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之爱》第十六章 嫉妒

357.本章之所以论述嫉妒,是因为这也属于婚姻之爱。不过,嫉妒有正当和非正当之分;正当的嫉妒存在于彼此恩爱的夫妻当中。对这些人来说,嫉妒是一种正当和谨慎的热情,以免他们的婚姻之爱遭到侵犯;如果这爱遭到侵犯,他们会感受到正当的悲伤。但是,非正当的嫉妒可见于那些生性多疑,并且由于血液的粘性和胆汁性而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当中。此外,有些人把所有嫉妒都算作一种毛病;这些人主要是通奸者,他们甚至辱骂正当的嫉妒。嫉妒这个词源自热情,热情也有正当和非正当两种类型或形像。我将在下文按以下顺序揭示这些区别:

⑴就本身而言,热情就像熊熊燃烧的爱之火。

⑵爱的燃烧或火焰,也就是热情,是一种属灵的燃烧或火焰,是在爱遭到骚扰和攻击时产生的。

⑶人的热情取决于他的爱之性质,因此,热情因着他的爱是善是恶而各不相同。

⑷善爱的热情和恶爱的热情表面相似,但内在完全不同。

⑸善爱的热情将爱和友谊藏在里头,但恶爱的热情将仇恨和报复藏在里头。

⑹婚姻之爱的热情被称为嫉妒。

⑺嫉妒就像反对那些攻击对配偶的爱情之人的一团烈火,又像对失去那爱情的一种恐惧。

⑻一夫一妻者的嫉妒是属灵的,一夫多妻者的嫉妒是属世的。

⑼对彼此温柔相爱的夫妻来说,嫉妒是一种出于正当理由的正当悲伤,唯恐他们的婚姻之爱破裂,因而灭亡。

⑽对彼此不相爱的夫妻来说,嫉妒是由众多原因引起的;有些情况下,嫉妒是由各种心理疾病引起的。

⑾有些情况下根本没有嫉妒,这同样出于各种原因。

⑿由情妇所引发的嫉妒也是有的,但在性质上不同于由妻子所引发的。

⒀甚至动物和鸟类当中也有嫉妒。

⒁男人和丈夫所感觉到的嫉妒不同于女人和妻子所感觉到的。

现逐一解读上述要点。

358.⑴就本身而言,热情就像熊熊燃烧的爱之火。不知道何为热情,就无从知道何为嫉妒,因为嫉妒是婚姻之爱的热情。热情之所以像熊熊燃烧的爱之火,是因为热情属于爱,而爱是属灵之热,因而在起源上如同火。至于第一点,即热情属于爱,这是众所周知的;发热心或热心行事无非是指出于爱的力量行事。不过,当热情显现时,它看上去不像是爱,倒像是攻击伤害这爱的人,并与之交战的私敌或公敌;因此,它也被称为爱情的捍卫者和守护者。因为一切爱都具有这样的性质:一旦剥夺了它的快乐,它就爆发为愤慨和脑怒,甚至狂怒。因此,若爱,尤其主导爱受到触动,后果就是心烦意乱;若这种触动造成伤害,它就演变为恼怒。由此可见,热情不是爱的最高程度,而是熊熊燃烧的爱。一方的爱和对方所回应的爱就像两个盟友。但当一方的爱起来攻击对方的爱时,它们就变成敌人。原因在于,爱是人生命的存在。因此,攻击人的爱,就是攻击他的真生命;然后接踵而来的是对攻击者的恼怒,如遭遇别人图谋杀害自己之人的状态。所有爱都具有这种恼怒,哪怕最平和的那种。这一点可从母鸡、母鹅和各种鸟类清楚看出来,因为它们会起来攻击那些伤害其幼雏或窃取其食物的人,并且毫不畏惧地扑向他们。众所周知,有些动物会表现出愤怒,而野兽若遭遇幼崽被攻击或猎物被偷走,则会表现出暴怒。之所以说爱就像火焰那样熊熊燃烧,是因为爱无非是属灵之热,而属灵之热是由纯然为爱的天使太阳之火产生的。爱是一种仿佛出于火的热,这一点从活体之热明显看出来,这热唯源于它们的爱;还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人们会随着其爱的加深而逐渐变热并发火。由此明显可知,热情就像熊熊燃烧的爱之火。

359.⑵爱的燃烧或火焰,也就是热情,是一种属灵的燃烧或火焰,是在爱遭到骚扰和攻击时产生的。从前面所述明显可知,热情是一种属灵燃烧或火焰。由于在灵界,爱是由那里的太阳所产生的热,故从远处看,那里的爱就像一团火焰,天上的天使当中的属天之爱也是,地狱灵当中的地狱之爱同样是。不过,要知道,这火焰不会像自然界的火焰那样燃烧起来。

热情之所以起因于爱受到攻击,是因为爱是人的生命之热。因此,当生命之爱受到攻击时,生命之热就被点燃,反抗,朝攻击者爆发。此外,它行动起来就像一个敌人在动用自己的力量和能力,这就像火焰喷向挑起它的人。热情就像火,这一点从闪光的眼睛、涨红的脸,以及语气、举止可以看出来。爱因是生命之热,故如此行是为了防止自己,连同感受来自其爱的快乐的一切敏锐、活力和能力一起被熄灭。

360.我必须解释一下爱在受到攻击时,如何被点燃并爆发为热情,就像火燃成一团火焰那样。爱虽居于人的意愿;却在理解,而非意愿中被点燃。爱在意愿中就像火,在理解中则像火焰。在意愿中,爱对自身一无所知,因为它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它在那里也不会凭自己行事。感觉和行为在理解及其思维中实现。因此,当爱受到攻击时,它在理解中通过各种推理唤起怒火。这些推理就像着了火,然后燃烧起来的木棍。因此,它们就像大量燃料或易燃物;这些产生上述属灵火焰,这也是多样化的。

361.我必须揭示为何人会因自己的爱受到攻击而上火的真正原因。就其至内层而言,人的形式凭创造而为爱与智慧的形式。在人里面,一切爱之情感和由此而来的一切智慧之觉知,按照最完美的次序被排列,以便它们一起构成一个和谐一致的整体,进而成为一体。这些情感和觉知都是实质的,因为实质就是它们的容器。因此,人的形式既由它们构成,那么显然,如果这爱受到攻击,整个形式及其一切细节就会倾刻间或同时被攻击。保持自己形式的意愿自创造时就被植入一切活物。因此,整个结构出于其细节,细节出于整体都意愿这个形式。所以,当爱受到攻击时,它就凭其理解力来自卫,而理解力则凭理性和使它设想结果的想象力,尤其凭那些与被攻击的爱构成一体的事物来自卫。倘若不奏效,整个形式会因丧失那爱而崩溃。

正因如此,为反抗攻击,爱使构成其形式的实质变硬,可以说把它们竖立起来,形成众多尖峰或刺头;也就是说,它炸毛了。这就是被称为热情的爱爆发时的性质。因此,爱若没有反抗的机会,就会感到焦虑和痛苦;因为它预见它的内在生命及其快乐将要一同灭绝。另一方面,若这爱得到优待和抚慰,这形式就会放松、软化和舒展,构成该形式的实质则变得平滑、柔软、温和、宜人。

362.⑶人的热情取决于他的爱之性质,因此,热情因着他的爱是善是恶而各不相同。既然热情是爱的产物,那么可知,它的性质与爱的性质是一样的。爱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对良善、因而对真理的爱,一种是对邪恶、因而对虚假的爱。所以,热情一般也有两种:一种是对良善、因而对真理的热情,一种是对邪恶、因而对虚假的热情。然而,要知道,这两种爱都具有无限多样性。这一点从天上的天使和地狱灵清楚看出来。在灵界,后者和前者都是其爱的形式;然而,没有哪两个天上天使或地狱灵在面孔、言语、行走、行为、举止上是完全相同的。事实上,这种相同永远不可能出现,无论他们成多少万倍地增多。由此明显可知,爱具有无限多样性,因为它们的形式也具有无限多样性。热情同样如此,因为热情是爱的产物;也就是说,没有哪两种热情是完全相同的。一般来说,既有对善爱的热情,也有对恶爱的热情。

363.⑷善爱的热情和恶爱的热情表面相似,但内在完全不同。每个人的热情表面上都看似生气和愤怒,因为热情是被点燃和燃烧的爱,以保护自己,反对并除去侵犯者。对善爱的热情和对恶爱的热情之所以表面看上去相似,是因为无论哪种情况,当爱处于热情时,它都会熊熊燃烧起来;对善人来说,爱只是表面燃烧;但对恶人来说,它表面与内在都燃烧。因此,若不看内在,这两种热情表面上看没什么区别。但在下一节我们会看到,它们内在完全不同。表面上看,热情就像生气和愤怒,这一点从人们出于热情说话和行事时的一切情形可以看出来、听出来。例如,当牧师热情讲道时,他的声音就洪亮、激烈、尖锐、严厉;他的脸发热、冒汗;他会变得忘乎所以,敲打讲台,以地狱之火威胁作恶者。其他许多人也有类似行为。

364.为了对善人和恶人里面的热情及其区别获得一个清晰的概念,有必要对人的内在和外在形成某种概念。为此,我们举一个通俗的例子,以便普通人也能明白。就拿坚果或杏仁及其内核来说明。对善人来说,内在好比完好无损的内核,被包裹在平常的自然外壳中。对恶人来说,内在则完全不同。他们的内在好比要么苦得没法吃,要么腐烂,要么虫蛀的内核;而他们的外在却像要么看似自然,要么如贝壳那样红,要么如彩虹石那样五光十色的覆盖物或外壳。这就是他们那隐藏上述内在的外在表象。他们的热情差不多也是这样。

365.⑸善爱的热情将爱和友谊藏在里头,但恶爱的热情将仇恨和报复藏在里头。我说过,热情表面上看似生气和愤怒,无论在那些处于善爱的人当中还是在那些陷入恶爱的人当中。但由于内在不同,所以生气和愤怒也不同,并且同样分为两种。不同之处在于:

①善爱的热情就像天堂的火焰,从不喷向别人,除非自卫;它对恶人的防御,就好像这恶人冲进火里被烧焦了一样。而恶爱的热情则像地狱的火焰,从自己喷发出来,扑到别人身上,意欲烧毁他。

②一旦对方停止攻击,善爱的热情立刻熄灭,变得温和。而恶爱的热情会持续燃烧,不会熄灭。

③原因是,热爱良善之人的内在本身是温和、轻柔、友善和仁慈的。所以,当他的外在为了自卫而变得粗鲁、炸毛、竖立,因而行为严厉时,它仍能被内在所体验的良善缓和下来。恶人则不然;他们的内在是不友好、凶狠、冷酷,呼吸的是仇恨和报复,吃的则是它们所给予的快感。即便他们和解,这些情绪仍然潜伏着,就像灰烬中的余火;这些余火即便在这个世界没有爆发出来,死后也会爆发。

366.由于善人与恶人的热情表面都一样,并且圣言最表层的意义由对应和表象构成,故经上常说,耶和华发怒、发烈怒、报复、刑罚、投入地狱,以及许多此类表述,它们都是热情的外在表现。这也是为何祂被称为“忌邪的”,而事实上,祂里面没有一丝怒气、烈怒和报复。因为祂是怜悯、恩典和仁慈本身,因而是良善本身,刚才所描述的那类属性根本不可能在祂里面。有关该主题的详细内容,可见于《天堂与地狱》(545-550节)和《揭秘启示录》(494,498,525,714,806节)两本书。

367.⑹婚姻之爱的热情被称为嫉妒。对真正婚姻之爱的热情是热情中的热情,因为这爱是爱中之爱,它急于保护的快乐则是快乐中的快乐。事实上,如前所示(64节),这爱是众爱之首。原因在于,这爱使得妻子成为爱的形式,使得丈夫成为智慧的形式;除了具有智慧,同时又具有爱滋味的事物外,没有什么东西从合而为一的这两种形式发出。婚姻之爱的热情因是热情中的热情,故获得一个新名称,叫做嫉妒,这嫉妒可谓热情的化身。

368.⑺嫉妒就像反对那些攻击对配偶的爱情之人的一团烈火,又像对失去那爱情的一种恐惧。本节论述那些对配偶具有属灵之爱之人的嫉妒,下一节论述那些具有属世之爱之人的嫉妒,然后论述那些享有真正婚姻之爱之人的嫉妒。对那些具有属灵之爱的人来说,嫉妒因他们的爱各不相同而各不相同;无论属灵还是属世,没有哪两个人的爱是完全相同的,更不用说两个以上的。

属灵的嫉妒,也就是属灵人里面的嫉妒,之所以就像反对那些攻击他们对配偶的爱情之人的一团烈火,是因为他们爱情的初始在于各自的内在区域;并且其爱情从其初始通过衍生元素直达其最表层。其最表层连同其初始元素将属于心智和身体的中间元素保持在爱的联结中。这些人因是属灵的,故在婚姻中视联结为目的,并在这联结中关注属灵的安宁及其满足。此时,他们发自内心排斥分离的观念,所以他们的嫉妒就像一团受到搅扰的火,喷向那些攻击这联结的人。

他们的嫉妒之所以又像是一种恐惧,是因为他们的属灵之爱旨在使他们合而为一。因此,若有意外发生,或有分离的迹象出现,他们就会感到恐惧,好像非常害怕被联结起来的两个部分撕开。我从天上通过那些享有属灵婚姻之爱的人得以描述这种嫉妒,因为既有属世的婚姻之爱,也有属灵的婚姻之爱和属天的婚姻之爱。下面两节的主题就是爱的属世和属天形式,以及伴随它们的嫉妒。

369.⑻一夫一妻者的嫉妒是属灵的,一夫多妻者的嫉妒是属世的。嫉妒在一夫一妻者当中之所以是属灵的,是因为唯有他们才能接受属灵的婚姻之爱,这在前面已充分说明。我们说一夫一妻者当中存在属灵的嫉妒,这句话必须这样来理解:它有存在的可能性。因为在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基督教界,它只存在于极少数人当中。然而,前面也证明,它仍有可能在那里。一夫多妻者当中的婚姻之爱是属世的,这一点可见于一夫多妻那一章(345,347节)。他们的嫉妒同样是属世的,因为这嫉妒随从他们的爱。

至于一夫多妻者嫉妒的性质,某些作家曾在东方人那里亲眼见证过,我们可通过他们的描述一窥究竟。据他们说,其妻妾像监狱里的囚犯一样被看管起来;他们让妻妾们回避,防止她们与男人发生任何联系;男人不可进入后宫,或女人的闺房,除非有太监陪同;女人们受到严密监视,以查看她们当中是否有人以淫荡的眼神或表情注视路过的男人;一旦发现这种行为,这个女人就会受到笞打;她若与偷偷溜进外间的某个男人行淫,就会被处以死刑。

370.这些细节揭示了一夫多妻的婚姻之爱爆发所进入的嫉妒之火是何性质,即这火会爆发为愤怒和报复,在性情温和者身上爆发为愤怒,在性情残忍者身上爆发为报复。这是因为他们的爱是属世的,没有属灵的成分。这一点可从有关一夫多妻的论证推知,即:一夫多妻就是淫荡(345节),一夫多妻者只要仍是一夫多妻者,就是属世的,无法变得属灵(347节)。对属世的一夫一妻者来说,嫉妒之火就不同了。他们的爱反对女人时以这种方式被点燃,反对入侵者时则以另一种方式被点燃。反对后者时,它变成愤怒,反对前者时则变成冷漠。一夫多妻者则不然,他们的嫉妒之火还会怒火中烧。这也是以下情形的原因之一:死后,一夫多妻者的妻妾们绝大部分获得自由,被安排住进无人看守的女子公寓,在那里制作各种女红类手工艺品。

371.⑼对彼此温柔相爱的夫妻来说,嫉妒是一种出于正当理由的正当悲伤,唯恐他们的婚姻之爱破裂,因而灭亡。每种爱都包含恐惧和悲伤:唯恐它被毁灭,若被毁灭就会悲伤。婚姻之爱同样如此,只是它的恐惧和悲伤被称作热情和嫉妒。对彼此恩爱的夫妻来说,热情是正当的,背后有合理的理由;这是因为,它同时也是对失去永恒幸福的恐惧,不仅是自己的,还有对方的,还因为它是反对奸淫的一道防线。至于第一点,即它是对失去自己和对方永恒幸福的一种正当恐惧,这一点从目前有关真正婚姻之爱的所有论述和以下事实可推知:这爱是他们灵魂的祝福、心智的幸福、内心的快乐和身体的愉悦之源头。由于这些永远与他们同在,所以它对二者的永恒幸福来说是一种恐惧。显然,这种热情是反对奸淫的一种正当防卫。因此,它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以反对任何侵犯,并保护自己免受侵犯。显而易见,深爱妻子的男人也会嫉妒;不过,这嫉妒若与这个男人的智慧相符,也是正当和理智的。

372.我说过,婚姻之爱含有对分离的恐惧和对灭亡的悲伤在里面,以致它的热情就像一团喷向入侵者的烈火。有一次,我在沉思这个主题时,就问一些嫉妒的天使,嫉妒究竟居于何处。他们说:“它就在接受妻子的爱,并回以她爱的男人的理解中;在那里,嫉妒的品质取决于男人的智慧。”他们还评论说,嫉妒与尊重有某种共同之处,尊重也在婚姻之爱里面,因为凡爱妻子的人也会尊重她。

至于热情为何居于男人的理解,他们解释说:“婚姻之爱藉着理解保护自己,如同良善藉着真理保护自己。妻子同样藉着丈夫保护他们所共享的一切。因此,热情被植入男人,并通过男人、为了男人的缘故而被植入女人。”当我问它居于男人心智的哪个区域时,他们回答说:“就在他们的灵魂中,因为它也是反对奸淫的一道防线,而奸淫是婚姻之爱的主要摧毁者。因此,当面临侵犯的危险时,男人的理解会变硬,就像抵撞奸夫的犄角。”

373.⑽对彼此不相爱的夫妻来说,嫉妒是由众多原因引起的;有些情况下,嫉妒是由各种心理疾病引起的。彼此不相爱的夫妻也会嫉妒,主要原因是:出于性能力的尊重,对自己或妻子声名狼藉的畏惧,对破坏家庭事务的担忧。众所周知,男人由于性能力而得到尊重,也就是说,他们希望由此被视为大人物。因为只要得到这种尊重,他们心里仿佛有了底气,不至于在男人和女人当中抬不起头来。这种尊重还涉及勇敢的名声;这就是为何它在军官当中更为多见。至于对自己或妻子声名狼藉的畏惧,这个原因与前一个联为一体。此外,与妓女同居,或把家变成妓院,会臭名远扬的。有些人的嫉妒是出于对破坏家庭事务的担忧,这是因为丈夫会由此颜面尽失,彼此的帮助和义务也被废除。然而,在有些情况下,这种嫉妒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减退,并逐渐消失;在有些情况下,则转化为纯粹的爱情赝品。

374.在有些情况下,嫉妒缘于各种心理疾病,这在世上并非秘密。因为有些嫉妒的男人总感觉妻子不忠,仅仅听见或看见妻子与男人友好交谈或谈论男人,就认为她们是妓女。有许多心理缺陷会导致这种病症,其中第一个就是幻想的怀疑。若长此以往,这会把心智带入同类灵人的社群,致使心智仅仅从中抽身就很困难。这种幻想的怀疑还会在身体中强化自己,导致血清和血液变得黏稠、黏性、稠密、流动缓慢和发酸。此外,它会因缺乏性能力而加剧,这使得心智不能被提升到它的猜疑之上;因为性能力的存在会提升心智,性能力的缺乏则会压抑心智。这种缺乏会造成心智消沉、崩溃和憔悴。然后,心智越发沉浸于这种幻想,直到发疯。这种疯狂的发泄口就是以责骂为乐,若可以,还会以肆无忌惮的诋毁为乐。

375.另外,在某些地区,有些家族比其他人更易罹患嫉妒之症。他们会把自己的妻子锁起来,严禁她们与男人交谈。为防止她们透过窗户看男人,他们还在窗子上安装能拉到底部的格子架。丈夫若找到怀疑的理由,会用死亡的威胁恐吓她们。还有其它种种严厉的处置方式,在这些情况下,妻子们会在嫉妒的丈夫们手上遭受折磨。造成这种嫉妒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们在教会属灵事物上的思想遭到禁锢和压制;另一个是他们根深蒂固的报复欲。

关于第一个原因,即他们在教会属灵事物上的思想遭到禁锢和压制,其后果从前面给出的论证可推论出来,即:每个人的婚姻之爱都取决于他里面的教会状态,由于教会来自主,故这爱唯独来自主(130,131节)。所以,若靠近和乞求的是人,不论活人还是死人,而不是主,那么可知,就不会有与婚姻之爱行如一体的教会状态。若他们的心智因着恐怖监禁的威胁而被驱使敬拜,就更不用说了。由此造成的后果是,他们的思想及其言论遭到禁锢和压制;若出现这种情况,对教会的攻击或关于它的妄想就会流入进来。这只会带来一波妓女热和对妻子的寒流。正是这两种效应在一个人身上叠加,才造成了这种压制不住的嫉妒大爆发。

关于第二个原因,即他们根深蒂固的报复欲,这种欲望会使婚姻之爱的流注完全停顿,吸收并吞没它,将其天堂的快乐转化为报复的地狱快感,并且它所指向的最近目标就是妻子。从表面上看,那里的恶毒氛围似乎也是一个次要原因,因为它充满了周边地区的有毒气息。

376.⑾有些情况下根本没有嫉妒,这同样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嫉妒,或不再嫉妒的原因有很多。尤其那些认为婚姻之爱并不比淫乱之爱高贵,同时没有尊严,视好名声如草芥之人,是没有嫉妒的。这些人和有老婆的皮条客差不多。那些出于以下信念拒绝嫉妒的人也没有嫉妒,即:嫉妒让人心烦意乱,看守妻子是没用的;看守她等于煽动她,所以,最好两眼一闭,甚至也别透过门眼去看,免得发现什么。有些人拒绝嫉妒是怕背上嫉妒的恶名,认为男人身为一个男人,就应该无所畏惧。有些人被迫拒绝嫉妒,是唯恐他们的家庭事务遭到破坏,或唯恐妻子被指控淫荡的罪名后,他们会招致公众的责难。此外,有些人由于缺乏性能力,或为了要孩子继承家产而纵容妻子;有些人则是为了利益等等,这类人的嫉妒会逐渐减退,直到完全消失。还有一些淫乱的婚姻,在这种婚姻中,夫妻彼此同意对方纵情云雨;然而,他们互相见面时,仍能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面孔。

377.⑿由情妇所引发的嫉妒也是有的,但在性质上不同于由妻子所引发的。对男人来说,由妻子所引发的嫉妒源于最内层,由情妇所引发的嫉妒仅源于最外层,所以它们在性质上是不同的。由妻子所引发的嫉妒之所以源于最内层,是因为婚姻之爱居于最内层。这爱之所以居于最内层,是因为婚姻通过永恒的契约,以及双方对彼此所享有的平等权利而被牢固建立起来,故能将他们的灵魂联结起来,并在他们的心智之间形成更高的纽带。这种纽带和联结一旦建立,就牢不可破,无论后来他们之间的爱变得温暖还是冷淡。

正因如此,若妻子主动要求做爱,丈夫整个人会从最内层到最外层完全冻结。反之,若情妇这样做,情夫则不会有这种感觉。由妻子所引发的嫉妒还伴随着寻求好名声,以得到尊重的问题;而由情妇所引发的嫉妒则没有这种顾虑。然而,这两种嫉妒各不相同,既取决于从妻子或情妇那里所接受的爱所居之地,同时还取决于接受它的男人判断力的状态。

378.⒀甚至动物和鸟类当中也有嫉妒。众所周知,野兽,如狮子、老虎、熊等,有了幼崽后,就会表现出嫉妒。公牛也是,即使它们还没有牛犊;而公鸡则将嫉妒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们会为了母鸡与竞争对手战斗到死。公鸡之所以表现出如此的嫉妒,是因为它们是自命不凡的“情人”,这种爱的自命不凡容不下一个“情敌”。在身为自命不凡的“情人”方面,它们比其它各个属和种的鸟更胜一筹;这一点从它们的姿态、点头、步法和啼叫很清楚地看出来。前面已证明,对男人来说,无论是不是情人,吹嘘自己的地位会引发、抬高并加剧嫉妒。

379.⒁男人和丈夫所感觉到的嫉妒不同于女人和妻子所感觉到的。不过,准确区分这些不同是不可能的,因为嫉妒因不同类型的夫妻而各异,如:以属灵的方式相爱的夫妻和仅以属世的方式相爱的夫妻;性情各异的夫妻和使对方臣服于顺服枷锁的夫妻。就本身而言,男人的嫉妒不同于女人的。男人的嫉妒源于理解,而女人的嫉妒源于附着于丈夫理解的意愿。因此,男人的嫉妒就像一团怒气和烈怒的火焰;而女人的嫉妒则像一团被制约的火焰,这些制约来自各种恐惧;对丈夫的各种态度;对自己爱情的各种看法;在防止通过嫉妒向丈夫透露这爱上的各种谨慎。这两种嫉妒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妻子是爱,而男人是接受者;对妻子来说,在她们的男人面前挥霍自己的爱情是可憎的;但对那爱的接受者来说,在她们的妻子面前挥霍自己的爱情则不然。

属灵人的情况不同。对他们来说,丈夫的嫉妒会传给妻子,就像妻子的爱传给丈夫一样。因此,在这二者里面,抵御入侵者企图的嫉妒看上去是一样的;不过,妻子抵御妓女入侵者企图的嫉妒会被注入丈夫;这就嫉妒就像一种悲泣,刺痛良心。

380.对此,我补充两个记事。记事一:

我曾一度困惑,为何那么多人将创造,因而将太阳之下和之上的一切事物都归于自然界。每当看见某种东西,他们都会发自内心承认说:“这难道不是大自然的杰作吗?”当被问及他们为何说是大自然的杰作,而不是神的时,尽管他们有时随从人们的普遍看法,说是神创造了大自然,因此说他们所看到的事物是神的杰作,就跟说它们是大自然的杰作一样。但他们会用几乎连自己也听不到的声音嘟囔说:“神不就是大自然吗?”自然创造宇宙这种谬念和似乎出于智慧的这种疯狂使得他们都如此自高自大,以致他们视所有承认神创造宇宙的人如爬在地上、踩着破旧老路的蚂蚁,视一些人为空中飞舞的蝴蝶。他们称其信条为梦幻,因为这些人看见了看不见的东西,他们说:“谁曾见过神?谁没见过大自然?”

当我惊讶于这类人如此众多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位天使对我说:“你在想什么?”我回答说:“我在想为何这多么人相信自然创造宇宙。”于是天使说:“整个地狱都是由这类人组成的,他们在那里被称为撒旦和魔鬼。撒旦是指那些确认支持自然,从而否认神的人;魔鬼是指那些生活邪恶,从而发自内心拒绝对神的一切承认的人。不过,我会带你到西南地区的场馆,这类人就在那里,只是尚未下入地狱。”于是,他牵着我的手,引导我;我看到一些小房屋,场馆就座落其中,中间一幢建筑似乎是主建筑。它是由沥青石砌成的,外面覆盖着薄薄的玻璃板,看上去如同闪闪发光的金银,尤其像所谓的冰长石或云母,并且处处嵌有发光的贝壳。

我们走到这幢建筑前敲了敲门,马上就有人开门欢迎我们。他急忙走到一张桌子前,给我们拿来四本书,说:“这些书都包含智慧,现今在大多数国家备受推崇。这本书包含许多法国人所青睐的智慧,这本书包含许多德国人所青睐的智慧,这本书包含许多荷兰人所青睐的智慧,这本书包含许多英国人所青睐的智慧。”他继续说,“如果你们想看,我会让这四本书在你们眼前发光。”于是,他倾泄出自己名声的荣耀,笼罩在这些书上,因此它们立刻放出光芒。不过,这光很快就从我们眼前消失了。然后,我们问:“你现在正在写什么?”他回答说,此刻他正从自己的宝库中提取并展示智慧的核心。这核心可以概括为:

⑴是自然缘于生命,还是生命缘于自然。

⑵是中心缘于扩展,还是扩展缘于中心。

⑶关于自然和生命的中心和扩展。

说完这话,他又坐到桌子旁,我们便在他这所很大的场馆内四处逛了逛。他在桌子上点了一根蜡烛,因为这里没有阳光,只有夜间的月光。令我惊讶的是,这根蜡烛似乎四处移动,从而投射出光来。但由于烛芯未剪,所以它发出的光极其微弱。他在写作时,我们看到各种形状的图像从桌子飞到墙上。在夜晚的月光下,它们看似美丽的印度鸟。但当我们打开门,白日的阳光照进来时,它们看似长有网状翅膀的夜鸟。因为它们是表面真理,但他通过引证巧妙地把它们联结成连贯系列,从而使其变成虚假。

看到这一切后,我们走到桌旁,问他正在写什么。他说:“我在写第一个问题,是自然缘于生命,还是生命缘于自然?”对此,他说,他能证明任何一个,使之看似真理。不过,由于内心深处涌动着莫名的恐惧,所以他只敢证明自然缘于生命,也就是来自生命,不敢证明反面,即生命缘于自然,也就是来自自然。我们委婉地问他潜在的莫名恐惧是什么。他回答说,他害怕神职人员叫他自然主义者,甚至无神论者,还害怕被平信徒视为丧失理智。因为无论平信徒还是神职人员,都要么出于盲目的信仰相信这一点,要么从确认者的眼光来看待它。

出于对真理的热情,我们有些气愤地对他说:“朋友,你大错特错了。你的智慧无非是些文字技巧罢了,却迷惑了你,你对名声的渴求引诱你去证明你所不信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人的心智能被提升至感官事物,也就是说,身体感官所产生的思维之上吗?一旦被如此提升,它就能看见在上的生命之物,也能看见在下的自然之物。生命不就是爱与智慧吗?自然界不就是爱与智慧的接受者,是它们借以产生结果或功用的一个工具吗?除了一个为主因,一个为工具因外,这二者还能以其它任何方式成为一体吗?光与眼睛,或声音与耳朵能是一个吗?这些器官的感觉若不来自生命,还能来自何处?它们的形体若不来自自然界,还能来自何处?人体不就是接受生命的一个器官吗?它的各个部位被有机组织起来,不就是为了产生爱所意愿和理解所思考的结果吗?人体器官不是源于自然界吗?爱与思维不是源于生命吗?这些岂不是彼此完全不同吗?将你心智的敏锐性稍稍提高一点,你就会明白,情感和思维是生命的属性。情感出于爱,思维出于智慧,这二者都出于生命;如我们所说的,爱与智慧构成生命。你若将你理解力的官能再稍稍提高一点,就会明白,爱与智慧若非在某个地方有一个源头,就不可能存在;而这个源头就是爱本身和智慧本身,因而是生命本身。这些就是神,自然界来自祂。”

此后,我们与他谈论了第二个问题,即:是中心缘于扩展,还是扩展缘于中心。我们问他为何讨论这个话题。他回答说,是为了使他能就自然和生命的中心和扩展这二者究竟谁是谁的源头得出一个结论。当我们问他持何观点时,他的答复一如从前,即他能证明其中任何一个;不过,因为害怕丧失名声,他只证明扩展缘于中心,也就是来自中心。“尽管如此,”他说,“我仍知道有某种东西先于太阳存在,这种东西遍布整个穹苍,并凭自己将自己归入次序,从而制造一个中心。”

对此,我们再次出于愤慨的热情对他说:“朋友,你疯了!”一听这话,他将座椅从桌子向后撤了撤,警惕地看着我们,然后微笑着竖起耳朵。于是,我们继续说:“还有比说中心缘于扩展更疯狂的吗?我们理解你所说的中心是指太阳,扩展是指宇宙;因此,你认为宇宙是在没有太阳的情况下生成的,是吗?难道不是太阳产生了自然界及其一切属性吗?它们不是唯独依靠从太阳发出并经由大气传播的热和光吗?至于在有太阳之前它们在哪里,我们会在后面的讨论中解释它们的起源。地上的大气和万物不就像表面,它们的中心不就是太阳吗?要是没有这太阳,所有这些会怎样呢?它们还能存活片刻吗?在有太阳之前,它们都是什么呢?它们能持续存在吗?持续存在不就是不断生成吗?既然自然万物依靠太阳持续存在,那么可知,它们必依靠太阳才能生成。谁都能凭亲身经历明白并承认这一点。

“在后者既然凭在先者存在,岂不也凭在先者持续存在吗?如果表面是在先者,中心是在后者,岂不成了在先者凭在后者持续存在了吗?然而,这是违背次序法则的。在后者如何产生在先者?或外在之物如何产生内在之物?又或粗糙之物如何产生精纯之物?那么,构成扩展的表面如何产生中心呢?谁看不出这有违自然法则?我们凭理性分析提出这些论据,是为了证明这个真理:扩展凭中心存在,而不是反过来;对此,凡正确思考的人,即便没有这些证据也能看出来。你说,扩展一起自动流入产生一个中心。那么,一切事物流入如此奇妙和令人惊叹的次序,以致一物为了另一物而存在,并且每一个事物都是为了人及其永生而存在,这一切难道是碰巧发生的吗?自然界能出于任何爱藉着任何智慧提供这类事物吗?能使人变成天使吗?能形成天使天堂吗?做这样的假设和思考,你那自然凭自然存在的观念就会土崩瓦解。”

之后,我们问他对第三个问题,即自然和生命的中心和扩展,原先是怎么想的,现在又是怎么想的,是不是以为生命的中心和扩展等同于自然的中心和扩展。他说,他犹豫不决,他原先以为大自然的内在活动就是生命,本质上构成人生命的爱与智慧由此而来;这太阳之火凭它的热和光通过大气这个媒介产生它们;但由于听说了有关人永生的情况,所以他现在产生怀疑,这种怀疑使他的心智忽上忽下。上升时,他承认他先前丝毫不知的那一个中心;下降时,他看到的是那个他先前以为是唯一中心的中心。因此,他现在情愿认为,生命来自他先前丝毫不知的那个中心,而自然来自他先前以为是唯一中心的那个中心;并且这两个中心各自都有一个围绕它的扩展。

对此,我们说,这样也好,只要他也愿意出于生命的中心和扩展来看待自然的中心和扩展,而不是反过来。然后,我们教导他说,天使天堂之上还有一轮太阳,它是纯粹的爱,表面上像尘世太阳那样炽热;天使和人类从这太阳所发之热获得意愿和爱,从所发之光获得理解和智慧;属于生命的事物被称为属灵的,而从尘世太阳发出的事物则是生命的容器,被称为属世的;此外,生命中心的扩展被称为灵界,灵界凭自己的太阳而持续存在;自然的扩展被称为自然界,它也凭自己的太阳而持续存在。“由于爱与智慧没有时空的属性,取而代之的是状态的属性,故可知,围绕天使天堂太阳的扩展并不是一种扩展,而就在尘世太阳的扩展和那里的活物中,并且照着它们的接受而在其中,它们的接受则取决于它们的形式。”

“但是,”他问道,“尘世或自然界的太阳之火从何而来呢?”我们回答说:“它来自天使天堂的太阳,这太阳不是火,而是从作为爱本身的神最直接发出的神性之爱。”他对此感到吃惊,于是,我们将这一点论证如下:“爱就其本质而言,是属灵之火。正因如此,就圣言的灵义而言,火表示爱。所以在圣殿,牧师会祈祷天上的火充满他们的心,他们所说的火是指爱。以色列人会幕中的祭坛之火,还有烛台之火,无非代表神性之爱。血的热,也就是人类和动物一般的生命之热,唯来源于构成其生命的爱。因此,当人的爱上升为热情,怒气和愤怒时,他就被点燃、发热并燃烧起来。所以,属灵之热,也就是爱,在人里面产生属世之热,甚至点燃并燃烧他们的脸和肢体;从这一事实明显可知,尘世太阳的火唯独凭属灵太阳的火,也就是神性之爱而存在。

“如我们前面所说的,由于扩展由中心产生,而不是反过来;生命的中心,即天使天堂的太阳,就是从神最直接发出的神性之爱,神就在这太阳中间;还由于该中心的扩展,也就是所谓的灵界由此产生;并且属灵太阳产生尘世太阳,由此产生其扩展,也就是所谓的自然界;所以很明显,宇宙是由那独一神创造的。”说完这些话,我们离开了;他陪我们来到场馆区以外,并出于新的聪明才智与我们谈论天堂和地狱,以及神性的眷顾。

381.记事二:

有一次,我环顾灵人界,发现远处有一座宫殿,四周似乎被一大群人围住了;我还看到许多人正奔向那里。我对此感到惊讶,于是匆忙离开家,向其中一个奔跑者打听那里发生何事。他回答说,有三个尘世来的新人被提上天堂,在那里见识了壮丽辉煌的景象,包括拥有惊人美貌的少女和妻子。现在他们从天上下来了,已经进入这座宫殿,要讲述他们的见闻。他们尤其讲到天上的美,是眼所未见的那种,除非有天堂氛围的光照。他们自我介绍说,他们在世时是法国的演讲者,曾致力于培养雄辨的口才,现在迫不急待地想要发表有关美丽起源的演讲。周边地区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后蜂涌而至,来听他们演讲。闻听此言,我也急忙赶到那里,进入宫殿。只见那三人站在中央,他们身穿蓝宝石色的长袍,长袍是用金丝线织就的,随着他们转动如同金子那样闪闪发光。他们站在讲台后准备演讲;很快其中一人起身站到讲台后面的台阶上,就女性美丽的起源发表自己的演讲,内容如下。

382.“除了爱,美丽的起源还能是别的什么吗?当爱流入年轻人的眼中、点燃他们时,它就变成了美丽。所以,爱和美丽为一,是一回事。爱从至内层以一种火焰染红适婚少女的脸庞,这种闪耀给她的生命赋上黎明的紫光。谁不知道这火焰放射的光芒映入她的眼帘,从这些中心扩散到脸周围,又从那里降至胸部,点燃她的内心,作用于她,就像一团火以其热和光作用于旁边的人。这热就是爱,这光就是爱的美丽。全世界都坚信,人皆因他的爱而可爱和美丽。不过,男性的爱是一回事,女性的爱是另一回事。男性的爱是对变得智慧的爱,而女性的爱是对热爱男性对变得智慧的爱之爱。因此,少男越热爱智慧,他在少女眼里就越可爱、美丽;而少女越热爱少男的智慧,她在少男眼里就越可爱、美丽。因此,正如一方的爱遇见并亲吻对方的爱,二者的美丽也是如此。我由此得出这样的结论:爱将美丽塑造为自己的形像。”

383.接着,第二位演讲者起身,以一段优美的演讲揭示了美丽的起源。他说:“我听到说美丽的起源是爱,但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有谁知道爱是什么?谁曾以任何思想观念深思过它?有谁亲眼见过它?请告诉我它在何处。另一方面,我的观点是,智慧是美丽的起源。在女人里面,这是一种深藏不露的智慧;在男人里面,则是一种明显可见的智慧。使得人成为人的,不就是智慧吗?他若不由此成为人,岂不成了一尊雕像或一张画像吗?少女在少男里面所寻的,不就是他具有何种智慧吗?而少男在少女里面所寻的,不就是少女对他的智慧具有哪种情感吗?我所说的智慧是指纯正的道德,因为这是生活的智慧。正因如此,当深藏的智慧靠近并拥抱可见的智慧时,由于这种事从内发生在他们各自的灵里面,所以他们彼此亲吻并结合,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然后,他们在彼此看来犹如美丽的化身。简言之,智慧就像触及眼睛的火光或火的光辉,并因着它的触及而形成美丽。”

384.此后,第三位演讲者起身,发表了以下言论:“唯独爱,或唯独智慧都不是美丽的起源;它的起源是爱与智慧的联结,就是爱与少男里面的智慧之联结,以及智慧与它在少女里面的爱之联结。因为少女不是爱她自己里面的智慧,而是爱少男里面的智慧,这使得她将少男看为美丽;当少男在少女里面看到这一点时,也将她看为美丽。因此,爱藉着智慧形成那美丽,智慧则因着爱接受它。我已经在天上得到这一事实的可见证据。我在那里看到了少女和妻子,并观察了她们的美;发现少女的美完全不同于妻子的。在少女里面,我只看到这美的闪烁,而在妻子里面,则看到这美的光辉。这种区别犹如钻石的闪光与红宝石的火红之间的区别。美丽不就是视觉的快乐吗?这快乐的起源不就来自爱与智慧的玩耍吗?这种玩耍将这红光赋予视觉,这种闪耀在眼目之间颤动,并创造出美丽。若不是它的红润和白皙,以及它们的可爱调和彼此,又是什么使得面庞美丽呢?难道这红润不是出自爱,白皙不是出自智慧吗?事实上,爱从自己的火发出红光,智慧从自己的光变得亮白。在天上,我已经看到这二者明显表现在夫妻二人的脸上,妻子的脸白里透红,丈夫的脸则红里透白;并且我发现,正是彼此的注视使得他们的脸如此光彩照人。”当第三位演讲者说完这番话时,会众鼓掌欢呼道:“他赢了。”突然,一道火焰似的光芒,也就是婚姻之爱的光芒以其辉煌充满整个房间,同时以快乐充满他们的内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