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威登堡研究中心 史公神学著作 《属天的奥秘(第12卷)》第30章 出埃及记30章内义(3)

《属天的奥秘(第12卷)》第30章 出埃及记30章内义(3)

10190.“要在坛两旁作它们”表与另一个方向上的良善,也就是说,与另一个方向上的良善结合,并通过它保存。这从刚才的阐述和说明(10189节)清楚可知。从那里的阐述也可以看出周围的神性气场是什么样,即:它是一种源于显为太阳的主的爱之良善、从东方延伸到西方的气场,也是一种源于良善的真理、从南方延伸到北方的气场。因此,在中间的神性良善的气场就像一个轴心,两边,就是右边和左边则有从这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的气场

10191.“它们要作为穿杠的容器”表那里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这从“容器”和“杠”的含义清楚可知:“容器”(或环,因为这些环就是容器)是指神性气场,如刚才所述(10188节);“杠”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9496节)。

10192.“用来穿杠抬坛”表在这种状态下,由此产生的保存。这从“抬”的含义清楚可知,“抬”是指持守在一种良善和真理的状态中,从而产生并持续存在(参看9500, 9737节),以及保存(9900节)。

10193.“要用皂荚木作杠”表源于主的爱之良善的能力。这从“杠”和“皂荚木”的含义清楚可知:“杠”是指能力(参看9496节);“皂荚木”是指主的爱之良善(10178节)。

10194.“用金包裹它们”表一切事物都建立在良善的基础上。这从“用金包裹”的含义清楚可知,“用金包裹”是指建立在良善的基础上(参看9490节)。必须简要说明“建立在良善的基础上”是什么意思。有些人以为,一切事物都建立在真理的基础上,但他们大错特错了;因为真理不可能与一个人同在,除非他拥有良善在自己里面。与人同在的真理若没有良善,就是某种没有一个内在的外在之物,因而是一个没有核仁的外壳;它只居于记忆之中。这种真理好比一幅画有一朵花、一棵树,或一个生物的绘画;它表面之下无非是泥土。而源于良善的真理不仅居于记忆之中,还深深植根于这个人的生命里,好比花朵、树木或生物本身,其完美越向内层增长;因为凡神性所造之物越内在,就变得越完美。这一点从来世的代表很清楚地看出来。在那里,代表照着灵人内层的状态而呈现为可见的形像,因为这些形像是对应。在拥有植根于良善的真理的灵人当中会看到极为美丽的代表或形像,即因黄金和宝石而闪闪发光的房子和宫殿,以及无法形容的美丽花园和园子。所有这些景象都是由于对应。但在那些拥有未植根于良善的真理的灵人当中,除了乱石丛生的地方、悬崖峭壁和池塘之外,什么也看不见;或有时会看见有灌木丛,不过,它们既不悦目又贫瘠;这些景象也是由于对应。然而,在那些沉浸于邪恶所产生的虚假之人周围则会出现沼泽、茅厕和许多可怕的景象。这些事物之所以如此出现,是因为在来世,一切代表都是照着内层事物的状态而成形的外在事物;因为灵界以这种方式使自己呈为可见。由此可见“建立在良善的基础上”是什么意思。

10195.“要把坛放在法柜前的帷帐外”表在内层天堂,就是它与至内层天堂结合的地方。这从“帷帐”和“法柜”的含义清楚可知:悬挂在柜子前面、圣所和至圣所之间的“帷帐”是指联结第二层天堂和第三层天堂的居间物(参看9670, 9671节);“法柜”是指至内层天堂(9485节)。分为帷帐之内的地方和帷帐之外的地方的帐幕,与院子一起代表这三层天堂(参看9457, 9481, 9485, 9741节)。

10196.“在法版上的施恩座前面”表主垂听并接受由爱之良善所产生的敬拜的一切所在之地。这从“施恩座”和“法版”的含义清楚可知:“施恩座”是指主对由爱之良善所产生的敬拜的一切的垂听和接受(参看9506节);“法版”是指圣言方面(8535, 9503节),因而神性真理方面的主,因为神性真理方面的主就是圣言(9987节)。

此处有必要用几句话来说一说神性良善和神性真理。被称为“父”的神性本身和被称为“子”的神性人身方面的主是神性之爱本身,因而是神性良善本身。但就主在显为太阳的祂之下的天堂里的同在而言,祂是神性真理。然而,这神性真理拥有适合天使和灵人接受的神性良善在它里面。这神性同在就是那被称为“耶和华的灵”和“圣者”的。它之所以被称作神性真理,而非神性良善,是因为,天使和灵人是被造的,并由此而为从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的接受者。他们和世人一样享有心智的两种官能,即理解力和意愿。理解力形成是为了接受神性真理,意愿形成是为了接受神性良善;他们的理解力不仅有助于接受这真理,还有助于感知这良善。

通过对比世界的太阳和从这太阳产生的世界,简单人也能对这个问题获得某种概念。这太阳是由火构成的,但它发出的是热和光。谁都能知道,光不在太阳本身里面,相反,光是从它发出来的。只有在太阳发出的光含有热在里面的情况下,植物才会复苏、生长,结出果实和种子。之所以通过对比来说明这些事,是因为整个自然界是代表主国度的一个舞台;它之所以是这样一个代表舞台,是因为自然界由神性通过灵界产生,并不断产生,也就是持续存在。正因如此,在圣言中,“太阳”表示神性之爱方面的主,“火”也是;“光”表示神性真理方面的主(如在约翰福音1:9; 3:19; 9:5; 12:46)。

10197.“就是我要与你相会的地方”表由此产生的主的同在和流注。这从“相会”的含义清楚可知,“相会”当论及耶和华时,是指主的同在和流注(参看10147, 10148节)。

10198.“亚伦要在坛上烧”表主对源于爱与仁的敬拜的提升。这从“烧香”的含义和“亚伦”的代表清楚可知:“烧香”是指对源于爱与仁的敬拜的一切的提升(10177节);“亚伦”作为大祭司,是指神性良善方面和拯救工作方面的主(9806, 9965, 10068节)。“烧香”之所以表示对敬拜的提升,是因为“火”表示爱之良善,因此凡火里出来的都表示诸如从爱发出的那类事物。这就是为何不仅光,而且烟也具有代表性。“火”表示爱之良善(参看4906, 5215, 6314, 6832, 6834, 6849, 7324, 10055节);“烟”也代表它,这一点明显可见于这些经文:

耶和华必在锡安的一切居所上造日间的云,夜间的烟和火焰的光。(以赛亚书4:5)

启示录:

因神的荣耀和能力,殿中充满了烟。(启示录15:8)

香的烟表示对祷告或祈祷的提升,因而一般表示对敬拜的一切的提升,这一点明显可见于启示录:

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上升。(启示录8:4)

10199.“香料作的香”表乐意垂听并接受。这从“香”和“香料”的含义清楚可知:“香”是指主乐意垂听并接受源于爱与仁的敬拜的一切(参看10177节);“香料”是指带来愉悦的事物。“香料”因其香味而表示带来愉悦的事物,因为“气味”表示感知,故香味表示对带来愉悦之物的感知,而臭味则表示对带来不悦之物的感知。人以嗅、味、视、听、触等感觉器官所感知到的一切都表示与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有关的属灵事物。因此,“嗅觉”表示对源于爱之良善的内层真理的感知;“味觉”表示对知道并变得智慧的感知和情感;“视觉”表示对信之真理的理解;“听觉”表示由信之良善和顺从所产生的感知;“触觉”一般表示赋予、传递并被接受。

它们具有这些含义的原因在于,一切外在感官知觉皆源于属理解力和意愿的内在感官知觉,因而在人里面源于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因为这些构成人类心智里面的理解力和意愿。然而,本属于人的理解力和意愿的内在感觉并没有外在感觉所拥有的那种感觉,但当它们流入时,却能转化为外在感觉。事实上,人通过外在感觉器官所感知到的一切事物都是从内在事物流入的,因为一切流注所取的路径都是从内在事物到外在事物,而不是反过来,诸如物质流注(即从自然界进入灵界的流注)这样的事根本不存在,只有从灵界进入自然界的流注。属于理解力和意愿的人的内在能力存在于灵界,属于身体感官的人的外在能力则存在于自然界。由此也清楚可知何为对应及其性质。

一般来说,嗅觉对应于在某个事物的性质方面的感知(参看1514, 1517-1519, 3577, 4624-4634, 10054节);味觉对应于对知道并变得智慧的感知和情感(3502, 4791-4805节);视觉对应于对信之真理的理解(3863, 4403-4421, 4567, 5114, 5400, 6805节);听觉对应于对信之良善的感知,并对应于顺从(3869, 4652-4660, 7216, 8361, 9311, 9926节);触觉表示赋予、传递并被接受(10130节)。

由此明显可知,“香料”表示诸如带着愉悦被感知到的那类事物,就是源于爱与仁的那类事物,尤表内层真理,因为它们就源于这些东西,这一点从以下圣言经文清楚看出来;以赛亚书:

必有臭烂代替香料,撕裂代替腰带,光秃代替美发。(以赛亚书3:24)

此处论述的主题是锡安的女子,她们表示属天教会,属天教会拥有源于对主之爱的良善的内层真理;“香料”在此表示内层真理;“臭烂”表示内层真理的缺乏;“腰带”表示结合;“撕裂”表示关联和秩序的解除;“美发”表示记忆真理,也就是外层真理或外在人的真理;“光秃”表示这真理的缺乏。“腰带”表示结合和纽带,以确保一切事物被保持在关联之中,从而关注一个目的(参看9828节);“美发”表示记忆真理(2831节);“光秃”表示这真理的缺乏(9960节)。

以西结书:

有一大鹰,翅膀大,来到黎巴嫩,从它那里折去香柏树的嫩枝,叼到迦南地;他把嫩枝的顶端放在香料商的城中。(以西结书17:3, 4)

就内义而言,此处论述的主题是一个属灵教会的开始和成长,以及后来它的堕落和结束。“有一大鹰,翅膀大”表示该教会所拥有的内层真理(3901, 8764节);“翅膀”表示它的外层真理(8764, 9514节);“黎巴嫩”是指这个教会;那里的“香柏树”是指属灵教会的真理;“香料商的城”是指内层真理的教义所在的地方,在圣言中,“城”表示教义(402, 2449, 3216, 4492, 4493节);它凭其内层真理而被称为“香料商的城”。

同一先知书:

示巴和拉玛的商人用各类上好的香料、各类的宝石和黄金进行交易。(以西结书27:22)

此处论述的主题是推罗,推罗表示良善与真理的认知或知识方面的教会。“商人”是指那些拥有这些认知或知识并传达它们的人;“示巴和拉玛”是指那些处于属天和属灵事物的认知或知识的人;“上好的香料”是指凭内层真理带来愉悦之物;“宝石”是指这些真理本身;“黄金”是指它们的良善。“推罗”表示良善与真理的内在认知或知识方面的教会,在抽象意义上表示这些认知或知识本身(参看1201节);“商人”是指那些拥有这些知识并传达它们的人(2967, 4453节);“示巴和拉玛”是指那些处于属天和属灵事物的认知或知识的人(1171, 3240节);“宝石”是指内层真理(9863, 9865, 9873, 9874节);“黄金”是指它的良善(参看9874, 9881节提到的地方)。

由此可见,示巴女王带着驮有香料、黄金、宝石的骆驼来到耶路撒冷拜见所罗门(列王纪上10:1, 2),以及东方智者向新生的耶稣献上“黄金、乳香、没药”(马太福音2:11)代表什么。由于“香料”表示内层真理,因而表示那些带来愉悦的事物,所以香和膏油(对此,本章将进一步予以论述)都散发着香料的香味。

内层真理是指那些已经成为人生命和情感的一部分,因而从内在存在于他里面的真理,而不是指仅存留在记忆中,没有成为人生命的一部分的真理。相对于其它真理,这些真理被称为外在真理,因为它们并没有铭刻在此人的生命中,只存留在他的记忆里。它们居于外在人,非居于内在人。铭刻在一个人生命中的信之真理存在于意愿中,那些在意愿里的事物都存在于内在人中。因为内在人通过信之真理被打开,与天堂的联系也是通过信之真理实现的。由此明显可知,与一个人同在的内层真理就是源于爱与仁之良善的真理。无论你说意愿,还是说爱,都是一回事,因为构成人意愿的东西构成他的爱。因此,铭刻在人的生命中、被称为内层真理的真理就是那些铭刻在他的爱中,因而铭刻在意愿中的真理,后来当它们进入言行时,就会从意愿中出来。

因为天堂(已经打开的内在人就在天堂中)不是直接流入真理,而是通过爱之良善间接流入。但当内在人关闭时,天堂就无法进入,因为那里没有任何接受它的爱之良善。因此,对那些内在人尚未通过源于爱与仁之良善的真理而打开的人来说,地狱与邪恶所产生的虚假就流入进来,无论有多少信之真理,甚至内层真理仅居于外在人,也就是只存留在记忆中。由此可见“香料”所表示的带来愉悦的内层真理是什么意思,即:它们是指那些源于爱与仁之良善的真理。

10200.“每早晨”表每当清晰的爱之状态存在之时。这从“早晨”的含义清楚可知,“早晨”是指当清晰的爱之状态存在之时(参看10134节),因此,“每早晨”是指每当这种状态存在之时。前面已数次说明,天上爱和光的状态,也就是良善和真理的状态连续不断地依次接踵而来,就像地上的早晨、正午、晚上和黎明,以及春、夏、秋、冬一样。还说明,一天四个时间段和一年四季都来源于这些状态;因为在世界上产生的事物是存在于天堂中的真实事物的形像。这是因为一切属世之物都是从属灵之物,也就是天堂里的神性产生的。由此明显可知,天堂里的状态变化是何性质,因为通过对比世上热和光的状态就能知道它们,天堂里的热是来自主的爱之良善,那里的光是来自主的信之真理。那里的状态以这种方式接踵而来,是为了让天使能不断变得更完美;因为他们以这种方式经历良善和真理的一切变化,并充满它们。此外,那里的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的变化的不同,就像地上所有特定地区或气候带的热和光的不同;也就是说,离赤道近的热和光,不同于离赤道远的,而且这一天的不同于下一天的,以及这一年的不同于下一年的。绝对相似或一模一样的东西从来不会返回,因为主规定,无论在灵界,还是在自然界,都没有绝对一模一样的东西;完美由此不断增长。

10201.“收拾灯的时候,要烧这香”表每当真理也进入自己的光中时。这从“灯”和“烧香”的含义清楚可知:“灯”是指神性真理,因而是指聪明和智慧(参看9548, 9783节),显然,“收拾”灯或使它们烧得更亮,表示每当它们进入自己的光中时;“烧香”是指垂听并接受敬拜的一切(10177, 10198节)。由此明显可知,当“收拾灯的时候,每早晨烧这香”表示每当人们进入一个清晰的爱之状态,从而拥有看见真理的聪明和智慧时,首先发生的是垂听并接受敬拜的一切。

之所以说他们由此拥有看见真理的聪明和智慧,是因为与人同在的真理之光的性质完全取决于他的爱之状态;有多少爱被点燃,就决定了有多少真理在那里发光。因为爱之良善是在他里面燃烧的生命之火本身,而信之真理则是在他的理解力中发光的光本身,也就是聪明和智慧。爱和真理同行,步调一致。

聪明和智慧不是指思考和推理任何主题的能力,因为这种能力同样存在于恶人身上,和存在于善人身上一样。相反,它们是指看见并觉察属于信和仁、伴随对主之爱的真理和良善的能力。这种能力只存在于那些从主获得启示或光照的人身上,他们所获得的启示或光照的量取决于他们所拥有的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的量。因为主通过良善,因而通过与人同在的爱和仁进入,并将他引入与那良善一致的真理。但当爱是异类的时,如从主和邻舍转向自我和世界的爱,这些爱就会引领他,不过是把他从真理引向虚假;然而,思考和推理的能力仍然存在。

原因在于,这些人不是从主,而是从自己和世界获得启示或光照,这种启示或光照纯粹是属灵事物,也就是与天堂和教会有关的事物上的幽暗。对这些人来说,在天堂之光中观看的内在人被关闭,在世界之光中观看的外在人则被打开。但在没有天堂之光流入的世界之光中看东西,就是在幽暗中去看天堂的事物。事实上,这时,此人通过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点燃属世之光到何等程度,他就陷入虚假,由此消灭信之真理到何等程度。这就是为何世上被自我之爱主宰的博学之人因拥有更多机会或资源去证实虚假而比简单人更瞎眼。

说这些事是为了叫人们知道,每个人的爱如何,他的信就如何;也叫他们明白当爱进入清晰状态时,真理进入自己的光中是什么意思,这些事上“亚伦每早晨收拾灯的时候,要烧这香”来表示。

10202.“亚伦在傍晚之间使灯燃起的时候,要烧这香”表当真理也存在于其阴影中时,也处于一种爱的模糊状态下的提升。这从“使灯燃起”、“傍晚之间”和“烧香”的含义,以及“亚伦”的代表清楚可知:“使灯燃起”,也就是点亮它们,是指用神性真理光照,由此充满聪明和智慧,如刚才所述(10201节);“亚伦”是指神性良善和拯救工作方面的主(9806, 9965, 10068节);“傍晚之间”是指爱的一种模糊状态,和随之而来的一种处于阴影中的真理的状态(10134, 10135节);“烧香”是指敬拜的提升(参看10198节)。由此明显可知,“亚伦在傍晚之间使灯燃起的时候,要烧这香”表示当真理也存在于其阴影中时,主对处于一种爱的模糊状态下的敬拜的一切的一种提升。此处的情形从刚才的阐述可以看出来(10200, 10201节),大意是:天上爱的状态像世上一天的四个时间段和一年四季那样各不相同;良善存在于自己的热,也就是它的爱中到何种程度,真理就在何种程度上存在于自己的光中;因此,当爱不那么在自己的热中时,真理也不在自己的光中。正因如此,经上提到“每早晨收拾灯,在傍晚使灯燃起”,因为“使灯燃起”意味着在那种状态下尽可能多地提升并增加真理之光。

10203.“在耶和华面前不断的香”表在源于从主所获得的爱的一切敬拜中。这从“香”、“不断”和“耶和华面前”的含义清楚可知:“香”是指源于爱的敬拜(参看9475节);“不断”(经上或译为常、常常)是指全部并在全部里面(10133节);“耶和华面前”是指来自主(10146节)。之所以说源于从主所获得的爱的敬拜,是因为信和爱,就是敬拜的本质要素,都来自主;而且将敬拜的一切提升向主也来自祂。人若不知道天堂的奥秘,会以为敬拜来自他自己,因为他思想并崇拜主。然而,来自人自己的敬拜并不是敬拜,唯有来自与人同在的主的敬拜才是敬拜。因为爱和信构成敬拜,由于爱和信来自主,所以敬拜也来自主;一个人也不能将来自他自己的任何东西提升到天堂;提升它的是主。人里面只有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能力,在重生期间,他就被赋予这种能力(6148节);但这种能力的一切活动和生命,或说一切动力和能量皆来自主。生命本身来自主,世人和天使是接受形式(参看1954, 2021, 2536, 2706, 3001, 3318, 3484, 3741-3743, 4151, 4249, 4318-4320, 4417, 4523, 4524, 4882, 5847, 5986, 6325, 6467, 6468, 6470, 6472, 6479, 9338节)。

10204.“世世代代”表在那些处于源于爱的信之人当中,直到永远。这从“世代”的含义清楚可知,“世代”是指信和爱的事物(参看613, 2020, 2584, 6239, 9042, 9079, 9845节),“世世代代”表示直到永远(9789节)。

10205.“不可使异样的香上到这坛上”表除了源于对主之爱的敬拜以外,没有源于其它任何爱的敬拜。这从“香”和“异样”的含义清楚可知:“香”是指源于爱的敬拜(参看9475节);“异样”或“外人”是指那些虽在教会中,却不承认主的人(10112节)。由此明显可知,“不可使异样的香上到”表示敬拜若非源于对主之爱,而是源于其它任何爱,就不是敬拜。此处的情形是这样:对主的承认、信和爱是教会里敬拜的全部中最重要的事。因为承认、信和爱创造联结的纽带;承认和信在理解力中创造联结的纽带,而爱则在意愿中创造联结的纽带;这二者构成整个人。因此,凡在教会里不承认主的人都没有与神性的联结;因为一切神性都存在于主里面并来自主。与神性没有联结,就没有拯救。正因如此,敬拜若非源于对主的信和爱,而是源于其它任何信或爱,就不是敬拜。那些在教会之外的人则不然。因为他们对主一无所知,当他们出于自己的宗教信仰过着某种彼此仁爱、对神的某种信和某种爱的生活时,其敬拜就蒙主悦纳,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敬拜一个人形式的神。此外,在来世,当被天使教导关于主的事,即祂是在人形式中的神性本身时,他们也承认主。他们在何种程度上过着一种良善的生活,就在何种程度上出于信和爱来敬拜祂(参看2589-2604节)。

10206.“燔祭和素祭”表那里不可有通过属天之爱的真理与良善重生的代表。这从“燔祭”和“素祭”的含义清楚可知:“燔祭”是从邪恶中的洁净、良善和真理的植入,以及它们的结合,从而重生的一个代表(参看10042, 10053, 10057节);“素祭”是指属天良善,人通过重生被带入这良善(4581, 9992, 10079, 10137节),也是重生的一个代表(9993, 9994节)。由此明显可知,“不可使燔祭和素祭上到香坛上”表示那里不可有通过信与爱的真理与良善重生的代表,只可有源于它们的对主之敬拜的代表。因为重生是一回事,敬拜是另一回事;重生是首先的,敬拜取决于此人重生的性质。根据此人从邪恶与由此而来的虚假中洁净的程度,以及同时信与爱的真理与良善被植入的程度,他的敬拜蒙接纳,是可喜悦的。因为敬拜是指从与人同在的爱和信发出,并被主提升向主的一切。由于这个阶段标志着这一过程的完成,所以经上最后描述了代表敬拜的香坛;接下来的一切事物按照描述它们的顺序相继出现。首先描述的是表示主的法版;接下来描述的是表示主所住的至内层天堂的盛法版的柜子;之后描述的是表示来自那里的爱之良善的摆放饼的桌子;然后是表示从主的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的灯台和灯;后来是表示由这些实体构成的天堂和教会的帐幕本身;最后是燔祭坛,燔祭坛表示通过源于良善的真理重生;最终是香坛,香坛表示天堂和教会中源于这一切事物的敬拜。

10207.“也不可在这坛上浇奠祭”表那里不可有通过属灵之爱的真理与良善重生的代表。这从“奠祭”的含义清楚可知,“奠祭”是通过信与仁的真理与良善(参看10137节),也就是属于属灵之爱的真理与良善重生的代表。因为对主的爱被称为属天之爱,而对邻之仁被称为属灵之爱;属天之爱在至内层天堂掌权,而属灵之爱则在中间和最低层天堂掌权(参看9277, 9596, 9684节提到的地方)。

10208.“亚伦要在坛角上赎罪”表通过源于爱之良善的信之真理从邪恶中的洁净。这从“赎罪”和“角”的含义,以及“亚伦”的代表清楚可知:“赎罪”是指从邪恶中洁净(参看9506节);“亚伦”是指神性良善和拯救工作方面的主(9806, 9946, 10017节);“角”是指能力(10182节),也指外层(10186节)。之所以表示通过源于爱之良善的信之真理的洁净,是因为赎罪是用血来行的,“血”表示从爱之良善发出的信之真理(4735, 7317, 7326, 7846, 7850, 7877, 9127, 9393, 10026, 10033, 10047节),从邪恶中的一切洁净都是通过源于爱之良善的信之真理实现的(2799, 5954e, 7044, 7918, 9088节)。赎罪是用血在燔祭坛和香坛的角上来行的,这一点清楚可见于利未记(4:3, 7, 18, 25, 30, 34; 16:18)。

祭坛之所以用这种方式来赎罪,是因为圣物被百姓的罪玷污了。这百姓代表教会;因此,每当这些百姓犯罪时,属于教会,被称为它的圣所的事物,如祭坛和帐幕,以及它们所包含的东西,就都被玷污了;因为这些圣所是属于教会的地方。这一点也清楚可见于摩西五经:

你们要使以色列人与他们的不洁净隔离,免得他们玷污我在他们中间的居所,就因自己的不洁净死亡。(利未记15:31)

另一处:

因以色列人的不洁净,亚伦要要为圣所赎罪。他要这样为至圣所和会幕与坛赎罪。(利未记16:16, 33)

这一切的含义是这样:那些被称为教会圣物的事物若不是被怀着神圣的敬意接受的,就不神圣;因为如果它们不是被怀着神圣的敬意接受的,神性之物就不会流入它们。凡与人同在的圣物都仅凭着神性之物流入它而为神圣;例如,圣殿、那里的祭坛、圣餐的饼和酒唯独凭主的同在而变得神圣。因此,如果主由于百姓的罪而不能同在,那么这些事物就没有任何神圣可言,因为它们缺乏神性之物。此外,教会的圣物因罪而遭到亵渎,因为罪夺走了它们的神性之物。

这就是为何说圣所被百姓的不洁净玷污,又为何因此缘故,这些地方不得不每年赎罪。赎罪之所以用血在坛角上,而不是在坛本身上进行,是因为角是它们的末端,除非末端或最外在的事物被洁净,否则人丝毫没有被洁净。因为内在事物流入末端或最外在的事物,但流注的发生取决于末端或最外在事物的状态。因此,如果末端或最外在的事物败坏了,那么内在或里面的事物也就败坏了;因为当这些内在事物流入末端或最外在的事物时,它们降下来所进入的接受形式取决于末端或最外在事物的状态。这情形就像当眼睛的状况不好时,从里面来的视力就只能照着眼睛的这种状况去观看。或者这就像当手臂的形状不好时,从里面来的能力就只能照着手臂的这种状况来行使。因此,如果属世人败坏了,属灵人必以一种败坏的方式在属世人里面进行运作,或说属灵人没有机会在属世人里面正常运作,这就是为何属灵人或内在人被关闭。

不过,关于这些问题,可参看前面的说明,即:一个人要得以洁净,属世人或外在人必须被洁净(参看9325 e节提到的地方);这是因为一切流注所取的路径都是从内在到外在,而不是从外在到内在(5119, 6322节);因为正是在人的属世层上,来自灵界的流注抵达它的终点(5651节);人的外在是为了服务内在而得以形成的(5947, 9216, 9828节);因此,外在人必须完全服从内在人(5786, 6275, 6284, 6299节);这是因为内在人在天堂,外在人在世界(3167, 10156节);外在人凭自己,或独自一人时会反对内在人(3913, 3928节);此外,至于何为内在人,何为外在人,可参看9701-9709节。

上一页 第12卷目录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