:26-28;马可14:22-24;路加22:19-20)

因此,十字架受难也就是所谓的杯(马太26:39,42,44;马可14:36; 约翰18:11)。

705.这四样,肉、血、饼、酒,表示对应于它们的属灵属天之物,这一点从提及它们的圣言经文可以看出来。“肉”在圣言中有属灵属天的含义,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可知:

你们聚集来赴大神的筵席!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启示录19:17, 18)

以西结书:

要从四方聚到我为你们献祭之地,就是在以色列山上献大祭之地,好叫你们吃肉喝血。你们必吃勇士的肉,喝地上首领的血。你们吃我为你们所献的祭,必吃饱了脂油,喝醉了血。你们必在我席上饱吃马匹和坐车的人,并勇士和一切的战士。我必显我的荣耀在列邦中。(39:17-21)

谁不明白,在这些经文中,肉和血不是指真的肉和血,而是对应于它们的属灵属天之物?否则,这些陈述,即“他们必吃列王、众首领、勇士、马匹和坐车的人的肉,他们必吃饱了马匹、战车、勇士并一切战士的脂油,喝醉了地上首领的血”,不就成了毫无意义和离奇的说辞吗?显而易见,这些事说得是主的圣餐,因为提到了大神的筵席,以及大祭。既然一切属灵属天之物只关系到善与真,那么可知,肉表仁之善,血表信之真,在至高义上,表爱之圣善和智之圣真的主。在以下经文中,血还表属灵的良善:

我要赐给他们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你们中间,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以西结书11:19; 26:26)

在圣言中,“心”表爱,所以“肉心”表对良善的热爱。此外,“肉和血”表善与真,二者都是属灵的,下节“饼和酒”的含义更充分地证实了这一点,因为主说,祂的肉是饼,祂的血是从那杯所喝的酒。

706.主的“血”表祂的圣真和圣言真理,原因在于,祂的“肉”在灵义上表爱之圣善,这二者在祂里面被结合起来。众所周知,主是圣言,圣言中的一切事物皆指向这二者,即圣善与圣真。故,如果我们用“圣言”代替“主”,那么很明显,这二者以祂的肉与血来表示。“血”表主的圣真,或圣言真理,这一点从众多经文明显可知,如,血被称为“立约的血”,因为“约”表结合,主藉其圣真成就该结合,如在撒迦利亚书:

我因与你立约的血,将你从无水的坑中释放出来。(9:11)

摩西五经:

当摩西将律法书说与百姓听时,他将血的一半洒在百姓身上,说,你看,这是立约的血,是耶和华按这一切话与你们立约的凭据。(出埃及记24:3-8)

耶稣拿起杯来,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立新约的血。(马太 26:27, 28; 马可14:24;路加22:20)

立新约或立约的血没有别的意思,只表圣言(即被称为誓约或圣约的旧约与新约),因而表圣言的圣真。由于这就是“血”的含义,所以主将酒赐给祂的门徒,说:“这是我的血”,“酒”表圣真,因此酒被称为:葡萄汁(创世记49:11 申命记32:14)。

这一点从主的话更明显可知: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翰 6:53-58).

显而易见,这里的“血”表圣言的圣真,因为经上说,凡喝它的人在自己有生命,常在主里面,主也常在他里面。在教会众所周知,这是圣真和照之生活的果效,圣餐强化这个果效。

由于“血”表主的圣真,亦即圣言的圣真,由于这就是所谓新旧约,所以在以色列人中,血是教会最神圣的代表,在该教会,一切细节都是某种属世物与属灵物的对应。例如,他们取了点血,涂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门框上和门楣上,以免灾殃临到他们身上(出埃及记12:7, 13, 22)。

燔祭的血要洒在坛的四围,弹到亚伦与他儿子,及其衣服上。(出埃及记29:12, 16, 20, 21; 利未记 1:6, 11, 16; 3:2, 8, 19; 4:26, 30, 34; 8:16, 24; 17:8; 民数记18:17; 申命记12:27)

以及约柜的幔子、施恩座与香坛的四角上。(利未记4:8, 7, 17, 18; 16:12-15)

启示录中,羔羊的血有同样的含义:

这些人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7:14)

还有这段经文:

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他们用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胜过他。(12:7, 11)

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若不藉圣言中主的圣真战胜那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天上的天人不会想到什么血,也不会想到主的受难,而只想到圣真和主的复活。故,当人思想主的血时,天人觉察到的是其圣言的圣真;当人思想主的受难时,他们觉察到的是祂的荣耀,然后只觉察到祂的复活。我蒙允许通过大量经历获知这一点。

“血”表圣真,这一点从以下诗篇经文也清楚可知:

神要拯救穷苦人的性命,他们的血在祂眼中看为宝贵;他们要存活,祂要赐给他们示巴的金子。(诗篇72:13-16)

“在神眼中宝贵的血”表在他们里面的圣真,“示巴的金子”表由此而来的智慧。

以西结书:

你们聚集到以色列山上献大祭之地,好叫你们吃肉喝血。你们必喝地上首领的血,你们甚至必喝醉了血,我必显我的荣耀在列邦中。(39:17-21)

这段经文阐述了主即将在列邦中建立的教会。这里的“血”并非表示真的血,而是指他们所拥有的圣言真理,如刚才所述。

707.“血”与“肉”有同样的意思,这一点从主的话清楚可知:

耶稣拿起饼来掰开,递给门徒说,这是我的身体。(马太26:20;马可14:22; 路加22:19)

又:

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约翰 6:51)

祂还说:

祂是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约翰6:48, 61, 68)

在以下经文中被称为粮的祭物也是指这粮:

祭司要在坛上焚烧,是献给耶和华为食物的火祭。(利未记3:11, 16)

亚伦的子孙要归神为圣,不可亵渎神的名,因为耶和华的火祭,就是神的食物,是他们献的;你要使他成圣,因为他奉献神的食物。亚伦的后裔,凡有残疾的,都不可近前来献他神的食物。(利未记 21:6, 8, 17, 21)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说:献给我的供物,就是献给我作馨香火祭的食物,你们要按日期献给我。(民数记28:2)

摸了不洁净的物,若不用水洗身,就不可吃圣物;然后可以吃圣物,因为这是他的食物。(利未记22:6, 7)

吃圣物就是吃献祭的肉,在此以及玛拉基书(1:7)中被称为“食物”。

献为供物的“素祭”,即细面,因而是粮,有同样的含义(利未记2:1-11; 6:14-21; 7:9-13, 以及别处);还有被称为“陈设饼”的会幕桌子上的食物(对此,见出埃及记 25:30; 40:23;利未记 24:59)。“饼”在圣言中表天人的食物,而不是属世的食物,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可知: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命记8:3)

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阿摩司书8:11)

此外,“食物”表一切食物(利未记24:59; 出埃及记25:30; 40:23;民数记4:7; 1列王纪7:48)。它也表属灵食物,这一点从主的这些话明显可知:

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约翰6:27)

上一页 下册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