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天的奥秘(第11卷)》第27章 出埃及记27章内义(8)

何西阿书:

以法莲吃风;他们与亚述立约,把油送下埃及。(何西阿书12:1)

这些话完全无法理解,除非人知道“以法莲”、“亚述”和“埃及”都表示什么;它们描述了教会成员的理解力,这理解力已经因基于记忆知识的推理而被败坏了;因为“以法莲”是指这种理解力(3969, 5354, 6222, 6238, 6267节);“亚述”是指推理(1186节);“埃及”是指记忆知识(9391节)。因此,“把油送下埃及”表示以这种方式玷污教会的良善。

主经常上橄榄山(路加福音21:37; 22:39),这是因为“油”和“橄榄”表示爱之良善,“山”也是(6435, 8758节)。原因在于,当主在世时,关于祂的一切都是天堂的代表;整个天堂通过它们而与主联结;因此,凡祂所行的和凡祂所说的都是神性,是天上的,最末和最低事物则是代表。橄榄山代表爱与仁之良善方面的天堂;这一点也清楚可见于撒迦利亚书:

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民族争战。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面前的橄榄山上。这橄榄山必分裂,山的一半向东倾斜,一半向海倾斜,成为极大的山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亚书14:3-4)

此处论述的主题是主和祂的降临;“橄榄山”表示爱与仁之良善,因而表示教会,因为这些良善构成教会。教会将离开犹太民族,在外邦民族当中建立,这一事实由“这山必向东、向海、向北、向南分裂”来表示。主在路加福音中的话也有类似含义:

你们自己却要被赶到外面;从东、从西、从北、从南将有人来,在神的国里坐席。(路加福音13:28, 29)

就整体意义而言,“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民族争战”、“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面前的橄榄山上”表示主将出于神性之爱而与地狱争战;因为“那些民族”表示来自地狱的邪恶(1868, 6306节),祂的脚要站的“橄榄山”表示神性之爱。

9781.“纯净的,捣成的”表由此而来的纯正和清晰。这从“清的”和“捣成的”的含义清楚可知:“纯净的”当论及“油”所表示的良善时,是指纯正,因为良善越是属天堂的,因而越纯正,就越纯净;“捣成的”当论及“油”所表示的良善时,是指清晰。当良善变成真理时,就说它是清晰的;因为良善通过真理显现。事实上,真理是良善的外在形式,良善若不在这个形式里面,就无法在光中被看到。因此,良善所呈现的形式越完美,就显得越清晰。因为良善本身如此清晰地从这个形式中闪耀出来,以致它既打动其他人的理解力,同时也打动他们的意愿。适用于良善和真理的,也适用于人的意愿和理解力,因为意愿专门用来接受良善,理解力专门用来接受真理。意愿若不通过理解力,就无法显现在光中,因为理解力作为意愿的外在形式而服务意愿,并将它清晰地呈现出来。当一个事物接受外在形式时,它就能被分成各个部分;当分析表明这些部分如何联结在一起时,它们之间的各种关系和联系就能确定。良善以这种方式呈现在理解力中,并变得清晰。当良善在理解力中变得清晰时,它就是该良善的真理。这解释了为何油必须被捣成,乳香也是;论到乳香,经上说它必是纯净的,其中一点捣得极细,才能当作香来烧(出埃及记30:34-36)。

“磨碎”也表示类似“捣碎”所表之物的某种东西,这从“小麦”和“细面”的含义清楚可知;“小麦”表示良善,“细面”表示那良善的真理。正如被捣碎或磨碎的东西在正面意义上表示变得清晰的良善,被捣碎或磨碎的东西在反面意义上则表示变得清晰的邪恶。摩西捣碎金牛犊,把它磨得很细,使它细如灰尘,撒在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流中(申命记9:21; 参看9391节)就表示这一点。

9782.“为点灯”表属灵天堂。这从“灯”或“灯台”的含义清楚可知,“灯”或“灯台”是指属灵天堂(参看9548节)。

9783.“使灯常常点着”表来自那里的信,以及通过信来自主的对真理的聪明理解和对良善的智慧洞察。这从“灯”的含义清楚可知,“灯”是指信,以及由此而来的对真理的聪明理解和对良善的智慧洞察(参看9548节)。“灯”表示信的原因是,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就是天堂里的光。这光当被那里的天使,或世人接受时,就像一盏灯;因为它光照心智的各个部分,赋予聪明和智慧。被如此接受的光就是信。不过,要记住:信不是一盏灯,也就是说,不会光照心智,除非它来自仁,因而除非它是仁。信和仁的情况,与真理和良善的一样。正如真理是良善的外在形式,或表现在一个外在形成中以至于在光中显现的良善,信也是仁的外在形式,或表现在一个外在形式中的仁。此外,真理属于信,良善属于仁。因为真理当被相信时,就变成信;良善当被热爱时,就变成仁。被爱的良善和真理本身就是邻舍,对邻舍的爱就是仁。

9784.“在会幕中”表主的同在所在的地方。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会幕被造是为了主可以在那里与摩西、亚伦,以及以色列人相会。因此,敬拜的神圣行为也在那里执行,这从下列出埃及记的经文可以看出来:

他们要在耶和华面前,会幕门口,不断献上燔祭。我要在那里与你们相会,和你们说话。我要在那里与以色列人相会,会幕就要因我的荣耀成为圣。我要使会幕和坛成圣,也要使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我要住在以色列人中间。(出埃及记29:42-45)

主在那里与他们相会,也就是说,祂在那里同在,这一点从另一处经文可以看出来:

当这一切完成时,云彩遮盖会幕,耶和华的荣耀就充满了居所。摩西不能进会幕,因为云彩住在其上,并且耶和华的荣耀充满了居所。日间,耶和华的云彩是在居所以上;夜间,云中有火,在以色列全家的眼前。(出埃及记40:33-38)

由此可见,“会幕”表示主同在所在的地方。原因在于,帐幕代表天堂,天堂凭主在那里的同在而为天堂;因此,它也被称为“耶和华的居所”。

9785.“法版上的帷帐外”表那里有交流,并通过联结的媒介而有与至内层天堂的主的联结。这从“帷帐”和“法版”的含义清楚可知:“帷帐”和“法版”的含义清楚可知:“帷帐”是指联结至内层天堂和中间天堂的媒介(参看9670, 9671节),因而是指那里有交流和一个联结;“法版”是指神性真理方面的主。

9786.“亚伦和他的儿子要经理这灯”表来自主的永恒流注。这从“经理”的含义清楚可知,“经理”当论及亚伦所代表的主时,是指流注。因为来自主的神性良善和神性真理的一切交流,以及与主的一切联结都通过流注实现,因为天使和世人是接受它的形式。之所以表示永恒的流注,是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从晚上到早晨经理这灯,以此表示不断和永恒。流注来自主的原因是,亚伦代表主的神性良善,而他的儿子代表主的神性真理;这些代表就是接下来的章节所论述的主题。

9787.“从晚上到早晨,在耶和华面前”表不断在各种状态下。这从“晚上”和“早晨”的含义清楚可知:“晚上”是指一个状态的结束(参看8426节);“早晨”是指另一个状态的开始(8427节)。它之所以表示不断在各种状态下,是因为“晚上”包含随后的黑夜所表示的各种阴暗的状态;而“早晨”则包含随后的白昼所表示的各种光明的状态。事实上,对主来说,随后和将来的事物都共存于当下,因为主所命定,也就是提供的与世人和天使同在的一切,都是永恒的。由此可见,“从晚上到早晨经理这灯”表示不断在各种状态下的来自主的良善和真理的永恒流注。

9788.“这要作一个时代的律例”表神性秩序。这从“律例”和“时代”的含义清楚可知:“律例”是指神性秩序(参看7884, 7995, 8357节);“时代”是指永恒之物。神性之物也是永恒的。

9789.“在以色列人当中为他们世代”表在属灵国度中是永恒的。这从“世代”和“以色列人”的含义清楚可知:“世代”是指永恒之物,如下文所述;“以色列人”是指属灵教会(参看9340节),因而也指属灵国度。因为主的属灵国度在天上是属灵天堂,在地上是属灵教会。“世代”之所以表示永恒,因为世代在内义上表示信和仁的世代(613, 2020, 2584, 6239, 9042, 9079节),因而表示天堂和教会的事物,这些事物是永恒的。此外,“世代”所论及的“以色列人”表示教会(9340节)。“世代或代代”表示永恒,这一点从以下圣言经文明显看出来:

惟有我的公义永远长存,我的救恩直到代代。像古时的年日、永恒的世代兴起一样。(以赛亚书51:8, 9)

同一先知书:

我却使你变为永远的荣华,成为代代的喜乐。(以赛亚书60:15)

又:

烟气永远上腾,必世世代代成为荒废,永永远远无人经过。(以赛亚书34:10)

诗篇:

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祂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诗篇33:11)

又:

我要永永远远赞美你的名!这代要对那代颂赞你的作为。(诗篇145:2, 4)

又:

他们要因太阳,在月亮面前敬畏你,从这代到那代。(诗篇72:5)

出埃及记:

这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直到代代。(出埃及记3:15)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许多经文。当经上说事物要“永远长存”,“从这代到那代,或直到代代”时,“永远”论及神性属天层,或良善,而“代”论及神性属灵层或真理。因为在圣言,尤其在先知书部分,指向同一个事物的两种表述经常会用到,如前面所引用经文中的“永远”和“代代”。这是因为天上的婚姻存在于圣言的每一个部分中。天上的婚姻是良善和真理的婚姻,或主与天堂的结合(参看9263节所提到的地方)。

上一页 第11卷目录 下一页

返回顶部